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 mRNA 能治武肺,也能治癌?

Zzlaz 2021-1-6 08:58 AM

於 1961 年首次被發現的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其主要工作與郵差一樣,攜帶從 DNA 中複製的遺傳資訊,以產生建構及控制人體器官和組織的蛋白質。Uğur Şahin 夫婦[url=https://www.ft.com/content/6633221e-3b28-4a15-b02d-958854644c79]認為[/url],如果利用得當,mRNA 能充當免疫系統的交通督導員,可控制、調節和重新定向身體的資源,以對抗特定的癌症和病原體。
不過,與 DNA 不同,mRNA 極其不穩定,通常在完成功能的幾分鐘內就會被酶降解,這使其醫學價值趨近於零。
「我大概是最早告訴 Şahin『這太瘋狂了、不可能成功』的人。」Matthias Kromayer 在慕尼黑創投公司 MIG 領導生命科學投資,該公司後來投資 Ganymed 和 BioNTech。
但 Şahin 夫婦並沒有放棄,在德國政府資助 4 千萬歐元之下,他們協助建立了一個優秀團隊,以吸引年輕的研究人員,又與他們的導師兼免疫學家 Christoph Huber 設立一個轉化腫瘤(Translational Oncology)相關的非牟利組織 [url=https://tron-mainz.de/]TRON[/url]。該組織後來成為 BioNTech 中 COVID-19 核心研究團隊的育成基地。
由於意識到 mRNA 疫苗在投入使用前需要多年的研究和改良,這對夫婦繼續開發更成熟的生物化合物,即單株抗體(monoclonal antibodies),並發現其對胃癌、胰臟癌和卵巢癌非常有效。
在 Şahin 於「刺針」看到疫情消息的 3 個月後,BioNTech 成為歐洲首家進行 COVID-19 [url=https://www.cup.com.hk/2021/01/05/biontechs-ugur-sahin-and-ozlem-tureci/]疫苗[/url]臨床測試的私人公司,此前該公司已在猴子和老鼠身上試驗成功。
Şahin 堅信「這種病毒可以通過疫苗解決」,而支撐其信念的,是 mRNA 的關鍵優勢。數十年來,他們一直努力追尋此「平台」:能在短短幾天製造出不同版本的分子,而不需如傳統疫苗般在培養皿中培植細胞。
在美國合作夥伴輝瑞公司及德國政府的幫助下,BioNTech 得以擴大其生產設施,去年 12 月初,數十萬瓶含有能預防武肺的 BNT162b2 疫苗開始運往英國、美國和中東的診所,為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疫苗接種運動做準備。
是次疫苗研發速度之快,亦有可能帶來更廣的影響層面。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醫學系教授 Peter Openshaw 表示,冠狀病毒的下個變種可能會更快受控,因為製藥商「只需重新規劃」現有 mRNA 疫苗的「化學合成程序」。隨著大量投資湧入該領域,數十種 mRNA 癌症療法、罕見疾病的免疫接種,以及愛滋病毒和結核病等治療,亦得以加快進度。
Openshaw 指出,年輕研究人員開始對此類分子實驗更感興趣:「過去是 DNA 創新週期;現在是 mRNA 創新週期。」
[url]https://www.cup.com.hk/2021/01/06/biontech-mrna/[/url]

繼續留意事態發展 必要事採取合適行動.....

NIK9527 2021-1-7 12:13 PM

[quote]原帖由 [i]Zzlaz[/i] 於 2021-1-6 08:58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29933252&ptid=29644364][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於 1961 年首次被發現的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其主要工作與郵差一樣,攜帶從 DNA 中複製的遺傳資訊,以產生建構及控制人體器官和組織的蛋白質。Uğur Şahin 夫婦認為,如果利用得當,mRNA 能充當免疫系統的交通督導員,可控制、調節和重新定向身體的資源,以對抗特定的癌症和病原體。
不過,與 DNA 不同,mRNA 極其不穩定,通常在完成功能的幾分鐘內就會被酶降解, ... [/quote]
仲如果?mRNA疫苗已經開始用緊啦!:smile_45:

[url=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2012290265.aspx]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2012290265.aspx[/url]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mRNA疫苗背後有安全問題最新更新:2020/12/29 17:42[img]https://imgcdn.cna.com.tw/www/WebPhotos/1024/20201229/1217x768_20201229000132.jpg[/img]新華網29日發表對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圖)的專訪,他說,西方研發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苗,都走mRNA路線,這是人類第一次把mRNA疫苗打在健康人身上,背後還有一個安全問題。(中新社資料照)中央社 109年12月29日(中央社台北29日電)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西方研發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都走信使核糖核酸(mRNA)路線,這是人類第一次把mRNA疫苗打在健康人身上,背後還有一個安全問題。
目前已在美國等多個西方國家施打的輝瑞(Pfizer )及莫德納(Moderna)疫苗,都是利用mRNA技術,引發人體細胞對COVID-19產生免疫力。
而中國已在緊急使用並最可能先上市的3款疫苗,都是滅活疫苗,這個技術應用於流感疫苗已有多年。不過外界不斷質疑中國疫苗的試驗與療效。
中國官媒新華網今天發布對高福的獨家專訪,說明COVID-19疫苗研發。
高福說,中國研發疫苗的5條路線,有滅活疫苗、流感病毒作為載體的弱毒疫苗、腺病毒疫苗、mRNA疫苗、蛋白亞單位疫苗。現在走得最快的3種滅活疫苗都已經三期臨床接近尾聲,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就會聽到它的結果,「據我掌握的情況應該還是很好的」。
他說,西方走的mRNA疫苗路線,這個疫苗是為癌症病人研究的疫苗,用於治療癌症的,給病人用和給健康人用是不一樣的。「我不說它未來到底會不會有副作用,但至少沒有排除,因為人類將是第一次把mRNA疫苗打在健康人身上,所以背後還有一個安全問題」。
高福並稱,作為一個專業人員,一定要分析好壞,這是一個科學的態度。「就目前來講,滅活疫苗當時布局是很好的,而且我們也走得很快,在一些地方反饋的消息來看效果也很好」。
但他也強調,現在不是比疫苗誰快誰慢、誰好誰壞,現在是和病毒比,看誰能把病毒擋住,「我們的競爭對手是病毒,不是歐洲、美國還是哪個國家,也不是公司之間的競爭,人類要聯合起來」。
高福最後說,他還是想提醒大家,要對中國的疫苗有信心,要對中國的科學家有信心,要對中國從事公共衛生事業的人員有信心。(編輯:楊昇儒/吳柏緯)1091229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貼] mRNA 能治武肺,也能治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