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五回妄行僭越繫天牢

公園加加速裙 2020-8-11 09:31 PM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五回妄行僭越繫天牢

[b]濟公活佛 降[/b]    
第五回 妄行僭越繫天牢
詩曰:稱師作祖又稱賢。僭越妄行背道偏。
天命不能私自授。須知警戒萬千年。
濟佛:哈哈!老衲來帶賢生著書去囉。賢生靈神出竅吧。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
濟佛:行了,出發。
勇筆:(隨行出堂。)老師啊!今夜往天牢去,弟子在此先向您老報准,可
不要又讓弟子自己去探訪。
濟佛:哈哈!賢生又何以認為老衲會將你放下呢?
勇筆:恭聆老師賦詩,知道今夜訪遊天牢,主角必定是一位在世自行稱師作
祖、妄稱領有天命之前輩修行人,這種模式在一貫大道中,不是層出
不窮嗎?您老又不忍見好賢徒關進天牢,一場師生會淚漣漣,鐵定又
放下弟子不管了。
濟佛:嘿嘿!賢生毒舌,好吧,就算老衲不忍見此場面,不過今夜保証不讓
賢生唱獨角戲。
勇筆:那可是您老說的,將來可是白紙黑字刊在書上。咦!不對,您老神情
詭異,莫不成有詐?
濟佛:哈哈!普天下修行之人,難道只有一貫大道之修子會自稱領天命、妄
自稱師作祖嗎?
勇筆:呃!您老這話透著玄機,是有何蹊蹺嗎?
濟佛:難道任何宗脈、任何道壇,包括賢生所屬之鸞門,就無如此情形嗎?
勇筆:是、是…。弟子知道有此情形,但今人最大詬病之事件,仍在大道中
發生。唉,「天命之謂性」,乃孔老聖人教言,誰知道被道中人拿來
作為辦道殊勝之藉口,孔老聖人一定氣壞了。
濟佛:賢生可別扯上儒家至聖,此乃自作孽,私心自用,與孔聖何關?
勇筆:是、是…。弟子知罪,孔老聖人恕諒,弟子口無遮攔,不知輕重、不
會形容措詞,但是今時修辦之人,要不稱有天命,誰來信你?你又怎
麼修辦?
濟佛:賢生說的也是,可是那是因為近期以來,修辦之人未存正信,不能腳
踏實地,一步一步的開創道之普化福音。賢生看看令尊創建之道場,
可有自稱天命?可有自己稱師作祖?再看看花蓮之上人,從一位苦行
比丘尼,一步一腳印,如今可是普濟天下,可有自稱天命?可有稱師
作祖?好了,已來到此處,賢生準備訪談吧!
勇筆:是。(原來師生針鋒相對間,已進入天牢一間稍有不同之囚室。)老
師啊!弟子先前進入此進大廂之前,約略好似見到有匾書【重業牢】
之字,這裡有不同嗎?
濟佛:當然不同,妄行稱師作祖,目的遂行私心,自稱領有天命,背道逆行
,乃屬干礙天條之大罪;若非其人尚知修辦大道有功可贖,則早已送
進阿鼻地獄,怎會來此天牢,故囚在重業牢區。
勇筆:原來如此。(此時已進入牢室,只見此室空無一物,只有正中好似有
一圓圈,隱約冒出熊熊的青焰,圈內坐著一位穿章打扮,至少是明朝
之人。)老師啊!這間牢室有那種處罰酷刑的味道喔!
濟佛:也不盡然,只是天火煉性,要磨去他那一心私用之欲而已。
勇筆:弟子依稀有熟悉感,好像和陽關也有這種煉獄。
濟佛:哈哈!賢生好記性。去吧,問問他造了什麼孽。
勇筆:您老走前面,叫弟子去送死啊!這天火弟子受不了。
濟佛:(一瞪眼。)老衲會任賢生遭火燒嗎?要被燒了,賢生也活該,誰叫
你自稱有天命,又自行稱師作祖。
勇筆:嘿嘿!老師可別冤枉人,弟子何時稱師作祖了?好吧,為了證明清白
,弟子就去碰碰天火。(說完就邁步跨進天火圈內…………果然毫髮
無損。)嘻嘻…老師啊!這證明弟子沒有妄稱天命、妄自稱師作祖。
濟佛:哈哈!賢生再胡扯吧,不言歸正傳,老衲找老龍去了。
勇筆:是、是。您不要走,弟子這就言歸正傳,請教您這位老前輩,不是近
代人吧?
牢客:是啊、是啊,老朽乃為明朝萬曆年間之人氏。請善生稍待,容老朽拜
見 濟公活佛。(說完朝濟師恭敬行三跪九叩禮)
濟佛:不用多禮,老衲受了。你還是照實回答勇筆的問話,列入寶書,勝以
向老衲朝拜一萬零八百禮。
牢客:感恩濟佛教示。
勇筆:您又是因何在此關禁四、五百年呢?
牢客:說來慚愧,老朽生前本是一位醫藥郎中,走方各處,有一日到山西境
內,有一處神壇神威顯赫,遠近馳名,時時香客不絕,就在廟口擺攤
,倒也生意興隆,時日既久,與道場人員也甚熟稔,因此漸漸成為其
中一員。後來因廟方執事病倒,老朽也因醫藥與服務頗有一股善眾支
持,因此異想天開,就向客人及善眾宣稱:本壇天命已降在我身上,
凡有病災祈禳諸事,向我來求,必有效驗。因為我懂藥材醫理,因此
倒也幫助了不少人,也獲得幾乎全面性的支持,我反成了此壇的新主
人,並且大肆宣傳天命降我身,乃係藥王如來轉世,因此眾生愈傳愈
廣。我也當成自己是藥王如來了,受盡供養,享盡富貴,甚至州府大
人都來拜我為師。想不到轉眼間,一命歸陰。地府勾魂審判,擬判入
無間地獄,差幸 地藏古佛慈悲,送來牒令,以老朽僅以自稱天命,
妄行稱師作祖,罪犯天條,但在道壇參與主持之際,不但修行大道儀
軌,並也利益眾生,著實有功,應移交天牢,故今日乃來此省懺。
勇筆:原來如此,您也算是有根器,在修行中仍有利益眾生。不過弟子好奇
,您這天火滋味如何?
牢客:……說不上來,是好幾種混合的椎心刺骨經驗,像傷口灑鹽、也像傷
口塗蜜,陣陣刺痛、萬蟻噬心,又癢又疼,但是更像萬箭穿身,卻不
刺心,要死不活,總之,老朽也無法形容。
勇筆:(吐吐舌頭。)您…這就夠了,光前面說的已讓人毛骨悚然,還有?
那就嚇死人了。您慢慢享受吧,弟子告退了。
牢客:善生慢走,罪魂恭送濟佛聖駕。
濟佛:哈哈!爾好自省懺吧,今夜參著寶書,必有助於減除刑罰。
勇筆:(師生回程中。)老師啊!一關五百年,他還有多久呢?
濟佛:至少還要有三千年,不過著書之功,以後折抵可能十年、可能百年、
可能千年、二千年不一定,那就要看賢生將本書著造得如何?普化得
如何?他們才能得多少。
勇筆:您老不要給弟子壓力,說得好像天牢座上客是否可以早日出牢,是與
弟子著書有關。
濟佛:哈哈!是否如此,賢生心知肚明,老衲不抬槓,好了,已到貴堂,賢
生靈神投體吧。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五回妄行僭越繫天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