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六回誤導眾生罪業深

公園加加速裙 2020-8-11 09:32 PM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六回誤導眾生罪業深

[b]濟公活佛 降[/b]    
第六回 誤導眾生罪業深
詩曰:誤導眾生罪業深。天牢懺悔學規箴。
啟詮清慧圓明淨。協渡三曹佈福音。
濟佛:哈哈!著書囉,賢生可以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
濟佛:走吧。
勇筆:是。(緊隨老師步出大殿。)老師啊!您現在可不多廢話了,詩中點
明去那兒,然後也不作提示,來就出門去,可真簡潔有力,由不得弟
子懷疑,您老是濟師的分身。
濟佛:哈哈!賢生可真難伺候,說多了,你嫌煩,說少了,你卻懷疑老衲了

勇筆:弟子不敢,只是有感而發,前陣子有善信以著書仙佛與正鸞著書風格
而提問,故使弟子有此存疑,您老可是分身而來?
濟佛:百餘年前,呂仙祖一句「千江有水千江月」膾炙人口,賢生認為呢?
勇筆:您老不要顧左右而言他,這一句話是分身有術之意,莫不成您老認了

濟佛:哈哈!老衲不予置評,分身就分身吧!莫不成賢生認為老衲是分身就
會大不敬?
勇筆:嘿嘿!弟子不敢,就算是分身,也等同濟佛當前,弟子敢不敬?
濟佛:那就好,今夜往天牢去,賢生可會大開眼界,今日老衲帶賢生去圖書
館逛逛。
勇筆:這一句更不像濟師的口吻,您老不要故弄玄虛,直示弟子分明,天牢
裡有圖書館嗎?
濟佛:有沒有,賢生自己看,老衲不奉陪,要不然賢生又要說老衲是分身,
找老龍去也。
勇筆:您老慢點…,怎麼說走就走,一定是分身怕拆穿。(此時已置身在一
座大殿,說是圖書館,倒也有幾分像;因為三面都有書架,擺滿了不
知名、厚薄不一的經典書冊,然後正中空曠處滿佈書桌,許多老幼不
等之人埋首書案。有個奇怪現象,就是每桌之前都有一面螢幕,說是
電腦,卻又不像,說不像,卻見有人操作,其間螢幕又會顯像。)老
師啊,救命啊!弟子收回說您是分身的不敬,您老把弟子就這麼丟棄
不管,讓弟子如何訪談?
濟佛:(聲音不知從何傳來,只聞聽其音,不見其影。)賢生想怎麼訪談,
就怎麼訪談,老衲找老龍泡茶,不會再幫你作陪了,賢生好自為之。
勇筆:(這麼小心眼,說了幾句不中聽的話就走人了,一定是又怕師生會淚
漣漣那一幕。)老師啊,弟子不會找道親訪談,弟子會挑個別宗脈的
修子,您老行行好現身吧…。(就是等不到濟佛現身。)好吧,弟子
唱獨角戲了。(就近就有一位中年人,看起來溫文儒雅,一派仙風道
骨,就請教這位吧。)您好,弟子勇筆奉旨著書,想要請您這位前輩
指教一二。
中年人:不敢,有何問題善生只管詢問。
勇筆:弟子感恩了,請問桌上這面螢幕可是電腦?
中年人:是電腦,不過在天界不稱電腦,稱顯像鏡。
勇筆:好吧,顯像鏡就顯像鏡,那您在此幹嘛?為何又是讀書又是用電腦,
莫不成您要參加考試。
中年人:非也,我還不到考試的階段,我是在找出在生所犯的錯誤。
勇筆:在生的錯誤?哦!還未請教您為何受禁在天牢。
中年人:唉!說來慚愧,我在世勉強也稱得上是一位修行有素的人,廿三歲
蒙五府王爺採乩成為乩身,為王爺效勞廿年,也著實濟世救人,兼
而精進修行。後來傳承新乩身,我就自行在外開設命理擇日館,以
此維生。但是有上門問事之人,我不免也會加予開導妥善辦理。在
此之前一切良好,只是自愧修行不佳,心性未臻圓熟,名心甚重,
因此常會在善眾上門之際,強調自身通靈有術,領有正命濟世;凡
是宗脈教爭問題,我都會以自我觀念為前提,強調善眾聽我的就沒
錯。因此常常攻訐其他宗脈的作法及教義,以使善眾對我更加向心
,長期以來,當然積造毀謗正教,誤導眾生的罪業。歸空之日,幸
蒙五府王爺力保,以此天牢禁錮,以期盡補前愆,有朝一日得証正
果。
勇筆:原來您真是老前輩,不過您的事蹟在正乩身上隨處可見,難怪這間圖
書館有這麼多人。
中年人:善生誤會了,來此是在補贖前愆,但卻不是每個人都犯相同的罪業

勇筆:多謝開示,不過您在此翻出自己的陳年舊帳有用嗎?在世的罪業既已
造成,如何補救呢?
中年人:在此找出自己的錯誤,一旦天牢期滿,可以接受考証,一旦圓滿証
果,再下世救贖自己所造業愆。
勇筆:原來如此。可怕、可怕!佛教有「一句因果之誤,落得五百世狐狸身
」;其他教脈誤導眾生,要來天牢禁錮。誠願我輩修辦之人,能夠惕
而心驚,心驚而戒慎。
濟佛:哈哈!賢生︽天牢遊記︾一旦完成,恐怕已是滿腹驚心戒慎了。走吧
,回堂去了。
勇筆:您老一聲不響就走了,一旦出現了,又給弟子一番排頭。弟子怎會滿
腹心驚及戒慎;截至目前為止,天牢之客所犯罪業,弟子還沒沾上邊
呢。
濟佛:哈哈!有則改之,無則勉之,老衲也只是說心驚及戒慎,賢生又何必
對號入座呢?
勇筆:咦!這口氣又像本尊了,您老可是剛才那位帶引弟子出遊的那位嗎?
濟佛:哈哈!賢生自己判斷吧,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
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 天牢遊記 ] 第六回誤導眾生罪業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