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沒有對照組參考下你怎知道誰救了幾多人

maxyau1234 2022-2-24 00:53

因為抗疫疲勞下港府突出猛招,下月將全民強檢三次,作為香港人當然怕了(雖然又有錢派了),但確診和病逝人數不斷增加下,又可以怎做?中港台人的注射率不高的很難做到和病原共存的,如果強逼注射又會怎樣?

(我剛打了第三針)

結果又會變成專制和自由的爭論了,可對於中共殺了幾多人無個數的,同樣問些美帝殺了幾多人也是個問號的,只有二戰時的軸心國之類給些軍事法庭才得招認那些戰爭罪行,而這也會把真實殺人和廣義的逼死,或在非致命的逼害後病死混淆。

不如當作遊戲或虛擬世界觀的哲學討論會較輕鬆些,便是其實打打殺殺救了幾多人?

而救的人又可不可以和殺的人對等。

這是早年在北斗之拳的外傳天之霸王中,雷奧和多奇對話中時。多奇說你到處打些土匪救不到任何人的,因為都快餓死的人多會搶劫,當然故事是從肯定雷奧的角度出發。

相對FATE系列的衛宮家的說法是,只要面對面確切地救才算救人,切嗣否則自己在前史時代的殺生救世的話語,和成為日後魔法少女依莉亞的邏輯。

當然兩者仍然肯定某種,殺壞人拯救好人的邏輯,即大概只接受拳四郎和雷依等人只殺些現行犯。諷刺的這才是究極意義上的唯物論的救世論,因為的確是殺生救世而且是面對面地確實地救人。


而不是假設了如果不那麼做的,平行世界只會更慘的,可是也成為了唯物論的局限了,所以我才說過現代或當代哲學多半在否定唯心論時,也拒絕了唯物論。而講究到唯物論同樣不易受這種假設性的話語。

在倫理哲學上比較明顯的原因是,也許在防止戰爭等事上沒有像在戰爭中殺敵的可以實核的戰功,但在任何一種倫理上防止戰爭都比在戰鬥中殺敵更有價值。

這也是現實和些故事不同的地方,便是現實我們「最」需要的不是殺人的英雄,而是些防止需要殺人的手段,即使是用軍備防止戰爭仍然是防止戰爭的。

可是現實中沒有那些平行世界,那麼怎樣解決這種對照?

首先像核戰之類太明顯了。

但除了這種極端的場合在人文世界,我們較難想像準確的科學實驗,好像國定殺戮日的故事便很扯的。

至於現在的疫情也因為消息不準確外,也因為些經常性地禁足的地方,會有人民接觸病毒的數量多少成疑的爭論,到底如果一直不禁會不會他們在未撐到弱化版的新型肺炎(omicron)登場前先死?

另外在北斗和fate中有意識地殺的人,都是些現實世界不可能存在的巨漢和魔法師,拿他們的命就算救了數千個普通人都不見得可以相抵的,被救的人也只有士郎和帕德成為救人者的追隨者。

這也是現實中左派的衰落的遠因,就算你把那些地主貴族的資產充公,可以幫助到一些弱勢的人們,可他們的感謝的程度遠,不能夠和那些看來很有價值的貴族的仇恨並論,而且這些被協助的人多半不可能成為忠誠的革命支持者。

可是在如果精確的科學實驗下,仍然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結論:

如數百年來的防疫技術,只是那些是對本來便存在很久,和當時死亡率比現在新型肺炎還高的病,而那時也是經數十年的努力的成果。

最後,現實中的我們其實也有些像「別讓我走」中,拒絕複制人人權的普通人一樣,他們習慣了很易有器官移植的生活,我同是因為習慣了少見傳染病的世界,所以才會對新冠這麼緊張,在一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或數十年的亞洲流感時,人家只會把注意力盯在戰爭上。

[[i] 本帖最後由 maxyau1234 於 2022-2-24 03:41 A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沒有對照組參考下你怎知道誰救了幾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