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世俗資料來源

fb9321346 2021-5-14 08:55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課題比研究“拿撒勒的耶穌” 這個人物更吸引人了。關於耶穌的著作之多, 關於他的學術爭論之激烈,亦非其它領域可比.然而, 歷史人物耶穌始終是一個未解之謎。直得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才有幾位勇敢的思想家開始系銃地研究耶穌的生平。德國基督教新教的神學界從歷史批判的角度進行研究,所取得的成就尤為顯著。最偉大的研究學者之一、醫生和神學家阿爾貝特・施魏策爾將研究耶穌的生平比作宗教界進行自我反省的最大膽和最重要的行動。今天,我們幾乎再也無法理解,關於耶穌生平的歷史觀經過多麼長時間的陣痛才得以問世。施魏策爾認為,正是這種陣痛給了科學的認識以最大的推動力。 “對教會來說,研究耶穌的生平是實事求是的教育,是一場為維護真理而進行的,史無前例的艱苦拚搏。 ”目前,有關耶穌的專題論著遠遠超過七萬篇。然而,有關他的歷史形象的研究,一切努力所帶來的結果卻令人失望。迄今的研究工作所使用的資料幾乎全是宗教文獻,其前提是篤信耶穌是救世主,是神子。在世俗文獻中,幾乎找不到確實不帶傾向性的證據。因此,迄今為止,神學界無法說出耶穌的準確出生日期,對於公元前4至7年,即希律王在位時期,尚存有爭議。眾所周知的《四福音書》隻字未提耶穌的童年和少年時期,然而,正是這一關鍵時期對一個人的性格形成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甚至在未經證實的,介紹耶穌進行短期公開活動的材料中,也只記載著他的一段很短的經歷和受難日期。在當代的史學家看來,似乎關於耶穌的材料幾乎完全無足輕重或者至少不值一提。歷史學家不注意《四福音書》描繪的耶穌的偉大奇蹟和非凡事件,這怎麼可能呢?

塔西佗(羅馬史學家約公元55年至120 年)在《編年史》中提到了一位在提庇留皇帝時期被彼拉多總督處以極刑的救世主。這位羅馬最偉大的史學家的記載產生於公元117年前後,即在耶穌受極刑後約90年。他的根據不過是公元二世紀的傳說。雖然蘇頓 (公元65年—185年)和小普林尼(約公元61年—114年)提到基督教徒的宗派,但是隻字未提耶穌這個人物。公元93年前後,猶太史學家約瑟夫斯·弗拉維烏斯發表了他的巨著《猶太古代史》。這是一部描寫上至創世、下至尼祿的世界縱覽。它記述了作者認為重要的所有事件,描寫了施洗約翰、希律王和彼拉多,並且十分詳盡地提到了政治和社會情況。可是,作者卻隻字未提耶穌。直到公元三世紀,一位基督教徒寫了一部題為《弗拉維烏斯的見證》的書。書中寫道:猶太人約瑟夫斯·弗拉維烏斯甚至出乎意料地證明了耶穌的奇蹟和復活。可是,尤斯廷·德爾圖良和齊普里安等教父對基督教的這種變化一無所知,而奧利金曾多次指出,約瑟夫斯·弗拉維烏斯不相信基督。另一位猶太史學家太巴列的尤斯圖斯是耶穌的同時代人,住在卡佩瑞姆附近的太巴列。耶穌也常住在那裡。尤斯圖斯編纂了一部包羅萬象的編年史,內容所及,上至摩西下至他所處的時代。然而,他也隻字未提耶穌。另一位同時代的猶太人是亞歷山大的偉大學者費隆。他的著作現存約有50篇,他是一位研究《聖經》和猶太教派的專家,可是他也沒有提到耶穌。我們僅僅通過基督教的死敵塞爾索才了解到一些歷史事實,但是其中夾雜著少量吹捧“偉大的基督” 的內容。他的戰鬥檄文提供了一些信息。我在下面將作詳細介紹。看來,所剩下的,對於研究耶穌的歷史唯一可能的源泉就是《新約全書》。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世俗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