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英雄聯盟 不露面的冠軍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0 PM

英雄联盟 不露面的冠军

半年前。

美國舊金山,六萬人體育館。

dota電競巔峰頂級賽事——wcg世界總決賽現場。

光影閃爍,數百道射燈投落的炫麗耀眼的光束將體育館照得迷幻多彩、飛快跳躍的五光十色又令人感到血脈賁張、熱血沸騰。

數萬名電競玩家瘋狂高呼着。

掌聲、歡呼聲如山呼海嘯、震耳欲聾,响徹整片競技場的上空。

體育館的舞台最中央,巨型的電子熒幕上,投映出一個大大的“3:2”戰績數據。

象徵着剛剛結束的最后一場戰鬥,是一次震撼人心的絕殺。

no!——no!——no!——

no!——no!——no!——

體育館內喧譁沸騰的呼喊聲漸漸變得整齊劃一,所有電競玩家都在高呼着一個同樣的名字。

no,即英文單詞number的縮寫。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1 PM

那是獲勝戰隊的隊名。

是斬獲這一屆wcg世界總冠軍的巔峰王者戰隊。

電競舞台左側的競技席上,來自glory戰隊的五位北美選手面色灰敗地坐在各自的專用賽事電腦前,精神萎靡士氣不振。

從北美分賽區一路殺到世界總決賽的舞台,又從小組賽殺進淘汰賽、再到最后今天的決賽,他們披荊斬棘、付出了無數的心血與代價。

但沒有想到——

仍舊是敗了。

(而且……)

作為glory戰隊隊長的那位為首金髮青年,英俊的面容因為不甘而顯得有些扭曲,緊緊咬着格格作响的牙齒,目光投向不遠處的勝者席。

(居然,還是敗給了那樣的一支對手——)

glory戰隊隊長目光落處,另一側的勝者席間一片寂靜。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1 PM

全然沒有獲得了總決賽冠軍該有的狂喜慶祝熱烈氛圍。

仔細再看,左側的競技席上,五台專用賽事電腦的座位前,居然是無比詭異地空無一人,就連一台台電腦也都是保持着一個未曾開啟的黑屏關機狀態。

蕭條。冷清。

與場間這份數萬觀戰玩家瘋狂高呼的火爆格格不入。

這樣一場象徵dota電競圈最頂尖的巔峰賽事,作為決賽其中一方的戰隊、乃至本屆wcg世界總決賽的榮耀巔峰冠軍,竟然……

根本未曾到場!?

這也讓作為戰敗方的glory戰隊五位選手感到更加地羞憤委屈,戰敗的失落羞辱感在這一刻呈幾何數翻倍增長,胸口簡直是憋悶地想要殺人。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2 PM

于是,五道強烈猶若實質的殺人目光帶着滿腔憤恨情緒投向不遠處的另一側競技席。

而最先入眼的,便是大大咧咧、堂而皇之擺放在席位桌面上的一份印製着戰隊名稱的亮金色銘牌——

“no”。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2 PM

半年后,a市,第九實驗高中。

背着個黑色單肩包,上身白色休閒襯衫、下身一條牛仔褲,腳踩着一雙白色板鞋,作為轉學生的林蕭耷拉着腦袋、有些迷糊犯困地走在教學樓的走廊過道上。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兩點四十分,正是下午第一堂課結束之后的課間,伴隨着“叮鈴鈴”地一陣悅耳下課鈴聲,走廊上頓時被從教室里迫不及待一涌而出的同學們占領。

同學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塊兒,興致勃勃討論着彼此間共同感興趣的話題。

不過林蕭無精打採得暫時對這些都不感興趣——昨晚沒睡好,現在的他實在是太困了……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走到了一間教室的後門之前。

抬起頭看了看門上的亮銀色標牌:

b-214。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3 PM

這就是先前那位中年發福、一臉敦厚和氣笑容的教務處主任告訴他的上課地點了。

好像還在課間休息時間,待會兒再進去好了——

現在……

林蕭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就發會兒呆、放鬆一下吧。

……

正當林蕭懶散地趴在在門口欄杆上、百無聊賴地任由思緒亂飄的時候,一陣嘈雜喧譁的聲音亂鬨鬨地從教室裡頭傳了出來。

目光順着敞開的後門朝裡頭望去,林蕭只見到教室內座位的最后一排角落,正有一群男生站着圍成一圈,一個個都探着頭、似乎正在聚精會神地看着什麼,剛剛那陣喧譁的聲音便是從人群中傳來的。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3 PM

仔細去聽,他還能隱隱約約聽到一些爭執討論的聲音:

“哎,歐陽你這女槍補刀太水了吧!”

“十五分鐘50個刀!簡直小學生啊——”

“靠哪裡能怪我,是何銳的輔助把我坑太慘啊!”

“這還打個毛哦,20投了算了……”

有人在打英雄聯盟?

林蕭聽得來了興趣,拎着單肩挎包便朝着教室裡頭走了進去。

……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3 PM

走到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林蕭不動聲色地站在人群最后,目光越過前面幾個人的肩膀落在了人群當中。

被一群人包圍在當中的,是放置着兩台電腦的一張長課桌,電腦前坐着兩名男生正一手握着鼠標、一手按在鍵盤上,聚精會神緊張無比地注視着屏幕上的畫面。

林蕭目光一轉,投到了電腦屏幕的畫面上。

一看之下,他便是眼睛一亮。

兩台電腦屏幕的畫面上,赫然正映着他熟悉無比的召喚師峽谷景象,其中還不斷地有“喝!”、“哈!”、“轟——”之類的激情戰鬥聲音從音響中傳出來。

果然是在玩擼啊擼。

再多看了兩眼,林蕭便發現這兩個男生是在二連坐下路開黑。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4 PM

左邊頭髮亂糟糟的這位打的是adc位,使用的英雄是賞金獵人·莎拉。

右邊戴着副黑框眼鏡、看着文質彬彬一些的男生則是為左邊的同伴打輔助,使用的英雄是魂鎖典獄長·錘石。

只不過看起來,這兩位現在的戰況處境不是很妙——

……

林蕭的目光掃過錘石第一視角的屏幕畫面右上角,遊戲時間已經來到15分鐘,眼鏡男使用的錘石戰績數據是0/3/1。

而另一台電腦屏幕上,adc女槍的戰績數據則是0/2/1。

而且補刀只有50個,身上的裝備……草鞋,三把多蘭劍。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5 PM

【補刀太差了。】

【14分鐘50刀,這是天意補刀法還是隨緣補刀法?】

【出個草鞋,女槍前期出草鞋幹什麼……真是太浪費經濟。】

【三把多蘭劍,有這錢還不如先做個吸血鬼節杖。】

【還有……唔總之就是補刀太差了……】

以上的一番評價,原本應該僅限于在腦中進行活動,但林蕭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那就是走神想問題的時候,很容易把一些腦子裡所想的東西下意識從嘴巴里說出來。

而這樣的行為也有一個相當通俗易懂的概括——

碎碎念。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5 PM

身為這一盤的輔助錘石,何銳其實有些委屈。

先前進入排位房間的時候,他被分配到了5樓,上面四樓的隊友們最后只留了個輔助的位置給他,而他唯一會一點的輔助英雄機器人布里茨也被對面ban掉了,只剩這麼個新買的錘石——他才剛剛用這英雄打過兩盤人機而已。

然而此時此刻,他的心情就更加地不好了。

因為不知是從什麼時候起,他的身后就一直飄來一個無比擾人的碎碎念聲音:

“喔?薇恩連破敗都快做出來了嗎?”

“那下路這個劣勢真的是有點大啊……”

“不過女槍搭錘石的組合,前期應該不至于被皇子加薇恩壓得這麼慘才對。”

“啊這是得有多菜啊……”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6 PM

身旁的同伴歐陽使用着女槍,依舊全神貫注、精神緊張地全然沒有在意身后某人的吐槽;但思緒被干擾得稍稍有些分心的何銳則是已經聽得額頭青筋微微抽搐。

而更糟糕的是,這好像還只是一個噩夢的開始。

一會兒后,對面薇恩一次走位失誤,在眾人激動催促之下的何銳慌張控制着錘石出鈎拉人。

不幸鈎中對面一個小兵。

然后他便聽到身后那碎碎念的聲音就又响了起來:

“太偏了、唉準頭太偏了……”

“這是塑料段位的鈎子吧?”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7 PM

鈎不中留着技能當威懾也行啊,現在白白浪費法力值了——”

“錘石到現在才這點裝備,經濟難道全拿去買藍瓶補給藥品了嗎……”

何銳聽得嘴角都已經隨着額頭上的青筋一塊兒不自覺地抽搐起來,心中咬牙切齒:

我忍……

戰鬥總是在電光石火間發生着令人意向不到的變化,錘石出鈎失誤后,下一刻,對面紫色方的打野皇子已經一記eq二連悍然沖了出來,將毫無位移技能的女槍在猝不及防之下挑飛到了半空之中。

身旁的同伴歐陽已經在慘叫呼救,從身后那有如貫腦魔音的碎碎念中驚醒而出的何銳慌忙點擊着鼠標右鍵、操控着錘石火急火燎地上前,一個e技能“厄運鐘擺”出手,結果又沒打中皇子,僅僅只是把幾個紫色方小兵推動了一下。

于是何銳在下一秒就又聽到了那個該死碎碎念聲音在吐槽:

“e技能的施放也是塑料級別的。”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7 PM

“太不熟練了啊……”

“玩成這樣還選錘石,這不是坑隊友麼……”

何銳心情已經開始抓狂到想要殺人:

他妹的,到底,是哪個,混蛋,一直在jjyy啊!!?

電腦屏幕畫面上的戰鬥還在繼續進行,被挑飛到半空中的女槍未曾來得及落地,就又被紫色方adc薇恩一個e技能的“惡魔審判”釘暈在了牆上,隨后被強打一套輸出,最終【閃現】、【治療】雙召全交,才勉強撿回一條小命。

而逼出了女槍兩個召喚師技能之后,紫色方的薇恩和皇子玩家兩人也沒有繼續越塔追殺的打算,一個掉過頭悠閒無比地回去補刀,另一個則是再一次猥瑣無比地蹲到了草叢裡。

死裡逃生。

坐在電腦前操控女槍、錘石戰鬥的兩人,包括身后一眾圍觀人群都是如釋重負般地鬆了口氣。

奶奶的,剛才也太驚險了!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7 PM

而回過神來之后,身后的一眾圍觀同學已經開始忍不住吐槽:

“喂喂,何銳你這錘石真心太坑了啊。”

“剛才這麼好的機會都把握不住。”

“用腳打也不至于次次鈎空吧?”

“我……錘石這英雄我本來就玩得不多啊……”眾同學的指責聲讓何銳羞愧到了極點,然而下一刻,人群後方還好死不死地悠悠蕩蕩飄來一聲嘆息:

“就算是玩得不多——”

“那也不至于這麼坑吧……”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8 PM

啪——

這是心情正無比委屈糟糕的何銳腦中一根神經崩斷的聲音。

從先前開始就一直飽受碎碎念魔音轟炸的他這會兒總算找到了發泄憋屈鬱悶情緒的口子,猛然轉過頭扯開嗓門破口大罵:“我靠,tmd到底是誰一直在唧唧歪歪啊!?”

“有本事別bb!”

“你行你上啊!!——”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9 PM

一時間,所有在電腦前圍觀的同學都被何銳這飽含怨念的一句破口大罵給鎮住了片刻,下意識地向后退開了一些,同時側身轉頭疑惑地向后望去。

只見得人群的最後方,一個身穿乾淨清爽的白色襯衫,臉上帶着無辜茫然表情的陌生傢伙映入眾人眼中。

注意到眾人齊刷刷投來的目光,發現自己頓時間變成視線聚焦中心的林蕭還有些茫然不在狀況中。

然后他便立刻醒悟過來是自己的碎碎念習慣在剛剛又招惹到人了。

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林蕭略顯靦腆地揮了揮手沖眾人打了個招呼:

“大家好——”

這誰啊?

眾同學面面相覷,然后又是上上下下將林蕭給打量了一遍。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9 PM

下堂課的8班的人?

沒印象有這麼個傢伙啊……

不過這會兒的何銳可沒管那麼多,剛剛被那碎碎念干擾折騰得邪火上頭,讓此刻仍舊余怒未消的他一邊操控着自己的輔助錘石選擇回城,一邊惱怒地瞪着面前這位陌生傢伙:

“剛剛就是你在后頭一直廢話?”

林蕭撓頭:“也不算廢話吧——”

“你錘石玩得很溜?”何銳氣勢洶洶逼問。

林蕭實事求是:“還行吧。”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29 PM

行啊,那你上!?”何銳徹底怒了。

林蕭一愣,指了指自己:“我上?”

慫了吧?這年頭愛bb的人也就只會打嘴炮了,真到這種時候也只會當縮頭烏龜……何銳冷笑着正要繼續出聲,林蕭卻是先一步地點頭應了下來:

“好啊。”

好、好啊??

被林蕭的這一句乾脆無比的“好啊”給險些噎住,何銳嘴角抽搐了半天才好不容易重新組織好語言、出聲嘲諷:“心虛的話就別死硬着嘴皮子,錘石這英雄可不是那麼容易玩溜的,幾個技能的施放都很講究技巧……”

旁邊觀戰的同學中立刻有人哂道:“得了吧你,瞎賣弄什麼勁兒啊,說得頭頭是道的,自己都坑成狗了——”

一番話立刻讓何銳鬧了個尷尬大紅臉。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0 PM

林蕭倒是很厚道地沒有落井下石,反而好心替何銳打起了圓場:“放心吧,我玩錘石挺有經驗的,不會坑。”

當着自己看不爽傢伙的面、被同學揭了老底,何銳還有些覺得面上掛不住,聽到林蕭說話又是忍不住想要吐槽:“你說不會坑就真的不會坑啊……”

不過這會兒坐在左邊電腦前的歐陽楊已經在催促:“哎別廢話了!人家說了會玩就讓人家試試,反正讓你小子繼續輔助下去、我也沒什麼希望了——”

“好吧……”連身為adc的同伴都開始嫌棄自己,何銳也只能一邊口中嘟囔着一邊不情願地站了起來,而且還不斷拿眼睛斜着林蕭:“希望你小子別就是只會打嘴炮,待會兒可別真坑了——”

林蕭好脾氣地樂呵呵笑:“不會的,不會的。”

然后就老實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到了何銳站起身騰出的座位上。

……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0 PM

左手搭上鍵盤,右手握住鼠標,林蕭飛快地熟悉了一下按鍵觸感和鼠標的靈活度。

然后趁着畫面上的錘石慢慢悠悠趕路的工夫,他順手又從牛仔褲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包黑色巧克力。

撕開包裝紙,張嘴巴小心翼翼地咬下巧克力板四四方方的一小塊,含在嘴巴里愜意地享受着那份絲滑柔順的香濃甜膩味道。

(打個遊戲還這麼鄭重其事地吃塊巧克力——)

(你丫當自己是賭神高進啊?)

一旁看着林蕭動作的何銳心情極其不爽,心中惡狠狠詛咒着:讓你裝b,待會兒坑成狗了看你還怎麼裝下去!

而這會兒正控制着畫面上的adc女槍在塔下補掉一波小兵的歐陽剛好騰出空來,頭也不轉地向身旁林蕭問道:

“誒哥們兒,你先給我交個底,你的實力到底怎麼樣?打過排位了沒——”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1 PM

左手搭上鍵盤,右手握住鼠標,林蕭飛快地熟悉了一下按鍵觸感和鼠標的靈活度。

然后趁着畫面上的錘石慢慢悠悠趕路的工夫,他順手又從牛仔褲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包黑色巧克力。

撕開包裝紙,張嘴巴小心翼翼地咬下巧克力板四四方方的一小塊,含在嘴巴里愜意地享受着那份絲滑柔順的香濃甜膩味道。

(打個遊戲還這麼鄭重其事地吃塊巧克力——)

(你丫當自己是賭神高進啊?)

一旁看着林蕭動作的何銳心情極其不爽,心中惡狠狠詛咒着:讓你裝b,待會兒坑成狗了看你還怎麼裝下去!

而這會兒正控制着畫面上的adc女槍在塔下補掉一波小兵的歐陽剛好騰出空來,頭也不轉地向身旁林蕭問道:

“誒哥們兒,你先給我交個底,你的實力到底怎麼樣?打過排位了沒——”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1 PM

全然不覺已經自己把自己戳穿了的林蕭還在一臉輕鬆大言不慚地安慰着身旁的歐陽楊:“放心吧,你先管自己補好刀發育,這一局陣容不錯,可以贏的。”

剛剛他按住tab鍵查看了一下雙方的陣容,自家藍色方這邊除開他們下路的錘石加女槍以外,上單是狗頭,中單不祥之刃,打野阿木木。

十足十的團戰陣容。

完全可以打。

不過,林蕭輕鬆淡定得了,歐陽同學可是沒這麼好的心理素質。

定級賽啊!

不是人機、不是匹配,一定定終生的好嗎?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3 PM

他可不想在青銅坑裡和一群挫貨對着擼一輩子啊——

帶着這樣的沉重心理包袱,歐陽握着鼠標的右手有些發緊,一旁的林蕭用眼角余光都能看到他手上微微突起跳動的青筋,就連指節都顯得有些蒼白。

【這種心態,可不利于正常水平的發揮啊……】

這樣想着,林蕭心中又是一陣連連搖頭,不過對于這種情況,他也沒什麼好辦法。

再給人家把巧克力遞過去、問對方“要不要吃一塊緩解一下壓力”?

林蕭猶豫地想着。

不過馬上,這個念頭就被他甩出腦袋:

算了,就剩這一板了,自己都不夠吃呢。

……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3 PM

打遊戲的時候,人越緊張,就越容易出現失誤。

這句話很好地在歐陽同學的身上得到證明。

眼見得不遠處的一個紫色方近戰小兵殘血,歐陽下意識地便控制着自己的女槍向前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林蕭的輔助錘石堪堪走到自家一塔前,在前段草叢裡插下一個假眼。

草叢中的迷霧瞬間被清掃一空,點亮的視野中赫然映出了紫色方輔助皇子的身影!

“靠!小心!”

“女槍退啊!皇子要eq了!”

身后一眾觀戰的同學頓時大急。

女槍現在的血量剩餘不足一半,【屏障】和【閃現】的雙召喚師技能又都在不到一分鐘前才剛剛交過,如果再一次被皇子的eq二連挑飛控住,對方的薇恩跟上輸出,再加上皇子一個大招“天崩地裂”的傷害,這個人頭幾乎就是送定了。

反應過來的歐陽慌張無比,手中狂點鼠標右鍵控制着女槍轉身往塔下方向撤退。

但已經來不及了。

乒!!!——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4 PM

一根飄揚着藍色旗幟的德邦軍旗從天而降,插落在正往塔下逃去的女槍身前。

e技能——“德邦軍旗”!

而下一刻,草叢中紫色方皇子金甲金盔的威武身影帶着殺氣悍然扑出!

q技能——“巨龍撞擊”!

一次嫻熟無比的eq二連施展而出,看這皇子的突進軌跡,藍色方adc女槍幾乎是沒有任何懸念地要被挑飛而起。

完蛋了。

站在后頭觀戰的眾同學都是無奈地搖頭嘆氣。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4 PM

這一下的失誤,是歐陽自己犯下的,輔助錘石已經是一到線上就第一時間在草叢裡插眼了,要怪就只能怪女槍這走位太不小心。

明知道人家皇子絕對就在草叢裡蹲着,你還為了補個小兵就貿貿然上前,這不是擺明了找死嘛……

這人頭再送一個,下路就真是崩盤了。

而正當所有人都對于女槍的下場抱以悲觀態度的時候,只有坐在右邊電腦前、一邊口含着巧克力一邊控制着輔助錘石的林蕭還淡定無比。

在紫色方輔助皇子玩家的德邦軍旗插落的一瞬間,他甚至還有工夫碎碎念一句:

“就知道你按捺不住要eq出來。”

幾乎是在紫色方皇子的q技能“巨龍撞擊”要連上突進的同一瞬,林蕭鼠標右鍵輕點、控制着錘石一步上前。

下一刻,輔助皇子玩家已經攜着鋒銳鐵矛指向軍旗插落的方位飛也似地突進而上!——

與此同時,林蕭眼中的目光瞬間變得無比專注。

而仍舊是這一秒——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5 PM

仿佛整個世界都突然間安靜下來。

時間像是被放慢了無數倍。

下路瞬間就要激烈爆發的戰鬥,瞬間被切分成無數幀靜態的畫面。

一幀、一幀地緩慢跳動。

屏幕畫面上,金甲金盔的紫色方皇子從草叢中悍然扑出。

下一幀,皇子的身形從錘石面前差之毫厘地險險擦過。

再下一幀,林蕭按下了e鍵,一道藍色的長方形技能引導框在錘石身上出現。

瞬息間調整好角度,手指搭上鼠標左鍵——

閃電般點下。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45 PM

時間恢復正常流速。

畫面上的錘石揮舞着鐮刀鎖鏈狠狠揮舞甩起,強大的力感順着綠瑩瑩的冰冷金屬鎖鏈自前往后反向擺動!

突進飛躍到半途之中的紫色方皇子眼看着就要順利將女槍挑飛控住,而下一刻,一股無法抵抗的大力從身軀左側傳來,猶如被人狠狠地扯了一把,皇子的身形猛地頓住向左一歪——

eq二連硬生生被中途打斷!!

七個冰凍的富豪 2021-1-4 03:57 PM

“靠!”

“nice啊!!——”

“皇子的eq被打斷了!!?”

身后觀戰的眾同學頓時發出一陣驚呼,驚喜之中,更多的則是不可置信的震驚意味;至于那原本還在等着出聲嘲笑林蕭的何銳,更是雙眼已經瞪得幾乎眼珠子都要掉了出來:

錘石的技能還可以這麼用?

皇子的eq二連都已經施放出來了,居然也能在中途打斷??

當然可以。

這是林蕭的答案。
頁: [1] 2
查看完整版本: 英雄聯盟 不露面的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