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特

急焦花花綿羊 2020-8-19 06:40 PM



[[i] 本帖最後由 急焦花花綿羊 於 2020-8-19 06:58 PM 編輯 [/i]]

Astro_0 2020-8-19 09:45 PM

樓主應該掀錯掣,既然開左帖,我想接落去,唔好浪費個位。

該帖所圍繞的大方向係:建基香港,立足中國,面向世界。
歡迎就香港管治問題、政治局勢、中國崛起、國際形勢、大國博奕等議題自由發表政論;
任何有建地嘅見解亦一槪接受。

期望喺漫無目的討論中找出意義。感謝支持!

[[i] 本帖最後由 Astro_0 於 2020-8-20 10:08 AM 編輯 [/i]]

Astro_0 2020-8-19 09:49 PM

[b]關於香港[/b]
香港移民第一代在中國解放後懼怕不信任中共,才移民香港;到第二代,香港回歸前後散佈著對中國的恐懼,隨香港經濟起飛,續漸出現本土身份認同,和中國有所區隔;到移民三、四代,經歷金融泡沫爆破、香港產業轉型停滯,他們很多大學畢業後就面臨就業選擇太少、階級下流化、住屋租金價格高昂等。他們覺得政府施政偏幫新移民,把不滿政府的責任歸咎於制度問題,在各方特別是網絡推波助瀾下,激化成仇視中國及政府的分離主義情緒,反修例風波只是把這深層矛盾浮面,令香港問題提昇至國際層面;中共政權意識到問題嚴重性,如果不及早解決,分離主義情緒會漫莚到內地,威脅國家安全,國安法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國安法或令政府更專注民生議題,尋求循序解決社會當前深層矛盾。

一個對香港的比喻相當貼切:
孻仔孩童及青春期在惡霸一家渡過,孻仔有吃有住,恃住惡霸縱容,漸在江湖闖出名堂;回到良家後,良家以懷柔對待孻仔,以為孻仔接受,孻仔不認良家父母,還在外面闖禍也算;這次孻仔勾結大惡霸,回過頭想搶劫良家;良家這次有備而來,趕走大惡霸,再捉住孻仔,鎖上家門,着孻仔閉門思過,再約法三章:凡外出、結交外人須問過良家,孻仔再不願意也得應承。

這個孻仔就是香港,良家是中國,惡霸和大惡霸是英美為首西方國家;國安法就是約法三章,斷了香港引外力干預之妄想,修心養性。

香港在回歸前處於孩童及青春期,回歸後是被縱壞了而步入成年:孩童少年時期一時無兩;同時,由於長時間被縱容,沒有得到適當教導和磨練,有成人之名而無成人之實,經常闖禍,無羞恥之心。

香港應從中學會自力更生、負責任,由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種種,看出香港的不成熟;學會汲取教訓及改變,是任何一個成熟經濟體必經之路。

香港不是新加坡,兩者成長路大不同:新加坡年幼時已被大馬踢出家門,早早自立門戶,自力更生;亦不是台灣,後者已學壞。或可以直布羅陀為鑑,這個比香港更早被英國殖民,隨英國脫歐,國勢漸弱,西班牙可借機收回,過程可能會以中國收回香港為參考,值得港人深思。

[[i] 本帖最後由 Astro_0 於 2020-8-20 12:05 PM 編輯 [/i]]

Astro_0 2020-8-20 10:43 AM

[b]白人和黃種人土地資源數據比較:(2019年)[/b]

[u][b]白人[/b][/u]
面積:     5819.2萬平方公里
人口:     12.3億
密度:     21人/ 平方公里
人均面積:  47256 平方米/ 0.047平方公里

[b][u]黃種人[/u][/b]
面積:     1388.6萬平方公里
人口:     19.2億
密度:     138人/平方公里
人均面積:  7238平方米/ 0.0072平方公里

[b]分析:[/b]
白人享有的土地面積是黃種人的4倍,人口卻少三分一,人口密度及人均面積白人分別是黃種人6分1及6倍以上。
包括中國人在內的黃種人資源上相對歐美為首的白種人處於競爭劣勢,先天上決定了東亞及歐美澳加政治格局上之分野。亞洲人特別係中國人,如果想打破白種人近幾個世紀以來在世界政經文化上的壟斷,必先改變自身懦弱怕事、安份保守的草食民族天性,亦要提防國家發展被外力干擾,在原有前人辛苦建立的基礎上,確立亞洲價值,改變先天捱打嘅劣勢局面。

[[i] 本帖最後由 Astro_0 於 2020-8-20 01:33 PM 編輯 [/i]]

Astro_0 2020-8-20 12:03 PM

香港,現時是一個殘局,需要一位政治強人+殘局高手+中央低度干預,才可走出困局。

香港需要加大力度推動本土經濟和創新產業、激活本土經濟,才可避免經濟空洞化。除了維持中港融合,亦要控制福利支出增長。今香港已立國安法,有望打破政府一直被泛民捱打局面,中美關係惡化,香港成大國博奕籌碼,香港應趁機減低經濟上對外國的依賴,並加大與內地連繫。

至於怎樣應對轉型發展中必然遇到的反對,這就需要政府的強勢執行了;香港需要一個強勢政府,有賴社會的支持,頂住反對壓力推行利港政策。再強的女人也有婦人之仁,從林鄭月娥處理反修例事件,在鏡頭前落淚及其軟弱表現;很明顯,她只是看守政府角色,絕不是政治強人。

側面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在港實施的最大困難,在於港人這個弱勢人種難以駕馭香港之複雜性。
香港回歸廿多年,政府長期弱勢,反映本港政治人才凋零,這並不是一堂政治補習課所能彌補的…

[[i] 本帖最後由 Astro_0 於 2020-8-20 08:18 PM 編輯 [/i]]

Astro_0 2020-8-20 01:16 PM

[font=新細明體][/font][b]中西方意識型態之差異:[/b]
[font=新細明體][/font]西方: 西面、彪悍高大、狩獵遊牧、地大人稀、弱肉強食、吃肉。
[font=新細明體][/font]中國:東方、亞裔、社會主義、專制、大陸法系、吃糧。

[b]普遍人性、中國大小傳統和香港文化特質  ----- 余創豪[/b]
[url=http://www.creative-wisdom.com/education/essays/on_special/HK_culture.html]http://www.creative-wisdom.com/education/essays/on_special/HK_culture.html[/url]

[b]總結 [/b]
香港人的文化現象,可以分開三個結集來看,第一個大集是發達商 業社會之下的普遍人性,第二是中國文化傳統,第三是香港的特有文化。文化是一個複雜而動態的現象,這篇文章當然不能涉及所有香港人的文 化,我也不期望自己小小的建議,可以對改善香港文化弊病有重大幫助。在這裡 我只是希望提供一個分析架構,也許這三集兩層次的架構,可以破除一些人對香 港人的誤解,例如香港的享樂主義,是普遍人性的問題;香港人缺乏公民意識, 是中國小傳統使然;香港流行文化雖然庸俗,但是比起從前完全倒向西方,這已 經是邁進了一大步;香港精英文化雖然不發達,但是香港人仍然有潛質,只要環 境配合,香港高級文化一定可以大放異彩。

1998年4月

[[i] 本帖最後由 Astro_0 於 2020-8-26 11:20 AM 編輯 [/i]]

Astro_0 2020-8-25 01:39 PM

良好管治先決條件是政府和民間有良好溝通,政策經過磨合而得到完善,民眾繼而擁戴政府;香港社會不穩定其一主因是缺乏真誠溝通,變成誤會,繼而衝突。側面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在港實施的最大困難,在於港人這個弱勢人種難以駕馭香港之複雜性,其管治失效正好成為各國政府管治必學的反面教材。
官方、建制和內地有充分溝通,甚至過分溝通,民間特別非建制和政府之間溝通卻乏善足陳,和內地如是;特區政府無心亦無力和社會特別是青年一代就他們關心議題作有效討論,並堅持已見,在同溫層圍爐取暖;這就不難解釋為何很多原意是好的政策和事物來到香港就胎死腹中或變質、政府做任何事、以至在香港的任何事都和外面比下去、社會特別係青年如此仇視國家體制,人心向背了!這樣下去香港只會步向失敗社會一途。

[[i] 本帖最後由 Astro_0 於 2020-8-26 11:16 AM 編輯 [/i]]

Astro_0 2020-8-26 09:22 AM

我們的價值觀、人生觀和世界觀等三觀的建基於媒體(新聞、網絡、教育、文化、家庭),後來我們發覺這種大眾主流的價值觀放眼世界,是不正常、扭曲和不合乎邏輯的:例如「民主是普世價值」、「自由就像呼吸般重要」、「人權大於主權」等;然後就知道這些媒體有問題,我們當中很多人相信了媒體的意見和立場,變成它們一份子,走到政府體制的對立面,這就是香港的複雜性。
當下政治社會局面係多重失誤而沒有及時補救造成的結果,基本上難以挽回;可以做就是等待所有問題到臨界點爆發,然後重新洗牌,待一切回到基本再收拾殘局,國安法只係暫時將引爆的時機延遲一點而已…

[[i] 本帖最後由 Astro_0 於 2020-8-26 11:23 AM 編輯 [/i]]

Astro_0 2020-9-8 02:24 PM

世界:三權分立
中國:一黨主導
台灣:四權分立
香港:第四權主導

香港既不是三權分立,也不是行政主導,而是第四權主導,即傳媒主導:由主流傳媒 / 網媒炒作新聞,經網上社交平台落戶民間討論,當議題發酵至一定程度,再交由政府行政立法司法機關處理,並落實成對應政策。
香港特首應由最能代表香港的人物擔任,「我即香港,香港即我」是大原則,由有「港性」的人擔任特首好處是能從香港最切身利益出發治港。合理與否由閣下自行判斷。

Astro_0 2020-9-23 09:33 PM

為政者改革定必大刀寬斧,如換湯不換藥必難以成功,令我想到羅白炆腩。

料己俱備,己熬了一陣,想必入味;然而覺得加冰糖會更好,於是加入大袋冰糖,結果湯底過甜,再加鹽加水補救也無補於事, 無奈地倒去大半煲湯;再另加酒加鼓油加鹽,湯已回復正常,唯已不及之前有味。

今日香港有如此煲湯, 市民被過分灌輸公民意識,不信任政府,致政府難以施政,更甚危害社會穩定。湯料是政商文化等上層建築,湯就是香港市民,冰糖是指公民意識。本來市民公民意識之提高有利香港發展公民社會,唯今市民之公民意識過高危及政府甚至香港穩定,再多再好的施政也難改當下危機。可以做的就是不斷加水,即增加人口,或倒去半煲湯,即把原有人口換掉,可是之後香港已再無前進動力,即湯味已減。

假如當初不落過多冰糖,湯味便恰到好處;香港如今已是亡羊補牢,今出國安法;雖已作出補救,但為時已晚,元氣大傷,將來難再有作為,實可惜矣。

Astro_0 2020-9-24 02:57 PM

事情發展正從量變走到質變。
香港成為美國一個州,就會發生巨變了。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