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原文, 白話解

公園加加速裙 2023-1-22 18:20

[size=4][b]《文昌帝君丹桂籍》[/b][/size]


[size=4][b]印光大師重刻《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序[/b][/size]

[size=4][b]淫殺二業,乃一切眾生生死根本。最難斷者唯淫,最易犯者唯殺。二者之中,淫則稍知自愛者猶能制而不犯。然欲其意地清淨,了無絲毫蒂芥者,唯斷惑證真之阿羅漢方能之耳。餘則愛染習氣,雖有厚薄不同,要皆纏綿固結於心識之中,從劫至劫,莫能解脫。殺則世皆視為固然。以我之強,陵彼之弱。以彼之肉,充我之腹。只顧一時適口,誰信歷劫酬償?《楞嚴經》云:「以人食羊,羊死為人,人死為羊,如是乃至十生之類,死死生生,互來相啖,惡業俱生,窮未來際。」古德云:「欲得天下無兵劫,除非眾生不食肉。」又云:「欲知世間刀兵劫,須聽屠門半夜聲。」既有其因,必招其果。不思則已,思之大可畏也。[/b][/size]

[size=4][b]安士先生恭稟佛敕,特垂哀愍,因著《慾海回狂》以戒淫,《萬善先資》以戒殺。徵引事實,詳示因果。切企舉世之人,同懷乾父坤母,民胞物與之真心。永斷傷風亂倫,以強陵弱之惡念。又欲同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因將《文昌帝君陰騭文》詳加註釋。俾日用云為,居心行事,大而治國安民,小而一言一念,咸備法戒,悉存龜鑒。由茲古聖先賢之主敬慎獨,正心誠意,不至徒存空談而已。如上三種,文詞理致,莫不冠古超今,翼經輔治。以其以奇才妙悟,取佛祖聖賢之心法,而以雅俗同觀之筆墨發揮之故也。雖然已能戒淫戒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若不了生脫死,安能保其生生世世不失操持?則恒生善道,廣修福慧,不墮惡趣,彼此酬償者,有幾人哉?而了生脫死,豈易言乎?唯力修定慧,斷惑證真者,方能究竟自由。餘則縱令尊為天帝,上而至於非非想天,福壽八萬大劫。皆屬被善惡業力之所縛著,隨善惡業力之所輪轉耳。因是特依如來,仗佛慈力帶業往生之法,薈萃淨土經論要義,輯為一書,名曰《西歸直指》。若能一閱是書,諦信不疑,生信發願,求生西方。無論根機之利鈍,罪業之輕重,與夫工夫之淺深,但能信願真切,持佛名號,無不臨命終時,蒙佛慈力,接引往生。既往生已,則超凡入聖,了生脫死,悟自心於當念,證覺道於將來,其義理利益,唯證方知,固非筆舌所能形容也。此係以己信願,感佛慈悲,感應道交,獲斯巨益。較仗自力斷惑證真,了生脫死者,其難易奚啻天地懸隔而已。[/b][/size]

[size=4][b]現今外洋各國大戰數年,我國始因意見不同,竟成南北相攻。加以數年以來,水風旱潦、地震、土匪、瘟疫等災,頻迭見告。統計中外所傷亡者,不下萬萬。痛心疾首,慘不忍聞。(不慧)濫廁僧倫,未證道果。徒存傷世之心,毫無濟人之力。有同鄉芹浦劉在霄先生者,清介之士也。世德相承,篤信佛法。今夏來山見訪,談及近來中外情景。戚然曰:「有何妙法,能為救護?」余曰:「此是苦果,果必有因。若欲救苦,須令斷因。因斷則果無從生矣。故經云:『菩薩畏因,眾生畏果。』」遂將《安士全書》示之,企其刊板廣傳,普令見聞,同登覺岸。先生不勝歡喜,即令其甥趙步雲出資七百元,祈余代任刊事。憶昔戊申,曾勸李天桂刊板於蜀,彼即祈余作序。後以因緣不具,事竟未行。今蒙劉公毅然贊成,殆非小緣。竊以《袁了凡四訓》,為改過遷善之嘉言。《俞淨意》一記,為至誠格天之懿行。其發揮事理,操持工夫,最為嚴厲純篤,精詳曲盡。因分附於《陰騭文廣義》下卷之後。蓮池《戒殺放生文》為滅殘忍魔軍之慈悲主帥,省庵《不淨觀》等頌,為滅貪欲魔軍之淨行猛將。省庵《勸發菩提心文》,為沈淪苦海眾生之普度慈航。爰附於三種法門之後,譬如添花錦上,置燈鏡旁,光華燦爛,悅人心目。果能讀之,則不忠不恕之念,忽爾冰消。自利利他之心,油然雲起。從茲步步入勝,漸入漸深。不知不覺,即凡情而成聖智矣。庶可了生脫死,永出輪回。面禮彌陀,親蒙授記。謹為閱此書者賀曰:「久沈業海,忽遇慈航。遵行忠恕,歸命覺皇。信真願切,執謝情亡。感應道交,覲無量光。」餘詳戊申序中,茲不復贅。[/b][/size]

[size=4][b]民國七年歲次戊午六月十九日,古莘釋印光謹述。[/b][/size]



[size=4][b]編輯說明[/b][/size]

[size=4][b]《文昌帝君陰騭文》成書於宋元時期,人所不見為「陰」,暗中施與為「騭」,凡是做有益於人的事,而不欲人知,都叫「陰騭」,又叫「陰功」或「陰德」;廣行陰騭的人,必然百福騈臻,千祥雲集,所以又名《丹桂籍》。文中列舉古代士人行善得福的事例,說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近報則在自己,遠報則在兒孫的因果報應。[/b][/size]

[size=4][b]清朝周安士先生發心為《文昌帝君陰騭文》註解廣義版本而成《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一書。書中旁徵博引,考證精詳,事理文義,無不周到,又加以詳列說明,並且大量加入了佛教的故事為例證,用心良苦,清末民初曾廣為流傳。現代人人都應該去瞭解文昌帝君的深意,期望人人都能得閱此書,而廣行陰騭,上格蒼穹。[/b][/size]

[size=4][b]周安士先生,本名周夢顏,又名思仁,字安士,自號為懷西居士,崑山讀書人。他寫了四本善書,分別是《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慾海回狂》、《萬善先資》以及《西歸直指》,合稱《安士全書》。[/b][/size]

[size=4][b]其中《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就佔了一半的篇幅,此書在中國近現代歷史上受到廣泛推崇,號稱中國淨土宗十三祖的民國高僧印光法師在序言中說:「誠可以建天地,質鬼神,羽翼六經,扶持名教,允為善世第一奇書。」印光法師倡印的第一部書就是《安士全書》,發行後迅即流通達三百多萬冊。許多名人也深受其影響。魯迅先生早年愛讀《安士全書》;弘一大師(李叔同)、夏丏尊、豐子愷等名人對其極為推崇。[/b][/size]

[size=4][b]周安士先生,本身不但博通經藏,而且深信淨土法門。乾隆四年正月,與家人訣別,說自己就要歸西了,家人請以香水沐浴,他阻止說:「我已經香水沐浴很久了!」談笑而逝,奇異香氣非常濃郁,充滿了房間,時年八十四歲。[/b][/size]
 
[size=4][b]《文昌帝君丹桂籍》原文

  帝君曰。吾一十七世為士大夫身,未嘗虐民酷吏,救人之難,濟人之急,憫人之孤,容人之過,廣行陰騭,上格蒼穹,人能如我存心,天必賜汝以福。於是訓於人曰。昔於公治獄,大興駟馬之門。竇氏濟人,高折五枝之桂。救蟻中狀元之選。埋蛇享宰相之榮。欲廣福田,須憑心地,行時時之方便,作種種之陰功,利物利人,修善修福,正直代天行化,慈祥為國救民。存平等心,擴寬大量。忠主孝親,敬兄信友,和睦夫婦,教訓子孫,勿慢師長,勿毀聖賢。 

  或奉真朝斗。或拜佛念經。報答四恩,廣行三教。談道義而化奸頑,講經史而曉愚昧,濟急如濟涸轍之魚,救危如救密羅之雀。矜孤恤寡,敬老憐貧。舉善薦賢,饒人責己,措衣食周道路之饑寒。施棺槨,免屍骸之暴露。家富提攜親戚,歲饑賑濟鄰朋。斗秤須要公平,不可輕出重入。奴僕待之寬厚,豈宜責備苛求。印造經文,創修寺院。捨藥材以拯疾苦,施茶水以解渴煩,點夜燈以照人行,造河船以濟人渡。或買物而放生。或持齋而戒殺。舉步常看蟲蟻,禁火莫燒山林。 

  勿登山而網禽鳥。勿臨水而毒魚蝦。勿宰耕牛。勿棄字紙。勿謀人之財產。勿妒人之技能。勿淫人之妻女。勿唆人之爭訟。勿壞人之名節。勿破人之婚姻。勿因私讎,使人兄弟不和。勿因小利,使人父子不睦。勿倚權勢而辱善良。勿持富豪而欺窮困。依本分而致謙恭,守規矩而遵法度,和諧宗族,解釋冤怨。善人則親近之。助德行於身心。惡人則遠避之。 

  杜災殃於眉睫。常須隱惡揚善。不可口是心非。恆記有益之語,罔談非禮之言。翦礙道之荊榛,除當途之瓦石。修數百年崎嶇之路,造千萬人來往之橋。垂訓以格人非,捐貲以成人美。作事須循天理,出言要順人心。見先哲於羹牆,慎獨知於衾影。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永無惡曜加臨,常有吉神擁護。近報則在自己,遠報則在兒孫。百福駢臻,千祥雲集,豈不從陰騭中得來者哉。




●文昌帝君陰騭文 白話解

帝君曰:
【譯文】文昌帝君說:

吾一十七世為士大夫身,未嘗虐民酷吏;
【譯文】我自先世以至末世,共計經過了一十七個世代,均是任職居官,管理眾人之事,做了高階官員。一向愛民如子,從來沒有虐待老百姓;而且待人以寬,未曾以殘暴手段,對付下屬。

救人之難,濟人之急,憫人之孤,容人之過。
【譯文】若遇他人遭遇困苦患難,總是竭盡我力,拯救他們。若是他人有急迫性需要時,定要盡我財力,予以濟助。若是有孤苦伶仃之人,就發同情心,加以憐憫。若逢他人有過失,務要容忍包涵,使他懺悔改過。

廣行陰騭,上格蒼穹。人能如我存心,天必錫汝以福。」
【譯文】除了表面上常常施行的一些善行,暗地裡也做了很多不為人知的功德。以致感動了上蒼,而降福於我。如果人人都能像我這樣懷著慈悲心腸,上天一定會賜給你無邊的福德。

於是訓於人曰:
【譯文】於是文昌帝君就特別再開示一些天經地義的大道理,來教悔世人:

昔于公治獄,大興駟馬之門;
【譯 文】從前在漢朝的時候,有一位 于公,做了監獄的典獄官,平常管理監獄事務的時候,非常公正廉明。有一次他家裡的大門壞了,眾人為他修理時,他就說:「大門可蓋高大些,因為我平常處理獄 政,從未冤枉過好人,子孫必定興盛發達。這樣的大門,可以方便將來四匹馬拉的大車進出。」後來他的兒子于定國,當了宰相。他的孫子于永侶,做了御史大夫。[/b][/size]
 
[size=4][b]竇氏濟人,高折五枝之桂。
【譯 文】五代後周時候的燕山(今河南省薊縣)的地方有一位竇禹鈞,救濟窮困之人,不遺餘力,所以他的五個孩子,皆楊名於世,就像月中丹桂,被他折下了五枝。後 來竇禹鈞的長子竇儀做了禮部尚書,次子竇儼做了禮部侍郎,三子竇侃做了右補闕,四子竇侢做了右諫議大夫,五子竇僖做了起居郎。當時的宰相馮道,贈以詩曰: 「燕山竇十郎,教子有義方,靈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宋朝王應麟所作的三字經就有一句「竇燕山,有義方,敎五子,名俱揚」也是在稱讚他。

救蟻,中狀元之選;
【譯 文】在宋朝仁宗的時候,有一對赴京趕考的兄弟宋郊及宋祁,因為半路上看到螞蟻窩快要被大雨浸蝕了,哥哥宋郊在情急之下,就弄了幾片竹子給螞蟻當橋,幫助螞 蟻逃過這一次水難,因此就中了狀元。詳情是宋仁宗天聖二年(西元1024)還沒公佈考試名次時,宋郊、宋祁二人雖然同舉進土,禮部本來把弟弟宋祁列為第 一,哥哥宋郊列為第三,但章獻太后認為,弟弟的名字不能排在哥哥前面,於是把宋郊改為第一,而將宋祁降為第十。

埋蛇,享宰相之榮。
【譯文】春秋時代的楚國,傳說看到兩頭蛇的人會死於非命,那時小小年紀的孫叔敖,不小心在路上碰巧看到一條兩頭蛇,於是就打死它,並且恐怕其他人也會因為看到兩頭蛇,而死於非命,就順手把它埋入土中。因為這樣一念之仁,後來掌管楚國大政,為一代賢相。

欲廣福田,須憑心地。
【譯文】要想廣種能生福報的福田,必須憑藉著清淨無邪的心地。

行時時之方便,作種種之陰功。
【譯文】時時刻刻,實行有益於人的善事,在在處處,造作不為人知的功德。

利物利人,修善修福。
【譯文】一言一行,必皆有益於無情的萬物,以及有情的人類。並且勤修善業,以達福慧雙增。

正直代天行化,慈祥為國救民。
【譯文】以正直無邪的胸懷,代天行道,教化眾生,去惡行善。以慈悲祥和的行為,上報國家,下救萬民。

忠主、孝親、敬兄、信友。
【譯文】盡忠領袖,孝順雙親,恭教兄長,取信朋友。

或奉真朝斗,或拜佛念經。
【譯文】或者奉事天仙和朝拜星斗,或者禮拜佛祖、念誦經咒。

報答四恩,廣行三教。
【譯文】心懷感激,常委懷有酬報答謝父母、眾生、國家、三寶、育我教我的重恩,並普遍推行儒、釋、道三教的義理,志行度一切眾生。

濟急如濟涸轍之魚,救危如救密羅之雀。
【譯文】濟助他人的窮困,就像濟助車轍中缺水的魚蝦。拯救他人的危難,就像拯救陷在羅網中的鳥雀。

矜孤恤寡,敬老憐貧,
【譯文】遇有失去父母的兒女,我們要以憐憫的心情,去看待他們;喪失丈夫的婦人,我們要竭盡己力,去撫恤她們;年高德邵的老人,我們要尊敬他們;孤苦無依的窮人,我們要憐惜他們。

措衣食,周道路之饑寒;施棺槨,免屍骸之暴露。
【譯文】籌措衣服和食物,用以濟助在道路上挨餓受凍的行人。施拾內棺和外槨,用以葬埋無法入殮的屍體,以免暴露在荒郊野外。

家富,提攜親戚;歲饑,賑濟鄰朋。
【譯文】家境如果富裕,就要常常扶助和照顧內親和外戚。遇到年歲歉收,饑寒載道,對左鄰右舍,親朋好友,應當竭盡財物,給予救濟。

斗秤須要公平,不可輕出重入;
【譯文】與人交易必須公正、公平,用來計算容量的升斗,以及計算重量的秤具,決不可以發生賣出少給,而買進卻多收的詐巧行為。

奴僕待之寬恕,豈宜備責苛求。
【譯文】奴婢也是人之兒女,對待他們,務須寬宏大量,視如已出。決對不可以吹毛求疵、求全責備。

印造經文,創修寺院。
【譯文】印贈經書和繪製佛像,以弘法利生;創建或修理寺院,以供奉三寶。[/b][/size]
 
[size=4][b]捨藥材以拯疾苦;施茶水以解渴煩。
【譯文】疾病為八苦之一,為人人所不能免,若遇有患病痛苦之人,應即施捨醫藥,使他痊癒、恢復使康。渴則思飲,尤以在行旅之中為甚,滴水難求,宜施與清茶淨水,解救他人因乾渴而生的煩惱。

或買物而放生,或持齋而戒殺。
【譯文】世間最寶貴的,莫如生命,眾生又皆具有佛性,想到生物遭宰割的苦痛,就應該儘量出錢、出力,鼓勵放生的行為。五戒以殺為首,應受持齋戒,不食葷腥,以免殺傷生命。

舉步常看蟲蟻,禁火莫燒山林。
【譯文】雖是微小生物,也是性命一條,所以在舉步投足之間,要看清地上有無蟲蟻?免遭踐踏,殺傷生命。山林中是多種生物棲息的地方,若被烈火燃燒,將斷種絕後,永無遺類,故應嚴禁煙火入山。

點夜燈以照人行,造河船以濟人渡。
【譯文】黑夜難行,且易發生災患。若有燈火照明,既方便通行,又可以防患於未然。河川阻隔通行,令旅人徘徊嘆望!若有渡人之舟能載人到達彼岸,該是何等歡欣!

勿登山而網禽鳥,勿臨水而毒魚蝦。
【譯文】山林本是禽鳥生息處所,若網而補之,供人食玩,有失慈悲胸懷!湖沼水澤,是魚蝦的窟宅,若用藥物毒殺,將斬盡殺絕,慘何可言!

勿宰耕牛,勿棄字紙。
【譯文】牛能耕田,是食糧的來源,如此大恩大德,若殺而食之於心何忍!聖言古訓,都賴文字以傳後世,片紙隻字,都不可隨意遺棄,以致蔑視文化。

勿謀人之財產;勿妒人之技能;
【譯文】貨物財產,都是各有其主,若是非我所有,雖一毫亦不可取;何況奸謀詭計,強取強奪,將使天下大亂!學問之道,貴在切磋琢磨,相互研究,才有進步,切不可忌人之長護己之短!

勿淫人之妻女;勿唆人之爭訟;
【譯文】萬惡淫為首,誰無妻女,豈可任意侵犯!居家戒興訟,訟則終凶,何況唆使他人興訟,害已害人,莫此為甚。

勿壞人之名利;勿破人之婚姻。
【譯文】世人所重者,就是名和利,不宜存心破壞!男女婚姻,乃是人生大事,俗話說:姻緣天註定,豈可狹嫌懷恨而使之乖離!

勿因私讎,使人兄弟不和;勿因小利,使人父子不睦。
【譯文】同胞兄弟,就像人之手足,兄友弟恭,亦是人之天性,豈可因私人仇恨而使之反目!父子是人之天倫,父慈子孝,也是人之至樂,豈可因貪圖小利而使之如同水火!

勿倚權勢而辱善良,勿恃富豪而欺窮困。
【譯文】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豈可倚權仗勢,侮辱善良百姓。富貴如浮雲,豈可恃一時的富有,就妄自尊大,欺侮貧困之人。

善人則親近之,助德行於身心;惡人則遠避之,杜災殃於眉睫。
【譯文】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身心受它的薰陶和感化,大有助於德行的修養。與惡人居,如入鮑魚之肆,應時生警惕,避而遠之,杜絕迫在眼前的災難。

常須隱惡揚善,不可口是心非。
【譯文】隱人之惡,使人悔而改過;揚人之善,使人樂而精進,如是鄉黨和諧、社會安樂,豈不是人生一大快事!做人要是非分明,心口如一,豈可口蜜腹劍,自欺欺人。

翦礙道之荊榛,除當途之瓦石。
【譯文】荊榛滿道,瓦石當途,翦之、除之,使成為坦途大道,以便利行人。

修數百年崎嶇之路,造千萬人來往之橋。
【譯文】陸地上的道路,若年久失修,必然高低不平,整修之後,使成為康莊大道,以免行旅人的困苦;河川上若無橋樑,怎能到達彼岸?搭建橋樑,可使無數人來往稱便。

垂訓以格人非,捐貲以成人美。
【譯文】著書立說,遺教世人,以矯正一般人的邪知、邪見。捐助財物,濟世利物,以成全他人的修福修慧。

作事須循天理,出言要順人心。
【譯文】做事要循規蹈矩,合乎自然的法則,不可以倒行逆施。說話要真誠信實,順乎人之本性,不可有違心之論。

見先哲於羹牆,慎獨知於衾影。
【譯文】仰慕先賢大德,坐時,好像現在牆壁之間;食時,又好像浮在羹湯之上。在幽思獨處的時候,要戰競惕勵,使見形影而不自慚形穢。對衾席而不有愧我心。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譯文】所有壞事,絲毫不敢造作,一切好事,全力遵守奉行。

永無惡曜加臨,常有吉神擁護。
【譯文】如能信守上說二句,那麼凶惡之煞,將永不降臨;而吉祥之神,必常來加被。

近報則在自己,遠報則在兒孫。
【譯文】善惡報應,是絲毫不差的,不過時間有遠近,近的即現於本身,遠的,將報在子孫。

百福駢臻,千祥雲集,豈不從陰騭中得來者哉?」
【譯文】百種福報,並駕齊來,千類吉祥,峰擁而至,豈不是皆從力行陰德中得來的麼![/b][/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原文, 白話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