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假如記憶可以遺傳》—— 一個九十後腦海裡的六七十年代香港

是仁 2020-11-9 10:34 AM

那年飛機翱翔在啟德的天空
俯瞰燈光璀璨的上環大笪地
蜷縮在大排檔小椅子的他
盯著三角碼頭若有所思

不敢仰望交通指揮亭上威嚴的手勢
他只咬緊牙關繼續拉著人力車
汗水灌溉出未來的地下鐵路

「樓下閂水喉呀!」
水桶與鐵罐在沒有盡頭的隊伍
七嘴八舌地聊著制水之苦
幸得暖水壺一滴不漏地守護著
從街喉得來不易的甘泉

小哥哥腳蹬白飯魚揹著更小的弟弟
穿梭在天台小學與工廠之間
直至在騎樓下街邊檔的公仔書前
還是露出了小孩子那種期待的神情

我躺在碌架床等待原子粒收音機
播放一首首優美而含蓄的小調
一家八口都餓了
剛巧火水爐在炒著一鑊阿媽的心意
但是豬仔錢罌餓了
再辛勤工作也是餵不飽牠

馬騮架上的你叫喚我下來
我跑過徙置大廈長長的走廊
仍然笑著昨夜歡樂今宵的短劇
不及老竇發現我向小販買了馬票時
我張惶失措的模樣更可笑吧

紅白紋西瓜波如旭日般高掛
士多鐵皮青蛙用力一跳就觸摸到它
到底是你先贏得荔園的白箭香口膠
還是大象天奴先吃掉我的香蕉

穿過的膠花凋謝了嗎
喇叭褲的線頭剪不斷嗎
願你能趕及孖條溶化前與我分享
每一口懷舊香港的味道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假如記憶可以遺傳》—— 一個九十後腦海裡的六七十年代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