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分享

Hhy1552 2022-5-8 07:44

《2019年》


很多人都不知道2019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最少我知道一些。


5月尾的時候,我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福建泉州。我在那裡拍攝了一些相片。


泉州是我的故鄉。自從我在1989年5月出生後,到我在1996年6月去香港之前,在大部份的時間裡我都住在了泉州。


這是一個古樸的地方。


這裡的建築風格結合了中國和各地方的一些特色。泉州以前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所以應該各地方有一些人會來了泉州。


當然,我寫這些不是要為泉州做旅遊宣傳。我主張大家不要這麼多來泉州。好給這個地方保持寧靜。


說回2019年。怎麼說這都是不平凡的一年。


我在5月尾回到泉州。6月5日時,我在意識裡知道自己躺在一個地方,但四周圍是黑暗的,而我知道我自己的心門打開了。就是,我像一個機械人一般,心口的一個門打開了。


我知道人的身體就像一座房子。


在那時,我就求主耶穌住進來。結果,我一求時,就發現,感覺,心口有一道電傳流了出去,應該傳流到了我身體的一些地方,但感覺上,很多都是傳流到了我的左手。約同時間,我的眼睛也看見四周圍變成了光亮。我舉起自己的右手,就是另外一隻手,看一下手錶,顯示的是15時52分。這是在那個意識裡的時間。


我用的是電子錶。泰國製造的。


看完手錶上的時間後,我眼睛看回了這邊的世界。在這邊的世界裡,我是躺在床上。我看看時間。我回來的時間應該大約在下午1點鐘左右。也有可能是在中午12點鐘左右。


現在,我不知道我的意識回到這邊的確實時間。但是,那邊的那個時間我是記下了。是15時52分。


6月6日。我回來了香港。6月16日,我在香港的醫院裡被人綁了,被人綁了在床上。


同一天晚上,在地球的另外一邊,烏拉圭,有大停電。據說是在當地時間的早上,7時07分開始停電。同年,7月06日,我離開了醫院。


說回來。6月16日那天,在我被人綁了之後,我媽媽去了買兩瓶水和兩盒牛奶給我。後來我發現,那種樽裝水的瓶子上可能是印有150502。而11天前,6月5日,我在意識裡見到的那個時間是15時52分。


那是一種在香港可以購買到的樽裝水。Bonaqua。770毫升的那個版本。


在6月5日的那個經歷後,我在這個世界裡發現了很多神奇的地方。例如,其中一件神奇的事是,我在這邊世界的互聯網上遇到的三組英文字母的數字代碼中,有一組居然會,像是可以和我在那個意識裡的經歷結合。


1555 Hung Ho Yeung s heart has been open.
1553 Electricity passed the body.
1552 The Lord enters Hung Ho Yeung.


這組英文字母數字代碼是
A1 B2 C3 D4 E5 F6 G7 H8 I9
J600
K10 L20 M30 N40 O50 P60 Q70 R80 S90 
T100 U200
V700 W900
X300 Y400 Z500


這組代碼,我是在這邊世界的互聯網上見到的。


我來解說一下相關的計算方法。對於一個英文詞語或一句英文句子,把其中所有的英文字母,按這組代碼代換為數字,再把所有相關的數加起來,就可以得到一個對應值。例如,字母A會被代換為1,字母N會被代換為40。AN這個詞語的對應數值就是41。


基於有2019年06月05日的那個經歷在先,我發現了:
Hung Ho Yeung s heart has been open. 的對應值是1555;
Electricity passed the body. 的對應值是1553;
The Lord enters Hung Ho Yeung. 的對應值是1552。


此外,可能是基於我有的另外兩個經歷,有關於兩個夢的,我還發現了:
Hung Ho Yeung crucified to death. 和 Babylon has fallen for Ho Yeung. 的對應值同時都是1552。


而且,關於在1552附近的1551,有以下這個:
The world had been crucified. 的對應值是1551。


我先來說一說兩個夢。


我在大約2018年06月29日做過一個夢。


在夢裡,我離開了醫院後又走著要回去醫院。醫院是在山上,所以我往著山上走。但當我走到了還是在遠處的時候,就看見有風在那裡轉。


後來,一棟建築物在風中左搖右擺,倒向了一邊,可能是壓向了一邊的另一棟建築。我見灰塵揚起,轉身就走了。


醒來後,我去打開聖經,見到耶利米書第51章1節。經文中提起風,也提起巴比倫。在夢中我見到風,也見到一棟建築物倒了。


這個夢應該是在2018年6月28日和29日之間的那個夜裡發生的。是有一點神奇。因為在發這個夢的前一年,在2017年的6月29日,我離開了醫院。


我有時候會做夢。


第二個我簡說的夢,是,在大約2019年09月10日我做的一個夢。


在這一個夢裡,我有走向了一個十字架,坐了下來,把左手和右手伸開,放在十字架後面的兩邊。可能有人要釘我十字架。我醒來後,看一看這邊世界的時間,發現是早上的5時23分。那一天是9月10日,2019年。


在我做這個夢之前。我在醫院裡被捆綁了兩次。一次是在2017年,而一次就是上面所說的,2019年的那一次。


在我已有經歷的背景下,我找尋到:


Why has corona come? 的對應值,基於上面所示的英文字母數字編碼結構,會是1719。


我在發那一個關於左手和右手以及十字架的夢之前,我就被捆綁了兩次。一次是在2017年06月02日;另一次是在2019年06月16日。


兩次都在地上的香港,地上的中國。


其實我是一直發現到神奇事情的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有時候可能並不遵守數學上的概率法則。但其實我也說不清什麼是概率。


我來提出一些神奇的事例。


例如,在我兩次被捆綁之間的一日,我購買了一套相機和鏡頭。同一日購買。相機和鏡頭裝在同一個盒子裏。相機的編號是8020523,鏡頭的編號是70134726。


突然間有一天,我把這兩個數字相加,發現1552居然隱藏在中間。1552就是我在2019年06月05日在意識中見到的那個時間,15時52分。


523出現在機身編號上,正正是我2019年09月10日,在發了那個關於十字架的夢後,回到這邊世界所看見的時間,5時23分。


十字架和死亡有關。


無獨有偶的,Death Day 這個詞語的對應值,用上面所示的英文字母數字代碼計算,是523。


而1552可能也和死亡有關。因為 Hung Ho Yeung crucified to death. 的代碼對應值,正正是1552,和The Lord enters Hung Ho Yeung的一模一樣。


而我的死亡可能也和巴比倫的倒有關,因為Babylon has fallen for Ho Yeung。


總括來說,1552同時是:
The Lord enters Hung Ho Yeung.
Hung Ho Yeung crucified to death.

Babylon has fallen for Ho Yeung.
的對應值。


2019年後,很多人都受痛苦。但其實,在2019年和在2019年之前,我就已經有受痛苦了。例如,在人類要面對封城之前,我就先被封鎖了在醫院裏。


在人類要被打針之前,我就先被人類打了針。我在2019年06月16日被綁了後,人向我施打了針劑。那時候我是已經被綁了在床上。但對方可能做戲要做完整,所以向我施打了針藥。


在人類面對針藥的副作用之前,我先經歷了針藥的副作用。在我被打針後,當天晚些時間,在我被釋放後,我的身體難以支撐自己一直坐著,可能是心臟不夠力。


同一天,在地球的另一邊,烏拉圭大停電。關於電流的,在我被綑綁的那一日的11天之前,也就是2019年06月05日,我就先經歷了那個我上面所說的關於電流從心房位置傳流出去的那個經歷。


又例如,在人類要面對隔離房間之前,我先被封鎖了在醫院的單人房間裡。而且有一次還是被綁著的情況。


又例如,在護士們沒有水喝之前,我先沒有水喝。在檢測人員要包紙尿片之前,我先被人包了紙尿片。


在有些人飢餓之先,我先經歷了飢餓。例如,那是在新冠出現前三年,在2016年,我試過沒有東西吃,沒有水飲,但走了很長的路。


我是經歷了很多。


在有了經歷之後,我可以建構出一個理論。就是我的身體其實代表著世界。當我被釘了十字架,其實世界也被釘了十字架。


如果我沒有要進入世界的話,我就沒有需要要穿上這個身體。可能這個身體多多少少和世界有關係。


而十字架,多多少少是代表審判。歷史上,十字架是關於一種刑罰。所以在那一個夢裡,我坐在十字架前的那一個景象,可能是代表世界受到審判。


我會認同世界是被釘了十字架。


而世界被釘了十字架這件事,對於等候天國的人來說,其實是好事。早日經歷完大災難,就可以早日等候到主耶穌的再來。根據聖經的記載,基於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的內容,主耶穌是會駕著雲降臨的。


很奇異。我在2019年06月16日被綁。如果我被綁是代表我被釘十字架的話,那麼我就有可能是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死了。這麼說,有可能,在某種意義上,6月16日是我的最後一天。那,無獨有偶的,Last Day這個詞語的對應值,就是616。


我這篇文章只寫中文。我自己不願意花功夫去翻譯為英文。


人們可以把這篇文章翻譯成其他語言。


我不保留版權。


我是洪浩洋。我看巴比倫倒。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