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同治、光緒年間先後有洋務、維新之改革,但何以終未能挽回國勢之傾頹?試本己見析論之。

M4A3E8 2021-1-7 11:54 AM

清同治、光緒年間先後有洋務、維新之改革,但何以終未能挽回國勢之傾頹?試本己見析論之。

清同治、光緒年間先後有洋務、維新之改革,但何以終未能挽回國勢之傾頹?試本己見析論之。

M4A3E8 2021-1-9 07:37 PM

有言清同治、光緒年間先後有洋務、維新之改革,但終未能挽回國勢之傾頹,現析述其故如下。

自清代中葉以來,高壓統治及黨禁抑制士子思想,但反抗清廷統治之勢力一刻未消弭。朝隆末年,貪污盛行以致吏治不靖,清廷統治開始呈現頹勢;對朝廷統治不滿的百姓打著「反清復明」之旗號,於全國各省作亂,白蓮教乘勢作亂。嘉慶年間,復有回亂肆虐,清廷多番派兵征剿,回亂終究平定。1851年,清軍敗於鴉片戰爭,清廷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政府將絕大部分戰爭賠款轉嫁給廣東一帶居民,使他們對統治者怨懟日益加劇。廣東花縣人洪秀全以「拜上帝教」名義,聚眾於金田起事,清軍派兵征剿經年,仍未能剿平亂事,由洪秀全建立的太平天國一度稱霸長江流域十數載,終在1861年由曾國藩、李鴻章訓練之湘軍、准軍剿滅。太平天國之亂始平,清室已元氣大傷,但國內形勢稍定。至於外侮方面,清軍先敗於鴉片戰爭,復敗於英法聯軍之役,京師震動,八旗子弟始見列強船堅砲利之勢,自感軍事落伍。魏源著《海國圖志》倡導清室理應「師夷之長技以制夷」,尋求自強之道。清宗室成員慈禧、慈安太后、弈訢、文祥痛定思痛,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等官僚自思振作,尋求自強之道,以「自強運動」為旗號的洋務運動由是展開,主張「興洋務,辦實業,重科舉」,此舉防範了由科舉所引起之內亂重蹈覆轍,使清室開始了推行改革之道路。洋務運動始於1861年,直到1895年為止,歷經34載,清廷設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始辦外交事務,並於全國各省辦船政,開設「同文館」,廣設電報局,民智逐漸開啟,國力有所增強。清室大灑金錢創建「北洋海軍」及「南洋海軍」,整頓軍備,修繕國防。清室設立唐胥鐵路,復派幼童留學美國,都是針對當時國家面對的問題癥結,對症下藥。經一番努力,同治中興之局面由是出現。數十載後,清軍出兵朝鮮與日軍首次交鋒,終敗於甲午之役,復有列強劃分勢力範圍之危機,中國頓時陷於亡國之境地,士大夫憂國憂民,由康有為、梁啟超振臂一呼,以「公車上書」向光緒帝力陳利害,以說服其倡議之救國計策。光緒帝重用康、梁二人,並於1898年6月11日頒佈《明定國是詔》,宣佈實行變法,推行以「廢八股,興學堂」之維新運動,只維持不過百日,維新運動便以「政變」告終,光緒帝被軟禁於瀛台,慈禧太后重奪政權。雖同治、光緒帝推行之洋務、維新之改革均以失敗告終,但仍算是清室改革之先聲。

考究洋務、維新之改革未能挽回國力之傾頹,箇中緣故有以下數端:其一,官辦實業局限了國家產業發展之規模,由民營實業牽頭之經濟改革難以實現。其二,產業改革未有改造農業社會之設想,農民生活無從改善。其三,改革充滿國家利益主義,忽視國計民生。其四,改革受制於由列強侵奪之關稅自主。

先談第一個原因,洋務、維新之改革俱強調「興實業」,洋務運動辦船政、礦務、鐵路及電報等實業,其時國內產業確有一番新氣象,然清廷規限民間實業務必「官督官辦」、「官督商辦」及「官商合辦」,由民營企業開辦之實業一概禁止。所有國內實業推行之項目也必須符合官府之嚴格規定,營商失去應有自由。用以開辦實業的國家資源也由官府控制,諸如礦等原材料,則一律禁止民間私自開採,而掌握重要交通網絡之鐵路權亦一概由官府把持,商賈一律不得對國營鐵路之開辦事宜插手干預。總言之,官辦實業局限了同治、光緒時期之產業改革及發展規模,由民營實業牽頭之經濟改革終在此際難以實現。

再談第二個原因,中國自古以來均是以農立國,農民之生計關係到國計民生。若清廷要推行產業改革,斷不應忽略以農村為主之清代社會之考慮。洋務、維新之改革內容並無考慮如何提升農民之產能,當中包括向貧農戶提供補貼及技術支援,對於生活在赤貧之廣大農村家庭而言,此等援助極為重要。清廷在推行洋務、維新之改革之際,只著重各省城鎮之基礎建設及實業經營,絕大部分位於長江流域及兩廣地區貧瘠農村未能受惠,這種「輕農業,重工業」的改革思想未能使清同治、光緒兩朝之中國經濟存有全面發展,更遑論由農村出現之經濟改革可帶動清中晚期之國家經濟。

至於第三個原因,即便與主持改革者有關連。一如上文所述,洋務、維新之改革源於太平天國起事之內亂,起自鴉片戰爭、英法聯軍之役、甲午戰爭及列強劃分勢力範圍之外侮,清宗室成員及部分漢族官僚自思振作,但只顧及如何透過改革「富國強兵」及救國,使中國免於遭列強瓜分之禍,旨在穩定政局及提升國力,每每從國家自身利益出發。然提供國力最可行之辦法理應使民享其富,如是者,清政府理應如何透過落實改革措施實現藏富於民,途徑是探討如何振興經濟以改善民生,然自同治、光緒二帝推行洋務、維新之改革後,國不富且民亦貧,民眾貧困之情況較未推行改革之前更甚。此等充滿國家利益主義之改革,雖暫時使中國免於陷入亡國之局面,但除了讓百姓認為清廷有刻簿寡恩之惡感,便沒有為他們製造恆產以改善民生。長期處於貧困之廣大民眾則容易因此惡感而思變,紛紛轉而寄望於芳興未艾之革命。

至於第四個原因,則是與當時清廷失去關稅自主有關連。我們必須明瞭,關稅乃中國最重要之財政收入來源,但此等稅收卻掌控於英國人手中,加上自鴉片戰爭始,清廷需要承擔巨額賠款,而諸如洋務、維新運動之一系列改革方案,無一不需要巨額經費,方能逐一在全國各地推行。受制於由列強侵奪之關稅自主,這意味著清室缺乏充足資金來源以支持可提振國力之洋務、維新之改革,清廷統治者及各級官員需為此筆經費而籌謀,特別是用於創建海軍及辦船政之經費,最為龐大而關係到整場洋務運動和維新運動之成敗,結果改革無以為繼,國勢之傾頹則未能挽回。

綜上而論,清同治、光緒年間先後有洋務、維新之改革以圖提振國力,但礙於以上緣故,終未能挽回國勢之傾頹。究其緣故,官辦實業局限了國家產業發展之規模,由民營實業牽頭之經濟改革難以實現,乃其主因。產業改革未有改造農業社會之設想,農民生活無從改善。改革充滿國家利益主義,忽視國計民生,並受制於由列強侵奪之關稅自主,則可視之為其他決定性因素。洋務、維新運動使清國踏上興革之路,然歸因於此,愈是欲提振日漸衰敗之國勢,國勢卻日見傾頹。

[[i] 本帖最後由 M4A3E8 於 2021-1-11 01:03 P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清同治、光緒年間先後有洋務、維新之改革,但何以終未能挽回國勢之傾頹?試本己見析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