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郎朗彈Goldberg Variations,大家點睇?

dugganhk 2020-8-26 11:58 PM

郎朗彈Goldberg Variations,大家點睇?

9月4日出碟,仲有兩個版本!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5hk75OgWDg]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5hk75OgWDg[/url]

MoonRackers 2020-8-27 09:12 AM

唔使睇!無興趣!

听风饮雨 2020-8-27 02:38 PM

世界藝術家

sallyrichter 2020-8-27 03:50 PM

[size=5][color=#0000ff][b]禾最鐘意聽朱姨姨彈哥德堡[/b][/color][/size]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w4ZW6AYxeI]=>[/url]

Morriconey 2020-8-27 04:44 PM

冇追開佢,亦冇買過佢嘅錄音,但今次會入返一套4CD deluxe。

MoonRackers 2020-8-27 04:57 PM

[quote]原帖由 [i]Morriconey[/i] 於 2020-8-27 04:44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3980951&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冇追開佢,亦冇買過佢嘅錄音,但今次會入返一套4CD deluxe。 [/quote]
買過佢柴一及蕭邦鋼協共兩隻唱片,好有個人風格,完全聽唔出佢演繹作曲家透過作品,給聽者的訊息!

自己真係唔識欣賞,佢嘅演繹手法呢?

[[i] 本帖最後由 MoonRackers 於 2020-8-27 05:03 PM 編輯 [/i]]

Nardo-Brown 2020-8-27 06:37 PM

*** 該帖被屏蔽 ***

dugganhk 2020-8-28 12:25 AM

我覺得有d音樂家是忠於原著,有d是大於作曲家
而朗郎就是後者

sallyrichter 2020-8-28 08:38 AM

音樂之 (祖) 父 ?

MoonRackers 2020-8-28 09:37 AM

[quote]原帖由 [i]dugganhk[/i] 於 2020-8-28 12:25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4002155&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我覺得有d音樂家是忠於原著,有d是大於作曲家
而朗郎就是後者 [/quote]
以後者的演奏方式來説,覺得佢彈鋼琴好叻、好快、好似趕住收工咁啫!

一副不錯的鋼琴機器?

斯人的黃昏 2020-8-28 11:23 PM

[quote]原帖由 [i]MoonRackers[/i] 於 2020-8-28 09:37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4011205&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以後者的演奏方式來説,覺得佢彈鋼琴好叻、好快、好似趕住收工咁啫!

一副不錯的鋼琴機器? [/quote]
快, 勁 - 是他的風格, 好容易吸世人眼睛.
不過用同一調子彈奏每一曲, 得佢一位做到, 是創造性麼 ?

dugganhk 2020-8-29 12:57 AM

[quote]原帖由 [i]MoonRackers[/i] 於 2020-8-28 09:37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4011205&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以後者的演奏方式來説,覺得佢彈鋼琴好叻、好快、好似趕住收工咁啫!

一副不錯的鋼琴機器? [/quote]

他有時會彈得快,但不是成日都得個快字

好似上面MV中彈的aria,比朱曉玫的更慢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qrhGsB80Mk]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qrhGsB80Mk[/url]

sallyrichter 2020-8-29 12:30 PM

[size=4][color=#0000ff][b]朱曉玫和郎朗都曾到萊比鍚聖多馬教堂巴赫墓前獻花, 肯定深受大師祝福![/b][/color][/size]

郎朗表示,這首作品充滿純粹的美,多年來始終放在心裡不敢碰,但徹底理解之後,「我可以說我開竅了」。
郎朗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他一向勇於接受挑戰,「郭德堡變奏曲」可以說是鍵盤樂器曲目裡最出色、最有創造力,也是面向最多的一首,「它能讓演出者盡情發揮,也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郎朗選擇錄製巴赫「郭德堡變奏曲」錄音,也的確讓樂迷眼睛一亮,看見郎朗挑戰古樂的企圖心。郎朗說,他早就想錄音,但怕不正統,「這不像浪漫派作品可以憑感覺,我一直在醞釀。」
郎朗過去找鋼琴家來討論這首作品,但總不到位,「這兩年我與德國古鋼琴與大鍵琴演奏名家史戴爾([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dreas_Staier]Andreas Staier[/url])學習,感受到古樂的奧妙,每次到他家,我好像到了另一個時空。」
[url=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804776]伸延閲讀 =>[/url]
[color=#ff0000]*****[/color]
[size=4][color=#0000ff][b]網評[/b][/color][/size]
◆◆繁星major:朱曉玫彈了三十多年的巴赫,一個不願寫自傳,說被老子哲學引導的,低調而有實力的鋼琴家。為了尋求音樂,她獨自去美國,邊打工,邊學音樂。後來去了法國,今年6月,朱曉玫在萊比錫湯瑪斯教堂巴赫的墓前演奏了《哥德堡變奏曲》,她是全世界第一個獲得這個機會的鋼琴家。
2014年11月7日
◆◆我是風櫃來的人:“老子很推崇 ‘水’, 巴赫的音樂就像流水。它不是強烈的,競爭性的,但它有巨大的力量,能使人安靜,找到平衡,從中找到一種樂——這不是激動,而是一種安靜的快樂。”她說,“這個就是老子所謂的 ‘不去爭’。安靜的東西不代表弱,相反它是最有力的。”——朱曉玫
2014年11月7日
◆◆奇琳4007:音樂作品和寫作一樣。文章寫出來就和作者沒關係了,怎麼看在於讀者。不同的是,音樂做出來之後就和作者沒關係了,演奏者自有感悟,演奏出來之後又和演奏者沒關係了,聽眾自有感觸。音樂的傳遞比文章更複雜。何必總是糾結于朱曉玫演奏是否符合巴赫原著呢?
2018年1月17日
◆◆Egghost:朱氏的版本值得認真聆聽。當然可以假設,如果朱不是中國背景,可能就不會這麼備受青睞。不過我覺得,她值得關注的理由至少包括她努力突破自身處境的方式——類似的例子還包括屠呦呦、陳景潤以及在特殊時代不甘命運擺佈的所有個體。這些難以想像的掙扎與磨礪,正是音樂和人性的本質。
2019年9月1日
◆◆Basichans:巴赫的哥德堡名版太多了。大部分演奏大師都已故去。現在還活躍的大師可能只剩希夫。但他現在演繹的巴赫不如他早年錄音富有靈氣。他的ECM貝多芬倒是很大突破,聽了非常過癮。國人把朱曉玫捧上天可以理解,尤其是放大鏡只看到優點。我覺得圖雷克1988VAI版本和古爾德早期版本才是最佳。
2019年1月5日
◆◆PignowSAMA:“她甚至開玩笑,應該在藥店裡賣巴赫的CD,比什麼'百憂解'都好用。巴赫帶給人的是平和。”——摘自《讀者》介紹朱曉玫
3月27日 22:05
◆◆Basichans:[color=#ff0000]郎朗年輕時拜名師可謂死纏爛打,一個老黑教他炫技,巴倫教他貝多芬,進步神速。但他讀的書少,音樂深度靠反復模仿前輩,現在應酬多,水準和幾年前相比退步了。[/color]
6月17日 19:14
◆◆Sparklehorse:冒昧的問一下 國人把朱曉玫捧上天!嗯那朗朗您怎麼看待的 朗朗知名度比朱高不少吧
◆◆一生萬般自在:我從來都覺得我彈巴赫不好,巴赫需要時間,巴赫需要心境,不到20歲的我真的需要河流來蕩滌(在德語中,巴赫是河流溪流的意思)
[color=#ff0000][/color]

[[i] 本帖最後由 sallyrichter 於 2020-8-29 04:53 PM 編輯 [/i]]

MoonRackers 2020-8-29 12:31 PM

[quote]原帖由 [i]dugganhk[/i] 於 2020-8-29 12:57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4053142&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他有時會彈得快,但不是成日都得個快字

好似上面MV中彈的aria,比朱曉玫的更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qrhGsB80Mk [/quote]
睇咗!彈得喺慢咗!有點兒覺得,聽起來,首曲已經好似慢到支離破碎咁!驟耳聽,差啲認唔出原作品添呢?

演繹巴赫啲音樂,話易又得、話難又得;一首樂曲,給不同人演奏,可以差天同地!佢嘅音樂,難就難在;聽不同演奏者的演繹,一係喜歡、一係唔喜歡,很少見到有兩者之間的一群呢!

MoonRackers 2020-8-29 12:44 PM

[quote]原帖由 [i]斯人的黃昏[/i] 於 2020-8-28 11:23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4050174&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快, 勁 - 是他的風格, 好容易吸世人眼睛.
不過用同一調子彈奏每一曲, 得佢一位做到, 是創造性麼 ? [/quote]
多謝資深會員的回應!

樓主提到,他今次真的彈得慢了!前輩你一定知道,彈得慢咗,更要演奏者對該曲的結構、背景、和意境文化等等的理解!如果袛得一個慢字,無深入的理解,真係好容易穿崩、或甚至支離破碎的呢?

Helene Grimaud將Mozart鋼協23的第二樂章,用比傳統較慢的手法演繹,神來之筆,竟然又可以去到另一意境!近年,有一些演奏家都仿效呢個演奏速度!

MoonRackers 2020-8-29 12:48 PM

[quote]原帖由 [i]sallyrichter[/i] 於 2020-8-29 12:30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4068892&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朱曉玫和郎朗都曾到萊比鍚聖多馬教堂巴赫墓前獻花, 肯定深受大師祝福!

郎朗表示,這首作品充滿純粹的美,多年來始終放在心裡不敢碰,但徹底理解之後,「我可以說我開竅了」。
郎朗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他一向勇於接受挑戰,「郭德堡變奏曲」可以說是鍵盤樂器曲目裡最出色、最有創造力,也是面向最多的一首,「它能讓演出者盡情發揮,也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郎朗選擇錄製巴赫「郭德堡變奏曲」錄音,也的確讓 ... [/quote]
多謝資深會員的資料和介紹!

斯人的黃昏 2020-11-11 10:46 PM

[quote]原帖由 [i]MoonRackers[/i] 於 2020-8-29 12:44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4069704&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多謝資深會員的回應!

樓主提到,他今次真的彈得慢了!前輩你一定知道,彈得慢咗,更要演奏者對該曲的結構、背景、和意境文化等等的理解!如果袛得一個慢字,無深入的理解,真係好容易穿崩、或甚至支離破碎的呢?

Helene Grimaud將Mozart鋼協23的第二樂章,用比傳統較慢的手法演繹,神來之筆,竟然又可以去到另一意境!近年,有一些演奏家都仿效呢個演奏速度! [/quote]
其實快, 都未必是好, 太快會好易錯過小節, 混水摸魚般過關.慢又如師兄所言, 易支離破碎, 沉醉自我空間.但當然有錄音的大師又不會輕易踏中此些錯誤訊息.只不過像Lang Lang過往是以外在的誇技旋律派, 轉而一蹬而成內在成熟穩重派, 有點難令人理解或信服, 因見他的錄音很多也只是在數位作曲家, 如Chopin, Rach, Beethoven, Tchaikovsky, Mend, Prof, Bartok, Mozart, Schumann, Haydn, Schubert or Liszt著名曲目著墨, 但並不深入.
不知道選曲錄音是他或唱片公司的主意呢 ?
反而希望他錄餘下的協奏曲, Bach太內歛反而不合他外在的多變的色彩.

MoonRackers 2020-11-12 12:32 PM

[quote]原帖由 [i]斯人的黃昏[/i] 於 2020-11-11 10:46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7545346&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其實快, 都未必是好, 太快會好易錯過小節, 混水摸魚般過關.慢又如師兄所言, 易支離破碎, 沉醉自我空間.但當然有錄音的大師又不會輕易踏中此些錯誤訊息.只不過像Lang Lang過往是以外在的誇技旋律派, 轉而一蹬而成內在成熟穩重派, 有點難令人理解或信服, 因見他的錄音很多也只是在數位作曲家, 如Chopin, Rach, Beethoven, Tchaikovsky, Mend, Pro ... [/quote]
多謝資深會員的詳細而中肯的分析!

禾估大部份喜歡聽古典音樂的愛好者,都是喜歡聽到演奏者,從演奏中去演繹和滲透作曲家作品的內心世界,並在音樂廳裏或錄音中呈現給聆聽者去欣賞!

禾不時都抱有這個觀念:一曲演奏完畢觀眾的掌聲,起碼其中的一半是向作曲家的致意,演奏者是應得到餘下的掌聲!

這是禾時常向初學者樂迷交流時說,讓他們理解和不被演奏者一時的鋒頭或風采,在演奏廳內蓋過了作曲家創作該樂曲作品的貢獻!始終,一首傳世的偉大音樂作品,作曲家的功勞,是不可抹剎的!

言歸正傳,禾不是刻意去認為標題裏的演奏者有任何不足之處,況且個人祗是音樂愛好者而已!惟在很多的時候,個人覺得,該演奏者一曲完結後,係不知不覺令禾有上述的一些感覺而已啫!

在另一角度去看,如果純粹抱著去一聽一聽他的演奏方式、並且別無滲入其他的想法去聆聽,實在又是無傷大雅的呢!

多謝師兄收看!

symphonicdance 2020-11-12 02:09 PM

[quote]原帖由 [i]斯人的黃昏[/i] 於 11-11-2020 22:46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7545346&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其實快, 都未必是好, 太快會好易錯過小節, 混水摸魚般過關.慢又如師兄所言, 易支離破碎, 沉醉自我空間.但當然有錄音的大師又不會輕易踏中此些錯誤訊息.只不過像Lang Lang過往是以外在的誇技旋律派, 轉而一蹬而成內在成熟穩重派, 有點難令人理解或信服, 因見他的錄音很多也只是在數位作曲家, 如Chopin, Rach, Beethoven, Tchaikovsky, Mend, Pro ... [/quote]
In a masterclass, Daniel Barenboim talked about tempo, and said something like that :-
"Too fast, details will be lost.  Too slow, tension will be lost."

Strike the balance 是好考牌的。

sallyrichter 2020-11-13 10:28 AM

[quote]原帖由 [i]MoonRackers[/i] 於 2020-11-12 12:32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7563867&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多謝資深會員的詳細而中肯的分析!

禾估大部份喜歡聽古典音樂的愛好者,都是喜歡聽到演奏者,從演奏中去演繹和滲透作曲家作品的內心世界,並在音樂廳裏或錄音中呈現給聆聽者去欣賞!

禾不時都抱有這個觀念:一曲演奏完畢觀眾的掌聲,起碼其中的一半是向作曲家的致意,演奏者是應得到餘下的掌聲!

這是禾時常向初學者樂迷交流時說,讓他們理解和不被演奏者一時的鋒頭或風采,在演奏廳內蓋過了作曲家創作該樂曲作品的貢獻 ... [/quote]
Couldn't agree more….
禾不時都抱有這個觀念:一曲演奏完畢觀眾的掌聲,起碼其中的一半是向作曲家的致意,演奏者是應得到餘下的掌聲!至於二者之比重, 就要看觀眾是衝着作曲家/特定作品, 或是演奏者而來。禾屬前者。

[[i] 本帖最後由 sallyrichter 於 2020-11-13 05:34 PM 編輯 [/i]]

vicky-chan 2020-11-13 10:31 AM

[table][tr][td]

以下轉貼澳門日報,澳門樂評家曲揚先生的評論




樂飛曲揚
10月15日 10:23  ·
郎朗變奏郭德堡                    曲揚
    郎朗的最新唱片是錄於今年三月的《郭德堡變奏曲》,他的演奏用了91.5分鐘,耗時之長在眾多版本中數一數二。雖然很多樂段快如狂風掃落葉,如第5、26變奏,但他彈足所有重覆樂句,而且慢段落是特別的慢,如第25變奏用了超過10分鐘,慢得讓世界停頓。
    郎朗不放過任何玩裝飾奏的機會,而且玩法不拘一格,花款多多又不落俗套,可能有人認為過於花巧,有失端莊,但此舉令你聽畢全曲也不覺沉悶。除了眼花繚亂的裝飾音,其他演繹新意諸如靈敏輕巧的短促跳音,落點別樹一幟且特強的重音,亦讓人眼前一亮,儘管在某些樂段的運用,有違巴羅克樂風,亦稍為犧牲了樂句的流暢度及整體結構的嚴謹性。
    首、尾那段主題彈得頗沉溺,巴赫的音符,似乎從未經歷此般浪漫,如何在表現作品固有典雅端麗氣質之間取捨,屬見仁見智。但毫無疑問,我們都感到鋼琴家十分喜愛這套作品,他充份享受自己悉心推敲的音符,並期待與你共同沉醉其中。[/td][/tr][/table]

MoonRackers 2020-11-13 10:45 AM

[quote]原帖由 [i]sallyrichter[/i] 於 2020-11-13 10:28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7601407&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Cannot agree more….
禾不時都抱有這個觀念:一曲演奏完畢觀眾的掌聲,起碼其中主要是向作曲家的致意,演奏者巳得到他應有的勞務報酬!
飲水思源也。 [/quote]
多謝資深會員的回應!此版區的討論,真是不乏有真知灼見的討論!

sallyrichter 2020-11-13 10:46 AM

[quote]原帖由 [i]斯人的黃昏[/i] 於 2020-11-11 10:46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7545346&ptid=29346002][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其實快, 都未必是好, 太快會好易錯過小節, 混水摸魚般過關.慢又如師兄所言, 易支離破碎, 沉醉自我空間.但當然有錄音的大師又不會輕易踏中此些錯誤訊息.只不過像Lang Lang過往是以外在的誇技旋律派, 轉而一蹬而成內在成熟穩重派, 有點難令人理解或信服, 因見他的錄音很多也只是在數位作曲家, 如Chopin, Rach, Beethoven, Tchaikovsky, Mend, Pro ... [/quote]
估計是唱片公司的主意, 包括那位臨時為他惡補的鍵琴專家 Andreas Staier, 一切純粹商業決定。
如果他能錄多些 Bach 的作品, 然後學 Mitsuko Uchida 召開大師班, 向外界宣示他的心得, 便更有說服力!
[b]Mitsuko Uchida Masterclass –
Comparing Beethoven N.4 in G Major and Mozart's K.503[/b]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mBzp5_yR18]=>[/url]

[[i] 本帖最後由 sallyrichter 於 2020-11-13 10:42 PM 編輯 [/i]]

听风饮雨 2020-11-13 11:53 AM

有深度的音樂

symphonicdance 2020-11-13 09:24 PM

我認為他或許可灌錄另一巴哈的專輯 (e.g. Italian Concerto + One of the Suites /Partitas + Selected Preludes & Fugues from WTC + Transcribed Works) 去證明他的巴哈是真喺 "掂" 的 :smile_34: 。當然也可能導至反向的 :smile_35: 。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郎朗彈Goldberg Variations,大家點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