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六回闡明罪例可消除, 篇後語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5 12:53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六回闡明罪例可消除, 篇後語

[b]第十六回闡明罪例可消除[/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蠟鼓急催歲欲殘。 可憐老衲降鸞壇。 新牛舊鼠迎春到。 展望未來盡所歡。[/b]
[b]濟佛:哈哈! 年終之際,眼見塵世除舊佈新,總是歡喜過新年。 唉! 可憐老衲還是奔波不斷,仍要著書降蒞鸞門。 哈哈! 不過眼見諸眾賢生一志熱忱,老衲亦甚歡喜。 著書囉,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您老可真常常出人意表,今夜要送神,沒想到盼到您老又來著書。[/b]
[b]濟佛:勞碌命! 賢生也無須奇怪,《血污池遊記》不趕在今年完書,老衲與賢生可要吃不完兜著走了。[/b]
[b]勇筆:怎麼了? 玉旨期限到了嗎?[/b]
[b]濟佛:走吧! 邊走邊談。 (師生步出堂外。)賢生太平糧吃多了, 玉旨是在年底下的,已經過了三、四天,賢生都未察覺嗎?[/b]

[b]勇筆:弟子是未察覺已屆期限了,還以為到明春呢! 那您今夜是帶引弟子去血池囉?[/b]
[b]濟佛:讓賢生去參謁血池大帝,也好讓本書作個總結。[/b]
[b]勇筆:嘻嘻! 跟您老著書就是有這個好處,一切您老都算計好了,弟子只負責托鸞筆,輕輕鬆鬆就完成一件使命。[/b]
[b]濟佛:賢生好命,老衲不得不多盤算點,不過一本書在結論很重要,老衲也給賢生提示,今夜往謁大帝,賢生可要琢磨著點。 好了,已來血池宮,大帝在前,賢生上前見禮吧。[/b]
[b]勇筆:是,弟子參叩大帝聖駕。 濟師要弟子琢磨著點,弟子當要好好把握此一機會,恭請大帝開示。[/b]
[b]大帝:(與濟佛互為見禮後。)賢生無須多禮;濟佛好不好,在今日突然帶引賢生來訪,可也辛苦了,請濟佛與賢生入內奉茶。[/b]
[b]濟佛:哈哈! 您這黑暗血腥大帝,將老衲說得好像很冒昧,老衲可要叨擾一杯血腥瑪麗了。[/b]
[b]勇筆:哈! 您老要喝調酒啊? 那以後弟子給您調調敬奉供養。[/b]
[b]大帝:嘿! 賢生不要讓濟佛混了,他知道吾有上好血池蓮葉茶,故意說成如此來尋吾開心,好了,濟佛請上座,賢生也坐吧! 來啊,上茶啊![/b]
[b]勇筆:(原來說話間已進入血池宮淨室,雖說在地府,不過這間淨室倒也無其陰風慘慘、鬼哭神嚎的景象,此時有鬼役上茶,只見茶色果真腥紅,一時好奇往前聞嗅,還好沒有血腥味,反而一股透鼻清香,百骸盡舒。)請教大帝,這是蓮葉茶嗎?[/b]
[b]濟佛:哈哈! 賢生以為是血池之水嗎? 看賢生那樣子好像很受用。[/b]
[b]大帝:賢生不用怕,此茶是長在血池邊緣之淨蓮,雖說茶色腥紅,但絕無血水,安心喝吧。[/b]
[b]勇筆:感恩大帝厚賜,弟子享用了。 (一口喝盡,只覺滑膩不澀,滿口生香,並且靈神一振。)弟子真是厚福,享用大帝所賜,應該對靈神有幫助吧![/b]
[b]濟佛:賢生再拉扯下去,今夜不用回堂了。[/b]
[b]勇筆:啊! 恕罪、恕罪,差一點忘了,大帝當面,容弟子請教,綜合弟子所遊訪之心得,血池主旨應該是懲戒,凡墮胎及幫助或強制墮胎、溺嬰等,以及不潔淨而有冒瀆神佛罪業,必需下血池受罰?[/b]
[b]大帝:然也。[/b]
[b]勇筆:那麼此罪消除之後,是否移交冥府閻君大人審判功過,弟子所好奇的是,即是此一罪業有否記錄功過審判之中?[/b]
[b]大帝:陽法既有一罪不二罰,故冥律亦同,犯此罪例之亡魂,血池罰畢,不再記錄此罪業。 除非此一犯行造成另外結果,譬如墮胎所產生嬰靈之討報,不在本池罰例之內。[/b]
[b]勇筆:弟子知道,之前濟師已有開示。 另外弟子還要請教一個問題,那就是之前濟師亦有開示,凡犯有墮胎及冒瀆神佛,其中包括天癸、不淨衣物晾曬灶爐等罪例,可以助印本書而得消除此一罪業,無須再墜血池;弟子所言是根據有善眾項目呈疏消除年輕時所觸犯罪例,經本堂主席關恩師覆批「准予依此功德具署有司註銷此一罪例在案。」弟子的疑問是,所謂有司,應該就是大帝您老了,那麼血池是如何將陽人罪業註銷,將來此人行經奈何橋上,不會被吸墜下池?[/b]
[b]大帝:哈哈! 賢生長篇大論,吾都要打瞌睡了。 簡單講,吾便是貴堂所云之有司,亦是權責單位,凡註銷之後,吾便有一道免下池金牌,併案移交冥司。 等到該人歸空之際,鬼使勾魂同時會將此牌植入其靈,則行經奈何橋,即可隔絕血池吸力,免下血池。[/b]
[b]勇筆:哈,那是古時候的免死金牌了。 對了,弟子忽然想到,如果在世是一個修行很不錯的人,但是也同樣犯有觸犯血池罪例,那麼是否都要下血池?[/b]
[b]大帝:只要行經奈何橋之亡靈,有觸犯血池罪例者,必先下血池,除非沒有下冥司行經奈何橋。[/b]
[b]勇筆:那就是說修得再好,也沒用?[/b]
[b]大帝:非也、非也。 修得好,在世已有神司功果,那麼就不用入冥經奈何橋。 另外有仙佛帶引在城隍殿註銷陽籍之後,隨即帶引升天。 總而言之,只要不入冥經血池,即可無須入池。 當然其先決條件是有替代,如在世已有神司功果,必然是經天律相抵此一罪例,而又具足成道功果。 再者貴堂保調法門,亦可在城隍殿即先行帶引入昊天紫綬靈修院,亦可免除入冥經奈何橋。[/b]
[b]勇筆:您也是長篇大論,讓弟子頭昏腦脹,不過弟子聽明白了,想必各地善眾也都明白了,感恩大帝慈悲開示。[/b]
[b]濟佛:哈哈! 賢生好像很趕急著要回去嗎? 要不要再去遊池?[/b]
[b]勇筆:嘿嘿! 您老不要再戲弄弟子了,今晚事情可多著吶。[/b]
[b]濟佛:哈哈! 那老衲就辭別大帝了。[/b]
[b]勇筆:弟子叩別大帝。[/b]
[b]大帝:濟佛蓮駕慢走,賢生好走,今日一別大概要好久才會再見面了。[/b]
[b]勇筆:(伸伸舌頭。)哈哈! 弟子不會再來拜見大帝,除非有仙佛帶引,若弟子自個兒來,那不代表弟子也犯了血池罪例,所以弟子要與大帝見面恐怕很難了。[/b]
[b]大帝:哈哈! 賢生好走,可別先跌下血池了。[/b]
[b]勇筆:(師生離開血池回堂路上。)老師啊! 本書就這麼結束了嗎? 那麼快呀! 一年了。[/b]
[b]濟佛:賢生是太閒了,還是太忙了,一年易過一年春,沒聽過嗎?[/b]
[b]勇筆:唉! 弟子又多了一歲,好恐怖啊![/b]
[b]濟佛:哈哈! 世上難有百歲人,賢生啊,想開點。[/b]
[b]勇筆:是啊! 山上有千年樹,不過沒關係,肉身死了,像您老也挺自在的。[/b]
[b]濟佛:哈哈! 賢生說得好,要心口如一。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b]濟佛:歲末年終,諸賢徒啊,精進增上,切莫荒廢,好自為之。[/b]


[b]濟公活佛降[/b]
[b]為《血污池遊記》作篇後語[/b]
[b]往昔人文不盛,城鄉尤甚,市井之人白丁幾佔八九成。 是以故,許多沿襲鄉俗,端賴說書之人傳布訊息,因而古人造業於不知不覺,情有可原。 然則,今日教育普及,信息通達,若有犯錯,十之八、九蓄意行為,錯不可宥。[/b]
[b]血池罪例,往昔雖有冥例訂定,但是不似今日普及,犯錯者冥律有鑑核,審酌減其刑罪。 今日,觸此條例,則不可輕放。 但,「不教而誅謂之苛」,故上天降著寶書,以為警醒痴迷不知之人。[/b]
[b]書已完成,渡世寶筏,甚願眾生有所體悟,閱之有得,知其所錯,立生懺悔,當可因本書而成渡脫血池之仙槎,是為老衲深所盼望對眾生之助。 書己成,老衲數言以志篇後。[/b]
[b]南無濟顛降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b]
[b]天運歲次己丑年元月十三日[/b]
[b]地母至尊降[/b]
[b]為《血污池遊記》作跋[/b]
[b]夫,書之已成,當如天籟振奮俗情、陶治俗情,進而提昇明慧善德之心行也;是為眾生福氣。[/b]
[b]天降寶書,一則警世,二則渡苦,三則幫助眾生增慧。 南無濟公活佛慈悲眾生沈墜血池之苦,領命帶引游生著造︽血污池遊記》,乃為眾生釋疑,需知斷疑始能生信。 古來相傳產婦坐褥污濁衣物不敢冒瀆灶君諸神,但眾生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故寶書完成,壽世牖民,當可濟助眾生免於觸犯罪例,乃至沈淪血池受罰。[/b]
[b]茲寶書完成,即將付梓,吾贊寶書之可貴,為眾生而欣喜,故不揣冒昧降賦陋文以作為跋;是在提醒眾生,能得有幸閱書,切莫輕忽,宜能反察自省,有過即改,無過勸人,當得無量功德。[/b]
[b]地母至尊降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b]
[b]天運歲次己丑年正月十三日[/b]
[b]黃帝老祖降[/b]
[b]為《血污池遊記》作跋[/b]
[b]鸞門著書乃以秉承上天好生之德,普行勸化,而藉文字因緣之廣布,促使三教九流同沐恩澤。 貴堂以懿命創建道場,著書大命不斷,並且著書頒行普受台疆一地善眾之喜愛,進而頒傳海外同渡有緣,此亦為貴堂大命深畀之由來。[/b]
[b]今《血污池遊記》由濟佛帶引貴堂勇筆深入冥界第一關,探訪血池罪業,雖非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卻補古籍所載血池未盡詳實之處,並藉師生笑談,寓淺而深,使眾生閱書樂在其中,潛移默化,收效在不知不覺之中,可謂寓教於樂,令人讚嘆。[/b]
[b]今時書已著成,以貴堂創建以來,結緣善眾之廣布,當可因而深入社會各階層,匡逮不及不足之處,實為可喜可賀。 尤值一提者,濟佛慈悲,早已藉書之著過程,點示眾生犯此罪例,無須擔憂,有懺心、有發心,則可弭平往昔造業之因,以利日後奈何橋上安然過度,免墜池之罰。[/b]
[b]書既成,眾生已有感受,吾忝為民族始祖,當深寄望後世子孫可免罪罰,乃來降跋,一則賀喜寶書完成,光贊篇幅。 二則亦為諸眾兒孫之提點,莫以輕忽一帶而過,庶免噬臍之悔。[/b]
[b]民族始祖黃帝降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b]
[b]天運歲次己丑年元月十三日[/b]
[b]東嶽大帝降[/b]
[b]頌《血污池遊記》[/b]
[b]往昔民風純樸,但民生困苦;今時文明富裕,但道德淪喪。[/b]
[b]是以往昔眾生造下罪業,卻有其不知而有不得已,可以恕宥。 今時眾生智熟圓明,卻偏入牛角尖,鑽入死胡同,自認聰明反被聰明誤。 「舉頭三尺有神明」卻仍膽大妄為,直至惡報臨頭,猶不肯悔改,是以只有果報明確,始足收其警效。 此所以台疆一地鸞門時以著造遊記,以資勸醒頑冥。[/b]
[b]《血污池遊記》之問世,不但補續古早寶典之不足,更加詳列其例。 並且以鸞門領命之殊勝;雖然早前造業,可以誠懺發願註銷於後,以利自新而免除血池刑苦。 書已將行問世,吾為眾生欣喜,雖然未必人人有觸其例,但有者改之,無者勉之,更可以傳流於後世,以啟悟之,並得勸世匡正民風。 吾忝為主宰幽冥事務,乃在書後為文,以為頌。[/b]
[b]東嶽大帝降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b]
[b]天運歲次己丑年二月四日[/b]
[b]完[/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十六回闡明罪例可消除, 篇後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