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英雄聯盟故事整理:弗雷爾卓德(下) — 戰爭、守望者和半神回歸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5 PM

[b][u][size=4]動盪時代之前[/size][/u][/b]
回到離守望者事件已經是幾千年前的現在,沒有半神的弗雷爾卓德並沒有變得美好。兩姊妹驟逝令弗雷爾卓德的部落群龍無首,而麗珊卓又因為要時刻觀察守望者而無力統一弗雷爾卓德,越來越寒冷的天氣導致的資源匱乏和權力鬥爭令弗雷爾卓德,尤其是最寒冷的北方長期處於戰火不斷的狀態。

弗雷爾卓德現在四分五裂,而麗珊卓可以做的就是把自己塑造成現實存在的神祗 — 要讓一直都有崇拜神明的弗雷爾卓德人相信並不是難事,收歸信仰自己的人,特別是寒霜之裔為麾下,並教導寒冰護衛魔法,以治療和戰鬥魔法幫助想得到協助的部落,同時儘量篡改和掩蓋有關半神的傳說,減低有人喚醒半神的機會。當然,寒冰護衛最重要的任務是聽從麗珊卓的一切命令,阻止守望者的歸來 — 縱使他們大多對守望者只是一知半解。不顧一切執行麗珊卓命令的寒冰護衛顯得變幻無常和冷酷無情,是不太受其他部落歡迎的一群,不過傑出的能力和弱肉強食的信條令部落有一兩個寒冰祭司成為不太罕見的事。

縱使寒冰護衛盡力掩蓋遠古的傳說,還是有些有關半神的傳說在弗雷爾卓德人的口中代代相傳,而且改變不了弗雷爾卓德人崇拜神靈的習俗。 不少原本崇拜神靈的弗雷爾卓德部落因為寒冰護衛禁止崇拜麗珊卓以外的「神靈」而和寒冰護衛反面,拒絕和寒冰護衛接觸。

另外弗雷爾卓德有一群人天生與動物生靈有精神的連繫,他們可以變成動物,與動物溝通,被稱為神靈行者。他們散落在不同的部落,用能力換取生活和訓練。他們所擁有的精神魔法力量和與動物神靈的關係自然成為麗珊卓的眼中釘。不過,即使麗珊卓曾下令屠殺有使用精神魔法跡象的人,還是有一定數量的神靈行者在弗雷爾卓德各個部落效力,或過著流浪的生活。

而令人聞風喪膽的巨熊族不知何故與麗珊卓簽訂契約 — 只要沒人擅闖他們的地盤,他們就不會破壞其他地方。失去主神的他們不被麗珊卓視為威脅。

麗珊卓會將最重要的任務交給寒冰護衛中最博學、最強大的寒冰護衛們 — 德克洛恩處理,他們不單是寒冰護衛的佼佼者,他們從麗珊卓身上得知守望者的存在,並和麗珊卓一起保守這個秘密。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6 PM

諾克薩斯入侵
在十數年前諾克薩斯已經派遣以「諾克薩斯之力」達瑞斯為首的軍隊入侵弗雷爾卓德,其中南方部分土地已經被諾克薩斯佔領。


然而諾克薩斯始終沒辦法攻陷北方,北方極寒的氣候、對地形的不熟悉和敵人因長期內戰而累積的豐富經驗令諾克薩斯北伐陷入無止境的拉鋸戰。最後達瑞斯決定撤兵回到諾克薩斯,重整軍隊做再次北伐的準備。


現在諾克薩斯更加強大,而達瑞斯掌控全新的精銳軍團 — 特菲利安,再次攻打弗雷爾卓德。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6 PM

半神回歸
話說諾克薩斯入侵弗雷爾卓德,有一些部落被諾克薩斯軍隊逼入絕境,部分人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使用傳說能召喚熊神的儀式。


怎知道他們真的召喚了熊神,弗力貝爾從多年的沉睡中蘇醒,一瞬間就把諾克薩斯軍隊打到潰不成軍,而本身士氣不振的弗雷爾卓德人好像野獸一般追殺敵人。


事後弗力貝爾看到弗雷爾卓德人已經捨棄以前野蠻的生活方式,轉為開懇農田,建造水壩,又興建石牆抵禦敵人。衪憤怒之極,覺得人類忘記了遠古的傳統,而這樣子令人類與神靈之間的連繫變得薄弱。於是衪破壞一切衪認為是代表軟弱的建築物,並重新號召巨熊族,引誘神靈行者變成熊瘋狂殺戮,誓要把弗雷爾卓德帶回無序、鮮血遍地的野蠻時代。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7 PM

封印融解
話說當初麗珊卓用一堆真霜冰晶封印守望者,眾多寒霜之裔、麗珊卓的姊妹和她的支持者都被拉下去陪葬,而事實上被受牽連的還有雪人種族和約德爾人吶兒。


吶兒是一個精神年齡大概只有幾歲(可能沒有)的約德爾人,他在當時還被稱為弗里嘉德的弗雷爾卓德流連時看到雪人一族。他覺得雪人看起來就像過度生長的白毛約德爾人,因此他選擇和雪人一起生活,與牠們建立親密的關係 — 至少比其他人親密。


不過自從他得到一件迴力鏢 — 一隻名叫卓伐撕剋的動物頜骨之後,他就離開了雪人一族,開始為了樂趣找其他野獸麻煩。


直到他覺得天氣越來越寒冷,並看到人類的廝殺不斷(當然他不知道這是廝殺,他以為人類在玩奇怪的遊戲),他對此感到奇怪,而他相信雪人會解答到疑問,於是他用上找其他野獸麻煩時學到的狩獵技巧,追蹤雪人的行跡。


最後他在麗珊卓的堡壘前找到雪人們,而雪人們當時受麗珊卓的號召在堡壘前集合,參加極有可能發生的姊妹之戰。結果姊妹之戰沒有發生,守望者們在他們面前面世,當時吶兒突然激發他的潛能,變成了一隻與雪人體型無異的野獸,只是他還沒打到守望者就被麗珊卓用一堆真霜冰晶連同其他在場的生物一起冰封在咆嘯深淵裡。


直到幾千年後,吶兒從融化了的真霜冰晶甦醒,並爬了出來,吶兒當然十分興奮,但他能逃出來代表封印即將解除。


而最近有三名寒霜之裔奉麗珊卓之命下去深淵底下做冰晶封印的例行檢查,發現有虛空生物跑了出來。恐怕封印維持不了太久,如果麗珊卓找不到解決方法,守望者恐怕就要重回現世了。


而所有岔子一下子爆發的時候,兩姊妹轉世的寒霜之裔 — 艾希和史瓦妮降臨弗雷爾卓德。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7 PM

冬之爪與艾伐洛森
既然弗雷爾卓德奉行弱肉強食的信條,打架越強就越有地位,而打架最強的人自自然然就會成為部落的領導者。弗雷爾卓德中打架強的人往往是有強大耐寒能力的寒霜之裔,一來他們能克服弗雷爾卓德令人難以忍受的寒冷,二來他們能使用由真霜冰晶製造的武器。如果非寒霜之裔的人使用真霜冰晶,他們極有可能會因為承受不住真霜冰晶的冷冽而死。不過即使是寒霜之裔,一開始亦未必能忍受到真霜冰晶的力量,只有做到這一點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寒霜之裔。就算後來能使用,戰鬥時亦要長期忍受真霜冰晶的寒冷。


非寒霜之裔的人會被稱為爐民,亦是眾多部落的主要成員。無法免疫寒冷的他們只是應付弗雷爾卓德的寒冬就已經極度痛苦,如果在較為溫暖南方的話他們還有可能只靠自己生存,但是在寒冷的北方,爐民們只能依靠有寒霜之裔的部落。


可能受三姊妹領導時期的影響,部落的領導者只有女性才能擔當,被稱「戰爭之母」,保護族群不被外敵入侵,同時帶領族群搶奪其他部落的資源。戰爭之母可以娶多個血誓盟侶,而強大往往是擇偶的條件,寄望兩人可以繁衍強大的後代,能撐過弗雷爾卓德的氣侯、壯大部落、成為部落新的領導者。當然,血誓盟侶亦可以是政治聯姻,代表部落和部落之間的親密關係。


當時規模較大的部落 —冬之爪也不例外,冬之爪的戰爭之母卡奇雅因政治聯姻誕下了史瓦妮,卻為了情人拋棄了整個族群,沒有年輕戰爭之母帶領的冬之爪漸漸沒落,卡奇雅的祖母希潔安為了鞏固部落的權力,不斷向鄰近部落征戰,同時訓練史瓦妮,希望她可以早日成為可靠的戰爭之母。然而史瓦妮多努力都好,她還是達不到祖母的期望,而在不間斷的征戰下,冬之爪日益壯大,她祖母投放在史瓦妮的時間越來越少,慢慢冷落了她。


而當時冬之爪和它的姊妹部落 — 艾伐洛森之間的關係甚好,每逢夏季,艾伐洛森的戰爭之母葛蕾娜經常把史瓦妮帶過來自己的部落玩耍。史瓦妮每個夏季都相約葛蕾娜的女兒艾希在奧恩卡爾岩帶狩獵,隨着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多,加上相同的身份和類似的處境,兩者之間產生如同姊妹的情誼。


直到她們即將踏入青少年階段的時候,葛蕾娜發現史瓦妮被希潔安冷落,就指責她沒有好好盡戰爭之母的責任,照顧自己的後代。而這番話徹底得罪了希潔安,自此兩族關係決裂,兩族之間再無來往。


與艾伐洛森斷絕來往加上這幾年間的征戰最終令冬之爪的資源漸漸耗盡,然而冬之爪沒有停下攻勢,打算孤注一擲,希望戰爭的勝利能搶奪資源,然而此舉很可能讓冬之爪迎來毀滅。


不知道在何處聽到消息的卡奇雅回到冬之爪,重擔戰爭之母,平定部落之間的紛爭。但是紛爭過後剩下的只有匱乏的資源和沒有獵物的土地,最終他們只能向寒冰護衛求助。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7 PM

艾伐洛森與王座的傳說
另一邊廂艾伐洛森亦好不了那裡去,葛蕾娜是一個受人尊敬的領袖,但她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對艾伐洛森的傳說有瘋狂的迷信。她深信艾伐洛森的王座就在某處,而王座是一個寶庫,放滿各種可以讓艾伐洛森重回昔日榮耀的寶物。她相信找到王座是她的命運。


只要她打聽到王座的潛在地點,她就會舉族前往當地;如果聽到某部落掌握可以提供線索的物品,她就會設法搶奪。她的行為好幾次令族群陷入危機,不過強大的作戰能力和領袖風範令人無法挑戰她的地位。
直到艾希即將成年之後,葛蕾娜再次打聽到王座的潛在地點,打算先掠奪其他部落的食糧,然後再舉族前往目的地。然而族群才剛剛遭遇損失,現在還要折兵攻打其他部落,勞民傷財,因此引起族群不滿。


經過三天不眠不休的旅途,葛蕾娜即使在途中遇到她們一族可以過冬的食糧 — 一群被人捨棄的牛群,她亦不打算停止步伐,認為王座就在眼前。寒霜之裔還好,雖然旅途辛苦,但有耐寒能力的他們還能堅持下去,然而爐民已經到了極限,再這樣下去難免會有傷亡。


這時候幫忙照顧爐民的寒冰祭司瑪洛肯為爐民出頭,當面指責葛蕾娜的所作所為。葛蕾娜依然不聽進諫並打算殺了瑪洛肯,幸好艾希出手勸阻,瑪洛肯才逃過一劫。葛蕾娜最後決定讓瑪洛肯帶爐民回領地,自己就帶著丈夫們和艾希前往目的地。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8 PM

剛失去雙親和有如至親的義父們,艾希就要扮演新一代戰爭之母的角色命令倖存的義父們回去守護部落,自己則引開德克洛恩,順便看看母親地圖所標示的地方有什麼。


四天不吃不睡後,艾希最後來到山的頂峰,卻只看見一片皓白、死寂的雪地,中間有一個用石頭堆砌出來的簡陋墳墓,而德克洛恩和他的隨從已經追上了艾希。


艾希只好跑過去墳墓看看會不會有東西可以幫她逃離險境,這時候德克洛恩除下頭盔,露出他的真面目 — 她所信任的寒冰祭司,瑪洛肯。


原來麗珊卓早就留意到葛蕾娜尋找艾伐洛森王座的舉動,於是派一名德克洛恩潛入艾伐洛森,監察她們的一舉一動,如果有逾越的行為就把她們滅口。瑪洛肯偽裝成一名寒冰祭司潛伏部落多年,現在葛蕾娜和部落分開,他認為是一個攻擊的好時機,所以他先攻擊部落,然後再趕回來殺死葛蕾娜她們。


雖然瑪洛肯向艾希說如果她族人逃跑的話就會放過他們,但艾希家破人亡已成事實,現在他還想殺掉艾希,畢竟不可以有人知道有關艾伐洛森傳說的線索。這時候艾希留意到太陽即將升起,太陽的光可以令他們暫時失明,她靠着這時機用石子攻擊他們,並打算趁亂騎上他們的馬逃跑,然而她還是被瑪洛肯抓住,被狠狠地掐住脖頸。


剛好艾希躺在墳墓旁邊,胡亂摸索下抓到一把由真霜冰晶製造的長弓。這時候艾希終於可以使用由真霜冰晶製造的武器。真霜冰晶的魔法震開了瑪洛肯,艾希慢慢站起來,頭髮受真霜冰晶的影響轉為白色,拉開長弓手刃了弒親仇人。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8 PM

艾希和史瓦妮
流浪的艾希找不到獵物,她只好貿然走去巨熊族的狩獵場 — 畢竟只有這裡肯定有野獸可以獵殺。


在狩獵場中,艾希不小心中了巨大野獸的理伏,性命危在旦夕。突然有一位女性出手相救,她們合力殺死野獸,之後才發現眼前的是好久不見的好友 — 史瓦妮。


當史瓦妮聽到艾希部落被寒冰祭司背叛的遭遇,她表示同情並透露她部落的寒冰祭司們亦好不到哪裡去,總有一天她會從這些祭司手上拿回權力。她邀請艾希幫助她從祭司和母親手上奪回權力,這樣艾希就能與她結拜為姊妹,而冬之爪就會成為艾希第二個家。


艾希答應了史瓦妮並跟隨她回到冬之爪,然而祭司和時任冬之爪戰爭之母,史瓦妮的母親卡奇雅已經在碼頭等待她們。艾希勉強用食物贏得冬之爪居民的信任,令她可以暫時在冬之爪居住。不過卡奇雅不信任艾希;另一邊廂,早前就知道瑪洛肯任務,同時亦是德克洛恩的寒冰祭司密謀只要時機一到就除掉艾希,而且早已計劃殺死史瓦妮,不過史瓦妮有卡奇雅的保護,所以遲遲不能下手。


當天晚上,史瓦妮與艾希結拜成姊妹,艾希隨後協助史瓦妮進行聲稱可以幫助冬之爪的秘密行動。當時艾希還不知道行動是什麼,最後才發現史瓦妮與她的同伴在屠殺爐民。原來這些爐民與冬之爪簽下了盟約,冬之爪要提供土地和食物給他們。然而冬之爪正在面臨糧食短缺的危機,史瓦妮認為無需為他們提供食物,因此計劃瞞著卡奇雅除掉他們。艾希見此出手阻止史瓦妮,認為爐民和寒霜之裔都是人命,不應視為草芥,決意要把爐民帶走。


史瓦妮不認同艾希的想法,並認為爐民不可能在冰原生存,艾希帶他們出去只會眼睜睜看他們死去。同時她認為艾希的做法形同對她的背叛,因為艾希一開始答應會幫她,現在又出爾反爾。但礙於她們的情誼,她放了艾希和爐民一馬,只是她和艾希說下次相見的時候她就會視艾希為敵人。


而艾希就在祭司和卡奇雅察覺之前搭船帶走爐民,成為他們的戰爭之母,開始重建艾伐洛森的第一步。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9 PM

布朗姆
布郎姆來自一個牧人世家,自小就比其他人高大,他擁有的力量和耐寒能力在寒霜之裔中亦是出類拔萃的。他母親從布郎姆小時候就教導他力量是用來保護人而不是欺壓別人,而他母親亦身體力行,當經常掠奪布郎姆部落牲畜的族群有難的時候,她不顧危險幫助他們,事後兩族建立了堅固的友誼。這舉動令布郎姆明白,弗雷爾卓德是一個大家庭,而幫助別人的力量可以令整個冰原團結起來。


長大後的他離開了長大的地方,遊歷弗雷爾卓德各地幫助有需要的人。隨著時間過去,他的驚人事跡越來越多,雖然流傳的故事大多不是完全虛構,但越來越誇張,好像是只用一個夜晚用徒手就砍光整片森林啊,把整個農莊抬起搬走等等聽下去根本不可能的故事。


傳說他聽到某寶庫有一隻小山怪的哭聲,他就設法打開寶庫的門然而不成功,他就靈機一觸用拳頭鑿開了山頭,解救了被困其中的小山怪,而堅固無比,由鄂爾製造的大門就被布朗姆拿來做他保護人的盾牌。


曾經有人詢問過他眾多故事的真偽,然而他無意澄清 — 他認為如果這些故事能激發一個人的善心,那麼何必要破壞這些故事呢?


布朗姆渴望團結的想法與艾希的理念一致,因此他現在幫助艾希統一弗雷爾卓德,當然他不效忠任何部落,因為他視弗雷爾卓德人都是自己人。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39 PM

泰達米爾
曾經有一個崇拜各種神靈,擅長製造大劍的部落位於山地之上,他們的首領泰達米爾出色的韌性和單挑能力讓他成為弗雷爾卓德的傳奇,而他的族人亦是強大的戰士,他們成功抵擋所有外族的入侵,連諾克薩斯軍隊都不是對手。


然而這一族幾乎被冥血族的厄薩斯滅掉,厄薩斯輕鬆擊倒泰達米爾,並殺戮他的人民。厄薩斯厄薩斯不知何故留了泰達米爾一命,當他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就揚長而去。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40 PM

血誓伴侶
話說艾伐洛森的成員越來越多,人多的同時就會帶來糧食危機,因此艾希利用她的傳言和協助對抗諾克薩斯的承諾吸引資源較為富裕的南方部落加入艾伐洛森,並學習他們種植、畜養動物的方法,令她們度過了收獲豐饒的一年。


然而新成員的加入讓艾伐洛森出現新的危機:他們要求未婚的艾希儘快找到血誓伴侶,來確認其他部落的地位。艾希心中盤算如果她只找其中一個主要部落的人做血誓伴侶,其他主要部落一定不滿意;但如果每一個主要部落中都找一個伴侶,恐怕會出現權力鬥爭,令部落內部出現撕裂。


最後艾希選擇了來自快要滅亡的部落,因為身上有奇怪力量而不被別人接納的泰達米爾作為她唯一的血誓伴侶。有傳是布朗姆介紹給艾希,但不論傳言的真偽,艾希只是出於政治考慮才選擇他,而泰達米爾亦只是為了讓自己的部族在艾伐洛森有一席之位才答應艾希的婚約。


起初他們並不喜歡彼此,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慢慢察覺到對方的魅力,最終他們成為了恩愛的夫妻。


(之後泰達米爾被艾希留在家中做賢內助,負責處理族中的內政。而大家都很識趣地不觸動泰達米爾的怒火 — 上一次公然挑戰艾希地位,不顧泰達米爾忍住怒火勸喻的戰爭之母已經被泰達米爾徒手打爆了)


艾希抱着弗雷爾卓德是一個大家庭的理念,連本身歸屬仇敵麗珊卓的族群亦能接納、寬恕她們,讓她們加入艾伐洛森這大家庭,令艾伐洛森成為弗雷爾卓德最大的族群。

香煎會蝦仁 2020-10-10 04:40 PM

事件之後:冬之爪
時間回到史瓦妮與艾希剛剛決裂的時候,失去艾希協助的史瓦妮並沒有放棄從母親和寒冰祭司奪回權力的決心,一直等待時機。


某一天,史瓦妮帶領同伴突襲諾克薩斯戰艦,從戰艦的屠宰場找到一頭未成年的德魯瓦斯克野豬,後來被成為了史瓦妮的坐騎,被取名為「布鬃」,亦是人們看過最龐大的德魯瓦斯克野豬之一。


這一次危險的突襲大獲成功,史瓦妮獲得族人尊敬和信任,她認為時機已經成熟,決定向母親發起挑戰 —儘管母女之間的決鬥是不被容許的。


雖然冰霜祭司出手干預決鬥,但卡奇雅在史瓦妮碰到她之前就在爭鬥中死去,史瓦妮成為冬之爪新的領導人。(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故事只有這段描述,可能之後會有更多補充)


史瓦妮後來驅逐所有冰霜祭司(這我猜的,反正不是驅逐就是全部幹掉),對寒冰護衛的蔑視態度吸引了很多被寒冰護衛迫害或不認同他們理念的薩滿、神靈行者、崇拜各種古神的部族和寒霜之裔加入冬之爪。同時史瓦妮徹底奉行弱肉強食的信條,入侵其他部落,吸收他們的戰力和吸引一群認同她信念的人。


而每次戰鬥史瓦妮一定是第一個冒死衝入戰場,為軍隊身先士卒,振奮士氣,因此羸得族人的尊敬和忠誠。另外,她亦有出色的同伴。

半夏默默的綿羊 2020-11-26 02:56 PM

感謝分享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英雄聯盟故事整理:弗雷爾卓德(下) — 戰爭、守望者和半神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