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 三界採證靈修 ] 第三回授法傳真明究竟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5 01:01 AM

(轉載)[ 三界採證靈修 ] 第三回授法傳真明究竟

[b]第三回 授法傳真明究竟[/b]
[b]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b]
聖示:著書。今夜再遊靈宮,續訪靈修士修習課程。吾徒賜符化飲……靈體  
出竅!可。出發!吾徒今夜為何若有所思?
勇筆:弟子在想一件事情,這個靈修士必須修習四大課程,乃早經主席 關
恩師開示,但前日訪遊修士們學符籙,與想像中有所不同,而其餘三
門課程,不知又是怎麼一個景象?
仙師:到時一看就明白,有什麼好沈吟不語?
勇筆:恩師乃仙靈,對凡事總能看透,當然不值一提,弟子可是個凡人,要
能一念不起,今天也就不是您是恩師,我是弟子了?
仙師:虧你好意思出口,再怎麼你也是一堂之主,身負普化使命,那來的婆
婆媽媽,多愁善感?
勇筆:人嘛!怎麼也脫不了那股人氣,總不成一個人裝得仙風道骨,不食人
間煙火吧!
仙師:狡辯!修道人就是要有修道人的風範,怎會說是裝呢?
勇筆:恩師舌鋒太利,弟子不敢跟您辯。好像到了,恩師還是在前引路!
仙師:你倒像是吃定我了,叫我引路,改天再賞你個大的。現在上前見禮吧
!……哪吒率徒參見倆位大仙。
勇筆:弟子叩見大帝及真人。
大帝:呵!呵!賢師徒不用多禮。適才耳聽倆位一番對答,真是妙論,一位
是仙家風範,一位是不拘小節,倒也有理。以吾見解,勇筆似乎圓通
了點。
真人:大帝所云,實不盡然。仙師所云,才是正確。
仙師:是呀!是呀!大帝切莫再予贊同,否則這劣徒可要上天了!
大帝:非也!非也!吾所說乃為贊同人之修道,各有所本。今日懿敕拱衡堂
如果是屬西方佛脈,吾對它的定義,就非如此。而今乃為鸞堂,因應
普化,故處事圓通點,倒也無可厚非。
真人:那大帝之意,是鸞堂就可不重規戒了?
勇筆:恕罪!恕罪!沒想到弟子信口胡謅,惹的三位大仙各執一詞,全是弟
子之過,不能說是那位錯了!不過弟子之意,也是大帝所云,修道是
一個長程目標,如果不能活潑一點,那就像是在看一部灰色電影一樣
,除了傷悲,就是灰色,太索然無味,很容易讓人失去道心。
真人:然也!所以修道必須有堅誠之意志,嚴格的戒律,而行持上不踰越道
德,也就可以通融!
大帝:可不是嘛!就知道你在唱雙簧,要我們給你背書,幸好有這位天仙狀
元開金口。
勇筆:不敢!弟子只是藉機抒懷而已!
大帝:好了!今夜續遊靈修士的修習課程。(一行四人,仍然由大門進入,
只見大堂上,今日已是改觀,每張小桌子排成四列,每列有廿五位, 
而每位桌子後都坐著一位修士,他們正聚精會神的凝視著自己桌面上
的一張白布,白布是由兩根小金柱豎立於桌面上。)
勇筆:請問上次學符籙,修士們像睡覺,這次又是學什麼,好像是在看電影
。(因為那小白布就像廟會中露天電影的銀幕一般。)
真人:對了!他們正是在看電影,而學什麼,你看看大桌上坐的是什麼人就
知道了!
勇筆:(極目望去!)咦!怎會有三位呢?一位應該是華陀仙翁吧!一位儒
生打扮,弟子就有點想不起來。另一位佛門高僧,弟子也是眼生,可
否請開示?
真人:華陀仙翁教傳醫理,儒生即乃儒門賢聖子貢夫子,乃傳教詩文,而另
一位佛門高僧,即為目蓮尊者,教傳感應。
勇筆:上課就在那面小白布上嗎?
大帝:是的!
勇筆:哇!這些修士難不成都是天才,看著那面小白布就學會了,那簡單,
回去後,弟子也教教堂中同修,我們拱衡堂就成了神仙堂了!
仙師:吾徒你可太天真了,如果真如此一辦,你們拱衡堂不是神仙堂,而是
神經堂。
勇筆:喂!喂!恩師啊!您口中積點德,那有罵人神經堂的。
大帝:你不用急,仙師所說的是光只看白布,成不了仙。今日吾已安排一張
座位,讓你自己去體會,現在先去參見三位仙佛吧!(四人乃由教室
右側迴廊進入大殿。)
仙師:痴徒!還不上前見禮。
勇筆:弟子叩見三位仙佛。
仙翁:哈!哈!吾就代表兩位回禮了,勇筆賢生你好心思,剛才可真讓你轉
了不少腦筋了吧!
勇筆:是啊!三位剛好是儒、道、釋,弟子不知由誰先見禮,誰先也都失禮
,剛剛才想通,不如三位見一禮,不分先後,免得失禮,而弟子也免
了多做磕頭蟲。
尊者:賢生好心思,不過適才若非吾助爾一臂之力,恐怕你仍要楞在當地了

勇筆:哦!原來弟子靈心一動,原是尊者賜助,弟子還以為聰明絕頂而沾沾
自喜呢?
夫子:賢生也不必自謙。勇筆之名,吾等久有耳聞,果然是名符其實,愈見
風範。
勇筆:不敢當!三位仙佛,一位一句,弟子可真要鑽天縫了!是不是讓弟子
先去領教領教修士們的成仙之道,再來受教?
夫子:好的!吾等早知賢師徒奉旨著書,今夜特別設個教學旁聽座給你,以
利著書,就在右邊第一個空座位,自行過去坐下吧!
勇筆:多謝!多謝!這一看下來,弟子沒有成仙,大概也能半仙了!(說完
就依言在空桌後坐下,桌上也與其他修士一樣有個白布。)請問就這
麼坐著看那布幕嗎?
夫子:是的!但是你必須聚精會神唸密咒,此咒不能傳凡人,故吾以念力輸
送進入你腦中,你只管聚精會神看布幕。
勇筆:是的!……好像布幕上出現一個人形,模糊不清……很清晰了,不用
再轉調頻。
仙師:不要胡說,專心看布幕。
勇筆:遵命!影像已很清晰,只是好快,弟子看不清楚,一個人形,有很多
脈絡,然後有名詞,然後有許多註解,加上人形有紅線分佈,指出箭
頭加以說明。景像丕變,又有些是草木的樣子,有些是粉末,每個景
像都有說明,弟子看不清楚。啊!弟子看清楚了,那好像是星象圖,
九宮八卦……咦!那些變化,怎麼這麼複雜,還有山海地形,星象人
文之中,加夾古今中外的大事提綱。呵!大學論語的句子也出現了。
呼!這些看了讓人眼花撩亂,能不能換點別的。
夫子:你起來吧!吾逐一解說給你聽。
勇筆:是!……如果那些影像及文詞都能記住,那不是成仙,而是成了一個
無所不知的智者了!
夫子:正是!這個布幕由密咒啟動,就像凡間的電視開關一樣,會收到電波
,而所顯現的影像,就是吾等之教學內容,以此灌輸修士必須的課程

勇筆:那影像太快也太多,能夠學到多少呢?
夫子:這就要看各修士靈性如何了,如果靈性明清,則影像會愈慢,而且在
開始時,密咒的啟動,必須全神貫注,稍有分心,影像即會模糊。
勇筆:那是說弟子靈性太差了?
夫子:非也!因密咒不可傳凡人,由吾輸送,故影響頗大,此無關爾之靈性

勇筆:弟子明白了!但是請教夫子,依如是說,修士的靈性一定有高低之別
,而其關鍵在那裡?不是已都無肉體之束縛,怎會有高低之別?
夫子:雖無肉體束縛,但是卻有業識牽擾,業深者,則靈性較不清,所學較
少。
勇筆:弟子猜想也是如此,是否有補救辦法?而如果修士列位潛修期限較長
,是否更為有利?
夫子:非也!依據修士的業識,而顯現的影像,與修期長短無關。就像是一
個智商低的人,讀了兩年的書,還是不如一個智商高的人,讀了一年
書一樣。
勇筆:這可不盡然。以前曾參夫子自認比別人笨,所以別人讀一遍,他寧可
讀十遍,以勤補拙嗎?
夫子:理是如此。但這跟勤惰慧拙無關,乃是業識蒙蔽靈識,所以費長時間
也無益處。
勇筆:多謝夫子開示,弟子明白了!
仙師:那麼愚師徒就告退了!
眾仙佛:賢師徒好走,吾等不送。
勇筆:弟子拜別五位仙佛……。(師徒離了靈宮,勇筆又是若有所思。)
仙師:怎麼了!又有什麼事想不開?
勇筆:適才訪遊中的布幕顯影,如果送一付給弟子,那弟子拿去參加世界科
學展覽,穩拿第一名,那就發了!
仙師:你還在做夢,現在這種東西,早在十年前已傳到凡間了,前不久還有
一部電影,就是描述這種科技,送給你也沒有大用。
勇筆:那部片子叫什麼名字?
仙師:就叫「未來終結者」,你去看看吧!然後就不要再做夢了……。好了
!到堂中,吾徒靈體投竅。吾回!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 三界採證靈修 ] 第三回授法傳真明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