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金手指》--- 文: 簡家堯

chan1985 2024-1-25 15:03

《金手指》--- 文: 簡家堯
---
《金手指》為《無間道》班底二十年後再一次聚首的作品,令無數影迷也引頸以待。然而,導演莊文強的說故事手法跟拍攝《無間道》時大為不同,而且電影所敘述的事件橫跨的時間太長,不少枝節也被刪剪,導致除主角程一言外,其他角色的性格未被仔細建構。不過,整部電影的信息量之大可以令觀眾有不同的反思空間。
程一言本身是一位工程師,來港後也只想找一份與工程有關的工作,可是他卻屢次失敗收場。機緣巧合下,他被曾劍橋看中找他「扮演」拿督,著他出價買地以「抬價」,再轉售圖利。程一言在「無工可打」的情況下也答應了曾劍橋的要求,可是,與曾劍橋為親戚的松哥卻不為所動。稍後,在回程的路上,松哥再遇上程一言,程一言繼續「扮演」拿督,以花言巧語引誘松哥出價,結果曾劍橋賺了數百萬,程一言也開展了「從商」的生涯。
自此以後,程一言成為了股價的「抬價」高手,亦不斷為不同的財閥以一買一賣的方式圖利,當中包括了洗黑錢等的手段,故此,他自身也賺到盆滿缽滿。吊詭的是,他即使開設公司,他也不會作老闆,他卻是找助手張嘉文擔任所有公司的負責人的。結果,他惹來了ICAC的劉啟源的追查。
從導演的佈局,一開始的「扮」拿督,到中後段程一言對劉啟源的自白,也明顯地想表達,每一個人根本是世界的運轉中的其中一隻棋子,他是誰毫不重要,最緊要的是知自己該站的是甚麼位置。如此直白但具深度的信息當然已足夠觀眾思考及消化,不過,我卻認為可以導演埋藏了少許心思,希望觀眾可以用心地尋找出來,以讓這電影的深度再提高一些。
「知掟」的先決條件是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及人脈關係。第一次「詐騙」松哥不果後,程一言坐上了曾劍橋兒子的車,他兒子隨意地把松哥跟其父的關係告知了程一言,程一言便把握著松哥的性格特徵及跟他跟曾劍橋的關係虛構了一些情節及故事,最後松哥「落搭」了。之後,每每程一言的「勒索」、「利誘」及「威逼」,如留意到張嘉文出入女童院,彷似欠缺安全感的特點,刻意讓她成為公司負責人,以讓她為自己賣命;留意到任沖對張嘉文有意,故意製造機會予他們,好讓任沖對自己感到有恩而協助他在股票市場上任意妄為。
程一言就是那個看清敘事、人物關係及因果的人,即使他也肯定自己只是整個大圖畫中的其中一員,但從他張狂的性格,他顯然是太清楚內中的關係,當自己受生命威脅,不要緊,總有人為自己解決問題,如下命令殺人等等,由此,對他而言,所有事也是可以被計算的,當他看清事情的結局是他「應該」要入獄,他便認罪入獄,因為這只是角色必須經過的階段。故此,由此至終,他沒有失去自己,起初他想「掘金」,到最後他也繼績是「掘金」。然而,另一邊箱,劉啟源跟他成了強烈對比,沒有「揣摩」,不認清角色要求、不看通敘事,只是一味地做。所以,當程一言問他,「你係為伸張公義定係為啖氣拉我?」,他無法回答,因為慢慢地他也迷失了。
程一言看似是個壞人,但他的精神卻吊詭地值得基督徒學習。作基督徒,我們到底有沒有弄清與上帝、基督有關的敘事脈絡、有否認知自己的角色要求? 程一言看似是「認命」,但他卻在可有的空間中發揮得淋漓盡致,仿如遊戲人間般。上主給予我們那麼多的祝福,若我們能如他那般,我們豈不是有更大的本錢及平安地「遊戲人間」,祝福更多身邊人呢?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金手指》--- 文: 簡家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