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從和稀泥民調看“立法會延任”表像之爭背後的利益算計

帶吳鉤 2020-9-29 04:10 PM

從和稀泥民調看“立法會延任”表像之爭背後的利益算計

9月29[font=PMingLiU]日,民主黨協同香港民意研究所公佈所謂[/font]“民主派是否延任立法會”的民調。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記者會上表示,民調顯示去或留的比例都不過半,基於政治判斷決定留任。
[font=PMingLiU]  現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是經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通過,符合憲製程式。現屆議員原班人馬延任填補[/font]“真空期”,一方面可以避開疫情傳播風險,有助於高效處理涉及民生的多項積壓議案,有助於進一步服務市民。早在18[font=PMingLiU]日,香港研究協會公佈延任隨機調查,結果顯示近六成市民支援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尊重全國人大延任立法會的決定是利民之舉本無可非議,但反對派各方勢力堅持[/font]“喋喋不休”,跟他們背後的利益算計不無關係。
  香港民意研究所結果顯示,受訪者共47.1個百分點,反對留任或支持辭職的為45.8[font=PMingLiU]個百分點。不得不說,香港民研[/font]“按需民調”的這份結果很講究,支持延任的聲音略占上風,但都不過半,既取悅了僱主民主黨,又沒有過多得罪攬炒派,簡單說就是一份“和稀泥”的民調。而在早前,香港民意研究所另一份“民調”結果則完全相反,高調指出民意大幅度領先,支持民主派現任議員辭任立法會,民主黨和公民黨就曾第一時間對香港民意研究所提出質疑。這兩份結果大相徑庭的“民調”,赤裸裸的顯示香港民意研究炮製假民調操縱民意的整個過程。所謂“民意”只是香港民意研究所謀利的工具,其調查結果的公信力就是笑話,當中存在的貓膩,民主派內部心照不宣!
[font=PMingLiU]  再看民主派內部,傳統反對派和激進抗爭派已經爭執的齜牙咧嘴,怒目相向,這些口舌之爭背後同樣處處充滿利益之爭。激進抗爭派指責傳統反對派偷竊[/font]“抗爭”成果,要求傳統反對派尊重“民意”,根據前期“初選”結果,共用議員薪資、議員權力。已經徹底表明辭任態度的朱凱迪甚至夥同劉穎匡,鼓吹“議會聯合陣線”建立民間影子“議會”正是基於上述考慮。這些顯然徹底侵犯傳統反對派的利益底線。此次,民主黨協同香港民意研究所公佈所謂“民主派是否延任立法會”的民調,正是用所謂“民意”對抗激進抗爭派,堵住“黃營”內部悠悠之口,也是為了利益絞盡腦汁做出的回擊。無論是傳統反對派還是激進抗爭派,表面上看親密的處於沆瀣一氣亂港的同一戰線,實際上是各懷鬼胎。
[font=PMingLiU]  這份和稀泥民調已經充分暴露民主派在[/font]“立法會延任”表像之爭背後的利益算計,其實這也能從他們在香港政治良性發展方面的凡事不妥協和自我為中心的非理性中找到答案。所以香港紓解民困、穩定發展面臨的最大障礙就是民主派,是他們固步自封、利益為先的民粹思想在作怪。就像現屆立法會議員延任這件事,積極處理停滯的議案,利用延任機會為市民謀福祉理應是他們該追求的政治方向,而不是為了利益需要空談政治倫理。

michael 2020-9-29 06:07 PM

飯氓之名唔L係浪得虛名㗎, 吃飯的流氓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從和稀泥民調看“立法會延任”表像之爭背後的利益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