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三回一念之差功盡棄

公園加加速裙 2020-8-10 09:30 PM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三回一念之差功盡棄

[b]濟公活佛 降[/b]   
第三回 一念之差功盡棄
詩曰:三期末劫好機緣。聖道真詮遍大千。
寄望賢徒多警惕。囹圄不繫返瑤天。
濟佛:悲矣哉!一世精勤修行大道,發心協辦三曹普渡,內修外造悉皆可嘉
,只為一念偏執淪入獄囚,殊為可嘆!甚望眾賢徒惕而勉之。可也,
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
濟佛:走吧!
勇筆:是。(緊隨老師身後。)老師啊,您難得沉重,這天牢遊記,可讓您
老感觸良深。
濟佛:感嘆難免,眼見一個個好賢徒,不但為大道奉獻身家、精神、財力,
為成全道親,不辭路途遠近,不畏風雨險阻,但卻因心念稍有執著,
卻落得淪為天牢座上客,老衲豈不感傷?
勇筆:說的是。弟子在道場三十七年以來,眼見多少絕佳根器之修行者,或
為自以為是;或以大放厥詞,甚至滔滔雄辯,一定要贏過他人才甘罷
休,卻不論自身所持信念是否正確,最終在道程上消失身影。
濟佛:賢生在道程上,是見多識廣,不過小心也落入所知障了。
勇筆:您老不要一臉嚴肅的說教起來,弟子習慣您老那爽朗的笑聲,這回可
讓弟子怕怕…。
濟佛:哈哈!賢生也會怕,那就小心囉!一字之差,落入無限因果,當須戒
慎。
勇筆:您老笑了,弟子比較習慣,哈哈。您老也別操心,弟子可滑頭得緊,
有人要讓弟子解釋,弟子沒把握的問題,弟子可都是顧左右而言他。
濟佛:哈哈!賢生自以為滑頭,關鍵就在把握,賢生自以為有把握的問題,
一定沒問題嗎?
勇筆:啊!弟子倒沒想到如此深處,看來還真得小心,不然一腳踏進去,可
不是好玩的。
濟佛:好了,已來到天牢,今夜就由天牢宰輔引領賢生去遊牢,老衲找老龍
泡茶去了。(話完旋幾不見。)
勇筆:您老慢點,那有說走就走,把弟子一個人扔下不管。
宰輔:賢生不用叫了,濟佛早已到總主簿那兒泡茶了,就由吾帶引賢生參觀

勇筆:(原來老師不見之時,天牢門口已佇立一位慈眉善目,鬚髮皤白之老
者。)弟子參叩宰輔聖駕。
宰輔:賢生無須多禮,進去了。
勇筆:是。請問您老,這天牢有三大部分,是否每一單位都有一位宰輔?
宰輔:然也。
勇筆:這老師也真不夠意思,之前不是說好弟子奉敬一泡好茶,就不再記恨
,誰知道過不了一個月,就又說話不算話。
宰輔:賢生錯怪 濟師了,今夜吾帶引賢生去參訪一個實例,正好是一位大
道精進修子, 濟師不忍見其在天牢情景,所以跑開。
勇筆:原來如此。
宰輔:賢生進來吧。本室是一位修辦甚佳之修子,賢生可以好好參訪。
勇筆:是。(原來已進入天牢,七拐八彎之後,宰輔開了一間囚室門,進去
之後,只見室內僅有一位年約五旬上下之中年人,形象甚是斯文,可
見一定飽讀群冊之有修養者;另在室內就只有一張蒲團及一張小茶几
,可真簡陋。)弟子參見您這位前輩,弟子是台疆懿敕拱衡堂正鸞勇
筆,跟隨 濟公老師來此訪遊,奉旨編著成書。
牢客:不敢當勇筆如此稱呼,老朽馬齒徒長,卻身繫牢獄,枉費天恩師德,
一輩子修行,卻修到天牢來,真是慚愧。
勇筆:前輩也不用感嘆了,修行之人,多如過江之鯽,可是有幾人超脫生死
,了斷輪迴?不過弟子空言安慰,也是於事無補,是否可以請教您,
如何落得身繫天牢呢?
牢客:唉!沒想到僅為一念之差,四十年苦工盡付流水。老朽未及成年,即
有幸接觸大道福音;並且您所著作的善書,也都拜讀過。起初法喜充
滿,但在求道之後,歷經人才班之培訓後,終得受道中前輩提拔為講
師;一切都很好,老朽也很盡心修辦成全道親。及至有一位新進道親
,因為接觸後天道場,並且在道中大肆宣傳,牽引同修去參訪,老朽
一念之誤,不但嚴厲禁止,並且在講課中引用許多似是而非的理論,
撻伐其他教脈,用詞中顯然已構成毀謗的罪業。所以歸空日蒙 濟師
慈悲接引,並予訓誡,即直接來此天牢。
勇筆:您都沒經過三關九口?也沒經過地府審判?
牢客:老朽蒙 濟師慈悲開示,若未犯謗毀罪業,則直接接引三關絕對沒問
題,但有此罪業,去三關徒自受考核,不過,還要打回地府。 濟師
慈悲接引來此天牢,令老朽自省懺悔。
勇筆:弟子看前輩的靈光,已黑灰將盡全褪,應該天牢即將屆滿了。
牢客:老朽在此業已十五年,若再不能自省前非誠懺補贖,豈不愧對 上天
老母及天恩師德。
勇筆:那弟子預先為前輩恭喜,祝您早日修証圓滿。弟子不再打擾了。(就
由宰輔引領出門而來。)啊!老師您老泡茶這麼快,龍神如來不在嗎

濟佛:賢生還想見老龍嗎?改天吧,吾等也該回去了。
勇筆:是,弟子叩謝宰輔為弟子引領遊訪,先行拜別了。(師生與宰輔互別
後。)老師啊,您常常來天牢探望您那些好徒兒嗎?
濟佛:哈哈!一日為師,老衲終是捨不下這些好徒兒,得空當然會來探望。
勇筆:您老就直說好了,幹嘛一聲不響就把弟子扔下?怕弟子取笑您老感情
豐富嗎?
濟佛:老衲這老臉可真有點怕賢生那些毒舌話語,所以眼不見為淨。好了,
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
勇筆:弟子有您說得那麼缺德饒舌嗎?弟子也是感情豐富,見您老這師生會
,鐵定是熱淚盈眶。
濟佛:得了、得了…。又來了,三句話不酸人不行,再不投體,老衲走了。
勇筆:弟子這就去,恭送您老蓮駕。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三回一念之差功盡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