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歷代中醫消渴症學說演進之概論

M4A3E8 2021-4-3 19:00

「消渴」一詞始見於先秦時期的中醫學說,泛指具有多飲、多食、多尿症狀的疾病,與西醫相比,中醫研究消渴症的歷史較久遠,而有關消渴症的記載亦詳見於中國歷代的中醫典籍,「消癉」一詞最早見於戰國時代的《黃帝內經》中的《素問‧通評虛實論》,意指「消渴」,取其高消耗之意。[font=新細明體]「消渴」一詞則最早見於戰國時代的《黃帝內經》中的《素問[/font]‧奇病論篇》及《靈樞‧五變》。東漢張仲景著《金匱要略》明確地說明消渴症的定義,《金匱要略》中的《消渴小便利淋病脈證並治》詳細記載消渴症的病徵及藥方,使此病的治療方法有所依循。

在三國時代,中國進入一段長時間的分裂局面,政治失序,混戰頻繁。及至魏、蜀、吳三國盡歸司馬懿之後,西晉立國,結束分裂政局。永嘉之亂,西晉被北方胡族所滅,晉室南渡,偏安江陰一帶,南北分裂之局已定,朝代更迭不斷。進入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國道教出現以下兩個分支:丹鼎派及符錄派。在道教思想上,丹鼎派與符錄派有別,主張試煉金丹,致使時人無不醉心於煉丹,以求長生不老,服食丹藥的風氣因而盛行一時,當時不少地方官吏及隱士有服食五石散的習慣,增加他們患上消渴症的機會。

在魏晉南北朝紛亂時局之後,進入隋唐時代,消渴症學說之演進於進入了歷史轉折。在統治者倡導下,此症的病理學研究進入廟堂之中,豐富了其知識的涵養。於隋文帝在位時,巢元方是太醫博士,並於隋煬帝在位時被擢升為太醫令,統領一眾御醫,服侍皇室成員,深得隋煬帝器重。由於巢元方醫術精湛,後被指派編纂《諸病源候論》一書。從這時開始,消渴症的臨床研究就有官修卷籍可考,消渴症的醫學研究得到官方認可,於隋朝發揮光大。我們可以肯定,巢元方開啟了往後一千零六十三年官方研究消渴症的歷史,成為整個中國醫學發展史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font=新細明體]隋末群雄堀起,最終李唐擊敗群雄,獨霸中原,定都長安。唐朝立國,唐高祖及唐太宗沿襲隋風,廣招天下賢士進入太醫署,為皇室貴冑服務,延續前朝楊氏官修醫學之傳統,一時間,消渴症學說的發展再創高峰。於唐高祖武德中年擢升為太醫署太常丞的甄立言著有《古今錄驗》一書,此書清楚指出消渴症之廣義與狹義之分野。唐代王燾於天寶十一年[/font](公元752年)著成《外臺秘要》一書,此書引述甄立言著《古今錄驗》有關消渴症之論衡,首次將消渴症分為消渴、消中及腎消三大類,使消渴症有廣義和狹義之分。曾任唐太宗御醫的孫思邈著《備急千金要方》中的《[font=新細明體]卷二十一.消渴淋閉方[/font]》指出房事過度與消渴症發病之間的直接關係。

經歷五代十國的紛亂政局,最終由宋室統一天下。隨著政局的變化,中國消渴症學說進入一個新階段。在北宋,皇室極為重視消渴症的臨床研究,皇帝更親自主持相關的醫學研究,並將研究成果編纂成書,使消渴症之辨證論治一再有官修卷籍可考。於北宋太平興國三年,宋太祖詔命翰林醫官院諸太醫編纂《太平聖惠方》一書就消渴症的定義下註腳,將因應消渴、消中及消腎三類,以方劑分治。及至北宋末年,宋徽宗詔命諸太醫編纂《聖濟總錄》中的《卷第五十八消渴門》總結前朝醫書有關消渴症類別之論述,並且因應消渴症不同的徵狀說明其治癒之方,致使中醫消渴症之學說有一大進步。隨著北宋官修之風氣大盛,消渴症的辨證論治便有更可靠的臨床醫學證據及理論支持,而消渴症的方劑學獲得官方認可,得以迅速發展。

[font=新細明體]北宋以降,襄陽城以北盡歸金政府之統治,南宋政府定都臨安[/font](即今杭州),偏安一隅。中國遂形成南北分治之局面。雖然當時政局動盪,戰事頻繁,但仍無阻消渴症學說的發展。靖康之難以後,宋室南渡,經濟及文化重心南移,金代掌管北方重鎮,在這兩方面有所不及,但其醫學發展則更勝南方,獨領風騷。在金宋南北對峙之時,「金元四大家」對於消渴症之成因及病機均各持己見,部分醫者更突破前人之論,成一家之言。金代醫學家劉河間創立「寒涼派」,著有《三消論》,闡述消渴症的病機及併發症。在同一時期,張從正擔任金國太醫院的太醫一職,成為漢族在金國朝廷服役的最高級文官,並創立「攻下派」,著有《儒門事親》一書,闡析嗜飲與消渴症的關係。

及至金朝覆亡,中國北方盡歸蒙古,政局變更尚未中斷消渴症學說之發展。元代李東垣創立「補土派」,著《脈症治方》從脈象入手,闡析消渴症的辨證論治。蒙古滅宋,創立元朝,中國正式進入外族統治時期,羅天益著《衛生寶鑑》,根據醫療記錄論治消渴症。元代末年,朱丹溪創立「滋陰派」,其著《丹溪心法》中的《卷三消渴》根據消渴症之上、中及下三症作辨證論治。

元朝不及一百年而亡,經一番群雄逐鹿後,明軍成功擊敗其他起義軍,獨佔鰵頭。中國復歸漢族統治,明室統一天下之際,中國消渴症之學說又出現一番新氣象。官修醫學之風一再盛行,啟導了明代消渴症學說的發展。明太祖即位初年,周定王朱橚、教授滕碩及長史劉醇著《普濟方》中的《卷一百七十六至一百八十.消渴門》總結前朝醫官之論,指出消渴症分為消渴、消中及消腎三大門類,他們認為只有肺消及腎消可以救治,惟脾消則是不治之症。明代嘉靖年間,徐春甫著《古今醫統大全》一書,以前朝醫者的臨床經驗為本,討論消渴症的病機,並提供治療此症的藥方。明代天啟年間,張景岳總結其多年的醫學經驗,將其編纂成書,張氏著《景岳全書》中的《卷十八.三消乾渴》在辨症論治上另創新法,強調醫治消渴之法有虛實之分,須分而治之。另外,張氏著《質疑錄》中的《論三消有寒不專主火》指出消渴症由寒邪之氣所致,有陰陽之分,其主因不能盡歸於火。

明代覆亡,外族入主中原。清代統治伊始,戰禍連年,民不聊生。滿清政權對漢人甚為猜忌,猶以知識份子為甚。在這種情形下,清廷實行高壓政策,以抑制知識份子的反清思想。順治十七年,清政府下令嚴禁士子集會結社。及至康、雍、乾三帝在位期間,屢興文字獄,殘酷至極,牽連甚廣。如康熙時的「明史案」受牽連者有七十餘人,「南山案」受牽連者則有三百餘人。清政府更嚴禁學者著書立論,防止反清意識於民間傳播。士子為求明哲保身計,不敢議論政事,無不埋首於經書典藏,而不在經世致用之學進行研究。清政府的高壓統治逼使士子窮於訓詁,考據學之風於清順治至清道光年間大盛。在這段時期,前朝有關消渴症之學說雖流於山林之士的學術研究範疇,但能人賢士輩出,這使消渴症之辨症論治絕不遜於明代。

清乾隆至嘉慶年間,西學東漸,西醫學說豐富了清代諸位醫者有關消渴症病理學之認知,加上古文經學研究之風盛行一時,大大推進了清中葉以後消渴症學說的發展。即是如故,清代醫學家李用粹、葉桂及林佩琴除了總結歷代諸位醫者有關消渴症的辨症論治之外,更有進一步演繹,啟發當今消渴症的臨床治療及預防方法。

下文將引經據典,闡析歷代醫者對消渴症病理所持的醫學觀點。

ibm1 2021-4-7 10:46

[quote]原帖由 [i]M4A3E8[/i] 於 2021-4-3 07:00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33690701&ptid=29807751][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消渴」一詞始見於先秦時期的中醫學說,泛指具有多飲、多食、多尿症狀的疾病,與西醫相比,中醫研究消渴症的歷史較久遠,而有關消渴症的記載亦詳見於中國歷代的中醫典籍,「消癉」一詞最早見於戰國時代的《黃帝內經》中的《素問‧通評虛實論》,意指「消渴」,取其高消耗之意。「消渴」一詞則最早見於戰國時代的《黃帝內經》中的《素問‧奇病論篇》及《靈樞‧五變》。東漢張仲景著《金匱要略》明確地說明消渴症的定義,《金匱要略 ... [/quote]
有些人會簡單地把中醫的消渴症等同於西醫的糖尿病,
其實不然,
三多一少 (多飲、多食、多尿和消瘦乏力) 為消渴症主要病徵,
但這些徵狀也可以是甲亢或尿崩症的病徵.

病症的分類是否有效,
對應的是治療的手段,
不同的病症以不同的藥物來達到治療之效,
顯然 "消渴症" 一詞對現今糖尿病的治療手段,
添上了很大的局限性.

我不排除透過老練中醫的望聞問切診斷能對糖尿病患者達到某種療效,
但透過驗血驗尿的西醫學手段能達到的更精準的治療效果,
確實沒有棄西醫手段不用之理...
現代中醫學的方向,
應該更趨向於使用西藥後調理身體陰陽平衡的補助之上...
來達到養生保健之效...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歷代中醫消渴症學說演進之概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