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展覽廳] : 日本浮世繪

得棚牙 2007-6-2 03:33 PM

[展覽廳] : 日本浮世繪

[color=black][size=1]日本浮世繪[/size]
[size=1][/size]
[size=1]什麼是浮世繪 ? [/size]
[size=1][/size][/color][color=black][size=1]「浮世」二字源自佛教用語,是泛指現象界的林林總總,亦即眼見耳聞知社會百態。到了十七世紀末期,它被日本文人應用在美術方面,因此「浮世繪」三個漢字便於延寶年間(一六八0年左右)廣為傳播開來。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早期的浮世繪包括以美人為中心的風俗畫和風景畫;製作方式是先有較昂貴的肉筆畫(紙或絹本的彩繪原作),然後再出現眾所習知的木板刻畫。三百年前猶稱「江戶」的東京,不僅因德川幕府之駐地而帶來近半的全國歲收,同時聚集了百萬人口中的資產階級也迅速地興起。所以在戲劇與美術的發展,除了為貴族效勞的能劇和宋元遺風的狩野派繪畫外,更添增了百姓們的通俗「歌舞」(相當於我國平劇)和反映社會民情的「浮世繪」。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日本從前就有句俗語:「江戶兒當天的積蓄是見不到隔日的陽光」,而這種京阪地區望塵莫及的海派消費力直接地促成了與田川畔長年歌舞昇平的繁華景象。群聚於吉原(今日的淺草一帶)的藝伎,再加上附近幾座歌舞伎劇場和相撲(角力競賽),可說是當年江戶的「浮世三絕」。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浮世繪木刻版畫的興起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在東京銀座流入海灣的隅田穿是貫穿江戶的唯一大河,昔日因貨物運輸而繁榮了兩岸的商棧和娛樂場所。
每至燥熱的仲夏,橫跨隅田川的兩國橋附近必舉行一年一度的「火花祭」。屆時不但能欣賞壯觀的煙火,尚且可瀏覽河上飾有插花薰香的豪華畫舫;而船裡能詩善舞的藝妓更讓人想一賭風采。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這種偶像崇拜的需求,使能多次複印的木刻浮世繪版畫於短時間內有著蓬勃的進展。而當年在街頭小販、書店或劇場買到的美女和役者(演員)「浮世繪」,和時下一般人家中的「明星月曆」並沒有多大的差別。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緊接著木刻浮世繪元祖--菱川師宣(1625~1694)之後,懷月唐安度(1671~1743)於十八世紀的泰平盛世以他的美人版畫一舉成名。不論是黑白版畫或彩色的肉筆畫,豐滿活潑的姿態與個性都藉著行草般的和服線條表現的淋漓透徹。這種受狩野水墨畫影響的懷月堂派,竟也因此而後傳了三代之久。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至於「役者繪」方面則是鳥居派的天下;由創始者鳥居清元(1645~1702)開始,一脈相乘地遞至昭和年間的第八代。清元在世時,即與歌舞技結下不解之緣,也曾經替劇場製作過「看板繪」(相當於今日的公演海報)。鳥居初代的清信(1664~1729)和早逝的兒子清倍則完全以製作「役者繪」為生。當時江戶居民所風靡的紅演員,多少都是依賴他們父子的手上彩版畫去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德川吉宗主政的三十年間(1715~1745),除了菱川、鳥居、懷月堂諸派別外,追求寫實又揉合西洋透視的奧村政信(1686~1764)與崇尚中國風格的西春重長(1696~1756)更肯定了浮世繪版畫(以下簡稱浮世繪)發展的無限希望。十八世紀下半葉初期,屬於江戶特有的浮世繪領導地位則被鳥居三代的滿清(1735~1785)、西春重長的弟子--鈴木春信(1725~1770)和宮川門下的春章(1726~1792)所瓜分。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鳥居派傳至滿清已不在固守著役者繪,受奧利政信影響的「美人出浴圖」和風俗寫照已顯示出他獨到之處。相反地,勝川春章則以「役者繪」獲得戲迷們的好評;非但用寫實手法描繪役者之日常生活,更捕捉了他們入戲剎那的神態。至於鈴木春信筆下叫人愛憐的「黛玉型」美女,據說是源自明朝畫家仇英之風格;姑且不論是否屬實,其作品常見的詩意倒是直接受到京都木刻插繪的影響。他的「美人繪」像極了同個模子翻出的「博多人形」(玩偶),但這種弱不禁風的嬌嫩體態卻讓江戶的浮世繪師足足地抄襲了一、二十年之久。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一七六五年,鈴木春信採用多色套印法成功地製出第一批「錦繪」,頓時使傳統木刻版畫又往前邁了一大步。由此到臨終的五年間,錦繪不僅豐富了這位藝術家最後的創作生命,甚至平穩地將浮世繪納入日本美術的主流。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以歌*為中心的美人畫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鈴木春信的錦繪旋風遊學弟湖龍齋(~1770)與學生春重(1738~1818)、文調(1727~1796)率先推展開來。稍後易名為司馬江漢的春重,不久即熱衷長崎的西洋銅版畫和透視構圖;以一七八四年之江戶風景畫看來,幾乎可亂真歐美藝術的作品。湖龍齋雖然儘量學著春信的美人,但他的造型卻比較寫實;拿筆者私藏的早期作品為例,就缺乏鈴木之夢幻特質,而藝妓背景的透視手法顯然與同們的司馬江漢有關。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受錦繪之賜,還能在鈴木春信之外別創一格便要屬鳥居清滿的弟子--清長(1752~1815)。他那「高挑柳腰」成熟美人與前者的「少女型」是大異其趣;或許為時尚所趨,亦於天明寬政年間(1780~1800)廣受歡迎,而「清長風」之美女又成為浮世繪師們爭相模仿的對象。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十八世紀末期的江戶城,經濟富庶加上「人生如夢即時享樂」的哲學,所以才華洋溢的藝術家都紛紛投入「浮世美人繪」的陣容;德川將軍的近身武官--榮之(1756~1829)即是最佳的例子。原在貴族式的狩野榮川院習畫,因忍不住「清長風」美女之吸引而改事庶民的「浮世繪」。榮之比嚇得美人果然和其出身一樣的不凡,個個都顯得雍容華貴;至於吉原藝妓生活之描繪也是極盡奢侈富麗之能事。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喜多穿歌*(1753~1806)的出現,使美人畫的創作步入黃金時代的顛峰。比鳥居清長晚一年生的他,早期曾面臨「清長風」的體態模樣;後來在出版商--耕書堂之鼎力支持下,才能安心地塑造出一種頹唐而具挑逗性的美人畫。老實說,除了*取清長的優點外,須原屋書店之主人--北尾重政(1739~1820)客串浮世繪師的穩健風格也深深地影響了歌*。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十九世紀來臨前的二十年間,歌*的藝妓有半身像,容貌的局部特寫以及江戶居民好奇的表樓生活細節。相當於今日選美的模式,他藉著浮世繪發表了「當時三美人」--亦即寬政年東京交際花中的前三名;而「青樓十二時」裏分別代表每一時辰的江戶十二名妓,不只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更成為歌*不容置疑的傳世代表作。這些美人華麗的服飾都是選用特殊顏料和上好紙張的多色套印,甚至灑以發亮的雲母石細粉。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由於投資的出版商正確地預估出消費者的品味與能力,因此「歌*美人」一推出就獲得空前的成功。其實這位傑出的浮世繪大師,不僅擅長美人畫,他的昆蟲花果畫冊也教藝術史家們另眼看待。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正當喜多川歌*享譽全日本的同時,耕書堂在偶然間發現一位「役者繪」的天才--東洌齋寫樂。據說是武士出身,但他的生平至今仍為一團謎。從一七九四年起的短短十個月裏,寫樂以誇張的手法和簡化的筆觸刻畫出名演員們的臉部特徵。雖然曾經遭到歌舞伎演員的抗議,可是戲迷的好評卻有增無減。近二十餘年來,因著作品稀少和藝術性高,所以在國際浮世繪拍賣的價格早已凌越歌*而躍居首位,真是不可捉摸的行情與身世。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畫狂人--北齋和廣重的風景畫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如果說歌*與寫樂分執「美人繪」和「役者繪」之牛耳,而「浮世風景繪」則非葛飾北齋(1760~1849)莫屬了。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北齋十八歲學畫於春章門下,因此天明年間都以春朗署名;而作品也如春天晨霧般地飄逸輕柔。稍後,向上心甚強的北齋又兼習狩野派水墨畫和西洋的透視風景;於是風格遂轉變得詭異穩重。這也是有些人認為他成熟期的版畫並不具日本味道的主要原因。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以歷史的觀點而言,北齋可算是將日本人的注意力由美女群聚的吉原轉移至本國秀麗山川的第一人。十九世紀初期出版的「富嶽三十六景」系列是他風景畫的代表作;大和民族剛烈的結構裏隱約透著中國文人詩意的特質使北齋異於普通的浮世繪師。一位日本小說家對活到九十歲的畫狂人有相當中肯的評論;「北齋老是不停地成長。不管他的年歲有多大,一顆心總是年輕的。大多數的畫蘊含著黎明第一道曙光的優點,確實沒有人能像他這樣。」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因為「富嶽三十六景」暗示了風景畫大有可為的前途,財力雄厚的江戶出版商也於一八三三年首度推出安藤廣重的「東海道五十三次之內」。那年已經三十七歲的廣重(1797~1858),就憑著描寫由東京到京都五十三驛站的風景版畫系列奠定了自己的聲名。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生於隅田川畔消防隊員之家,藝事則出自歌川派豐廣門下。正如其他傑出的前輩,早年的廣重也曾涉獵過諸家的精華,特別是四條派的寫實工夫使作品別具傳統本士畫的纖細與傷感。所以說北齋的畫若是陽剛之造型,而廣重的特點則在陰柔之美。收藏家讚不絕口的廣重四絕是風景中之雨、雁、雪、月,其抒情之氣氛彷彿撥弄自叫人幽懷的日本古琴。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儘管在盛名之餘,難免替許多小出版商製作了相當數量的粗俗版畫,但臨終前一年的「名所江戶百景」卻不愧為浮世繪晚期之絕響。這系列作品於出版後不久即西傳至歐洲;它讓印象派畫家梵谷在感動之際尚留下「大橋驟雨」的油畫臨摹,同時也成了浮世繪啟示現代繪畫發展的最佳見證。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浮世繪的沒落和影響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十九世紀的浮世繪幾米是歌川派的天下,尤其是豐國(1769-1825)及其後傳弟子佔去了泰半的席位。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歌川豐國通稱「豐國一代」,生平以「役者繪」創作為主。雖然歌*全盛期也跟著繪製美女,可惜在人才濟濟的情況下並未能顯露應有的鋒芒。一直到寫樂突然失蹤,他類似的誇張演員像才獲得大眾的青睞。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由於沒有子嗣,豐國晚年屬意門下的女婿--豐重(1777-1835)繼承衣缽。因此,一八二五年後女婿正式襲名「豐國」,亦即豐國二代。清麗的風格猶透著難得的詩意,大概是豐重被器重的主因;可是同門裏頗富才氣的國貞(1786-1864),屢對此事頗表不滿。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十年後豐重病逝,國貞隨即取得歌川派的繼承權,成為浮世繪末期著名的豐國三代。這位多產的藝術家,早年的演員,美女和風景尚能保持前代大師們的餘韻,只是中年後因為大量製作外銷而淪於庸俗。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以藝術造詣看來,和國貞同門但晚出的國芳(1797-1861)就顯得比較獨特且能保持一定的水準。三十歲即因「水滸傳豪傑百人」而受到重視的他,或許是北齋的崇拜,所以作品裏也充滿中國典故。一勇齋國芳不單延續畫狂人之詭異,甚至演變成怪誕無比的個性。這些饒富「超現實」意味的武鬥神話直逼得英、美藝術史家拍案叫絕,同時專事浮世繪收藏的人也愈重視其多采多姿的創作。
[/size]
[/color][color=black][size=1]浮世繪隨著德川幕府之結束而沒落並非純屬偶然的。自從國芳、國貞兩大師辭世後,並沒有才華出眾的繼承人;另一方面則是明治維新的「全盤西化」,迫使耗時的手工藝在短時間內急速式微。當年已改稱東京的江戶,儘管還擁有許多浮世繪師,但隅田川口林立的工廠早就奪走了他們創作的靈感。
[/size]
[size=1]相反地,百年前的歐洲文藝界卻能由晚期浮世繪頹廢風格升級至北齋、歌*等代表作的鑑賞。於是西洋藝術史不僅有後印象派之突變;打從這種庶民版畫起步,歐美人如尋寶般地找到狩野派和宋元繪畫,甚至*唐法書。就在啟蒙自中日書法的「抒情抽象畫」邁入四十週年之際,偏偏仍有東方畫家爭穿著已不合身的印象派外衣,真不失是一幅讓人啼笑皆非的「現代浮世繪」![/size]
[/color][size=1]
[/size]

得棚牙 2007-6-2 03:35 PM

[size=1]歐洲人於巴洛克時期(16世紀)開始欣賞遠東藝術,特別是手工藝品的造型。當時,玉及半寶石所製成的東方工藝品,已陳列在歐州的藝術品博物館中供人研究。17世紀末期至18世紀,歐洲亦以高超的技術複製漆器。瓷器、陶器掀起了英國、荷蘭富裕的收藏者的狂熱蒐藏,當時的權貴們紛紛建立了奢華的「瓷器收藏室」。 [/size]
[size=1]就純理論的角度而言,我們可稱歐洲此時的欣賞趣味為一種異國情趣的追尋。不過如果與文學及劇場等方面比較的話,可由史料中明確看出一種長期存在的「中國熱」,這種熱愛雖然時常帶有幻境式的烏托邦色彩,然而同時也涵有許多正面的理解。另一方面,「萬國博覽會」也促進了歐洲對中國及日本的興趣。雖然17、18世紀,歐洲與遠東的商路尚未開拓,當時所展出的也多是二手資訊,但對歐洲人認識有關所謂的「中國風」,已有極大的貢獻。[/size]
[size=1]如果認為「中國藝玩」(Les Chinoiseries)對於歐洲人只有異國情趣的吸引,並認為歐洲人對中國沒有明確認知的話,在研究「日本主義」(Le Japonisme)時,將會感到不安吧!事實上,「中國風」(La Mode de La Chine)及「日本主義」之間關係的研究仍然太少,無法提供科學性的結論。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們可以肯定,對於「中國藝玩」的迷戀已整體為「中國主義」所吸收。[/size]
[size=1]對於日本主義的研究而言,最首要的事件之一,無疑是1854年3月31日、美國海軍準將培里(Perry)打開了日本港口對西方的大門。一年之後,日本和俄國、大不列顛、美國、法國簽訂商務條約。(荷蘭則於1856年)。自此時起,商務貿易之外的文化領域交流也開始發展。 自1851年倫敦萬國博覽會時,中國以其龐大的文獻資料揭露其豐富文化寶藏起,每屆的萬國博覽會都有中國及日本的參加。當時熟識日本的人士之一克瑞恩寫道:[/size]
[size=1]「日本港口對歐開放商務,對歐洲的藝術產生巨大的影響。除了建築的領域外,日本是--或者仍是--相當於歐洲中世紀的國家(克瑞恩本人十分憧憬中世紀);各種裝飾品皆有十分優秀的藝術家及匠人,他們展現了一種不受拘束的、大膽的自然主義。此地有一種活生生的藝術,一種人民的藝術,而其中藝術的傳統及才能依然完整無缺;其紛然雜陳的豐富成果不但吸引人,更充滿了自然主義的偉大活力。因此,日本藝術以如此的力量風靡西方藝術家,並留下如此特殊的影響,並非不可思議之事。」[/size]
[size=1]1906年11月,英國批評家羅賽蒂(W. M. Rossetti)撰文討論美國畫家惠斯勒(J. M. Whistler, 1834~1903)時提道:[/size]
[size=1]「透過惠斯勒,我及我的兄弟(D. G. Rossetti)才開始接觸日本的彩色木版畫。時間大約是1863年初。惠斯勒在巴黎發現並購買了數張這方面的作品,他陶醉其中並像我們展示。我們便開始購此類水準的作品。在此之前,我懷疑倫敦還有其他人,曾經注意日本繪畫。」[/size]
[size=1]在1862年、1867年的倫敦萬國博覽會,及1878年、1889年的巴黎萬國博覽會,中國獲得了和日本相近的成功。歐洲人最欣賞中國的繪畫、瓷器、漆器及織物。當時的藝術家,不論是在選擇參考或模範時,實在應該好好區分中國及日本。當時在手工藝品方面,歐洲人幾乎中日不分,一件日本的古董茶杯或絲絹畫,很可能被認為產自中國。[/size]
[size=1]「日本主義」的研究者也應該思考,是將彩色木版畫作為唯一的資料來源呢?或者是將與東亞繪畫藝術不可分離的手工藝品,一起包括在研究領域之內。[/size]
[size=1]有種種詮釋可說明收藏家們為何收集日本漆器、象牙藝品、陶器、刀劍及織品。舉例來說,藝術家或匠人必須擁有中、日的藝品以供學習。因此,一般人以為19世紀的日本風只是一種異國情調的看法並不正確。歐洲藝術家強烈的吸收並接受對東方的認識。而並不再只做膚淺的抄襲。陶藝家戴克(Theodore Deck,1823~1891)就是最好的例子;1862年起,他先學習回教國家的技巧,接著以中國為模範,鑽研艱深的釉面琺瑯嵌絲法。並於1870~1880年間,將其提升為個人的創造。此舉使他在1878年的萬國博覽會中大放異彩,贏得大獎並獲頒榮譽勛位。[/size]
[size=1]布拉克蒙(Felix Braquemond)於1856~1857年間,發現並學習北齋的漫畫。這個事件對日本主義的發展佔據何種關鍵性的地位仍難判定。但無論如何,布拉克蒙通常被視為日本主義研究的開端。身為圖案畫家及設計者的布拉克蒙1866年於賽佛爾(Sevre)國家製作廠工作時,即跟隨戴克學習東方的技巧。當時戴克家中每週舉辦一次藝術集會以交流同好的興趣方向,也促進了日本主義的發展。[/size]
[size=1]數量眾多的和服仕女繪畫顯示了某種日本崇拜,而這種日本崇拜影響了小說、歌劇、戲劇、日本式芭蕾、萬國博覽會以及就此一主題的研究及評論。光是在法國,就萬國博覽會所展出的東方美術所寫的報告,集結起來就足以成一巨冊。另一方面,歐洲各國報社通訊員為本國所寫的報導也同樣值得注意。譬如德國貝哈特(Friedrich Pecht)所寫的優秀報,特別以日本主義為導向;在其中他對藝術手法的直覺,個人的投入及專業知識都令人驚嘆。[/size]
[size=1]當時的大眾,透過巴黎維維安街36號的『中國們』(La Porte Chinoise)等茶店,認識遠東的生活方式。而這些名茶店也符應了當時的東方熱潮。當時巴黎的大百貨公司,也認為有開設遠東專櫃的必要。[/size]
[size=1]日本藝品商山姆平(Samuel Bing)也是日本主義研究的關鍵人物。山姆平出生於漢堡,他在巴黎普羅凡斯街(rue Provence)開設了一家遠東藝品店。1888年,他以法、英、德三種語言出版了著名的『日本藝術』評論期刊(le Japon Artistique),促成了日本主義的發軔。他的店中總是收藏著數千件日本木刻版畫。文生˙梵谷曾向其兄狄奧(Theo)寫信述及此事:[/size]
[size=1]『…….希望你能保留與平氏間的生意,其中利益太大了。我在其中投資的錢比我能獲得的更多,但是這樁買賣可給我一個寧靜欣賞許多日本版畫的機會….』。[/size]
[size=1]『….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將我們的收藏脫手。我們的工作可說全部建立在日本之上。如果我尚未和平氏談及此事,是因為我認為前往南方小住後,也許可以更認真地致力於生意。日本藝術在其故鄉是頹廢的,但它卻為法國印象派駐入新的生命….。』[/size]
[size=1]更斯(Louis Gonse)1883年起在賽茲街(rue Seze)所籌辦的『臨時日本博物館』展覽,也促進了許多藝術品收藏家對此一領域的興致。當時,山姆平成為他們的供應商和顧問。文生˙梵谷及狄奧˙梵谷更在『鈴鼓』咖啡館舉辦日本版畫展,將他們在山姆平店中所購得的版畫集結展出。[/size]
[size=1]山姆平於1890年在藝術學院(I'Ecole des Beaux-Arts)舉辦了另一次展覽,集合各收藏家的760幅版畫展出,獲得極大成功。1893年起,日本藝術的買賣開始深入市場。德呼歐派館(Hotel Drouot) 的賣場,吸引了許多有名的畫廊主人,也滋養了許多日本主義偉大啟發者的收藏,如柏蒂(Burty)、龔古爾(de Gorcourt)
及林忠正(Hayashi)。[/size]
[size=1]『新藝術』(I'Art Nouveau)及德國新藝術(de Jugenstil)兩派都十分著迷日本木版畫及工藝品。歐洲的象徵主義,亦在遠東藝術中發現了重要的靈感,並能和這一個文藝運動的目標、形式及基礎相呼應。[/size]
[size=1]寫實主義轉變為自然主義,又在轉變為象徵主義。和遠東的範本所不同的是,描寫的中心來源並非宗教方面的靈感,而是來自理想化及變形的事實,一種超脫於所有人之上的烏托邦。這一點與抽象藝術的誕生有關,並指示了通往20世紀現代藝術之路。從此以後,遠東藝術的真實象徵已為人所瞭解。法國的偉大玻璃藝術家加雷(Emile Galle)及其兄弟道姆(Daum),在他們驚人的玻璃藝術品表面裝飾上,運用了許多東方的自然及動植物的特色,並藉此傳遞與觀者一個悠久的傳統。[/size]
[size=1]第一代及第二代的印象派畫家在日本美術中見到了技巧的解放,認為其足以擺脫學院派徒事模擬石膏像的陳腐表現。過去專制藝壇的自然採光法,如今已被一種表面的、純色塊組成的繪畫所取代。歐洲的藝術家由這種對空間有系統的分割的方法中,找到了一種處理透視的新方式,各種細節,以中國的範本為模範,被提升到一種本身具有可信度的整體性。俯角觀點、仰角觀點、漂浮於空中的人物,皆宣示著一種藝術上的革命。短暫性、片刻性,為運動而運動、姿勢及態度的新觀念。這些元素都和當時當權派拘泥的莊重針鋒相對。[/size]
[size=1]相對於「攝影式」的模仿性,裝飾性的大量復活,可以說是歐洲和遠東藝術接觸交流中獲得的最大好處。歐洲繪畫以新的態度面對現實;放棄了當權派壯麗的褐黃及粉紅、陰沈的模特兒,以換取無陰影的亮度。文藝復興的理性主義由單一視點透視法所引入的深度感(這是和東方截然不同的空間觀念),自此,已變的狹窄、緊迫,由另一種高視點、或無視點的透視法所取代。此種沒視點的運用方式,成就了許多新的掌握空間法。對角線構圖成為一種令人振奮的元素,一方面可以將物體以畫緣切去,另一方面又可以將其結合為一整體。俯角觀點也給予歐洲藝術家一種新的佈局方式,畫中的元素,彷彿由視覺的場景中切割下來,似乎以純偶然的效果,卻有辦嚴格的相互關係。歐洲藝術家將此種俯角觀點,運用段落的方式,在某種意義上,「澄清」了空間,製造另一種彷彿懸浮著,向各方面擴散、延展的空間。[/size]
[size=1]這些觀念對1900年左右的藝術十分重要;新的空間觀念加上對色彩本身亮度的發現,有助於超越自然單純的模擬,而獲得一種純化又綜合的視覺效果。從此以後,現代藝術才得以完美形式的節奏產生律動。[/size]
[align=right]
[size=1](本文節譯自Siegfried Wichmann所著Japonisme一書,中譯:林志明)[/size][/align][size=1][/size]
[size=1][/size]
[size=1]
[/size]
[size=1][/size]

得棚牙 2007-6-2 03:36 PM

[size=1][color=black]由元祿到享保年間的三大主流 [/color][/size][size=1][color=black]自從菱川師宣在作品上簽名後,不僅是他的學生,連新門派也都群起仿效,一時蔚為風氣。署過名的役者繪和美人繪使民眾區別了各派系的獨特之處;而這種傳家絕活通常由長子繼承,否則就是由學生中挑選天資秉異者入贅以續浮世繪之煙火。[/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十八世紀初是日本木刻版畫發展的轉變期。紙張的質地改良得十分精細,作品擁有各種不同尺寸和組合,同時印刷方面也出現了所謂「漆繪」的新技巧--以漆、墨的調和劑使版畫的黑色部分別具絨亮的效果。因此,於製作方法進步與菱川派式微的情況下,由元祿到享保年間(一七00~一七四0)的江戶就不免形成了鳥居、懷月堂和奧村等浮世繪之三大主流。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1) 淵源流長的鳥居派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鳥居清元(一六四五~一七0二)雖被後代子弟尊為鳥居派浮世繪師之元祖,其實歌舞伎演員才是他的本行,製作「看板繪」(公演海報)只不過是項兼差。原籍大阪的清元於一六八七年舉家遷往江戶求發展,身邊的兒子清信(一六六四~一七二九)則專門從事看板繪,特別以「役者繪」(如同現在的明星照)廣受歡迎而奠定鳥居家至今猶存的世代基業。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通常初代的鳥居清信早歲曾模仿菱川師宣的造型,一直到一七0二年繼承父親衣缽後就逐漸顯示自己在「役者繪」中的才華。根據當時的文獻記載:「元祿末期開始有紅、黃兩色的手上彩版畫,謂之丹繪。大部分的作品出自鳥居清信及兒子清倍之手。」接著又說「如今,大多數的浮世繪均抄襲鳥居派的風格。」清信繪製的演員確實露著威武不馴的英雄本色,頗讓江戶的戲迷心儀萬分。他創作的典型是*瓜腿和蚯蚓般的筆觸,亦即走線渾厚又能強調壯實間的微妙變化;這種難以捉摸的男性本質正是那時候歌舞伎名角之最佳寫照。若由鳥居清倍(一六九四~一七一六)所留下的「市川團十郎」畫像看來,早逝的兒子則完全表達了清信於「役者繪」版畫裡的特徵。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事實上,鳥居清信的浮世繪並不侷限在劇場,他的美人繪也相當成功。一七一六年之前製作的「藝妓與侍女」是張特大號的黑白版畫,很可能是為了屋內的裝飾而印行。亭亭玉立的盛裝美女要比菱川師宣的造型來得寫實,尤其善用衣袖和下擺的曲動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color=black]
[size=1][/size][/color]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3:38 PM

[size=1][color=black]印象派帶領浮世繪跨世紀 [/color][/size][size=1][color=black]十九世紀後期法國興起的印象派繪畫,挾帶日本浮世繪跨向廿世紀現代美術的狂流。這時候,巴黎已有日本青年畫家來此取經;但他們仍渾然未知屬於他們上一代的浮世繪,居然也有印象派畫家對它感到好奇,進而攝取部份原素,成就了印象派表現出西洋美術史的蔪新風貌。什麼原因使這二種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畫裡,如此對上口味?說穿了不外是異國情調的煽情作用,可是深究其理,極可能是東西方這兩座大城,在不同時空下,都有城市畫家漫筆下反射現實文化的共通性,只有這一點也就是十八世紀的江戶與十九世紀的巴黎,雖分屬不同的文明與思想,但民眾藝術的面向是一致的。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一. 江戶、巴黎雙城記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江戶是個地名,也是時代的名稱,十八世紀中葉以降浮世繪的鼎盛期,製作、販賣都集中在江戶時代的江戶一地。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巴黎是十九世紀後期歐洲最先進的城市,整齊的街容,浪漫的市民生活,聯合共催印象派繪畫的誕生。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中世紀以來的古都巴黎,到了拿破崙三世始徹底改頭換面,打造出最美麗的都市空間。法國十八、九世紀之交,渡過了動盪、最亢奮也最消沉的歷史激撞。從法國大革命到拿破崙的崛起與覆亡,法國皇帝有人上了斷頭台,法國人民有時非常強勢,法國陸軍曾經無可匹敵,拿破崙更是集英雄魅力於一身。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拿破崙三世是拿破崙的姪子。一八四八年法國二月革命推翻君主政體,他回到闊別三十年的巴黎,被推為第二共和大總統。一八五一年發動一場政變,利用人民對拿破崙霸業的幻覺心理,登上皇帝寶座,自稱「拿破崙三世」。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於是改造大巴黎的計畫如火如荼進行,拓寬通衢大道,清理塞納河,美化兩案建築,整頓下水道,全巴黎大街小巷鋪上石板並架設瓦斯燈。果然泥濘路不見了,塞納河再度反照亮麗的光。即使下雨天,時髦男女打傘步行街上,都是一幅完美的畫面。事實上光和色彩已經炫耀出巴黎的特質,連夜景也格外迷人。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幾年之後,世界最早的百貨公司在巴黎開幕,運貨、載客的馬車襯托出近代都會繁忙的景象。拿破崙三世積極四設鐵道網,一八三七年八黎最古老的火車站落成,也代表新時代的新動感,無處不是新鮮景觀。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巴黎遂成為青年畫家取之不竭的新題材,終於締造了印象派繪畫永恆的光輝。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江戶的興起早巴黎一百年,當然江戶沒有巴黎的近代化,只是人口擁擠、商業繁榮,仍然處於傳統手工業發達的時代。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江戶就是今天的東京。十七世紀初德川家康在這裡開幕籓體制,以大將軍之尊實際架空天皇,掌握全日本的軍事、財政與司法大權。幕府將軍為世襲,歷代將軍駐守江戶,還強迫各地諸侯派遣武士進駐江戶,以備隨時待命。江戶人口暴增卻充斥了遊手好閒的武士,大多式的底層武士又都是單身,於是歡場的生意特別好做。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其實江戶從來也沒有過自己的文化,移居江戶的新住民,必然沿襲京都文化的餘緒。京都是千年的古都,自來就是皇室的所在地,所以京都的文化傳統不免帶有濃郁的貴族性格。促成江戶文化取得先機的條件,那就是文化商品化流通的結果,也就是文化生產幾乎落到民眾手中,庶民經濟的抬頭更有助於文化消費能力。極顯著的例子即是人們愛看戲、讀小說、買浮世繪、遊山賞櫻時興、參與祭典歡騰、飲食陶瓷器的講究等等,這也是江戶人的日常生活,依賴貨幣制發達,貨幣的自由屬性促進市場經濟與商品充分流通,江戶若作為一個近代都市的雛形,可以說資本主義已經發生了。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百萬人口的都市,高度相費的社會,並非人人都有錢,流民之多也都是衝著江戶比較容易討生活的誘因而來,這是一個活力充沛的城市,俗語說「江戶人過了一夜就沒錢了」。有時是一場火災把財產化為烏有,有時是一夜銷魂而傾家蕩產。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上層商賈夜夜歌舞昇平,下層流民也嚮往紙醉金迷,如此的文化型態完全脫離貴族式的虛嬌身段,直訴民間趣味也不怕低俗。是以浮世繪的誕生,絕非畫壇新貴君臨江戶,而是民間畫工投和民眾所好所製作的廉價版畫,內容自然迎向江戶飲食男女的縱情與慾望。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二、浮世繪的江戶浮世相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是版畫,必然與印刷技術息息相關,印刷術的發展又與書籍出版業密不可分。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江戶時代勵行鎮國政策,起因於為禁絕天主教流傳。日本是海島國家,鎮國只有從封鎖海域著手,長期是那個時代唯一允許中國與荷蘭船隻出入的港口。江戶時代的文風深受中國進口書籍的影響至為深遠,其理由在此。漢籍經典書、明清小說、書畫普等源源而來。進口書不足,在日本也流行刊刻。江戶時代識字人口擴及民間之後,大眾刊本的好色文學、物語小說、俳偕詩詞、名勝紀行、乃至演員、名妓等大眾人物的報導等,均得以大量刊行。租書業是這個時代興起的行業之一,透過租書行為,書籍更容易做成文化商品,連帶著印刷業發達,也是浮世繪版畫能大量印行的有利條件。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欣賞圖畫要比讀書更便於普及,何況這些圖畫又能滿足民眾的感官,所以說,浮世繪十足反映了江戶的浮世相一點也不為過。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剛開始時只有墨色上彩,直到十八世紀中葉以後,才發展到精緻的多色套印。顛峰期的浮世繪版畫,名家輩出,美人畫家喜多川歌◎◎◎(1753~1806)、役者繪(歌舞伎演員畫像)大師東冽齋寫樂(生卒年不詳)或歌川豐國(1769~1825)、風景畫雙壁安藤廣重(1797~1858)與葛飾北齋(1766~1849),都活躍於這個時期。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綜觀浮世繪盛行的江戶時代中後期,浮世繪的流行可以完全與權力者無關,浮世繪的風俗題材絕不是上位者以惻隱之心看民間百態;反而是庶民出深的繪師,應庶民品味作平等地位的觀察。當時浮世繪之多,產量之豐富,話題之多樣,簡直到了目不暇給的地步。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風靡民間的歌舞技或歡場美女,令人大開眼界的風景名勝圖,諸侯武士用以酬◎◎◎的春宮密戲畫,這一切浮世繪都應有盡有。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江戶人向來有鑑賞浮世繪的風氣,江戶是工商大城,商旅、洽公不絕於縷,來到江戶一趟,很少不買些喜愛的浮世繪當紀念品的。也許浮世繪的形形色色無不代表江戶的萬種風情,江戶居民認為這是他們的現實世界,外地人也承認這是他們所嚮往的江戶生活。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套色版印的精美細緻,從流傳的成千上萬作品中已有目共睹,但大家只知道畫出圖樣的繪師,鮮少知道那還要經過雕工刻版與印刷套印的手續。顯然地,浮世繪是三種工匠合作的成果。是以浮世繪既是商品,流行圖畫上市從未間斷,看倦了就丟,喜歡的再買,浮世繪之多樣化可想而知。通常是出版商委請畫師繪圖,畫師是第一線,很習慣地簽上自己的名字,或許簽上大名更有賣點。至於雕工與印刷師也逕由出版商去找,完成後仍由出版商批發零售。原則上是書店代售,偶爾也有沿街兜售浮世繪的攤販,總而言之江戶時代的浮世繪買賣,就像江戶人肚子餓了,就去吃一碗麵一樣的普及。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從浮世繪彩色套印的精密度,令人不得不佩服江戶手工藝一點也不馬虎的商業精神。江戶時代是日本手工藝最發達的時代,小自一把菜刀到武士刀,大致一棟房屋與林林總總的陳設,江戶的工匠都是正規學徒出身的師傅,視手藝為全生命的敬業態度專心製造精神產品。雕師與印工也都有這樣的訓練,這樣的浮世繪當然不會走樣,也不會老是色線重疊。[/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3:39 PM

[size=1][color=black]三、印象派的巴黎人間相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的浮世相道盡了江戶人享樂主義的一面,印象派則反射了成是的近代化新興中產階級優雅生活的品質。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拿破崙三世改造大巴黎,使得陽光下的巴黎特別耀眼。巴黎的火車站把人們載往城外郊遊,自然風景的意象擴大了,西方美術過去只專注宗教、神話與歷史的題材,透過陽光下戶外寫生的風氣,畫家把風景引進畫面,突然一切景物都流動起來。浪濤、雲層、煙霧都隨著陽光流動。晨昏的光彩、煙雲的變化,印象派的畫家都注意到了。連作的產生,無非就是要記錄時辰變遷與色彩的關係。一八七四年第一回印象派集團畫展,莫內提出一幅「印象 · 日出」油畫,批評家嘲諷他們是「印象派」。那些本來只是在追逐陽光變化尋求巴黎新景象的青年畫家們,也乾脆接受「印象派」名稱,更徹底地走向光色律動的實驗,進而把巴黎的現實生活毫無保留的呈現。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看看馬奈筆下的庭園午餐,竇迦的芭蕾舞、賽馬、洗衣婦、羅德烈克的歡場女郎,還有好多畫家描寫巴黎的行道樹。莫內的國慶旗海,雷諾瓦的馬路人潮,印象派繪畫琳瑯滿目,無不是市井景觀的捕捉。戶外寫生果然帶動畫家走向自然,走向大街,走向公園,感受人們休閒生活的脈動。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印象派畫家筆下的巴黎,真是一個嶄新的都市空間,產業革命帶來的進步與景物,使莫內的畫出現了火車站,以及馬奈的「船上畫室」,畢莎羅的「果樹園」,希斯里的「賽那河畔秋天」。畫家門確實把畫架言伸向鐵道、河川、大馬路和廣場,這些新鮮的構圖,都是印派以前所沒有的。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印象派詮釋了巴黎的世相,也點出巴黎人的生活。火車的速度與陽光的韻律,促使印象派畫家自嚴謹的技法中解放,筆法也跟者跳躍,視覺必求色的整合。勇於打破傳統之後,如何去找更新奇的筆趣、構成與色感,很巧合的是印象派畫家發現了異國情調的日本浮世繪。[/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四、浮世繪意外浮現世面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一八五四年江戶幕府在美國軍艦威脅下,答應開港,從此外國船隻紛至沓來,日本浮世繪開始被西方人帶回歐洲。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一八五0年起為患十四載的中國洪秀全之亂,迫使景德鎮的瓷器生產銳減,原先歐洲國家的訂單轉而流向日本。陶瓷器的包裝要有柔軟的墊紙以防破損,浮世繪遂成為現成的一種軟墊。大約也在歐洲允許來日運載陶瓷器返航的同時期,浮世繪被法國版畫家發現,於是專程赴日徵購浮世繪的畫商越來越多,彼時浮世繪在日本並不值錢,所以流到法國輾轉收藏也還算便宜,印象派畫家很多人就擁有浮世繪。好奇心驅使藝術家們想向東方情調,從浮世繪圖案中激起異國情調,同時印象派畫家們正在思索色彩、線條、空間、構圖諸觀念的革新,浮世繪無疑是脫離歐洲觀點的異類藝術。若以西方觀點看浮世繪,畫橋可以仰視,畫人也可擠成長型變體。浮世繪的庶民題材又與印象派畫家的市民性格不謀而合。羅德烈克把畫面單純化了這是浮世繪平塗手法的啟示;莫內的連作系列意在追逐光影變化,想必是來自葛飾北齋畫富士山晴雨時分的「富嶽三十六景」之影響。梵谷還把他收藏的浮世繪做為肖像畫的背景,甚至乾脆照抄,東方素材、西方油畫融在一起,也別有求變的意味。高更應用色面區分法,事實上也有得之浮世繪套色版畫的特徵。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一八八九年巴黎舉行萬國博覽會,日本館中不可能有工業產品,只好拿日本傳統手工藝應景,浮世繪當然也是展出項目之一。正當藝術界流行日本風潮之際,有一位法國版畫家製作了一套三十六張建設中的「愛菲爾塔三十六景」,顯然地,汲取浮世繪簡潔筆法以外,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就是愛菲爾塔創作的原始構想。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在日本人毫不自覺中,背印象派畫家以好奇眼光作不同角度的把玩,玩出印象派繪畫的新理念。不旋踵閒進入廿世紀,日本人還是沒有察覺,但是遙遠的西方,廿世紀的現代繪畫已經越過印象派、後期印象派,醞釀野獸派與立體派的更新風格。印象派是廿世紀藝術的先驅,浮世繪竟然也有一絲絲功勞,是乃日本人始料未及的,現在知道了,也就格外珍惜,所以才有戰後日本挾其雄厚經濟力,恨不得將所有流失的浮世繪讓他回流。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 [/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3:40 PM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主題之概分 [/color][/size][size=1][color=black]美人畫:
描繪當代美女,包含青樓豔妓、下町女郎與歌舞伎男扮女裝演員,鈴木春信(1725~1770)、鳥居清長(1752~1815)與喜多川歌磨(1753~1806)等,皆為著名的浮世繪美人繪畫家。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役者畫:
描繪歌舞伎演員,同今日的演員劇照、明星海報,在江戶當時深受喜愛,也因此使得浮世繪的製作技法不斷精進。鳥居清信(1664~1729)、鳥居清倍(1694~1716)、東冽齋寫樂(活動於1794~95)、勝川春章(1729~1792)、歌川豐國(1769~1825),皆為浮世繪役者畫的重要畫家。[/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相撲畫:
描繪江戶時戶的勸進相撲(職業相撲)。藝妓、歌舞伎劇場和相撲,在江戶當時並稱「浮世三絕」,由此可知相撲在當時風行的盛況。歌川豐國三世──歌川國貞(1786~1864)即有許多此類作品。[/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舞者畫:
在日本,武士為四民之首,法規也以武士為優先,曾在出版禁令中,明示內容不得涉及將軍及武士的家世。此規定,使得以武士為題材的的浮世繪十分稀少。喜多川歌磨曾因繪『太閣五妻洛東開關圖』而開罪幕府。了十九世紀前葉,雖然武者繪大肆流行,但皆已過去歷史人物為對象,而非當時的武士。[/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風景畫:
浮世繪理的風景畫,包含描繪名勝景象的『名所繪』及葛飾北齋(1760~1849)所創新的純粹風景畫。在江戶當時,節令祭典與朝聖遊覽是人民生活當中十分重要的活動,描繪名勝景象的名所繪自然成為浮世繪中重要的題材之一,安藤廣重(1797~1858)的『名所江戶百景系列』即為著名作品。此外,葛飾北齋、北尾重政(1739~1820)等浮世繪畫家,亦有許多相關作品呈現,將風景畫技法創新,把優美的自然風景直接納入畫面。葛飾北齋的純粹風景畫,將人們的注意力由美人畫、役者畫轉移至日本的秀麗山川,十九世紀初期出版的『富嶽三十六景』系列即為其風景畫代表作。[/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自然生物畫:
除了對人物、風景的描繪外,有關自然生物的版畫,也有十分精彩的浮世繪作品呈現。如美人繪畫家喜多川歌磨的『花果昆蟲繪本』及風景畫家葛飾北齋的花鳥版畫『小花集』,作品生動細膩、廣受好評。[/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賀卡:
是浮世繪裡數量少而藝術性高的作品,為高貴人家於新年節慶互相餽贈而不流通市面的版畫。賀卡設計常題上詩文及講究浮雕效果,或灑以金屬粉以呈現華麗風格,俊滿(1757~1820)的『賞花遊』即為此類作品。
[/color][/size]
[size=1]
[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 [/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3:40 PM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的誕生與大放異彩 [/color][/size][size=1][color=black]浮世繪鼻祖──菱川師宣(1625~1694):
在1680年左右,首先將木版畫由插畫版畫獨立而為單頁版畫,浮世繪於是誕生。菱川師宣出生於千葉縣的保田也地方,其早期的浮世繪作品裡,線條流利順暢的靈活表現,可以看出師承狩野派(日本畫派)。在後期作品裡,菱川師宣十分藝術地將線與面做對比處理使主題浮現。菱川師宣的肉筆浮世繪作品則是在單色墨線上,再手繪上彩,因此並非大量流行。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之所以能大放異彩,浮世繪六大家──鈴木春信、鳥居清長、喜多川歌磨、東冽齋寫樂、葛飾北齋、安藤廣重功不可沒,歌川派諸家龐大的製作也使浮世繪普及全國:[/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鈴木春信(1725~1770):
提及鈴木春信對浮世繪的貢獻,莫過於對版畫技法的創新──錦繪,不僅使浮世繪正式進入正統時期,同時也使浮世繪躍居日本美術界的領導地位。鈴木春信為西村重長(1697~1756)的門生,其作品受西川祐信(1671~1751)的影響,透露著抒情詩意。有別於以往美人繪,或穩重或風情萬種的風格,鈴木春信作品裡的美人,楚楚可憐,柔弱纖細,宛如詩畫。此種夢幻式的少女型美人,風靡了全日本一、二十年,其門生春重(1747~1818)與曾同在西村重長門下的磯田湖龍齋(活動於1756~1780)皆深受影響。[/color][/size]
[color=black][size=1]鳥居清長(1752~1815):[/size]
[/color][size=1][color=black]為鳥居派第四代繼承人,精研美人繪,"清長美人"更是對許多美人繪畫師有著深遠影響。鳥居清長將鈴木春信的可憐少女模樣加以改良,並吸取北尾重政(1739~1820)和磯田湖龍齋的長處,將美女一變而為修長玉立、寫實健康的"清長美人",一時之間成為浮世繪師爭相模仿的對象,其中包含傑出美人繪畫家鳥文齋榮之(1756~1829)及喜多川歌磨(1753~1806)。
鳥居派為早期浮世繪三大主流之一,其元鳥居清元(1664~1729)為鳥居派一世,與二世鳥居清倍(1694~1716)同為役者繪大師,作品特色皆為"瓢簞足"和"蚯蚓描",充分展現男歌舞伎的強壯結實。鳥居清滿(1735~1785)為鳥居派三世,鳥居派即是在此時由役者繪轉入美人繪,並在四世繼承人鳥居清長筆下,產生出類拔萃的"清長美人"。[/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喜多川歌磨(1753~1806):
堪稱為日本美人繪泰斗,極具天才,技藝精湛。早期拜在鳥山石燕門下習畫,曾受北尾重政影響,也曾模仿清長美人,但在後來漸漸展現個人才華,開創個人風格。其首創之「大首繪」系列作品,專注於描繪臉部特寫之半身胸像,充分表現女人的白嫩肌膚與眉宇神情,風格極為豔麗性感。除了美人繪以外,歌磨亦是描繪自然的高手,1788年出版的『花果昆蟲繪木』即展現其對大自然的觀察入微與寫實工筆造詣。[/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東冽齋寫樂(活動於1794~95年間):
猶如浮世繪史中的一顆慧星,僅在寬政六年至七年(1794~96)間出現。由於本身為能劇演員,因此對於演員臉部表情特徵、演員性格皆能掌握。其役者繪之大首繪,即誇大而生動逼真地描繪出演員的表情性格,也因為過於誇張,使得演員們對其畫風大分排斥。寫樂作品的另一特徵,是將背景部分使用暗銀色的雲母粉以突顯主題,使演員強烈的浮出畫面。但也因為過於豪華,使得當局明令禁止,也因此斷送了寫樂的版畫創作前程。[/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葛飾北齋(1760~1849):
在所有浮世繪師裡,北齋的創作生涯不僅是最長久的,也是具備最多樣而豐富的面貌。1836年北齋曾自述道:「我是用自由自在、順從心意的方式去作畫。雖然己是迫近八旬的老翁,但眼睛與畫筆卻不遜色於任何壯年藝術家。我很想活到一百歲,以達到完全的獨立。」北齋是以如此自由的方式作畫,因此在九十歲的生命中,其創作風格不斷改變。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年輕時,北齋曾入役者繪大師勝川春章(1726~1792)的門下習藝,除了役者繪之外,北齋亦學習當時正風行的清長美人,之後與狩野派傳人修習帶有中國風格的水墨畫,同時也研究西洋風景透視,使得北齋樹立其特有風格。抽象式的純粹風景畫,不僅為逐漸衰退的浮世繪,注入一股新生命,北齋同時將人們的注意力由美人畫、役者繪轉移至自然風景畫,『富嶽三十六景』即為其不朽名作。葛飾北齋的多風貌創作,還包括圖書插繪、賀卡、風俗畫、肉筆繪與花鳥版畫,尤其是花鳥版畫等,細膩生動,1830年出版的『小花集』即為此類作品且廣受人民喜愛,與風景畫同為當時浮世繪新寵。[/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安藤廣重(1797~1858):
與葛飾北齋同為浮世繪史裡最重要的兩大風景畫家,其作品比葛飾北齋多了一份日式抒情。早年曾拜歌川豐廣(1773~1828)為師習役者繪與美人繪,後來受葛飾北齋影響開始學習風景畫。1851年出版的『東海道五十三次之內』與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並列為風景版畫名作。由於曾習南畫狩野派的水墨表現和四條派的寫實功夫,使得安藤廣重的風景畫能將日本四季抒情情懷自然寫實地呈現,同時為大和民族崇尚自然的情操作了最佳詮釋。『名所江戶百景』系列為其著名之名所繪,其中之『大橋驟雨』,不僅是安藤廣重逝世前之創作絕響,更因為梵谷的臨摹而直接證明了浮世繪對印象畫派的影響。[/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歌川派:
由歌川豐國(1769~1825)所創立,門徒眾多且綿延出許多支派。歌川派諸家的創作數量十分龐大,且有許多作品是以街頭巷尾為題材,不僅因此成為浮世繪普及全國之大功臣,同時也為當時風俗民情留下寶貴的實錄
[/color][/size]
[size=1]
[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
[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 [/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3:42 PM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藝術之鑑賞 [/color][/size][size=1][color=black]一. 前言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西元前一六0三年,德川家康統一天下被封為將軍,一六一五年將首都遷至江戶(今日東京),從此日本的政治文化中心及社會結構均有重大的改變。江戶在幕府的統治下,成為全日本聚居了五十萬人口的第一大城。因為新興的工商市民階級,掌握了全國重要的經濟命脈,許多經商致富的商人,雖然沒有貴族的名銜,但財大氣粗,勢力凌駕於沒落的貴族,他們競相以追求物質享受,且耽溺於官能享樂,來滿足自己,以奢侈揮霍來誇示自己的社會地位。約從十七世紀中期開始,江戶富豪就以當時隅田川畔的吉原(藝妓集中的風化區)和其附近的歌舞伎(演劇的劇院)町,作為示富襬闊的休閒娛樂所在,一些戲迷及有錢的捧場恩公,常以畫師繪成之美女圖、風俗圖,裝飾他們的豪華巨宅,促使江戶早期的浮世繪-「肉筆繪」浮世繪的興起。第一代著名的名家,即為浮世繪的開山祖師菱川師宣(1625~1694)。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江戶市民階級的繁榮,使日本藝術文化及社會生活發生巨大的變化,貴族的精緻典雅藝術品味,隨著庶民生活的需求,以及宮廷畫師工匠的東來江戶,裝飾藝術有了重大的轉變。中國明代民俗版畫及木刻插畫的盛行也影響日本,約在十七世紀中期以後,日本出版商基於生意的眼光,開始把當時江戶流行的歌舞伎中,演出的感人愛情故事或其他戲碼等,出版畫冊,並以木板刻畫插圖的形式來增加可讀性,這種有繪畫插圖的故事書出版後,風行一時,普遍得到市民階級的喜愛,約在1680年左右,菱川開始把故事書中的插圖,以單張的形式出版發行,又因版畫可以重複印刷,價廉物美極獲好評,成為江戶市民最歡迎最普遍的生活藝術品。對於庶民中心的偶像劇中的美女,其畫像可以隨時購買擁有,實為最能滿足一般貧民心中的需求,浮世繪的版畫,從此展開其兩百多年來的歷史。版畫的題材從戲劇的人物,藝妓美女,至江戶風俗,年中行事,各地風景名勝,生活百態,到各行各業工作情景,花卉草蟲等均一一入畫,內容的題材因此越加豐富,成為一幅幅江戶市民生活的寫實畫作,因為題材內容所好,浮世繪成為日本大眾流行的藝術文化。但因有一部份描繪江戶風化區,情色男女的春畫題材,曾被當局視為非正派且不入流的藝術而被禁。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的全盛時期,是開發多色套版印刷的「錦繪」技法發明以後,在錦繪發明以前,雖曾有漆繪、紅繪、丹繪等各種新技法的開拓與嘗試,可視為浮世繪由單純到複雜的創作過程之演進。各家的畫師、刻板師、上色師及出版商的微妙結合,加上選取題材的微妙特色,用色的配合手法等,約在十八世紀初期到中期,這些作品的風格乃漸漸地顯現出來,因此形成著名的三大流派,即為所謂的鳥居派、懷月堂派、奧村派。鳥居派由鳥居清元(1645~1702)創始,本身曾為歌舞伎演員,浮世繪製作傳至其子清信(1664~1729)時,以「役者繪」而廣受歡迎,當時的「役者」均為男性演員,卻能微妙地刻畫出女性的心理與表情,鳥居的「役者繪」,特別擅長將劇中角色的身份與男性本身的特色,以其渾厚的筆觸充分地表現出來。至清信時,特別善用對戲劇服飾的張力描繪,在衣袖與下擺之間的表現能充分的表達華美的感覺。懷月堂派的開山鼻組懷月堂安度(1670~1743),其傳世著名的作品,「風前美人圖」,將亭亭玉立迎風佇立的美女形象的嫵媚豔麗,做了最完美的詮釋,為後世的喜多川歌磨的創作,奠定了基礎並有歌川派的產生。奧村派的原祖奧村政信(1686~1764),曾經在浮世繪技法上,不斷的突破,並從事新技法表現的種種試驗,是一位頗有開拓性的作家,他利用西洋透視的原理,在版畫中表現景深的作法,有重要啟發性的意義。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十八世紀中期至晚期,因鈴木春信開始了五色以上套印的「錦繪」,不僅在色彩上,尤其是細部刻畫的寫實技法,使「役者繪」、「美人繪」以及風景多人物的場景,更為生動真實的發揮,其中著名的「大首繪」手法,只描繪臉部的特寫,不僅可將人們內心中的喜、怒、哀、樂所呈現的表情神韻表達,並能捕捉瞬間神采的一刻,尤其精確而巧妙無比,其中勝川春好、葛飾北齋等均有傳世傑作流傳。除外鳥居清長(1752~1815),更以婉約清麗的筆觸,高雅的色調,描繪修長的七頭身型的美女,一掃過往豔麗而官能美感的美女形象,塑造江戶男兒理想型的秀外慧中型女性。後來的喜多川歌磨,更以擅長表達衣料的美感及大膽的用色,細膩的髮髻描繪表現,被封為當代美女繪畫的泰斗,他描繪的寬政三大美女;難波屋的阿北、高島屋的阿久、芝神明前水茶屋「菊本」的阿繁,將江戶美女的萬般風情一一細緻的描繪出來。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黃金時期的浮世繪題材,包括了許多「大場景」(即生活風俗)的題材,人物眾多,內容複雜,以成套印製的作品,採取連續性的系列畫作表現出浮世繪的內容,涵蓋了更為廣泛的層面,這時正逢江戶經濟社會發展的顛峰期,許多藝術家亦紛紛投入浮世繪創作的行列,使其取代了傳統的貴族繪畫,成為日本的繪畫主流。十八世紀晚期的東冽齋寫樂(1794~),以誇張的手法,描繪「役者市川」,並採取雲母粉片做成粉版的創作方式,使浮世繪的表現方法,另開新境。十九世紀以後,歌川豐國與豐廣掀起後來歌川派的新頁,成為浮世繪中期以後的主要流派之一,但後來居上的葛飾北齋(1730~1849),則是將浮世繪推向藝術作品高峰的重要奇才。他從勝川春章門下開始其繪畫生涯,但特別吸收了西方風景畫的透視原理及中國繪畫的精神,創作出他璀璨的藝術生命,他著名的礦世作品「富嶽三十六景」,將波濤洶湧的神奈川的浪花細部,及其驚魄駭人的浪頭之美,表現的淋漓盡致,令人拍案叫絕。他的門下亦秉承師門的創作風格,使浮世繪能在役者、美女、風俗畫以外,以風景山水版畫,建立獨樹一格的藝術,使純粹藝術之精神生命能更充分地發揮,使其延續開創了後世日本版畫的新境界。浮世繪這種江戶時代的流行藝術,隨著西方文化的傳入,明治維新新時代的來臨,中因其幕府的結束而沒落。但在傳入西方之後,則由於因緣際會,西方印象派的大師們,因傾心東方藝術而與其精神互通,終於掀起歐美的欣賞東方藝術之熱潮。這些情況的出現,實為當年苦心作畫的浮世繪作者,所完全始料未及的事。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的文化意義,從今日的角度加以分析,其豐富的文化意涵代表了日本傳統生活文化中,最可貴的藝術瑰寶,所以在我們鑑賞的過程中,作為一個鑑賞者,必須具備一些基本知識,始能進入其奧堂的妙趣,藉此分別略述如后,以增加對其內在意義的瞭解。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二. 版式與色料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基本的表現形式,分為成冊的「版本」,一頁單張印製的「版畫」,以及在紙本或絹本上畫師直接筆繪的「肉筆繪」等三種。最早以「肉筆繪」開始,均由富豪階級特別訂製而製作價錢亦高,中期則以版畫單張印製最流行,價格比較低廉,所以能夠大眾化及普及化。版畫的製作是由刻板師、繪師、摺師及出版商的組合所形成,每版又可重複印製,可普及於江戶一般民間,後來成為浮世繪的主流。成冊的版本則含有文字或連續性,成為插畫的性質。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版的製作,一般採用櫻木,因太硬則不好刻,太軟易於磨損,最早只採用墨版印刷,稱為「墨摺印」,只採用墨一色印製,原先均為書本插畫,每冊中插圖數頁,後來逐漸脫出單純的插畫,成為獨立的畫本,大都以十二張合為一冊的格式。隨後再陸續發展「丹繪」(用鉛丹為主),以綠、黃兩色為主調,「紅繪」((用植物性的色料紅色為主)、繪漆(在色料中加膠,使其呈現光澤)、紅摺繪(紅繪加黃、藍色)、石摺繪(用墨色為底、產生反白效果)、水繪(用藍取代墨色線條或沒骨法)、合羽摺(版面留有紙型紙痕)、錦繪(多色套印)等。錦繪的技法日益精湛以後,除求色彩的多變化以外,結合「摺師」,開發「吾妻錦繪」(如織錦的壓繪細工)、雲母摺(底以雲母粉末摺印)等多種技法,使浮世繪產生豪華的效果。在各種色料的材質中,一般紅色是使用植物的紅花,黃色是使用 鬱金香、海堂、雌黃、藍色是使用露草、紅色是使用氧化亞鐵、白色則使用鉛白等植物或礦物性原料為原則。
[/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3:43 PM

[size=1][color=black]三. 江戶生活與風俗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江戶人的生活,隨著江戶工商業的發展,日益繁榮,在經濟生活的富足之餘,尋求各種休閒遊樂,所以年中行事有各種節慶娛樂的禮俗幾乎每個月令,均有節日,例如根據「四時交加」或「日本風俗圖繪」中的內容,以當時的店頭街景描繪江戶人們的生活風俗,在正月圖中,將年初拜年,用福壽草裝飾於屋前,放風箏的男子,正在打羽鍵,手持羽板的少女,甩猴戲的雜耍人物等都表現出來。在江戶地區一年十二個月,幾乎每個月令均有節慶,尤其在十二月中旬以後,就有廟會,街道兩旁各式年貨,堆的滿坑滿谷更是常見的景觀。當時江戶人的許多生活中的細節,都以十分寫實的手法,忠實的呈現出來,江戶町人所喜愛的劇場,錢湯都在浮世繪中不斷出現,而春天觀花賞櫻,夏天遊河看煙火,秋天賞月觀楓葉,冬季玩雪泡溫泉,都是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江戶人生活上的各種生活情趣和禮俗,均為畫面題材隨手可見的事物。當時在「魚河岸」(今日本橋附近)一帶,是江戶的「下町」,也是町人主要活動的主要核心,居住附近方原地區的富商,在日進千金的情況,活力十足,所以看戲和遊廓,為主要消磨時間的方式。看戲的人與戲中的主角,美麗如花的花魁,爭奇鬥豔,熱衷於追求服飾之美。所謂最時髦的時世妝,新式髮型,考究的生活用品,也在畫面中及其忠實的反映出來。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中,許多「大場景」的畫面,就是表現一些江戶生活中,人群聚集的大場面,如「相撲」、「戲場」、「節日神輿」、「廟會」、「賞花」、「遊河」等,當充分了解到這些畫面的內在意義,就愈能欣賞到浮世繪真正精髓所在。例如歌川豐國的一系列作品「遊廓朝夕」,是由五十張合為一套的作品,主要的內容,描繪江戶妓女,自起床的夜晚歇息的一天生活,每一場景均表現出妓女生活中,頹廢、絕望、無奈與毫無尊嚴,非人性及不太為人所知的生活悲情,那種無語問蒼天的辛酸悲淒,溢於畫外,令觀賞者為之動容,浮世繪的精神意義,可能即在這種豐富的人文關懷中、悲天憫人之思想意涵的表達罷!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浮世繪是今日研究江戶地區,婦女髮式與裝飾風俗,最重要資料之一,尤其從「美人繪」的題材中排比研究,我們發現畫中裝飾的繁與簡,服飾紋樣,和服帶子的結法,頭上髮簪、髮釵、梳子的使用,均與江戶經濟的繁榮衰退,暗中反應其微妙的起伏關係。而特殊的化妝習俗,如染黑齒的習俗是代表已婚婦女,但後來在吉原地區只有青樓女子才染黑齒,至於剃眉,也是代表已婚婦女的習俗。至於胭脂,當時江戶的婦女以淡妝為尚,濃妝豔抹是有「性」的意味與非良家婦女的暗示意涵其中,除外如服裝上的紋飾,也常會含有一種隱喻於其中,例如穿著一種蝙蝠圖樣和服的婦女,有代表黑夜行動的意義,及隱指「夜鷹」或「神女」的寓意在其中。至於髮式形制之豐富令人嘆為觀止,如插滿玳瑁的美女作品,從其髮梳的透明感,可以瞭解其材質的特色,玳瑁原為舶來品,當時價格十分昂貴,最初禁止平民使用,但自江戶的町人崛起,禁令無形中自動消除,富裕町人的婦女,吉原藝妓都是三~五支的斜插髮釵於其上,這種髮飾滿頭的現象,顯示江戶雄厚無比的經濟實力。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四. 劇本與演員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從浮世繪的題材內容中,以歌舞伎劇場的戲劇內容及演出之演員角色為主題,在比例上為數極多,這一類的浮世繪,必須先了解這些戲劇的來源及其題材之出處,扮演角色的相關資訊,才能體會其畫面的妙趣,對於某些特別誇張處理的局部或比例上的不相對稱也就更能體會深刻。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從劇本的出處加以探討,大致可分下列數類: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一)以神話故事及傳說的內容為主題,大都以傳說中之英雄豪傑及著名武將、戰爭相關故事等內容為主,稱為「武者繪」,這種畫面主題,製作歷史最為悠久,如菱川師宣的繪本中,就有「武家百人一首」、「大和武者繪」、「大江山物語」等多種題材,這些早期的浮世繪作品,可說是浮世繪的發祥作品,以墨版印製為主。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到丹繪作品出現以後,鳥居清倍的作品,在這類「武者繪」中,充分表現力的美感,即所謂「瓢簞足、蚯蚓描」的繪畫特徵而獲得好評。後來的錦繪浮世繪,在處理這類題材,更能精確的表現畫面及角色的特徵,而且表現的場面更大,人物更多,尤其是國芳,最擅長處理這類的題材。明治以後,此類人物的畫風,已加入西畫的表現方法,顯得層面加深,人物更為逼真。從其內容及主題來說,源自傳說神話的題材有「神功皇后與武內宿禰」、「宇治川先陣」、「堀川夜討」、「川中島之合戰」等,源自中國小說的有「三國誌」、「水滸傳」等人物。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二)從中國或日本歷代傳下的故事、戲曲小說等題材作為內容,通常是民間流傳極廣的故事,一般稱為「物語繪」,這類主題,因為內容廣為民間所熟悉,深入於一般人民的腦海之中,特別受庶民及一般民眾所喜愛。最著名的有「源氏物語繪」等。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三)採取社會諷剌、滑稽或戲弄式的社會生活中的內容,稱為「戲畫」,因為內容十分逗趣而帶濃厚的諷剌性,許多主題又為一般人們所關心,所以十分討好。作品中如歌*的「酩酊之七變人」、國芳的「金魚」、曉齋的「鳥獸戲畫」等都是。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四)日本獨特的競技項目如「相撲」等,素以相撲有關的內容為題材,稱為「相撲繪」。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五)採取社會當時發生的時事為內容的「報導繪」。例如以1855年10月2日發生的地震為內容的「鯰繪」、以橫濱開港、日美締約為內容的「橫濱繪」、以明治維新以後革新內容為主題的「開化繪」及「新開錦繪」等等都是。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演員為主的浮世繪,則可區別為在劇中表現的角色為主題及專門表現演員本身的特徵及其日常生活為主的二種主題。另有一種是表現演員個人特徵與劇中角色二者合一的特殊主題,即為「似顏繪」。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一般以表現劇中角色造型的「役者繪」居多,大都表現舞台上表演的一幕或特殊表情、動作為主題,如畫面只以上半身,尤其是以臉部表情的特寫為主,稱為「大首繪」,這類作品最能顯示戲劇張力,這種「大首繪」,大都以江戶時期著名的演員如「六代目市川團十郎」、「三代目澤材宗十郎」等為主題。其它表現舞台後台情景的「樂屋姿」、「役者日常姿」等一同的表達方向亦有,最特別的一種是在演員逝世後,追溯其特色而繪製的「死繪」,可說是一種紀念性的浮世繪。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五. 結語
[/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綜合而論,浮世繪的鑑賞,不能以單純的藝術性觀點來探討,其內容背後所隱藏的文化質素的豐沛,與日本文化特質中的生命因素,才是我們必須細心品味的核心。當然從技法面來說,其刻工、畫師不斷追求藝術性表現的堅持,亦不容忽視,尤其是利用線條的視覺美感為主軸的藝術呈現方式,實與中國源遠流長的藝術特質,有不可分割的相關性,是我們品鑑浮世繪作品特別值得注意的特點之一。總之,面對浮世繪數量龐大的各類作品,應從那個角度切入了解,必須先獲得這一範疇中充分的資訊,再以綜合性的觀點,從更宏觀的角度去分析作品,才是鑑賞浮世繪的不二法門。
[/color][/size]
[size=1]
[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 [/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3:48 PM

[img]http://www.ncu.edu.tw/~ncu7195/exhibit/90/ex3/picture/pic/01.jpg[/img]

得棚牙 2007-6-2 03:49 PM

[table=98%][tr][td=1,7,60%][align=center][img=360,255]http://www.ncu.edu.tw/~ncu7195/exhibit/90/ex3/picture/pic/02.jpg[/img][/align][/td][td=1,1,9%][size=2][color=#ffffff]作者[/color][/size][/td][td=1,1,21%][font=新細明體][size=10pt]三代豊國[/size][/font][/td][/tr][tr][td=1,1,9%][size=2][color=#ffffff]作品名[/color][/size][/td][td=1,1,21%][font=新細明體][size=10pt]《雁金五人男物》中的安の平兵衛和極印千右衛門[/size][/font][/td][/tr][tr][td=1,1,9%][size=2][color=#ffffff]年代[/color][/size][/td][td=1,1,21%][font=新細明體][size=10pt]約[/size][/font][size=10pt]1847-1852[/size][/td][/tr][tr][td=1,1,9%][size=2][color=#ffffff]類別[/color][/size][/td][td=1,1,21%][size=2][color=#ffffff]錦繪[/color][/size][/td][/tr][tr][td=1,1,9%][size=2][color=#ffffff]尺寸[/color][/size][/td][td=1,1,21%][size=2][color=#ffffff][font=Times New Roman][size=12pt]86[/size][/font][size=12pt]×6[/size][font=Times New Roman][size=12pt]6[/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2pt]㎝[/size][/font][/color][/size][/td][/tr][tr][td=1,1,9%][size=2][color=#ffffff]備註[/color][/size][/td][td=1,1,21%][/td][/tr][tr][td=2,1,30%][align=left]  [/align][/td][/tr][/table]

得棚牙 2007-6-2 03:56 PM

[align=center][img=201,300]http://www.ncu.edu.tw/~ncu7195/exhibit/90/ex3/picture/pic/06.jpg[/img][/align]

得棚牙 2007-6-2 03:57 PM

[align=center][img=360,170]http://www.ncu.edu.tw/~ncu7195/exhibit/90/ex3/picture/pic/03.jpg[/img][/align]

得棚牙 2007-6-2 03:58 PM

[align=center][img=212,300]http://www.ncu.edu.tw/~ncu7195/exhibit/90/ex3/picture/pic/12.jpg[/img][/align]

得棚牙 2007-6-2 04:00 PM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Tsunami_by_hokusai_19th_century.jpg&variant=zh-tw][color=black][img=400,276]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a/a5/Tsunami_by_hokusai_19th_century.jpg/400px-Tsunami_by_hokusai_19th_century.jpg[/img][/color][/url]
[color=black][/color]
[color=black][/color]
[color=black]最廣為人知的浮世繪—[b][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A5%9E%E5%A5%88%E5%B7%9D&variant=zh-tw]神奈川[/url]衝浪裏[/b]
[size=-1]《[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F%8C%E5%B6%BD%E4%B8%89%E5%8D%81%E5%85%AD%E6%99%AF&variant=zh-tw]富嶽三十六景[/url]》之一,[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91%9B%E9%A3%BE%E5%8C%97%E9%BD%8B&variant=zh-tw]葛飾北齋[/url]繪。[/size][/color]

得棚牙 2007-6-2 04:01 PM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Toshusai_Sharaku-_Otani_Oniji%2C_1794.jpg&variant=zh-tw][size=2][color=black][img=210,309]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0/0e/Toshusai_Sharaku-_Otani_Oniji%2C_1794.jpg/210px-Toshusai_Sharaku-_Otani_Oniji%2C_1794.jpg[/img][/color][/size][/url][size=2][color=black]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Toshusai_Sharaku-_Otani_Oniji%2C_1794.jpg&variant=zh-tw][size=2][color=black][/color][/size][/url]
[color=black][size=2]三代目大谷鬼次の奴江戶兵衛
[/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D%B1%E6%B4%B2%E9%BD%8B%E5%AF%AB%E6%A8%82&action=edit][size=2]東洲齋寫樂[/size][/url][size=2]繪[/size][/color]

得棚牙 2007-6-2 04:02 PM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Hiroshige_nuit_de_neige_%C3%A0_Kambara.JPG&variant=zh-tw][color=black][img=300,197]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4/42/Hiroshige_nuit_de_neige_%C3%A0_Kambara.JPG/300px-Hiroshige_nuit_de_neige_%C3%A0_Kambara.JPG[/img][/color][/url][color=black] [/color][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Hiroshige_nuit_de_neige_%C3%A0_Kambara.JPG&variant=zh-tw][color=black][/color][/url]
[b][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92%B2%E5%8E%9F&action=edit][color=black]蒲原[/color][/url][color=black] 夜之雪[/color][/b]
[size=-1][color=black]《[/color][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D%B1%E6%B5%B7%E9%81%93%E4%BA%94%E5%8D%81%E4%B8%89%E6%AC%A1_%28%E6%B5%AE%E4%B8%96%E7%B9%AA%29&variant=zh-tw][color=black]東海道五十三次[/color][/url][color=black]》之一,[/color][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AD%8C%E5%B7%9D%E5%BB%A3%E9%87%8D&action=edit][color=black]歌川廣重[/color][/url][/size]

得棚牙 2007-6-2 04:07 PM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Suzuki_Harunobu_001.jpg&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img=180,241]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9/99/Suzuki_Harunobu_001.jpg/180px-Suzuki_Harunobu_001.jpg[/img][/color][/size][/url]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鈴木春信:兩少女[/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color=black][size=1][b]鈴木春信[/b](すずきはるのぶ,英譯Suzuki Harunobu, [/size][/color][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724%E5%B9%B4&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1724年[/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770%E5%B9%B4&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1770年[/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是日本[/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B5%AE%E4%B8%96%E7%B9%AA&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浮世繪[/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畫家。[/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4:10 PM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Utamaro1.jpg&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img=250,385]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4/4b/Utamaro1.jpg/250px-Utamaro1.jpg[/img][/color][/size][/url]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寬政三美人[/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color][/size]
[color=black][size=1][b]喜多川歌縻[/b](きたがわ うたまろ,英譯Kitagawa Utamaro, [/size][/color][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753%E5%B9%B4&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1753年[/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806%E5%B9%B4&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1806年[/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是日本[/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B5%AE%E4%B8%96%E7%B9%AA&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浮世繪[/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最著名的大師之一。善畫美人,是[/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5%AD%E5%A4%A7%E7%BE%8E%E4%BA%BA%E7%B9%AA%E5%B8%AB&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六大美人繪師[/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之一。[/color][/size]

得棚牙 2007-6-2 04:15 PM

[size=1][color=black]《[b]富嶽三十六景[/b]》,[/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B5%AE%E4%B8%96%E7%B9%AA&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浮世繪[/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畫師[/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91%9B%E9%A3%BE%E5%8C%97%E9%BD%8B&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葛飾北齋[/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的作品之一,描繪由[/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97%9C%E6%9D%B1&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關東[/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各地遠眺[/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F%8C%E5%A3%AB%E5%B1%B1&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富士山[/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時的景色。初版只繪製36景,因為大受好評,所以葛飾北齋仍以《富嶽三十六景》為題再追加10景,最終此系列共有46景。一般俗稱初版的36景為「[b]表富士[/b]」,追加的10景為「[b]裏富士[/b]」。[/color][/size]
[size=1][color=black]《富嶽三十六景》為葛飾北齋晚年的精典大作,初版於[/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4%A9%E4%BF%9D&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天保[/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2年([/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831%E5%B9%B4&variant=zh-tw][size=1][color=black]1831年[/color][/size][/url][size=1][color=black])發行,出版商為[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A5%BF%E6%9D%91%E5%B1%8B%E4%B8%8E%E5%85%AB&action=edit]西村屋與八[/url]。[/color][/size]
[size=1][/size]
[size=2]1. 江戶日本橋[/size]

[size=1][/size]
[size=1][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5/52/Nihonbashi_bridge_in_Edo.jpg][img=800,521]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5/52/Nihonbashi_bridge_in_Edo.jpg/800px-Nihonbashi_bridge_in_Edo.jpg[/img][/url][/size]
[size=1][/size]

[size=1][/size][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得棚牙 2007-6-2 04:17 PM

[size=2]2. 江都駿河町三井見世略圖[/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d/d4/A_sketch_of_the_Mitsui_shop_in_Suruga_street_in_Edo.jpg][img=800,532]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d/d4/A_sketch_of_the_Mitsui_shop_in_Suruga_street_in_Edo.jpg/800px-A_sketch_of_the_Mitsui_shop_in_Suruga_street_in_Edo.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size]

得棚牙 2007-6-2 04:18 PM

[size=2]3. 東都駿台[/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1/11/The_Fuji_seen_from_the_Mishima_pass.jpg][img=800,534]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1/11/The_Fuji_seen_from_the_Mishima_pass.jpg/800px-The_Fuji_seen_from_the_Mishima_pass.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
[/size]

得棚牙 2007-6-2 04:20 PM

[size=2]4. 礫川雪の旦[/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b/Tea_house_at_Koishikawa._The_morning_after_a_snowfall.jpg][img=800,558]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0/0b/Tea_house_at_Koishikawa._The_morning_after_a_snowfall.jpg/800px-Tea_house_at_Koishikawa._The_morning_after_a_snowfall.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
[/size]

得棚牙 2007-6-2 04:21 PM

[size=2]5. 青山円座松[/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c/cf/The_coast_of_seven_leages_in_Kamakura.jpg][img=800,544]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c/cf/The_coast_of_seven_leages_in_Kamakura.jpg/800px-The_coast_of_seven_leages_in_Kamakura.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
[/size]

得棚牙 2007-6-2 04:23 PM

[size=2]6. 穩田の水車[/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3/3b/Watermill_at_Onden.jpg][img=800,538]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b/Watermill_at_Onden.jpg/800px-Watermill_at_Onden.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
[/size]

得棚牙 2007-6-2 04:24 PM

7. 下目黑

[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c/Shimomeguro.jpg][img=800,532]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f/fc/Shimomeguro.jpg/800px-Shimomeguro.jpg[/img][/url]


[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得棚牙 2007-6-2 04:26 PM

[size=2]8. 東都淺草本願寺[/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2/26/Asakusa_Honganji_temple_in_th_Eastern_capital.jpg][img=800,532]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2/26/Asakusa_Honganji_temple_in_th_Eastern_capital.jpg/800px-Asakusa_Honganji_temple_in_th_Eastern_capital.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
.
[/size]

得棚牙 2007-6-2 04:28 PM

[size=2]9. 御廄川岸より兩國橋夕陽見[/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2/25/Sunset_across_the_Ryogoku_bridge_from_the_bank_of_the_Sumida_river_at_Onmagayashi.jpg][img=800,540]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2/25/Sunset_across_the_Ryogoku_bridge_from_the_bank_of_the_Sumida_river_at_Onmagayashi.jpg/800px-Sunset_across_the_Ryogoku_bridge_from_the_bank_of_the_Sumida_river_at_Onmagayashi.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size]

得棚牙 2007-6-2 04:29 PM

[size=2]10. 深川萬年橋下[/size]
[size=2][/size]
[size=2][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0/Fuji_seen_through_the_Mannen_bridge_at_Fukagawa.jpg][img=800,532]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8/80/Fuji_seen_through_the_Mannen_bridge_at_Fukagawa.jpg/800px-Fuji_seen_through_the_Mannen_bridge_at_Fukagawa.jpg[/img][/url][/size]
[size=2][/size]
[size=2][/size]
[size=2][table][tr]Creator/Artist[/tr][tr]Name[td=2,1]Hokusai、Katsushika(葛飾北齋)[/td][/tr][tr]Date of birth/death[td=1,1,40%]1760[/td][td=1,1,40%]1849[/td][/tr][tr]Location of birth/death[td=1,1,40%][b]Deutsch:[/b] Honjo Warigesui (Vorort von Edo/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本所割下水(東京都墨田區)
[/td][td=1,1,40%][b]Deutsch:[/b] Edo (Tokio)
[b]English:[/b] Edo (Tokyo)
[b]日本語:[/b] 江戶淺草(東京)
[/td][/tr][tr]Work location[td=2,1][b]Deutsc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Provinz Sagami)
[b]English:[/b] Edo、Nagoya、Osaka、Kyoto、Uraga
[b]日本語:[/b] 江戶、名古屋、大阪、京都、浦賀(相模國)
[/td][/tr][/table][/size]

得棚牙 2007-6-2 04:30 PM

11. 武陽佃島

[url=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c/cf/Tsukada_Island_in_the_Musashi_province.jpg][img=800,536]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c/cf/Tsukada_Island_in_the_Musashi_province.jpg/800px-Tsukada_Island_in_the_Musashi_province.jpg[/img][/url]
頁: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展覽廳] : 日本浮世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