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人間天,被手淫摧殘不成人形的罪人在此寫出心聲, 地藏經不可思議, 磕大頭、拜佛快速消業障的真實體會, 宣化上人

公園加加速裙 2023-4-14 09:11

[size=4][b]人間天:如何扭轉生命的走向?



佛法裡提到我們所處的環境,其實都是我們的心變現出來的,或許我們不理解是怎麼變的,《楞嚴經》中有仔細地描述,大家可以去看。
說下一層面,當這個心有了這樣的情緒或者這樣的業力的時候,就會招感對應的境界或者對應的人事物,於是才說是共業招感。這樣一來,依正莊嚴就可以粗暴簡單地理解為共業招感。
我們的心念是清淨的,我們招感到外在環境人事物也都是清淨的;而如果我們的心是染污不淨的,也就會招感污穢不淨的人事物和環境出現在我們的周圍。
這樣一來就可以理解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或者可以理解另一句話:人以類聚物以群分。這一類人都在一起,因為他們造作了同樣的業力,所以才會共業招感一處。
當我們身處惡濁的環境,千萬不要把這個心用錯了,對外嗔恚責罵乃至怨天咒地,因為如果沒有造作這個業力,我不會出現在這樣的環境中。
我能出現在這,因為我造作了這樣的業力,不去懺悔自己反而在那亂說話,這就是沒弄明白佛法是怎麼扭轉生命走向的了。
弄明白佛法是怎麼扭轉生命走向,弄明白了宿命已定,為什麼在佛法面前卻可以扭轉改變,才是真正的拿到佛法給我們的最初的一個大利益。
這個大利益才是走出輪回的起步,是最為基礎的關鍵利益,能扭轉生命走向,就能扭轉更為關鍵的六道輪回了。
怎麼扭轉?就是依靠因果,順因果而種要收獲的因,這樣就不會承受,不希望承受的果了,轉命就是這樣轉的。
------摘自人間天《楞嚴經-五陰十魔略說》[/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3-4-14 09:12

[size=4][b]被手淫摧殘不成人形的罪人在此寫出心聲,望菩薩保佑庇護



在這秋高氣爽的季節,給我最大的感受淒涼,一個人孤獨的待在出租房裡。
10年,已經10年了,徹徹底底的10年。一個漫長的歲月cuishi的我已經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現在的我一無所有,好煩好痛苦。那年是初中復習的那年,那晚他跑到我床上手淫,後來我就學會了,那天晚上我學會了好舒服,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我好後悔為什麼我會染上這樣的惡習。今年年方29的我 都要奔三的人,現在還是一無所有我痛苦的心聲沒人能感受,沒錢,沒車,沒房,沒老婆,沒事業,一切都是空的。家裡又催得緊找老婆,我知道是我自己邪淫的原因才會導致現在的狀況,就因為一時的好奇產生好失敗的我。從那以後暑假期間基本上每天手淫兩三次,還學會了偷女人內褲,滿腦子都是色的東西,想的都是做愛之類的東西,我知道我的身心好齷齪。成績一落千丈,我也知道要戒除可是就是怎麼都戒除不了,連高中都是買來上去讀的,想想當時的我。連復讀了還考不上,哪天晚上我哭了一整晚,我的心好難受。就這樣初三的一年還有暑假的手淫基本上我的身心已經被色情玷污了,心裡一點都不純潔了。那段時間經常有一個女孩子是發廊裡的女孩子可能是做那類的,長得很性感 穿白色的超短裙 每天都要去上公廁,上完了都從我睡覺的門口經過的,經常我還是虛掩著門縫 從門縫看她經過的時候手淫,邊想著和她做愛的場景,邊手淫。。。我知道已經徹徹底底完全淪為淫魔的奴隸身心根本不由自己控制了,那時候還狠年輕所以一天兩三次也沒啥感覺,可是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的大腿內側發紅了,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家人給我拿了點藥。稍微好點。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是手淫引起的,還是一直這樣的繼續著手淫生活,到後來根本不行了 我的大腿內側已經不成行了,癢的要命 只能自己買點皮炎平治療。可是治標不治本,痛苦難忍。。。。我就這樣繼續的走下去了。。。。。。
到了高中以後因為初中手淫生活的影響,大腿內側癢的被自己抓得都變成黑色了,一直很擔心,根本沒心思把心放在學習上,第一年的期末考試就拿了個倒數幾名回家被罵死了。可是我還是繼續自己的手淫生涯。到了高二的時候我沒擔心的很久了沒辦法了,想著自己一定要把病治癒 那天深夜我偷偷摸摸的跑到了皮膚病性病醫院去了,那名醫生當時就說我大腿內側被細菌感染已經有2年已久了,可我就是不敢承認,他也沒說啥給我打了點滴就是殺菌的,後來好了。。。我也想著讓自己要徹底戒除手淫了,可是事與願違。。。還是會經常去手淫,晚上睡不著手淫,上廁所的時候手淫,洗澡的時候手淫,到處都是我手淫的場所,因為手淫成績就別提了,也產生了自卑心理,根本沒啥朋友,膽子也很小,其實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像個人。經常自己拿些藥物吃。。。高中的三年也是一樣還是狗改不了吃屎還是一樣繼續著自己的生活。和別人與世隔絕一樣,根本沒啥朋友。。除了自卑還是自卑。。。後來要到高考了 我在佛菩薩面前祈求菩薩保佑讓我考上大專後來還真考上了,(因為我的成績基本上就是班級倒數,段裡也是倒數的平時)不過我是抄的,考前聽我一位親戚說只要別被拿到證據,轉頭去抄就好了。後來還真被我抄上了好點的學校,當時成為了班級裡面的一匹黑馬別人都說我厲害 班級11名,當時在段裡已經很不錯了,很多平時比我好的多的人到最後考得都比我差,我就這樣步入大學了。。。。
來到大學最開心的就是自由,別人根本沒人管,只能是靠自己的自覺。大一的時候很多人開始談戀愛了,可是我一直都因為手淫三年下來都沒有能談到一個女孩,不是我談不到,當時其實我很喜歡同專業裡的好幾個女孩的,我也知道其中有幾個挺喜歡我的,但是都是顧客我們都沒能走在一起,我根本沒勇氣向她表白,連認識她的勇氣都沒有,到現在我除了後悔還是後悔。。蒼天! 我知道這都是我邪淫惹的禍,但是我還是每當有性慾了 還會去做。 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到了大二每個寢室電腦都很普及 人手一台,後來大家都到處下載A片,有片子大家圍繞一起看,有被毒癮深深的吸引上了,毒瘤現在更深了,後來無意間從廣播裡面聽到有一些什麼能治療前列洩,延長時間的廣告我也訂購電話買了一些 而且還是買了好多次,都是邊吃邊洩,基本等於白吃,白花錢。因為多年的手淫所以性慾減退買此藥。。。三年下來其實什麼都沒學到,到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出校門沒錢,沒女朋友沒工作,還得租房就這樣過著了。。。
那年是08年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大腿內側手淫太多了又被細菌感染了,奇癢難忍,又到泌尿科醫院治療了。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在網上找到別人發帖的消息上門找小姐做愛的,上面寫著聯系電話,後來我打了電話我真的找過去了,剛進去的時候發現那女的比較瘦小,沒感覺的,因為第一次來不知道怎麼說又不敢走掉,洗下澡馬上就和她上床了,她說我的龜頭很大,我的騷心也起來了 和她說騷話,到現在發覺都很惡心,就這樣我的第一次就給了一只雞。。。大家知道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我漸漸的不能只滿足於手淫而是會去找小姐了做愛。到2011年大概上過30個左右,3年時間,因為在外面自己住得是出租房,經常拿女孩子曬在外面內褲來手淫,完事以後又給它曬上去,把那些絲襪穿自己身上,來挑起自己的性慾,因為我很喜歡絲襪。(其實手淫的人心裡已經扭曲了)
今天是9.18號這天晚上我又去找了一位小姐還是一位剛畢業的學生,四川人說是,18歲。說剛出來做,才10幾天。那天本來打算通宵的,因為各方面的原因,沒再她那裡通宵了,那天晚上和她談了比較多,我說我們以後都不要做這樣的事情了,那天我的心好難受,好痛。每次找小姐或者手淫以後內心都是無比的空虛,滿腦子都是空的,骨髓抽空了。。。這天晚上我就跪在菩薩面前祈求菩薩的原諒,請求菩薩保佑我,讓我徹底戒除手淫,我真的誠心懺悔,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已經29了,和我同齡人都結婚了,而我呢還是一無所有,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到的只是我只能努力的工作,給自己做點事業出來,早日找到老婆。
9.21號今天家裡通電話了,家裡催要找老婆了,不要打工了要自己做點事情了,可是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自己做的孽。才把自己淪落到今天的地步,我還有什麼,我什麼都沒有,我一想起來我真的好痛心,連一副身體都是生銹的,罪人張xx在這裡誠心像菩薩懺悔,我要徹底戒除手淫,意淫,希望菩薩保佑在今年過年回去前罪人我能帶回去一位心目中的理想伴侶,事業有所作為,家人幸福平安,祈求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保佑!我一定要戒除手淫。。。。。。。。。。。。。。。。。。。。。。。。一定要戒除手淫。。。一定!!!一定![/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3-4-14 09:13

[size=4][b]夢裡花落花開:地藏經不可思議,佛法不可思議



作家路遙說他創作的過程有這樣一句話:“早晨從中午開始”,因為每個晚上夜深人靜才是他創作的最佳時間。“人生從二十九歲開始”我這樣套用到自己的人生路,因為當生命陷落到迷茫時,有如不曾活過。

我於1973年10月出生在一個教師世家(文革時父母因成分不好被下放到黑龍江一個公社),父母都是當地小有名氣的教師。因他們工作忙,在我七個月開始,便由爺爺奶奶帶我長大。其實不用“據老人講”,我七個月的事情,有部分片斷以及感覺,至今都還記得。我一出生,便因前額豐滿且額骨與鼻骨相接被接生婆詡為“智慧的象徵”。我自幼是個心軟善良的孩子,遇到有人乞討便不由自主流下淚來,遇到皺紋較多的老人便心疼得心如刀割,奶奶說寧可分給我的干糧不吃,我也執意要送給沿街乞討者。三歲時,爸爸將房梁上一對小鳥拿下來給我玩,看著小鳥兒的眼睛,我便大哭不止,央求父親把小鳥兒放生,因為怕它們的媽媽找不到會難過……說這些,只是想從今天的視角下看清人的初涉人世時的美好,因為即使你帶來先天再多的美好品質,如果沒有一種良好的教育或是培養,也會隨著社會慢慢變濁,心會在剛強堅硬的世事萬法熏習中,變得找不到來時路。
從幼年時期有祖父母陪伴的逐步成長,到青春期過度的十四五年間,在父母的爭吵中,自己從一個出言必以柔軟語的孩子,變得嘴巴開始強硬,而後,心開始變得硬起來。太老實太善良會被欺負,太誠實會讓人當做傻瓜……身為教師的父母希望給我一個能在社會上立足甚至發展良好的價值觀,但是他們在社會上歷練來的這些“人生經驗”並沒有給我太多的受用。這些東西只讓我學會凡事要先想到自己、遇到問題要推託責任、為自己的選擇找到堂皇的借口,感覺只有做到這些,才算做是聰明人,才算做是成熟!在這樣全世界公認的公眾價值觀支配下,我也總是感覺自己做不到位,雖然在這樣做的時候自己的內心並不快樂,甚至夜深人靜時會深深為自己的行為自責。但是內心堅定只有快速學會這一整套“成熟”的行為方式,融入到社會中,才會“成功”。
大學畢業後,我順利地分配到一家培訓成人領導幹部類別的單位工作。初入社會的我,正值學歷教育風起雲湧,補證、辦證大軍從社會湧入到單位。我眼看著一個個具有小學、初中、高中學歷的人在我工作的六年中直接成為本科生、研究生學歷的人。對於“能力”二字,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當年用了多麼大的力氣考上的大學取得的文憑,輕而易舉地被各色人等馬上趕上甚至超越;我看到有那麼多得到文憑沒有水平的人依然過著朝酒暮舞的生活;我感受到那些因各種因緣得到提拔晉升的人並不快樂;我發現有那麼多變成富豪的人日子反而更加緊張甚至成為金錢的奴隸;我也發現有那麼多無聊的迷茫的靈魂因空虛開始成為“癮君子”……這些活生生的社會現實,讓初入工作崗位的我不能接受。我問上司這些疑問時,他只告訴我:“你還小,還不成熟,當你成熟了的時候就司空見慣,當你成熟時就會做得遊刃有余了,就沒這些為什麼了。”我依舊茫然不知所措,開始懷疑我正在做著的工作有問題,可能換一個更高層次的單位,人們就不會這樣無所事事地生活還自以為樂。於是工作到第六年,我便開始換到當地最有權威最有權利的部門。一年後,我發現更高的機關只是把很多事情做得更巧妙或是賦予了更加合理的理由。我依舊不快樂,依舊找不到我要的東西,找不到我一生要堅持的東西。而這十年裡,我有了兒子,在兒子三歲的時候,發生了改變我一生的事。
我1995年工作,1997年底兒子降生,他的到來為我的沒有色彩的人生帶來些許安慰和感動,我決定要為這個小生命負起母親應予的責任,我要給他這世上最珍貴的讓他受用一生的東西。可是這東西是什麼呢?我自己也不知道,因為我還沒有找到它們!剖腹生產的我,因刀口癒合不好而無法採取必要的避孕措施,於是在兒子出生後的第五個月意外懷孕。我自然採用了當今社會幾乎每個婦女都會做的事---墮胎。然而想不到的是第十一個月我接著懷孕,然後又絲毫沒有心理責備地再次墮胎。兒子兩周歲時,我第三次墮胎後的第35天出現大出血。這次大出血讓我的身體在繼第一次墮胎後心肌缺血的現象更加嚴重,甚至這次大出血後五年中我的身體素質降到極差的狀態,時常連一口氣爬三層樓都做不到。
第三次大出血後,我再次到醫院實施刮宮術。就在這次刮宮術後的當天上午回到家時,本來答應好了侍侯在側的母親,突然一反常態地提出來要回她自己家去看電視。我央求她我的身體極度虛弱希望母親陪陪我哪怕只陪我一天也好,因為當時的我無法下地做飯而兒子才兩周歲多一點。就在我哄母親留下來的近一個小時中,孩子的爸爸突然回來(後來知道他是怕我身體弱從當時工作的地點買回新殺的母雞送回家燉湯給我)。老公沒進門就開始大呼我兒子的名字,這讓我和媽媽感覺很意外,他進門連鞋也沒換就問:“我兒子在哪裡?”
我和媽媽這時才反應過來,一向乖巧懂事在隔壁自己玩的孩子有半天沒有聲音了。媽媽與先生開始滿屋子找兒子,結果所有的房間、衣櫃,甚至他們也翻了書房廚櫃,但孩子卻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不知道找了多少分鐘,先生突然下意識地奔向兒子一直玩耍的房間。他問:“這床為什麼這樣平整,不是說孩子一直在床上玩嗎?”我回答的時候,大腦已經一片空白,先生接著注意到床與牆壁中間只有20厘米的間隔,我們發現一個雙人被卷起來規整地夾在這小小的間隔裡,先生瘋了一樣地推開所有障礙物,把卷著的被子拽出來。
當他打開被子時我們全都驚呆了——我那可愛的兒子安靜地躺在裡面,身體直直的,嘴唇是黑色的,眼睛緊緊閉著……我木然地看著仿佛好陌生仿佛這不是我的孩子,下意識地蹲下去摸兒子的手,已經冰冷了。臉是紙一樣的白,也是冰冷的。摸摸他的小鼻子,我發現已經沒有了呼吸。我一下子坐在地板上,一時間失意了!老公瘋狂地跪在地上想為兒子做人工呼吸,但是他連人工呼吸的基本動作和手法已經忘記,他抱起兒子放在床上大喊著兒子的乳名:“胖胖……”兒子沒有反應,母親這時候突然清醒起來,說不要彎曲孩子的身體,壓胸試試。
先生和母親折騰有兩分鐘的樣子,兒子突然有一口氣喘上來,就像一條沒有空氣的魚在空中挺直身體一樣,看上去痛苦而心疼。就是這一口氣,救回了兒子的命,但孩子依舊不睜眼睛。先生抱起孩子不顧東北的寒冷,徑直沖向外面,一邊跑一邊大聲喊兒子的名字(事後他告訴我,他讀過一篇文章說當人在彌留之際時大聲喊他的名字,會有呼喚回來的功效)。這時的我,還是坐在地上傻了一樣。當我有意識後,開始大哭著顧不上自己的雜亂模樣穿著拖鞋沖出門去。當我見到兒子時,他在吸氧並睜開了眼睛。我像如獲大赧一樣哭著摸兒子已經有了體溫的小手問他:“我是誰,兒子認識我嗎?”兒子說是媽媽。我說天哪!這是老天給我的兒子,他活著並且沒有傻……
當天晚上,我開始回憶從第一次墮胎後反復做過的同一個夢(人在愚癡的時候再多的暗示都不會提起一點點念頭,更不可能把夢境與現實連結起來以給自己一些提醒):有一個小孩子,總會跟在我和先生、兒子的車後面奔跑,邊跑邊喊“媽媽……”每次醒來時我發現我的臉上全是眼淚,有一次我問先生我們墮的胎是不是真的有靈魂?先生不讓我亂想,他說全世界都墮胎,如果有那麼多靈魂這地球恐怕都裝不下了。
這次兒子的事後,我的潛意識裡突然生起這樣的回憶,也開始把我的三次墮胎行為連續起來想問題。第二天清晨,半夢半醒間我突然意識到:“這些生命都是我的孩子,他們是被我活活害死的,他們如果活下來,都像我兒子一樣生龍活虎的可愛……”我想,人的反思就是回頭吧!這樣想的時候,我的心開始顫抖,開始心疼這些被傷害的與我有緣的小生命。事後,我依舊不能釋懷,我問自己:我做了壞事,做了不可以饒恕的事,做了害人於不仁不義的事。我知道錯了,但是我要如何改正如何彌補如何幫助我害過的生命-----我的孩子們?
這樣的心理,就像把我與這三條生命連接起了一樣,成為我心裡的一抹揮之不去的底色。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陪我的好朋友去當地一所寺院為她去世的姥姥辦超度手續。這是我生平第一次來到寺院,寺院的大門正對著的是地藏殿。我提出來想去看看,於是我們先來到半地下的這座大殿,裡面懸掛著地獄圖,從第一殿到第十殿,我一一看畢,心底不禁陣陣冰涼,我的指尖冷得受不了,牙齒開始打顫。[/b][/size]
[size=4][b]當我們到流通處時,我看到一個居士在讀一本書,嘴裡不停地念叨。我問她這是在干什麼,她說她做過人工流產,在為因人流而喪生的孩子做超度。因為同樣的行為以及我的心裡一直想為三個孩子做些事,我詢問得相當詳細,居士是那麼有耐心一一為我解答。她說彌補這樣的滔天罪業,一定可以通過念《地藏經》的方式得到地藏菩薩加持而令孩子往生善處。當時我聽得入了迷,還得到了她送我的一本《地藏經》(這本一讀四年的經書在後來做師父博客的過程中送給蘇磊師兄了)。我如獲至寶,心想不管怎樣,畢竟只有佛教能給我一絲救贖的機會。
我拿回經書到我的辦公室,悄悄地單獨安放在一個抽屜中。從第一次讀誦這本經到能在一小時之內熟練讀通,我用了大約半年的時間。這半年間發生的種種異相讓我堅定了信心——經中所言句句是實。半年後,如果我半個月不精進讀誦,便會在夜夢中夢到無數的眾生在受苦。我家住的地方曾經在日本侵華時埋過很多中國人,有一次夜裡,有無數條生命從地下伸出手來,有的則露出半個腦袋,有的則有半條胳膊露出來……第二天我便繼續精進讀誦。也有的時候,會有很多生命直接告訴我他們要聽這部經,我也依他們的願望讀誦並回向給他們。今天回想起這些來,我要感謝這些在夢中示現的菩薩們,是他們的不斷提醒,才讓我把這一部經堅持讀過四年的時間,雖然中間也有懈怠和不精進,但是有他們的提醒我才不至於中途中斷!
在讀經第三年時,我生起了要為祖母做超度的信心,心中也隱隱想證明自己讀經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在一個七月十五的月圓夜,我燃香請佛菩薩加持請護法護佑。對著祖母的照片,我淚如雨下“奶奶,您是我這一生中至親的人。在我十五六歲時不懂事,我負了您的深恩,我對您不敬不孝,做了那麼多錯事而您永遠都選擇原諒我。奶奶,今天我學了佛法,我知道孝道是人得以為人的根基,我體會了您無聲的愛。奶奶,我知道您沒有怪過我,但是今天我不能原諒我自己,讓孫女為您讀這部地藏菩薩發了大願的經吧!孫女能做的,也只有這一點點。我知道奶奶是個大福之人,但是這些年來我總是夢到您在受苦受難。今天我明白這是您希望得到孫女的幫助,只是從前我沒信心能真幫到您,今天我相信,我相信菩薩無所不斷的加被和持續不斷的慈悲力量!奶奶,您如果收到我的心,您要告訴我……”
從這一天夜裡開始,我連續七天讀這部經。到第七天的時候,奶奶夜夢示現:我在一隔之膜的這一邊一下子便穿到一隔之膜的另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全是我故去的親人,有三姑夫有奶奶有……奶奶來到我身邊形如紙片一樣薄,卻穿著天藍色古典樣式的盤扣衣服,這是我對奶奶有記憶以來從未見過的衣服。她笑得開心燦爛,而我卻有一點疑問:“您不是去世了嗎?”她傳遞過來的信息是“是啊,去世了但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好孫女,奶奶今天要往生了!”我看到奶奶接著就被姑夫拉著飛起來,從那以後,這麼多年我沒有再夢到她老人家。
這次以後,我信心更篤定,還以同樣的方式為墮胎的孩子專門讀經。也是在發願滿後的某個夜裡,一個梳著象哪吒一樣的頭發的小孩兒笑著走到我身邊。我心裡想你是我的孩子啊,讓媽媽抱抱。但是我抱不到他,這個穿著小紅肚兜的孩子讓我看清後又笑著走遠了……那以後到今天,我再沒有夢到過我的孩子。那個每次做完必醒醒後流淚的夢,再也沒有出現在我的睡眠中。而這中間,有地藏菩薩夜夢中示現為我消除業障。我的臉上掉下無數黑色的蟲子,我的身體被擠出無數黑色的東西。那以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兒子聰明健康(他在我讀經持咒的過程中,學會了往生咒,直到今天都在下意識裡持咒)。
我的生命在迷茫與罪業重重中,終於被拯救。我要感謝我深深傷害過的三個孩子,沒有你們,我的生命不會改變方向會在業力流轉中生生向下;沒有你們,我的一生將無法做一點點利它的事,將沒有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沒有你們,我將不可能重拾國學並起用在兒子的身上;沒有你們,我更不可能奇跡般地來到師父身邊找到我這一生的導師!沒有你們,我也更不可能與兒子共同在生日第二天找到龍泉寺並皈依佛門!沒有你們我將沒有機會體會自己見到生生世世跟隨的師父時淚如雨下如見生父般的感動!沒有你們……
在人生的三十七年中,從迷茫到與人相處的無所適從,從屢屢換工作換環境也無法排解的無聊與空虛到哪裡也不是我的家的內心感受!我在心底告訴自己,這八年的心路,值得我一生銘記。這八年是我探索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八年。這八年的改變無法用任何價值去衡量,因為沒有正確的世界觀人將變得自高自傲剛強我慢;沒有正確的世界觀將不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因為這世上如果只有人如果又只有這一生那麼人的任何行為道德標准將變得毫無意義;沒有正確的人生觀將不可能有正確的價值觀,因為人活著既然不必依任何准繩那麼人的價值便終結為自我享樂……
雖然在修行的路中,在不斷的對境練心的過程中有過這樣那樣的起伏與升降,但我知道這將是我這一生必須要堅持的事,是我能借由改造並超越生命的事。修行不僅是這一生要做有重要意義的事,更是我無限生命中要一直堅持的事。八年來,我知道了依師就如在身上安了燈,只要按光亮行走就不會錯漏,只要跟住恩師的腳步總有走出無明的一天;八年來,我感受了法師的言傳身教之力,沒有他的開示與教導我將在一次次危險中“喪生”;八年來,我知道了同行善友的力量一如十夫楺椎,沒有他們的拉撥我將在無明黑夜中停止不前……
寫至此刻,心中滿是感動!外面已是星斗滿天,收獲的秋季到處是瓜果飄香的味道。所謂緣分,是不是在我們無數次分離後仍然會再相遇的一種神奇的力量?就象我走過那麼多錯路,做過無數的惡行依然能在某個深秋的季節,遇到我這一生都必須堅持的路、篤定的價值觀、永世跟隨的師父?“成蹊”是不是我們順著生命的緣起一直走下去的條條殊途同歸的路徑?[/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3-4-14 09:14

[size=4][b]磕大頭、拜佛快速消業障的真實體會



回頭一看,磕頭拜佛已經將近兩年了。但是網上搜索,卻沒有看到有關談到這方面的體會,經驗的文章,我願意把我的磕頭體會寫出來,和大家分享,算是拋磚引玉吧。
大概在2003年7、8月份的時候,天氣極熱,正好有一個女性朋友來我的公司來看望我,正值吃飯時間,就請她到樓下去吃飯。在邊吃邊聊的時候,我談起我在童年時代,依約記得我的眼睛看到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經常可以在大白天看到一個黑影從我的眼前一閃而過,弄得我很害怕。
還有一次,我正在和我的老爸手牽手走路,突然他不見了,我眼前顯示出一無比美麗的世界,一馬平川,道路很平,路的兩邊有筆直的樹,樹上掛著紅色的燈籠,一片綠色,同時我看到了這個世界的同時,我的心裡有無比的快樂。很快,這個世界從我的眼前消失了,我的爸爸又出現了。
她聽到這裡,話鋒一轉,和我說起了佛學,使得我聽起來津津有味。
當時,我根本不懂什麼佛,即便是現在我也絲毫不懂。
同時,我也說起來,我得當前的現狀很不好,無論是公司的經營還是身體的健康狀況。她說她有個師傅,道行很深。說我目前這種情況,應該先消業,我聽了這個理論我很吃驚,就問怎麼樣消業。他的師傅傳話給她說,讓我每天磕五百大頭。我當時一聽,頓時覺得天旋地轉,500個五體投地的大頭,那還不是立刻筋斷骨折,魂歸西天。沒有辦法,讓我消業,我就消吧。我戰戰兢兢地、咬牙切齒、臉色蒼白地答應了。
當天天下午下班回家,就覺得身體疲乏,想算了今天不磕了,但是我轉念一想,今天不磕的話,又要拖到明天了,這樣一天一天下去,就不知道何時才能開始了。
那天天很熱,我在地上鋪了一個薄薄的褥子,上面又放了一個枕頭。剛開始磕的時候,我就有個打算,我數數都沒有數到五百過,更何況一邊嗑頭還要一邊數數,我非的急死不可。我想還是循序漸進的為好。於是我把數字初步定到100。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開始一個一個地開始了。一開始,舒展了我的筋骨,聽到骨骼亂響,特解乏。
磕到50到60的時候,開始覺得情況不妙,特別的累,心裡特煩,一個聲音在我的耳邊作響:別磕了,玩去吧。我咬緊牙關,暗暗給自己打氣,心想:不行,今天是頭一回。
此時,渾身大汗,筋酸骨軟,從身上沖出的氣體,把整個屋子熏得進不了人,總之一個字:太臭了。
我暗暗心驚,一磕大頭,才發現磕大頭的妙處無窮呀。100個下來,身上就像水洗過了似的,這是我身上出的汗全是粘糊糊。
我記得有篇文章上說過,長期不出大汗,皮下會堆積很多荷爾蒙、強氧化劑等,使人過早的衰老生病。(我說我怎麼那麼顯老,不過現在好多了,哈哈),我想這粘糊糊的,散發著奇怪臭味的液體相比就是這些了。
磕完頭後,我覺得身上輕松,於是就雙盤坐在褥子上,等汗逐漸的消去,然後沖個澡,真是賽過天堂也。
第二天早上,發現肌肉酸痛,膝蓋破皮。尤其是胸大肌,大腿,腹部,肩膀,脖子,整個胳膊,全部停止工作了。這時,一個聲音又在我的耳邊響起,休息吧,今天下午不用磕了,等身上不疼了再說。
下午下班的時候,我坐在地上,仔細地思考了一下,讓後兩個我進行了猛烈的戰爭,一個我認為應該繼續下去,這點苦受不了,算什麼男人;另外一淒淒怨怨地說,不要磕了,等到身上不疼了再說嘛。
最後報告提交到我的這裡,我批准:繼續磕,不可以放棄,這次不磕,身上的疼痛永遠不會好。
列位,我覺得身上的疼痛倒在其次,恰好的是,這時的疼痛可以幫助你入靜,進入狀態。最難過的是,在磕頭的時候,耐不住寂寞心裡面就像萬馬奔騰,又像貓爪在撓,而且這種感覺是摸不著,看不見,只有不去理會它,過了一會,它就沒有了。
然而,突然之間,靈光一閃,它又回來了,這一次比上次還強烈。這時候,一個任務,100個頭,這個目標就是你唯一的救星,一定要磕完,這才是打敗任何心魔的有力武器。
就這樣,日復一日,大概一個星期後,身上的疼痛消失了。身體素質明顯好起來。有一次,幾個朋友爬山,輕松自如地爬上了山頂,沒有任何氣喘吁吁的感覺。我覺得,磕頭的時候,前面的准備工作很重要,輕松的站立,兩陽目視天地交會之處,緩緩回收,閉眼很重要,要從眼角開始閉起,眼睛不能閉死。磕頭的時候,閉死了就別管了。
在磕頭的時候,有一次,我感覺到一股子黑色如墨汁的東西,從我的身上沖到了腳底,有時候,我又感覺我在在墳坑裡,周圍全是大便,好臭呀。有時候脊椎骨一股子暖流在流動,身上那裡疼痛,這股暖流,自動就流向該處,然後那裡不痛了,比吃藥打針官用百倍。立竿見影。
有時候覺得自己很高大,似乎佛就在我的前面,空空靈靈。有時候身體是透明的,非常快樂。同時還有許許多多其它的感應,由於一個人和一個人不同,我就不詳細地說道了。
我身上的疾病很多,都是小時候在西北,天冷,風大,不注意保暖,留下來的病根,吃了無數的藥,打了無數的針,不見有絲毫的好轉,恰恰相反,舊病不去,新病反添,2000年的時候又換了腎結石,尿路結石。鼻子不能摸,一抹就冒出來一個紅包,又痛又癢,難受死人了。還有很嚴重的胃病和頸椎病。
醫生說,你的肚子裡有一溜的石頭。
那時,我才33歲。總之,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試想,這樣的一個病人,如何能夠很難好地工作、學習。
現在,我的身上,從內到外,無一處不是減輕或者痊癒。[/b][/size]
[size=4][b]2005年6月17日,凌晨一點多鐘,腰部一陣劇痛,將我從夢中叫醒,到了四點多鐘的時候,開始尿血。我開著車就去醫院掛急診,躺在輸液床上,越來越疼,越疼我就越念佛,好幾次幾乎都不想念了。由此可見,念佛事多麼地難。沒病沒災,念起來優哉游哉。疼痛一來,如果沒有平時的努力,那時就什麼都沒有了。過了幾個小時,沒成想,不疼了,尿道結石和腎結石,有全部排出來(我撿到了一塊小石頭),照了B超,啥也沒有,打了個消炎針,回家了事。
無論磕頭有什麼功德,沒有持之以恆的毅力,一切都是空談。我想談談我是如何克服這種障礙的。磕頭之初,只是想著消業,能夠有好的福報,沒有想過成佛做祖。
磕頭的時候,那個心煩的感覺,就像是在地獄中的烈火在燒烤,說不出來,到不明白,這種烈火如果聽之任之,不去對抗,勢必一無所獲。後來接觸過許多學佛人士,都克服不了這個燒灼的感覺而退出。
本人在磕頭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這個燒灼的、厭煩的,不想繼續的感覺。它只要一出現,我心裡就高興:嗯,你來了,我陪你好好玩玩。我在心裡面看著它,讓它燒得旺旺的。我知道它是沒有多少燃料的,要不了一會,就會熄滅。果不其然,它熄滅了。然而過不了多久,它還會來,我就當它是只貓,我陪你玩,你累了,你就歇了。
這樣日復一日,現在它偶然還和我玩玩,但是已經馴服太多了,幾乎沒有什麼痛苦的感覺了。確實,人幾十年沒有練過自己的心性,它就像是一匹烈馬,你不制服它,它制服你。你把自己的真性,當作一個騎手,遊刃有餘地對付它,馴服後,你不是一個真正的大英雄嗎?
每天下班,疲憊不堪;每天早上,眼皮象掛了一個鉛球。這是一種苦,非常苦。但是六道輪回的苦和娑婆世界的生老病死之苦,這又算得了什麼?因此,越是在苦難中,越是一心想佛,念佛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修行人。
體驗一下,牙痛的時候,痛得要死,或者發高燒,神志都不清晰了,你是否還有正念,沒有埋怨佛,怎麼還不來解救。
如果這時候,神志清晰,佛號不斷,年年相續,我想,此時應該就是正念了,阿彌陀佛絕對不會不給你加持,臨終不會不來接引你。因此,苦難是試金石。
因此,克服自己的惰性,你越不想磕頭,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3-4-14 09:14

[size=4][b]宣化上人:“精進”就是要很虔誠地隨喜一切的佛事,不要懈怠



學佛的人在每逢佛菩薩的聖誕,
必須要早一點來參加拜佛的儀式,
這才是對的。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我們要常隨佛學,常隨佛學就是念佛也精進,拜佛也精進,誦經也精進,禮懺也精進。這所謂的精進,就是要很虔誠地隨喜一切的佛事,不要懈怠。
在佛誕的日子,或是菩薩誕的日子,或者是定期,譬如今天是十五,大家聚會在一起來拜懺修行。對這一點,各位就要多辛苦一點。早一點到佛堂來,隨喜拜懺,隨喜念佛,隨喜用功修行。不是說等到人家都拜完了懺,才到這兒來,這樣子就表示不出來自己的虔誠。
好像有一個人他要做生日,人人都應早一點去參加恭賀的典禮。你若是等到人家都賀完了才去,那就不好意思了。所以學佛的人在每逢佛菩薩的聖誕,必須要早一點來參加拜佛的儀式,這才是對的。
還有,到廟上來不論有沒有佛事,或者有沒有講經的時候,都不可嘻嘻哈哈地笑個不停,或者小孩子和小孩子在那兒打打罵罵、蹦蹦跳跳的,這是不應該的。尤其年齡大的人更不應該帶著一些青年人在那兒嘻嘻哈哈的,這對道場來說,既不莊嚴,又不恭敬。
還有在道場裡邊,更不應該在那兒抽香煙啊!或者拿出什麼好吃的東西,在那兒吃一吃,這都是不合乎佛法的。我看見這種情形有很久了,我也沒有說,希望說了之後,無論大人、小孩子,都不要那麼放逸。你嘻嘻哈哈、蹦蹦跳跳的,這都叫不守規矩,沒有禮貌,對佛是不恭敬的。
在廟上講話,應講一點佛法的事情,不要盡講張家長,李家短,是是非非的,又什麼三只蛤蟆六只眼的,不要盡講這些。盡講這個,就是越講越墮落,越墮落,越不容易學習佛法。
為什麼你誦咒總也記不住?就因為你太散亂了。所以啊,散亂無章的,把你的智慧都遮蓋住,記憶力也都給搬跑了,因此誦經也不能背誦,持咒也不能背誦。在這個佛堂裡邊跟著旁人來混,旁人拜我也拜,旁人念佛我也念佛,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問了也不知道。這樣子的話,你就是混了一輩子也不會有所成就的,因為這個,所以希望各位注意這一點。
恭錄自《佛遺教經》淺釋[/b][/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人間天,被手淫摧殘不成人形的罪人在此寫出心聲, 地藏經不可思議, 磕大頭、拜佛快速消業障的真實體會, 宣化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