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黃柏霖,佛陀開示居家八法,毛毛蟲變蝴蝶,大安法師,因果報應故事集,楞嚴經(6)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3 13:33

[size=4][b]黃柏霖:覺悟生死,用功修行



我們現在就是沒那個功夫,都不敢講。不敢講就是,講坦白就是貪生怕死啊。所以一定要想辦法,要深入經藏。如果你沒有把握,那你就看《印光大師文鈔》就可以了,或者聽老法師的《淨土大經解演義》、《科注》,你學劉素雲,你就用十年功夫。老法師說,真正用功,你要真干、聽話、老實,老法師說,三年就夠了,最慢五年,你就有把握了。那個把握,那個所謂的把握,就是你至少你功夫成片,你煩惱可以伏住,你的貪瞋癡可以伏住。所以這個人命呼吸間,我們要有這種覺悟,「無常」。所以「諸行無常,是生滅法」。
所以我就早期,我在學佛的時候,我很喜歡這一首頌,是雪峰禪師寫的。這個雪峰禪師,是唐朝唐懿宗的一位開悟的聖僧,他的道場是在福州。雪峰,他又叫雪峰義存,道義的義,存在的存,雪峰義存禪師。他的師父是德山宣鑒禪師,這都是六祖大師這一脈傳下來的。雪峰禪師講這一首偈,他寫的非常好,「一盞孤燈照夜台,上床脫了襪和鞋,三魂七魄夢中去,未委明朝來不來。」各位,如果上床去睡覺,就是這個樣子啊。所以人家說,死掉是什麼?是睡著了,醒不過來叫死掉。那你現在晚上睡覺是小死,是第二天可以醒過來。如果你真的捨報了,那就是大死,你不會再醒過來。等醒過來,應該下一世再投胎轉世了。那投胎轉世,也許是汪汪汪,可能是小狗了,對不對?也可能是當鬼了,中陰身了。也可能是鐵鏈枷鎖帶著走,可能到地獄去了。那可能是天人,天樂鳴空,天人就接走了,當天神了。
我們睡覺不都留一盞燈嗎?「一盞孤燈照夜台」,就是我們簡單的,一個床鋪旁邊的一個小桌台,「一盞孤燈照夜台」。有時候你睡覺,能不能這樣去覺照呢?「上床脫了襪和鞋」,睡覺都要脫鞋子跟襪子,「上床脫了襪和鞋」。道家講三魂七魄,「三魂七魄夢中去」,你就作夢了。「未委明朝來不來」,沒有講明天能不能醒過來。如果醒不過來呢?醒不過來就走了,就變成冰冷的身體。所以這個衛仲達魂被抓走,如果你對照雪峰禪師講的這個偈語,這是千真萬確的。
那麼我們前面有提過王立轂,明天台王璧如大師。他要到京城去見皇帝,他的船停在蕪湖,大概是在午睡的時候,魂就被抓走了。他被抓走的時候,被抓到陰間去的時候,要去見鬼王,經過很多山、很多水。然後就帶到一個大殿,像廟一樣的大殿,就抓進去了。閻羅王就跟他審問了,給他看生死簿。他說,你丙辰年八月以後就結束,就空白了。那閻羅王就問他了,他說,你有延壽,你知道嗎?你從小就持五戒,你為什麼要把五戒毀掉呢?不做呢?他說,因為我當縣長,新淦縣長,我忙啊,我沒有辦法,身不由己。
那後來閻羅王就看看說,好吧,那就看他破戒以後的紀錄,跟這個衛仲達一樣,有善跟惡的,那就看看他做什麼事情啊。結果他就,誒,一看,他有青色的、有黑色的、有紅色的、有白色的,都是一堆一堆的。後來紅色那一堆就很亮,他用眼睛稍微斜著看一下,原來是他以前刻的《金剛經》跟《好生篇》。後來閻羅王就說,他還懂得做好事,還懂得修福培德,好吧,那就給他一條活命,但是毀他五官,就在地獄裡面,就把他兩個眼睛,叫鬼把它抓出來。抓出來以後,他就跌了一跤。跌了一跤以後,他看到他的眼睛在,兩個眼睛在柱子上,誒,那我眼睛怎麼還會再看。這麼一動念以後,他一執著以後,他就回到他那個,我們的五蘊的那個色身,那種色受想行識那就恢復了。
然後鬼差就拍他肩膀說,快走,快走,他就這樣趕快跑的時候,就跌了一跤。他在蕪湖的那個船的上面,他就醒過來,那眼睛就瞎掉了,眼睛就看不到了。後來他就這樣精進用功,後來到雲棲跟博山宗門,後來真參實證,後來有禪悟,有實證功夫。換句話說,他有悟,那麼業障有消。後來觀世音菩薩給他灑大悲咒水,恢復他光明。後來他就多延壽了十二年。這是我們前面有研討過的天台王璧如大師。
所以你要曉得說,怎麼樣才可以滅罪?功德才可以滅罪。那功德是什麼?功德就是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五分法身香。那功德在哪裡呢?功德在法身中求。法身在哪裡?法身在我們這一念覺性。所以你要「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你要去悟這個自性。禪宗裡面講,念佛的是誰?你參參看,念佛的是誰?以前禪宗裡面講說,拖死屍的是誰?你把這個身體當成屍體,你死掉以後不就變成屍體嘛。那你平常在走路、在吃飯、在喝咖啡、在看電影、在講話,你也在走路啊。所以禪宗裡面講說,拖死屍的是誰?那個身體是死屍,是一個屍體。誰在拖它呢?就你這一念覺性。迷的時候,叫阿賴耶。悟的時候,就是我們這一念覺性。
所以我們以前有探討過,福報、福德、功德,那戒定慧是功德。所以跟戒定慧相應的,那就是功德。那麼怎麼樣才可以跟戒、定、慧相應?你要做到《金剛經》裡面講,沒有四相,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黃念祖老居士講的,什麼叫無相?離開一切虛妄之相。所以我們大乘經典裡面講,實相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就是我們這一念,老和尚常常講的,「根本智」,運用在你的日常生活,叫「後得智」。就是無上正等正覺,就是我們這一念覺性,無上菩提,也就是我們的佛性、我們的真如。
所以衛仲達他的魂被抓走,在古代我們剛才講,明朝的王璧如大師。近代的我們講倓虛老法師,他也去過陰間啊。他在十七歲的時候,他的同學,東北的同學金德勝得時令病,結婚的當天,結婚完就死掉了,那個禮服都還來不及脫,就死掉了。倓虛老法師那時候叫王福庭,他還沒有出家叫王福庭,他覺得很難過,他說,人間怎麼會這樣?怎麼突然間結婚,就突然間喜事變喪事呢?他覺得很難過。結果他回去的時候,因為他十七歲嘛,他回去的時候,他就發高燒,他也就昏睡了,就昏睡以後他就死掉了,他死過一次。[/b][/size]
[size=4][b]他的魂就被兩個鬼差把他帶走了,就跟衛仲達這個一樣。帶走以後,就飄飄飄,飄過很多山跟水。誒,就到一個大廟,然後把他丟進去。丟進去他就開始緊張,他就慌張了,看到一個管帳的,好像鬼差在那邊記賬。他想跟他套交情,攀這個緣,他就問他了,哎呀,鬼差先生,請問一下,陽間那個超度、招魂到底有沒有用?他說,此事不假,是真的。他就跟他講,他說,你看,這個就是牌位拿出來的,木牌啊,上面有寫名字,王阿三,李阿貴,這都是名字。他說,這個是陽間他的眷屬在給他超度,我們這邊牌位就請出來了。你看上面就有那個煙就飄出來,煙就飄出來,那上面有經卷。經卷就是你誦什麼《金剛經》、誦《彌陀經》,誦佛號,它就有那個經卷的那個香,香卷那個氣就出來了。他就給王福庭看,就是倓虛老法師看。
接下來他說,那我能不能轉生?他說,我也不知道,等一下過堂,你要問閻王。閻王在剃頭,閻王還在剃頭。他就戴那種古代皇帝那個冕旒,冕旒就是皇帝這塊板子,上面有珠珠垂下來的那種,這個叫冕旒。以前這是皇帝在戴的,他有稍微瞄一下,閻王是戴這個冕旒,這個皇冠,他在剃頭。他就跟他對話了,他說,閻王啊,我能不能回去?閻王說,你死了,你不知道嗎?他說,你死了,你不知道嗎?他說,我媽媽會想我啊,他就跟閻王對話。我想,那個閻王一定是特地的,要嚇一嚇這個倓虛老法師,他知道他是未來天台宗的祖師,讓他先見到地獄什麼樣子,將來可以說法給人家聽,也是因果教育。然後他就說,那佛經上講說,我舅舅死掉的時候,我念那個《高王觀世音經》,我兩天就念完,念了一千遍。大概是他怕死,趕快就把它念完,就念一千遍,兩天念一千遍,不簡單。所以怕死是個好事,不怕死才糟糕,你怕死你才會用功。
坦白講,我早期也很怕死,我很怕死也很怕鬼,現在在做臨終關懷,對不對。你做臨終關懷,都要看死人、看亡者,再不好看的臉都要看他。看我最後一眼,我都會看,不管他臉色是發黑,我照看。我有一次去助念,在三峽,他住在山上,本來跟他兒子住在一起,那媳婦就吵吵吵吵,不要跟爸爸住在一起,吵著要下山,就到城裡面去買個房子,就老公就帶下去了。老爸就,老先生就很難過,養了這麼一個兒子跟著媳婦跑了,後來吃安眠藥死掉了。
蓮友叫我去,也沒有跟我講,他吃安眠藥死掉,我也不知道。我去就開始跟他念佛、說法。後來我就開始給,因為他的名字,我現在一時也想不起來,我用他的名字寫偈語。因為他名字取得很好,我就用他的名字,寫七字一句的偈語來贊歎他。贊歎他,希望他能夠往生極樂。寫完我還念給他聽,念給這個老先生聽。我也不知道他兒子不孝、媳婦不孝,我還贊歎說,他能夠壽終正寢,善終。在床鋪上往生,不是壽終正寢,我哪知道他是吃安眠藥往生死掉的。我跟你講,人都是這樣,你要說好話,贊歎、隨喜、鼓勵、提拔,都有用的,跟人一樣。你講好話給他聽,他聽了很高興,他執著放下來,解脫了。我就是用這個妙法,什麼都不知道,也沒有人跟我講說他自殺,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說他媳婦不孝,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是好事,我們會住相生心,真的是挺麻煩的。
結果講完以後,我給他寫偈語,用他的名字寫偈語。結果陀羅尼被一掀開,他兒子嚇得,他說,啊,我爸爸怎麼變這個樣子。因為什麼,他爸爸剛死掉的時候,他看得很清楚,臉色發黑,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開開的。自殺死掉的,他會有多少好相可以看呢?經過這樣八小時助念,說法、安慰,說偈語,贊歎他,那老菩薩真聽進去了。一掀開,眼睛閉起來,臉色整個黑的都全部退掉,不思議啊。所以我們這個心性,真的很不思議啊。我以前常講一句話,常常去臨終關懷,看到一個禪宗的法師在跟亡者開示,我本不來,你偏要來,一念不生,超生淨土,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倓虛老法師跟這個鬼王對話,鬼王真的是想去引導他。後來他就跟鬼王講說,我誦《高王觀世音經》,我也沒有延壽啊。那鬼王知道你的壽命,鬼王說,有啊,你那時候十七歲,你現在二十二歲,不是延五年了嗎?怎麼沒有延你的壽呢?他想,也對,延五年了。他想,念《高王觀世音經》有用,那我再繼續發願啊。他說,這樣好不好,我再一天念十遍《金剛經》,你再放我回去好不好?閻王都是菩薩示現的,只要是菩薩,他已經破我執、法執,有些還是法身大士的。他當然知道,他能夠有六通,能知道,宿命通,還有他心通。說,好吧,那你要念十遍,好了,就放他回去了。那鬼差又把他抓回去了,經過原來的路又走回去了,經過很多山、很多水。到他家前面,他媽媽在那哭,他躺在炕上。快到他家門口的時候,看到他自己的屍體,他看到他自己的人躺在那裡。所以你將來死掉的時候,是你魂飄上去,你會看到你的屍體躺在下面。結果鬼差就從他後面把他一踢,說,好吧,你還陽吧。他下去,活過來了,還魂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匯編》(第四十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3 13:34

[size=4][b]佛陀開示居家八法



“居家八法”出自《雜阿含卷四九一經》,是佛陀教導在家人過好生活,以獲得現實、未來利益和安樂的八種方法。此經是佛陀為少年郁闍迦所說,通過問答的形式,為在家人提出了八項教誡;全經約八百字,簡明扼要,言簡義賅。
1.得今世的安樂的四法
我們看看經文開始的緣由:“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捨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年少婆羅門,名郁闍迦,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俗人在家,當行幾法,得現法安、及現法樂?佛告婆羅門:有四法,俗人在家,得現法安、現法樂。何等為四?謂方便具足、守護具足、善知識具足、正命具足。”
現簡介得今世的安樂的四法如下:
(1)方便具足——即要學習各種知識、技能。
如經雲:“何等為方便具足?謂善男子種種工巧業處以自營生,謂種田、商賈,或以王事,或以書疏、算畫;於彼彼工巧業處精勤修行,是名方便具足。”
用現代話來解釋,“方便具足”就是要努力學習各種知識、技術,從事對社會和民眾有益的各種職業,如種田、放牧、辦企業、經商、從政、文書、會計等,在工作中努力勤奮,盡心盡力,但不能從事違法經營活動,靠偷稅漏稅、賣淫、販毒、詐騙、算命看相等不正當的手段來謀生。
(2)守護具足——即財物的妥善保存,不致損失。
如經雲:“何等為守護具足?謂善男子所有錢谷,方便所得,自手執作,如法而得,能極守護,不令王、賊、水、火劫奪漂沒令失,不善守護者亡失,不愛念者輒取,及諸災患所壞,是名善男子守護具足。”
即要求經營者妥善保護好自己的合法財產,不令損失。不要被有權勢者、強盜、小偷侵吞盜竊,還要做好防範工作,避免火災、水災等各種意外災害。如有人借貸,必須謹慎從事,要了解對方人品優劣與否,對於老年將死之人,也不應予借貸;不借予奸詐、吝嗇、無賴之徒。經營者本人不可沉迷酒色、賭博、歌舞伎樂,此皆導致財物損耗,家庭貧窮,故應遠離。
(3)善知識具足——即結交善友,遠離惡友。
如經雲:“何等為善知識具足?若有善男子不落度、不放逸、不虛妄、不凶險,如是知識能善安慰,未生憂苦能令不生,已生憂苦能令開覺;未生喜樂能令速生,已生喜樂護令不失,是名善男子善知識具足。”善知識,指正直而有德行,能教導正道之人。又作知識、善友、善親友。反之,教導邪道、不守道德之人,稱為惡知識。這段話就是要我們多親近良師、結交善友,不可與欺誑、凶險、放逸的惡人來往,因為這是財物消耗的原因之一。
《善生經》也說:財產的損耗,有六種原因,即酗酒、賭搏、放蕩、迷於伎樂、惡友與懈怠。
(4)正命具足——就是在遵守法律、道德的前提下求財謀生。
正命——如法求取財物、飲食等生活資具,即稱為正命;正命具足,即經濟的量入為出,避免濫費與慳吝。
如經雲:“雲何為正命具足?謂善男子所有錢財出內稱量,周圓掌護,不令多入少出也,多出少入也,如執秤者,少則增之,多則減之,知平而捨。如是善男子稱量財物,等入等出,莫令入多出少、出多入少。若善男子無有錢財而廣散用,以此生活,人皆名為優曇缽(意譯靈瑞花、空起花、起空花)果,無有種子,愚癡貪欲,不顧其後。或有善男子財物豐多,不能食用,傍人皆言是愚癡人,如餓死狗。是故,善男子所有錢財,能自稱量,等入等出,是名正命具足。”
若收入不多卻大手大腳,不管將來如何,只圖眼前享受,那就如無花果(優曇缽),終究沒有種子。浪費,無論用於那一方面,都是沒有好結果的;若積財不用,就是守財奴。慳吝,被譏為餓死狗,不知自己受用,不知供給家屬,不知供施作福,一味慳吝得“盧至長者”(印度一位富有而吝嗇者)那樣,不但無益於後世,現生家庭與社會中也不會安樂。
佛陀在《善生經》還指出:收入應當分作六份,其用途為:一份用於飲食;一份置辦產業,一份儲蓄,一份信貸,一份准備結婚,一份用造住宅。
如果做到了以上四條,今生就可以得到平安、財富、健康、喜樂與吉祥。如經雲:“如是婆羅門,四法成就,現法安、現法樂。”
2.得來世的安樂的四法
若能做到下面四條,則可以得到來世的安樂、吉祥。
如《雜阿含卷四九一經》雲:“佛告婆羅門:在家之人有四法,能令後世安、後世樂。何等為四?謂信具足、戒具足、施具足、慧具足。”
(1)信具足
經雲:“何等為信具足?謂善男子於如來所得信敬心,建立信本,非魔、天、梵,及余世人同法所壞,是名善男子信具足。”
信具足,於如來生正信,因佛為法本,佛為僧伽上首,對如來應有堅定正確的信仰。信心是“深忍欲樂,心淨為性”,即深刻信解而又願求實現的淨心,這等於八正道的正見、正志。
(2)戒具足
如經雲:“何等戒具足?謂善男子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是名戒具足。”
戒具足,即是守持五戒。五戒不僅是止惡的,更是行善的,如不殺生又能愛護生命。在家信徒於五戒以外,有加持一日一夜的八關齋戒的:即每月於六齋日守五戒外,加守三戒(1)“離高廣大床”;(2)、“離華鬘、瓔珞、塗香、脂粉、歌舞、娼妓及往觀聽”;(3)、“離非時食”;
另外,六齋日期間也暫離夫婦間的正淫。有的徹底離絕男女的淫慾,稱為“淨行優婆塞”這八關齋戒與淨行,是在家信眾而效法少分的出家行,過著比較嚴肅的生活,以克制自心的情慾。
(3)施具足
如經雲∶“雲何施具足?謂善男子離慳垢心,在於居家,行解脫施,常自手與,樂修行捨,等心行施,是名善男子施具足。”
施具足:如經說:“心離慳垢,住於非家,修解脫施、勤施、常施、樂捨財物、平等布施”。“心住非家”,即不作家庭私產想,在家信眾只有達到“心住非家”,才能成就出離心而向解脫。供施父母、師長、三寶,出於尊敬心;布施孤苦貧病,出於悲憫心。
也有施捨而謀公共福利的,如說:“種植園果故,林樹蔭清涼,橋船以濟渡,造作福德捨,穿井供渴乏,客捨給行旅,如此之功德,日夜常增長”(雜含卷三六。九九七經)。上二種,等於八正道的正語到正精進。
(4)慧具足
如經雲:“雲何為慧具足?謂善男子苦聖諦如實知,集、滅、道聖諦如實知,是名善男子慧具足。”
慧具足:即“法隨法行”,自己體悟真理,又教人這樣行,“能自安慰,亦安慰他人”,這才是“於諸眾中,威德顯曜”的“世間難得”者。
經雲:“若善男子在家行此四法者,能得後世安、後世樂。”[/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3 13:35

[size=4][b]毛毛蟲變蝴蝶


十三、極苦變極樂—歡喜菩薩的‘外一章’

超越悲苦,而來的歡喜

我們曾有一個專題(錄音帶及書),介紹‘歡喜菩薩真人真事’。有人以為:‘歡喜菩薩大概是因為夫善子孝、家庭美滿、經濟如意,所以才會每天歡喜。假如她逢遇逆境,也許就歡喜不起來了!’;事實上正好相反,她的歡喜,綻放自極悲苦中虔誠的念佛,所以彌足珍貴。她的生命歷程,正是缺陷變寶蓮的典型。

忍過百般無奈、困窘

但憑‘阿彌陀佛’四字,跳出極苦國

十多年前認識她,是在醫院的病床邊,當時她一臉愁雲,茫茫然帶著才十五歲就已患癌症末期的女兒,遠由南部的鄉下,奔波到台中求醫住院。她滿懷著舉目無親、不知所措的忐忑,而且加上暈車嘔吐,臉色鐵青更形憔悴。她告訴末學:‘我用腳踏車載著病重的孩子,騎在村莊中的田埂路上,不知道該騎往何處去求醫?六神無主...’說著,她雙眼中強忍著生命的無奈和慈母的眼淚。

她女兒初住院時,有一回她上廁所,正好隔壁床的阿婆翻身有困難無人幫忙,她的女兒看見了,因自己打點滴也動彈不得,就急急叫了一聲‘媽!’,她在廁內聽到,以為女兒發生什麼變化,就趕緊沖出來,而且驚慌得雙腳無力,才出了浴廁門,腿一軟,就跪在地上,把兩個膝蓋都摔破了。這就是她還沒學佛時的心境。

滿田沒長瓜,雞鴨死光光

她的女兒是鼻咽癌,而且初診時,就已侵犯了脊髓和腦部,頸部淋巴腺也相當腫大。那一陣子,她們家境相當困窘,本來種西瓜,不知怎的,那年竟然滿田沒長半個瓜;而且奇怪地,家中養的雞、鴨等,也一只只相繼死光光。為了籌醫藥費,必須要賣掉僅有的田,否則就得借貸,經濟陷入困境,……。她歷經這些折騰,一般人或許早已怨天尤人了,但她仍然毫無怨言,處處感恩心存善良。末學當時就發現,她背對著病苦的孩子,有時也會含著淚水,但一轉身,馬上就以堅定又慈靄的笑容安慰孩子。

當時,主治大夫為孩子安排作一種特殊的化學治療,必須連打七天七夜點滴。很多大人作那種治療都嘔吐得苦不堪言,何況是小孩子!孩子小小年紀,就離鄉背井到陌生地住院,又看鄰床好多重病患者,加上生平第一次打點滴,真是嚇壞了—瞪大了眼睛,緊張得七天七夜不敢合眼睡覺。

床邊念佛,七天七夜

就在那時候,末學為她們講故事,勸她們安心念佛。可能是宿世善根深厚吧!她們母女二人一聽就深信不疑,開始虔誠念佛。媽媽(後來的歡喜菩薩)在當時的極苦中,把全心全力都投注於一句阿彌陀佛的聖號,一心守護著孩子念佛。對孩子慈愛到了極處,使她渾然忘已、忘身、忘累,她竟然能不眠不休在病床邊念佛,念了整整七天七夜,比我們在寺廟打佛七更精進勇猛。後來,她告訴我:‘當時,什麼苦都忘了,也沒有感覺身在哪裡,只剩下一句“阿彌陀佛”。’

向‘深夜來,天明去’的慈父背影致敬

她的先生是泥水工人,每天做工下了班,就由南部鄉下搭火車。轉車,到台中照顧住院的女兒,每晚都在一張長椅上半坐著過夜。天未亮,就又離院准備去搭車上工,天天如是。他也曾經累得在車上睡過了頭,不知該下車,醒來才發現坐過了站,又趕回去……。那時,我當醫生常值班,半夜奔走看病人,每經過小女孩的病房,總被這對艱苦中極慈祥守護孩子的父母,深深感動。屢屢看見這位疲憊的爸爸,天天深夜來天明去,總由衷地向他的背影致敬、行禮。他那苦難中依然忠厚老實純樸的面容,真使末學尊敬又心酸。

風吹、屋掀、雨漏、子病、禽死、田無收成、眾子驚心

苦到極處,念佛心切!

歡喜菩薩描述:當年她帶著出院的女兒回家時,正逢大台風過境,到家一看,屋頂已掀起,差點被風吹走,幸賴親友相助,勉強由屋頂垂繩,綁了些磚塊吊重,才保住了屋頂,但仍免不了到處漏雨、灌水。幾個孩子被大風大雨嚇得一個個坐在地上,很可憐的樣子,剛回家還沒能安頓出院的孩子,就又要操心今夜全家的棲身處,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屋漏偏逢連夜雨!’;可貴的是~~她沒有淚如雨下,信心也沒被風吹走!她提起佛號,連夜雨,她就把佛念得如雨滂沱而下,念得大珠小珠落玉盤;刮大風,她就把佛念得比風更大、更安定,把心念得如虛空不怕風。

她並不是在順境中歡喜念佛。她是在這種‘屋破、風吹、雨漏、子病、禽畜皆死、田無收成、眾子驚慌、無安身處’的困境中,苦到極點,猛力提起佛號,把一切交給阿彌陀佛,在人力不可為的極無奈處,她全心相信靠倒阿彌陀佛,念得極真、極切!

自得心開,柳暗花明又一村

經上所說,真實不虛,念佛功德不可思議,她突破眾苦,豁然開朗,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雲:‘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末學在歡喜菩薩身上看到了自得心開的實例,在極苦中,她用心念佛,以心轉境,心開運開,歡喜過日。她說:‘阿彌陀佛幫我開智慧,打開心門,把所有的憂愁、煩惱都轉作歡喜和力量!’;一位農 婦,不識字,而能說出這樣的話,有這樣的實地功夫,真叫末學深心尊敬,自歎不如。

將心比心,懺悔殺生

十多年前,恩師 懺公(上懺下雲法師)辦大專學生齋戒學會時,末學邀她們母女上山隨喜參加,她們母女二人正式皈依佛門。師父為她們開示後,她非常懇切懺悔以前無知,殺了很多雞、鴨。她含著眼淚說:‘當她看見女兒重病,放射治療後脖子皮膚焦黑、破皮又吞咽困難時,她才深深體會到昔日自己的刀,加給雞脖子的痛苦。

念出阿彌陀佛的赫奕歡喜

爾後,她更牢牢地抓住一句阿彌陀佛,也行出這句阿彌陀佛的無量光明。她種田也念,拔草也念,整修房子也念,煮飯也念,拖曬稻子、氣喘吁吁也念,悲也念,苦也念,日也念,夜也念。漸漸佛光、佛聲充滿她的心,歡喜的笑容充滿在她臉上。順、逆境界,她都歡喜念佛,哈哈一笑。

愛女事先安排一切,預知時至安祥往生

歡喜菩薩的女兒,在十七歲那年,是自己預知時至,安祥安排好一切,而後往生西方的。她出院後,也曾去工作賺了錢,在往生之前,還事先為家中每一個人准備好禮物~~她為爸媽買了一張新床,對愛喝涼水的哥哥,她就送冰箱,另有書櫃給姐弟等等。往生當天下午,還好端端地去幫二伯母,整理收割好的稻子,到了晚上,忽然跟家人說她要洗頭發、換衣服。歡喜菩薩見狀異於尋常,就和先生為她助念,她如睡含笑,安然往生。八小時後仍全身柔軟、面色如生。後來也有多位師父和蓮友去為她助念。她的兄長本來很捨不得這麼乖巧的妹妹這麼早往生,難過得幾乎要捶胸頓足悲泣,而當年的歡喜菩薩很堅強地,一一為子女們擦臉、拭去眼淚,勉勵大家:‘安定念佛歡喜幫助姐妹,生到佛的快樂世界。’

後來歡喜菩薩最小的千金,夢見姐姐跟隨觀世音菩薩飛升而去。那時,歡喜菩薩的大公子將要參加大專聯考,但幫忙家事,忙得沒多少時間准備,卻夢見菩薩帶他去逢甲大學,告訴他:‘這就是你的學校。’;後來放榜,他果然考上逢甲大學!村裡還有其他人,也有夢見她往生西方的感應。

把生命的缺葉,變成寶蓮;

把髒亂世界,變蓮池海會

歷經了女兒往生的種種瑞應,歡喜菩薩更堅定念佛,不但念出了慈悲光,也念出歡喜光、智慧光、解脫光。她不但解脫掉自己的悲苦,把生命中的缺葉,變成一朵寶蓮,更進一步,她也投注身心於環保,愛護整個地球,發心把髒亂的社會,變成蓮池海會。[/b][/size]
 
[size=4][b]垃圾變黃金,煩惱變菩提

她響應慈濟功德會, 上證下嚴法師的呼籲,不但歡喜捐出自己的田,作為資源回收場,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幾乎每夜都在回收場,義務工作到深夜十一、十二點,她先生若沒去叫她,幫忙‘收工’,她就忘記時間,廢寢忘食地做下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帶著歡喜的笑容做下去!她一邊念佛、一邊做垃圾分類,撿一個罐子念一聲阿彌陀佛,把堆積如山的廢罐,當成朵朵的蓮花,把回收場當作清淨的蓮池海會,和佛菩薩的心相會於其中,於佛聲中自得其樂。這真是世上稀有的道場,稀有殊勝的晚課!她不但為了慈濟建醫院,把垃圾變黃金無條件捐獻,也為了整個地球未來的環境。


她笑著說:‘當我把那一堆如山的垃圾整理好時,心中的垃圾也清理好了!’;原來她每天於其中用心地功夫!不但作物質的資源回收~垃圾變黃金,同時也作心靈的資源回收~煩惱變菩提。她每天藉事煉心,在回收場煉出她金剛般的信心和定力、毅力。她也由人生、生、老、病、死、愛別離、……的黑泥沼中,綻放出朵朵超脫的金蓮,回收了無限的歡喜智慧。

垃圾堆裡歡喜念佛,清淨心中天樂鳴空

她本是一位不識字的農婦,也沒讀過佛經,有一天她對我說:‘她念佛時,聽見天空中傳來奇妙很好聽的音樂。’她問我:‘那是什麼’;她說那聽來使人更愛念佛,越念越歡喜。我想可能是經上說的,天樂鳴空吧!百千種樂同時俱作,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末學感覺很慚愧,有時耳聽悅耳念佛聲還會打妄想,嫌東嫌西、嫌高嫌低,而她在垃圾堆中揀鐵罐念佛,把罐子相碰之聲,當作地鐘、木魚法器聲,卻能以清淨歡喜心,收聽到令人更愛念佛的梵樂鳴空……。

吞下去,變笑聲;吐出來,游山蹈海

有一天,她先生在外面受了氣,回家心情不好,她就很天真歡喜地跟先生說:‘你有什麼不歡喜,告訴我,我會打開你的心門。’

她先生說:‘遇到很無理的事,一口氣憋在胸口。’

她說:‘如果吞得下,就念佛把那口氣吞下去,變成笑聲笑出來,就不會憋在胸口。’

她先生問:‘如果吞不下去呢?’

她就答:‘吞不下去就吐出來,深呼吸,喘一口大氣,把那口氣吐出去,讓它去游山蹈海。’

她先生笑著贊歎:‘你怎麼懂得這樣說呢?’

她答:‘我們念佛,阿彌陀佛就會幫我們開智慧。’

末學常感歎,很多‘學歷’很高的夫婦,對答起來都帶著盛氣凌人的刀,互相都覺得受傷、氣憤!而她們這對鄉間純樸的老夫婦,雖然沒有學歷,談話卻很有‘學問’,很有‘智慧’哩!也充滿了祥和的關懷,老實的誠懇。真的,‘實力’比‘學歷’寶貴!

十年禮佛不間斷,抱子背孫照樣拜

十多年前,末學行醫時,在病床邊,教她拜佛,我們一起在醫院病房中練習拜,沒想到她學回去十多年如一日地竿拜,從來沒有一天間斷過,忙也拜,累也拜,苦也拜,樂也拜。她的媳婦接連生了三個孩子。她每天要帶三個小孩子,竟然她能把未滿月最小的孫子抱著拜,把老二背著拜,把老大帶在身邊一起拜,又背又抱還是不間斷百拜彌陀,回向眾生。有時我們只一個人就拖自己拖不動,她竟然能‘一人拜四人禮’。她背著孫子五體投地時,偶然背上的孩子頑皮會滑溜下來,大家就歡喜念佛笑成一團。這是兒童蓮池海會,令人感動又隨喜。

幼童念佛作環保、小兒跌倒哈哈笑

有一天,才二歲的小孫女走在路上,看見路旁有個丟棄的鋁罐,她很歡喜去揀起來,回頭笑著跟末學說:‘師父!這裡有一朵蓮花!’,又甜甜地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大孫子有一天被小妹不慎放的東西滑倒跌在地上,他立刻爬起來告訴我們:‘我滑了一跤,跌倒,很好笑!’,孩子們耳濡目染,也多少學到了歡喜菩薩以歡喜念佛哈哈一笑,面對人生的挫折跌跤;以蓮花般微笑的心,去處理人世的垃圾廢罐,做資源回收。你問他們‘揀蓮花(鋁罐)做什麼?’孩子們異口同聲說:‘救人!’;童稚響亮的救人之聲,純樸赤子心,令大人不禁反省慚愧。

污泥中的香蓮

最令人驚奇的是,在她長年累月身體力行、以身作則的化導之下,全村無論是七十歲的老婆婆,四、五十歲的婦人,乃至小孩,幾乎都會異口同聲的講這句話:‘彎腰撿一個罐子,念一聲阿彌陀佛,就是種一朵蓮花。’;表面上這是處理骯髒垃圾的事情,但,卻是以最清淨的心;也是愛護整個地球,以無私的慈悲心,真的是出污泥而不染。所有的參與者,都堪稱是人間的妙香蓮花!

善巧方便,度化父母,歡喜念佛,做環保。

歡喜菩薩的爸爸,年紀上了七十之後,因為還執意要耕耘兩甲田地,總覺得心中沉重,身體無力,時常上醫院,要求打點滴,打得眼皮浮腫,四肢也浮腫,心常常憂愁,煩躁不安。歡喜菩薩了解爸爸是年老壓力又大,心中沒有光明目標才苦的,就天天盡心安慰老爸爸,讓他歡喜。當歡喜菩薩開始作環保之後,有一天,她用可愛童子般的表情,伸出兩只手指,問爸爸說:‘爸爸、爸爸,這兩種,您要選那一種呢?’,爸爸道:‘你只伸兩個手指,我怎麼知道你要我選什麼?’,歡喜菩薩笑著說:‘一種是甜蜜的生活;一種是痛苦的生活。’,爸爸答:‘當然要選甜蜜的生活,誰要選痛苦的生活!’,歡喜菩薩說:‘我來教您做環保,資源回收,您就可以不必打點滴,而過甜蜜的生活,您會越做越歡喜!’,爸爸說:‘您要害我被人笑是撿垃圾的!’,歡喜菩薩就向爸爸解釋環保的意義,以及垃圾變黃金,建醫院救人的慈濟偉業,還鼓勵爸爸說:‘如果有人笑您,就是他不了解其中意義,您可以解釋給他聽,他了解就不嘲笑,也可以加入參與。’;爸爸的慈悲心深重,聽到要參與救人,保護地球,就欣然接受。歡喜菩薩又很快樂地勸爸爸;‘每撿一個罐子,都要念一聲阿彌陀佛,念佛做環保,是清淨我們的身心世界,也回向西方極樂世界。’;因為她從小孝順,所以爸媽都歡喜接受她的建議,也踴躍投入這清淨身心世界的工作。果然,她的爸爸專心投入之後,生活由‘為私’,轉成‘為公’,由憂慮一已一家,變成為救人而工作念佛,他生活充滿了光明的意義,精神奕奕的念佛,保護地球。他不再執著要自己拖命耕耘兩甲田,而捐出部份土地作資源回收場,其他田就讓別人承租耕種。他很開心放下了,就自在歡喜。心一開朗,身也康健,他真的再也不需打點滴了。人家訪問他時,老人家興高采烈地說:‘我女兒教我邊做邊念佛,越做越甜蜜歡喜!’

以老邁的腳,踩出愛護地球的偉大行徑

他們這對七十多歲的老夫婦,每天各自騎車到各處機關團體整理垃圾,收集紙板、保特瓶、金屬罐,親自載回家整理分類,堆成一個個小丘。七十多歲年邁的腳,賣力地踩著腳踏車,來往在鄉間的道上,風雨無阻,日日相續不疲不厭,踩出愛護眾生、愛護地球的偉大行徑!歡喜菩薩向爸爸媽媽說:‘您們每天一大早起床,面對這一大堆的回收物,就是見到一朵大蓮花!您們邊做邊念佛,蓮花就越開越大朵!’心淨便見國土淨,垃圾也看成蓮花。[/b][/size]
 
[size=4][b]用一只小羊,載著一頭大水牛!

歡喜菩薩的媽媽,一生雖然吃了很多苦,可是洋溢著一臉慈祥歡喜又堅強的笑容,她還開玩笑說,軍營和飛機場都是她的回收地盤呢!軍中的長官,實在敬佩這位無私奉獻的老婦人,常發心幫她捆綁回收物,看她一輛小車,載那麼多東西,就形容說:‘您是用一只小羊,載著一頭大水牛!’

竟然是老母!

有一天歡喜菩薩在路上看見前邊有一輛腳踏車,載了好多罐子在行駛,罐子堆得由後面看不見駕駛人,她趕上前去看,竟是自己的媽媽媽皺紋的臉上還充滿歡喜的笑,辛苦的奔波中,心無限甜蜜!歡喜菩薩紅著眼眶告訴我,她又感動又心疼,但她媽媽卻真興高采烈,一路念佛,歡喜地騎載!

阿彌陀佛把我扶住!

有的路旁有大溝,歡喜菩薩請媽媽要小心騎,別掉入溝中;媽媽卻信心堅定地說:‘阿彌陀佛幫我扶著!我前些日還表演了一幕呢!’原來是有好多人,常看她辛苦往來載回收物,總認為她受騙了。她解釋這些回收的資源,慈濟功德會都是作救人之用,人們還是嘲笑她。有一天她載很多回收物,騎到大溝邊,正好又遇到嘲笑的那群人。她竟翻車了,那些人大驚失色,眼看她連同車子整個要掉入大溝中,而她老人家大聲地念出‘阿彌陀佛’,剎那間,就像被扶住又飛起騰空般,她竟飛到大溝的另一邊安坐,奇妙的是,將要落入溝中的車,也如有一股莫名的拉力,竟又回復安立在溝的這一邊,沒有倒,落人與車都安然無恙;這一幕使目擊者目瞪口呆,她說:‘阿彌陀佛把我扶住!’那些人眼看這念佛的飛躍,也覺得不可思議,心服而深有感觸,肯定了念佛的力量,環保的功德,是不可嘲笑的!阿彌陀佛不捨一人的度化,使大家不再嘲笑,也漸漸參與了。

老媽媽雖骨折了,還是念佛笑哈哈,歡喜奉獻!

歡喜菩薩的老媽媽,膝蓋己退化,醫生說要手術換人工關節,可是他老人家‘不管他’—她不在乎自己的肉體,只一心念佛要為大眾服務。佛家所謂破身見的阿羅漢(不執著肉身為我),末學沒有見過,但見到這位老人家,末學真歎為稀有!她一手骨折,當天還是用另一手去拖回一部回收的洗衣機,還笑哈哈告訴末學說:‘我念了三聲阿彌陀佛,骨頭就接好了!都不覺得痛!’看她用單手也要繼續做的歡喜勁兒,好像骨折也是樂事。(其實一般人骨折都苦得哭叫,至少臉也會皺成一團)

歡喜為公忘軀,真情流露念佛!

還有一次,歡喜菩薩的老母小腿上的一大塊皮肉被刮到,整片剝了下來,她笑說:‘我只怕受傷了,子女們就不讓我做環保,所以我都不敢說,自己趕快把皮黏回去,用茶葉水洗洗,笑笑念佛。隔天,天沒亮照樣去做回收,哈哈,念佛很好,也沒有發紅(台語)(發炎),也沒腫,自己就好了!那時都沒人發現,否則大家又要叫我去醫院縫,又要叫我休息不能做環保。’末學看她腿上那傷疤,少說也要縫50針,她竟然歡喜念佛就‘為公忘軀了’!鄉下不識字的老婦,念佛功夫如此,心境如此,真叫末學一再熱淚盈眶,一再汗顏!她真情流露,歡喜地感歎:‘阿彌陀佛有夠好!阿彌陀佛足疼我們(台語)!’滿臉天真樸實的笑容,真是個幸福的‘極樂佛子’!

四代同堂,熱心環保,種蓮花

歡喜菩薩,向上鼓勵父母,向下率領兒女子孫子,全家四代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以歡喜心,以回收場為道場,整理堆積如山的瓶罐,紙板,當我們隨手亂扔瓶罐垃圾時,請別忘了,後面有這樣無私奉獻的菩薩,以種蓮的心,為我們拾分類,請大家體念他們捍勞忍疲愛護地球的心,也發起這份心吧!

收到尿布,也要歡喜!

有些人在分類回收的垃圾時,偶爾會撿到一些小孩的尿布...等等髒東西,撿到的人有時因整理得太疲勞了,就會感歎說:‘唉!怎麼連這些髒東西都撿來回收場呢?’歡喜菩薩就說:‘收到這些尿布,我們也是要很歡喜,我們另外把這些集中起來送出去;做這回收,必須要愈做愈歡喜才好。’連收到尿布,或遭人誤會,都這麼歡喜,真是無所不歡喜,真是佛在遺教經所說的入道智慧之人了。(歡喜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

哭天喊地的哀痛,變—

歡天喜地的奉獻,成就—

頂天立地的菩薩事業

表面上,歡喜菩薩似乎曾失去了一個愛女,但是她念佛,用佛心普愛天下一切人,她得到了千千萬萬愛子愛女。她以石蓮的精神,把世上極苦的喪子缺陷,變成了西方極槳的妙蓮,把一般人哭天喊地的哀痛,變成了歡天喜地的奉獻。她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成就了頂天立地的菩薩事業!如果人人拿出她這份精神,黑社會就變成蓮池海會了![/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3 13:36

[size=4][b]大安法師:窮畫師的布施



《大智度論》裡面有個很有意思的故事,是關於一個貧窮的畫師。
畫師在另外一個國家工作了十二年,賺到三十兩金子。賺到這麼多錢後,就帶回國准備過年。
回到家鄉的時候,路過了一間寺院,發現有五百位僧人在那裡修行,威儀非常好,也非常精進。畫師當下生起恭敬之心,便想做供養。
他到客堂詢問:“我想供一堂齋,需要多少錢?”知客師回答說:“供一堂齋要三十金。”
畫師一想:我正好有三十金。就把錢全部拿出來供了一堂齋。供完齋之後,他感到非常歡喜:哎呀,我今天做了一件大善事。
當他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家的時候,不知道麻煩正在等著他。
他的妻子問:“你出去工作了十二年,賺到了錢沒有啊?”
他說:“賺到啦。”
“賺到多少錢啊?”
“賺了三十兩金子。”
妻子說:“那好,拿來吧。”
但這時候畫師已經拿不出錢來了啊,他就坦白:“我把金子都種進福田裡面去了。”將自己供齋的事情說了。
妻子一聽,勃然大怒,斥責道:“你的頭腦是不是有問題啊!工作十二年賺來的錢,不用來養活妻兒,卻拿去給別人供齋,你頭腦不正常。”
畫師的妻子用繩子把他綁起來,送去了官府,想讓官府來論罪懲罰他。
押到官府後,他的妻子控訴說:“他作為人夫和人父,在外工作十二年,賺了錢,卻一分錢都不拿回來,全在外面給花掉了。”
審案的官員開始一聽,也覺得很憤怒:你這人是怎麼回事?家小都不養的!把驚堂木一拍,就要懲罰他。
這時,窮畫師趕緊辯白:“我一直很窮,這麼做,是想擺脫貧窮。今生之所以窮,就是因為宿世沒做過布施。碰到那些修行人,是個種福田的好機會,所以就趕緊布施錢財。”
堂上官員正好是一位學佛的優婆塞,聽了畫師一席話,覺得此人此舉也很可貴。因為貧窮布施難啊,一個窮畫師能把辛苦了十二年賺的這麼一點錢全都布施出去,相當不簡單啊!
官員深受感動,趕緊過去,親手解開畫師身上的繩索,並把自己所穿的好衣服給他披上。之後,不但把自己的馬,甚至連一個田莊也都贈送給了他。
你看,窮畫師能以真誠心供養三寶,現世就得到很大的回報。這只是花報,將來的果報則是生到天道。
所以,雖然貧窮的人最難布施,但只要肯布施,就會有好的果報。
而富貴人去布施,自身的富貴會更綿長。
大家一定要明白“種善因得善果”這個道理,布施要及時。[/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3 13:36

[size=4][b]因果報應故事集



前言
佛門講因果報應,確有至理。凡物有起因,必有結果,如農之播種,種豆必然結豆,種瓜定是結瓜,毫無虛假。今觀世人得福報或遭惡果者,均有原因,只緣世人不細心觀察耳!從古至今書中都有記載,善惡報應不爽毫發,余素覽世俗故事,每讀至得福報處,頓然心歡!遭惡果者無不毛骨悚然,其因果真如立竿見影、桴鼓發聲,為善為惡影響顯然。故選錄《因果報應》,以醒世人,如能細心體悟,力行善道,獲福非淺!倘行不善,業緣日積月累,待至惡貫滿盈,報應臨頭豈不赫然!不過善惡報應遲早不同,到時必然應驗。但有人說:某某並未行善,反而發家致富;某家仁善好施,出現事業蹇滯,是何道理?這種情況常有見之,作惡發家,只因祖宗積有善德,德澤濃厚,陰在子孫,故而享福。如銀行蓄有存款,任意取用,但是祖德耗盡,存款取完,福澤隨之消失。為善之家,如果祖有業緣,在目前雖然不順,可是惡跡去完,定然發福。古有楹聯曰:“為善不昌,祖有餘殃,殃盡必昌;作惡不滅,祖有余德,德盡必滅。”就是此理。本書所載事跡,昭明著目,世人能改惡向善,必然後裔昌盛,福祿綿延。雲雲。
余祛疾 識
百善孝為先福報最優異
一、孝順婆母 兒孫成才
重慶市,某處,有一賢孝之家,婆母及兒媳孫子共有四人,家庭和睦,兒媳賢孝。
婆母高齡已87歲,身體逐趨衰弱,行動遲緩,甚至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媳婦關照,如夏天沐浴與之抹洗;冬季嚴寒備其暖器;每餐食物炊之和軟,均親手奉給;如在病中醫藥調理不失母意,盡量做到老人心中愉快不生憂郁。由於身體衰退已極,經常糞便不能自控,均由媳婦換洗,不計骯髒氣臭,事奉母親從來未有怨言。更可嘉者,婆母突然右臂跌傷,即護送醫院治療,出院回家後,仍然護理,做到無微不至。老母在床上,由於晝寢時間較多,到晚卻精神興奮,難於入睡,其媳感到母親寂寞,長夜難度,她就移被與母同床陪睡,以便敘言,歡暢婆母心情,令其胸中愉快。由於睡臥時間長,有時不免胸中煩悶,兒媳就在床上將老人抱著,將老人背部貼在自己胸中讓老人觀賞電視,並與解說故事情節,令其寬暢心懷等等。
真是家庭出孝子,後裔必昌盛。其孫子自幼性格馴良,天賦聰俊,讀書成才,由小學直上,步步前進,達到研究生以至進入國家重要單位工作,全家幸福。
可見孝友家庭,福報顯然。
二、顧態奉父誠心不欺
顧態,是一位天性很孝順的人。他的父親娶妾,生了兩個兒子,十分鐘愛,顧先生以教書為職業,每年所得薪金,全數奉獻給父親。庚子年的春天,他受聘為張氏家塾的老師,到任的那日, 張氏知道顧先生的孝行,就把全年的薪金,一次送給他,並且對 他說;“今天我付給你的銀子,你的父親不知道,這裡有人出售田地,你可把這銀子買田,到了秋收以後,可以獲得幾石的租米,這樣才是增加收入的好辦法,何必把薪金都給父親呢!”顧態回答說:“父親是我家庭中的家長,我的薪金收入,應該都給父親分配應用,才能盡到做兒子的責任。我怎可為了幾石租米而改變孝心,怎敢把錢私用而欺騙我的父親呢?”他收受了張氏全年的薪金,仍是誠心恭敬的全數奉獻給父親。由於顧先生孝順的榜樣,所以他的兒子都有良好的品行,有一名叫際明的兒子,少年時就考中了進士,做到翰林的官位。(取材自《德育古鑒》)
【湘清按】佛教的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上說:“慈父之恩,高如山王。”儒家的孝經上說:“孝莫大於嚴父。”像本篇故事中 的顧態先生,誠心尊敬其父,可說是莫大的孝,因而能得到高貴 的兒子,真是善有善報。
三、老僧開示,竭力孝親
楊蒲,是安徽省太和縣人。他聽說四川省高僧無際大師的道行很高,就辭別雙親,到四川省訪師求道。剛到四川省境內,遇見一位年逾古稀、面貌慈善的老和尚,老和尚問他說:“你從哪裡來?到四川做什麼?”他答道:“我從安徽省來,想到四川參訪高僧無際大師,修學佛學的大道。”老和尚說:“你要見無際大師,那還不如見佛。”楊蒲問:“我更想見佛,但不知佛在哪裡,請求老和尚指示我,好嗎?”老和尚說:“行,那你現在趕快回家去,看到肩上披著大被子,腳上倒穿鞋子的,那就是佛了。”楊蒲聽了老和尚的話,深信不疑,租船回鄉,在路上跋涉了一個多月。回家的那天,已是暮色蒼茫的黃昏,他敲著家中的大門,呼喚媽媽開門,他媽媽聽到寶貝兒子回來了,歡喜得從床上跳起來,來不及穿衣服,只把棉被披在肩上,忙亂中倒拖了鞋子,匆匆忙忙的出來開門,迎接愛兒。楊蒲看到披衾倒屨的媽媽,這才頓然覺悟老和尚說的父母才是活佛。從此以後,竭力孝順雙親,在物質方面,盡量使父母滿足;在精神方面,盡量引導使父母吃齋念佛,調養心性。後來楊蒲享八十歲的高壽,臨終時候,誦讀《金剛經》的四句偈語,安詳而逝。
佛教的《大集經》上說:世若無佛,則善待父母,善待父母即是待佛也。古德說:“堂上有佛二尊,惱恨世人不識,不用金彩裝成,非是梅檀雕刻,即今現在雙親,乃是釋迦彌勒,若能成敬待他,何用另求功德。”佛在《四十二章經》中又說:敬天地鬼神求福,不如孝敬父母,孝敬父母最得福,最顯靈。從以上佛教的經文及古德的言論,可知無際大師對楊蒲的開示,確有至理。
現今不少人在父母活著的時候不去孝敬奉養,而且還百般忤逆不孝,使父母憂心愁悶。而在父母去後卻又大操大辦,出巨資看風水、建豪華墓、焚燒大量紙錢冥物、宰殺動物拜祭等等,這些都是本末顛倒的行為,不但毫無用處,反而會增添亡親的罪苦。生前不奉一滴水,死後枉掘百重泉。值得讀者三思啊![/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3 13:37

[size=4][b]宣化上人:楞嚴經對《仙人鬼怪精畜生》投胎的詳細解析[/b][b]


阿難。是等皆以宿債畢酬。復形人道。皆無始來業計顛倒。相生相殺。不遇如來。不聞正法。於塵勞中法爾輪轉。此輩名為可憐愍者。
阿難,這十類人倫,都以償清宿債,恢復人道的本形。皆因無始以來,顛倒妄造種種惡業,為討債而相生,為索命而相殺,如果不遇如來出世,不得聽聞正法,必無從悔過自新,就永遠不得解脫。在這煩惱塵勞中,一定起惑造業,因業受報,自然輪轉,不能停息。這類眾生,雖得人身,仍然凶多吉少,稍有不慎,轉眼又要墮落,真正是可憐憫之輩。
阿難。復有從人。不依正覺修三摩地。別修妄念。存想固形。游於山林人不及處。有十種仙。
阿難,復有些眾生,初得人身,在人道中不是不肯修行,只是不依照菩提正覺來修,不是修正定,楞嚴大定,反聞聞自性功夫。而是依妄想識心來修,一心存想固守色身,能長生不死,故常游蹤於深山穹谷,名山洞穴,人跡不到的地方,共有十種仙。
阿難。彼諸眾生。堅固服餌而不休息。食道圓成。名地行仙。
第一種是地行仙。想堅固形骸,長生不死,故用各種藥物,或泡炙,或蒸曬,或做餅,或做丸,長期專心服食,永不間斷。日子久了,修煉成功,可以健身益壽,身體輕清,走路快捷,叫做地行仙。
堅固草木而不休息。藥道圓成。名飛行仙。
第二種是飛行仙。想堅固形骸,不食人間煙火,長期專心服食草木。如靈芝、黃精、松籽、柏葉、茯神、枸杞之類,永不間斷。日子久了,修煉成功,可以步行如飛,登山越嶺,叫做飛行仙。
堅固金石而不休息。化道圓成。名遊行仙。
第三種是遊行仙。想堅固形骸,長期專心服食金石,如烹鉛、煎汞、煉養丹砂,永不間斷。日子久了,修煉成功,可以脫胎換骨,點石成金,能超脫而游世外,叫做遊行仙。
堅固動止而不休息。氣精圓成。名空行仙。
第四種是空行仙。為堅固形骸,就專心一致來修動功,即練拳術,及修靜功,即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道家玉皇心印經上說:“上藥三品:神與氣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這是要煉神還為虛空,什麼都沒有,就可以入定出竅,騰雲駕霧,叫空行仙。
堅固津液而不休息。潤德圓成。名天行仙。
第五種天行仙。為堅固形骸,專心致志來吞咽津液,即鼓天池,吞玉液,使水升火降,結成內丹,永不間斷。終至水火相濟,功夫成就,就能內潤腸胃,外潤面容,成為鶴發童顏,不為物累,能乘正氣,游於天上,叫天行仙。
堅固精色而不休息。吸粹圓成。名通行仙。
第六種通行仙。為堅固精色,故專心致志來吸日月之精華。一早對太陽吸三百六十口氣,夜間對太陰亦吸三百六十口氣。又餐雲霞之彩色,久行不息,修煉成功,就能精氣潛通,形與氣化,神與物通。可以穿金石、蹈水火,任運無礙,叫做通行仙。
堅固咒禁而不休息。術法圓成。名道行仙。
第七是道行仙。堅固其心來專持神咒,以求延年長壽,又能嚴持禁戒,故能降妖驅魔。久行不息,修煉成功。故可以養身,可以醫病,可以利人濟世,這類叫做道行仙。
堅固思念而不休息。思憶圓成。名照行仙。
第八是照行仙。堅固其心,沉思靜念,存想頂門而出神,繫心臍下而聚氣,久行不息,修煉成功,神可以出入自在,氣可以上下交通,形神照應,化成精光,叫做照行仙。
堅固交遘而不休息。感應圓成。名精行仙。
第九是精行仙。堅固其心以成交媾,易經:“干為父,坤為母,干三連,坤六斷。”男子到十六歲時就乾卦滿,滿則損,就變為離中虛。離中之一點陽就走到坤六斷之中間去,就變成坎中滿。乾卦一變,成為離中虛。坤卦一變,成為坎中滿。離中虛就是嬰兒,坎中滿就是奼女。離中虛屬於心火,坎中滿屬於腎水,離屬陽,但陽中有陰,坎屬陰,但陰中有陽。道家說:“嬰兒並奼女,相逢在黃庭。”黃庭即意,意屬丕經,丕藏意。
在自己身中,用坎水來填離火,令心火和腎水交媾,久行不息,就能感應圓成,降火提水,得成仙胎,這就叫做精行仙。
堅固變化而不休息。覺悟圓成。名絕行仙。
第十是絕行仙。堅固其心以窮變化,立志研究物理變化,久而不息,終得修煉成功,發生奇悟,故能與造化相通,可以呼風喚雨,移山填海,還能將四時次序調換,就叫絕行仙。
阿難。是等皆於人中煉心。不修正覺。別得生理。壽千萬歲。休止深山或大海島。絕於人境。斯亦輪回妄想流轉。不修三昧。報盡還來。散入諸趣。
阿難,這十類仙人,都是怕生死無常,而想修道以求長生不死。但他們不修正覺真心,不生不滅法,而錯用第六意識的妄心來修養生之道。因為專心致志,持之以恆,竟能別開生面,得到長生的道理,故壽命可延長至千歲萬歲。成功以後,多數居於高山穹谷,或大海島,即蓬萊弱水,惟飛仙可渡。在七金山之外,水甚弱,舟楫不能至,就連輕如羽毛,落水亦下沉,故絕於人境,為神仙所居之處。但並非不死之國,還在輪回妄想之中,生死流轉,因不曉得修習楞嚴正定,故不得究竟。一旦仙福報盡,依舊要墮落輪回,散入六道。
阿難。諸世間人。不求常住。未能捨諸妻妾恩愛。
阿難,有些世間人要修道,但又不知道怎樣求證常住真性,不生不滅法,又捨不得妻妾的恩愛。
於邪淫中。心不流逸。澄瑩生明。命終之後。鄰於日月。如是一類。名四天王天。
不過他遵守五戒,於邪淫方面,身既不犯,心亦不想。心不想就不會奔流縱逸,愛水澄清,心地自然光明,所以命終之後,就可以上生天界,和日月做鄰居,位於須彌山腰,這一類叫做四天王天,為帝釋外臣,保護忉利天的安全。
四天王: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和北方多聞天王。此四天離人間有四萬二千由旬之遠,身長七十五丈,壽五百歲。以人間五十年為一晝夜,合計九百萬歲。[/b][/size]
[size=4][b]於己妻房。淫愛微薄。於淨居時。不得全味。命終之後。超日月明。居人間頂。如是一類。名忉利天。

對於自己的正式妻子或丈夫,淫愛已十分微薄,情慾亦十分清淡。雖然於清淨獨居時,還未能完全清淨無慾念,這人命終後就能超日月之光明,生須彌山之頂,好地居天,和人間不接觸,這叫做忉利天,即三十三天,距離人間六百七十二萬裡,身長一百五十丈,以人間百年為一晝夜,壽命一千歲,合人間三千六百萬年。

逢欲暫交。去無思憶。於人間世。動少靜多。命終之後。於虛空中朗然安住。日月光明。上照不及。是諸人等自有光明。如是一類。名須焰摩天。

若在夫妻相會時,只是逢場作興,事過之後,毫無回憶懷念。於人世間,動少靜多。於獨居時,內心已得全清。這個人命終之後,就生在虛空之中,安住在一片光明雲中,那是日月光明所照不到之處。這些人自身能放光明,互相照耀,故常在光明中,沒有黑暗,只以蓮花開合來分晝夜,這叫做須焰摩天。也就是空居天,因為離開須彌山,距離人間有一千二百八十萬裡,身長二百廿五尺,壽命一萬萬四千四百萬歲,此天一晝夜,等於人間三百年。男女相愛,只是執手以示愛,而不行淫。

一切時靜。有應觸來。未能違戾。命終之後。上升精微。不接下界諸人天境。乃至劫壞。三災不及。如是一類。名兜率陀天。

若人時常都在清淨中,已完全無淫念,有時遇有應行之欲觸,還未能違拒,猶有順從之念。這等人命終之後,即上升最精微處,不和下界人天相接觸,乃至世界壞滅的時候,火、水、風三大災難不能波及,這一類叫做兜率天。這天分內外二院,外院有小摩尼殿,是凡夫天人所居,內院有大摩尼殿,是彌勒菩薩所住。彌勒菩薩常在內外兩院說法,教化眾生。該天距離人間有二千五百六十萬裡,身長三百丈,壽命五萬萬七千六百萬歲。此天一晝夜,等於人間四百年,男女相愛,只是一笑。

三災是:火燒初禪天,水淹二禪天,風刮三禪天。要做天人就要少欲知足,但天人終非究竟處,天福享盡,還要墮落。如果天天談情說愛,那就往死路走!我們為何業障這樣重?就是因為情慾心重,如不覺悟,再跟情跑,不僅死路,還要趨向畜生地獄路上呢!

我無欲心。應汝行事。於橫陳時。味如嚼蠟。命終之後。生越化地。如是一類。名樂變化天。

本來已完全沒有欲心,但為繼承家業,只得勉強從事。但於玉體橫陳時,味同嚼蠟,全無樂趣。這些人命終後,就生在樂變化天,距離人間有五千一百廿萬裡,身長三百七十五丈,壽命廿三萬萬零四百歲,此天一晝夜,等於人間八百年。所有一切五欲樂具,都能隨願變化滿足自己受用,男女相愛,只是熟視而已。

無世間心。同世行事。於行事交。了然超越。命終之後。遍能出超化無化境。如是一類。名他化自在天。

沒有世俗的男女心念,厭惡淫慾不淨,故雖有夫妻名分,但於行事時,不只索然無味,而且心在在焉,神遊境外,了然超脫。這些人命終之後,就能超越一切化無化境,凡五欲樂具,不需要自己變化,都由其他天界所變現,而自己得以自在受用。這天界叫做他化自在天,距離人間有一萬萬零二百四十萬裡,身長四百五十丈,壽命九十二萬萬一千六百萬歲。此天一晝夜,等於人間一千六百年,男女相愛,只用眼一看便滿足。

阿難。如是六天。形雖出動。心跡尚交。自此已還。名為欲界。

阿難,如上面所說六欲天,在身方面似乎離開了愛欲,但在心方面,還有少許愛念,尚未完全清淨,所以就叫做欲界眾生。

楞嚴經對於淫慾果報,分析得十分詳細透徹,欲心重而兼犯禁戒,當然即墮阿鼻地獄,輕者逐漸高升。這六欲天亦因靜多動少,清心寡欲,欲心漸漸輕,生天層層高。要完全絕欲才能證無漏四禪天。淫慾為生死根本,不斷淫慾,想升天界猶不可能,況欲證無上菩提耶!所以想修三摩地,想出生死苦海,必須先過此關。[/b][/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黃柏霖,佛陀開示居家八法,毛毛蟲變蝴蝶,大安法師,因果報應故事集,楞嚴經(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