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四回罪業含藏當顯現, 第十五回裁量結束定其刑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4 12:39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四回罪業含藏當顯現, 第十五回裁量結束定其刑

[隱藏][b]第十四回罪業含藏當顯現[/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為人慎在起心時。 一念之差罪業隨。 記得誠心行懺悔。 消除孽海自生離。[/b]
[b]濟佛:哈哈! 貴堂初始法會圓功,賀喜諸眾賢生又添加一筆普化功德。 好了,著書,賢生靈神出竅吧。[/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您老好像法會前夕沒來賜勉一、二?[/b]
[b]濟佛:我等且先行出發,邊走邊談。[/b]
[b]勇筆:(隨侍老師身後步行出堂。)您老今夜帶引弟子上天、入地呢?[/b]
[b]濟佛:哈哈! 賢生問題連珠炮似的,也讓老衲喘口氣。[/b]
[b]勇筆:沒辦法,誰叫弟子急性,只好委曲您老了,請告訴弟子您為何沒來呢?[/b]
[b]濟佛:貴堂法會群真濟濟,也不少老衲一個,更何況老衲在貴堂善刊上曝光率太高了,留點篇幅讓其它佛菩薩與各地善眾結緣,豈非甚好?[/b]
[b]勇筆:話是這麼說,只不過未見您老降蒞,好像少了一點什麼似的。[/b]
[b]濟佛:賢生可不要肉麻當有趣,老衲就怕這一套,快快用點心,今夜帶賢生下血污池去看電影。[/b]
[b]勇筆:血污池看電影? 聽起來好像不錯,不過弟子知道您老話中有話,請給弟子一點提示。[/b]
[b]濟佛:血池四周尚有一處糾正室未去訪遊,所以今夜就是往那兒去,而那一處就是血池罪魂可以看電影之處。[/b]
[b]勇筆:嘿嘿! 既曰罪魂還有電影可看,打包票一定是「鴻門宴」,不是您老說的電影院。[/b]
[b]濟佛:賢生就愛鑽牛角尖,自己看看吧,明明就是黑漆漆的一片,個個緊盯著屏幕看。[/b]
[b]勇筆:哇! 不得了,這些罪魂比關在監獄的囚犯待遇更好,還有春宮片、激情電影可看。[/b]
[b]濟佛:喂喂! 賢生把形容詞用好,並且不要斷章取義。[/b]
[b]勇筆:明明是上演激情片,否則怎會…咦! 不對,怎麼換成血腥場面,一幕幕如車輾、炮烙等極盡刑罰的場景出現,有的還真不好形容,就是針對男女重要部位行刑。 老師啊! 這可是極盡黑色激情的電影,怎會在血污池上演呢?[/b]
[b]濟佛:南無阿彌陀佛。 賢生真要跟老衲打混,好吧,老衲就自己說了,免得讓賢生胡說八道。[/b]
[b]勇筆:不敢、不敢,怎能讓您老費勁開金口,弟子就好好述說一番。 原來此處真的像電影院,有一片大屏幕,上面也的確上演一幕幕男女情愛畫面,只不過有的是男的始亂終棄;有的是女人造淫、較有失婦道。 但都同一結果,有產下胎兒,卻多不予教養、或者任其步入歧途,當然也有未生之際即予墮胎,緊接著場景變換男女在類似地府各小地獄受到刑罰。 老師啊! 弟子所描述正經否?[/b]
[b]濟佛:嗯! 倒是有那麼幾分正經八百的,不過賢生尚未提及重點,那些罪魂為什麼要看電影?[/b]
[b]勇筆:倒是忘了,這些罪魂在黑漆漆的地方看電影,起初應該是一片嘩然,以為有休閒娛樂,但後來個個都有些顫栗。 呃! 明確的說,每個場景都有幾個好像是驚恐欲絕,已經沒有那種閒情逸致了。[/b]
[b]濟佛:賢生所描述尚屬正確。[/b]
[b]勇筆:弟子好奇,血污池怎會有此糾正室? 所犯罪業不是地府審斷才會發交小地獄刑罰,怎會在此就有記錄片? 如果弟子認知無誤的話,那些情愛場景一定是在座罪魂在世的行為,而在往生後受刑,應該是他們罪業的下場。[/b]
[b]濟佛:賢生認知無誤。[/b]
[b]勇筆:所以,問題來了,為什麼呢?[/b]
[b]濟佛:哈哈! 賢生可不廢話,精簡得很。[/b]
[b]勇筆:抑揚頓挫,如此才能看出興趣來。[/b]
[b]濟佛:好吧! 老衲也敬步一、二,為什麼? 因為教育。[/b]
[b]勇筆:教育? 又是教育什麼?[/b]
[b]濟佛:有如枉死城。[/b]
[b]勇筆:弟子求您老了,不要再精簡了,說明白點,弟子可真滿頭霧水。[/b]
[b]濟佛:賢生是難得胡塗! 在座罪魂是已造淫業害命之罪例下血污池,所以受血池之罰乃在理所當然。 唯,淫業是地府所審判定讞而發交受罰,如今在座罪魂已是即將移交地府審判。 換言之,血池刑滿,但其淫業未斷,為警惕其未來世中,不再輕犯此業,所以有如枉死城之再教育,使其日復一日重複此行為,加上所必需面對地府小地獄之酷刑,使其深入業識之中,裨利未來世中有所警惕。[/b]
[b]勇筆:弟子總算明白了,所謂看電影,就是讓他們明白自身所造業,所必需面對之刑罰。 所以每個人的在世惡行,都會攤在其它人眼前,莫怪好像上演激情片。[/b]
[b]濟佛:賢生不要以為上演激情片,那是他們自己所造業的顯現,否則個個抵死不認帳。[/b]
[b]勇筆:對了,弟子差點忘了,怎麼會有放電影的畫面呢? 弟子好像沒有看到放影機或投射器。[/b]
[b]濟佛:哈哈! 相由心生,在靈界中那需要放映器,只要心念投射,則歷歷在目,否則孽鏡台怎容得下億萬眾生的資料呢?[/b]
[b]勇筆:那也是,講真的,在地府中,可得步步為營,一不小心可被照得原形畢露了。[/b]
[b]濟佛:哈哈! 賢生要不要去看電影?[/b]
[b]勇筆:嘿嘿! 弟子敬謝不敏,應該走了吧,您老可不要又設計弟子去嘗試了。[/b]
[b]濟佛:哈哈! 老衲什麼時候設計過賢生了? 好吧,就回去了。[/b]
[b]勇筆:(師生回程中。)老師啊! 弟子請示個題外話,書還要著多久啊? 本堂明年並未擇訂第一科法會繳書,是否您老仍有許多未遊之處?[/b]
[b]濟佛:是啊! 血污池之種種甚少在人間傳布,所以老衲打算搜羅詳盡,以列寶書,免得辜負了老天這一番教化之意。[/b]
[b]勇筆:(嘴裡咕噥著好長一段時間。)[/b]
[b]濟佛:賢生嘟嘟嚷嚷的不出聲,可是有意見?[/b]
[b]勇筆:這血污池讓弟子傷透腦筋,找不到資料,只有等著跟您去到現場才知道,今非昔比,弟子可真江郎才盡,不知所謂了。[/b]
[b]濟佛:哈哈! 賢生這鬼心眼兒,瞞得了老衲嗎?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b]第十五回裁量結束定其刑[/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惡孽終成報應臨。 蒼黎向善學規箴。 勉期聖教宏揚日。 諸眾有情免禍侵。[/b]
[b]濟佛:哈哈! 今日天寒地凍,尚且可見諸賢生之熱忱,奉聖參鸞,實為鸞門諸子為大命奉獻之精修意志,老衲一則以喜,一則以慰也。 著書囉! 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 呵,好冷哦! 弟子雙手都要握不住筆了,您老還是破衲一件,您不曾添過衣物嗎?[/b]
[b]濟佛:嘿嘿! 賢生出言蹊蹺,可是有所求嗎?[/b]
[b]勇筆:什麼事都瞞不過您老,不過也不算是有所求,只是好奇而已,想要您老指點一番。[/b]
[b]濟佛:好了,邊走邊談。[/b]
[b]勇筆:(師生步出堂外。)弟子感恩您老慈悲,弟子有個瓶頸無法突破,即是七脈中弟子左輪就是無法順暢,所以修密七脈無法完成,是否可以恭請您老慈悲?[/b]
[b]濟佛:哈哈! 老衲愛莫能助,修什麼法就依什麼儀軌,莫不成賢生要老衲給你一寶扇,那何不當初彌勒菩薩就不用給賢生暫攝了。[/b]
[b]勇筆:弟子不敢如此奢望,只是不明白問題出在哪裡。[/b]
[b]濟佛:問題出在賢生修習「緣佛法」太過疏懶。[/b]
[b]勇筆:這個弟子有去探究過,可是不知道如何加強。[/b]
[b]濟佛:那就是賢生無福了。[/b]
[b]勇筆:咦! 您老是否有給弟子提示? 弟子好像有點苗頭了,緣佛法中有一種福……。[/b]
[b]濟佛:好了、好了,自己用功點,今日是著造《血污池遊記》,賢生篇前可佔了甚多篇幅了。[/b]
[b]勇筆:啊! 對不起,佔用了一點點,不過弟子這個法若不能突破,可真是有點糟糕,已拖了快一年,只好向您求救了。[/b]
[b]濟佛:目前應該沒問題,賢生好好打算著書。[/b]
[b]勇筆:弟子知道,反正就是下冥也無甚出奇之處,所以大膽挪用一些篇幅。 哦,今夜您老是否打算就在這血池中找對象? 咦! 老師啊,您不是說修行之人犯罪會先去天牢嗎? 怎麼血池中好像有些僧、道的修行人。 不對、不對,更精準的說,您老今夜帶引此處比較特殊,好像僧俗俱有,並且男女參雜,只是都在一個特定區塊內。[/b]
[b]濟佛:賢生問起問題來,可真像連珠炮,怎麼回答呢? 賢生所云是不錯,修行人犯錯是解往天牢,但其前提是他們確實是修道人。[/b]
[b]勇筆:您老是說在血池中,那些僧、道不是真的出家人?[/b]
[b]濟佛:哈哈!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看賢生怎麼看囉![/b]
[b]勇筆:真就是真,假就是假,那來這麼多反覆。 弟子明白了,那些人是為了方便謀圖私慾,才假扮出家形像,實則根本沒有受戒、受髻。[/b]
[b]濟佛:對了、對了,就是這樣,他們假扮出家人,假扮道士,就是方便騙人,所以觸犯了血池罪例,當然下血污池了。[/b]
[b]勇筆:弟子怎麼不知道假冒出家人就是觸犯血池罪例呢?[/b]
[b]濟佛:(一瞪眼)賢生是跟老衲裝蒜,還是故意找碴?[/b]
[b]勇筆:哪有? 這明明是您老說的話,他們因為假扮出家人,才會觸犯血池條例,怎麼怪起弟子來了?[/b]
[b]濟佛:好吧! 賢生既然要裝蒜,老衲就去拔兩株水仙讓賢生往鼻孔插比較像。[/b]
[b]勇筆:嘿嘿! 水仙不開花才像蒜吶。 您老不用如此費心,是您老說話留一半,才讓人摸不著頭緒,應該說「這些人因為裝扮出家人,做了壞事,這壞事觸犯了血池罪例。」這樣才清楚。[/b]
[b]濟佛:(苦笑)賢生小學生啊? 要說得那麼清楚。[/b]
[b]勇筆:好吧! 那您也該說清楚那壞事是什麼? 否則讓人以為扮出家就只有下血池,據弟子所知,假冒出家人在閻君大人手上判起來,可比這血池還要厲烈得多。[/b]
[b]濟佛:正是、正是。 說起這一區塊的罪魂,其罪業就是幫助犯,或者行淫招致墮胎,所以關鍵仍在墮胎。[/b]
[b]勇筆:您老的意思是這一區塊的罪魂,在世不論僧、道、俗眾,他們都有行淫,乃致叫唆幫助墮胎,所以行淫的過程,並不是墜入血池的主因,而是因此行為而有墮胎才必需下血池。[/b]
[b]濟佛:然也。[/b]
[b]勇筆:容弟子再請教,為何這些外貌以僧、道形像之人,既非修道人,歸空之相貌為何要以僧、道形像出現呢?[/b]
[b]濟佛:嘿! 老衲可真讓賢生問倒了,既然不是真有皈依受戒,就不是真的修行人,為何要讓他們破壞佛道的清譽呢?[/b]
[b]勇筆:是啊! 是啊! 反正假和尚、尼姑、假道士只要讓他們頭髮長出來,衣服換掉就好了,幹嘛破壞那些出家人、大師上人及道長們的形象呢?[/b]
[b]濟佛:賢生這口吻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老衲真該一巴掌打下去,讓賢生醒醒,人一歸空,到地府也不過三、五日間,其靈執識仍在,當然自以為仍是在生的出家樣貌,而血污池是下冥的第一關,距其執識消除之時日尚遠,所以就是那副樣子出現。[/b]
[b]勇筆:哈哈! 弟子差點忘了,否則怎會有動物形象的成道者,嘻嘻! 跟您老扯些廢話,真不好意思,現在是否下去找人談談。[/b]
[b]濟佛:呵呵! 賢生想,老衲也不反對。[/b]
[b]勇筆:那就算了,再扯下去恐怕凍僵了。[/b]
[b]濟佛:那就回堂去吧![/b]
[b]勇筆:(師生回程間。)老師啊! 弟子發覺那些罪魂好像是比那些重業區的血池罪魂受到苦磨更慘烈。[/b]
[b]濟佛:當然緣於一罪不二罰,所以在血池之罪刑中,加重其磨難。 換言之,一個行為觸犯二條以上法律,將它們合併。[/b]
[b]勇筆:您老的意思是那些冒牌佛道之人,其罪就在血池了結,而那些俗眾,也將淫業在血池中了結。[/b]
[b]濟佛:賢生可莫亂栽贓,老衲可不是如此說,冒充佛道之罪屬重罪,乃係五殿閻羅的權責,不會在血池了結。不過行淫導致墮胎者,不論叫唆、幫助或者逞欲之行為,都在血池了結。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四回罪業含藏當顯現, 第十五回裁量結束定其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