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八回色心不死造冤愆, 第九回奈何橋下血污池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4 12:35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八回色心不死造冤愆, 第九回奈何橋下血污池

[b]第八回色心不死造冤愆[/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萬惡淫為首要篇。 色心不死造冤愆。 著書勸化醒迷輩。 句句珠璣記莫遷。[/b]
[b]濟佛:哈哈! 今夜又來著書,貴堂戊子年六月大法會【恭祝關皇萬壽. 繳書因果輪迴業報. 放生二天大法會】圓滿盛會,諸賢生又添功一筆,可喜可賀也! 好了,賢生靈神出竅吧。[/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b]
[b]濟佛:著書,出發了![/b]
[b]勇筆:老師啊,您適才金口蓮語肯定本堂圓滿盛會,不過也太不夠誠意了,今番盛會可是神奇得很,您老也開開金口。[/b]
[b]濟佛:哈哈! 賢生又要挖坑讓老衲跳下去了。[/b]
[b]勇筆:嘿嘿! 不敢、不敢。 弟子可是句句實言,這次鳳凰颱風在法會前三、四天,氣象預報是在法會第一天即七月廿六日會直撲台灣,可是在三四天的行程中,突然慢了下來,延後二天,使本堂此科盛會風和日麗,圓滿完成,這不神奇嗎? 弟子恭請您老開示,怎會如此呢?[/b]
[b]濟佛:賢生歌功頌德的把事實陳述了,還要老衲說什麼?[/b]
[b]勇筆:話不是這麼說,弟子歌功頌德千萬遍,那比得上您老一句話,就請您老示下吧。[/b]
[b]濟佛:哈哈! 老衲是拗不過賢生的歪纏,行了、行了。 老衲就透露些許天機吧。 原來此番風期會到強度,不過台疆一地恭祝關皇萬壽幾乎已到各鄉城鎮都有舉辦,因而南天顧慮台疆風期影響盛會,故而著令風雨雷部緊急處理,使此颱風放慢腳步;因而一沖、一頓之間,使此幾乎轉成強台之風期反而轉弱,直至消散,亦因而台疆一地可以風和日麗舉辦關皇壽筵。 貴堂更是得天獨厚,南北二地賢生善眾均未受影響。[/b]
[b]勇筆:對嘛! 老師金口這一番開示,省的弟子拉拉雜雜的全篇都是廢話。 哦! 對了,您往下走是要訪遊血污池,可是您篇首賦詩怎會說到淫惡呢? 弟子還以為要訪天牢呢。[/b]
[b]濟佛:哈哈! 賢生不想想,沒有淫行,怎麼生孩子? 未生孩子,產婦怎會冒瀆神司? 又怎麼會墜入血池?[/b]
[b]勇筆:這倒是,不過,行淫未必會懷孕,這麼一來還要罰嗎?[/b]
[b]濟佛:若是有淫行未冒瀆神司,尚可不罰,但若一旦觸及冒瀆則必需受罰。[/b]
[b]勇筆:您老可否舉例?[/b]
[b]濟佛:哈哈! 老衲有些不好出口,賢生自己問在池中受苦之人。[/b]
[b]勇筆:(原來談話間已在血污池之上,只見池中有神司押解一女犯在木筏上等候。)老師啊! 這位坤道是要弟子去訪談嗎?[/b]
[b]濟佛:然也。 賢生自去吧! 老衲找血池大帝泡茶去了。[/b]
[b]勇筆:是。 (老師將我送到木筏上,徑自離去。)弟子參見神司,這位大姐你好,今日乃為奉旨著書,勞駕您說出為何會墜此血池之因?[/b]
[b]神司:勇筆賢生少禮! 奉旨著書乃天命大任;(轉向女魂)爾宜快快招來,以備列入寶書。[/b]
[b]女魂:罪魂叩謝神司開示,也向善生見禮,罪魂今日墜池原因是曾墮胎四次。[/b]
[b]勇筆:(咋舌!)您這位大姐,拿了四次不疼啊?[/b]
[b]女魂:痛啊! 痛得要命,但是不墮胎又不行,誰來養他們呢?[/b]
[b]勇筆:難道他父親不養?[/b]
[b]女魂:(顯羞赧。)沒有父親,因為罪魂有些放浪,只要兩情相悅,就有些情不自禁,因而有時也不知道誰是孩子的父親。[/b]
[b]勇筆:您可真是中華民國豪放女,不然怎麼如此四次還不怕?[/b]
[b]女魂:怕時已晚了,第四次罪魂也一命嗚呼哀哉了。[/b]
[b]勇筆:這麼說來,你是以墮胎之罪業而受血池之刑罰,要多久您知道嗎?[/b]
[b]女魂:罪魂是在八十一年歸空,在此恭聆神司論及,一胎受罰五十年,所以必需到民國二百八十一年之後始能再度輪迴轉世。[/b]
[b]勇筆:您這位大姐還算得真清楚,現在心情怎樣? 好像跟以前所訪談的對像有些不同。[/b]
[b]女魂:罪魂深感罪孽深重,並且甚為思念四個胎兒,所以在血池中受苦,心裡自認罪有應得。[/b]
[b]勇筆:哈哈,您這位大姐說得好,看起來也真心懺悔,今日又協助著作寶書,閻君一定會依律減罪,還望大姐往後投生記取此番教訓。[/b]
[b]女魂:感恩善生好話慰勉,罪魂一定會謹記在心。[/b]
[b]勇筆:好了,感恩神司行方便,弟子就不再叨擾了。 (與神司、女魂話別後。)老師啊! 弟子訪談完畢,您在那兒呢? 喊破喉嚨也不見老師蓮蹤,只好放目四顧,不知有多少罪魂,在血池中載浮載沈,隱約間此一血池四周,好像又各有一塊黑漆漆的地區,只是看不太清楚其中影像,老師啊…。[/b]
[b]濟佛:好了、好了,不要再叫了,老衲一屁股才坐下去,還沒喝茶就聽見賢生扯開喉嚨鬼叫了,莫非賢生偷懶隨便問兩三句?[/b]
[b]勇筆:哪有? 弟子問了將近十句,您老可別冤枉人。[/b]
[b]濟佛:好吧,回去了。[/b]
[b]勇筆:(回程中。)老師啊,這血池管得還真廣,淫行也在其內,若依弟子之見,恐怕十之四、五之亡魂,都要先墜此池。[/b]
[b]濟佛:哈哈! 賢生自己去發掘,老衲不予置評。[/b]
[b]勇筆:對了,弟子剛才看見血池四個方向好像都有很大的建築物,那是什麼地方?[/b]
[b]濟佛:另日再引賢生訪遊。 可,已到貴堂,賢生投體吧。[/b]
[b]勇筆:是,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b]第九回奈何橋下血污池[/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一種業因萬世纏。 蒼黎慎莫惹冤愆。 需知眾善行無懈。 免墜血池保太平。[/b]
[b]濟佛:哈哈! 老衲今夜帶引賢生遊血池,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b]
[b]濟佛:行了,出發吧![/b]
[b]勇筆:是…。 老師啊,日前有位善眾來堂裡,提出一個疑問,弟子好像沒有在著書過程中提及,因此恭請老師開示。 問題就是血污池中,罪業有一項是墮胎,如果是無心之間流產呢?[/b]
[b]濟佛:這要分成兩方面談論。 其一,其起心動念之間確無墮胎之念,如此即可不受血池之罰。 反之;雖是自然流產,但卻是蓄意而為,那麼仍要受此罪業之罰。[/b]
[b]勇筆:您老之意是,心念是關鍵;方法行為則不重要?[/b]
[b]濟佛:然也。 往昔之人,受胎懷孕,卻因家庭困苦,仍要操勞事務,其心並無墮胎之念,但卻勞動或是身難承載胎孕之成長而流產,當不受罰。 若以懷孕不敢去墮胎,卻藉藥物或蓄意使身孕動胎流產,則其本意是取胎,雖為自然流產,仍要受罰。[/b]
[b]勇筆:很明確可以分辨何者受罰,何者不罰。 但弟子卻反有疑問:請教您老,弟子記得是亡魂上奈何橋上,有犯此罪業者會自行墜池受罰。 那麼今此例而言,到底上了奈何橋,是罰? 不罰? 又如何分辨無心墮胎與有意流產之罪魂呢?[/b]
[b]濟佛:哈哈! 賢生拉拉雜雜問了一堆,就是質疑血污池是否會冤枉了人?[/b]
[b]勇筆:是啊! 誠如您老所開示,是以起心動念為處罰標準,血污池能夠分毫不差,不致誤判而冤枉無辜嗎?[/b]
[b]濟佛:賢生問得好,吾等著書以來,未嘗上橋去好好訪遊,今夜老衲就帶引賢生上奈何橋。[/b]
[b]勇筆:不好吧! 俗傳過奈何橋就回不了陽世,您老就不要帶弟子上奈何橋了,您在這裡給弟子上課就好了。[/b]
[b]濟佛:哈哈! 賢生可真變了,想當年闖天機榜,何等豪氣! 如今連上個奈何橋都怕,真是年紀大了,膽子小了。[/b]
[b]勇筆:嘿嘿! 您老還說弟子尖酸刻薄,您老也不見得多厚道,弟子是有點怕怕,不過這無關年紀大,只是古老沿習,使弟子有點顧忌罷了。 咦! 您老一聲不響就在奈何橋上降落,這不白搭了,講了一大堆廢話,您還是硬拉著弟子往橋上來。[/b]
[b]濟佛:有些古老俗傳,並不正確;老衲就是讓賢生自己去印證回得了陽世與否。[/b]
[b]勇筆:您老可真害慘了弟子,雖說現下回陽是沒錯,可是往後要有何差池,您老要來救救弟子。[/b]
[b]濟佛:哈哈! 賢生可不要賴上老衲,行了,要有事,賢生唯老衲是問。 現在好好走一回這奈何橋。[/b]
[b]勇筆:嘻嘻! 您老說的,可是有白紙黑字為證,弟子可是吃了定心丸。 好吧! 這奈何橋看起來應該是白石為材,只是不知如何架構此一橫越血污池,怎麼也看不出它有橋墩,好像就這麼吊掛在半空中。 不過,人們來往熙攘,好不熱鬧,若非知道他們是鬼,還以為前面正在趕集呢。 不過,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鬼靈走不了多遠,便噗通噗通的往血池墜去。 老師啊! 弟子發覺到有個奇怪現象,為何亡魂墜池有先後之分;亦即有者一上橋便往下掉,有者走了好幾步才往下掉,更甚至有者都走了大半部橋才往下墜,這其中一定有原因。[/b]
[b]濟佛:賢生以為呢?[/b]
[b]勇筆:弟子以為這血污池一定是在分判各個亡靈是否有犯受罰之罪業,以及所犯罪業輕重才會有此情形。[/b]
[b]濟佛:哈哈! 賢生蒙對了,不過,老衲好奇,為何賢生蒙得那麼準?[/b]
[b]勇筆:嘿嘿! 您老忘了,弟子目下是靈體,所以也有感受到來自血污池所發出一波波的波段磁場,所以弟子也有去觀察這些亡靈,只見有者一上橋即被偵測到有乾血池罪業的犯行,所以他們在面顯驚恐之際,同時墜池。並且之前您老也開示過,這血池有一天然機制設定,可以分判有犯行造業之亡靈,即會將之吸納入池。[/b]
[b]濟佛:老衲還以為賢生跟老衲打哈哈,沒有想到還真觀察入微呢。[/b]
[b]勇筆:不敢當、不敢當。 隨侍您老著書,弟子總不能一付阿斗樣子,也只好用心點,免辜負了您老帶引弟子著書之德意。 不過弟子尚有一個大疑問,這血池如何分辨亡靈有在世造下觸犯血​​池罪例,而將之吸墜,絲毫不出差錯。 弟子的意思是說,每個亡靈肉身死了,只剩一團能量,這血池根據什麼來偵測無誤呢?[/b]
[b]濟佛:剛說賢生用心,一轉眼間又迷糊了。 老衲不是說過起心動念嗎? 墮胎與無心流產,這個細膩的分判,就在心念之間。[/b]
[b]勇筆:哦! 弟子明白了,也真胡塗。 心念一起而行,必然植入心識,人雖死了,靈體當然包含識性,雖怪血污池不會錯判,原來根據識體所造業,將此業含藏,當歸空日上奈何橋,血污池就有譯碼器解讀個人業識,所以不會誤判無辜。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會有先後落池的原因。 感恩您老又讓弟子對八識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b]
[b]濟佛:哈哈! 老衲不敢居功,至少今夜也解了奈何橋與血污池之謎,好了,回堂吧![/b]
[b]勇筆:是…。 老師啊,真是活到老學到老,跟您老著書,弟子可真是獲益良多。[/b]
[b]濟佛:好了,少肉麻了,老衲不吃這一套,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八回色心不死造冤愆, 第九回奈何橋下血污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