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私權力Private Power

gx9900gundam 2022-5-4 00:14

在討論Happy Sugar Life和刮掉鬍子的我執到女高中生時。竟有不少人疑問為什麼日本這麼發達,還要有所有一般人眼中政治和文化的強項,仍然會發生對沙優和小鹽這種事,還是這些反正只是虛構的故事,好像只有在戰亂和貧窮或極權的地方才發生的。

我只好回答即使反烏托邦都做不到,那些版友所想像那麼好的,最多只能減少這種情形,所以我才說高達的主角救到全世界,但救不到一個無名的女孩子。

現在本文便想發展這種語題了:

因為人類最「天然」的權力形色是父母的「私權力」,說天然被加上引號是因為信史以來最大的父權,現代被人類學家「證實」只是人為的,卻被很多人繼續視為社會的根本,更把大陸那首「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恥笑的。

私權「力」不論中英文都沒有很多專門的研究,而私權「利」Private Right倒很多研究的,多少因為北京的一大二公曾經想否定私權力外,也因為在英文Power也可以指物理的動力,Private Power常常被指私營發電放或電力公司了。

而對於上文那句「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變成笑話後,其實反而證明了政治介入家庭的困難外,也有一個做父母有無處置子女的「自由」或「權利」的問題?

便是我所說對私權利的較熱門研究,因為其實對於子女來說這明明是父母對自己的權「力」,怎會變成了父母的權「利」?那麼老師的偏袒算不算他們應有的自由?

你可以說中共拆散了很多家庭,也可以抗議香港解散教協的事了。

但在不涉及政治的話,我們新聞常聽到像我所說的動漫的情節,這類新聞叫社會新聞和像戰爭和天災之類不同的,因為涉及的人數很少的,所以也算屬於私人的權力和權利的問題人。

但普遍的話便會變成社會問題,這卻難以確認是否政治問題,因為這種場合的變數太多,政府很難想像到共同的有效對應手段。

這便是倒底荻原爸拋棄女兒和鹽爸的家暴,或沙優和結子或者沙糖和聲之形的硝子怎給同學霸凌的,更不用說像人生或被你所愛真的很痛,那些白爛的老師的情節。

如果更嘔血的是在十八九世紀的「自由主義者」,認為把投票權開放給女性和窮人是一種「奴役」,當歐美的普選制變成事實,卻沒有變成共產主義後,新自由主義把富人的權力,變成可以把工人為自己賺的,變成了發給窮國的人為自己做工的權「利」。

一九八四中說「自由即奴役」,本意應當出於這種歷史和現實了。

這又要回到小羅斯福新政時研究過的問題,即是拳頭與官府的關係,即是只在理論上最大的拳頭是來自官府的,可其實我們很少見到它的,如果它要耀武揚威的後果反而多半是負面的,因為非官府的拳頭很有多手段能擺平它的,所以除了「共產國家」還敢平時拿出,別的國家還是用中介的拳頭。

甚至在共產國家仍然是較依賴地方政府和警察等,非中央的官府的拳頭。

反之官府猶其是中央的官府,是用來維護平民的自由,免被地方的豪強們所欺侮,才能突顯中央的英明。可是如果沒有人告狀便什麼都不能做的。

但最壞的情形是好人坐等形勢的惡化,可是對於情報有限的官府來說,又怎樣對於家暴行事,只可以說「清官難審家庭事」,便會把一些事情還給家長的。

最後我所說新自由主義的問題,主要是政府的權力的局限是有地域的限制,所以在「二十一世紀的資本論」中,作者建議成立全球性的稅制機關,便超出本文的原意了。可是成立一個反全球性的剝削機關和地球聯邦無異,又會惹人想直接逃稅了。

[[i] 本帖最後由 gx9900gundam 於 2022-5-4 12:47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私權力Private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