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雍正的4大寵臣,乾隆帝是怎麼對待他們的,為何最後這樣對李衛

Winy2021 2021-6-4 16:57

當年驍勇善戰的八旗子弟大都成了逛街遛鳥的紈絝子弟,九王奪嫡使文治武功的康爺爺身心疲憊,國庫虧空、吏治腐敗、民怨四起,大清的江山只剩下一個空架子。1723年,康爺爺帶著向天再借五百年的豪情壯氣,駕崩於暢春園,雍王爺接手了他阿瑪留下來的爛攤子。
[img]https://p4.itc.cn/q_70/images01/20210604/d29abce848424ce7a9f1681db3a5d27f.png[/img]
從1723年到1735年,為了改革弊政,雍王爺不僅自己披肝瀝膽,還大膽啟用了一批能臣幹吏,比較突出有四個:張廷玉、鄂爾泰、田文鏡、李衛。通過官紳一體納糧、改土歸流、耗羨歸公等舉措的實施,一改康熙晚期的頹勢,使大清再次煥發了生機。
恨水東逝。1735年8月,帶著滿身的罵名,雍王爺暴斃於暢春園。把萬裡錦繡的大清江山交給了他心愛的四阿哥--乾大爺的手中。
雍王爺為了使兒子能坐穩皇位,可謂說是煞費心機,把自己年長的一個親兒子給收拾了,還給乾大爺整了四個輔政大臣:允禮、允祿、張廷玉和鄂爾泰。乾大爺繼位的時候已經25歲,並且他也是一位比較有作為的君主,怎能容忍被這些曾經的老臣給左右呢?
最先開刀的就是他的十七叔允禮,乾隆三年被嚇死了;接著收拾他的十六叔允祿,乾隆二年就勒令回家養老去了。對自己的至親尚且如些,其他的那些就不敢隨便言語了,已經成了他粘板上的肉,想怎麼剁就怎麼剁了。先說張廷玉,這位可是三朝老臣,在當時被封為保和殿大學士、首席軍機大臣等等一大串的頭銜,發須皆白,在朝堂上隨便擺下老資格,都讓乾大爺這個毛頭小夥子忍著不能發作。
這位仁兄在雍王爺的時候那可是如日中天,炙手可熱,雍王爺給他許下承諾死了讓他進太廟,在清朝漢人進太廟,張廷玉可以說是蠍子拉屎--獨一份。
[img]https://p6.itc.cn/q_70/images01/20210604/59e8b1149f62444fa780ed00f98061e2.png[/img]

特別到晚年,他總擔心乾大爺不兌現,在朝堂上、在奏摺上時不時提醒一下,讓乾大爺相當不爽。再加上他年紀大了以後固執、又好激動,便於乾大爺之間生了嫌隙,基本上都是給了他一個虛職。
乾隆十四年,在他的一再請求下,批准了他離職養病的申請。但他讓其子給皇上謝恩,讓乾大爺非常生氣,威脅不讓他進太廟,把張廷玉搞得惶恐不安。乾隆二十年,張廷玉在家去世,享年八十四歲,乾大爺最終還是遵從了他爹的遺詔,讓他配享太廟。
[img]https://p4.itc.cn/q_70/images01/20210604/4efd248c65094ed888dd0e459013265e.png[/img]
接下來說鄂爾泰,滿族人,屬於雍正在雲南改土歸流的忠實執行者和實踐者,深得雍王爺的信任。乾大爺繼位後,任命他為總理事務大臣,又兼任了軍機大臣、領侍衛內大臣的職務,又加銜太傅,國史館、玉牒館總裁等,並被賜號襄勤伯。
可以說乾大爺對他還是相當不錯滴,在乾隆十年死了,乾大爺親自致祭,並賜謚號文端,還配享了太廟,入祀賢良祠。但是因其子鄂中及其門生胡中藻之案,死了的鄂爾泰還是受到了牽連,又被乾大爺給移出了賢良祠,死節不保啊。田文鏡呢,實際在乾大爺榮登大寶之前就死了。1732年田文鏡被雍王爺批准退休沒多久就沒了。他是雍正期間官紳一體當差的先行者。
[img]https://p7.itc.cn/q_70/images01/20210604/2a60b45e03734a32acb4f356748d68a7.png[/img]
可能是這位老兄有點不合流,在康爺爺年間幹了三十多年,混得比較慘。雍王爺上位後他老人家的春天就來了,為了報答主子的知遇之恩,那玩得是相當生猛,一年之內一下子從一個從四品的小官變成了封疆大吏。
在河南為政的十幾年,基本上把河南的讀書人給搞慘了。但仍然深得雍王爺的信任,混得那是風聲水起。雍正十年,燈干油盡,實在是干不動了,回家養老沒幾天就駕鶴西去了。主子卻是沒有虧待他,死了還能躺在皇上的身邊,並賜號端肅。並在河南專門為他修了祠,河道總督王士俊還把他給整到了河南賢良祠。
[img]https://p0.itc.cn/q_70/images01/20210604/016aac949c4049a58a12fe17f54a5d19.png[/img]
可能是這位仁兄得罪的人太多,在乾大爺中期,其墓給當地守陵的大臣給夷為平地,落得個和鄂大人一樣的結局,死了也沒有落得個安生。最後我們來說一說又玠兄。這小子可不是叫花子出生,他出身富戶。他的官不是考出來的,是買來的,深得雍王爺的依賴,基本上幫著雍王爺管理著江南的錢袋子,不然年大將軍吃什麼呢?但他為官清廉,不畏權貴,不論在什麼職務都能夠體察民間疾苦,深得老百姓的愛戴。這小子算是個人精,雍王爺還沒有駕崩的時候,他就和乾大爺眉來眼去,一直到死都深得乾大爺的重用。
只是死得有點早。1738年得了重病,乾大爺聽了,非常著急,立馬派御醫予以診治,但是已回天無力,當年就沒有,死時年僅51歲。乾大爺按總督例予以祭葬,並賜號敏達。
只是他也是死後厚觸了乾大爺的黴頭。因為深得百姓愛戴,江南的老百姓他建廟來祭拜他,被尊稱為“湖山神”,正好被乾大爺南巡的時候給看到了。心想自己是文治武功的十全老人,刁民不拜自己,去拜一個叫花子,就氣不打一處來,命人把李衛的神像都給燒了。
[img]https://p5.itc.cn/q_70/images01/20210604/df6960d5e6f646db900b62fdefadaeec.png[/img]
總結:總體上來說,乾大爺對他阿瑪留給他的這些重臣基本上來說也都還過得去。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為了樹立自己的威信,必須要用自己提拔的人才夠放心。活著的時候,他要時不時地敲打一下,死了呢,發發威,讓別人看看,他才是真正的老大,即使他爹留給他的又如何呢?這才能體現出皇上的價值。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雍正的4大寵臣,乾隆帝是怎麼對待他們的,為何最後這樣對李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