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眾多史書,為何只有司馬遷寫烽火戲諸侯?這隱藏個大秘密!

蔚藍檔案 2021-12-12 11:14

們先來看看“烽火戲諸侯”這個故事的女主角。
本名:褒姒[bāosì]
生卒:不詳
出生地:褒國(今陝西省漢中市中部、留壩縣以南地區)
職業:妃子王後
大事:烽火戲諸侯(彷彿專門為烽火戲諸侯而生)
結局:被犬戎所擄,下落不明
關於褒姒,在司馬遷的《史記》中是這樣記載的:
夏朝末年,一天夜裡,有二條神龍停在夏帝面前,說道,我們是褒國的兩個先王。
夏帝佔卜:殺掉龍,趕走龍,留下龍,都不吉利。
又佔卜得解決的辦法:需要得到龍的唾沫儲藏起來,才吉利。
於是神龍離去後留下唾沫,夏帝用匣子把唾沫裝起來。
夏朝滅亡,這匣子傳到商朝,商朝滅亡,這匣子又傳到周朝。
經過三個朝代,沒有人敢打開它。
到周厲王(周幽王的爺爺)末年,任性的國王非要打開觀看,結果唾沫流到宮中,怎麼也擦不掉。於是周厲王命令宮裡的女人赤身裸體大聲叫嚷,唾沫突然變成一隻異獸(黑蜥蜴),竄到了後宮,後宮有個侍女,剛七八歲,碰到她身上就不見了。
周宣王(周幽王的父親)時,還沒有丈夫的那個侍女生下一個女孩,她很害怕,就將這個孩子丟棄了。
說到這裡,你是否已經感覺,這個故事與古希臘的神話故事“潘多拉魔盒”有點相像?東西方古人的智慧,都是很令人敬佩啊!
[img]https://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4292633802/1000[/img]
繼續說周宣王時期,突然有個歌謠開始傳唱:桑木做成的弓啊,箕木製成的箭袋,是要滅亡周國的。
當周宣王聽到這首歌後,既怒又怕,派兵到處搜查賣桑木弓和箕木箭袋的人,見到就殺。當時,有一對賣桑弓與箕箭袋的夫婦意外獲得這個消息,趕忙逃亡。在逃跑的路上,他們遇到那個侍女丟棄在路旁的怪女孩,便收養了她,一路逃到了褒國。
這個女孩就是褒姒。
由此可以判斷,連女主角的身世都是神話演繹,烽火戲諸侯更是一個演繹中的演繹。如同封神榜、三國演繹等,既有真實的存在,又有添枝加葉。
不過,通過敘述褒姒神話般的出身,司馬遷形象地向世人傳遞這樣一個信息:大周朝的王位傳到幽王的爺爺、父親手裡時,就已經衰敗不成樣子了。帝王們淫亂無度、暴虐暴政、盲目自大,大勢已去。
因此,可以這樣理解:褒姒只是一個表現符號。
司馬遷繼續他神話般的敘述:褒姒長大後,褒國君王為了自救,獻美女給周王。周幽王很喜歡這個美女,但是這個美女美則美矣,只是從來不笑。
褒姒越是不笑,周幽王心裡就越癢。正如我們所熟知的俗語:“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得到。”何況暴虐自大的周幽王呢,更是受不了。
可以說,僅僅是為了看褒姒一笑,這位荒淫的國王那是極盡荒唐之事,他先是廢掉原先的太子,立褒姒生的孩子為太子。
褒姒還是不笑。不過,這裡卻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理解司馬遷的所作所為了——他為何需要通過這樣一個神話般的故事來展現西周王朝的末世亂象,而不直說?那是因為,司馬遷寫《史記》時,也正是漢武帝廢掉衛太子的時候。直接寫周幽王廢太子,敏感的漢武帝會怎麼想?所以只好曲筆。
博褒姒一笑者,重賞千金!
結果,虢國石父獻出了“烽火戲諸侯博美人一笑”的點子。
褒姒來
這笑容耐人尋味,而幽王大喜——權力這東西原來真的好用,連冰美人都能為之而笑。
[img]https://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4292633862/1000[/img]
公無前771年,申後之父申侯聯合鄫國、犬戎攻打周幽王。犬戎兵至,幽王再燃烽火,諸侯沒有出兵救援,幽王被殺,褒姒被擄,從此下落不明,西周亡。
這就是烽火戲諸侯的故事。不過,翻遍史書,卻只有司馬遷寫了這個故事,而更早的《國語》、《晉語》、《鄭語》、《詩經》、《呂氏春秋》等等,卻只有周幽王寵溺褒姒的記載。
這是為什麼?前面已說,司馬遷想告訴世人,西周末年,整個王朝已經充滿戾氣,甚至為博美人一笑,淫亂自大的周幽王都敢廢掉太子!
而廢掉太子才是西周消亡的真正原因!歷史事實就是:淫亂自大的周幽王為了看美人一笑,廢除了原太子宜臼。宜臼不服,逃出都城鎬京,到了外公申侯的封國後,聯合了其他諸侯,並勾結了犬戎,攻入鎬京,奪得了王位。
宜臼繼位,是為周平王,他不是正常繼承,權力自然要重新洗牌。鎬京是舊勢力范圍,正好借犬戎之手清洗。而且經犬戎一鬧騰,整個城市也就毀得差不多了。所以正好藉口東遷到洛陽,獎勵有功者,懲罰不服者,重新劃分權力。
但是,經過如此一折騰,各諸侯國也便對王室有了看法,開始小瞧之,實力說了算的惡性思維由此被放出牢籠,拉開群雄爭霸的局面。
[img]https://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4292633932/1000[/img]
因此,雖然有曲筆避諱漢武帝衛太子之嫌,但不可否認,“烽火戲諸侯”正是司馬遷總結西周滅亡的點睛之筆,他的結論還是淫亂亡國——夏之妺喜、商之妲己、周之褒姒、晉之驪姬,四大妖姬結論都相同。
當然了,“紅顏禍水”也只是演繹任性權力的一個道具罷了,目的還是為了告誡世人亡國的真正秘密——任何社會和個人,一旦喪失底線,沒了敬畏,就會自我膨脹,滅亡便會隨之而來,即所謂“若想讓其滅亡,必先使之瘋狂也”!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眾多史書,為何只有司馬遷寫烽火戲諸侯?這隱藏個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