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我的「不慧」是後天造成的...宋寧宗的自白

yin848 2020-8-23 20:52

我的曾祖父重整半壁江山,我的祖父立志北伐,我的爸爸常常借酒澆愁,我的媽媽是土匪的女兒。
我媽媽總是帶著我去吵架,跟曾祖父母吵,跟祖父母吵,跟爸爸吵,弄得全家上下都很不愉快,連帶著他們看我的眼神特別嚴厲。

有一次,媽媽帶我去跟祖父母吵架,祖父氣到要廢掉媽媽的后位;還有一次爸爸酒喝多了,急性酒精中毒,祖父慌慌張張趕來探望,然後當場大發雷霆,揚言要是爸爸有個三長兩短就要殺她全家。

雖然祖父不是很喜歡爸爸,但是對爸爸依舊很關心;然而孟子說:「父子之間不責善。責善則離,離則不祥莫大焉。」祖父太過心切而忘掉了這件事...畢竟他指望爸爸完成他未竟的北伐大業啊!結果卻換來三宮失和,爸爸再也不去探望退位的祖父,這讓翁翁很難過。

終於,翁翁病倒了。爸爸還是不願意去探望他,朝中原本分成支持爸爸和支持道學互相傾軋的兩派人馬,如今聯合起來勸告爸爸去探望祖父,但都被媽媽攔住...我實在很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但我又不敢開口。

終於父親願意妥協,讓我去探望翁翁。見到躺在病榻上,滿臉疲憊與憔悴的祖父,他只是流著眼淚,抱著我憐愛的撫摸我的頭,一句話都沒說。
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祖父。沒過幾天翁翁就駕崩了。

爸爸卻不願意出來主持翁翁的喪禮,這讓大臣們驚恐萬分,大部分的臣子都逃走了,連首相留正都跑了,我的堂叔趙汝愚向曾祖母表明要爸爸禪位給我的計畫,儘管我一再拒絕,認為這是不孝,但在曾祖母、堂叔和表舅韓侂冑的堅持下還是完成喪禮和繼位儀式,當我去見爸爸的時候,我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看他一眼。

沒過多久,傳來爸爸毆打媽媽的消息,接著媽媽就去世了,死後因生前人緣太差,屍體被丟在庭院中讓烈日曝曬,下葬沒多久墳墓又遭雷擊...爸爸因為精神病加上長期酗酒,也隨後而去。

我的兩個堂叔趙汝愚、趙彥逾,與我的表舅韓侂冑起爭執,結果表舅把趙汝愚趕出去,死在貶謫途中;我的老師朱熹是道學家,對我過分嚴厲,於是也被趕出去,連帶道學也遭到禁止。

表舅成為最大的得利者,可是他開始干涉我的婚姻,理由是他認為曹美人比較柔順。我堅持要立楊美人當正室,這也是我這生中唯一一次自己下的決定。
表舅打算完成祖父未竟事業─北伐中原,葉適和堂叔趙師擇都勸他不要打,因為國力不足以承擔戰爭。果然第二年就打輸了,金人提出的議和條件是賠款、增歲幣、約為伯姪,還要表舅的腦袋。

皇后向我提起這件事。儘管他犯了很多錯,但韓侂冑仍是我的親戚啊!但是我實在說不出口,所以我默不作聲,希望他們明白我的反對之意。
過了幾天,宰相史彌遠、錢象祖傳來消息,他們擅自把表舅殺了。

一時之間,我無言以對。我本來就是不善言詞的人,每次金使來朝見、拜會,我都偷偷派宦官去應對...但這不代表我的感覺是可以被忽略的...幸好我的養子有察覺到這一點,這讓我很欣慰,只是我希望他不要公開宣揚討厭史彌遠,這對他很危險。

我只希望我過世後,他能夠平平安安即位,穩定這遭受兩次戰火洗禮的國家。
-----------------------------------------------
參考資料:
《宋史》卷36,〈光宗紀〉
《宋史》卷37,〈寧宗紀〉
《建炎以來繫年要錄》、《朝野雜記》
《齊東野語》
《鶴林玉露》

天驌久策1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的「不慧」是後天造成的...宋寧宗的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