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二回幫助墮胎成罪業, 第十三回殺胎害命罪如山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4 12:37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二回幫助墮胎成罪業, 第十三回殺胎害命罪如山

[b]第十二回幫助墮胎成罪業[/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一念之差禍患深。 血池滌淨始而今。 著書警醒癡頑輩。 聖教千秋佈福音。[/b]
[b]濟佛:哈哈! 著書以來,很得諸眾善根啟蒙,心性懺悔,也不負老衲迭來降爾道場。 賢生無須在旁竊竊自喜,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聖駕,您老怎會知道血污池著造以來,頗得善眾好評呢?[/b]
[b]濟佛:我等且行且談吧! (師生步出堂外。)近日來聞悉貴堂善眾紛紛項目呈疏,消除往昔年輕不懂事所犯血池罪例,豈非最好見證?[/b]
[b]勇筆:嘻嘻! 什麼事都瞞不過您老,莫怪天下眾生都尊您老為活佛。[/b]
[b]濟佛:賢生這一套就免了,老衲為諸眾徒兒萬里奔波,累壞了這把老骨頭,也不是從今天開始的,賢生倒是想些新詞吧![/b]
[b]勇筆:沒辦法,小時候沒讀書,墨水就這二三滴而已,您老多包涵吧。 咦! 您老今夜往哪兒去呢? 不是說要去血池嗎? 怎麼走走停停呢?[/b]
[b]濟佛:老衲也沒說不去,不過賢生好像有些躊躇不定。[/b]
[b]勇筆:沒有啊! 弟子是在細想今夜往哪兒去,據弟子翻閱血盆、血湖等經,好像沒有什麼罪例可以訪談了。[/b]
[b]濟佛:哈哈! 賢生可真不用心,之前老衲不是提醒還有二項罪業未在賢生所列之中,並且血污池四周糾正室也尚未遊訪完畢。[/b]
[b]勇筆:弟子記得老師有此提示,但卻想不出是什麼。[/b]
[b]濟佛:好吧! 老衲就給賢生說明,今夜往訪之罪例是下藥使人流、墮胎。[/b]
[b]勇筆:啊! 弟子知道了,自古以來許多人爭產,尤其大戶人家最時興這一套,在食物中放入藥粉使之流產,以達到斷其後嗣爭產之目的。[/b]
[b]濟佛:然也。[/b]
[b]勇筆:可是,目下已無此事,那去勸誰呢?[/b]
[b]濟佛:目下雖無如此情形,但另外一種幫助犯仍存在。[/b]
[b]勇筆:幫助犯? 那一種人呢?[/b]
[b]濟佛:既然是以藥物而行流產,那是誰開方、抓藥呢?[/b]
[b]勇筆:明白了,古時候是那些抓藥的藥舖商,現在則是密醫或藥劑師。[/b]
[b]濟佛:總算開竅了,好了,已來到糾正室,賢生看看吧![/b]
[b]勇筆:(原來師生談話間,已來到血池西南角的綿亙建物間,此時也來到一間類似教室,不過與前期的掃描處罰不同,看到在教室不論老幼、男女都很認真在上課。)老師啊! 這些幫助犯,好像待遇比較好,沒見到他們受到處罰雞飛狗跳的亂成一團。 咦! 不對,好像都有隨堂考試,只是他們考試很奇怪,就站在一面鏡子前面,而鏡面上有二顆大燈,只見有人在鏡前一下子閃綠燈、一下子閃紅燈。 哈哈! 老師啊,那些閃紅燈的人好像被鬼使抓出教室外面,要去哪裡呢?[/b]
[b]濟佛:(扇子略微拂過勇筆頭頂。)賢生自己看看吧。[/b]
[b]勇筆:看到了,那些閃紅燈的人,又被丟進血池了。 老師啊! 您給弟子說明一下吧。[/b]
[b]濟佛:賢生偷懶,又要老衲說破,這還不簡單,這些人就是讀書不認真、不認錯,犯錯了,還要硬拗,所以考試未過,再下池泡泡,重新來過。[/b]
[b]勇筆:那面鏡子那麼神奇? 可以鑑定鬼魂的認錯與否。[/b]
[b]濟佛:賢生要不要上去試試看?[/b]
[b]勇筆:嘿嘿! 您老不要陷害弟子,這鏡子一定照不出弟子有幫人家墮胎,但您老一定有用意,所以弟子不上當,您老說明講解就好。[/b]
[b]濟佛:真是好心沒好報,老衲讓賢生上去照此鑑示鏡,可以讓賢生明白自己有否犯錯與認罪之心,如此就可以及早反省,誰知賢生不領情。[/b]
[b]勇筆:您老這一說栽贓可夠明顯了,弟子要不上去,那就坐實了罪名。 照就照吧,弟子可不怕。 (說完就往鏡前一步站立。)[/b]
[b]濟佛:哈哈! 賢生一把年紀了,也禁不起激,有待加強。 哇! 哈哈,賢生犯錯了,閃紅燈。[/b]
[b]勇筆:您老使詐,弟子又不是密醫,也不是藥劑師,何來犯下幫助流產之罪業?[/b]
[b]濟佛:也對,莫不成鏡子壞了? 不會呀! 賢生再想想。[/b]
[b]勇筆:(面紅脖子粗。)弟子真的沒有,您老可不要開玩笑捉弄弟子。 哈哈! 閃綠燈了,弟子就知道您老作手腳。[/b]
[b]濟佛:賢生不要冤枉老衲,這個鑑示鏡就像一殿孽鏡台,可無法讓人動手腳。[/b]
[b]勇筆:那怎麼先紅後綠呢?[/b]
[b]濟佛:哈哈! 老衲就給賢生說明一下,凡鬼魂在照鏡之前必定會有心理準備,就像人間測謊機一般,只要氣定神閒,可以八九成通過測謊機,所以這鑑示鏡亦同此理,分析辨識照鏡之人之心識,所以紅綠交互顯現,亦不是奇怪,誰叫賢生沈不住氣。[/b]
[b]勇筆:弟子就知道遭您老陷害了,不過這倒也證明在此之罪魂,不會遭受不白之冤。[/b]
[b]濟佛:哈哈! 賢生明白老衲苦心就好,回去了。[/b]
[b]勇筆:(回程中。)您老可真是讓人哭笑不得,不過弟子差點忘了一件大事,請問您老,有位善眾說他年輕時候犯了天癸觸瀆灶君不敬之罪,以後血污池可將有份? 如何化解呢?[/b]
[b]濟佛:賢生也在挖窟窿讓老衲跳? 這答案賢生不會解嗎?[/b]
[b]勇筆:事關重大,還是敬煩您老開金口。[/b]
[b]濟佛:好吧! 有觸犯此罪條例,當然要誠心懺悔,再者發心助印本書,藉由貴堂主席項目匯呈有司註銷不就得了。[/b]
[b]勇筆:有這麼便宜行事嗎?[/b]
[b]濟佛:上天降著寶書,原意即是如此,知錯能改,具體付諸行動,當然可以。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感恩您老金口開示,弟子恭送聖駕。[/b]

[b]第十三回殺胎害命罪如山[/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殺胎害命不應該。 罪孽如山譴五雷。 黎庶當知慈憫意。 護生一志永無灰。[/b]
[b]濟佛:哈哈! 今夜天寒地凍,難得貴堂諸生一志熱忱參鸞著書,哈哈,鸞堂賢生不輸大道賢徒,可喜可慰。 著書了,賢…生靈神出竅吧![/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您老剛才不是要說賢徒嗎? 怎麼改成賢生了,您老不把弟子當成徒兒了。[/b]
[b]濟佛:嘿嘿! 賢生可真觀察入微,老衲一個頓筆就被抓包了。 不過還是以賢生較順口,在鸞門著書也就這樣子一路過來,賢生可有意見?[/b]
[b]勇筆:意見是不敢,可是好歹弟子求道也卅幾年了,可還沒聽您老叫過一聲好賢徒。[/b]
[b]濟佛:賢生今夜吃錯藥了? 一直找老衲抬槓。[/b]
[b]勇筆:不敢、不敢,誰叫您老下筆要停頓,也就引發弟子這個放在心內卅幾年的疑問。[/b]
[b]濟佛:哈哈! 老衲會讓賢生設計了嗎? 還不是有人問起賢生是否有求道,賢生趁著這個著書的機會,為自己宣傳,不要找碴了,著書了。[/b]
[b]勇筆:真是什麼都瞞不過您老,可是事實弟子也是由點傳師引渡求道,這是不爭的事實。[/b]
[b]濟佛:行了,老衲知道賢生有求道,不過這卅幾年來,賢生都在鸞門修辦,可有回大道佛堂修辦?[/b]
[b]勇筆:您老說不要找碴,卻硬要戳破弟子好不容易才包裝的一貫弟子形像。[/b]
[b]濟佛:一貫弟子就是真修實煉、精進圓明,無所謂包裝形像。 況且賢生鸞門修辦得也不差,台疆目下正鸞,縱非第一,名列前茅是跑不掉。 認真點,無須胡思亂想,以後賢生也未必去到三關應考,何必在此打轉。[/b]
[b]勇筆:您老一番話,弟子茅塞頓開,感恩您老開示,弟子倒真是有點鑽牛角尖。 對了,您老今夜帶弟子往遊血污池,怎麼好像不是要遊糾正室,幹嘛在血池上空打轉呢?[/b]
[b]濟佛:老衲在找目標好讓賢生訪談。[/b]
[b]勇筆:弟子恭聆您老賦詩云及:殺胎害命,這可是今夜主題? 不過墮胎的罪魂好像也已訪談過了,這不就重複了。[/b]
[b]濟佛:賢生說對了一半,殺胎害命是今夜主題,但卻並非是墮胎。[/b]
[b]勇筆:又是殺胎、又是害命,卻不是墮胎…哦! 弟子明白了,是找古時候煉製「紫河車」的罪魂嗎? 弟子怎沒想到這一環呢? 咦! 不對,古時候有醫者殺胎煉製紫河車,但今時已無如此慘不人道的行為,「紫河車」現今叫做「胎盤素」,都是經生化科技提煉,已不再殺胎,那去勸誰呢?[/b]
[b]濟佛:哈哈! 賢生倒也真是看過許多書了,沒有白活。 但是如今之胎盤素,仍然取自於胎胞,在煉製過程污血若未善加處理,乃有污染水源、甚至冒瀆神佛之不敬,所以有此罪業之人,仍在血池罰例之內。[/b]
[b]勇筆:弟子明白了,古時有殺胎害命罪大惡極者,雖受血池之罰不為過。 但今人雖無害命殺胎,但胎衣若有冒瀆污染,仍是適用此例?[/b]
[b]濟佛:然也,賢生往下看看,這一處在血池中受罰的罪魂可有不同。[/b]
[b]勇筆:(依言往下一看,只見血池之內,有一小撮之罪魂受罰情形不同,他們好像比其它地方的罪魂受傷還要嚴重,好像池裡有大白鯊將他們咬得遍體鱗傷,好像受到凌遲、千刀萬剮一般。)老師啊! 他們好像受到比較嚴重的懲罰。[/b]
[b]濟佛:可以如是說,因為他們之中,有殺胎害命至今仍在血池未滿;也有近世之人,為圖厚利趕製胎盤素,未能妥善處理胎胞之污漬。 諸此種種,乃在此處受罰。[/b]
[b]勇筆:您老強調此處,是否有特殊意義? 否則此處罪魂好像都受傷慘重,比以前訪遊的罪魂還慘烈。[/b]
[b]濟佛:是的,緣於此處血池之水流,乃屬網狀交錯,而且激流如射,一旦罪魂入池,有若投入絞肉機一般遍體鱗傷。[/b]
[b]勇筆:是此處的禁制不同,還是有其它原理存在?[/b]
[b]濟佛:可以說是原始造池即是如此具備殺傷力,在冥司各殿,當地獄形成都是屬於惡劣黑暗的磁場所在,加上太古老金仙、古佛等因應各地磁場加以禁制催化,是以形成各種嚴厲罰具。[/b]
[b]勇筆:老師啊! 弟子曾有接到一位善眾的說詞,大意是以地府酷刑有點像威嚇眾生,以收儆效,為何不能說之以理,使眾生誠懺向善?[/b]
[b]濟佛:哈哈……,賢生這話問得好,那位賢徒也問得好,不過老衲只有一個字,「迂」。 要是眾生那麼好勸,那麼地藏王菩薩早上升成佛,怎會到現在地獄猶不空呢?[/b]
[b]勇筆:這個弟子知道,您老也不能將弟子包含在內,弟子只是照實陳述而已。[/b]
[b]濟佛:賢生若不贊同就會向那位賢徒說明白,也不會轉到老衲這兒了。 好了,回堂吧。[/b]
[b]勇筆:(師生回程間。)老師啊! 弟子有個疑問,在大氣層之間,甚至更往上去,那是非常嚴寒與酷熱,您老是活菩薩當然受得了,但是那些比較小的神司,若遇上大氣中嚴酷的寒熱,會受到損傷嗎?[/b]
[b]濟佛:賢生以為呢?[/b]
[b]勇筆:弟子認為會受傷,因為弟子上天、下地,靈神都會感受到這些巨大能量侵蝕的震動,若非仙佛帶引護法,則弟子大概很難面對它們,您老說對不對?[/b]
[b]濟佛:賢生所說正確,在神司中,下界神祇仍無法抵受宇宙間寒炁及熱炎的能量,有些中界神祇猶不能抗禦。[/b]
[b]勇筆:那這些神司要上天下地怎麼走?[/b]
[b]濟佛:哈哈! 賢生這麼幼稚的話也問得出口,人間有路,上天入地難道就沒有安全的路嗎?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二回幫助墮胎成罪業, 第十三回殺胎害命罪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