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地府審案} 第九回 斤兩貪圖營暴利 放高利貸吸民膏, 第十回 屈打成招冤入獄 貪贓枉法判嚴刑, 跋, (全書完)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9 12:58

[size=4][b]地府審案[/b][/size]









[list][*][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8%B3%9E%E5%96%84%E7%AF%87][b]賞善篇[/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AC%AC%E4%B8%80%E5%9B%9E][b]第一回 過多功少行善德 冥王嘉獎錫恩庥[/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AC%AC%E4%B8%89%E5%9B%9E][b]第三回 醫母賣身稱孝媳 不堪暴棄去前功[/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AC%AC%E4%BA%94%E5%9B%9E][b]第五回 飽受困窮生大願 功垂鄉梓上天堂[/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AC%AC%E4%B8%83%E5%9B%9E][b]第七回 輕浮言語傷人命 枉費前功帶業輪[/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AC%AC%E4%B9%9D%E5%9B%9E][b]第九回 無分老少行仁義 證道歸天榜樣垂[/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BD%B0%E6%83%A1%E7%AF%87][b]罰惡篇[/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BD%B0%E6%83%A1%E7%AF%87%E7%AC%AC%E4%BA%8C%E5%9B%9E][b]第二回 貪髒枉法為官吏 陰律森嚴絕不容[/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BD%B0%E6%83%A1%E7%AF%87%E7%AC%AC%E5%9B%9B%E5%9B%9E][b]第四回 淫性生成虜婦女 判輪十七世為豬[/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BD%B0%E6%83%A1%E7%AF%87%E7%AC%AC%E5%85%AD%E5%9B%9E][b]第六回 誘騙出家欺弱女 姦淫失德罪難逃[/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BD%B0%E6%83%A1%E7%AF%87%E7%AC%AC%E5%85%AB%E5%9B%9E][b]第八回 誘人興訟傾家產 司法黃牛合判刑[/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7%BD%B0%E6%83%A1%E7%AF%87%E7%AC%AC%E5%8D%81%E5%9B%9E][b]第十回 屈打成招冤入獄 貪贓枉法判嚴刑[/b][/url][/size][*][size=4][url=https://shanshutang.wordpress.com/%E5%9C%B0%E7%8D%84%E9%A1%9E%E9%81%8A%E8%A8%98/%E5%9C%B0%E5%BA%9C%E5%AF%A9%E6%A1%88/#%E8%B7%8B][b]跋[/b][/url][/size][/list]

[[i] 本帖最後由 公園加加速裙 於 2024-2-10 17:45 編輯 [/i]]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19 12:59

[size=4][b]賞善篇

第一回 過多功少行善德 冥王嘉獎錫恩庥


雷震子仙師 降

詩曰:旨奉南天降聖堂。著書護法啟靈光,
諸生會聚多時日,矢志輸誠逸興長。聖示:地府暫借貴南天直轄鸞堂武廟明正堂作臨時陰府審案,立吾奉昊天玉旨,率雷部將士護法壇場,不使陽民受驚擾,往後聚會尚多,希諸賢生輸誠效勞,莫懈莫怠,書成之日,吾據實上奏天闕,論功行賞。
冥府第一殿駕前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褒忠奨孝勸黎民。惡孽難知力守仁。
福過到頭終有報。森嚴陰侓正人倫。聖示:今夜主公秦黃王臨堂審案,牛馬將軍先行清道,即恭請駕前文武判官駕臨。
冥府第一殿駑前文武雙判齊到

詩曰:隨侍主公審案來。陰司移駐到逢萊。
著書勸世功非淺。把筆揮鸞上聖台。聖示:恭請主公降臨。
第一殿秦廣王 降

詩曰:世人行善有佳名。眾所欽尊福自成。
此日臨堂頻勸化。修功立果瑤京。聖示:今日本王領一殿諸有關執司,暫借貴堂作審案之地,以開著地府審案一書,打擾貴堂神人之處,乞請包涵。來人,將魂解上。
鬼役曰:領令。稟主公,將魂解到。
冥王曰:尚請貴堂福神代魂執筆。案下魂何人?速速報上來。
福神曰:吾遵命代魂執筆。
魂曰:叩見冥王及堂上諸聖神。魂姓蕭名柳,本彰化縣人氏,死於十六年前。
冥王曰:你生前頗有善功,本王欣慰,命賜座。
魂曰:叩謝大王賜座。
冥王曰:命文判查覆蕭柳生前事蹟,以資本王參考。
文判曰:領令。稟主公,查蕭柳一魂生前本貧家子,靠著幾畝薄田維生。其人知行善德,能將餘裕財物奉獻社會,並且常隱名而行善。累計一生善功三千六百五十八功,頒敘內果八百一十二果,但犯過以淫業及冒賣聖蹟,累績罪業應扣除一千三百功,削果七十三果,累計功果不足入聚善所,以上,恭請主公聖裁。
冥王曰:蕭柳你對本殿文判所記載諸事,有何異議?
魂曰:不敢。沒想到小魂將平素略微積蓄之財物,拿來做善事,救助別人,助印善書、建廟、放生。死後竟能得到大王的賜座,已經感恩不盡了。以前聽人家說:閻羅王一副青面獠牙的吃人兇惡相,今日一見,競是傳聞有誤。
冥王曰:哈哈!錯了,地府閻羅王比厲鬼還兇惡。不過你在世是善德之人,本王豈能對你疾言厲色。須知天心本是呵護行善人,本王豈敢故違天顏。若你是惡孽之人,本王就要你當試本殿諸般刑具,那時你就不會覺得本王和靄可親了。
魂曰:幸好小魂不用去當試那些苦刑。
冥王曰:可惜你有罪業不能即入聚善所,如今你是要轉世消因緣罪業,還是編入善魂繼續修特?
魂曰:小魂斗膽請問大王,兩者之間有何差別及利益何在?
冥王曰:利益之說很難下定論,如果你轉世,有功必帶福,可轉入富貴之家;但你是否能藉此福運而藉假修真,修成更大功果,未知數也?因為凡世聲色犬馬,陷阱處處,你是否能克制呢?換句話說:轉世好壞未可知?能大好也能大壞。若編入善魂,本王可給予機會,待受訓過一段時期,提拔入本殿執役,加修功果。雖是苦了一點,但可免再造罪業,墜入苦海之虞。
魂曰:小魂叩謝冥王恩眷。
冥王曰:哈哈!你倒機伶,命文判將本案過程及判列結審編冊並將之歸卷。今夜審案就此結束,吾等回府。[/b][/size]
 
 
[size=4][b]第二回 寧受罰懲功果保 足堪警惕莫行偏



十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十殿専司大轉輪。端憑善惡溯前因。
世人明悟修仁德。自得冥冥感鬼神聖示:有文武判官降臨,
冥府第十殿轉輪王 降

詩曰:轉輪六道本無私,善者超升惡罰之,
天眼昭昭明洞察。森嚴陰律正規儀。聖示:公案之過程及結審判例,列入書中,以期警惕世人也。可升堂審案。
牛將軍曰:升堂。清冥府第三殿差役,將亡魂移交本殿點收。
差役:茲將本殿審結案卷,一倂煩由牛將軍上呈貴殿冥王。小魂職責完成,告退。
牛將軍曰:點收無誤,亡魂已解上侯審座待審。
冥王曰:煩請貴堂福神代亡魂執筆。案下亡魂何人?速速報上。
魂曰:小魂叩見冥王及堂上諸聖神法駕。魂姓姚名盛叢,乃清朝嘉末年人氏。
冥王曰:賜座。爾生前頗有功德,本王理當禮遇。但你為何不願將功補罪,而且將三分之一的產業用來行善立德,一生累積功德至肆仟柒佰伍拾陸功,壹仟伍佰果,可以彌補罪業。
魂曰:小魂知道,但小魂更明白功果修來不易,才寧願受三殿懲罰,始得無損功果進入聚善所。
冥王曰:嗯!倒是用心良苦。命文判查覆姚魂一生功過事蹟。
文判曰:領令。査姚盛叢一魂,生於嘉慶廿四年山西人氏,本姚家次子,只因自幼家貧被過繼盧家為子,養父母親如親生,因無親生兒女,過世後產業全部由其承繼。為避免養父母親族侵擾,乃將全部產業變賣現款,回親生父母家,不再歸回盧氏故鄉,致使盧氏一房香火中斷。但其人頗知孝道,生養之父母在世,都能善盡子職,且能藉假修真,行善立德。以地府陰律,可將功過相抵,尚餘功果,可帶福轉世。以上,恭請主公定奪。
冥王曰:你對本殿文判所言,有何異議?
魂曰:小魂知罪,不該心生貪念獨占遺產,並為確保產業而遠走他鄉,致使養父母香煙中斷。
冥王曰:好,你即知罪,且已在三殿受過懲處,本殿按例應該判決你轉世與前世養父母完結恩怨因緣,庶得公正無私。
魂曰:伏望大王垂察小魂保全功果之苦心,賜予成全免再轉輪。
冥王曰:但你輿養父母這一個因,應該轉世了結,如此才是最直接而免生無謂波折。
魂曰:小魂不敢再轉輪凡世,因為一入凡塵受聲色犬馬之誘,一不小心,又自沉淪了。伏望大王垂憐,賜予成全。
冥王曰:好吧。你功果已足,本殿有權斟酌簽呈南天核准,編入聚善所。可是本王必須強調說明一點,待你聚善所期滿奉派神職後,必須立即度得養父母向道,以解因緣。否則監察神祇,知你不能竭力殫智去完成,將受呈報彈劾,到時你但仍要轉世,前功更是盡棄了。
魂曰:小魂謹記在心,並叩謝大王成全提攜之德。
冥王曰:哈哈!無庸客氣。命文判將此案例過程,繕文簽呈南天核備,本案並就此結審。[/b][/size]
 
 
 
[size=4][b]第三回 醫母賣身稱孝媳 不堪暴棄去前功



第五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久仰南天直轄堂。著書勸世澤流長。
今宵有幸良緣結。告慰生平素願償。聖示:吾等職司地府第五殿森羅王駕前牛馬將軍,久仰南天直轄鸞堂台中武廟明正堂,及鸞友雜誌相輔相成,代天宣化,建立莫大功果。吾等早於十餘年前即因得閱鸞刊而開悟,致力修持而行功立德,始得修成如今任職冥府五殿也。今宵貴堂開著地府審案,主公藉貴堂審案,吾等自應先行清道,而得告慰生平之願,再與吾等生前受惠啟蒙之聖門,共結善緣也。
又示:即刻恭清文武判官降臨。
五殿駕前文武判官 齊到

詩曰:職司記錄案分明。文武判官責不輕。
此日臨堂揮木筆。題詩勸化勉蒼生。聖示:恭迎主公臨堂審案。
冥府第五殿森羅王 降

詩曰:孝媳無虧婦職全。賣身醫母陷生淵。
堪嗟玉潔冰清女。一步之差罪業連。聖示:吾今店藉貴堂審案以列入地府審案一書之中,吾已久未臨貴堂,今日除為奉旨著書之便外,吾駕前牛馬將軍乃受寭於鸞友雜誌之啟悟,而得證道成果,本殿慶幸得英才之助,故乃與諸殿冥王相商,提早降駕貴堂以償彼等耿耿之念耳。後日有緣當命牛馬將軍自述因果,以開悟世人也。如今言歸正傳,命執役升堂審案,將亡魂解上待審台後。
牛馬將軍曰:得命。升堂,命鬼役押魂於待審台後。
役卒:領令,稟將軍一切就緒。
冥王曰:亡魂請貴堂福神代執筆。待審魂是何人?自己詳細報上。
女魂曰:小魂姓張名月香,嫁何氏為妻,乃清同治年間,山東人氏。
冥王曰:你可知為何須受本殿審判。
女魂曰:小魂知罪,伏望大王開恩,從輕發落。
冥王曰:難得你能知罪,本王自能權衡減罪。命文判查覆張魂生平功過。
文判曰:領令。查張女生前本同治年間山東人氏,生長貧家,一生尚知刻苦勤勞,後嫁鄰縣何氏為妻。可惜夫家也是貧困,公公早亡,只剩病弱婆婆,張女刻苦持家,侍奉婆婆,囗不出怨言堪稱孝媳。惜其夫謀生盡力,尚難維持家計,何能為母親治病,適有鄰嫗林氏,乃風塵中人,見張女頗具資色,乃為其穿針引線,投入青樓,得財物為婆婆治病。何氏夫妻逼於無奈,夫妻含淚分散,何氏得妻賣身財物為母治病,張女同時墮入風塵。但賣身為婆婆治病,孝足感天,經監察神祇上奏,本凝獎賞。孰知,張女受此打擊,陷入風塵自暴自棄,逐漸淡忘羞恥之心,入污泥而難自拔,竟枉費孝心的出發點。最後,張女年老珠黃,死於貧病交迫。以上,恭請主公定奪。
冥王曰:可惜呀可惜!張女你入風塵乃逼於無奈,且因行孝所致,情實可憫,若能入污泥而是白蓮不染,那麼本殿就無權審你了。不過,林氏也太可惡,本王定命判官知會各殿借提此人,嚴懲誘人入鳳塵之罪惡。此事是題外話,言歸正傳,命文判宣讀張女入風塵之罪。
文判曰:領令。查張魂入風塵前後十六年,總計有:第二年貪人一顆明珠,不惜狐媚惑人,並摻藥迷人,竊取一罪。第七年為爭恩客,與女伴爭風吃醋,唆使地痞擄人加害並掠財,又加一罪。同年入歌伎院習藝,見一古琴竊佔再加一罪。十二年以同伴嘰諷人老珠黃,懷恨在心,以無恥條俥件唆使地痞傷人,再加一罪。十四年見一小嬰可愛,偷抱走,又是一罪。致嬰兒無法撫養而死,背負人命債一條。以上乃十六年中特殊罪業,其間狂犯以淫為業之罪,按天侓罰條另計。
冥王曰:本王實為你可憐;前半世堪稱孝婦,怎會落得後半世的慘境,說來何氏你夫亦難辭其咎。本王定將此案知會十殿,有闗人等必與此案對質結案,始準轉輪。太豈有此理,好好一個冰清玉潔孝媳婦,害得如此下場,不過,張女你也太不該,為何要自暴自棄呢?難得你有犧牲的孝心啊!命文判查其生前之功。
文判曰:領令。按張女以犧牲自我,賣身為婆婆治病,此一孝心,按天律可由福神接引成神,但若以抵消其後半世之罪業,恐稍有不足,且背負人命債,則更無以論功敘果了。
冥王曰:張女你對本殿文判所言,有何意見?
女魂曰:小魂首先拜謝大王維護周全之恩德,並重憐小魂遭遇。如今已無話可說,只奉勸我婦女同胞,不論已入風塵,或者家居,為人切叓要存良知,不要以己受擊,反過來也可以去打擊別人。自己應該堅強,我能夠為婆婆犧牲,不敢言功,因為那是我不忍婆婆,無錢醫病的痛苦。恨只恨自己不該自暴自棄,所以,一切專憑大王裁決,小魂已無怨言。
冥王曰:好。本殿宣判如下:張女一魂誠孝動天,已擬獎賞,此本殿有案可稽。故,本王將此功德準消罪業,但因必須與何氏及林嫗對案,乃暫禁地府百年,並準消人命債,此為孝心所格,非為本王法外施恩。但人命惡因,尚須在期滿轉世為男身,了此因果。命文判結案時須加註意,簽註十殿,有關人等,對質結案,始準轉輪,若有失職,本王定予查究。今夜審案就此結束,吾等回地府。[/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22 22:51

[size=4][b]第四回 恨遺火窟雙屍葬 少女情懷總是仁



冥府第五殿森羅王 降

詩曰:人生積德可流芳。捨己成仁義可方。
此日引魂來舉證。堪垂典範振倫常。聖示:近日南瞻部洲,有一坤道,奮勇救人反致喪生,捨己成仁,且正在二十年華,竟有如此可貴精神,實為可佩可敬。南天福神,本職司所在,乃專程接引,待地府結案,一倂上呈褒封也。就請五殿員王命令執司點交此魂,以便開堂審案。
冥王曰:有勞福神了。命馬將軍請魂進堂,並賜座,再勞福神代魂執筆。
魂曰:小魂叩見大帝,冥王,及堂上諸聖。
冥王曰:不用多禮,你將姓名,何方人氏,及如何喪生,一一說給世人知悉。此乃南天直轄鸞堂台中武廟明正堂,奉旨開著地府審案一書,將有助你之功果也。
魂曰:多謝冥王指點,魂姓黃名志惠,乃中華民國台灣省人氏,在七十三年八月廿二晚,為救一火災受困幼童薛雅雯,反致喪身火窟,就被土地公公帶著走進了一座大門,門囗還有齊天大聖把守。沒一會兒工夫,就被帶來這裡。
冥王曰:那是因為你小小年紀,在廿歲少女的青春年華中,見義勇為,奮不顧身的投入熊熊火窟中拯救幼童。雖然沒有成功,但此一精神偉大可感,所以福神接引你上天堂。今夜正逄逢著書,一則為了讓世人明白,為善者上天棠的褒封,再則也希望藉著這一機緣,讓世人明白,人性有捨己成仁美好的一面,足資啟廸,以收勸世之效。文判查覆黃魂在生功過。
文判曰:領令。杳查黃志惠一魂,生前頗具仁善之心,待人處亊,能知禮讓,雖個性剛強,但屬外圓內方。故處事均能慎思少犯過,且知孝順,雖有自主思想,又知不頂撞長上,據此而言,廿年中從有小過,功仍有餘也。
冥王曰:善哉!有此一椿即能得受福報,更何況捨己成仁功莫大焉。命文判宣示陰侓如何獎賞。
文判曰:領令。噱地府律條,捨己成仁按三級褒賞。輕者轉福也,重者編入聚善所二牟年期,特殊者得仙佛保舉,則可上奏天廷褒封。
冥王曰:黃魂,你有何意見可表白。
魂曰:小魂愚眛,端憑冥王聖裁。
大帝曰:且慢。此女小小年紀,明知眼前火窟火勢熊熊,投入其中,如入龍譚虎穴。但為救一幼童而能奮不顧身,見義勇為,俱屬仙班中人。更際此敘世之秋,人心日趨腐惡,有此至善,吾願保舉列入地母座前,以昭天心至仁之犬大公無私,而得啟廸世人,向善修德之心。
冥王曰:大帝慈悲,本殿欽仰,但,是否可行呢?地母方面,本殿無權呈文安排。
大帝曰:無妨。貴殿照按上呈,地母自有吾負責。
冥王曰:那麼有勞大帝,本殿就遵命。命文判整理全案,與福神上奏天廷。本案就此結束吾等回。[/b][/size]
 
 
[size=4][b]第五回 飽受困窮生大願 功垂鄉梓上天堂


其事跡足以啟廸,後人效法歷代者有之。今夜本殿即有一案以資列述,特將公諸於世,而明天律至正,陽律旡私也。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並為善魂賜座。
牛馬將軍曰:得令。升堂設座。
冥王曰:尚勞貴堂福神代魂執筆。案下魂,你可自報陽世經歷,以供列入寶書。
魂曰:小魂叩謝賜座,並叩見堂上諸聖。魂姓張名四明,本清朝道光末年人氏,祖籍山東,後於福建落戶,因漓鄉背井,謀生不易,乃在山村僻壤之貧困地方居住。
冥王曰:生在貧家不以屈志;飽受困苦不以為辱,竟成垂澤鄉里之善德。偉哉斯人!本王頗為瓚佩欽仰,但你是否知道,在生最後一年,至今夜止有百十餘年,這其間仍在地府是何因嗎?
魂曰:小魂縱是不敏,也自知罪,俱因魂在世造有頗多罪過,是以地府審理,不能一殿結案。
冥王曰:人生在世,不論有心無意,俱難免於造業犯過,這不能怪你,況且這也不是主要原因。此如武訓夫子,他一生之中,無論個性、行為、心念都也難免有錯。一代至聖如孔老夫子,猶不敢自詡無過,況乎凡人。你之在地府牽纏百餘年,乃因你在世行為之出發點純善,也確實造就了澤及鄉里的德跡,但方法、手段有錯,再加上你個人性情上之缼失,更拖累了你的功果,這樣你明白嗎?
魂曰:多謝冥王教誨,小魂明白。
冥王曰:那就好。命文判查覆張四明一生功過事蹟。
文判曰:領令。查張魂本貧家子,性耿直不善言語,但頗富同情心。及長因謀生不易,為人傭工,賣勞力以生活;有次因病無錢治療,辛得仁善大夫免費送藥。自此,他立下設立一家專門救急義診鋪之念頭,於是更加賣力賺錢積蓄。可是,以勞力賺取微薄薪資,何能完成此一心願,乃以千方百計探取大夫及藥商之秘密,自己本身並有多少財物,就奉獻多少財物。後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苦心,不再記恨他的卑劣手段。唯一可惜者,其人個性耿烈,不能婉轉,是以好意反成誤會,後竟受小人中傷,會落魄一段時期。
最後一條附註:上天已有勅旨褒封到地府,但陰律尚有斟酌之處,故玉旨懸於碧霞宮未能回旨。以上,恭請主公定奪。
冥王曰:張善魂,你聽清楚了,本王倂作解釋。完成義診送藥,功德莫大,可以榮膺上天褒封。可是,因為你的功德是由不擇手段而來,雖然出發點純正,澤及許多人,但也危及了許多人。所以,死後必須向地府報到,了結這一段公案,這是地府陰律森嚴處。是以,上天旨到地府仍不能擅自瀆職。乃由地藏王菩薩向上天討命,暫懸玉旨,待結審本案後,再領你接旨受封。這樣你明白、心服否?
魂曰:小魂不敢不服,但不明白的是,小魂澤及多少人,又危及多少人,竟不能補罪領旨受封?
冥王曰:問得好,命文判查覆之。
文判曰:得令。張善魂,你一生小恩惠,共澤及三百六十七人,其間因此而得活命則有八人,依據天肂,已夠受褒封領功敘果了。但危及人數有九人,連帶關係有十三人,旦屬連績行使同一惡劣手段,乃相對加重罪刑,同一方法連績,加重受害者負擔,故你仍應全部負責。當然,你仍足夠受褒封,可是此段公案不結,地府無以昭行森嚴無私之職責也。
魂曰:原來如此,小魂心服囗服了,一切端大王之裁決。
冥王曰:好。本王念你雖有不當行為,但出發點及成果,俱皆澤及他人,不從私利著眼,如今又在各殿審理期間,牽纏百餘年,乃據以判定,你應受地府監禁百年。而審理期間所羈延之年艱,準抵刑罰,期滿呈碧霞宮核備接旨受封。本王如此定讞,你可有異議?
魂曰:小魂叩謝大王成全。
冥王曰:哈哈,善有善報,你自己善德,而能垂澤鄉里,功過明定後,自得褒封,無庸多謝。全案命文判錄志結案,並為呈覆玉旨也。[/b][/size]
 
 
[size=4][b]第六回 君子周全多助力 成人之美本應該



第三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南天直轄一鸞堂。立說著書譽早揚。
普渡群黎登彼岸。恩深德澤永流長。聖示:有請文武判官降臨,吾等退。
第三殿文武雙判官 齊到

詩曰:大道弘楊責不輕。醒迷濟世志無更。
堪嘉聖地英才出。戮力同心渡眾生。聖示:恭請主公降臨,吾等退。
宋帝王 降

詩曰:成人之美德垂留。海闊天空任去遊。
累積生平唯一善。頒功消業願能嘗。聖示:本殿今夜參著貴堂奉旨著作地府審案一書,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
牛馬將軍曰:得令…升堂…。
冥王曰:煩勞福神代魂執筆。來呀,將魂解上。
福神曰:小神遵命。
執役曰:得令。…稟主公,魂已解上。
冥王曰:案下魂何人?詳細招上,參著寶書若得收勸化之效,於而有多幫助也。
魂曰:魂叩謝冥王指點並叩見堂上諸神聖。魂姓楊名天賜,乃滿清末年台灣諸羅人氏,本貧家氵。但魂生性豁達甘於貧困,故一生尚稱安適。只是於民國三十二年死亡,至今為何仍在地府呢?
冥王曰:你僅在地府四十餘年,還算辛運,因為黃泉路上不好走,這一趟路下來,費了四十餘年才到本殿,有什麼好埋怨的。
魂曰:小魂在第一殿會受審問,又轉到第二殿,現在又移到第三殿,難道必須遍歷地府殿嗎?
冥王曰:這倒是不一定,看你生前所犯何罪何業,隸屬何殿職權之內,就必須向該殿報到。
魂曰:那慘了,二殿四十年,十殿豈非要兩百年?
冥王曰: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命文判查覆楊魂一生功過事蹟,本殿須作何裁定。
文判曰:領命。查楊天賜一生所犯何罪業,均屬一、二殿職權之內,業已於審後簽註一並移送本殿,故已無再審必要。茲列舉如下:楊瑰在自命清高,故作豁達,實則,內心自卑,常作怨天憂人之念,又其人因心性內向,不敢與人竟爭,故思想多有偏頗,悒積於心,致壽不永。又其人不能暢洩心願,竟有怪癖如偷窺,竊取女用物品等,一、二殿處刑監禁地府共計六十三年。但因其人卻有一椿無心之德,事緣起其人自卑,凡事不敢與人爭,竟以成人之美成就一椿好事,挽回一條生命,其功待敘。以上,恭請主公聖裁。
冥王曰:楊魂,你對本殿文判所宣示有何異議?
魂曰:文判尊神所述很難聽,小魂只不過是喜歡看看些賞心悅目的東西而已,怎能說成是心理變態那種人呢?
冥王曰:話是很難聽,卻佷實在,幸好你也只是看看而已,並泛沒有作出害人之舉。否則,你在一二殿絕不能輕鬆過關,而正因如此,才將敘功之職,移交本殿。
魂曰:原來如此,尚請大王重重加賞敘功。
冥王叱曰:呔!你此時竟敢討賞。成人之美,乃為人應具之美德,何況你因自卑不敢與人爭,才造成功德。要不是此椿功德救人一命,本王就要你先受本殿大刑,再將功折罪。
魂曰:是是,小魂不該,不過,請問大王,無心作成美德,難道不算功德?今夜大王亦會說過,參著寶書若能收得勸化之效,其功可志,於我有所幫助,怎得又要叱魂討賞呢?
冥王曰:嗯!說得有理。命文判查覆楊魂如何修成功德之來龍去脈。
文判曰:領令…。查楊魂生於貧家,但其貌尚可,頗受女兒家傾心。其同鄉有一勤奮青年,與其交好,兩人同時愛慕一位小家碧玉。小姐芳心當然默許神采飛楊之楊某,其友竟因相思而成病,小姐有感其堅負之愛,心志動搖,楊某自卑心又起,乃憤而離鄉,其友本處相思病,無心事業,即將為情毀之一生時,楊某一走,小姐又有回心之意,乃支撐與病魔鬪,終於攜手共建幸福家庭,此乃楊某之功德。
冥王曰:哇!哈!竟是如此不中用,不過,走得好,不但救了一條命,更保全了一個女孩的幸福。綜匯本案,本王宣判如下:楊魂生前所造罪業,冥府第一、二殿簽注判刑合計六十三年,身繫地府四十一年,餘廿三年命與成人之美德抵消,轉世為富家子,並以善因緣帶福運,終一生可消運中坎坷得貴人助,此為救人一命之福報。楊魂你可有異議?
魂曰:小瑰不敢,並叩謝大王重賞。
冥王曰:好,那就此結案,命文判繕文結審,並魂全案移交十殿轉輪。[/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25 10:55

[size=4][b]第七回 輕浮言語傷人命 枉費前功帶業輪



第四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一片慘淒地獄門。明珠投暗入牢樊。
須知善惡昭昭報。事有前因水有源。聖示:即刻有請文武判官降臨,吾等退。
冥府第四殿文武雙判官 齊到

詩曰:伴主臨堂把筆揮。沙盤現字示玄機。
世人應悟天心意。苦海迷濛善路歸。聖示:即刻恭迎主公降臨,吾等選退。
五官王 降

詩曰:參著聖書勸丗人。褒忠奨孝履凡塵。
哀聲不斷雖憐憫。只嘆咎由自取因。聖示:冥府十殿奉吳天玉旨,借貴南天直轄鸞堂台中武廟明正堂,開堂審案,彙編案例,著成地府審案一書,以期世人明白地府賞罰之條例,而能惡者惕慎之,善者勉繼之。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並將亡魂解上。
牛馬將軍曰:得令。…升堂…來呀!將魂解上。稟主公,一切就緒,恭請開審。
冥王曰:案下何魂,從速招來。
魂曰:小魂叩見冥王及堂上諸聖,並回冥王問話。小魂乃彰化人氏,姓於名武鶴。
冥王曰:生死年籍再招上來,在生為人善惡,也自己作個評判。
魂曰:小魂生於清朝末年,死於民國三十九年。在世為人不敢自歹詡善德,但尚知仁愛之心,且能夠體恤趕路者心情及勞苦,故在自家門前供應茶水予人解渴,並多所方便行事之處。十年之間,都能持續,不過小魂在世稍有輕浮之舉,好與婦女搭訕。
冥王曰:原來還是一位善者,本王失敬,來呀!看刑。
牛馬將軍曰:是…稟示主公,是看刑還是看座?
冥王曰:看刑。
魂曰:大王恕罪。小魂已經說過,不敢自詡善德,且小知仁愛,怎得大王還要動刑呢?
冥王曰:本王沒說你小有善德是欺騙,且本王亦與你道過失敬了。可是為什麼不賜座反而動刑?難道你自己心理沒有數嗎?再不從實招來,本王先用刑,再宣讀你於孽鏡薹前所顯現的惡孽。
魂曰:大王息怒,小魂願招。小魂因生性輕浮,喜歡對一些婦女言語挑逗,所以讓許多婦女受到驚嚇、怨恨,就這樣而已。
冥王叱曰:刁狡亡魂,來人,油鍋侍候。
魂曰:大王饒命,小魂再招。只因有一對寡婦孤兒路過,小魂見她們可憐,乃留下供膳宿,並贈送盤纏,只不過小魂見寡婦頗具姿色,劣性又起,開玩笑曰:大嫂子年輕貌美,帶個小哥子走在路上危險,何不就此留下,我們結個好姻緣。孰料這麼一句話,惹得寡婦想不開,竟母子投井而死。以上句句實言,請大王饒命。
冥王曰:命文判查證孽鏡台資料,以便明暸楊魂供詞是否有所隱瞞。
文判曰:得令…。稟主公,大略無訛,不過,尚有未詳盡之處,茲補述如下。此寡婦孤兒之死,乃因於魂在言談間,不只極盡挑逗之能事,且有行為稍嫌過火,致使寡婦恐懼失節受辱,因而投井保節。以上恭請主公定奪。
冥王曰:可惡呀!可惡。開玩笑怎能拿婦女名節作題呢?一語兩條命,枉費了十年善行,本王將依陰律消抵條文中,從重科刑。
牛馬將軍曰:稟主公,有瑤池許仙姑駕前仙女求見。
冥王曰:好啊!於魂,你的債主到了。命雙判代本王迎客入內奉座。
雙判曰:領令。
許仙姑駕前侍女 胡 降

詩曰:在生貞節井沈身。蒙得仙姑渡古津。
怨業牽纏何日止。願將德報效前人。話曰:吾乃瑤池侍女,屬許仙姑駕前。在生姓胡名鬱,生於民國六年,亡於民國卅四年。
又話:小婢參見冥王及直轄鸞堂諸聖,並請恕罪冒犯公堂;只因仙姑教化以德報怨冤家宜解不宜結。是以斗瞻為於魂求情。
冥王曰:哈哈!好一個厚道人慈的胸襟;在生貞節,死後仁慈,莫怪能得列入瑤池仙姑門牆。既然仙姑能不追究此段公案,本王也能體天心之至仁,予與重新之路。不過,本王須確認一點,才能判決定讞。那就是於魂是有意逼姦?還是無心玩笑之舉?仙姑要慎思,不能被袒護而作假證,否則使本王斷案失察,可是觸犯天律的。
仙姑曰:小婢知道,於魂一生確有善行,只可惜輕浮成性,但內心不惡,從末作出實際犯罪行為。而他與我之事,確屬無心非是有意。冥王可查詢於南天監察部門,當能明白小婢所言無誤。
冥王曰:好,命武判速上南天查證,仙姑請座稍待。命文判將本案之判決依據宣示。
雙判曰:得令。(武判徑自轉身上南天,文判回話)稟主公,查於魂十年供應茶水,確有真心行善,功不可沒,且其本性不惡,雖好與婦女搭訕尚無其它惡跡,一生功過相抵,餘一千零伍拾功。但因人命債牽連,雖非直接傷害,但事由其起,雖辭其咎。縱然債主不究,亦須懲處,以警世人;唯斟酌關鍵者,若其有意逼姦而害二命,將功補罪仍有不足五千過,恐須禁地府兩百年以上,並應償還命債。以上恭請主公定奪。
武判曰:(查證後返堂)稟主公,南天監察部門證實仙姑所言,無所袒護。
冥王曰:好。本王判決如下:查於魂在生頗有善行,供茶施水濟助盤纏,予人方便,可謂真善。其人言行失修,頗造罪過,自己必須對自己行為負責;將所餘一千零伍拾功扣除整數,撥予受害孤兒並應於三世內與孤兒了此恩紹,命文判註明。僅能帶伍拾功轉世,好壞宜自勉之,於魂,你可有異議、不服?
魂曰:小魂叩謝大王從輕發落之恩。
冥王曰:你不用謝本王,應該多謝胡仙姑。
魂曰:小魂叩謝仙姑寬宏大量,慈悲不究。
冥王曰:好,命文判結審定讞,並魂移交十殿轉輪。可今夜著書就此結束,吾等回。[/b][/size]
 
[size=4][b]第八回 求修大道雖無數 證果由來費苦心


第一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光明黑暗兩分明。善惡忠奸要認清。
但願芳名垂不朽。莫對遺臭愧人生。聖示:有清文武判官降臨。吾等退。
冥府一殿文武雙判 齊到

詩曰:叔世之秋暴戾多。幾人明理止千戈。
推行大道弘楊日。砥柱中流德可歌。聖示:即刻恭迎主公降臨。吾等退。
秦廣王 降

詩曰:得道應知勉勵修。宣宏真理導凡儔。
蓋棺論定分功過。收穫還從努力求。聖示:今夜本殿奉命開審一椿特殊案例,乃有關丗人在生求道,死後有結局回異的過程,以期世人能夠明悟何謂修道者也。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稍會代本王出迎南天福神,最後煩貴堂福神代魂執筆。
牛馬將軍曰:得令…升堂…來呀…將瑰帶上。
執役曰:遵命…稟主公,一切就緒,恭請開審。
冥王曰:案下兩魂聽真,本殿奉旨,藉南天南轄鸞堂台中武廟明正堂審此案,以參著地府審案一書,爾兩魂速將姓名,何方人氏招上。
甲魂曰:小魂拜見冥王及堂上諸聖,魂姓遊名子蠶,本清朝咸豐年間,湖南人氏。
冥王曰:好,看你靈神清朗,精華隠耀,不屬有過之士,本王失敬了。來呀!賜座。
乙魂:小魂乃清末直隸人氏,姓何名耀光,在生信奉天道,拜得明師,與前面遊子蠶倶屬求道有成之人,尚請冥王賜座。
冥王曰:哈哈!何耀光,你會求道沒錯,但一聽你的談吐就知是修涵不夠,竟敢大言不慚自詡求道有成。若非須將此案審明,本王就要你先嚐嚐本殿嚴刑,還不退下。
何魂:小魂遵命。
冥王曰:遊魂,你在世如何修持大道,可作細述,以列寶書勸化世人。
遊魂:大王垂詢,小魂焉敢有違。其實小魂在世乃一貧農,困苦耕作,讀書不多,但在農閒之際會得保師引薦,入天道拜母娘求修大道,得五字真訣,明師一指啟玄關。從此信奉不移,修功立德,從期內聖外王俱皆有成。只可惜小魂一個白丁,又無恆產,僅有一顆虔誠的心,立志代天宣化,普度眾生,倒也引薦了好幾位道親求道。一生實無大功德,愧承大王讚譽。
冥王曰:客氣了,渡人向善、求道,即是莫大功德。命文判查覆遊魂一生功過。
文判曰:得令。…稟主公,遊魂一生功過已不在生死簿記錄之中,因南天照會,已全案上呈。
冥王曰:哇哈!生死簿除籍,定有大功德,遊魂,你已是仙班中人矣!本王更是失敬了。
執役曰:稟主公,南天福神法駕臨堂。
冥王曰:有請。
南天福神 降

詩曰:南天諭旨到陰司。得道佳音喜展眉。
此日昇天憑敘果。長留榜樣啟愚癡。聖示:小神告罪。茲因奉南天諭旨宣示,尚請冥王恕罪僭越。
冥王曰:福神請宣諭,本王自當恭領。
福神曰:茲奉南天主宰文衡聖帝諭旨,查有南瞻部洲遊子蠶一魂,在生勤俢天道,時念母慈懷,堅誠苦修期能返回無極,以慰皇母念子情深。一生致力三布施,且因而救渡三條人命,力修內聖行外功,助道弘展不遺餘力,雖有小過雖難千大功果。故,准予陽壽將盡之前,生死簿除籍,全案上呈南天有關職司。今壽元已盡,合該證道,茲由東天考核,及九陽關欲加測試,會報南天一同上呈靈霄,頒功果位。乃命福神引魂到有關職司報到。此諭!
冥王曰:即有主宰諭示,本王遵命,就煩福神引魂,回天覆旨。
福神曰:小神多謝冥王周全,在此有主宰諭示公文,尚請冥王收執,小神告退。
冥王曰:何魂,現在換你自述如何修道有成了。
何魂:這…。小魂在生也是求天道,受明師一指點玄關,日夜朝拜母娘,期回理天母子團圓。
冥王曰:很好,那你怎麼沒有南天福神接引證道呢?
何魂:這…。對了,小魂修天道,一定是天道的祖師們派使者來接引。小魂生前還是講師,比那遊子蠶這鄉巴佬道行還要高深。南天可真不公平,要接引也必須先接引小魂才對。
冥王怒曰:聽你這口氣,就不像修道人,來呀!割舌侍候,以示薄懲。
何魂:大王息怒,小魂自行掌嘴以示懺悔,拍…尚請大王從輕發落。
冥王曰:修道須從一生著眼,因為這是長時期累積,才有功果,縱然某一個時期有些特殊成果,但不能堅志持恆,那麼道基也會被敗壞殆盡。你不思自我反省,還再滿囗胡言,快將在世情形從實招上,若再胡言亂語,本王不再容情。
何魂:叩謝大王恕罪,小魂遵命。魂生前本是富家子,偶有機緣聽從友人建議,乃到鄉郊一座佛堂聽道。佛堂主持者乃一年青貌美之小姐,且又囗若懸河,講道生動、精闢,令魂欣慕難以自主,乃時以聽道為名,而實思欲親近。後來不但受點傳師一指,且捐獻巨金整建佛堂,因頗有功德,升任講師。可惜不能得堂主青睞,自覺無趣而心生退志,不再修道。不過,就是這樣,小魂也應該算是得求道了,怎麼還必須接受地府的審理定罪呢?
冥王曰:怎麼說是算得道,不再受地府審理呢?
何魂:天道有這樣的說法,凡經點傳師一指,即已得道,不用再下地獄了。
冥王曰:本王作個譬喩,你仔細聽真:道是一間大學校,每個人都可以進入這所學校就讀。可是經過一段時間後,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畢業的,你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嗎?
何魂:當然知道。有人認真,有人不認真,所以,認真的人畢業了,不認真的人還要留級。
冥王曰:這就對了,你受明師一指,就如同已進了這所學校,當然,遊子蠶也是一樣。到後來,他畢業了,你還沒畢業,那就是你自己不認真的原故。現在本王綜匯你的資料,移交二殿審理,但願你好自為之。命文判繕文,全案並魂移交二殿。所以,吾勸世之修道者,切不可認為先得後修就是得道,先得者,得到機緣也,得到機緣之後,應認真勤修大道真理有成,始得成道,否則,雖得到機緣,也枉然也。[/b][/size]
 
[size=4][b]第九回 無分老少行仁義 證道歸天榜樣垂



南天福神 降

詩曰:兒童見義拯艱危。不幸溺沈感帝墀。
一舉成仁仁永在。福神引薦責無辭。聖示:今夜冥府第一殿臨堂,結審一段公案。吾職司引薦,乃藉此引魂臨堂之機緣,以木筆砂盤,奉勸世人幾句。憶此不久之前,有一位小男孩,為救溺水者,致慘遭滅頂淡水河。聞悉此事,誠令人感動,小小年紀,任俠尚義,見義勇為,竟致捨身成仁。噫吁!一代義舉,百載馨名,竟為一不及弱冠少年所得,豈不愧煞昻藏七尺男兒輩乎?十四歲小小年紀,躍入淡水河,欲救援更稚齡之溺水小孩,與前些日子中,本書所著案例:【少女火窟,救人捨身】,水火相映義舉,將永傳人間矣!但願世人見此事蹪跡,及上天之褒賞後,能有所感悟,凡世間有此年少男孩,能夠履仁行義而捨身,則對人心之匡正,吾不灰心矣!
第一殿秦廣王 降

詩曰:人間義舉感天心。點滴無遺福報深。
此日臨堂雖結案。東天證道有佳音。聖示:命文武判官代本王迎接東天證道歸真府 府尊,牛馬將軍設座,今日不開公堂,以例行案,以作著書也。
東天證道歸真府 府尊 降

詩曰:兒童證道見純真,淡水訶邊種善因。
本職無私慿敘錄。願期勸世勉行仁。聖示:查有南瞻部洲陳明源一魂,在生行孝尚義,小小年紀不顧己身安危,救人於危困,竟致捨身成仁,符合天律所頒證道之例。吾職司所在,今日臨堂,借正開著地府審案一書之便,公佈本府作業,以啟世人履仁行義之心。
冥王曰:府尊,福神請坐,小善魂你也坐下,待本殿結案手續完成,你就可隨 府尊回東天。
魂曰:小魂叩謝諸聖神慈悲。
冥王曰:命文判查覆陳魂一生亊跡,及南天知會全文之大意,以便了解本案概略。
文判曰:領令。查陳魂十四歲時,於甲子年八月廿九日午後四時,聞淡水河邊有呼救聲,乃越過田園跳入淡水河救人,惜年幼體弱,力所不支,救人不成反遭滅頂。其人一生可謂少過,生性知孝上進,雖成績不如人意,但樂於助人,果敢聰毅,凡事雖不免差錯,但從無逾越之行。在其滅頂之後,即由福神引薦,向南天報到,茲有南天諭示謂之:陳子以未及弱冠之年,行無畏之義舉,雖力有未逮,行卻浩然,合該列入真修之果,謹轉東天敘錄果位,以昭天心至正至仁之心,及分明賞罰之報也。以上作成結案,是否妥當,恭請主公聖裁。
冥王曰:好。不過東天所敘錄之過程,仍應附入本案始可結案為佳。
府尊:那麼就由本府作成結論,以期世人明白,果報如何形成。陳子本是善功轉世之人,藉水刼證道,故,今日東天僅按職司敘錄如下:查地府移送陳明源一魂資料簽注,已符上天證道敘錄果位,而南天以東天證道府職司所在,轉請證道,本府自應照準所請。茲將陳子編入東天修真府,勤習天界規儀,期滿編列東天執司道僮,再修道果。全文轉會南天及地府。
冥王曰:哈哈!又一椿圓滿功過,可今夜著書就此結束,吾等回。[/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28 23:36

[size=4][b]第十回 求得明師靈竅啟 奈何動念孽牽情


南極仙翁 降

詩曰:騎鶴雲遊逸與長。題詩勸善寫文章。
蕪詞俚句深含意。堪作度迷醒世方。聖示:聞知冥府第十殿閻王,今夜假貴堂設臨時冥堂審案,吾為度有緣人,特先臨堂,藉此機緣多說幾句話。大約五六十年前,福建武夷山區裹,有一個年青人,為避過亂而遁入深山,潛修大道,會受吾點化,豈知道心不堅,受塵緣牽擾,致墜落地府,輾轉十數年,今已了結一切,吾特予保薦,准其再修未完道程。其間詳情,爾等且看今夜冥王審案過程,可吾暫退。
冥府第十殿轉輪王 降

詩曰:求得恩師點道程。塵緣未了孽牽情。
落花有意空留恨。魂入陰司始判明。聖示:有勞南極仙翁法駕光臨,今夜本殿定將懸案番審結,俾使令徒得隨仙翁回繼修道程。
仙翁:多謝冥王惠顧,孽徒道根未淨,活該受苦。
冥王曰:言重了,請仙翁上座,待本殿開堂審案。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並將罪魂解上堂來。
將軍:遵令,閻王有令,升堂…將魂押上。
執役曰:稟主公,一切就緒,恭請開堂。
冥王曰:案下魂,何方人氏、姓名,詳細招來。
魂曰:叩見冥王與恩師,魂姓吳名綻漾,福建人,生於滿清末葉,長於民國初時,亡於民國廿二年,享陽壽三十一歲。
冥王曰:你在第七殿受審後,全案移交本殿辦理,本應宣判轉輪再歷塵刼。但爾恩師南極仙翁,念師徒之情,又察你所犯之案,情有可憫之處,乃奏請上天,賜準引度回山,再修道程。但因當事人,再提出控告,本殿乃依職權再予審理,你可將第七殿審間之過程,照實陳述,以便參列地府審案寶書勸世,亦可締造功德也。
魂曰:魂謹遵命。七殿以魂避過入山,原本無可厚非,但以國家民族正處在動盪不安之際,未能勇於國事,錯失盡忠之道。旣已入山修道,虔奉南極仙翁為師,又得恩師啟靈,竟不籍此大好機緣勤修道果,反而思凡動念,重返塵世,自罹情網,甘毀前途,致墜落地府,經七殿審結,判以道心不堅之罪,發交十殿轉輪之前,應與再控告之原告對質,如得和解,始準結案,以上句句實言。
冥王曰:你既然修道有小成,因何不繼續精修,反而自甘墮落塵障呢?七殿移案資料中,有自你下山後,會以靈通濟世,替人消災解厄,頗有功德,為何到後來,滿身情孽,致墜落地府呢?
魂曰:魂因不耐山中之孤寂,是以起念下山行道,一則以行道濟世以修功果,再則亦可解寂寞。魂自下山後,以靈通濟世,雖事事靈驗,名聞遐邇,豈知後來遇一女子名胡秀敏,被冤魂纏擾,求冶於魂,經魂做了功德法事,予以和解超度了事。胡女因無依無靠,又經濟睏乏,對於做功德法事之經費,無法支付,均由魂代為支理。胡女因感魂之德,願以身相許,魂以修道人之身,不敢娶妻為由,堅辭其請,僅答應她,隨從身邊作傭人而已,豈知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胡女竟痴戀於魂,但魂守身如壁,未敢超越,後來魂深感男女相依為命,終不是辦法,乃遠遁,流蕩之際,死於刀兵之下。
冥王曰:你可知胡女自你走後,是如何下場嗎?
魂曰:魂本不知情,在七殿將案移交貴殿時,始知胡女本清白女兒身,感恩相報,被魂所拒,自魂不告而別後,胡女迷戀失神,竟自殺而死,一縷幽魂不願,乃至地府控吿魂遺棄,實在冤枉,魂未會與胡女有肉體之親,遺棄何來?
冥王曰:其實以你一生,應屬可以證道者,僅道心不堅思凡下山,險些被情拖累再作輪迴。現在可傳原告胡女進堂。
執役曰:稟主公,已將魂帶到。
冥王曰:胡魂,你所控告遺棄之被告,就在面前,可以對質,他如何遺棄。被告與你,會有肉體之親嗎?照實供來。
胡魂:吳綻漾,你太沒良心,置我於不顧,一去不回,你明知我無依無靠,我一片真心,以身相許,你竟拒絕於千里之外,我非是傾國傾城之大美人,但卻是清白之身,有何處對你不好耶?我們雖未會發生肉體之親,但我已認定你是我丈夫。
吳魂:胡小姐,我以兄妹之情待你,未敢娶你為妻者,因我是修道之身,我不告而去,實有苦衷也。我們雖有一段時間相處,但我未曾有非非之想,何況我有恩於你,豈可恩將仇報,在冥府控告我有遺棄之罪嫌,你良心何在?
胡魂:我既然認定你是我丈夫,你置我於不顧,就是遺棄,叩求冥王作主,生旣未能成為夫婦,願同為轉世再結連理。
冥王曰:胡魂,你既承認在生與吳魂未會發生肉體之辛,豈可控告被告遺棄,顯有觸犯誣告之罪,茲念你無知,僅一片癡情,深愛吳魂,可從輕發落。現吳魂已蒙其恩師南極仙翁奏請金闕,賜準引度,回山再修道果,你應為吳魂喜。
胡魂:魂不甘願,僅要求與吳魂結成夫妻,願同心修道,叩求大王格外施恩,準魂回去。
冥王曰:不准胡言,陰律森嚴,豈容你妄求,誣吿之罪尚未定讞,豈能回去。
仙翁:請冥王準吾說一句話:今胡女一片癡情,觸犯陰律誣告之罪,願望冥王格外施恩,從輕發落。因胡女頗有道根,待刑期屆滿後,吾再奏請上天,准予引度修行,未知冥王尊意如何?
冥王曰:仙翁替天行道惠及陰陽,今胡魂得仙翁之提拔,已是福中之福,本王自當成全,只因陰律森嚴,其誣告罪嫌,不得不辦,請仙翁諒察。
仙翁:謝謝冥王之慈懷,吾先告別。
冥王曰:不必客氣,本案就此結案,命文判將全案錄志,以便上呈核備。可,排駕回冥府。[/b][/size]
 
[size=4][b]罰惡篇


第一回 姦殺天良心喪盡 血污池裡懺前愆


第一殿牛馬將軍 到

詩曰:人神共憤作猖狂。惡事行來罪孽長。
天理昭彰同譴責。陰司嚴律豈尋常。聖示:即刻恭迎本殿文武判官齊降。
冥府第一殿文武雙判官 齊到

詩曰:褒忠奨孝正人倫。地府無私舉證真。
審案篇篇堪警世。願期醒悟作良民。聖示:恭迎冥王駕到。
冥府第一殿秦廣王 降

詩曰:奉旨著書案證多。世人學善德堪歌。
為非作惡難逃法。頭上三尸記不訛。聖示:今夜本殿再藉貴堂審案,列入【地府審案】一書,前部俱是賞善篇,從今起為罰惡篇。地府惡魂,凶頑狡詐,花樣百出,故審案俱設刑場,以儆凶頑。今在陽間開設陰堂,諸多不便,特命各役卒,除名司刑具者外,其餘一律嚴守公堂,以防惡鬼驚擾陽民。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並將罪魂押進,刑具不卸。並煩貴堂福神代罪魂執筆。
將軍:得令…升堂…來呀!將罪魂押上,眾執役聽真,主公有令,切勿怠勿職守。
役卒:稟主公,一切就緒,恭請開堂。
冥王曰:案下罪魂,速將姓名與所犯罪惡從實招來。
魂曰:魂生於滿清光緒年間,死於民國二十三年,陝西人氏,姓於名守會生長於貧家,但一生忠君愛國,奉公守法,並無犯法,縱有不是之處,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大王怎能遽定魂有犯罪呢?魂實冤枉。
冥王曰:好呀!你是存心不認帳了。本殿若用嚴刑逼供,恐難你心服囗服,亦無足以顯示地府之公正無私,明鏡高懸。你即自稱冤枉,然則你死後,為何被禁地獄五十年。
魂曰:魂死後,到地府報到,豈料在鬼伇押上奈何橋時,竟墜入血污池,這一泡就過了五十年。
冥王曰:血污池是懲何種罪孽,命文判宣示之。
文判曰:領令。查陰曹血污池乃一懲奸淫墮胎之男女,二懲殺生,血污經書,行為不正。三懲婦人異僻不明禮。
魂曰:冤枉。魂沒有作過姦淫的壞事。
冥王曰:哈哈!文判並未指明你所犯何罪,你自己作賊心虛招供了。
魂曰:沒有。
冥王曰:自己招供,還敢狡賴,你是想嘗試本殿的油鍋大刑了。
魂日:不服、不服。
冥王曰:作犯了人神共憤的罪行,至此猶不知反悔,這孽障應下油鍋。來呀!扔下油鍋。
役卒:得令。…稟主公,罪魂已下油鍋。
魂曰:咦?這油鍋怎麼比血污池舒服多了?啊!不對,我的腳!哎呀!酥了…。大王饒命,魂不願成為炸肉塊,願招,願招。
冥王曰:好,撈上來,賜回魂水,帶來招供。
魂曰:魂在丗間實是一個好青年,只可惜偶爾喜歡調戲婦女,這總不構成大罪吧!
冥王曰:孽障,剛從油鍋出來,就變成油腔滑調,你再避重就輕,本王要再動刑了。你看看本殿所準備的三大刑具,想不想一一嚐試過。
魂曰:石磨、炮烙…我命休矣!
執役曰:稟主公,罪暈過去了。
冥王曰:真是惡人無膽,把他弄醒,孽鏡台侍候。
役卒:領令…稟主公,魂已醒回來了。
冥王曰:你這孽障,本王也懶得動刑,讓你看看孽鏡台。在這時從孽鏡上顯出了於魂的生平種種惡行孽;如為了細故抱念,竟延害他人受盡苦楚致重病。最首惡者,貪婬好色,尤其強姦殺人罪行等等,均顯露於鏡上,文判均加以錄志。
文判曰:稟主公,按於魂所犯罪惡,應在本殿的審理權轄內,僅止一項,因為細小之忿,而延害他人致重病。其一生淫過,尤其強姦殺人之罪,隸屬第五殿之權責,以上恭請主公定奪。
冥王曰:於魂,你看過孽鏡台後,還有何話可說?
魂曰:這……罪魂實在記不得作了這麼多罪惡事,到如今也無話可說了。
冥王曰:好,那麼本殿依杖責將你因細故之怨恨,延害他人一罪,處廿年監禁,期滿再移交地府五殿審理其餘罪刑。
文判曰:稟主公,於魂所犯惡跡,除本殿處監禁廿年外,強姦殺人入血污池五十年,乃天律規定凡犯姦殺大罪,未審即須入血污池受血污灌頂之苦,故是否須要在本案審結,一併簽注?
冥王曰:當然。在本殿刑滿後,再依其所犯各罪,移交各殿。今夜此案就此定讞結束,吾等排駕回冥府。[/b][/size]
 
 
[size=4][b]第二回 貪髒枉法為官吏 陰律森嚴絕不容


冥府第六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天理昭彰警世人。由來禍福自招身。
千秋定數誠難改。富貴貧窮夙世因。聖示:有請文武判官降臨,吾退。
冥府第六殿文武雙判官 齊到

詩曰:為民福祉好官聲。德澤留傳有令名。
可嘆公門添惡輩。天心遣罰不容情。聖示:恭請主公降臨,吾退。
冥府笫六殿卞城王 降

詩曰:一朝為政力辛勤。大利幽魂世所聞。
青史留芳垂典範。足堪啟廸作陶熏。聖示:今夜本殿借貴堂開臨時陰堂審案,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佈置刑具及所有無司卒役列班巡守法堂,不得驚動陽民。
將軍:得令…。
冥王曰:一切就緒後,將罪魂押上來,並請貴堂福神代魂執筆。
卒役:稟主公,恭請審案。
冥王曰:案下罪魂,從速招上姓名何方人氏,及生死時日,照實稟來。
魂曰:本官…不,罪魂在生乃江西人氏,姓袁名益生於清嘉慶末年,死於咸豐年間。會任陝西省知縣一職。
冥王曰:大膽罪魂,尚敢囗稱本官,見了本王卻不行叩拜禮,如此傲氣,真不知生前,你是如何為官,來呀,且賜杖責六十大板。
卒役:得令…稟主公…賜刑完畢。
魂曰:唉喲!疼死了,罪魂胡塗,尚請大王息怒。
冥王曰:你自知胡塗就好辦,待會本王問話,你就不要再胡塗了,否則挖心大刑,挾指齒心大刑,你就更能體認,什麼叫做疼了。
魂曰:大王開恩,魂是有問必答。
冥王曰:不但要有問必答,而且要答必詳實。
魂曰:是,是,魂必然遵命。
冥王曰:你在世為官,落得如今下場,你有何感想。
魂曰:魂在世為官而致有如今下場,雖曰咎由自取,可是那也不能全怪罪魂,因為身邊許多讒陷小人,每多奉迎,是以不知不覺墜入陷阱,終至不可自拔。
冥王曰:聽你囗氣,頗知懊悔,那麼你詳細招上生平事蹟,以便列入寶書,將有益你減輕罪刑,本王預先給你警告,本殿已有孽鏡台前你的資料,可容不得你撒謊埯飾。
魂曰:罪魂自知孽業深重,誠心懺悔,絕不敢有所遁詞,尚請大王諒察。
冥王曰:很好,你就佯實招上。
魂曰:魂本世家子,惜家道中落,但魂熱中功名,乃埋首寒窗,終於步上仕途,外放知縣一職,起初魂忠貞體國,勤政愛民,但因家道中落,百廢侍舉,故每有纏案,師爺即予暗示,需索財物,而予勝訴,本來罪魂嚴責師爺,但禁不起財物透惑,終於接受賄賂,後來百姓聯署上告,幸好上憲在魂任內會受大家巴結,最後以罷官了事。魂無官在身而搜括亦不豐,故返鄉後,以代人訴訟為生,即以此為業,有時難免故意推波助浪,以求與訟,有所圖利,但魂一介士子,恭讀古聖先賢書籍,敢說謹守著最基本天良,絕不敢陷入絕路,以上所招句句實言,叩請大王明察。
冥王;命文判核對罪魂所招囗供,是否屬實及其所犯何罪。
文判曰:得令…回稟主公,查罪魂其所犯乃為官不正貪贓枉法及包攬訴訟為司法黃牛,兩罪唯其情節稍輕,且頗知懺悔,依律可減其刑至三分之一以上,恭請主公定奪。
冥王曰:好本王即以此判你每罪監禁本殿地獄十五年合計三十年,期滿移交十殿轉輪,你可服不服。
魂曰:叩謝大王從輕發落之恩。
冥王曰:不容謝,此乃你之懺悔所應得到之減輕罪刑,命文判將全案錄志結審存檔。可今夜至此結束,吾等回。[/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1-31 12:51

[size=4][b]第三回 結幫強奪民家女 存意殺人法不容



冥府第五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齊出幽冥到此堂。深宵人靜又寒涼。
登鸞揮肇新書著。審案無私勸善良。聖示:有請文武判官齊降。吾退。
冥府第五殿文武判官 齊到

詩曰:文武判官責不輕。排班左右視分明。
罪魂那敢來欺騙。孽鏡難逃水石清。聖示:有請主公降臨,吾退。
冥府第五殿森羅王 降

詩曰:審案分明警世人。懲奸罰惡醒凡塵。
願期收效昭彰著。勸化迷濛作善民。聖示:今夜借貴堂審案,參著寶書,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並將執役職司,分配妥當,再將罪魂押上來。
牛馬將軍曰:得令…升堂。
卒役:稟主公,一切就緒,恭請主公審案。
王曰:案下罪魂,自白身世及生平善惡,照實招來,由本殿試試你是否有心懺悔。
魂曰:小魂乃是清朝末葉浙江人氏,姓安名宏夜,本富家子,生平急公好義,耿烈剛直,熟知壽算不長,僅只享陽壽廿五之年而已。
王曰:你壽夭,必有其因,乃鳳世所注,故無禁入枉死城,但左一生短短廿五年之中,你可願招何罪業?
魂曰:小魂一生有的是富裕家財,廣交天下好漢,急公好義,應無造下何等罪業才對。
王曰:校辯,你即知急公好義,為何你死後,必須受地府審斷,且列入罪魂,若不從實招上,本殿要動大刑。
魂曰:小魂在世,確無大罪,從何招起,伏望大王明察。
王怒曰:人不怕有錯,只怕錯而不改,你是頑冥不化,來呀,銀針刺指,並命文判官示孽鏡台所顯示安魂之罪業。
卒役:稟主公,罪魂已上刑。
文判曰:得令,據孽鏡台資料顯示:安宏夜一魂在生頗好客,廣結朋友,急公好義,是其自詡。但稍能濟友之難,從此示恩,從收其心,而後利用一般人,感恩心理,唆使為惡,遂其組幫做地稱覇之心,更因此而有逼人入絕路而殺。以上強奪人女,並以殘酷手法殺人致死二條大罪請主公定奪。
王曰:強奪民女、殺人、組織幫會,安宏夜你一生惡跡倒是不少。
魂曰:啊喲…手指連心,大王開恩,罪魂願實招,小魂受不了了。
王曰:好,收刑,你快快招上。
魂曰:叩謝大王開恩…其實小魂並非刻意組幫,實在是因為時逢國家動蕩之際,許多異鄉客,路過小魂故鄉,相見暢談,而就此留下,更因小魂家道頗稱富袼裕,自有不少惡輩,欲加敲詐,所以一幫朋友仗義而出,乃將彼等圍堵於鄉間僻處,亂刀殺死,至於強奪民女一事,小魂本是誠意提親被拒後,才出此下策,更沒想到,夜黑風高之際,誤傷了女方,使其帶傷,纏綿病榻,以上一切實言,伏望大王恕罪。
王曰:犯仍已堪認定,本王自當依律懲處,茲判你監禁本殿地獄一百廿年,以贖罪業,期滿後,發交第十殿輪轉之後,尚須與怨債之主了結恩怨,你是服也不服。
魂曰:小魂不敢異議,並拜謝大王從輕發落之恩。
王曰:可,命文判錄誌全案備全,並將罪魂押交本殿地獄受刑。今夜就此結案,命殿役排駕回冥府。[/b][/size]
 
 
[size=4][b]第四回 淫性生成虜婦女 判輪十七世為豬



冥府第十殿牛馬將軍 齊到

詩曰:押犯登臨明正堂。鐵叉相使豈容枉狂。
世人若早修陰騭。冥府安然審細詳。聖示:有請文武雙判官降臨,吾退。
冥府第十殿文武判官 齊到

詩曰:輪迴六道有前因。善惡由來報應真。
苦囗婆心頻勸世。願期勉勵學行仁。聖示:恭請主公降臨,吾退。
冥府笫第十殿轉輪王 降

詩曰:富貴榮華未足珍。人身難得庶為真。
忠奸善惡無遺漏。記載分明報應頻。聖示:今夜本殿審結一段罪案,發放畜道輪迴,已資惕勉世人,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
牛馬將軍曰:得令…升堂。
冥王曰:將罪魂押至案下,不予鬆綁,待結案後,立予押入轉輪。
卒役:得令…稟主公一切就緒,恭請開堂審案。
冥王曰:好,命文判宣示本案因由。
文判曰:得令…查有周估士一魂,生於道光末年,本富家子,一生食必珍味,穿必綾羅,飽曖乃思淫慾,唆使家中僕下虜掠良家婦女,奸計未遂,竟毆人致死,罪證如山,經冥府六殿判刑期滿,移交本殿判刑期滿,移交本殿擬予判轉豬身十七世以上。
冥王曰:周魂,你有何話可說。
周魂:小魂奇怪為何定罪未敘功,難道小魂除以上罪行外就無善功嗎?
冥王曰:好,能說此話,足見尚有見識,本殿破例詳細解釋,命文判將其移送資料摘要宣示,從使罪魂心服口服。
文判曰:得令。周魂你一生罪行,除虜掠姦淫之罪及唆使毆人致死二大罪外,尚有些微小過,但你生在富家,財勢具足,故修善德也容易,一生善功略俜可補小過,故在前殿定罪,本刑已酌減二分之一,你才能這麼快來到本殿轉輪。
周魂:即如是,小魂為何尚要轉輪豬身?
冥王曰:本王解釋給你聽,順便也給世人聽,一至九殿均審斷每個人的罪行,依其情節輕重,分別料刑,並在各殿執行,而每一件罪行,除了必須接受該殿之權責審理外,陰律尚有明定,犯何罪,轉輪六道之那一道,換句話說,一個亡魂到了地府任一殿,僅接受其犯刑所該付出的懲處,而十殿乃是其罪刑的最後審結,這是陰律與陽律不同之處,陽律不予一罪兩罰,而陰律卻註明了本刑之外還有因果之報,所以周佑士,你本刑已滿,卻必須到本殿接受因果之報的轉輪,你明白嗎?
周魂:好嚴厲的陰律啊!小魂明白,但明白的太晚了,後悔也太遲了,但願世人,能夠知所警惕,免得到嚴厲陰律的處罰。
冥王曰:哈哈!善哉善哉,有此一念,必得上感天心,周佑士,你好自為之吧!命文判將全案錄詓備查,就此結案上呈,吾等回。[/b][/size]
 
 
[size=4][b]第五回 不顧雙親虧孝道 好閒那管養妻兒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今夜冥府第八殿都市王,假本堂開臨時陰堂審案,諸生排班接駕,不得失儀,可吾退。
冥府第八殿牛馬將軍 到

詩曰:恭請聖駕到鸞堂。審案開迷醒世方。
陰律森嚴無不正。勸人行善學忠良。聖示:今夜奉命保王駕到貴堂,開臨時陰堂審案。
冥府第八殿文武判官 齊到

詩曰:隨主臨堂拜聖門。勸人行孝報親恩。
須知陰律無偏袒。倫理網常古道存。聖示:今夜奉命恭隨聖駕到貴堂審案,有勞諸賢生効勞,王爺駕到,接駕。
冥府第八殿都市王 到

詩曰:為人子女孝為先。忤逆雙親罪萬千。
罔顧劬勞恩似海。不如禽獸實堪憐。聖示:今夜又來借貴堂,眾鬼役各司其事,切勿驚動陽民,併升堂。請貴堂福神代魂執筆。
牛馬將軍曰:恭領主命…升堂,恭稟王爺,鬼役已將罪魂押至案前,請開審。
王曰:跪在案前罪魂,速將籍貫,姓名,年齡招上來。
魂曰:罪魂乃太原人氏,姓王名豈達,現年卅五歲。
王曰:罪魂你犯了何罪,送到本殿你知道嗎?
魂曰:魂實不知犯了何罪?在一夜中被黑白無常捕到地府來,經過第一殿審問後,就送到貴殿,伏望大王開恩,準魂回陽,因魂上有年老雙親,下有妻兒。
王曰:罪魂你也知道有父母妻兒嗎?你一生遊手好閒,不務正業,致傷父母之心,不顧妻兒之生活,已犯了不孝不義之大罪,還敢望回陽嗎?
魂曰:冤枉,魂在世孝順父母,愛顧妻兒,鄰里皆知,伏望大王主持公道。
王怒曰:罪魂你可知本殿專審理不孝父母,不義妻子之人。語云:鼓不打不響,人不打不招,來人呀!準備開膛侍候,罪魂你還不實招,你是存從要試本殿刑具。
魂曰:大王請明察,魂是一個孝順之子,豈敢犯不孝之罪乎?
王曰:開刑。
鬼役曰:稟王爺,已將罪魂開膛,已暈死去了。
王曰:賜回魂水。
鬼役曰:稟王爺,已將罪魂弄回魂了。
魂曰:痛死我了!
王曰:罪魂若再不照實招來,就要再以車輪之刑,看你還敢不招,來人呀…準備刑具。
魂曰:大王息怒,罪魂願照實招供。
王曰:速照實招來,你若再隱滿,吾有第一殿孽鏡台所照之副片作證,又有三尸神所報之案卷可稽。
魂曰:絕不敢再瞞,因魂在生之時,確是一個知書識禮之人,因交友不慎,沉迷於酒色之中,父母雖每以勸導,妻亦常因此而咒罵,魂因心性被酒毒之迷,竟然蒙昧良心,所以不顧父母妻子,棄家庭而遠走他鄉,魂之母親平素對魂關懷備至,魂竟不念父母養育之恩,一走了之,致年老雙親不得生活而病死。魂妻為顧子女之生活,乃出外為人家作傭,魂有一長女,因病無錢可醫而病死了,此乃句句實言,至今悔之已晚,伏望大王,格外施恩,從輕發落。
王曰:命文判對照陰簿所登記是否相符。
文判曰:領命…稟王爺,查罪魂所供經過,與陰察簿相符,請王爺裁判。
王曰:查王魂不孝父母,不義妻兒,本應嚴以判刑,茲念本殿奉旨審案,著書勸世,而罪魂亦有反悔之意,本王特上體天心好生之德,判罪魂在本殿所屬地獄一百六十年,期滿再交第十殿判輪回。
王曰:命文判造成奏摺,呈奏上天,今夜審案,就此結案。命全部鬼役,排駕回陰,可吾回。[/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2-4 14:07

[size=4][b]第六回 誘騙出家欺弱女 姦淫失德罪難逃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今夜冥府第二殿楚江王將假本堂開臨時陰堂諸生排班接駕,不得失儀,可吾退。冥府
第二殿牛馬將軍 到

詩曰:隨駕齊臨直轄堂。冥王審案有良方。
世人行善修功德。他日何愁果不揚。聖示:恭請本殿文武判官齊降,吾退。
冥府第二殿文武雙判官 到

詩曰:文武相隨雙判官。今宵護駕到鸞壇。
森嚴陰律無容惡。勸爾黎民仔細看。聖示:冥王駕到,恭迎王駕,吾退。
冥府第二殿楚江王 降

詩曰:奉旨著書入錦篇。為期勸世化三千。
須知作惡難逃避。陰律森嚴法不偏。聖示:今夜審案,請貴堂福神代魂執筆,命牛馬將軍傳令,各鬼役各司其亊,不得驚動陽民,命打鼓升堂。
牛馬將軍曰:遵令,打鼓升堂。
王曰:命將罪魂押上來。
鬼役曰:稟王爺,罪魂已押到,叩請審問。
王曰:跪在案前罪魂,速將籍貫、姓名,報來。
魂曰:稟大王,魂乃台灣南部人,姓趙名道明,死於民國十年。
王曰:你可知罪?
魂曰:魂並無作惡,未知身犯何罪。
王曰:命文判宣吿其所犯之罪。
文判曰:領令,查趙魂在世,誘騙良家女出家削髮為尼,並予以姦淫,依據當地城隍所查報。
魂曰:冤枉,魂雖有勸一位少女出家,並無作出虧心事,還望大王明查。
王曰:你所作所為均在第一殿孽鏡台現形,還敢不認。
魂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萬望大王明察。
王曰:你所犯之罪,其罪證齊全還敢強辯,命鬼役將原告,陳氏帶來對質。
鬼役曰:得令…稟王爺,陳氏已帶到。
王曰:原告陳魂,你控告趙魂,誘騙你削髮出家,竟加以姦淫,被告否認其事,你可當面對質。
陳氏:遵命,姓趙的,你當時說出家會作菩薩,如觀世音菩薩受人尊敬,所以我就信以為真,是日我就脫離父母,與你要去出家,是夜你帶我到恆春一家旅社宿夜,你要我與你同床,我不肯,你設法將酒灌醉我,因無抗力,致被你所污,我傷心而哭,你說要入空門,必先破去貞操,始能成道,我雖不甘受辱,但木已成舟,隨你安排,豈知你這禽獸不如之人,就在我睡去之時,一走了之,及至醒來,始知受騙,悔恨交加而自殺,魂到冥府,被押禁枉死城,至今始能出來告你。
魂曰:你這枉死魂,不要冤枉我,是你願意出家,託我帶你到尼菇庵,我說男女不可同行,被人懷疑私奔就不好,你說不要緊,我們就當作夫妻好了。
陳氏曰:你這狼心漢,一片胡言,清請大王主持公道。
王曰:命武判將孽鏡台之副片,給趙魂看一看。
武判曰:領令…趙魂你看,一片誘騙之現景,又有一片在旅社之非為現況。
魂曰:此乃在第一殿武判官之偽造,魂並無其事,求大王作主。
王大怒曰:孽魂還敢冒瀆閻王,罪不可赦,命牛馬將軍,將罪魂押出用大刑。
魂曰:事到如今,不招認必受皮肉之苦,不如認了吧…大王罪魂認罪,陳氏所告均是事實,望大王格外施恩,從輕發落。
王曰:孽魂,你還聰明,否則有苦可受的,命文判作成筆錄,將罪魂押交第四殿審問。因本案乃一案兩罪;誘騙少女出家削髮為尼之罪,與姦淫少女之罪,本殿未便判刑交第四殿審理。命鬼役將陳氏一魂送到第一殿。
文判曰:領令。
鬼役曰:領令。
王曰:今夜審案,就此結束,命眾鬼役排駕回陰府,可吾回。[/b][/size]
 
 
[size=4][b]第七回 森嚴陰律原公正 合併判刑兩百年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今夜冥府第四殿五官王假本堂設臨時陰堂,諸生排班接駕,不得失儀,吾退。
冥府第四殿牛馬將軍 到

詩曰:奉令今宵帶罪魂。排班候駕上鸞門。
須知作惡難逃法。自毀前途累子孫。聖示:本殿文武判官將到,接駕,吾等退。
冥府第四殿文武雙判官 到

詩曰:文武相隨伴主來。今宵審案到蓬萊。
願期黎庶多行善。作惡犯科受苦哉。聖示:王爺駕到,接駕,可吾退。
冥府第四殿五官王 到

詩曰:幽冥四殿五官王。奉旨著書啟義方。
主審姦淫欺暗室。森嚴陰律罪昭彰。聖示:今夜假貴堂審案,請貴堂福神代罪魂執筆,命牛馬將軍傳令升堂,命眾鬼役,保護四週,不得驚動陽民,命鬼役將罪魂押上來。
牛馬將軍曰:領令,打鼓升堂……
鬼役曰:稟王爺,已將罪魂押到案前。
王曰:跪在案前罪魂,將姓名報上來。
罪魂:魂姓趙名道明。
王曰:你可知罪嗚嗎?
罪魂:魂不知又犯何罪?魂已經過第二殿審問,認為魂無罪,乃押到貴殿,未知還有何罪可言?若是有罪,第二殿為何不判刑?
王曰:你錯了,你在第二殿已經認罪,犯誘騙少女出家削髮為尼,又用酒灌醉後,予以姦淫,有第二殿審問筆錄與口供可稽,你均已承認,並有手押印文在卷。第二殿未會判刑,乃因你所犯之案有兩罪。第二殿乃主審:誘騙少女出家削髮為尼之罪。本殿乃主審:姦淫婦女之罪。因同一人同一案,陰律森嚴公正無私,不以同案判兩刑,故第二殿將全案移交本殿辦理。
罪魂:魂雖在第二殿審問時認罪,但第二殿即不判刑,而將魂押到貴殿,即無別案,魂就不必再認罪了。
王曰:你即在第二殿認罪,本王就不必再審,命文判查閱笫第二殿移來案件,罪魂是否有切實認罪之記錄?
文判曰:稟王爺,罪魂均已確實認罪。
王曰:茲判罪魂趙道明:誘騙少女削髮出家為尼之罪,監禁地獄一百年。姦淫少女之罪,判監禁地獄一百六十年,兩罪合併判禁抽筋剔骨地獄兩百二十年,罪魂你服不服?
罪魂:不服,不服,魂要上訴南天。
王曰:你要上訴可以,命牛馬將軍,將趙魂押回本殿抽筋剔骨地獄監禁。
牛馬將軍曰:領令…。
王曰:今夜將此案結束,命文判將全案之判刑,備文上呈南天,以待定奪。
文判曰:領令,照辦。
王曰:命眾鬼役排駕回陰府,可吾回。[/b][/size]
 
 
[size=4][b]第八回 誘人興訟傾家產 司法黃牛合判刑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今夜冥府第三殿宋帝王假本堂開設臨時陰堂審案,諸生排班接駕,不得失儀,可吾退。
冥府第三殿牛馬將軍 到

詩曰:牛頭馬臉兩相隨。奉令殷勤本職司。
勸爾陽民多積善。無常一到免傷悲。聖示:本殿文武雙判官到,接駕,可吾退。
冥府第三殿文武雙判官 齊到

詩曰:揮攣勸善到瀛東。陰律森嚴秉正公。
陽世不知多作惡。他年受苦恨無窮。聖示:本殿宋帝王駕到,接駕,可吾退。
冥府第三殿宋帝王 到

詩曰:審案無辭至夜更。勤勞著述表哀情。
此書留作開迷用。勸爾凡人莫視輕。聖示:今夜為審案,假貴堂開臨時陰堂,請貴堂福神代罪魂執筆,命眾鬼役把守四周,不得驚動陽民,命牛馬將軍打鼓升堂。
牛馬將軍曰:領令,打鼓升堂。
王曰:命鬼役將罪魂押進來。
鬼役曰:領令…稟王爺,已將罪魂押至案前,跪在案前候審。
王曰:跪在案前罪魂,速將籍貫、姓名、年齡報上來。
魂曰:魂乃彰化縣人,姓李名大剛,於民國廿五年死亡,享陽壽三十五歲,從代書業為生。
王曰:你即在民國廿五年死亡,因何今再押到本殿受審,你可知罪嗎?
魂曰:魂死亡之時,被黑白無常押到第一殿,照過孽鏡台,以魂販賣人囗之罪,判禁地獄四十五年,今刑期已滿送到貴殿,伏望大王開恩,放魂再轉世為人,則恩同再造。
王曰:你販賣人囗之罪刑雖滿,但現有人控吿你在世誘他與訟,你則從中圖利,致使他家破人亡,你還有何話說?
魂曰:冤枉!魂在世雖為代書業,並未有誘人與訟,亦未有從中圖利,伏望大王明察。
王曰:現原吿陳林枝亦已到案,你可與面質,命鬼役將原告帶來。
鬼役曰:領令,稟王爺,已將原告帶到。
王曰:原告你可與被告面質。
原告:遵令,李代書,你當年因我請你寫一張內容證明給案外人,催討租地,你說內容證明書沒有用,你可以向台中法院控告租用人,侵占為由提出自訴,台中地方法院判官我有知己之人,可以打通關節,包你勝訴。當時我信以為真,被你花言巧語騙去幾近十萬元之巨款,結果判決下來,還是我敗訴。我因此而負債,將所有動產賣出,以抵還債,也因此憂悶過度而生病,不久一命嗚呼哀哉!
魂曰:叩求大王作主,原吿一片謊言不得採信。
王曰:原吿你有什麼確實證據?
原告曰:魂當時不願,會到彰化城隍廟,焚疏叩求城隍爺作主,未幾李代書就被人打死在溪邊,城隍爺可以證明。
王曰:命文判將案卷所有調查報吿書提出來。
文判曰:領令,稟王爺,查李魂誘人與訟,彰化城隍已有確實報告,有三尸神之報告,也有日遊神之報告可稽。因李魂在第一殿,不認此罪,僅認販賣人囗之罪,當年第一殿因誘人與訟之罪,屬本殿審理,故僅判其販賣人囗之罪,而將此案移到本殿審理。
王曰:命鬼役將原吿帶回陰府。
鬼役曰:領令。
王曰:李魂你認罪不認罪?
魂曰:絕對冤枉,叩求大王明察。
王曰:鼓不打不響,人不刑不認,來人將罪魂,大打六十大板。
鬼役曰:領令…稟王爺,已將罪魂刑畢。
王曰:罪魂你招認,還是不招認?
魂曰:痛死我了,伏望大王主持公道,魂並無誘他與訟,從何認罪呢。
王曰:命牛馬將軍,將吸血刑具取來,將李魂押去受刑,將他全身之血,吸完為止。
魂曰:大王請息怒,魂願實招不要再用重刑了。
王曰:你即然要實招,原告所陳你都願意承認?
魂曰:願認,原告所陳句句實情,願大王格外施恩,從輕發落。
王曰:命文判詳細記錄案情,李魂犯誘人與訟,從中詐騙之罪,判禁本殿吸血地獄五十五年。
文判曰:稟王爺,均已記錄並取得李魂之押印。
王曰:可,審案就此結束,命各部門排駕回陰府。[/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2-10 17:46

[size=4][b]第九回 斤兩貪圖營暴利 放高利貸吸民膏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稍後冥府第七殿,將在本堂設臨時陰堂審案,盼諸生排班候駕,不得失儀。
冥府第七殿牛馬將軍 到
聖示:今夜隨主公將假貴堂設臨時陰堂審案。
冥府第七殿文武判官 齊到

詩曰:今宵隨駕到鸞門。主上親臨審罪魂。
勸爾世人應了悟。陰司刑法苦難言。聖示:今夜隨主公到鸞堂,假設臨時陰堂審案,眾鬼役,排班接駕。
冥府第七殿泰山王 到

詩曰:良辰奉旨到凡塵。審判罪魂勸世人。
天理昭昭明似鏡。森嚴陰律法無親。聖示:今夜審案,命牛馬將軍傳令各鬼役,各司其事,不得擾亂良民,請貴堂福神代罪魂執筆,命牛馬將軍將罪魂帶到。
牛馬將軍曰:領令!…稟主公已將罪魂帶至案前,打鼓升堂。
王曰:案前罪魂,系何地方人氏,住在何處,從實招來。
魂曰:稟王爺,魂是台北萬華人氏,家有一妻二妾,子女共五人。
王曰:罪魂,你被帶到本殿,知道身犯何罪嗎?
魂曰:我在卅四歲那年,身患惡癅而亡,被帶至陰府,不知身犯何罪?
王曰:奸惡之徒就是很會狡辯,明知自己犯罪累累,更不知醒悟,逞口舌之能,並連你自己的姓氏,都還沒報上來,就可知罪惡於一般。
魂曰:魂在世,只是一個殷實的商人,規規矩矩,並沒有犯下重罪,至於罪魂的姓氏,因一時疏忽而忘了,請王爺息怒,罪魂姓何名歪。
王曰:真是氣人,還再狡辯,命文判官將何魂罪行宣讀之。
文判曰:何魂在世之時,在商業上:不遵守商業道德,偷斤減兩,欺騙童叟而且取得暴利後,還敢放高利貸,使得他人家破人亡。
王曰:罪魂你現在可知罪?
魂曰:這完全是冤枉的,因在世時,一向不昧良心,安份守己的作生意,這可能陰簿及有關稽查神祗記錄有誤,栽在我頭上。
王怒曰:何歪啊!你實在正不了了,明明罪證如山,還不加以承認,如本王不用大刑,恐怕不會覺悟,命牛馬將軍傳執刑的鬼役,將何魂拉出堂外,重重打二十大板,決不可輕饒,但注意不得驚擾陽民。
牛馬將軍曰:領令!…稟主公,已行刑完畢,罪刑太重,罪魂無法忍受已暈了過去。
王曰:賜還魂水。
牛馬將軍曰:領令,罪魂已醒。
魂曰:唉喔!痛死我了,如果不招認,恐怕還有罪受。
王曰:現在你認也不認?
魂曰:我現在不敢再隱瞞,在陽世時二十幾歲起就經營米商,因一時胡塗,每每在買進農民的稻米在秤上作了手腳,使農民吃大虧,輾成白米後販賣,再偷斤減兩,賣給用戶,其中獲得不少暴利,同時將所得的不法之財,放高利貸,再從中取利,雖官方不能加以治罪,使得我今日,無法翻身。
王曰:命文判查察陰司簿,是否符合。
文判曰:大致符合,還有一段更深之罪,閉囗不言,罪魂在放高利貸時,會因所取利息太高致使向他借錢的藍氏,因陷入困鏡,變賣子女抵帳,家破人亡,實在可惡了。
王曰:歪就是歪,深罪不提,輕罪明言,難道就無王法來治你嗎?
魂曰:我知道借錢給藍氏,但並不知其下段情,這罪要加在我身上,實在太不公平。
王曰:這也難怪,連世人也是一樣,後段所影響的罪刑,以為不是自己的劣跡,其實這完全錯了,凡事出必有其因,無因怎會導致後果,此罪再加在你頭上,決無寬情,你服還是不服。
魂曰:現在我完全認罪。
王曰:吾判你在本殿服刑一百二十年,刑完再轉十殿定奪,今夜審案,命文判官將全案呈報南天,眾鬼役準備排班回陰,可吾回。[/b][/size]
 
 
[size=4][b]第十回 屈打成招冤入獄 貪贓枉法判嚴刑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今夜冥府第九殿平等王,將假本堂審案,諸生排班候駕,不得失儀,可吾退。
冥府第九殿牛馬將軍 到
聖示:王爺駕臨,命眾鬼役排班候駕。
冥府第九殿文武判官 到

詩曰:世人善惡不分明。埋沒良心怒玉京。
今夜隨王臨聖地。審魂判罪勸蒼生。冥府第九殿平等王 到

詩曰:世風日下嘆如何。道德淪亡犯太多。
陰律森嚴皆秉正。害人性命罪加科。聖示:今夜假明正堂審案,命眾鬼役各司其事,請貴堂福神代魂執筆,命牛馬將軍打鼓升堂。
牛馬將軍曰:領令!打鼓升堂,將罪魂押上來。
王曰:犯魂何地人氏、職業,速報上來。
魂曰:罪魂生前住台北城內,系台北城衙門師爺,姓江名浩。
王曰:犯魂你可知罪。
魂曰:犯魂是衙門師爺,替縣太爺辦事,忠心耿耿,不知身犯何罪,罪犯何條?
王曰:命文判將江魂,所犯罪行宣讀。
文判曰:領令…江魂在縣衙任內,知法犯法,貪贓污瀆,並不能守住廉節,同時害人入獄,置人於死地。
魂曰:冤枉,罪魂怎會知法而犯法呢?請王爺明察。
王曰:犯魂你所犯之罪行,都有日夜神及三尸神查報天庭,且陰司簿都記載得很詳細,難道誤栽於你嗎?命鬼役將罪魂以挾指刑之。
鬼役曰:領令…已將罪魂執刑完畢,但犯魂難受挾指之刑,已暈了過去。
王曰:賜潑還魂水。
魂曰:大王饒命,魂已願招,不要再動刑!
王曰:速將己身之罪,詳實招來,不得有所隱瞞,否則本王判你較重之刑。
魂曰:罪魂住台北城內,鄰居有何氏及李氏都是經營金鋪為業,而且交往亦甚密,但何氏為人較忠厚老實,年紀較長,經營金鋪生意與隆,李氏生性較奸滑,不踏實地,投機取巧,城內衙坊均悉,故其金鋪生意,門可羅雀,一日不如一日,負債累累。於庚午年四月廿五日到衙門報案稱曰:他所開的金舗,遺失黃金五條,總計五十兩。因而衙府受理審查,當天晚上,李氏到罪魂家裡,並致贈黃金一條,要我在縣尊面前誣頼何氏偷其黃金,事成之後再另贈黃金廿兩,作為謝禮,魂因一時貪圖黃金之利,故意在縣太爺面前進言曰:李氏所失之黃金,何氏嫌疑頗重,夥縣太爺並不查察即將何氏捕捉到案,但何氏為人忠厚,絕不承認,縣尊只好將何氏毒打,致而屈打成招,畫押定案入獄。那知定獄後,即將何氏金鋪查封,何氏在獄中聞悉,加之本身年邁,身體十分虛弱,氣憤而死於獄中矣。後來罪魂因昧此良心栽贓於何氏,又致他於死地,每日心神不寧,晚間又常見到何氏陰魂索命,因此患病而死,以上都是犯魂之罪,請王爺明察,格外施恩。
王曰:命文判與陰司簿對照,是否相符?
文判曰:領令…稟王爺完全無訛。
王曰:江魂知法犯法,且本身是縣衙師爺,罪加一等,吾判禁車裂分屍地獄廿五年,同時歪曲事實,害人入獄致人於死地判禁刺腑銅蛇鑽身地獄十年,吾今夜審判此事例,希今世人為官者特別加以注意,審案時不但要明察,而且疏忽不得,否則身入冥府,罪可難逃,命文判將今夜審理案卷呈報南天,且命鬼役排班回冥府,可吾退。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跋世道人心,日趨沒落,人心險惡,層層陷落,難以收拾,更有甚者,不信地府之設,肆無憚忌,為所欲為,使人見之,更加心寒,故上天有鎰於此,開著地府審案乙書,欲挽回人心於萬一,警惕世人在動念之間,有所警戒,步入正途,南天武廟明正堂擭此重責,期期扶鸞著作此書,更有勞地府十殿王君,臨堂著述審案,倍加辛勞,代天宣化,醒悟世人,功不可沒也。
地府審案乙書,付梓之初,盼世人把握住時機,盡己之能力,出資廣為宣化,所造之功,比其他善書倍加,因此書審案之初,有其特別的意義在,欲加速各項罪愆審理完成,故希閱者也能深切體悟,三期收圓之時機已近了,世人能切切甦醒,警而惕之。吾職司地府教主,眼見地府,迷途廣眾,憂心如焚,如不能處心積慮,設法渡之,於心何忍也。
盼望世人,能體悟吾之心意,分擔一小部份,個個從善入精修,同登康壯之道途。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跋於南天直轄武廟明正堂天運乙丑年正月廿六日[/b][/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地府審案} 第九回 斤兩貪圖營暴利 放高利貸吸民膏, 第十回 屈打成招冤入獄 貪贓枉法判嚴刑, 跋,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