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中世紀有多髒:路易十四不洗澡 凡爾賽宮滿地糞便

白雲2014 2020-12-26 06:48 AM

中世紀有多髒:路易十四不洗澡 凡爾賽宮滿地糞便

[url=https://kknews.cc/zh-hk/history/rx9leo.html]https://kknews.cc/zh-hk/history/rx9leo.html[/url]

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法國,為了進入國王的視聽,有時候你得聞一聞國王的屁股,這是真的。到了灌腸日,國王路易十四便舉行長達數小時的召見活動,四周圍滿王公大臣,能夠進入這樣的場合,那都是一項不可多得的榮譽。進入那間屋子本身,也就是一次嗅臭的冒險活動。「在羅浮宮附近,」一位請求得到公廁特許的人1670年這樣寫道,「在宮庭的里里外外,在四處的走道和門棟後面,以及幾乎所有的地方,人們都可以看見數千堆『糞便』,人們會嗅到臭不可聞的氣味,這是那些生活在羅浮宮的人,以及每日上朝的人的自然需求所引起的……」

遠在中世紀時候,喬叟在接近一個城市時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牆角腐敗着的人糞所發出的臭氣,朝香者只好在進入西班牙桑迪亞哥城之前,先行繞道至南邊,再去瞻仰時興的聖詹姆斯聖地。他們頭一天晚上在一座名為拉伐科拉的小城住下來過夜,這個小城的名字實際的意思就是「洗洗屁股」。

伊麗莎白一世,安娜·波林是她的生母
遠在古希臘時代,像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蘇格拉底這樣的一類智者,在聚餐時常常會就哲學問題辯論到半夜,客人們一般會用放在餐桌旁邊的一隻小便壺提起短袍方便。在慶祝安娜·波林成為亨利八世皇后的儀式上,兩名使女會在整個宴會期間一直蹲在餐桌底下,準備接住這位年輕漂亮女士的溢出物——一名使女拿住便壺,另一名手握紙巾。
人類的廁間訓練,在一些早已佚散的趣聞中很是豐富:從克里特女王吃得過飽的屁股,一直講到4000年後那位難以捉摸的維多利亞人托馬斯·克雷帕爵士。這一路上,你會發現,在各個時代,非常明顯的財富及權威標誌就是這樣一種權力,即是否能夠坐在「皇位」上招待客人,同時還讓無數的僕人立即將你的糞便提走。現在是聞一聞過往氣味的時候了。

古羅馬時期的公共廁所

索福克勒斯和伊斯奇拉斯失傳的一些劇本里,有好些段落都講到了一些醉酒的客人將尿滿的便壺在宴會桌邊四處亂扔的事情,宮庭記錄表明,便壺還是家庭爭端中常用的武器。
除了一個人所使用的戰車的大小以外,一種真正的財富象徵就是擁有便壺的數量。馬克·安松尼只要純金製作的便壺。而諷刺詩人馬蒂亞爾有一天早晨去看他富有的庇護者之一時,卻又是這樣抱怨的:「巴索斯,他蹲在一隻金制便壺上接見了我。這個蠢人,他花在騰空大腸上的錢,遠遠多於讓我一年吃飽肚子的錢。」
因此,很明顯,羅馬人,不論男男女女,有時候都是帶着一隻便於攜帶之便壺隨時蹲上去的,然後由僕人拿去倒掉。至於平民,他們有自己的公廁和公共浴池可以使用。當然,正如現代的游泳池一樣,裏面有很多不負責任者排出的小便。在泰塔斯的浴池裏,這種亂七八糟的行為是時有發生的,因此才會有:「任何在此小便或者拉屎者,都會受到12位神祗的懲罰,會受到戴安娜和偉力無比的朱庇特的報應。」

印有維斯帕辛頭像的金幣
在羅馬,許多街角都擺着尿瓶,製革工和漂洗工會來倒走尿液,拿去幫助製革和織布。維斯帕辛皇帝(9—79年)很希望得到利潤,因此規定向這樣的製造商銷售尿液時必須納稅。他的兒子泰塔斯感到很是吃驚,因此就提出異議。維斯帕辛皇帝拿着一枚銀幣放在這位年輕人鼻子底下說:「有異味沒有?……可是,這錢卻是從尿液中掙來的。」
在古羅馬時代,拉尿也並不是沒有其自身的危險的。在泰伯里亞斯治下,戴着刻有皇帝頭像的戒指(或者手拿硬幣)小便,那是殺頭之罪。塞內加報告說,有一位喝醉酒的貴族,差點在晚餐會上丟了命,可他的奴隸正好在他開始拉尿之前取下了他巨大的泰伯里亞斯指環。有名姦細——告密可得獎——已經開始編寫起訴報告了。
古羅馬的公廁一直留存下來,也就是長長的薄石板,上面按等距刻有一排排小洞。清除公廁,倒掉私家便桶,這都不是件令人喜歡的活。所以,就有了專門的法令,日落10小時後,禁止人們將當夜的糞車趕進羅馬城,或者近郊。
因此,中世紀也並沒有帶來什麼輕鬆的感覺。農民們仍然在偏房和後院的洞口上拉屎,而有城牆的城市和城堡卻已經有了很大的突破,就是在矮牆裏建造一些狹窄的滑道。想像一下飄向中世紀城堡的氣味吧。


原文網址:[url=https://71a.xyz/gDzP3]https://71a.xyz/gDzP3[/url]

白雲2014 2020-12-26 06:49 AM

今天的倫敦塔
在14世紀,靠近皇室的倫敦塔,它裏面的餐桌底下辟有一間密室。你都可以看見它。是一間有穹頂的小室,約3英尺寬,裏面有一扇狹小的窗戶,石牆裏面裝有通氣短槽,可讓糞便落下,流入戶外的壕溝。「壕溝以前是用作防禦的,如今一定變成了令人反胃的東西,」勞倫斯·萊特在《清潔而得體:浴室及廁所的迷人歷史》中這樣說。實際上,糞便只會使壕溝的防禦力量更為強大。
不過,很明顯,這樣的氣味並沒有抵擋住一些入侵者。1313年,威廉·德諾維柯爵士命人修建了一面石牆,以擋住密室出口,此舉可避人耳目。倫敦人會去看那些糞便往下掉嗎?他們會瞥見貴族屁股嗎?這可不完全是一件開玩笑的事。中世紀戰爭期間早有傳聞,那些使用滑孔的人,時常會在屁股上被人用燃燒的箭矢射中。

亨利三世
英國的亨利三世讓人在吉爾福德城堡齊地面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密室,該密室設計修在一道小小的溪流之上,旨在隨時沖走糞便。他在建造令中專門說明,「必須裝一道鐵制柵欄,」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任何邪乎東西會從小水道裏面游上來,咬住皇室的睾丸當抵押物了。
13~14世紀,儘管有像建造擋牆這樣一些小小的革新,城市裏多半還是臭氣熏天,特別是中世紀時的巴黎。1270年的一項法律規定,「任何人均不得自樓台窗傾倒『水』及『糞便』,白天夜晚均不可,否則必受罰金懲處。」巴黎人很明顯不願遵守該項規定,因為一個世紀以後,又有一項新法令說,「如果願意大聲叫喊三聲注意尿水,則可自樓台窗傾倒尿糞。」
巴黎人不僅在城內各處的走道上、胡同口排便,而且,他們還在宮殿裡幹這等事。

誰也無法想像當年凡爾賽宮滿是糞便的場景
當時,法國皇室住在羅浮宮里。1364年,一位名叫托馬斯·杜布松的人「受薪在羅浮宮內塗上很多朱紅色十字標記,以防有人將這些地方當作便溺之處。」因此,除了罰款以外,在紅色十字標處便溺會犯下冒犯神靈罪。
這一次,剛愎自用的當地人照樣公然不服此等法令,同樣的問題在整個法國革命期間都沒有停止過。
倒便盆可不是好玩的事,特別是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晚期,當時,時興灌腸風氣。
時間一長,圍繞着人的大腸蠕動而興起的那種鋪張浪費和環境,就表明了人的真正權勢。法國國王們,從弗朗西斯一世(1515—1547)開始,都指定一個專門的職位:「porte—chaise—d』affaires,」基本上就是指皇家倒便盆特使的意思。許多人爭相追逐這個職位,因為有固定的薪水,可以在羅浮宮內佩刀,最重要的是,這個工作使人們有可能去接近國王。

嘉芙蓮·德·美第奇王后
嘉芙蓮·德·美第奇是很有心計的一位王后,她開創了皇室婦女擁有便壺使女的先河。她丈夫去世後,為了表明尊敬的誠意,她將座墊的紫羅蘭色天鵝絨換成了黑色。法國貴族也是東施效顰,男男女女也都在其華貴的活動便桶上打理「朝政」,這當然引起了下屬們的不滿。「今天我們在一位老爺的屁股底下接便,」17世紀晚期的一位皇室外科醫生這樣說,「這樣,明天等他失寵時,我們就可以將其內容扣到他頭上。」法國革命是否太遠了?
可是,到後來,完全無臭味的未來之黎明終於降臨。1775年,一位名叫亞歷山大·卡明斯的無名英國人將座桶底下的水管彎成了U字形,這樣,承水的彎管就使臭味無法衝上來了。卡明斯可謂是發明現代座桶的第一人。


........


原文網址:[url=https://71a.xyz/gDzP3]https://71a.xyz/gDzP3[/url]

白雲2014 2020-12-26 06:50 AM

當時歐洲的衛生情度 在今天角度看來實汗顏

Zzlaz 2020-12-27 02:05 PM

[quote]原帖由 [i]白雲2014[/i] 於 2020-12-26 06:50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9458030&ptid=29622828][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當時歐洲的衛生情度 在今天角度看來實汗顏 [/quote]
當時d人覺得沖澡反而仲易病之類
你諗下其實身體,頭髮體d油脂本身係想有保護作用

唔係完全無道理,日日沖涼洗走哂身體天然的防護機制。。。

據說明末北京有鼠疫 當時的衞生環境都應該不太好 都係屎尿橫行

現代排污系統 對人類好大 contribution

白雲2014 2020-12-27 07:23 PM

法國 69式 什麼時候興起? 這是情趣浪漫 ?這個玩笑未免開得太大了

熱水沖涼有幾難 何況是皇帝 難道是蘇燥乞兒上身?


大清皇帝似乎衞生很多🤣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20-12-27 07:25 P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中世紀有多髒:路易十四不洗澡 凡爾賽宮滿地糞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