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深度解構】特朗普搞不垮中國 香港經濟命運會如何?

加藤玲奈子 2020-10-19 08:02 AM

【深度解構】特朗普搞不垮中國 香港經濟命運會如何?

[url]https://money18.on.cc/finnews/content/exp/bkn-20201018205402381-1018_00842_001.html[/url]

中美角力沒完沒了,據報美國準備再將另一家中國明星科企、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列入貿易黑名單,「太歲頭上動土」味道甚濃。惟分析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過去制裁敵國的手段看似「擊中要害」,卻不時弄巧反拙,預示中國經濟難被擊潰,重心東移,香港應及早明瞭自身命運,把握優勢融入內地發展,本土規劃可朝着「步行城市」方向來吸引全球,尤其銀髮族資金。

【委國案例:特朗普靠「極限施壓」搞不垮中國】
美國總統大選臨近,不少分析憂慮11月過後,總統特朗普無論勝敗,也會向中國揮動「制裁大棒」。然而,過去近四年,他的所謂「極限施壓」效用實不大。聖母大學訪問學者羅德里格斯早前於美國《外交事務》雜誌撰文,敦促美國政府重新思考「對付」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方針,批評華府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對委國連串制裁,不但強化了馬杜羅的權力,成為其「隊友」,更令黎民百姓受盡苦頭。

羅德里格斯形容,委內瑞拉的經濟衰退堪稱是拉丁美洲史上最嚴重,原因是前總統查韋斯沒有善用國際油價早年大升的「橫財」搞好經濟,結果油價2014年暴瀉以來,政府收入以至支付進口所需的美元隨即萎縮,馬杜羅政府削減進口加劇民生凋敝。

而特朗普對委國加碼制裁的措施先有禁止委國政府、國企及公私合營企業在國際市場上融資,其後禁止美、委兩國之間的石油貿易,還制裁幫助委國出口石油的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導致委國現時日均產油量降至區區33.9萬桶。然而,逾70%委內瑞拉民眾因反對美國制裁,令支持「攬炒」的反對派民望崩潰,挫敗華府透過讓委國變天、除掉地緣政治威脅的圖謀。

儘管如此,羅德里格斯特別提到,中國、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等美國看不順眼的國家無形地聯手支援委國。這話某程度上反映中美角力、華府向中國發動金融戰削其財力的意圖。

不過,特朗普在金融戰上能採取的力度成疑!評級機構惠譽直言,華府不會因為制裁中港官員而封殺內地大型銀行。中國亦已應對,日本媒體早前刊登經濟學者露口洋介及伊藤宏之關於中國推行數碼人民幣的文章,大意是要建立繞開美元的金融系統,為美國祭出金融制裁做準備,因數碼人民幣強在交易不用通過銀行。

就此,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認為,數碼人民幣對抵禦金融制裁未必很有效,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外國尤其是身為美國盟友的發達國家,亦即中國外資主要來源,或受美國壓力而避用,而且全球人民幣資金池不足,亦未有足夠多的國家願意增持人民幣。不過,他相信,中國經濟多元化,不像伊朗、委內瑞拉、前蘇聯和俄羅斯倚賴石油出口賺外匯,內需又更大,華府難拖冧中國;內地今年貨幣供應增速從近年穀底加快,亦不至於形成通脹及社會失控的危機,出口尚能支撐增長。華府打壓中國科技巨企能「買時間」,因中國基礎科學研究不足,而有關公司短期內恐因收入和進口技術減少「隨時倒瀉籮蟹」,惟長遠效果仍有待觀察,事關中國必定會推動自主研發。

其實,委內瑞拉人並無因制裁而「手停口停」,據報海外國民匯款今年就會超過原油出口收入,為近百年來首次,而馬杜羅政府亦大削燃料補貼紓緩財政壓力,一如俄羅斯遭歐美制裁後透過進口替代、推動銀行及主要企業整頓資產負債表等連串措施應變,迄今俄國經濟也較西方想像「硬淨」。

【黑暴淋油︰滙控衰落預示香港命運】
中美之爭白熱化,過往靠擔當中外橋樑角色的香港,老本吃盡,與香港一同成長的滙豐控股(00005)股價正預示命運堪虞!回看滙控百多年前成立以來,經歷多次重大金融風暴也能屢屢屹立不倒,惟自去年香港社會陷入極端動盪,滙豐總行大廈門前「鎮店之寶」銅獅子遭淋紅漆及被火燒後,儘管相信風水與否,「湊巧地」滙控由此陷入創行155年來的厄運,今年股價更插至逾25年新低。同時間,香港亦成為中美博弈的金融戰場,國際角色於年內驟變!

在昔日光輝歲月,滙控於香港的股價2007年曾創下142.14元最高紀錄,惟今年9月23日一度插至27.5元,見歷史谷底,單是今年以來股價重挫近五成,一代股王風光不再。事實上,該行營運連番受挫,今年首季淨利潤按年大幅萎縮57%,至17.9億美元;於次季更重挫近96%,業績之劣使投資者面對股價低殘也不敢撈底。回看香港,2007年至今又何嘗不是每況愈下?與滙控實乃命運共同體。

更不堪的是衰開有條路,滙控今年於中美之爭陷入「左右做人難」,一方面恐被中國商務部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另邊廂美國參議院的調查報告指,滙控向恐怖分子、毒販與洗錢者敞開金融體系大門,英國亦譴責其與該國立場相違背,該行英國存戶大手將存款轉走,就連有情意結的香港股民,亦對其停止派發股息深感不滿。

滙控受盡各方「霸凌」的同時,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亦大受動搖。曾幾何時,香港是中外之間的經濟橋樑、外資企業設立亞洲總部的首選,吸引不少專才大展拳腳,如今隨着美國對香港製裁的影響日漸浮現,儘管不會即時摧毀多年成果,惟經濟前景難免被看淡,與滙控如同一轍,如是者,若要觀察香港何時重拾繁榮,就要看滙控股價何時重拾光輝!

【內地超美指日可代 港「橋樑」地位降】
面對中美之爭加劇,內地官場對這場世紀變天的取態甚為關鍵,這關係到香港的前途!以目前分析來看,內地官員看待特朗普政府近年頻頻出辣招狙擊中國,乃源於恐懼美國實力衰落、霸權被中國取代,亦即「東風壓倒西風」,尤其是歐美仍被疫情害得焦頭爛額之際,中國經濟已率先復甦,進一步強化作為全球經濟增長中流砥柱的角色,更加不怕香港被西方拿來要挾。

內地9月份出口以人民幣計算創下歷史新高,其中一個動力或許會教西方國家咬牙切齒,就是醫療用品,數據顯示,塑膠製品出口額以美元計今年首9個月按年增長13.52%至585.72億美元。與此同時,就算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已普遍被視為削弱中國賺取外匯、避免向其「送子彈」的手段,惟其首九個月對華貿易赤字與去年同期相比幾乎沒有縮減過。這亦是世界銀行前行長佐利克警告,美國會輸掉中美之爭的主因。

事到如今,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講師格維爾茨撰文,直言要是美國想改弦更張緩和中美關係,安撫中方「我不是想壓制你」一招恐怕無補於事,因為「中國被美國壓制是因對方擔心自己江河日下」的思想已深植內地官員,中國日後必定會加緊減輕對美國的依賴,華府能夠做的充其量只是顯示自己陣營有足夠實力與其抗衡、於醫療用品等某些關鍵物資減輕對中國的倚賴而已。

事實上,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估算,中國明年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度將會升至接近26.8%,拋離美國足足超過15個百分點。至於香港,評級機構標普曾指,政局不確性上升、社會凝聚力倒退及與內地競爭加劇,正使香港獨特性減少,本港截至2030年為止未來十年之年均經濟增長率只有2%,跌至零也並非無可能,要扭轉劣勢恐怕得靠內地以較慢步伐開放市場,讓香港做更多內地離岸融資的生意。

【自身體弱:港創科「四小龍」包尾 須融入發展】
既然內地已視中美之爭不能避免,香港過去角色生變,融入發展大局乃大勢!事實上,香港以往一直忽視培養創新及科技人才,導致創科產業發展大落後,在外媒一項評估全球經濟體創新潛力的排行榜中,香港更是「亞洲四小龍」包尾。若要急起直追,靠自身研究已太遲,必須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計劃。香港總商會就此直言,大灣區是機遇,亦是香港企業發展的重要契機。

外國傳媒近日綜合各地制度、深化資訊科技(IT)、商業景氣及人力資本這四範疇的表現,評估全球135個經濟體的創新潛力,首5位依次序為日本、美國、德國、瑞士、台灣;新加坡排第6,南韓排12,香港則排名18,差絕「亞洲四小龍」。內地則以整體計,排第31位,深圳、上海等一線城市沒有被獨立評估。

在上述四個評分範疇中,香港最輸蝕的是「深化資訊科技」,反而「人力資本」方面與其他「三小龍」相若,反映政府在推動上甚無作為。

誠然,香港創科落後早已為人垢病,如今要趁早藉着金融優勢為大灣區內城市服務,同時藉區內城市作優勢互補。據會計師行畢馬威報告顯示,大灣區發展中受益的首3大行業分別為技術與創新、金融服務及貿易與物流。該行香港區管理合夥人劉麥嘉軒稱,若能充分利用每個城市的專業優勢、創造規模經濟,該地區的增長將大大加快。

【未來出路:拓展步行城市 吸全球銀髮族聚居】
一場世紀疫情,加上中美鬥爭,全球經貿關係變天,香港一貫「中外橋樑」角色不再,「老本」吃盡,未來自身發展會如何?有研究顯示,疫情凸顯了城市必須朝着容易及安全行走來發展,以盡量避免人群透過公共交通工具等途徑聚集,令「步行城市」概念急促冒起。其中,香港更是全球最有潛力成為其中一員的地方,對經濟、健康與環境有着三重效益,或許能靠「以老養老」。

根據美國紐約非牟利組織交通與發展政策機構對全球近1,000個城市所做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法國巴黎、英國倫敦、俄羅斯莫斯科、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與中國香港,是最適合發展成步行城市。其中,若以「都市街區、居民與無車空間距離」排名來看,即例如公園、行人專用區等距離民眾最近的程度,香港更是全球第一,意味無論是步行前往休憩之地或購物,也是全球最方便。美國則在發展「步行城市」概念中排包尾,原因是連去超市購物也要駕車。

該機構行政總裁Heather Thompson表示,城市規劃要改善至適合於步行的空間現在顯得特別重要,因安全疑慮導致公共交通使用量大幅下滑,對弱勢居民構成更大風險,有錢人則往往擁有私家車而未受影響。負責撰寫報告的研究員Taylor Reich說:「適合於步行的城市並非憑空出現。首先,決策者必須意識到以車輛為主的城市規劃引發的問題。之後,他們可以採取幾個步驟改善,例如規劃密度、人口規模與混合使用發展,以及在街道設置長椅、寬廣的行人路與陰涼處等。」由於在適合於行走的街區,居民的健康狀況通常較好,道路意外死亡案例也較少,故Reich表示,這也可提振地方生意、減少社會不平等與增加對抗氣候變遷影響與經濟衝擊的韌性。

事實上,不少研究指出,「步行城市」能產生經濟、健康與環境的三重效益。首先,步行城市可讓經濟蓬勃。城市若想招攬企業、居民及創業家進駐,並設法防止年輕人離開,就應該提供適合步行的生活環境,促使街道生活(Street Life)的發展,讓外來者能輕易進入當地既有的社交圈。未來老年人口比例增加的城市,也極需打造步行環境,讓不便駕車的高齡人士因生活方便而更獨立自由,不需兒孫協助,繼而有機會吸引全球儲蓄豐厚的高齡人士置業。

其次,步行城市也能促進健康,除因汽車使用量減少外,更重要的是踏單車或步行有助運動量。最後,步行城市更能讓環境變得可持續發展。若以客觀條件來看,香港完善的基建着實可以成為全球先驅,吸引銀髮族,未來商機勢傾向老人產業。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深度解構】特朗普搞不垮中國 香港經濟命運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