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黃柏霖,六、焦熱地獄,毛毛蟲變蝴蝶,恆傳法師,為什麼會犯邪淫而且陷得如此之深, 打七紀實之

公園加加速裙 2024-3-11 09:05

[size=4][b]黃柏霖警官:二十三個行善所不應有的心念和行為之一



那接下來這下面,各位看這個『勿』,「勿」,很多「勿」這個,一共二十三條,我給它統計,一共是二十三個,對,二十三個,二十三個「勿」。第一個「勿」,第一個就把你先點出來,勿慳貪,「勿吝財而中止」,就是你不要因為要去行功立德,你要去布施,因為要捨錢財你就停止了,只要是聽到捐錢,你馬上就不想做了。雖然你有時候你也發願,可是你還是不願做,為什麼?你捨不得啊。因為眾生最重視兩個東西,一個身體,很愛惜身體,第二個很愛金錢,這兩個放不下。但是這兩個到最後都不能夠留,錢也不能留,身體也留不住,但是就是捨不得。這第一個,「勿吝財而中止」。所以你剛開始就是,我講說你從慳貪到不慳貪,你從有相到無相,到慈悲喜捨,就剛才我解釋我的過程裡面,我是從一點一點這樣累積的,所以「勿吝財而中止」。
『勿畏譏而自疑』,我們如果常常想去布施,想去幫助別人,有些親戚朋友就比較會固執,他說,布施要干什麼?無聊的錢拿來花該多好,買奔馳啊,幹嘛拿去捐給出家師父,拿去供養三寶,那何必去印經,不用,拿來買奔馳車了。那你就怕人家笑,不敢布施,對不對?很多人都是這樣啊,他自己本身也不去行善,專門就造口業,或者說三寶的不是,障礙人家行善的機會,本身業障重啊。我也碰過那種親戚朋友,以前我在吃素的時候,他只要帶我小孩出去,要吃飯,吃啦吃啦吃啦,酒肉穿腸過,沒有關系,吃啦吃啦。我說,你不要把他帶去吃肉了。他就告訴我,他是我親戚,他說,你吃你的嘛,小孩子吃小孩的。我說不行。這是一樣。但是你不要說,你怕人家笑話,就不敢吃素了,對不對?因為你要長養你的慈悲心嘛,這個「勿畏譏而自疑」。
「勿狃於便安而不能奮發」,這些二十三條各位都要記得,這二十三條就是《太上感應篇》講一般人都會犯的毛病,不敢去積德累功了。「勿狃於便安」是什麼意思?「狃」就是什麼?就是說因為他安於習慣了。「便安」就是他環境很舒適。譬如說有些人,先生老公對她非常的好,她要什麼就給什麼,都非常疼她啦,然後家裡也很舒適,住的這個房子也非常安逸、非常漂亮,會俯瞰整個台北市的夜景。吃也很好了,假日禮拜六、禮拜天,我們都出去逛信義區,我們去逛東區,吃美食,那完了以後,我們再去吃好吃的冰淇淋,生活過得很愜意。可是你要知道,這種日子很容易過,我看太多,等一下我就講那個故事,各位聽到就會嚇了,不修行不行啦。
「狃於便安」,跟一般人一樣,而不能夠奮發,你不能夠發奮圖強,學佛也是要發奮圖強。我們講說,學佛要帶三分勉強,有時候你就是要犧牲啊。像我們現在在這邊聽《太上感應篇》,那有些人說,無聊,要聽那個干什麼?來,出來玩,出來玩了,卡拉OK了,現在天氣這麼熱,去游泳了,對不對?就是這樣啊。世間人就是喜歡這些東西,玩樂,五欲之樂。我們勿狃於便安不能奮發,我們如果要去行菩薩行,我們要去精進用功,我們就選擇這一條路,這一條是佛陀告訴我們的,「是道則進,非道則退」,這告訴我們解脫的路,我們要走上解脫這一條路,我們不是要去走上輪回那一條路。
「勿牽於私慾而少於剛斷」,「勿牽於私慾」是什麼意思?「勿牽於私慾」就是說,他可能是有自私自利,他跟自己有關的,可能人家叫他去幫助一件事情,但是這個牽涉到他的利益,或者牽涉到他的,比方說,他既得的利益,或是他自己有個打算,這「牽於私慾」,他個人的私慾,而他就不敢果斷去幫助別人。這個比方說,人家叫你去幫忙,這跟我道場無關,這叫什麼?「牽於私慾而少於剛斷」,你沒有辦法去勇猛的去幫助別人,這個一般都是我執還很重的。
那麼第五個,「勿聊且塞責而半途自廢」,譬如說,人家叫你去行善,你就應付一下,好啦好啦好啦,做一下,表演一下,那又跑掉了。「聊且」就是姑且,「塞責」,就敷衍塞責一下,然後半途就自廢了。
第六個,不要「安於小成而快然自足」,就是說不要做一點點好事,就到處的宣揚,自己覺得說自己很了不起,就「快然自足」,這是一般有時候會犯的毛病。
『勿妄希高遠而不務實修』,就第七個,不要發了很高、很大的那種,就是自己要做怎麼樣,就做很多什麼很大的大善事,但是他從來,雖然他做很多、發很多,但是從來沒有一步一步的去做。他從來沒有真正去做、沒有真正去修,而且真正去實踐,而「不務實修」。我有碰到一個蓮友,他以前就常問我,他說,老師,老師,某某法師叫我發一個願。我說,你發什麼願?他說,叫我持往生咒三十萬遍。我說,你現在持多少?老師,我不想持了。我說,那你發了沒有?他說,發了。我說,那你發了,怎麼可以不照願走呢?老師,聽說往生咒念一念會往生,是不是啊?我說,誰講的?就是這樣,智慧沒有開,到處發願,這個也修不好,那個也修不好,什麼跑來跑去的,沒有一個地方安住。「勿妄希高遠而不務實修」,連一步都踏不出去,就這個道理。
『勿因事大而畏難』,一聽到這個事情說,啊,就很大了,那太困難了,我不要了。就像我當時以前在幫助佛教僧伽醫護基金會財團法人,它是專門在照顧出家人的醫療。四川汶川大地震,他們要去申請、去賑災,到四川去賑災。那也是很困難,沒有幾個可以進去,一個是中國台灣的紅十字會,一個好像是慈濟,他們要進去。這個僧伽醫護基金會也想進去,可是進不去,要申請。後來就申請跟紅十字會合作,用紅十字會名義進去,後來突破了很多困難。[/b][/size]
[size=4][b]因為要去那邊義診,就要把醫療設備帶過去,把藥品裝箱,包了很多醫藥品,還要聯絡很多醫生,一些設備都要帶過去。如果你一定要說,哎呀,師父,這樣太麻煩了,又要那麼多醫藥,然後又那麼多設備,太麻煩太麻煩了,還要去公文去申請,跑來跑去的,不去了,「勿因事大而畏難」。後來我們還是去啊,去了我也很高興,我到汶川去看那些真正受災難的那些大陸同胞。它們好大啊,他們那個大陸賑災效率非常的高,他們就在一個學校,蓋一個集中的災民的收容中心,那裡面什麼都有,效率真的很快。它裡面有專門從飯店租下來、包下來的廚師,在那邊煮飯給他們吃。
然後我去坐那個游覽車,他們送我過去,問那個游覽車司機,我說,司機菩薩,你是從哪裡調來的?他說,我是從貴州調來的。你貴州調來四川支援的?他說,對啊,領導叫我們過來的。當然也要付車資給他啦,要付錢,集中調度。他們真的賑災這方面很有效率,走在四川成都,他們只要掛上賑災車,全部可以走中央車道,那個真的是很不錯的一個體驗。後來我就到,他們到那個地方去,實際現場去體驗他們的賑災,「勿因事大而畏難」。
『勿因善小而忽略』,你不要說這個是一個小事,就像我剛才看那個,剪那個報紙說,這是一個小事,報紙登一登,你是「勿因善小而忽略」,你不想去做。
那麼「勿以事冗而推諉」,不要覺得說這個事情太繁瑣了。有些被救助的人,他可能會有很多的這些限制,他會有很多的這些顧慮。那你要去幫助他的時候,他就有很多很多條件。那你就覺得說,哎呀,這個太繁瑣了,就推諉了,就不去了,這個也有。
「勿矜惜名節而不救患難」,或者是說你很愛惜自己的名節,我們講叫做你就放不下這個身段,你放不下身段,你就不去救這個受患難的人,這個叫做「勿矜惜名節」。
第十二個,「勿勉於昭昭而墮於冥冥」,「昭昭」我剛才講過,就是大家看得到的地方,那麼大家沒有注意的地方,你就不去做了。那這句話的解釋就是說,不要在明顯可見處下功夫,卻在黑暗難見處墮落。這怎麼解釋呢?我的個人解釋就是說,我的看法就是說,譬如說報紙注銷來,電視會去拍,有人會報導,有人會給你表揚,那你覺得這個對,人家會知道,那你就去了,這叫做「勉於昭昭」,就是明顯可見處,你就下功夫。那麼如果是說,這個地方這個善事沒有人去注意,電視也不會去注意,報紙也不會去注意,那你就不想去做了,或者是懈怠了,這個叫做「墮於冥冥」。
第十三個,『勿勉於動作而忽於語言』,或者是說有些人,你是一直去做,沒有錯,去行,沒有錯,可是有些人他必須要透過,可能就是要安慰他,用善語去安慰他,所以可能有些必須用語言的部分要去溝通。這時候你不要只有在注意行動,而忽視了語言,就是溝通,叫「勿勉於動作而忽於語言」。
第十四個,『勿空為美言而實行不副』,或者是說,你不要光講很好聽的話,我要怎麼樣,我要怎麼幫助你,可是你實際去做的,跟你所實際付出的不符合,這叫「實行不副」。
第十五,『勿持於常而忽於暫』,這個地方,我在看其他的解釋裡面,「勿持於常而忽於暫」,這解釋上,我看它解釋有時候,我想了很久,覺得這句話的解釋應該是,「勿持於常」就是說,如果譬如說,我們有布施的習慣,我們會常常養成一個習慣性,「勿持於常」就是我們習慣性會這樣去做,我們常常會這樣去做。可是突然間來了一個變化球,突然間人家叫你做一件事情,可是你突然間不習慣了,是暫時偶發性的發生的,這個你可能就忽略掉,這個「忽於暫」就是,可能它是偶發性的發生的事情。
摘自《太上感應篇匯編》(第三十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3-11 09:05

[size=4][b]六、焦熱地獄



原文:焦熱地獄又稱熱地獄、燒熱地獄、燒炙地獄、炎熱地獄、熱惱地獄。
焦熱地獄的閻羅獄卒將地獄苦難眾生擲入燃燒著猛火的熱鐵鑊中,眾生的頭部都向下,而腳都向上。鑊中沸騰,熾熱無比。眾生在鐵鑊中,被煎,被煮,受盡了熱惱,所以此焦熱地獄又稱為熱惱地獄。
在這個焦熱地獄裡,有很多諸鐵釜、鐵甕、鐵盆、鐵瓨、鐵鑊、鐵鼎以及諸鐵[金*敖],都燃燒著烈火。地獄眾生在其中,被燒,被煮。在這個焦熱地獄中,眾生苦毒無量。但因為業力未完全消除,所以眾生求出無期。焦熱地獄的情況,略說如上。
犯有導致墮入之前等活地獄、黑繩地獄、眾合地獄、叫喚地獄和大叫喚地獄的罪業,又犯以下的罪過的,應當墮入焦熱地獄:
第一,自己饑餓而死,渴望得生天道。或者教唆他人這樣做而心生歡喜;
第二,形相不正派,或者經常[跳-兆+存]不曾正坐,如果經常合掌,經常用手支撐臉頰處,經常舔舐、食用雙手。有諸外道輩說:“這樣做能斷欲、嗔、癡並且得到涅槃。”
第三,如果說:“一切世間的生命都是魔醯首羅化作,而不是業力所致。”
第四,在外道邪見齋中殺死自己的丈夫。而這樣說:“我今天殺死自己的丈夫,讓他得生天道,我也得生天道。”或教唆他人行此惡事;
第五,違犯禁戒後,以為苦行能夠消滅犯罪,苦行出血,以火燒血,以為可以生天;
第六,想去初禪梵世,自己常給他人苦惱,卻惡行不受正戒,遠離正戒,以干牛糞,自己燒身,以為可以生梵天;
第七,放火滿山遍野,就以為可以讓天神歡喜,然後自己可以生天;
第八,邪見作身口意業很極致,而且很喜歡常常這樣做,常常燒或大或小的畜生動物,供養火神,便有大福德,以為可以生魔醯首羅天(大自在天);
第九,外道大齋會中如果殺人,便得稱意之處;
第十,入水而死,以為可以生八臂世界,或者教唆他人行此惡事,或聽聞、見到他人行此惡事而心生歡喜;
第十一,認為世間沒有因緣生滅。也讓別人產生此邪見;
第十二,認為世間罪、福都在因緣中,但是此因緣不論善惡:可得罪、也得福;
第十三,認為世間有常不壞,非法說法教導大家;
第十四,認為世間的四大種有常,非法說法教導大家;
第十五,認為世間有起始因緣而生-有常法、無常法-但常法非因。常法不動。常法不異。常不能作。猶如虛空。
講解:大如三千大千世界的鐵器內裝滿了沸騰的鐵水,地獄的無量有情在裡面遭受熬煮之苦。每當它們浮到水面時,閻羅獄卒們就用鐵鉤將它們鉤住,用鐵錘捶打它們的頭部,於是它們便昏迷不醒,此時已經全無苦受,(當它們醒來之後)便以為那是一種安樂,這些有情始終處在水深火熱之中,苦不堪言。
焦熱地獄的處所與之前所宣講的等活地獄、黑繩地獄、眾合地獄和叫喚地獄的處所相似,下面是火坑和熾熱的鐵地,上面降下的是鐵雨,但是它們所遭受的痛苦不一樣,此處焦熱地獄有情承受著在大如三千大千世界的鐵器內被沸騰鐵水熬煮之苦。此鐵水是何種鐵水呢?比如打雷的時候,雷接觸在地面之上,山石大地都會摧毀或燒焦。此鐵水如同雷擊般,無論觸及到何處,任何物體都會被燒焦或摧毀。此鐵水在三千大千世界般大的鐵器內沸騰,無數的地獄眾生因業力所致,被趕到此鐵器內遭受著沸騰的鐵水熬煮的痛苦。他們盡力從鐵水中脫離,當他們浮出水面時,閻羅獄卒用鐵鉤鉤住他們,用鐵錘捶打他們的頭部,此時他們昏迷不醒,他們昏迷時沒有感受,認為這是一種安樂,醒來之後繼續遭受痛苦。此處焦熱地獄的眾生就這樣死而復生,不斷被鐵錘擊昏,遭受著痛苦。
焦熱地獄的有情是何等壽量呢?
壽量:人間一千六百年是他化自在天的一天,他化自在天的一萬六千年是焦熱地獄的一天,此地獄眾生自壽長達一萬六千年。
觀修之時,必須具足身要和語要,並轉變動機,以善的菩提心攝持,祈禱上師受四灌,次第思維八熱地獄的每一個地獄眾生的處所、身相、痛苦和壽量。觀修之時,不能把痛苦安立在外,而是自己親自遭受著這樣的地獄之苦,你能不能承受呢?或者觀想自己的父母正在遭受著這樣的痛苦,你能不能承受呢?墮入地獄的因是什麼?因是煩惱和我執所攝的三毒或五毒,因此應發露懺悔往昔和現在所造諸業障,並得以還淨。這樣觀修思維,稱之為觀察修;修到一定階段,不思維也不觀察,不起好壞之念,盡心安住在心之本面之中,此稱之為安住修,應以觀察修和安住修交替而修。接著應祈禱上師,祈禱上師加持自己以後不要投生到這樣的地獄中遭受痛苦;現今自相續具有投生到此地獄的主因——我執這樣一種魔障,並造下諸多罪障,祈請上師大悲加持清淨此等罪障;同時為了自相續不再生起這樣的惡念,祈禱上師賜予加持能夠斷除此等惡念;接著盡力安住於上師與自心無二的本面中。
這樣以觀察修、安住修和祈禱上師三者相結合交替而修心,是非常殊勝、非常關要的方便法門。若修行中具足此殊勝方便,則同時具足智慧,不僅能夠認識輪回痛苦及其性相和法相,並能認識墮入輪回之因以及斷除此因的理趣,這樣你也能斷除輪回。因此,修行必須具足此三者。
比如對一個修五加行之前行的初學者來說,修行必須要具足此等殊勝方便。不僅如此,無論修頓超還是直斷,在每一座修法都要應該具足此等殊勝方便。如果能具足此殊勝方便而修法,你自然懂得如何修大圓滿法,你也能修成清淨的大圓滿法,而且你的修道之中根本不會出現歧途、偏道和誤道,偏道和邪道也不會束縛你,這一點非常關要。若只是“聞”而沒有“思”或“修”的話,比如說聽到上師講解善業的功德或者惡業的過患,你隨聲附和:“哦,是這樣的,我聽過。”你只是聽過知道而已,除此之外,所聞之法根本無法調伏你的相續,只能稱呼你為“法油條”,你無法堪為修法之器。[/b][/size]
[size=4][b]有些弟子以前聞法太多,聽過很多大圓滿法、大手印或大中觀。現今我為他講法,他簡單聽聞一下就說:“哦,這個我知道,這個我聽過。”無法聽進去所聞之法,這就是只限於“聞”而沒有“思”和“修”的過患。還有些弟子聞法以後,修行之中不思維,僅僅強制自己安住於無念之中:“不要生起妄念啊!”如果這樣修的話,你無法認識輪回的痛苦,從而你無法生起脫離輪回之心,你對輪回中的眾生自然也無法生起悲憫之心。如果認為於無念之中安住而修就是大圓滿修法、或者大手印和大中觀的修法,這樣的修行不是大圓滿之修行,僅僅屬於和尚宗的修法而已。這樣不思好壞、於無念中安住的修法,相續無法生起定解;如果對法義沒有定解,則不具足智慧;若缺乏智慧,能得到佛的果位嗎?根本無法得到佛果,也無法斷除輪回。如同無著菩薩在《佛子行三十七頌》如是所宣:“若無智慧以五度,不得圓滿菩提果。”與此偈頌同理,修行時沒有任何思維,則根本不具足智慧。
五道十地所斷所證一切功德都是以此智慧而得,因此於無思無念之中呆坐在那裡的修法非為清淨之法。雖然安住於無思無念之中,仍然存在一種安立的意識:“我應該在無思無念之中。”這樣修的話,最後連一個寂止都沒有修成。這樣無思中的修法既沒有發心,也沒有正行和回向,此等修法根本不是真正的清淨之修行,而是一種無記的修行,處在無記狀態而已。
有的人認為不生起妄念就是見解,不生起妄念就是解脫,所以當生起好壞善惡等妄念時,馬上告訴自己:“我不應該起妄念。”然後強制自己於無思中打坐。這樣長期壓制自己的心念,導致自己越來越愚鈍,無論善念還是惡念都不會生起,自相續不會生起任何功德,反而最後導致精神不正常,什麼都不知道。
比如說有的人這樣修了十年或二十年,修法沒有任何功德,最後對佛法生起邪見;而且別人看到他這樣的下場後會說:“哦,這個人修法修了這麼長的時間,最後精神顛倒。” 這也是別人對佛法產生邪見的原因所在。
比如說有些漢族弟子依止上師很多年,而且修法很多年後,不僅自己對上師生起邪見,而且也令別人對上師生起邪見和誹謗。此等過患是什麼原因所造成的呢?此等過患是因為根本沒有如理如法修心所造成的。此等修行人沒有以菩提心為修行根本,修行中也沒有以觀察修、安住修和祈禱上師三者相結合之殊勝方便而修行,所以導致這樣的後果。因此,具足此等殊勝方便非常關要。
尤其對於初學者,若想調伏自相續中的煩惱,首先必須以四厭離心和菩提心調伏自心,除此之外初學者以見解無法調伏相續,唯有以此兩種殊勝法才能調伏自相續。華智仁波切和堪布昂瓊在宣講前行時如是所宣:“失去前行之基而高攀正行,無有意義。未以前行之四厭離心調心而高攀見解,如同‘頭從高處系,頸從低處斷’相似了。”因此,四厭離心非常關要。
觀修之時,以觀察修、安住修和祈禱上師交替而修非常關要。通過觀察修,你能了悟輪回的痛苦,同樣也能了悟涅槃之安樂,並且能了悟修道中的理趣,從而能生起信心。若不具足此等理由,你的信心無法生起,也無法穩固。通過觀察修令相續生起定解,此定解稱之為智慧;安住於此智慧之本面,稱之為安住修;通過安住修,你就會修成寂止;於此寂止之本面祈禱上師,則能得到上師之加持;通過上師之加持,你就能領悟或證悟大圓滿的見解。因此若想證悟大圓滿之見解,必須反復祈禱上師;只有上師的加持力融入你的相續,你才能證悟大圓滿之見解。除此之外,哪怕你修持千年,也無法證悟大圓滿之見解。若為了上師的加持力能夠融入你的相續,必須要具足信心;若缺乏觀察修,則不會具足充足的理由,從而無法生起信心。因此修行之中,必須要具足此等殊勝方便道。
在座的大眾都依止了我,若想我能利益你們,希望大家對我所賜之教言銘記於心、銘記於心。以上所宣內容是我對你們的看法,你們具有這樣的過患。很多弟子在修行中沒有觀察修,安住於無思中,不停地告訴自己:“不要執著!不要執著!這個也不要執著,那個也不要執著……”不執著是好的,但是意念執著於“不執著” 仍是一種大執著,仍是一種大過患,但是很多弟子無法認識這是一種很大的過患。
那麼什麼是“不執著”呢?以觀察修令自相續生起定解,以此定解之力自然會消除執著,此叫做“不執著”。舉個簡單的例子:讓一個小孩不要跑、不要調皮的話,那麼他就會跑得更厲害、更加調皮。若不去管他,隨便他調皮玩耍,最後這個孩子會勞累而停下來,此時即使他想繼續調皮和跑動,也無法做到。與此比喻同理,如果一再告訴自己:“對輪回不要執著,不要執著!”反而執著變得更重。如果通過觀察修如理思維輪回的痛苦,最後會形成定解:“哦,這個輪回根本沒有什麼可執著的。”這樣能斷除對輪回的貪戀之心。在此之上祈禱上師,自然能得到上師的加持,從根本上斷除執著之心。
因此希望大家在每一座修法中具足觀察修和安住修,這一點非常關要。觀察修積累有現的福德資糧,安住修積累無現的福德資糧,具足兩種資糧能證得二身之境界。大家若想修成一個清淨的法,具足觀察修和安住修交替而修非常關要。
現今講法的人很多,講法的上師也很多,但是像我這樣詳細提醒和教誡你們如何修行的上師,真的很稀少。我自己的想法就是這樣的,詳細為你們宣講喇嘛仁波切修法之法規,也以喇嘛仁波切的宣講方式為你們宣法。[/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3-11 09:06

[size=4][b]毛毛蟲變蝴蝶:凶手變菩薩



十五、凶手變菩薩—我再也不要做凶手了

關懷綁票案

我有一位朋友,她原來是基督徒,她是在海邊長大的,平常很講究吃海鮮,她甚至會潛水去射魚,魚蝦必須要‘活的煮的’她才要吃,死了才煮的,她還嫌不好吃。她為人很幽默、熱心,有一次我們要去放生,她就發心要替我們開車,當時正好是白曉燕的案件,很引起社會大眾關切的時候,白冰冰的女兒、、白曉燕被綁票了,屍體被扔到水中,找到的時候發現她被砍下一只手指頭。我原本都沒有看報紙的習慣,是這位朋友看到報上白冰冰哭泣的照片,很感慨來告訴我,她很同情白曉燕和白冰冰,認為凶手實在太殘忍可怕了。

螃蟹的遭遇和被綁票一樣

它們的媽媽也在哭,在找孩子……

那天,我們是到海邊去放螃蟹,一路上她告訴我這個案件。到了海邊,我們把每一只被五花大綁的螃蟹解開繩子,一一為它們念佛,送它們回海裡的家。有的螃蟹在被捉、被綁的過程中,手腳都斷掉了,掉落在籃子底。我們一面為螃蟹剪開繩子,我就一面問這位朋友說:‘您看,這些螃蟹被五花大綁,綁票到這裡,手又被弄斷了,是不是和可憐的白曉燕一樣呢?您看到報上登出白冰冰為了喪子,痛哭的神情;您知道螃蟹的媽媽在海中,也和白冰冰一樣在痛哭、哀嚎嗎?’

觸發大願—我再也不要做凶手!

這位朋友一聽,兩個眼睛瞪得大大的,深有魻觸動馬上告訴我說:‘我再也不要做凶手了!’,從那天起她不但戒殺、放生,而且從此吃素了,本來她是‘沒吃肉就會頭暈’的人,而從那天起,她聞到肉味,就會不忍心,反而會頭暈了。她一念之間,體會了螃蟹的苦,就猶如可憐曉燕的苦,她再也不去潛水射魚了!相反的,改勸潛水會的朋友,吃素、放生,把原被追殺、綁票的魚蝦,放回大海的家。一念之間,對魚蝦的媽媽而言,她已由凶手變成救苦救難的菩薩了!她原本每年都為十二指腸大出血,住院輸血治療,此後也倖免,康復了!

將心比心—放生之道

很多人經常費很大力氣去討論,放某些動物生存,對人、對生態是有害還是有益,卻很少人用心檢討自己的生存,對人類、社會及生態是有害還是有益。每位患者到醫院都是希望醫生無論如何要救他、醫好他,從來沒有一個人告訴醫生說:‘如果你們認為我有益社會再救我(—放我生)。’人心如此—‘願生。怕死’,其他動物又何嘗異於此心呢?醫生既不宜先論病人之善、惡、功、過,而後決定是否救他,也不可以用個人愛、憎、喜、怒而決定病患死活;放生者的心,又何異於醫生呢?只是醫生救人應講究醫術方法,悲、智雙運;放生亦要講究‘放生之道’;既不可去預訂、預買,令業者故意去抓,反增動物之危機;也要注意沿路之安全,及氧氣之供養;盡量先了解所放生物與放生地點、環境是否相宜,設法使它們安享天年。所貴在為它們設想周到,則善行雖小,慈心廣大,遍及廣大時空。

眾生皆有佛性—放生經驗

我們放生經驗,曾見青蛙會游回合掌拱手,魚兒會成群繞船點頭,甚至在持大悲咒時,整箱的魚,集體由岸上的箱中飛躍而起,跳入潭中。吉他王子蘇昭興居士,亦有放螃蟹,螃蟹以雙鉗合掌道謝之經歷。可見眾生知‘被放’,也知恩知謝;這樣的眾生,必然也知‘被抓’,知仇。眾生皆有佛性,對眾生以一念‘殺心’,或以一念‘救放之心’,因緣是天差地別的,果報也是天差地別的。一念‘殺心’,轉成‘放它去’—‘慈悲放生之心’,凶手就變成菩薩了。凶手與菩薩,只是一念之差而已。

放生—放慈悲心生。放它重生,放已新生。為什麼反對?

放生—除了放小動物重生之外,更重要的是放我們的慈悲心生。但很多人反對放生,他們的理由是‘放了,還是有人會去抓’,甚至說‘放生影響生態平衡’。我只想問,如果是他們的孩子被綁票,有人發現了,是不是該去救呢?是不是該放他?或者是該想—‘放了他,歹徒還是會重覆抓他綁票,乾脆不要放,讓他被殺算了’?或者是該想—‘世界上人口反正已經很多了,救放被綁票的人可能影響生態平衡’?萬一被綁票被殺的,是自己親愛的家人,怎麼辦?如果我們自己的孩子是該救,該放的,為什麼別的小動物不該救,不該放呢?他們也是會痛、會苦、會怕死的呀!

血淚的忠告

以前,曾有一位患血癌的年輕人,有一天他朋友來看他之後,他哭著向我懺悔一件事,他說:‘剛才來的那位胖胖的朋友,以前常放生,我都笑他是傻瓜,傻瓜有魚不會吃,放什麼生!而且他放了,我就跟在後面去釣,自己覺得好聰明、好得意,把魚釣回家,又放在桶中,重覆釣,看魚重覆上鉤,就嘲笑那些笨魚!今天我作化學治療整個口腔都破,甚至牙齒整排都搖,我才知道嘴破原來這麼痛苦,懺悔我怎麼那麼狠心,讓那些魚每一只都重覆口頰穿孔!現在打死我,我也不釣魚了……我那個傻朋友,還來看我,我現在才知道,他不傻,我自己才是大傻瓜……’他哭得全身顫抖,叫我要以他的親身經歷,來勸大家,不要讓眾生受苦,以免果報返回自己身上……他也是菩薩,親受如此劇烈的苦,來勸勉我們……[/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3-11 09:07

[size=4][b]恆傳法師:書是免費結緣的,為什麼那位師父還要我們拿錢呢?



問:阿彌陀佛!師父,我和幾個居士都學佛十多年了,有個事情我們很不理解,想問問師父:前幾天我們在一寺院請了幾本經書,這種經書挺厚的,硬皮的,這本書很少,只有七、八本,我們在請經書時,寺院裡面的一位師父說:這個書很少,要請需要付成本費,一本是三十元,把錢放到功德箱裡面就行了,我們回到家裡看書時,書的後面印著“免費結緣,不准買賣”,那麼書是免費結緣的,為什麼那位師父還要我們拿錢呢?
恆傳法師:阿彌陀佛!你們學佛十多年,那你們學的什麼呀?佛菩薩教我們放下,破除貪、嗔、癡,你們學了嗎?你們學佛是不是為了將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免費結緣,是為了方便那些學佛但家庭經濟很困難的善眾,以及引導、攝受更多的有緣居士修學佛法而設的方便法門。你們這些居士是不是到寺院一看到這個不要錢,那個免費結緣,就往家裡面拿?你們起了貪心,是非常不好的,寺院的物品都是十方供養,你們不隨喜功德就拿走,是要帶罪業的。
這件事你們應該感恩那位師父,他讓你們為自己修積功德福報,讓你們不帶罪業。你們不但不知感恩,自身起了貪心的同時,還對那位師父起了嗔恨心,你們不要再癡迷下去了,要趕快向諸佛菩薩懺悔、向那位師父懺悔,懺悔自己的業障、罪業。
你們學佛、念佛,是為了往生極樂世界,這幾十元錢就障礙了你們,你們就放不下,怎麼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呢?貪心有了,嗔心又起了,所謂“一念貪心(嗔心)起,百萬障門開”如果再受以往業力的牽引,不要說往生,就是人身也很難再得到。要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那麼就必須學會放下一切,破除自身的貪、嗔、癡,好好地拜佛、懺悔自身的業障、罪業,難捨能捨的去做布施積累功德,精進的念佛、誦經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積累資糧。[/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3-11 09:07

[size=4][b]為什麼會犯邪淫而且陷得如此之深?



很不忍心告訴你,你所以深陷邪淫,是因為上天給你安排了一場淒慘的命運 。看多了戒色方面的微信文章,逛多了戒邪淫論壇,會發現最多的就是邪淫惡報的事例。像三十歲一事無成,本來面相富貴卻又顛沛流離,富二代家破人亡,諸如此類的事例實在是太多了。再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對邪淫惡報的體會真的是深入骨髓。
惡報如此慘痛,在很多個夜晚,我都會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我會犯邪淫而且陷得如此之深,為什麼有的同學根本就不犯,而有的同學只是偶爾看看黃色視頻,而不會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總是在想要是我根本就沒犯過邪淫該多好啊,我該是多麼的健康,多麼的活潑,生活該是多麼的美好。
這種深深的惆悵和無奈只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才能了解,就像《少林足球》裡那個淪為洗碗工的禿頂功夫男一樣,他滿臉激憤地對前去找他的星爺和孟達叔說,“為什麼我爸不是李嘉誠,為什麼我這麼帥卻掉頭發?你們那麼丑卻不掉頭發?”但這就是命運,懺悔的我不會因為已經認識到邪淫的苦而回到過去重新來過,而且就算已經認識到這一點很多時候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色心。過去坑髒的一切就那麼自然而然的發生了,不管現在的自己有多麼的悔恨。但我總想盡量找出為什麼會邪淫的一點點原因,希望能與大家一起分享探討下。
毫無疑問,深陷邪淫會對一個人的身體,精神,性格,事業造成嚴重的摧殘,這是每一個戒友或多或少都有體會的。但會不會有可能上天給你安排的是淒慘的命運,差勁的身體和事業,你才會自覺不自覺的深陷邪淫呢?我們都知道一句話,“上塾蠱錅繽觶叵仁蠱瀏偪瘛!鄙系凼遣皇親約簞郵鄭圃煨碾y或用其它手段直接使你滅亡呢,不是,只要先讓你瘋狂起來,你自然而然的會走向滅亡,這也非常符合自然規律。
我們有時候看書時,也會發現這樣的故事比較常見,父輩造的惡比較多,他的家業是怎麼垮的呢?生了個敗家子。打架斗毆,吃喝嫖賭,無惡不作,家業很快就敗下去了,而且敗得讓他沒話說。相反,積善之家,家業的興起不是說突然中了彩票,違規內容什麼的,而是生了個孝順能干的小孩,長大後功成名就,光宗耀祖。這是就家族層面來說,國家也一樣,中國歷史上到了國運要開始昌盛的時候,自然會有各種賢人出來報效祖國,到了國運開始衰敗的時候,無能好色的皇帝就會誕生,奸臣也會湧現出來。
我重點想談談個人的層面,個人層面比較復雜,其實有關於人的事都比較復雜,范圍太廣,我大概的說說,人從最開始有先天和成長環境這兩個因素的影響,很多人一說到天生,就會嗤之以鼻,認為是失敗者的托詞。其實客觀上來說,人確實從一生出來就有很大的差異性,最明顯的是外在的形象,在這個看臉的時代,很多顏值一般者都羨慕顏值高的人,這個顏值就是天生的,天生的還有氣質,曾國藩也說過,“人之氣質,由於天生,很難改變。”還有能力,能力我個人認為一部分天生,一部分後天養成。像有的人天生伶牙俐齒,而我就屬於那種說話比較結巴的那種。
當然成長環境也是天生帶來的,人人都希望有個良好健康的成長環境,但只是一種希望而已,像我是出生於農村,後來是所謂的留守兒童。從小性格懦弱,內向膽小害羞,直到現在都非常靦腆。說要轉變氣質,如果沒有強大外力的幫助,想要變成外向果決有魄力還真的是很難,能改變的也有限。有人說性格懦弱內向膽小害羞不是也還好嗎,呵呵,在這個社會上哪怕想過稍微好點的生活,無論哪個行業這類性格是絕對不行的,畢竟這是個群居的社會。
所以上天如果要派某個人去做大事,上天肯定會安排給他做大事的胸襟,眼光,能力,智慧,雄壯的體魄。我們敬愛的毛主席在17歲就讀東山小學(我的母校)時寫了一首《詠蛙》,那是何等的氣魄和胸懷,那個時候的主席去過最遠的地方也就是湘鄉縣,按理說沒有見過什麼大世面,最多讀過一些書,但他就有這樣的氣魄,哪裡來的?有人說主席喜歡讀書,能從書中獲得智慧,智慧又能轉變成胸襟氣魄,我不排除讀書肯定是有一部分的影響,但你喜歡讀書嗎?你能從書中獲得智慧進而改變自己的氣質嗎?須知讀書獲得智慧為己所用也是一項天大的本事,很多人讀書是得不到任何智慧的。
不說這麼偉大的大人物,就是生活中你接觸得到的上司,領導,老板,老天肯定是賦予了他們一定的資質,能力,機會,他們才會成為領導,老板。像我們老板,經常有人說他有魄力,度量大。我也想當老板,我也要有魄力,度量大,但我這方面的天生資質是非常薄的,而成長環境也沒把我歷練成這樣,不像有人天生就膽大,有魄力,或經過環境的嚴酷鍛煉而成長為膽大,有魄力的。對於絕大多數的普通人,老天賦予的也就是一般的資質,背景一般,胸襟一般,智慧一般,品德一般,能力更一般。
對於命運不如人意甚至淒慘的人怎麼安排呢?如果你是命運之手,你會怎麼做?只要給他安排一些不良嗜好就可以了,一旦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這一生基本就毀了,除非有機會能夠認識錯誤,全力改正,才有好轉的希望。這些不良嗜好可以是嗜毒,嗜賭,嗜酒,當然也可以是好色。
對,好色,一旦越陷越深,色慾將吞噬掉你的元氣精神,吞噬掉你的福氣,元氣精神都沒有了,你還希望有一個美好的人生嗎?福氣沒了,你還希望有好的運程嗎?事業靠精神,你精神萎頓怎麼可能做出事業來,生活上,如果是男性,飽受邪淫的危害,你能找到如意的鞂賳幔詞拐伊艘粋€,你能過正常的家庭生活嗎?你擁有一個健康的體魄嗎?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你說是不是一生淒慘,困頓病苦,當然現實中有很多命運極佳的人,通過自己的努力取得了事業的成功,然後才漸漸沉溺女色,但最終結果無疑都是淒慘的,即使有前面的輝煌,但整個人生只能算是失敗(請參考台灣富豪黃任中)。
大富豪多麼好的祖德庇護(黃的父親是國民黨元老,年輕時就是台灣四大公子之一,相當於現在所謂的京城四少),多麼好的資質,多麼好的能力,多麼好的體魄,到最後落到個淒慘的下場。請問你有什麼?你有祖德庇護嗎?你有傑出的資質能力嗎?你有強壯的體魄嗎?我是什麼都沒有,像我們這種什麼都沒的人還深陷邪淫,不能自拔,命運真的會是淒慘中的淒慘。不管你對未來的憧憬或幻想有多美好,其實老天給你安排的不過是一場淒慘的命運,作為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有志青年,你還能無動於衷嗎?你還能麻木不仁嗎?你還不趕快戒掉邪淫,扭轉天命嗎?
本文中的老天是指自然規律,因果定律,老天不會偏心於任何一個人,每個人都是自作自受。[/b][/size]

公園加加速裙 2024-3-11 09:08

[size=4][b]打七紀實之:感恩地藏王菩薩



杭州第20期(2010年10月21-27日)


一直想寫打七日記,但總是遲遲未寫,今天終於提起筆想寫下它,我就在這裡把我難忘的第一次打七簡單地記錄一下。
我是一個業障很重的人,我這八年一直活得很痛苦,可以說是生不如死。我接觸佛法並不久,剛開始還很抵觸,後面慢慢地是半信半疑,因為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什麼鬼神的。是因為心裡的痛苦太難化解了,我才死馬當活馬醫了。在決定去打七之前,我是剛剛開始誦《地藏經》的。說來奇怪,那時候剛開始誦《地藏經》,我重復做了三四個同樣的夢,就是夢到很多的鬼來纏著我,但我一念地藏王菩薩的聖號它們就慢慢地消失了,就這樣我去了杭州道場打七。
第一天
我把這一天的誦經,和大拜懺都堅持下來了。誦經好像幾乎都是跪下來的。因為我沒有大拜懺過,大拜懺對我來說難度很大,因為是第一天,我就都堅持下來了。
第二天
因為昨天的大拜懺,我開始全身酸痛,輕輕地碰一下自己的身體都非常的痛,腿上也青了,反正就是全身都痛得不行了。我今天試著開始大拜懺,真的是從頭到腳都在痛,拜下去,怎麼也起不來了,這個身體非常的沉重,好像幾千斤重一樣我怎麼撐也撐不起來,動一下都其痛無比,實在是拜不下了,我只好小拜了。跪誦也堅持不住了,大多都是盤坐著。
第三天
還是和昨天一樣,全身還在痛著,還是在小拜。這三天裡很多師兄去地藏王菩薩面前懺悔了,但是我還是沒勇氣上去,我想不管怎樣,明天一定也要到地藏王菩薩面前懺悔去。
第四天
這是我來打七裡最難忘的一天,也是我這一生最難忘的一天。
這一天早早地我們坐車放生去,這是我第一次放生,到了那邊我看到了好多的泥鰍,還有魚、烏龜什麼的。給它們念完三皈依,我們拿起手裡的小盆,開始把岸上的泥鰍裝進盆裡再倒進江裡放生。那些泥鰍就好像等我們去救它們一樣,所以我很著急地一盆盆把泥鰍倒進江裡,放生那天還在下雨,當我投入的時候,我把手裡的傘扔一邊了,不管雨有多大淋到我身上,那些泥鰍等我去救命呢,我就不顧一切的去救它們。
所有的放生物都放到江裡了,張師兄領著我們對著江裡的泥鰍、魚、烏龜喊“南無阿彌陀佛!”我們就這樣一直喊著“阿彌陀佛”!
隨著一聲聲的“阿彌陀佛”,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看到那些泥鰍在我面前跳舞、繞圈,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我的眼淚了,我哭了……
我對著那些泥鰍哭,哭得好傷心,眼淚大顆大顆地落下來,這麼多年一直壓抑在心裡的那種痛苦、委屈……隨著眼淚流出來了,看著它們,我一幕幕地聯想出我做了多少的壞事,才知道我的“心”真的太黑暗、太骯髒了,那一刻,我就像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不停地流著眼淚,希望得到原諒。
我才感悟到這麼小小的東西,原來也是一個小生命啊,它們也會懂得感恩,真的好可愛。以前也是看到別人說泥鰍跳舞、繞圈我都不相信,今天讓我看到了,我感覺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那個場面真的是太殊勝了。所有的泥鰍、魚和烏龜它們都不遊走一直在岸邊聽我們喊佛,泥鰍跳舞、繞圈感恩我們。
放生完我們接著回去誦經,大拜懺。雖然我拜懺還有些吃力,但是可以拜下去了,我就開始大拜了,奇妙的事情也就發生了。我拜著拜著,突然感覺身體慢慢的輕了,後面變得很輕,一拜下去,輕輕地一撐就起來了,感覺身體好像不是我的一樣,前幾天身體還重的跟幾千斤重一樣,現在身體突然輕了,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因為一直不相信有佛,所以那一刻感覺世界上好像真的有佛菩薩。
到了晚上懺悔的時間了,已經有幾個師兄上去懺悔過了,我一直想上去,可是就是沒有那個懺悔的“真誠”心。我想懺悔一定是要用真誠心去懺悔的,不真誠的懺悔不好,可是我怎麼也沒有那顆“真誠心”到地藏王菩薩面前懺悔。這時我就看著牆上阿彌陀佛旁邊的大字“真誠、平等、正覺、慈悲。”我就一直看著真誠兩個字,心裡一直念著真誠、真誠、真誠……這時候我只好心裡求地藏王菩薩加持我,我心裡就一直說“地藏王菩薩,請你加持我,讓我發出真誠心,真誠地到您的面前懺悔”就這樣一直念著,突然身體一股暖流,我突然有勇氣站了起來,大家給我鼓掌。我走到主持人張師兄面前,我撲下來對她一拜,在拜下去的那一刻,我的“真誠心”真的全部發出來了。我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我哭了,我跪到了地藏王菩薩面前,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已經泣不成聲。哭了好一會,我收好自己的情緒開始向地藏王菩薩懺悔。
我的故事很長,我懺悔了很久,說了快一個小時了。現在在這就簡單地說一下我懺悔的吧。以前的我一直都過得很快樂、很幸福,但是一場噩夢開始了,從零三年開始一直到現在已經有八年了,我失去了所有的快樂,和快樂的能力,我的世界變得黑暗,我開始生活在痛苦中,我一直很想自殺,好幾次,也許就差那麼一點。這麼多年一直有一個聲音在我的耳邊一直和我說著:“你去死吧,快去自殺吧!”。每次站在高樓上好幾次都差點跳了下去,因為那個聲音一直在和我說,快跳下去吧,也好像總是有人拉著我要把我往下推。別說有多痛苦了,它用各種的方法來折磨著我,我說都說不完,讓我每時每刻都想死,就像《地藏經》裡說的無間地獄一樣,“求暫停苦一念不得”。那種痛苦是沒有停止過的,無時無刻地存在著。這麼多年除了有人一直在我耳邊講話外,我還經常看到很多的鬼,有時候是在夢裡,有時候好像又是親眼看到的,各種各樣的鬼,它們和我說話,我和他們說話。有的長得很可怕是來害我、嚇我的,有的是叫我去死和它們一起走的,有的我會和它們說話,但是有時候眼睛一睜大,它們就沒有了,但是奇怪明明剛剛它們在這裡和我說話的呀。從零三年開始。我就開始失眠了,嚴重的時候有半年多沒睡覺過,每天都躺床上看著月亮下去,太陽升起,每天都這樣沒合眼過,那麼久沒睡覺也能活下來真是奇怪。這八年的感覺只能用一個詞代替,就是“生不如死”!有段時間還吃搖頭丸,吸K粉,我希望玩那些東西可以弄死自己,可惜我沒死,每次藥醒了反而更痛苦,我就再也不玩了。我不停地抽煙,喝酒,有時候好像有人抓著我的手,讓我一根根不停地接著抽,酒喝醉了吐,吐了又喝,膽黃吐出來了還繼續喝,那種感覺真的好難受。那時候的行為感覺都是有另一個人控制著我做,其實我真的不想這樣一直不停地抽煙,喝酒。
當我快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我實在無力,我去了醫院看病。醫生診斷後,說我是嚴重“抑鬱症”,其實我心裡早就知道,一直以來這樣的狀況,我知道我自己得抑鬱症了。醫生說我聽到的聲音和見到的鬼,是幻聽、幻覺,抑鬱症的人都是想死、想自殺的。當我在地藏王菩薩面前和那麼多師兄面前,說出我這麼多年一直都不願說的,埋藏在心裡的痛苦的時候,說出我有“抑鬱症”,說出那三個字的時候,我感覺輕松多了。這八年我一直都是一個人苦苦地放在心裡,沒有告訴任何人我的痛苦,我一直覺得說出來別人會看不起我,我覺得難以啟齒,所以埋藏在心裡。
後來藥一把把地吃,一天吃幾百顆的藥,吃了一年多,病沒有任何好轉,我還是一樣的痛苦得要死,花了兩萬多塊錢,身體被那些藥吃得越來越差了,才知道原來那家醫院是騙錢的,騙我們這種可憐痛苦人的錢。那個醫院除了看這個病就是幫別人打胎的,每次去醫院拿藥都看到很多人排隊等著打胎。[/b][/size]
[size=4][b]後來遇到了一位學佛的朋友,告訴了他我的痛苦和遭遇,他讓我好好想想,我做過什麼壞事惡事。我一直想拼命地想,我都想不出,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要讓我現在這麼痛苦。我殺過什麼小動物嗎?好像也沒有,就算殺死一只蚊子、蟑螂也不至於要我的命吧?我死命地回想,我突然想起一件快要被我遺忘的事情了,或是我根本不當成一回事的事情。我是零三年得抑鬱症的,就在前一年,零二年的時候,我媽媽突然告訴我,她懷孕了,要生個孩子。我忘記孩子已經幾個月了,但是那時候孩子好像滿大了,已經在肚子裡成人形了。從小嬌生慣養、自私的我,怕他們生出那個小弟弟、小妹妹就愛他了,不愛我了,我是堅決不讓我媽媽生,我還威脅我媽媽,如果你生那個孩子,我就自殺給你們看。我和他們鬧,我不吃飯,不讀書,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父母最後也是沒辦法了,其實他們是很想要那個孩子的,是我的堅決反對和不同意,媽媽才不忍地在家裡把孩子藥流了。我真的好自私啊!我那時還跑去廁所看那個被藥流掉、躺在廁所角落裡那個成型的孩子,我心裡還暗暗地高興,他終於被打掉了。這個孩子可以說完全是我親手殺死的,如果不是我的自私,父母肯定會生下他的。
是不是我這些年的痛苦和這件事有關系呢,我也不知道。從那個孩子死了以後,我就開始變的精神越來越不正常,這場噩夢就開始了,我就一直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一直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在干什麼,我就好像是一個只有身體沒有腦袋的人一樣,每天就像一個“遊魂”一樣,或是沒有“魂”了,我就這樣像“行屍走肉”一般地活著。我的身體感覺總是有人指使著,感覺我不是我,是另一個人,但是真正的我,已經找不到了。我聽別人說,墮胎的孩子死了後,會有嬰靈附在讓它墮胎的人身上找他報仇。因為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我不知道真的是這樣嗎?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因為我自私自利,我的心真的是太壞、太惡毒了,原來我殺了一個人,我還渾然不知。
我哭著和地藏王菩薩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讓我這麼痛苦地活著。現在我的病能不能好已經不重要了,我希望以後我好好做人,一心向善,希望地藏王菩薩超拔那個被我殺死的孩子。
懺悔完後,感覺自己輕松多了。一直以為說出自己有抑鬱症,大家會看不起我,沒想到說完後有師兄給我介紹醫院,還有和我談心的……張師兄也說我懺悔得很好。看到張師兄眼眶有些紅,我感覺她好慈悲,她就是活菩薩啊,我真慚愧一直還很傲慢地看待任何人。
這一天放生,懺悔,真的好難忘。因為早上放生我淋雨了,所以感冒了,也開始發燒了。我躺床上怎麼也睡不著,難受得要死,燒的全身都燙燙的。因為體質比較差,平時我一淋雨肯定要大病的,我很怕明天病了,後面幾天不能堅持下去,我心裡一直叫菩薩加持我不要生病,一定要堅持下去。那一晚真的很奇妙,有一只溫暖的手撫摸著我的臉,讓我感覺好溫暖好安全,就像媽媽撫摸著做錯事剛剛懺悔完的孩子一樣,我就是那個孩子,地藏王菩薩就是媽媽。那一晚奇怪,我睡得特別安心,一早醒來我發現自己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左臉上,我感覺奇怪,我從來不會撫摸自己的臉睡覺的,我感覺那手不是我的,是別人放在我臉上的。更奇妙的是,我居然退燒了,我沒有發燒了,感冒也好了,這一切讓我感覺不可思議。
[/b][/size]
[align=center][size=4][b]第五天[/b][/size][/align][size=4][b]
我一直想著那只手,感覺就是地藏王菩薩的手,也許我前一天真心的懺悔地藏王菩薩真的聽到了。這一整天我都沒心思做功課,老想著那件事,今天拜八十八佛,感覺越拜越亮,我想是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我怎麼搓眼睛,再睜大看,兩邊的都看看,怎麼好像都那麼亮,在發光一樣。發生了那麼多奇怪的事情,我心裡總是不明白怎麼回事,等到大家去吃晚飯的時候,大家都走了,我去請教張師兄。我告訴了張師兄,發生的這些事情,拜懺身體突然輕了和昨晚給我治病的那只手,感覺好像世界上真的有佛菩薩。我問張師兄真的有佛菩薩嗎?張師兄點點頭,但是我心裡還是很固執,不是太相信。我問張師兄我現在所受的痛苦是因為那個孩子嗎?張師兄說,很大的可能是。叫我要多念《地藏經》回向給自己的冤親債主、歷代宗親,有的冤親債主和你的怨恨很深,不容易原諒你。
從這一天開始,我開始慢慢地相信佛法,感覺好像真的有佛菩薩的存在。
[/b][/size]
[align=center][size=4][b]第六天[/b][/size][/align][size=4][b]
認真地做了一天的功課,現在做功課輕松多了,每個師兄臉上都多了一份笑容,大家有時還開開玩笑,呵呵,這是不是叫“法喜”啊。
[/b][/size]
[align=center][size=4][b]第七天[/b][/size][/align][size=4][b]
早上功課做完,下午開完會,有的師兄就先走了,因為我比較遠,所以明天再走。到了晚上,大家都差不多都走了,就剩三個師兄在了。看到床都空了,心裡也空了,突然抑鬱的情緒又開始籠罩著我,我又開始感到無比的痛苦。
最後不捨地送走了主持人張師兄後,我和另外三位師兄到佛堂誦了一部經,拜了一個懺,然後去睡覺。誦經拜懺完真的感覺不一樣,那種空虛痛苦的感覺全消失了,心裡好像有些喜悅,看來佛菩薩的力量真是強大啊。
我希望地藏王菩薩加持我,相信佛法,好好學佛,好好做人,一心向善!這也是我所發的願。雖然抑鬱症不是一下子就好的事,但這次打七給了我更多的信心去學佛,我相信只要我好好地學佛、聽佛菩薩的話,我的病會慢慢好的,真的,有時候很痛苦的時候念念經,真的可以減輕我心裡的痛苦。我是從排斥學佛到慢慢開始接受的,雖然現在有時候還是很固執,不太相信,但是我會努力的,以後好好學佛。
這是我第一次打七,這次打七對我的影響和幫助真的很大。雖然隔了那麼久才寫下這打七日記,但感覺好像還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印象很深刻。打七回來後變得懶惰了,功課都沒怎麼做了。我又報名了,我還要到地藏王菩薩面前真誠懺悔,天亮就要起程了,所以今晚把這篇打七日記給趕出來了。
感恩地藏王菩薩!
感恩八十八佛!
感恩一切諸佛菩薩、天龍護法!
感恩我的冤情債主!
感恩地藏七的主持人、義工師兄!
感恩愛我的和傷害我的人!
感恩所有人!
[/b][/size]
[align=right][size=4][b]福建 淨海(女 24歲)[/b][/size][/align][size=4][b]
【注:】此文作者打七地點-杭州南山講寺打七報名電話13666647968[/b][/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黃柏霖,六、焦熱地獄,毛毛蟲變蝴蝶,恆傳法師,為什麼會犯邪淫而且陷得如此之深, 打七紀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