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誰需要哲學 失事的太空人和海倫凱勒的討論給我的啟示

gx9900gundam 2022-3-3 18:07

[img]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2/8572e1b70f56eb18f3eb10a3a7a16c76.JPG[/img]
我對本書作者「安‧德蘭RAY RAND」的名字,首先是在一本批判新自由主義的書金融大崩盤:告別貪婪的時代
The end of the age of greed上見到的,那本書也無甚高論的所以不值得寫的。後來意外發現這位來自前蘇聯逝世多年的美國女作家和哲學家的這本簡體字書,還要很殘的新書才真的看到她的大作,結果也發覺同樣無甚高論的。

可是值得寫了,除了一句你在罵人時只會降低自己的水準,那些在金融風暴海嘯時批人的書,反而給那些作者多或遺產繼承人一筆進帳。

但真正好看的地方是這種生動地為了客觀主義辯護,只是大家對她的理論有一個更常用的名稱:唯物論。而在當時美國人對唯物論一詞較反感的,還可能惹起基要派責難你的親族是猩猩的責難。

甚至這比基督教和佛教所自認的,更適合擊敗些像魔禁或涼宮等諾斯替式的廢話。

即我早便說過魔禁的魔神為什麼不做些小示範?索隆為什不直接打爆敵?

你們都是在現實世界無能為力的,只可以影響能夠控制物質的人類,並想否定事實創造和控制物質世界的定律(=神,雖然神有更大的範圍的定義,可在這裡還是等同了)

可能各位對我所說的不怎懂,但在奇幻文學大解禁前,現實世界不少人真的害怕會有人相信像魔戒的索隆或哈利波特的佛地魔,而且現在美國天主教學校圖書館也在把哈利下架了。

可有趣的一般馬列的信徒才像不屑談這種問題,但也是說過羅素在人類的知識說狹義或經典的唯物論,反而做成了共產政權的失敗,因為像這文所說的即沒有假設的對照組便無法證明自己的正確性。

[url=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95664]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95664[/url]

可是本書開宗明義的第一部便用假設,太空人意外墜落不知名和位置的行星,便解說你需要哲學便是書的標題,即如何組織了從以前學過東西找尋出路。

所以要不會被迷惑的而不怕失落,這完全是以超光速做假設的,老虛的翠星連回到地球都不知道的。

但現實如果以太陽系內怎不知道什麼行星?太陽系外亞光速?只可能是準備超過現代人一世的時間才到達的,你和我說不知名和位置?

當然這種能力的哲學根本是人類革新了,所以不怕那些魔神的話了!

便是說些什麼毀滅宇宙但什麼都沒做到的魔神了。

可書的要點到了海倫凱勒的故事了,而以她這個幼時瞎聾了的女孩,被蘇利文老師教好了而用來批康德的不可知論和唯心論,把那種什麼物質和現世都矮化的話駁得一文不值了。

(我早年看過海倫的「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當然你也可以說魔禁的魔神或者那些索隆佛地魔,對海倫凱勒不起作用,是因為她不值得被迷惑。

可是蘇利文老師還是用只有有限感覺的海倫,最重要的是那些物質世界才是最確切的存在。

當然在馬克思時代也不少唯物論者選擇的是資本主義,所以作者也沒有批馬克思而是直接反對故鄉迷信的共產主義,如果單純認為物質世界最重要最真實,是無法推論出政治或經濟的實踐的方式。

最後,那些哲學家不能簡單說自己是唯物論,除了我說的唯物論的局限是拒絕很有有用的假設外,還有是作者批判人家不肯說「我是對的」,而常說「我不肯定」這使的她很冒火的,這樣我怎樣對你討論?但人家的本意應當是拒絕假裝成自己擁有真理,而認為要擺出一副「我便是對的」斬釘截鐵的態度,只想她的正職是小說家,像少漫需要些什麼熱血友情和勝利一般。這也難怪這麼遲才有人漢譯這些書了。

[[i] 本帖最後由 gx9900gundam 於 2022-3-5 11:38 A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誰需要哲學 失事的太空人和海倫凱勒的討論給我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