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哲學視角考察崇洋的迷思(誠意推介)

繼續游 2007-3-27 07:28 PM

用顏色字所以較細.....字節容量大減....

霍耐特 2007-3-27 10:05 P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7 01:32 AM 發表


那本書,那本寫西方人評價的中國歷史書就好像一面鏡子,從西方的角

度反射出我們。

而在這以上,首先要配合你的大他者概念,就是”大他者能夠令我們深深服從著,什至是在它的制度之下運作,是由於大他者 ... [/quote]

[size=2][color=purple]如何能超越幻想的瘋狂呢?![/color][/size]
[size=2][color=purple]或者簡單一點說,如何避免沉淪,出現幻想的崇拜呢?![/color][/size]
[size=2][color=#800080]以西方反射東方,相互配合,它的內在邏輯關係是如何可能的?![/color][/size]

yuchingho 2007-3-27 10:56 PM

[quote]原帖由 [i]霍耐特[/i] 於 2007-3-27 10:05 PM 發表


如何能超越幻想的瘋狂呢?!
或者簡單一點說,如何避免沉淪,出現幻想的崇拜呢?!
以西方反射東方,相互配合,它的內在邏輯關係是如何可能的?! [/quote]



首先想知道一下...

你認為"[color=red]以西方反射東方,相互配合,它的內在邏輯關係[/color]"是不可能???

繼續游 2007-3-28 08:50 AM

東西合璧.....絕對可以.

霍耐特 2007-3-28 09:01 A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7 10:56 PM 發表




首先想知道一下...

你認為"以西方反射東方,相互配合,它的內在邏輯關係"是不可能??? [/quote]
[size=3][color=indigo]我當然認為是可能的,但,如何可能的?[/color][/size]
[size=3][color=indigo]它的內在邏輯過程又是怎樣的呢?[/color][/size]
[size=3][color=indigo]都是我想問的.....[/color][/size]

yuchingho 2007-3-28 07:19 PM

[quote]原帖由 [i]霍耐特[/i] 於 2007-3-28 09:01 AM 發表

我當然認為是可能的,但,如何可能的?
它的內在邏輯過程又是怎樣的呢?
都是我想問的..... [/quote]

最主要我覺得是東西方的不同,文化,歷史,制度,才會有反射的價值和分別點!!

例如如果兩樣相同的東西,你就算鏡射反也是得出一樣的東西,跟本沒反射的價值。

其實我不太明白你這問...

內在邏輯過程....不知道怎回答...所以如果以上答不到你...不要xxxx我...

yuchingho 2007-3-28 07:31 P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8 07:19 PM 發表


最主要我覺得是東西方的不同,文化,歷史,制度,才會有反射的價值和分別點!!

例如如果兩樣相同的東西,你就算鏡射反也是得出一樣的東西,跟本沒反射的價值。

其實我不太明白你這問...

內 ... [/quote]

其實我們最主要的目的是解釋崇洋的風氣...

我有這看法...

正如你一開始所說:

[b][i][size=1][color=#0000ff]拉剛跋將作品以攝影的方式呈現是非常高明的方式,這是一個「偽攝影展」,把裝置藝術偽裝成攝影藝術,一個只有相片的裝置藝術。當觀者在觀看藝術家的作品時,還看到了自己投射的影子,藝術家所使用的相框本身就是一面鏡子。他想從藝術創作去談人如何在資本主義的社會裡去進行自我認同。拉剛跋說他的偽裝裝置藝術是要「去欺騙你的眼睛」[/color][color=red]1[/color][/size][/i][/b]



西方故意標榜,美化民主制度,甚至像以一種藝術品自居,而我們東方人以觀賞者的角度在欣賞和同意這是美的定義...

其實我認為西方是有意圖使我們崇拜他們的民主制度從而評擊,打擊我們的共產主義...

[size=2][color=#ff0000]西方的民主,當然也是有得有失...但是我只聽到西方的書上高叫民主的好,從而在看書的東方人又耳濡目染,羊群心理的,日子久了就只聽到,記得西方民主的好,但又一樣沒人提出民主的失...使民主過於高[/color][/size][size=2][color=blue][color=red]崇。
[/color][/color][/size]
[color=navy][size=2]東方的專制,有得也有失...但我只聽到西方的書上高叫政府的失,從而在看書的東方人又耳濡目染,羊[size=2]群心理的,日子久了就只聽到,記得東方專制的失,但卻沒人提出專制的好[/size][/size][size=2][size=2],使東方的印象變成....這樣使人祟拜西方,也做造了一服崇洋風氣[/size][/size][/color]
[size=2][color=blue][/color][/size]
[size=2][color=blue]其實我不想用專制,因為比較負面,但暫時想不到其他詞語...(難道我也給西方洗腦了?)[/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不要說專制沒有好處...如果你是這認為,那你鐵定是被西方洗腦了~~[/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因為你看看清朝在康雍乾,國力達至頂鋒...是多個朝代以來,是無可比疑,[/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但同時大家知道嗎?在這三個時期同時是中國歷史上皇帝權力走向極權的時候,如果是一個有為的皇帝,在大權於一身時就可以大展拳腳,解開所有阻力,使國家強盛。而現代也是如果鄧小平沒有這麼多的權,他可以放手搞經濟改革等等嗎??[/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color][/size]
[size=2][color=#0000ff]在專制的情況下,鄧小平也是成功展示自已的能力和專制的多處。[/color][/size]



可以請教你一件事嗎?我對大他者的概念有點不理解...可以請你重新解釋定義一次嗎???我怕我有謬誤...出現

[[i] 本帖最後由 yuchingho 於 2007-3-28 07:39 PM 編輯 [/i]]

繼續游 2007-3-28 07:59 PM

專區入面有霍大師的post,關於齊澤克的,入面應可對整個理論有更清晰的看法.不妨入去看看,留個言,相信獲益非淺..

yuchingho 2007-3-28 08:04 PM

[quote]原帖由 [i]繼續游[/i] 於 2007-3-28 07:59 PM 發表
專區入面有霍大師的post,關於齊澤克的,入面應可對整個理論有更清晰的看法.不妨入去看看,留個言,相信獲益非淺.. [/quote]

我現在最想搞懂的就是大他者主義...

但我在專區找不到...

霍耐特 2007-3-28 08:17 P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8 07:31 PM 發表


其實我們最主要的目的是解釋崇洋的風氣...

我有這看法...

正如你一開始所說:

拉剛?



西方故意標榜,美化民主制度,甚至像以一種藝術品自居,而我們東方人以觀賞者的角度在欣賞和同意 ... [/quote]

[size=4]在你這段話,不就是因為我們崇洋之後,無法把自身抽出的問題嗎?![/size]
[size=4]我們無法運用自身的反思去超越崇洋的束縛,反而身陷其中........[/size]
[size=4]的確令人很傷腦筋的.:funk:[/size]

霍耐特 2007-3-28 08:18 P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8 08:04 PM 發表


我現在最想搞懂的就是大他者主義...

但我在專區找不到... [/quote]
[url=http://www9.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3441732&extra=page%3D1]http://www9.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3441732&extra=page%3D1[/url]

霍耐特 2007-3-28 08:20 PM

[size=4][/size]
[size=4][url=http://www.][b]http://www.>>><<<s.com/viewthread.php?tid=3644087[/b][/url][/size]
[size=4]>>><<<係 u w a n t[/size][size=4][/size]



[size=4]<大他者中的幽靈凝視>

這裡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一個相當富有魅力,引人入聖的概念:幽靈凝視.

幽靈凝視或許大家未見過,或許大家曾經了解過,但在那兒看過呢,或許在記憶之中已經找不到了,或者,仍然是瀝瀝在目.凝視的出現從來是自己的內在性的一種幻覺,這種幻覺,正像曾經了解過這個術語的朋友所知道的,是出於我們的背後的權威,習俗枷鎖,用西方哲學術語來說,稱為「大他者」,是出於大他者的滲入.大他者可說是無處不在,運用的形式亦極之多元化.由俄狄浦斯之死開始,父權權威標誌著衰落,但大他者並沒有隨之而死亡,而是展現為超我的符號權威,分散成各個小大他者而出現的.正正是解構主義兄的留言口氣:無權威的權威.舉個例子說明就一針見血,道明一切.

清明節,以往父權社會中的大他者是說:「明天一定要去拜山,無論你幾怕行山都好.」在當今的社會之中,父親會說:「你明天想去拜山,明早就跟著來吧.」

再引用多一個深入一點的例子.由於運用時間的錯置或者共時性地交疊起來,一種不可 能的凝視就能以這樣的形式顯現了.這個可算是關於反墮胎的寓言.講述被父母流產了的小孩子如何在世界的另一端凝視父母.在 南海一座世外桃源的小島,被父母流產的孩子們住在一 起.儘管孩子們的生活對好而寧靜,但他們缺乏父母的 愛.而他們在懮傷中深思:為什麼他們的父母選擇事業 ,或者是奢華的度假,而不是自己?當然,故事的小把 戲在於把這些已被流產的孩子寫成已經出世了,只不過 出生在異度空間.而且保存了背叛了他們的父母的記憶 .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向自己的父母投去譴責的凝視 ,令自己的父母感到內疚.

這裡的超我將會發揮作用,我越是遵從自我理想,我就愈感到內疚.因為我們的意識會假想著明天清明節所發生的景象.假若自己選擇不去,結果,自己整天在家中幻想著父母會否說自己的壞話,是否會被示為不孝,若然這件事情傳了開去,朋友會怎樣看呢….,什至凝視並不只是來自這種他者的凝視,而是作為自身的一種良知,內疚感的呼喚而出現.凝視作為一種內在的幻想而出現的感覺,這裡意味著,一種超我的個性總有著抑制本我的任意行為的可能性.

所以說,凝視可以說是,總伴隨內疚感而出現的。而大他者真正的力量在於,它並不是自身作為凝視而出現,而是作為控制主體的幻想真實界而出現的。這句的意思即是說,觀察者並不是作為現實生活之中活生生地凝望著自己而出現的凝視,而是並無真人真事的,即是,其實根本從來沒有一個真實的主體凝視過自己,而只不過是出於主體自己的幻想.而這正正是大他者在發揮著的作用.

在這裡,我引用了blue兄的話作一個小結尾:這個幽靈, 它並不需要實物折射, 因它只要有文字思想的鑄造, 便已出現...你會發覺它無處不在, 就算你想偷偷地做一件非壞事的私事,你都要承受它對你的穿鑿...揉合了恐怖與鬼魅, 它令你漸漸變得神經質、神經過敏、自主性低、依賴性大....最終,你會發現滿身是幽靈穿梭的自己, 強力的壓襲, 令你抑鬱失常、精神錯亂、不能自主、行將崩潰...事實上,今天的大他者正正是這樣地發揮著作用.[/size]

[[i] 本帖最後由 霍耐特 於 2007-3-28 08:23 PM 編輯 [/i]]

霍耐特 2007-3-28 08:35 P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8 07:31 PM 發表


其實我們最主要的目的是解釋崇洋的風氣...

我有這看法...

正如你一開始所說:
[/quote]
[color=#0385b1][size=4]在拉岡式的代數式中,大他者以A來指稱(大寫字體,代表法文的Autre),小他者以a來指稱(小寫斜體字體,代表法文的autre)。

� 小他者是一個並不是真正他者的他者,而是自我(EGO)的反映與投射,同時是分身(COUNTERPART),也是鏡像(SPECULAR IMAGE)。小他者因此完全銘刻於想像層中。

� 大他者指稱根本而基進的他性(radical alterity),一個超越想像層虛幻他性的他性(other-ness),因此它無法透過認同而被同化。拉岡將此基進他性等同於語言與律法,因此大寫他者被銘刻於符號層中。大寫他者因此同時是另一個主體,也是調節與其他主體關係的符號層。

� 嚴格說來「作為另外一個主體的大他者」的意義次要於「作為符號層的大他者」的意義;「大他者首先必須被視為一個場所(locus),一個構成話語(speech)的場所」(S3, 274)。因此,只可能以間接的方式來說作為主體的大他者,也就是說,主體有可能佔據此位置,而因此為另外一個主體「體現」(embody)大寫他者(S8, 202)。

� 話語並不源自於自我,甚至不源自於主體,而來自於大他者,話語(speech)與語言(language)都在人們意識掌控之外;它們來自於另外一個地方(another place),在意識之外,因此「無意識便是大寫他者的言說(discourse)」(Ec, 16)。在將大寫他者視作為一個地方之時,拉岡暗指佛洛伊德有關精神區域(psychical locality)的概念,而無意識被描述為「另外一個場景」(the othe[/size]r scene)。[/color]

yuchingho 2007-3-28 11:24 PM

[quote]原帖由 [i]霍耐特[/i] 於 2007-3-28 08:35 PM 發表

在拉岡式的代數式中,大他者以A來指稱(大寫字體,代表法文的Autre),小他者以a來指稱(小寫斜體字體,代表法文的autre)。

� 小他者是一個並不是真正他者的他者,而是自我(EGO)的反映與投射,同時是分身 ... [/quote]
謝謝你的文章!!

我剛剛想到了一點情況

我認為現在的我們的確在脫離某東西,而且兼併某東西...

要說明我以上的句子...首先我要說...

你有沒有發現哈日族在台灣很多,而香港也有很多崇洋的人;而台灣和香港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曾經被外國統治,如英國統治香港近百多年,日本統治了台灣50年,或多或小都增加了當地人的歸屬感。

這是對我們有深遠的影響,我們對自身在回歸的過程,我們有被母親拋棄的感覺,在這個時候,我們會有一種內射作用,就是把自身的行為,習慣都改變,盡量做到接近母親的行為,以此幻象,令自已覺得還在母親的照顧下,同時又是一種兼併作用。

[color=red]我們在被英國歸還中央時[/color][color=blue]正如孩子被母親拋棄[/color],[color=red]有很多港人不願意,而且認為港英政府好,而且民主點...比大陸好[/color][color=blue]正如小孩愛母親認為母親好一樣[/color],[color=red]而且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對大陸的恐懼[/color][color=blue]正如小孩被母親拋棄後,對陌生世界的恐懼。[/color]

[color=seagreen][color=red]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追求50年不變等等,什麼都不變就好像港英政府還在[/color][/color][color=blue]正如母親還在,[/color][color=red]同時我們會希望改變很多制度達到以前的母親為止[/color][color=blue]正如小孩總是愛模仿媽媽做事,例如小女孩愛偷拿媽媽的口紅用,例如小男孩愛偷穿爸爸的西裝。 [/color]
[color=#0000ff][/color]
[color=seagreen]在這個過程中,那些香港人就能得到安全感,母親的感覺。[/color]
[color=#2e8b57][/color]
[color=#2e8b57]所以我認為港人崇洋是出於另一種復習的心理,這個心理導致他們去崇洋...[/color]
[color=#0000ff][/color]
[color=#0000ff][/color]
[color=#0000ff]這是白眉道人啟發我想起一本心理書...不知道有沒有謬誤...如有...請提醒...[/color]
[color=#0000ff][/color]

[size=3][color=darkred]這個是我們去崇洋的動機,而大他者和鏡射是我們去崇洋的理據[/color][/size]

[[i] 本帖最後由 yuchingho 於 2007-3-28 11:28 PM 編輯 [/i]]

pete_wyleung 2007-3-28 11:31 PM

[color=Purple]我用另一觀點討論一下崇洋.
在歷史角度, 日本是最早, 最撤底崇洋的東方国家. 也是最快發展成强国的東方囯家.

何解呢? 因為崇洋? 可以這樣說. 但更正確地講是 「[b]以強者為師[/b]」的心態.
其實跟本無關乎是否西方或東方, 只要是強者都應抱着不恥下問的心態學習.
這才是成功之道. 還拘泥于是否崇洋, 這可不是強國之路.[/color]

[[i] 本帖最後由 pete_wyleung 於 2007-3-28 11:32 PM 編輯 [/i]]

yuchingho 2007-3-28 11:40 PM

[quote]原帖由 [i]pete_wyleung[/i] 於 2007-3-28 11:31 PM 發表
我用另一觀點討論一下崇洋.
在歷史角度, 日本是最早, 最撤底崇洋的東方国家. 也是最快發展成强国的東方囯家.

何解呢? 因為崇洋? 可以這樣說. 但更正確地講是 「以強者為師」的心態 ... [/quote]

但不一定洋就是強者吧???

在現在的理性之下,已經知道中國輸,日本輸不是文化,是軍事科技。

崇拜不應是全盤西化吧???

現在正正是全盤西化。

軍事科技輸,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文化制度是可以用什麼論高低嗎?

我不認為中國的文化,制度輸給西方,要學西方!!!

霍耐特 2007-3-28 11:46 P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8 11:24 PM 發表

謝謝你的文章!!

我剛剛想到了一點情況

我認為現在的我們的確在脫離某東西,而且兼併某東西...

要說明我以上的句子...首先我要說...

你有沒有發現哈日族在台灣很多,而香港也有很多崇洋的 ... [/quote]
[size=4]我也得知你和白兄討論得相當精彩.[/size]
[size=4]尢其係明朝的制度:smile_40: [/size]
[size=4]看來你的領悟能力真的很高!!!:smile_38:[/size]

霍耐特 2007-3-28 11:47 P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8 11:40 PM 發表


但不一定洋就是強者吧???

在現在的理性之下,已經知道中國輸,日本輸不是文化,是軍事科技。

崇拜不應是全盤西化吧???

現在正正是全盤西化。

軍事科技輸,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文化制度是 ... [/quote]
pete版主是說學習西方長處,但沒有說過一定要包括文化制度也要學西方的......

愛誰誰 2007-3-28 11:47 PM

[quote]原帖由 [i]霍耐特[/i] 於 2007-3-28 11:46 PM 發表

我也得知你和白兄討論得相當精彩.
尢其係明朝的制度:smile_40:
看來你的領悟能力真的很高!!!:smile_38: [/quote]agree:loveliness:

霍耐特 2007-3-28 11:55 PM

[quote]原帖由 [i]pete_wyleung[/i] 於 2007-3-28 11:31 PM 發表
我用另一觀點討論一下崇洋.
在歷史角度, 日本是最早, 最撤底崇洋的東方国家. 也是最快發展成强国的東方囯家.

何解呢? 因為崇洋? 可以這樣說. 但更正確地講是 「以強者為師」的心態 ... [/quote]
[size=2][color=#800080]pete版主,你如何看:[/color][/size]
[size=2][color=#800080]如何能超越幻想的瘋狂呢?!
或者說,如何避免沉淪崇洋的崇拜呢?![/color][/size]
[size=2][color=#800080]如何在學習強國的地方之後,又不致於不能抽身,是如何可能?[/color][/size]
[size=2][color=#800080]自身和他者若能相互配合,穿越單純崇拜,它的內在邏輯關係是如何做到的?![/color][/size]
:smile_27:

pete_wyleung 2007-3-29 12:08 A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8 11:40 PM 發表


但不一定洋就是強者吧???

在現在的理性之下,已經知道中國輸,日本輸不是文化,是軍事科技。

崇拜不應是全盤西化吧???

現在正正是全盤西化。

軍事科技輸,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文化制度是 ... [/quote]
[color=Purple]文化本身難分強弱, 你很難客觀地說油畫比國畫強, 又或者國畫比油畫強.[/color]
[color=Purple]但技術上是有高下之分, 油畫的透視法及各種技巧也是國畫可以學習, 而國畫的筆峰也是可以豐富油畫的表達力.[/color]

[color=Purple]先不談全盤西化, 日本千年前就已經是全盤漢化, 甚至照搬漢字, 難道是中國用武力, 軍事威迫?[/color]
[color=Purple]西方強也只有軍事科技嗎? 明顯不是.[/color]
[color=Purple]中國要走強國之路, 就要先放下自已係"天朝大國"的自負心態, "不恥下問"才是王道.[/color]

yuchingho 2007-3-29 12:16 AM

[quote]原帖由 [i]pete_wyleung[/i] 於 2007-3-29 12:08 AM 發表

文化本身難分強弱, 你很難客?br /> 但技術上是有高下之分, 油畫的透視法及各種技巧也是國畫可以學習, 而國畫的筆峰也是可以豐富油畫的表達力.

先不談全盤西化, 日本千年前就已經是全盤漢化, 甚至照搬漢字, 難道 ... [/quote]
大部份同意...

日本在漢化後,也有西化...


我對日本史認識不多...但依稀記得日本在薩摩蕃與英國人開戰後,戰敗後反而增加了薩摩蕃與英國人的聯繫,從而加強自已的實力,最後更把外國科技帶進日本。

當時日本已有現代化的軍艦,但是...還是有一班武士在大街大行行走...

在西化後...已看不到那些浪人了...


所以日本的確是學習強者,但我不認為他們有崇洋,只是單純的學習。

他們崇洋風氣不算嚴重,因為他們有很重的尊嚴,對自身民族的光榮感,

反觀香港某人...對中國全無歸屬感...

嚴重崇洋...唉

yuchingho 2007-3-29 12:17 AM

[quote]原帖由 [i]霍耐特[/i] 於 2007-3-28 11:46 PM 發表

我也得知你和白兄討論得相當精彩.
尢其係明朝的制度:smile_40:
看來你的領悟能力真的很高!!!:smile_38: [/quote]
唉...

其實到了最後都已經離題萬丈但就是放不下...

mr1963 2007-3-29 12:48 A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carnegie 2007-3-29 01:00 AM

[quote]原帖由 [i]mr1963[/i] 於 2007-3-29 12:48 AM 發表
美學的事,只可尋根於個體的主體,硬要在鏡射的虛擬主體尋問,只有徒勞,理性的群體本來就是建構於荒謬的系統,主體,鏡面與影像,三者牽動整個系統,不論是三者中任何一個有模糊,都足以引發主體與虛擬主的不穏定 ... [/quote]
感覺上把理性和感性區分得太明顯了.
可否多加解釋呢

pete_wyleung 2007-3-29 01:10 AM

[quote]原帖由 [i]yuchingho[/i] 於 2007-3-29 12:16 AM 發表

反觀香港某人...對中國全無歸屬感...

嚴重崇洋...唉  [/quote]
[color=Purple]他們不是崇洋, 而是自卑.[/color]
[color=Purple]世上有種人, 自已不想成為自已, 令願成為其他人, 自我價值十分底下, 這種人最可悲.[/color]
[color=Purple]香港有種人, 自已不想成為中國人, 情願幻想自已係英國人, 這種香港人最可悲.[/color]

霍耐特 2007-3-29 01:16 AM

[quote]原帖由 [i]pete_wyleung[/i] 於 2007-3-29 01:10 AM 發表

他們不是崇洋, 而是自卑.
世上有種人, 自已不想成為自已, 令願成為其他人, 自我價值十分底下, 這種人最可悲.
香港有種人, 自已不想成為中國人, 情願幻想自已係英國人, 這種香港人最可悲. [/quote]
崇洋到底係為了學習他者之長,還是出於自覺卑微而崇洋,
的確是由於自己覺得自我的內在性有所缺失而感到唯有外求,填補缺失.
但內在性亦因此往往被掩沒了.

yuchingho 2007-3-29 01:23 AM

[quote]原帖由 [i]pete_wyleung[/i] 於 2007-3-29 01:10 AM 發表

他們不是崇洋, 而是自卑.
世上有種人, 自已不想成為自已, 令願成為其他人, 自我價值十分底下, 這種人最可悲.
香港有種人, 自已不想成為中國人, 情願幻想自已係英國人, 這種香港人最可悲. [/quote]
這個認為...

看看37#..

我覺得那不是自卑,而是一種想安於現狀,想安於英國的資本統治下的原因,引申至崇洋。

白眉道人 2007-3-29 01:25 AM

[quote]原帖由 [i]霍耐特[/i] 於 2007-3-29 01:16 AM 發表

崇洋到底係為了學習他者之長,還是出於自覺卑微而崇洋,
的確是由於自己覺得自我的內在性有所缺失而感到唯有外求,填補缺失.
但內在性亦因此往往被掩沒了. [/quote]

貧道曾經說過有很多人是不安本份。。。好好一個天朝上國的子民不當﹐卻夢想當大英帝國的屬土公民﹐還要括弧海外。。。。好像許冠傑當年大唱反移民歌曲﹐勉勵港人同舟共濟﹐誰不知語音未落﹐許冠傑一聲不響跑到加拿大。。。。之後盤川用盡﹐就返港開演唱會再撈一筆﹐ 當時沙士剛剛過去。。。。許冠傑還厚顏無恥地說“香港人太悲傷﹐我是專程來勉勵港人” 。。。。仆X喇。。。。如果許冠傑真心為港人打氣就不應該躲在加拿大待沙士過後才回港﹐應該在沙士期間冒險返港﹐在淘大花園﹐瑪麗醫院搞義唱籌款。。。。

pete_wyleung 2007-3-29 01:35 AM

[quote]原帖由 [i]霍耐特[/i] 於 2007-3-29 01:16 AM 發表

崇洋到底係為了學習他者之長,還是出於自覺卑微而崇洋,
的確是由於自己覺得自我的內在性有所缺失而感到唯有外求,填補缺失.
但內在性亦因此往往被掩沒了. [/quote]
[color=Purple]我認為那種病態自卑感不是單單外求填補缺失, 而是對自身的厭棄, 想成為他者的一種願望.[/color]
[color=Purple]但我認為這種願望很可悲.[/color]
頁: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 哲學視角考察崇洋的迷思(誠意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