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專有名詞釋義

Kingthief 2007-6-7 23:14

[table=494][tr][td=1,1,94][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倫理名稱[/size][/font][/align]
[/td][td=1,1,118][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倫理對象[/size][/font][/align]
[/td][td=1,1,129][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提倡者[/size][/font][/align]
[/td][td=1,1,155][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所主張理由或學說[/size][/font][/align]
[/td][/tr][tr][td=1,1,94][font=標楷體][size=12pt]人類中心主義[/size][/font]
[/td][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人類[/size][/font]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Protagoras(約485B.C.-[/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420B.C.)[/size][/font]
[/td][td=1,1,155][font=標楷體][size=12pt]「人是尺度」理論(homo mensura [/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theory)[/size][/font]
[/td][/tr][tr][td=1,5,94][font=標楷體][size=12pt]生命中心倫理[/size][/font]
[/td][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會感受痛苦的動物[/size][/font]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Jeremy Bentham [/size][/font]
[/td][td=1,1,155][font=標楷體][size=12pt]認為動物會感受痛苦(1789)[/size][/font]
[/td][/tr][tr][td=1,1,118][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有「感知」(sentience)[/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動物[/size][/font][/align]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Peter Singer [/size][/font]
[/td][td=1,1,155][font=標楷體][size=12pt]《動物解放》(1973)(出於效益論[/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觀點)[/size][/font]
[/td][/tr][tr][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哺乳類動物[/size][/font]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Tom Regan[/size][/font]
[/td][td=1,1,155][font=標楷體][size=12pt]《動物權的實例》(1983)(出於義[/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務論觀點)[/size][/font]
[/td][/tr][tr][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所有生物[/size][/font]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Albert Schweitzer[/size][/font]
[/td][td=1,1,155][font=標楷體][size=12pt]「尊重生命」(Reverence for [/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Life)學說(1915)[/size][/font]
[/td][/tr][tr][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所有生物[/size][/font]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Paul Taylor[/size][/font]
[/td][td=1,1,155][font=標楷體][size=12pt]《尊敬自然》(Respect for [/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Nature)(1986)[/size][/font]
[/td][/tr][tr][td=1,3,94][font=標楷體][size=12pt]生態中心倫理[/size][/font]
[/td][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生態系(包括無生命物[/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質)[/size][/font]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Aldo Leopold [/size][/font]
[/td][td=1,1,155][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大地倫理」(The Land [/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Ethics)學說,出自《沙郡年紀》[/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A Sand County Almanac)(1949)[/size][/font][/align]
[/td][/tr][tr][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地球(生態圈)[/size][/font]
[/td][td=1,1,129][font=標楷體][size=12pt]Arne Naess[/size][/font]
[/td][td=1,1,155][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深層生態學》(Deep Ecology)[/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學說(1973,1985,1986)[/size][/font][/align]
[/td][/tr][tr][td=1,1,118][font=標楷體][size=12pt]地球(生態圈)[/size][/font]
[/td][td=1,1,129][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James E. Lovelock[/size][/font][/align]
[/td][td=1,1,155][align=center][font=標楷體][size=12pt]《蓋婭---大地之母》(GAIA)假[/size][/font][font=標楷體][size=12pt]說(1969,1979)[/size][/font][/align]
[/td][/tr][/table]

bluesix 2007-6-7 23:15

哇.....咩來ga.......:smile_14: :smile_14: :smile_14:

Kingthief 2007-6-7 23:16

[size=3][color=black][color=red]「[b]生命中心倫理[/b]」[/color]與「永續發展」
(一)「[color=red]生命中心倫理[/color]」的意義
「生命中心倫理」是屬於個體主義的倫理學說,它的倫理特性是:(1)重視生命個體價值,(2)只有生命本身具有價值,物種和生態系則無。「生命中心」的環境倫理,它的道德考慮對象,除了人類之外,還包括有生命的動、植物個體。(DesJardins,1993)

(二)「[color=red]生命中心倫理[/color]」與「永續發展」相關的敘述
「生命中心倫理」應用在「永續發展」議題上的看法極為特殊,「生命中心倫理」認為應該尊重所有的「生命」,但對「大自然」(包括:地球、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的「永續」,並未提出積極的想法。關於「發展」的層面,「生命中心倫理」未提出積極的想法,但反對人類因追求「人」、「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而殘害生命。

1、「[color=red]生命中心倫理[/color]」採取自由放任的環境政策,對「永續」野生動物生命未提出積極的想法:
  Singer和Regan認為為了使動物權受到充分的尊重,應該對野生動物採取自由放任的環境政策。Regan曾說:「我們的野生動物政策,應該採用『保存主義』(preservationists)所主張的『順其自然』(let them be!)」(Regan,1983)。但自由放任政策會遭遇許多問題,例如,自由放任政策有時會造成優勢物種過度的繁殖,而使生態失衡,最後也將導致優勢物種的滅絕。對主張整體論的環境主義者而言,維護整體生態平衡才是環境倫理應該追求的目標。因此,許多環境主義者批評Regan只注重生物個體,忽視了生態整體的重要性。Regan對此也提出反駁,他認為若只注重維護整體生態平衡是一種「環境法西斯主義」,它會使個體的權利,在追求最大整體利益的情況下被犧牲。他說:「環境法西斯主義和權利觀點,就如油和水彼此互不相容」(Regan,1983)。

2、「永續」動物生命時,是以保存物種成員個體的觀點來拯救瀕臨滅絕的物種:
  Singer和Regan並不支持「物種」有道德地位。Singer認為個體可以感受苦樂,而物種則不能。Regan認為個體是「具有生命的主體」,而物種則不是。所以,Singer和Regan拯救瀕臨滅絕的物種,是基於拯救物種成員個體的觀點。這與一般拯救瀕臨滅絕物種的理由,是為了保存基因庫和生態多樣性的理由並不相同。(DesJardins,1993)

3、「永續」動物生命時,瀕臨滅絕的「非哺乳類動物」道德地位,比不上「哺乳類動物」:
  Regan曾提出「具有生命的主體」是以哺乳類動物為主(Regan,1983),因此,若與前述「個體性思考」合併,將推導出不合於一般常識的結論。例如,一隻瀕臨絕種的禿鷹,牠的道德地位比不上一隻鹿或牛,因為鹿和牛是哺乳類動物,牠們比鳥類擁有更多的「生命主體」。(DesJardins,1993)

4、當人類追求「永續發展」時,禁止人類的非基本利益超越其他生物的基本利益:
  Taylor曾提出:(1)自衛原理:自衛原理是指當我們的健康或生命受到其他生物威脅的時候,可以將該生物殺死。這項原理是指當人類的基本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仍以人類的基本利益優先考量。[/color][/size]
[size=3][color=black](2)比例原理:這項原理是當人類的非基本利益和其他生物的基本利益相衝突時的解決原則。它是指在比例上,禁止人類的非基本利益超越其他生物的基本利益。例如獵殺野生物,只能在特定的區域或時間之內,以維護大部份野生物的基本利益。[/color][/size]
[size=3][color=black](3)最少錯誤原理:此項原理也是在解決人類的非基本利益和其他生物的基本利益之間的衝突。它是指當人類在追求非基本利益時,應該儘量減少違背前述四項法則或義務的次數或機會。(Taylor,1986)

    「生命中心倫理」認為應該尊重所有的「生命」,但對「大自然」(包括:地球、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的「永續」,並未提出積極的想法。關於「發展」的層面,「生命中心倫理」也未提出積極的想法,但反對人類因追求「人」、「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而殘害生命。[/color][/size]

[[i] 本帖最後由 Kingthief 於 2007-6-7 11:44 PM 編輯 [/i]]

bluesix 2007-6-7 23:16

生態批評的東東...:smile_40:

Kingthief 2007-6-7 23:16

[size=3][b][color=red]Leopold「大地倫理」與生態「永續發展」[/color][/b]
(一)[color=red][b]Leopold「大地倫理」[/b][/color]的意義
Aldo Leopold(1887-1948)是主張「生態中心」環境倫理的學者,一生致力於「生態學」和「倫理學」的整合工作。他的《沙郡年紀》(A Sand County Almanac)強調「大地倫理」(The Land Ethics),這是第一本生態中心倫理的著作。Leopold認為「大理倫理」就是「倫理的延伸」,他說:「大地倫理就是把生命社區的範圍加以擴大,以包含土壤、水、植物、動物;或者統稱為大地」。(Leopold,1949) 而「大地倫理」就是將這個「生命社區」做為道德考量的對象而擁有「道德地位」,一切的行為都必須以「生命社區」的福祉為考量的依據。因此,「任何保存生命社區完整、穩定和美麗的行為就是對的行為,否則就是錯的行為」 (Leopold,1949) 。 所以,道德的考量對象,不在於個體,而是「整體」。

(二)Leopold的「大地倫理」與「永續發展」相關的敘述
    從Leopold的「大地倫理」學說可獲得與「永續發展」相關的啟示:應該「永續」的對象,著重在「大自然」(包括:地球、生物多樣性、生態系),並反對人類因追求「人」、「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而破壞「大自然」:

1、Leopold的「大地倫理」學說著重「大自然」為「永續」的對象
Leopold的「大地倫理」學說著重「大自然」(包括:地球、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為「永續」的對象。Leopold並不認同Singer和Regan所主張的動物福祉和權利,他認為人類應該管理和控制動物的族群(包括獵殺動物),以維持整體生態環境的穩定和平衡。Leopold認為在不違反整體穩定和平衡的前提下,甚至可將動物視為「資源」以供人類使用。雖然人類可以將動物視為「資源」而加以利用,但這並不意謂「人類中心」的思想,Leopold認為人類只是「生命社區」的成員之一,而不是大自然的「征服者」,所以,人類必須以「生態良知」來面對大自然(DesJardins,1993;Leopold,1949)。

2、Leopold的「大地倫理」學說反對人類因追求「人」、「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而控制或破壞「大自然」
Leopold的「大地倫理」學說認為將大自然看成一部機器,可以由人類加以操弄,這樣的觀點和生態學至少有兩項衝突(DesJardins,1993):(1)它嚴重低估了大自然內部的交互關連。操控大自然的一部份,會對其他部份產生明顯的影響。例如,消滅「捕食者」,會使鹿的族群過度繁殖,而破壞生態系。(2)對大自然採取「機械」取向,是將地球看成「死的」;但就生態學來看,地球薀藏了無限的生命。後來,Leopold不再採用早期保育主義的經濟效益觀點,而以「道德議題」的角度討論保育主義。他提出「生態良知」的概念,就是「我們不能破壞地球的理由,是因為地球擁有太多的生命,使我們不自覺的對它產生尊敬」。「生態良知」的觀點,把地球從只具有「工具價值」,轉移到具有「天賦價值」,而值得我們的尊敬。(DesJardins,1993;Leopold,1949)[/size]

[[i] 本帖最後由 Kingthief 於 2007-6-7 11:45 PM 編輯 [/i]]

eddywithwings 2007-6-7 23:17

[quote]原帖由 [i]假面騎士響鬼[/i] 於 2007-6-7 11:11 PM 發表



哥仔, 不如就由你來啦!!!!!

:smile_40: :loveliness: :loveliness: :smile_40: [/quote]
我唔識架....要查字典的...
大陸出左本好似有兩本電話簿咁厚既 哲學辭典, 好正, 不過好重, 所以冇買到, 第日去灣仔新華度睇下有冇先 :smile_40:

[[i] 本帖最後由 eddywithwings 於 2007-6-7 11:19 PM 編輯 [/i]]

Kingthief 2007-6-7 23:18

[color=red][b][font=新細明體][size=3]「深層生態學」與「永續發展」[/size][/font]
[/b][/color][font=新細明體][size=3](一)「[color=red][b]深層生態學[/b][/color]」的意義[/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Arne Naess[/font][font=新細明體]在[/font][font=Times New Roman]1974[/font][font=新細明體]年提出「深層生態學」([/font][font=Times New Roman]Deep Ecology[/font][font=新細明體])的名稱,並將它推動為「深層生態學運動」([/font][font=Times New Roman]Deep Ecological Movement[/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Naess[/font][font=新細明體]認為過去的環境運動屬於「淺層」的生態學,它的目標是為了保護已開發國家人民的健康和福祉,它著重「環境污染」和「資源耗竭」等主題上[/font][font=Times New Roman](Naess[/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973[/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Sessions[/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991)[/font][font=新細明體],這是一個「人類中心」的觀點。但是,「深層生態學」是以一個更「整體的」、「非人類中心」也是「永續的」的觀點,找出造成這些環境問題的「深層」病因,並促進所有生命形式的「永續發展」。[/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二)「深層生態學」與「永續發展」相關的敘述[/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認為應該「永續」的對象,包括了「大自然」、「生命支持系統」和「社區」。「深層生態學」認為不論是特定的「生命」、「物種」或「生態系」,都是永續的對象。「深層生態學」認為不只生物物種瀕臨滅絕,「深層生態學」也重視「[color=red]文化多樣性[/color]」,認為不同的「文化」和獨特的「人種」都是「永續」的對象。[/font][/size]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認為應該「發展」(和「改變」)的對象,包括了:「人」、「經濟」,和「社會」。「深層生態學」強調「永續」是「發展」的前提條件,而且「深層生態學」認為應該「發展」(和「改變」)的「經濟」,是從事「初級」生產的小規模農林漁業,並反對純消費主義。此外,「深層生態學」強調發展人類生命的「質」,如:生活在有內在價值的狀態中、增加生活經驗的「深度」([/font][font=Times New Roman]depth[/font][font=新細明體])和「豐富度」([/font][font=Times New Roman]richness[/font][font=新細明體])而非「強度」([/font][font=Times New Roman]intensity[/font][font=新細明體])、過著平凡的生活。[/font][/size]
[size=3][/size]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對「永續發展」的主張,正如[/font][font=Times New Roman]Brundtland[/font][font=新細明體]委員會會員所說「永續性是經濟成長和發展都必須實踐的教條,並在廣義生態限制的情形下,長期的維持下去」,強調「永續」是「發展」的前提和限制。「深層生態學」與「永續發展」相關的看法,如下所示([/font][font=Times New Roman]Naess[/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986[/fon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污染([/font][font=Times New Roman]Pollution[/fon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運動」是以生態圈的角度來看污染,除了關心它對人類健康的危害,也關心它對其他物種生命的影響。([/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對抗汙染時,應著重它對生態環境帶來的長遠後果和影響。([/font][font=Times New Roman]3[/font][font=新細明體])第三和第四世界國家可能無力對抗污染,此時第一和第二世界國家應該盡力給予協助。([/font][font=Times New Roman]4[/font][font=新細明體])「輸出污染」不僅對其他國家人民是一種罪惡,對地球上所有生命都會造成傷害。[/font][/size]
[b][size=3][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對「對抗汙染」的主張,是「永續的」:[/font][/size][/b]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永續」的對象,包括了「大自然」、「生命支持系統」和「社區」。[/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發展」(和「改變」)的對象,包括了「經濟」,和「社會」。[/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資源([/font][font=Times New Roman]Resources[/fon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資源」和「棲地」屬於所有生命共有,沒有任何一個大自然生命可以被視為「資源」,它們並非因人類的「生產」和「消費」而存在。[/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我們不能以單一的生命物種角度來看待資源。我們必須以「整體生態」和更長遠的時空角度來看待它。[/font][/size]
[b][size=3][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對「資源」的主張,是「永續的」:[/font][/size][/b]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永續」的對象,包括了「大自然」和「生命支持系統」。[/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發展」(和「改變」)的對象,包括了「經濟」和「社會」。[/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3[/font][font=新細明體]、人口([/font][font=Times New Roman]Population[/fon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行星地球上的各種生命,已經過度承受「人口爆炸」所帶來的壓力。([/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這種壓力是以「工業生產」為後盾加以支撐,但工業社會已對自然生態造成嚴重破壞。([/font][font=Times New Roman]3[/font][font=新細明體])因此,「減少人口」己經成為當今第一優先的重要課題。[/font][/size]
[size=3][b][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對「人口」的主張,是「永續的」:[/font][/b][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永續」的對象,包括了「生命支持系統」和「社區」。([/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發展」(和「改變」)的對象,包括了:「人」、「經濟」,和「社會」。[/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4[/font][font=新細明體]、「文化多樣性」([/font][font=Times New Roman]Cultural Diversity[/font][font=新細明體])和「適宜科技」([/font][font=Times New Roman]Appropriate Technology[/fon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保護「未工業化社會」的文化,不被「工業化社會」文化入侵。([/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深層的「文化多樣性」,就如同各種生命形式的「豐富度」和「多樣性」應被重視。我們必須防範西方科技對「未工業化社會」所造成的衝擊。([/font][font=Times New Roman]3[/font][font=新細明體])我們必須以「區域的」、「軟性科技」的標準加以評估,避免破壞了「文化多樣性」。[/font][/size]
[size=3][b][font=新細明體]※「深層生態學」對「文化多樣性」和「適宜科技」的主張,是「永續的」:[/font][/b][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1[/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永續」的對象著重在「社區」,包括「文化」和「群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2[/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發展」(和「改變」)的對象,包括了「經濟」,和「社會」。[/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Kingthief 於 2007-6-7 11:46 PM 編輯 [/i]]

Kingthief 2007-6-7 23:19

[size=3][color=black]5、大地和海洋倫理(Land and Sea Ethics)
(1)地球並不屬於人類,例如,挪威的地形景物、河川、動植物和附近的海洋,都不是挪威的「財產」。同樣的,在北海下或任何地方的石油,也不屬於任何國家或人民。
(2)人類只是棲息在這塊大地上,合理使用自然資源維持基本生命所需,如果人類的「非基本需求」與其他生物的「基本需求」相抵觸時,人類應暫緩這些需求。
(3)當今的生態浩,己非科技所能挽救。我們必須深層的改變當今的工業社會形態。
※「深層生態學」對「大地和海洋倫理」的主張,是「永續的」:
(1)應該「永續」的對象,包括了「大自然」和「生命支持系統」。
(2)應該「發展」(和「改變」)的對象,包括了「經濟」和「社會」。

6、教育和科學事業(Education and 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
(1)在正確的生態政策下,教育可以增進對「不浪費的商品」(nonconsumptive goods)的敏銳認知,並反對過度重視商品的價格。
(2)科學將從「硬」(hard)走向「軟」(soft),以正視地區文化的重要性。
(3)在「尊敬地球生態圈」的深層概念下,【世界保育策略】(World Conservation Strategy)中的主張應作為教育的第一優先目標。
※「深層生態學」促成「永續」的教育和科學事業:(1)應該「永續」的對象,包括了「大自然」和「生命支持系統」。(2)應該「發展」(和「改變」)的對象,包括了:「人」、「經濟」,和「社會」。

(三)「生活型態」與「永續發展」
Naess在「深層生態學與生活型態」(Deep Ecology and Lifestyle)一文中,提出項具體的建議,可作為「永續生活型態」的參考,如下所示:(Naess,1984)
1、過簡樸的生活,避免不必要的浪費。
2、促進人類活動的「內在價值」和意義。
3、減少對個人財富的追求,反對純消費主義。
4、保持對商品功能的敏感度,挑選適宜又足以滿足需求的商品。
5、避免只因為「新奇」而喜新厭舊。
6、生活在有內在價值的狀態中。
7、欣賞人種和文化的差異,不要將它視為威脅。
8、關心第三和第四世界,避免我們的物質生活水準過度高於生活所需。
9、過著平凡的生活。
10、增加生活經驗的「深度」(depth)和「豐富度」(richness)而非「強度」(intensity)。
11、從事有意義的工作,不要只為了生存而工作。
12、過「複合的」(complex),而非「複雜的」(complicated)生活,在生命的每個時刻,儘量獲得正面的生活經驗。
13、生活在「社區」(community)而非「社會」(society)裏,從事「初級」生產,例如小規模的農林漁業。
14、只滿足生活所必需,不做額外的欲望追求。
15、珍惜舊有而堪用的物資,不做不必要的採購。
16、試著真正居住在大自然環境裡,不要只有旅遊欣賞而已,避免追求「旅遊主義」(tourism)。
17、必須「輕而無痕」的居住在易受傷害的自然環境中。
18、欣賞所有的生命形態,不只是關心漂亮、有用,和著名的物種而已。
19、若必須將其他生命作為人類資源使用時,也應該記得並尊重它們的內在價值。
20、當寵物和野生物種產生利益衝突時,應保護野生物種的權益。
21、儘力保護地區生態系而不只是個體生命而已,並將人類自己的社區視為生態系的一部份。
22、對大自然的干擾,不只是不必要、不理性,也是一種粗暴和罪惡的行為,人類應該對此負起責任。
23、認同者應該起而行動,就算產生衝突也不怯懦,但在言語上和行動中保持「非暴力」的原則。
24、當其他行動都失敗時,應參與或支持非暴力的直接行動。
25、進行部份或全部的素食。[/color][/size]

Kingthief 2007-6-7 23:19

[size=3][color=black][b][color=red]「社會生態學」與「永續發展」[/color][/b]
(一)「[color=red][b]社會生態學[/b][/color]」的意義
由Bookchin所發展的「社會生態學」,一般稱為「自由主義的社會生態學」(libertarian social ecology)、「生態無政府主義」(ecoanarchism)或廣為熟知的「社會生態學」(social ecology) (Bookchin,1987;DesJardins,1993)。「社會生態學」的特點包括:(1)「社會生態學」認為社會的宰制結構,應該先於對大自然的宰制。因此,「社會生態學」希望能發現是怎樣的社會類型,才會促成宰制大自然的「意識形態」。(2)「社會生態學」認為社會層級提供心理和物質的情境,來利用和宰制大自然。社會的機構和實務,例如農業和科技的形式,是用來促進對大自然的宰制,並使得過程更有效率。(3)在這樣的社會裏,是以「控制」的能力來定義「成功」的。也就是能擁有愈多的員工為自己效力,擁有愈多的財富、權利和地位,那就是愈「成功」。而這個「成功」的定義,也可以擴展至對大自然的宰制和控制。(Bookchin,1987;DesJardins,1993)

(二)「社會生態學」的實踐意涵
在實務上,Bookchin提出「永續農業」和「適宜科技」的概念(Bookchin,1987;DesJardins,1993):(1)「永續農業」又稱為「有機的」、「可更新的」、「低輸入的」、「生態的」、「可再生的」農業,它併除高科技的耕作方式,不以「生產力」作為優先考量的依據。它綜合了生態學、農業科技和傳統耕作方式,將農場看成一個「生態系」而不是一個「工廠」。希望藉此避免對外在資源(例如,生物科技和化學肥料)的依賴,進而擺脫外在力量的控制和宰制。(2)「適宜科技」就是採用地區性的、無污染的能源來取代核能。例如,採用太陽能、風力、水力等能源,這樣可以避免對外在能源的依賴,而擺脫外在的控制和宰制。「永續農業」和「適宜科技」可以使決策權「去中心化」,避免控制和宰制的發生。地區性的社群變的「永續」和「自足」,人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並與大自然和諧相處。對Bookchin而言,只有當人們免於其他人的宰制,大自然才能免於受人類的宰制。

(三)「社會生態學」與「永續發展」相關的敘述
1、「社會生態學」反對社會的「宰制」和「控制」,以及對大自然的剝削。因此,應該「發展」或「改變」社會型態:
Bookchin「自由無政府主義」要追求的目標,就是沒有任何外在的宰制和控制,包括社會的、法律的、智力和情緒的壓迫。在這樣的「正義社會」裏,「社群」是為了滿足共同的需要和目標而創造,它沒有任何形式的宰制; 相對的,它擁有完全的自由和參與。它的決策過程是「去中心化」的。因此,個體之間互補與互助,而不是去宰制對方。這樣的「無政府社群」就像一個生態系,具有「多元化」、平衡的、和諧的特性。

2、應該「永續」的對象,著重在「大自然」和「生命支持系統」。並認為人類可以當引領「大自然演化」的「舵手」:
Bookchin曾經將人類看成引領大自然演化的「服務生」,認為人類足以領導大自然「演化」的方向。Bookchin認為人類的「理性」和人類的「社會」本身就是演化的產物,是大自然所給予的「自覺」能力。以此觀點,Bookchin否定任何將人類從大自然中移除,或任何貶低人類價值的學說。他認為「生命中心倫理」和「深層生態學」,都貶低了人類的理性能力。因此,社會生態學被看成是「人本的」,具有強烈的「文藝復興」意味(DesJardins,1993)。

雖然Bookchin認為人類可以當引領「大自然演化」的「舵手」,但是Bookchin明確的反對人類以自身利益為目的,也就是以「人類中心」的基礎來操弄或控制大自然。Bookchin與Leopold一樣,也強調「第一自然」的複雜性; 所以,Bookchin認為人類必須以「保守」和「謹慎」的態度來改變大自然。Bookchin認為「人性」是大自然演化的產物,也是唯一能有精緻理性思考,並對自己行為(尤其是做為「舵手」的行為)負責的生物(DesJardins,1993)。[/color][/size]

[[i] 本帖最後由 Kingthief 於 2007-6-7 11:46 PM 編輯 [/i]]

Kingthief 2007-6-7 23:20

[size=3][color=black]「[color=red][b]生態女性主義[/b][/color]」與「永續發展」
(一)「[b][color=red]生態女性主義[/color][/b]」的意義
  「生態女性主義」一詞,是在1974年由Francoise d'Eaubonne所創,Karen Warren認為「生態女性主義」(ecofeminism,或ecological feminism)是指對大自然和對女性的宰制之間,不論是從歷史的、經驗的、符號的、理論的層面來看,都可以發現重要的關連(Warren,1990)。但由於女性主義者對女性以及大自然,如何受到壓抑的看法有相當大的差異,因此,對於「宰制自然」和「宰制女性」之間關連性的看法,也有很大的差異(DesJardins,1993)。
  生態女性主義主張以「關心」(care)和「關係」(relationship)為出發點,來解決環境問題。她們認為應該發揮女性天生的特質,來關懷地球環境。在生態女性主義者的心中,最能代表女性美德的人就是「母親」,因為「母親」必須生育和養育兒女。而在生育和養育的過程中,最重要的特質就是「關心」和「關係」。生態女性主義者提出「關心的倫理」(ethics of care),主張倡「關心」、「關係」、「愛」、「責任」、「信任」的價值。以主動「關心他人」來替代「權利和義務的約束」,以「合作關係」取代「衝突對峙」(Warren,1990)。因此,生態女性主義不喜歡傳統哲學中抽象和理性的倫理法則,她們重視具體和感性的關懷行動。她們的主張和Aristotle的「德行倫理學」相似,重視如何成為一個有德之人 (Warren,1990;DesJardins,1993)。

(二)「生態女性主義」與「永續發展」相關的敘述
「生態女性主義」認為應該發揮女性天生的特質,主張以「關心」(care)和「關係」(relationship)為出發點,來關懷地球環境。所以,應該「永續」的對象,著重在「大自然」和「生命支持系統」。應該「發展」(或「改變」)的對象,著重在:「人」和「社會」(應「改變」社會對女性的價值觀)。

1、應該「永續」的對象,著重在「大自然」和「生命支持系統」
「生態女性主義」認為應該發揮女性天生的特質,主張以「關心」(care)和「關係」(relationship)為出發點,來關懷地球環境。Noddings和Ruddick認為「關心的倫理」非常符合女性的生活經驗,尤其是作為一個母親生育和養育兒女的經驗。Susan Griffin認為「關心的倫理」,就是以「母-子關係」(mother-child relationships),作為「人-大自然」(human-nature)關係的基礎,關心和照顧大自然。「關心的倫理」就和Leopold所主張的,我們應該「愛護、尊敬大地」一樣,要求我們成為一個良好品德的人。
2、應該「發展」(或「改變」)的對象,著重在:「人」和「社會」(應「改變」社會對女性的價值觀)。
對於生態關懷,Karen Warren認為「不論在歷史上、實證上、概念上、理論上、符號上,以及經驗上的各個層面,都應該關心對女性宰制以及對大自然宰制之間的關連。對生態女性主義者而言,這樣的關連所導致的對女性和對大自然的利用或剝削,以及發展出不當的政策,這些都是錯誤的」。因此,生態女性主義者認為,對女性的壓迫是一種主要的社會宰制類型,而壓迫女性,和壓迫大自然兩者之間有者緊密的相關性。因此,她們認為女性運動和生態運動的目標是非常一致的。[/color][/size]

[[i] 本帖最後由 Kingthief 於 2007-6-7 11:47 PM 編輯 [/i]]

Kingthief 2007-6-7 23:20

[size=3][color=black]「[color=red]蓋婭---大地之母[/color]」假說與「永續發展」
(一)「大地之母假說」(Gaia hypothesis) 的定義
J E. Lovelock在1969年提出「大地之母假說」,1979年,他出版《蓋婭,大地之母》一書。這項理論是假設由於生命的存在,才使得地球表面(如:大氣層與海洋)的物理與化學環境,變成使生命舒適的穩定狀態。此與傳統知識相反,傳統知識認為生命是在適應地球的環境,然後生命與環境分別演化;而且,大地之母假說的焦點,特別集中在大多數人忽略的「微生物」(Lovelock,1979)。大地之母的重要器官包括「港灣、濕地及大陸棚的淤泥」以及「我們及其他動物的胃腸內」(Lovelock,1979):(1)大地之母的重要器官在港灣、濕地及大陸棚的淤泥。大地之母的重要器官「不在陸地,而在港灣、濕地及大陸棚的淤泥」。「這些水域沈埋碳的速率,自動調控了大氣中氧的濃度,讓許多維生元素重返大氣層」。因此,除非了解地球及這些水域扮演的功能,否則最好應在開發地域之外。(2)大地之母的重要器官在我們及其他動物的胃腸內。甲烷的製造對氧濃度的調控可能極為重要,但有些嫌氧性微生物(嫌氧性微生物釋放甲烷到大氣層)社群,並不生活在海底,而活在我們及其他動物的胃腸內。幾乎所有的甲烷,可能都是從這些地方製造出來的。因此,我們胃腸製造的甲烷與其他氣體,可能相當重要,在某時期人類也緩緩地為大地之母的維生系統貢獻力量。

(二)「大地之母假說」的特點──環境與生命共同演化
環境與生命共同演化,包括兩項特點:生命改變地球環境、被改變的地球環境推動生命的演化(Lovelock,1979)。這種相互影響的過程,使生命與地球環境結合成一個「活物」,Lovelock強調「地球是一個能自行調控的生物」,而不是「生命受到環境的壓力,被迫調整其自身才能生存下去」。這個活物稱為「蓋婭」,源自希臘語「地球的女神」、「大地之母」(Lovelock,1979)。Lovelock聽從一九八三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William Golding建議,稱這為「大地之母」,即希臘神話中大地女神「蓋婭」。Lovelock指出:大氣層是大地之母的延伸,大氣層如翼羽,翼羽雖非生命體,卻是生命體的延伸(Lovelock,1979)。

(三)「蓋婭---大地之母」假說與「永續發展」相關的敘述
  「蓋婭---大地之母」假說,認為「生命改變地球環境,被改變的地球環境推動生命的演化」,這種相互影響的過程,使生命與地球環境結合成一個「能自行調控的生物」。它認為應該「永續」的對象,著重在「大自然」(特別是地球上的「沿海」和「大陸棚」)。反對人類因追求「發展」而破壞「大自然」。

1、「系統調控」、「內環境穩定」與「永續發展」
Lovelock強調「地球是一個能自行調控的生物」,構成一個「內環境穩定」的狀態,促成「大自然」(特別是地球上的「沿海」和「大陸棚」)的「永續發展」。這種「系統調控」和「內環境穩定」的實際例子就是(1)地球的溫度調控:儘管太陽輻射能量已有極大的變遷,地球表面的溫度,卻一直維持著冷熱適中,適於生物生存的溫度的狀態(Lovelock,1979)。(2)地球的二氧化碳調控:地球上的二氧化碳含量,「若無生命參與,二氧化碳累積在大氣內,終究會濃到毒害的地步」。幸好二氧化碳氣體,會與生物圈的生物發生強烈的作用,二氧化碳不但是大氣中光合作用的原料,也是非光合作用的異營性生物的有機物來源,這兩種方式都可移除二氧化碳(Lovelock,1979)。

2、「大地之母假說」對「永續發展」的具體建議:保護大陸棚
Lovelock認為大地之母的重要器官包括「大陸棚的淤泥」,而且,海洋中的生命都集中在大陸棚上方;因此,我們必須保護大陸棚。他認為大海洋與這窄水域比較起來,就像陸地的沙漠一般,生命稀少難尋。以大地之母的意涵而言,海洋中的豐富生命都集中在淺海與大陸棚上方,其意義深遠(Lovelock,1979)。大規模的海帶養殖計畫所造成的破壞,會比任何工業毒害造成的影響都大得多。如果近海養殖業以目前陸地農業一樣的規模繼續進行,那麼對大地之母及全人類而言,其後果是不堪設想的(Lovelock,1979)。[/color][/size]

[[i] 本帖最後由 Kingthief 於 2007-6-7 11:23 PM 編輯 [/i]]

derekchun 2007-6-7 23:21

嘩...連自然倫理都有,依個睇來要走佬...:smile_43:

bluesix 2007-6-7 23:22

哇, 你呢個生態理論體系, 好掂好齊美wor :smile_40:

假面騎士響鬼 2007-6-7 23:24

[quote]原帖由 [i]bluesix[/i] 於 2007-6-7 11:14 PM 發表




型爆...本本係高野 :smile_40:

最尾果本...我鐘意...:smile_40:

日後若能來網聚,可借俾我看嗎? :smile_40:

或者睇完簡單介紹一下最後果本的內容好嗎? :smile_40: [/quote]


亞哥仔, 你講話可唔可以具體一點???:funk: :funk:

Kingthief 2007-6-7 23:32

舊貼!

-----------------------------------------------

[size=3][b]第一章      [font=新細明體][size=20pt]緒論 [/size][/font]
[/b][font=新細明體]    在人類的歷史上,不分地區、種族與階級,女性都是一種附屬的地位。自從十五世紀開始,西方開始有了專門論及婦女的權利與價值的文章。但真正開始具有社會運動的雛形,卻是遲到1789年法國大革命,革命女志士古傑所發表的「婦女權力宣言」,婦女運動到此才有明確的抗爭對象與目的。所以,雖然婦女運動到今日只有二百多年的歷史,可是他帶給世人的啟發與迷惑卻是最具震撼性的。 [/font][/size]
[size=3]
[b][font=新細明體][size=16pt]第一節  女性意識的覺醒 [/size][/font][/b][/size]
[size=3][b][font=新細明體][/font][/b]
[font=新細明體]    在父權體制長期的宰制之下,一直將女性視為男性的私有財產,而不能展現其之聰明才智,在中古歐洲,比較聰明的女性可能會被冠上女巫的標誌,在古代的中國,也一直強調「女子無才便是德」,更有所謂的三從四德,女性一直不備當成是一個完整的個體,而只是一個附著在男性身上的菟絲花,就連大文豪盧梭也是如此的認為。 [/font]
[font=新細明體]    沃爾斯考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1759-1797)在1792年發表了「女權的辯護」一文中,對盧梭有諸多的批評,盧梭認為,一個女子永遠也不能自認自己可以獨立,他應當被恐懼、害怕、膽小所控制,表現出可愛乖巧的一面,無論何時男子想要輕鬆休閒的時刻,他要風情萬種地做出賣弄的姿態,成為富於誘惑力的尤物,才是男子的良伴。沃爾斯考夫特認為這種說法實在荒謬之至,一個偉大的人物,竟會在此種主題上,充滿男性自大與肉慾的思想。 [/font]
[font=新細明體]    他認為女人應該被視為具有理性動物的行為能力,不應將他們視為依賴他人而存在的畜類,教養他們應該涵養他們的心智,給予崇高的原則與訓練,使其經由自覺而依賴人性本身的尊嚴,教育他們如同男子一般,接受挑戰而非滿足需要 [/font]
[font=新細明體],使他們成為更好的一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    米爾(John S. Mill,1806-1873)與他的妻子泰勒(Harriet Taylor)在1861年共同完成了「論婦女的附屬地位」。文中提到,婚姻使女人成為合法的奴隸;在吳爾芙(Virginia Woolf,1882-1941)的「莎士比亞的妹妹」一文中,莎士比亞的妹妹茱底絲,她和莎士比亞一樣是非常聰明、一樣富有才華。茱底絲不想嫁給父親安排的對象,於是逃婚到了倫敦,但她的遭遇和一樣到了倫敦的莎士比亞有著天壤之別,沒有人相信他的才華,而最後自殺了。雖然這並不是真實的故事 [/font]
[font=新細明體],但卻讓我們感到在莎士比亞那種瞧不起女性的時代,只要你是女性,縱然你有在多的才華,也不可能會有機會發揮。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6pt]第二節  女性主義的定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女性主義」的英文字feminism,是源自於法國的feminisme。根據柯德教授的研究,1880年代創立第一個婦女參政權會社的法國女子奧克雷最先提出了這一個詞彙。但在1890年代,法國婦女團體或婦女刊物雖然時常引用它,但是溫和派的婦女平權倡導者往往要與他保持距離,自稱她們的組織是「女性的」而非「女性主義的」。直到二十世紀初年「女性主義」才被法國各派爭取婦女選舉權運動者所接受。 [/font]
[font=新細明體]    西蒙.波娃認為女性主義是指獨立於階級鬥爭之外,專門位女性問題而奮鬥的主義。她認為女性主義者是在結合階級鬥爭,但獨立於階級鬥爭之外,力求改變婦女處境的女性----甚至男性。吉爾曼(Charlotte P. Gilman)在「婦女與經濟學:男女經濟關係為社會進化的一要素之研究」中提到,女性主義為全世界婦女的社會覺醒。凱特(Carrie C. Catt)對女性主義下了這樣的定義:反抗舉世用法律或習俗強行阻擾婦女享有自由的一切人為障礙。她並說:像啟蒙思潮與民主政體一般,女性主義是一種進化,沒有領袖,也無須組織,而且因各個地區的特殊需要與特定的宗旨而有不同的含意。 [/font]
[/size][font=新細明體]  [/font]

Kingthief 2007-6-7 23:34

[color=black][size=3][b]第二章  女性主義理論的九大流派
[/b][font=新細明體]    不同時代、地域、文化情境下產生的女性主義理論受到主流思潮的影響,而衍生出各種的流派,各流派之間有其推演發展的歷史脈絡,特別是早期的女性主義,脈絡十分清晰。 [/font]
[font=新細明體]    各流派女性主義在歷史淵源、分析方法和主張上固然有基本的差異,但其目的都在批判、改造父權文化,所以差異之外也多有重疊、神似之處,所以乃根據女性主義的發展演變的歷史進程及特質劃分為九大類:[color=red]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存在主義女性主義、基進女性主義、精神分析女性主義、當代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女同志理論、後殖民女性主義及生態女性主義[/color]。 [/font][/size][/color]
[color=black][size=3][font=新細明體][/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6pt]第一節  自由主義女性主義 [/size][/font][/b]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壹、歷史背景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自由主義女性主義,乃指由自由主義思潮發展而來的女性主義思潮。自由主義興起於十九世紀的西歐,以英國政治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為最重要的代表人物。在政治層面上,自由主義挑戰當時君權神授的理念與君主專制的政治制度,指出政府的統治必須得到人民的同意;在經濟層面上,隨著資本主義市場的勃興,舊有的封建制度對旅行、金融、貿易交易的種種限制也受到新興中產階級的挑戰,以自由之名,爭取更多的經貿機會與累積個人財富的機會。十七、十八世紀的女性主義者將自由主義的理念與主張加以延伸,擴張到婦女身上以及私領域的性別關係。她們認為,如果政治領域裡的君權神授是不可以忍受的,那麼為什麼家庭裡,仍保留著男性家長的絕對權威呢? [/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貳、基本理念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一、[/font][font=新細明體]理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自由主義認為人類的共同本質是理性,這是人之所以異於禽獸之處,主張女人的本性和男人一樣,是人性(human)與理性(rational),而非生殖性(sexual)。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font][font=新細明體]自由主義與個人主義 [/font]
[font=新細明體]人存在世界上的目的與意義,必須由個人決定,而非依賴他人的權威與意見,自主(autonomy)與自我決定(self-determination)就是自由主義所崇奉的原則,也就是不受別人干涉,自己決定自己的生存目標。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font][font=新細明體]平等 [/font]
[font=新細明體]「平等」是自由主義的核心原則,洛克認為每個人都有權去從事她所喜歡的事,並不受他人的干擾;同樣地,她也必須尊重他人的權利與自由,不去干涉他人的事。所以個人必須去遵守法律與平等的原則。 [/font]
[font=新細明體]平等有二個面向,第一個面向是接受束縛的平等,也就是說大家要接受相同的法律限制;第二個面向是機會的平等,每個人均有均等的機會追求自我發展並發揮自我的潛能。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參、自由主義對女性主義的影響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女性主義沿襲自由主義的理念,將之推廣到女性身上。首先,婦女是人具有理性。理性是婦女以及所有人類的共通本質,而婦女的性別是次要的。根據自由、自主與自我的決定原則,女性主義認為女性生存的目的必須以自我實現、自我潛能發展為優先。女性的自我就是存在的目的,而非為了做妻子與母親才存在,就好像男性是為了父親與丈夫的角色而存在。 [/font]
[font=新細明體]    自由主義女性主義在概念上強調個人主義以及自我優先,同時在經驗層次上又肯定家庭對女性的重要,這是其務實特性以及理念本身的內在侷限。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肆、代表人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一、[/font][font=新細明體]瑪麗.沃爾斯考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1759-1797) [/font]
[font=新細明體]    沃爾斯考夫特認為女人和男人一樣具有理性。其主張女性要發展理性,培養獨立自主的人格,同時她不特別支持女性參與公共領域的生活,她認為只有少數特別優秀的女性才會從事政治,大多數的女性是在家庭領域裡去追求理性與獨立。要達成理性與獨立,首先,女性要有一技之長,能取得經濟獨立;其次,法律必須承認男女平等,女性也擁有財產權,而非附屬於丈夫。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瑪格麗特.芙樂(Margaret Fuller,1810-1850) [/font]
[font=新細明體]    芙樂主張女性在法律地位和世俗生活裡的權利,並更進一步從存在哲學的觀點,強調女性有追求內在自由的權利。所謂的內在自由,包括心靈的充實、智識的成長、理性與創造力的激發。 [/font]
[font=新細明體]    芙樂認為母職是女性生活的部分而非全部,女性必須超越特定的家庭關係去追求自我成長。她特別指出女性自我成長的目的並不是要成為一個稱職的妻子與母親,而是為了自身的豐富與充實。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約翰.史都特.米爾(John Stuart Mill,1806-1873) [/font]
[font=新細明體]    米爾指出法律的不平等,使得婚姻制度中的婚姻關係,猶如主人與奴隸的關係。米爾將政治哲學裡的公共領域的契約概念擴充到婚姻的關係,認為婚姻關係必須經由當事人同意,在平等條約下訂定共同的生活方式。契約的精神就是自主與自我決定,契約婚姻使女性不會在違反自身自由意志的情況下結婚。米爾主張女性應該有一技之長與經濟獨立能力,這樣才不會為了長期飯票而無奈的走進婚姻中。 [/font]
[font=新細明體]    此外,應該解除就業市場對女性的各項限制,由能力來決定,使社會運作更有效率。米爾與沃爾斯考夫特及芙樂一樣,認為一般女性婚後應該以家庭為主,不需要外出工作。但是那些特別優秀的特殊女性,應該不受任何阻礙,發揮她的才能,甚至和男性一較長短。 [/font]
[font=新細明體]四、貝蒂.傅瑞丹(Betty Friedan,1921-) [/font]
[font=新細明體]    傅瑞丹繼承了十八世紀以來自由主義的基本主張,而同時又更加強調女性在公共領域的參與。 [/font]
[/size][/color][font=新細明體][size=3][color=black]    傅瑞丹指出父權社會的文化機制竭盡所能地塑造一個快樂、滿足的、幸福的家庭主婦形象,使得女性自幼就嚮往這個形象,並把自己的一生寄託於家庭與婚姻的關係。然而,這個理想的形象,只是個迷思。傅瑞丹鼓勵女性放棄以家庭主婦的形象作為自我的認同,不過她並未提倡女性在實質上放棄家庭生活,而是在家庭與事業間取得平衡。傅瑞丹認為女性可以同時兼顧家庭與事業,而以事業為主。[/color][/size]
[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

Kingthief 2007-6-7 23:35

[size=3][b]第二節               [font=新細明體][size=16pt]烏托邦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壹、烏托邦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興起的社會脈絡[/size][/font][/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在1830年代「社會主義」的含意為:「一種創新的社會制度,重視社會性、合作、友善,反對自私、競爭、個人自利自足;社會嚴格控制財富累積與私人財產;經濟平等或至少社會認定的才德(merits)或分配報酬」。 [/font]
[font=新細明體]    這股欲打破資本主義經濟,尋求社會新秩序的思潮誕生於十九世紀前葉,歐洲正從農業轉型到工業資本社會,政治制度處於極度騷動時期,思想上則是受到十八世紀啟蒙運動的影響,社會瀰漫著一股相信理性,注重實驗,強調人性由社會環境決定的樂觀主義。社會主義即抱著這種信念,相信人類的理智可以設計一種理想的社會組織,並且即刻付諸實行。 [/font]
[font=新細明體]    直接促成社會主義誕生的第一個歷史事件是1765年瓦特發明蒸汽機,引發工業革命,人類邁進機器操作的時代;鼓勵社會主義思想萌發的第二個歷史事件是法國大革命,發生於1789年歐洲從此脫離封建的就時代。 [/font]
[font=新細明體]    在法國大革命之後,1796年原始社會主義者巴博(G. Babeuf)提出了廢除私有財產方能建立政治與經濟平等的論述。十九世紀前半葉,主要的社會主義者在英國有歐文,在法國有聖西門及傅立業。歐文認為競爭是罪惡之根。其主張消弭階級以重組工業社會成為共享財產,自治合作的社區。傅立業倡導土地與財產用有,興建以農業為主的小型結社。聖西門繪制了一個由菁英治理的工業社會,沒有私有財產,社會地位不以財富而定,階級對立消失,人人皆有平等受教的機會以成為管理階層菁英。 [/font]
[font=新細明體]    社會主義思想從1830到1848年逐漸從玄談轉變為政治運動。1848年馬克思與恩格斯發表共產黨宣言,譴責資產階級以自由主義的哲學為藉口,漠視勞工階級的生活慘況,並且合理化資產階級民主改革的道德性,製造一種社會平等的假象。他們稱呼他們的立論為「烏托邦社會主義」。 [/font]
[font=新細明體]    烏托邦的社會主義堅持唯有兩性在知性、權利與財富上皆達平等,社會主義追求的人性全面改造的目標方能實現。傳統的馬克思主義則悖離這項理念,強調社會的不平等的根源在於階級剝削,枉顧性別壓迫。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貳、烏托邦社會主義女性主義思潮(1820s-1840s)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十九世紀曇花一現的烏托邦社會主義並不是一個整合的運動,有關女性主義的論述各家不盡相同,也稱不上嚴謹,但基本上有幾個共同的訴求:廢除私有財產制、提倡愛情自由、革除婚姻家庭制度、組織公社及打破男女分工。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參、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密契兒.貝雷(Michele Barrett)指出所謂的馬克思女性主義的重要性在於女性主義者可以吸收馬克思對自由主義一針見血的批判,由此覺悟婦運奮鬥的目標在追求婦女與全人類的解放,而非政治上的零碎改革。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肆、馬克思主義對現代女性主義的影響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馬克思理論對現代女性主義深具影響的有二大部分:一是歷史唯物論及一些相關的概念,如:人性、意識型態、階級意識及假意識等;二是現代資本分析,其中以異化、實踐及價值決定論對女性主義最具影響力。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font][font=新細明體]歷史唯物論、人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自古西方一直存在著唯心論與唯物論之辯。唯心論將理念或意識視為唯一動力。馬克思受到十八世紀唯物論者赫爾巴哈(Holbach)及十九世紀唯物論者費爾巴哈(Feuerbach)的影響,認為人類受環境塑造,否認理念的優位或自主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歷史唯物論主張每個歷史時期的產生方式將形成特定的經濟結構,制約著當代的整個政治、社會與精神生活----意即當代的意識型態的形成。歷史唯物論否認永恆普遍的人性存在,主張人類的需要、興趣與能力是歷史與社會的產物,受到某個時代的生產方式的制約。 [/font]
[font=新細明體]傳統馬克思以歷史唯物論為基礎,主張男女不平等的關鍵在於資本家對婦女具體而為的經濟剝削。現代女性主義猛烈攻擊這種立論是一個粗糙的經濟決定論 [/font]
[font=新細明體],完全忽略的父權體系的角色。女性主義者認為馬克思的歷史唯物論失之偏頗,重視由男性控制的公領域的生產活動及生產關係,忽略的私領域的再生產活動及二性社會關係。女性主義歷史唯物論探討生產與再生產活動間的辯證關係,主張婦女受壓迫的物質基礎不在階層,而是在兩性的分工制度。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font][font=新細明體]階級、階級意識及假意識 [/font]
[font=新細明體]馬克思對階級的概念有三個層面:一是從人與生產資源的關係來看;二是勞資階級之間的社會關係是建立在前者對後這的經濟剝削;三是客觀上屬於無產階級或資產階級者,必須再主觀上自覺到彼此是同一個階級,且對另一階級懷有敵意,使構成階級。 [/font]
[font=新細明體]假意識相對於階級意識,形容工人受到社會強勢意識的影響,不自覺自己被剝削,無法形成階級意識,因此無法形成階級。 [/font]
[font=新細明體]現代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者常以婦女比擬無產階級,呼籲女性發展出我群受到壓迫的真實意識,擺脫假意識,不在認同有利於男性的父權的意識型態。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異化 [/font]
[font=新細明體]    異化就是對本該有親密關聯的人、自己、物與自然感到疏離,因而覺得生命缺乏一種意義。馬克思認為是資本主義造成人們普遍的疏離感,疏離感使人失去活力。 [/font]
[font=新細明體]    有些現代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女人比男人感受到更深、更多的疏離感,女人與家務勞動、自己的身體及男性的親密關係,皆處於異化狀態,因為女人是被編派去從事這些工作以滿足他人的需要,凡是別無選擇的工作就是異化勞動。有些女性主義持相反的論調,宣稱資本主義社會,公領域是異化的世界,家庭才是唯一未被污染的淨土。 [/font]
[font=新細明體]四、勞動價值論 [/font]
[font=新細明體]    馬克思再資本論中區分了三種經濟價值:使用價值、交換價值及剩餘價值。馬克思由此進一步發展出勞動價值理論,解釋市場產品及資本家獲利的價值。 [/font]
[font=新細明體]五、實踐 [/font]
[font=新細明體]    實踐是指人類有意識的活動,目的在改變世界。馬克思認為「人應該在實踐中證明自己思為的真實性,即自己思維的現實性和力量」。 [/font]
[/size][font=新細明體][size=3]    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運用到實際革命運動時,強調提昇勞工的自覺,促其萌發一種被壓迫的階級意識。自1960年代以來,婦女運動也採用類似的自覺運動。[/size] [/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
[size=3][b]伍、恩格斯的<家庭、私有財產與國家的起源>(1884)
[/b][font=新細明體]    在<家庭、私有財產與國家的起源>一書中,恩格斯駁斥當時主張核心家庭是自然的,兩性不平等肇因於生理差異無法避免之說,強調自古以來婦女在婚姻 [/font]
[font=新細明體]、家庭、政治與社會上所享有的權利,總被其經濟地位制約著,且受歷代大環境的生產方式所決定。 [/font]
[font=新細明體]    恩格斯認為婦女所受的壓迫完全是階級的經濟壓迫,並沒有「純性別的壓迫」 [/font]
[font=新細明體]。所以一但生產工具公有化,階級藩籬撤除,兩性皆平等參與經濟活動,即無不平等對立的關係,受壓迫的情境即將消失。 [/font]
[b][font=新細明體]結語 [/font][/b]
[/size][font=新細明體][size=3]    馬克思主義拋給女性主義一個基本的命題:婦運的目標在爭取女權而已嗎,抑或是婦女解放以結合階級與種族革命,並達到全面改造經濟、政治與社會的目標?恩格斯也留給女性主義一個重要的遺產:性關係、婚姻制度與家庭形式都是某個歷史時期的產物,有各式各樣的可能、可變與可塑性。[/size] [/font]

Kingthief 2007-6-7 23:36

[size=3][b]第三節             [font=新細明體][size=16pt]存在主義女性主義 [/size][/font]
[/b][font=新細明體]    存在主義女性主義以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的第二性為代表作。其在全面的探討自古以來女人再男性掌控的世界淪為第二性的處境,挑戰所有本質論的女性主義與反女性主義,提出的「女人不是生成,而是形成」。這本書主要論述的有三個方向:性別差異的起源、性別差異及不平等的內容及衍義與兩性如何生活。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壹、與女性主義相關的存在主義概念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一、[/font][font=新細明體]存在與他者 [/font]
[font=新細明體]沙特將黑格爾的存在的二種形式----觀者與被觀者的雙重自我稱之為「自體存在」(pour-soir)。自體存在意指人與其他萬物皆具備物質存在性,就如人的身體或其他動、植、礦物,各有其客觀,固定的物性,可經由視、聽、嗅、觸覺來感知。 [/font]
[font=新細明體]波娃延伸了這個觀念,而闡述男人視女人為他者,來鞏固自己的存在。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font][font=新細明體]存在先於本質 [/font]
[font=新細明體]沙特的名言:「存在先於本質」,意指人類不具備永恆、客觀、共同的人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波娃及沙特他們肯定每個人的未來是開放的、有無限可能的,個人的任何行動,所包含的是環境的力量與個人的主體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他者 [/font]
[font=新細明體]    黑格爾認為心靈要視身體為他者,自我需要視他人為他者,以便定義自己為主體。沙特沿用、擴展了黑格爾的觀點,認為意識還有第三種存在的形式---- [/font]
[font=新細明體]Mit-sein或稱為Being-for-Others。這是一種與他人相處的意識,其作用是:本來一心一意「為自己」的自覺存在,很弔詭地,必須直接或間接地化別人為他者來確認自己的主體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四、第二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    波娃在第二性的導論中,從存在主義的基本理念切入,開宗明義地點出:己/他之別是人類思想的一個基本類別,而從一開始,男人便為自己正名為「己」,女人則為「他」。 [/font]
[font=新細明體]五、女人的命運 [/font]
[font=新細明體]    要了解女人所受的壓迫為何未如此獨特,波娃首先探討女性是如何成為第二性的。<第二性>一書中共分為二卷,卷一為<事實與迷思>,卷二為<女人今日的生活>。卷一的第一部份即為「命運」,分別重審心理、生理分析及歷史唯物論者所提出的性別不平等的肇因。 [/font]
[font=新細明體]六、神話 [/font]
[font=新細明體]  神話可以用來交代難以解釋的現象,簡化複雜的事理,或將不合理的現象合理化。波娃花了許多的心力來分析男人如何創造神話/意識型態來對女人耳提面命,使他們安於其位。就從各民族的創造神話來看,大多數都反映出共同的信念 [/font]
[font=新細明體]:女人的他者角色是自然、永恆的,不像奴隸還有翻身的機會,可以反客為主;男人永遠也不需要像奴隸主那樣,感知他和奴隸的彼此瞪視,互為對方的他者;因為女人之為男人的他者,是絕對的,而非相對的。 [/font]
[font=新細明體]七、女人的經驗 [/font]
[font=新細明體]    在卷二<女人今日的生活>中,波娃企圖從女人一生各階段的實際經驗,來呈現出他們是如何被塑造成為女人。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貳、對存在主義女性主義的商榷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對於存在主義女性主義許多人有著批評。首先,有些批評者認為如:自覺存在、自體存在、超越等觀念並非直接源於女人的生活經驗,而是哲學家的抽象思考產物,因此第二性並不是大多數女性可以接近的。 [/font]
[font=新細明體]    其次,批評者認為波娃所探討的女性真實經驗太以她自己----法國白人資產階級為中心,並暗示這是舉世皆然的女性經驗。其三,波娃對女人的身體的態度傾向負面。最後,波娃太全面接受以男性為常模的價值觀,她要女性接受男性的價值,卻未相應要求男性接受女性的價值。 [/font]
[/size]

Kingthief 2007-6-7 23:37

[size=3][b]第四節  基進女性主義
[/b][font=新細明體]    基進女性主義的重點在於:主張女人所受到的壓迫是最古老、最深刻的剝削形式,且是一切壓迫的基礎,並企圖找出婦女擺脫壓迫的途徑。她所談論到的議題多與女人切身相關,包括:性別角色、愛情、婚姻、家庭、生育、母親角色、色情、強暴,乃至於女人的身體、心理等,處處都直接觸及女人的身心,發出女人最赤裸的聲音。 [/font]
[font=新細明體]  基進女性主義誕生於1960年代末、70年代初,主要的發源地是紐約及波士頓。她是從男性的新左派的陣營中發展出來的。她們主張婦女的受壓迫是所有種族的、經濟的、政治的壓迫根源,必須加以根除,否則將會繼續生長各種壓迫的枝椏。因此,消弭婦女所受的壓迫將創造一個新型式的革命性變化,遠勝於任何改變。是以,「基進」一詞一方係指教新左派更根本的革命立場,另一方面也暗示較自由派女性主義更廣泛、深入的進步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    以下便從父權制度、性別角色、生育角色、性及批判等五個單元來介紹基進女性主義。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壹、父權制度----壓迫的根源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從男性主導的運動裡撤退出來的基進女性主義者發現:父權制度或是男性支配,才是婦女受壓迫的根源,而非資本主義。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font][font=新細明體]葛瑞爾----女人是被閹割了的 [/font]
[font=新細明體]在葛瑞爾的<女太監>一書中,其基本理念:女人是被動的性存在,因為她是被男人閹割了。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font][font=新細明體]米列----性即政治 [/font]
[font=新細明體]米列在<性政治>這本書中提到「性即政治」,並使用「父權制度」一詞來指涉世界上許多地方控制女人的事實。米列指出父權制度誇大了男女的生理差異 [/font]
[font=新細明體],以確保男性擁有支配的角色、女性擁有附屬的角色。社會藉著性別角色刻板化的過程,使婦女接受她們的次等地位。而父權制度的主要支柱,是米列所說的「性政治」,這是一套藉著個別男人的支配各個女人之方式存在的人際權力制度。男女之間的關係,一如政治生活中男人的關係,是一種支配與附屬的關係,米列認為男性與女性的關係是所有權力關係的典範,但她是藉著性關係來表達,她通常被拿來與愛相提並論,而非權力。社會藉著經濟、心理、法律等方式使婦女屬於男人,但這種控制的最終行使是在臥房。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戴力----創造「婦女生態」 [/font]
[font=新細明體]    戴力在<在聖父之外>一書中論道,基督教的整套象徵系統本質上是壓迫女性的。戴力認為所謂的「現實」是藉著言語建構起來的,因此她要採取激烈地摧毀或解構言語的方式來呈現女性存在的真實現象,並重獲婦女語言的力量,她稱此過成為「『新字詞』之旅」。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貳、性別角色----從陰陽同體到婦女本位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在七0年代初,性別被基進女性視為受壓迫的主要根源,有關理論專注於性別角色分析,並欲以陰陽同體(androgyny,或譯為中性),取代兩極化的兩性。七0年代中期起,陰陽同體受到排斥而發展出婦女本位觀,女性異質不再被認為是婦女壓迫的根源,反而被視為婦女力量的來源及解放的種子,也是社會變革的契機。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font][font=新細明體]擁抱陰陽同體論 [/font]
[font=新細明體]早期的基進女性主義者看出婦女受壓迫的根源是性別制度,便努力思索去除或擺脫這個制度的方法。她們的解決之道有二個取向:一是排除性別區分,朝陰陽同體文化努力;一是不與男性發生關係,即拒絕或改變異性戀制度,採取性別分離主義,女同性戀主義乃是最徹底的方式。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生理性別vs.社會性別 [/font]
[font=新細明體]    米列借助其他作者的研究,來說明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是分開的二個概念。在生理上,一個嬰兒的性別在出生時即可看出。然而在心理上,一個人要再十八個月大時方有性別認同,換言之,這是文化上在後天所獲得的。社會性別的意念獨立於生理的事實,它是社會加給個人的期許、屬性、行為等等的集合。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佛蘭曲----「重新闡釋」的陰陽同體 [/font]
[font=新細明體]    佛蘭曲(M. French)和米列等人一樣,視父權制度為一切壓迫方式的絕佳典範,視性別主義(性別歧視)為先於其他所有主義的「主義」。她從人類社會的演化過程來探索父權制度及男女特性的形成,並論政支配的權力是支持父權制度的奴役性意識型態,而共享快樂是可以破解父權制度的解放性意識型態。 [/font]
[font=新細明體]四、維蒂格與朵金----追求無性社會的極致 [/font]
[font=新細明體]    法國基進女性主義者維蒂格(M. Wittig)與美國基進女性主義者朵金(A. Dworkin)都認為人類生理實體本身是社會建構的。維蒂格認為女人並不構成一個「自然團體」,女人做為類別是一個「人為的(社會)事實」。朵金亦認為,我們總將人概念化成為一定是男的或女的,是扭曲了人類有非常多樣的跨性特徵的事實。她和維蒂格抱持著相同的目標,就是追求一個無性別社會的極致。 [/font]
[font=新細明體]五、婦女本位觀 [/font]
[font=新細明體]    普遍的頌揚做女人,包括女人的成就、文化、精神、同性戀,還有身體,特別強調女性固有的力量,以及與生理有關的創造力。女性的生理與心理便成為婦女解放力量的來源。 [/font]
[font=新細明體]六、分離主義----創造女人文化 [/font]
[font=新細明體]    某些基進女性主義採取與男人決裂的方式來解決婦女受壓迫的問題----即分離主義,其中色彩最鮮明的無疑就是女同性戀者。 [/font]
[/size][font=新細明體][size=3]    這些分離主義者致力於創造婦女空間與婦女文化,一方面避開父權制度與男人所加諸婦女的傷害,並進行療傷,一方面提供能真正滿足婦女之需求的機構,包括婦女醫療中心、婦女教育方案、被毆婦女庇護所、婦女事業,乃至於婦女書店、婦女餐廳等。[/size] [/font]

Kingthief 2007-6-7 23:38

[size=3][b]肆、性----男女支配關係的關鍵
[/b][font=新細明體]一、性是男人權力所在 [/font]
[font=新細明體]    基進女性主義者認為,女人的性是為了男人而存在,男人的性並不是為了女人存在的事實是在明白不過,只要想一想「娼妓制度是為了誰存在?」、「色情是為了誰存在?」、「誰強暴誰?」、「誰性騷擾誰?」及「誰毆打誰?」的問題即可明白。他們不認為有正確的法律與政治制度,異性關係就會平等;她們也不認為只要有正確的經濟制度,異性戀關係將不會是剝削的、疏離的、壓制的,基進女性主義者相信,除非性能夠重新加以構思、重新加以建構,否則女人將永遠附屬於男人。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女同性戀主義----與男人毫無性關聯 [/font]
[font=新細明體]    基進女性主義者認為,女同性戀主義是內心排斥父權制性的取向的外在標誌 [/font]
[font=新細明體],而非單純個人的抉擇。許多女同性戀者亦聲稱:女同性戀不只是性偏好而已,也是一種政治獻身;有的甚至論說:為了徹底奉行女性主義,女人必須成為同性戀者。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強暴 [/font]
[font=新細明體]    布朗米勒(S. Brownmiller)在<違反我們的意願>一書中論道:強暴是父權制度的秘方。葛里芬(S. Griffin)也認為強暴是社會控制、支配婦女的主要力量,她說,強暴是少數男人為許多男人的利益而犯的罪行,因為大多的男人都在利用女人對強暴的恐懼。 [/font]
[font=新細明體]四、色情----爭議不斷的議題 [/font]
[font=新細明體]    所謂色情,是以圖片或言詞對性器官及各種不同的性交方式作生動的描繪所構成的性露骨的材料。 [/font]
[font=新細明體]基進女性主義者認為色情是助長男性支配的一個特別惡劣的因素,色情也越來越成為她們的一個中心議題。她們企圖去揭露色情的真正性質是有意貶低女性並使女性附屬於男性,並且尋求法律途徑或法律外的手段來消滅色情。 [/font]
[font=新細明體]五、出現反色情女聲 [/font]
[font=新細明體]    反色情者將色情表達或描述分成二種:一為色情文藝(erotica,從希臘字eros而來,意為愛情或創造原則),一為死亡文藝(thanatica,從希臘字thanatos而來,意為死亡或破壞原則),二者重大差別在於1、色情文藝是經性關係的雙方是完全同意的,thanatica則否;2、色情文藝鼓勵雙方以完整的人相待,死亡文藝則鼓勵男人待女人如物品。而女性主義反色情者反對的次死亡文藝,又稱暴力色情。 [/font]
[font=新細明體]五、葛里芬、朵金----色情本身就是檢查制度 [/font]
[font=新細明體]    葛里芬及朵金認為色情本身就是檢查制度,她封住了女性真正的聲音。朵金主張,只有當色情不存在時,女人才是自由的。 [/font]
[font=新細明體]六、朵金與麥金能----以反歧視法為基礎反色情 [/font]
[font=新細明體]    朵金與麥金能認為,色情不以平等為前提,導致男人看輕女人,使她們對待女人如次等公民、不完全的人。她們說,色情應該被當成違法民法、違反公民權來加以控制。 [/font]
[b][font=新細明體]結語與批評 [/font][/b]
[font=新細明體]    基進女性主義是緊繞著婦女性別角色而發展的。早期的基進女性主義者認為婦女受壓迫的根源在於性區別,但逐漸地,基進女性主義者發現男性普遍的暴力才是問題的所在,之後女性的生理特徵,被視為解放婦女力量的來源與種子,深為女人成為一件可歌頌的事,婦女文化也因而誕生。 [/font]
[font=新細明體]傑格(A. Jaggar)認為它缺乏明確而有系統的政治理論,而且決定論的色彩太濃,忽略了有關社會、歷史、經濟的層面。 [/font]
[font=新細明體]喀可斯(J. Cocks)認為基進女性主義將自己界定為對立於男性文化,而使自己永遠陷入反叛之中;認為男人是理性的,等於放棄了一個對抗父權制度的武器。 [/font]
[font=新細明體]埃胥坦(J. Elshtain)則認為,基進女性主義的錯誤在於主張男性與女性在本質論的層次上是兩種生物,即男人是邪惡的,女人是無辜的。艾森斯坦在綜觀的女性主義簡短的歷史後認為,基進女性主義已陷入僵局。她認為只有進入男性界定的世界裡,而且依女性本位來改變它,基進女性主義才能跳脫僵局前進。 [/font]
六、朵金與麥金能----以反歧視法為基礎反色情[/size]
[size=3]    朵金與麥金能認為,色情不以平等為前提,導致男人看輕女人,使她們對待女人如次等公民、不完全的人。她們說,色情應該被當成違法民法、違反公民權來加以控制。
結語與批評
    基進女性主義是緊繞著婦女性別角色而發展的。早期的基進女性主義者認為婦女受壓迫的根源在於性區別,但逐漸地,基進女性主義者發現男性普遍的暴力才是問題的所在,之後女性的生理特徵,被視為解放婦女力量的來源與種子,深為女人成為一件可歌頌的事,婦女文化也因而誕生。
傑格(A. Jaggar)認為它缺乏明確而有系統的政治理論,而且決定論的色彩太濃,忽略了有關社會、歷史、經濟的層面。
喀可斯(J. Cocks)認為基進女性主義將自己界定為對立於男性文化,而使自己永遠陷入反叛之中;認為男人是理性的,等於放棄了一個對抗父權制度的武器。
埃胥坦(J. Elshtain)則認為,基進女性主義的錯誤在於主張男性與女性在本質論的層次上是兩種生物,即男人是邪惡的,女人是無辜的。艾森斯坦在綜觀的女性主義簡短的歷史後認為,基進女性主義已陷入僵局。她認為只有進入男性界定的世界裡,而且依女性本位來改變它,基進女性主義才能跳脫僵局前進。[/size]

Kingthief 2007-6-7 23:38

[size=3][b]第五節 精神分析女性主義
[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壹、佛洛伊德:性與性別特質建構的精神分析觀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佛洛伊德把性本能的變化分為五個階段: [/font]
[/size][align=center][table][tr][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年齡 [/font]
[/size][/td][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階段 [/font]
[/size][/td][/tr][tr][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0~1.5歲 [/font]
[/size][/td][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口腔期 [/font]
[/size][/td][/tr][tr][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1.5~2.5歲 [/font]
[/size][/td][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肛門期 [/font]
[/size][/td][/tr][tr][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2.5~6歲 [/font]
[/size][/td][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陽具期 [/font]
[/size][/td][/tr][tr][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6~12歲 [/font]
[/size][/td][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潛伏期 [/font]
[/size][/td][/tr][tr][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12~18歲 [/font]
[/size][/td][td=1,1,186][size=3][font=新細明體]青春期 [/font]
[/size][/td][/tr][/table][/align][size=3][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在陽具期時,幼兒必須經歷伊底帕斯情結(the Oedipus complex)的產生與解除。小男孩與小女孩的過程是不同的。 [/font]
[font=新細明體]以小男孩來說,小男孩在很小時就把情感投注到母親身上,直到有一天小男孩對母親的性的願望變得強烈,發現父親阻撓這些願望的實現(例如:父親與母親是相愛的),於是發展出伊底帕斯情結,因此他對父親產生敵意。小孩有時會尿床,大人會用各種方法禁止,小男孩產生閹割的焦慮,這是因為他看到異性的性器官所產生的連結。這也決定小男孩此後跟女人的關係,他將懷著恐懼,或勝利者的鄙夷,看待這遭受殘害的生物。 [/font]
[font=新細明體]以小女孩來說,佛洛伊德認為「小女孩就是小男人」。所以,像小男孩一樣,小女孩所愛的第一個人是女人,這個「小男人」發現異性的性器官比自己的性器官大多了,落入陰莖欽羨,認定自己和別的女人,都比男人低一等。小男孩的優勢傷害了她的自愛,小女孩放棄了大量的主動性,被動性佔了上風。 [/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男主動/女被動、男主控/女被控、男施虐/女受虐 [/font]
[font=新細明體]小男孩由於害怕失去陰莖,而學會控制本能衝動,形成強固的超我;而小女孩以為,閹割是已發生的,以致她欠缺動機,僅能形成微弱的超我。所以,陽剛、主動的男人,有較大量的意識,較強的超我和自我,較擅長運用現實原則,較能伺機主動出擊,獲取享樂原則的實現或本我願望的滿足。陰柔、被動的女人則受到較多的壓抑,超我和自我都較微弱,對現實原則的掌握能力較差,心靈能量無法主動向外發出,反而往內壓抑,以致於心靈,甚至身體,成為一種受虐的癖性。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貳、拉岡:陽具與語言的連結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拉岡(Lacan)認為,一個人進入語言是由於一種根本性的疏離,這種疏離來自主體內部的分裂。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主體的分裂 [/font]
[font=新細明體]嬰兒在六個月開始透過視覺經驗,認出自己被反映出的形象,並與之認同,意識到自己是獨立於母親的個體。另一方面,這個階段(鏡像期,the mirror stage)的小孩是邊搖晃學步,邊牙牙學語,他感受到理想自我與真實自我是有差距的,此時,思之「我」與所思之「我」分離,造成主體的分裂。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以陽具作為優位意符 [/font]
[font=新細明體]當孩子在「鏡像期」之後,進入主體之間交流的象徵秩序,拉岡稱之為「父親之法則」(Law-of-the-Father)或「父親之名」(Name-of-the-Father)。父親之名源自父親的、父權法則、父親的性質,是法律,是父權的語言,以陽具作為優位意符。拉岡以為,陽具之所以被選擇扮演這個角色,是因為「它是性交的真實」。小孩發現,母親的慾望是陽具,因此小孩依據「是陽具」和「有陽具」的區別,來發展他或她的性別關係位置。選擇「是陽具」的,會藉著為裝拒斥她的屬性,使她本身變得可慾,等同於慾望的意符,即陽具,以便吸引另一性。而「有陽具」的,一方面以其陽具滿足對象,另一方面,他本身對陽具的慾望,則會促使他不斷尋找能夠以各種方式表示陽具的「另一個女人」,如此造成男人的普遍不忠誠。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參、克瑞絲緹娃:女性閹割與愛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一、女性閹割 [/font]
[font=新細明體]拉岡闡釋佛洛伊德的理論,男性的分離取決於得知「母親沒有陽具」、「母親沒有她所欲之物」、「陽具是可能喪失的」。女性的分離則有賴陽具的介入,另一性的陽具向她宣告她己被閹割,於是她轉而貶抑自己的性別、崇拜另一性別。在克瑞絲緹娃眼中,這一切都是必要的,而且是好的。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異倫理 [/font]
[font=新細明體]如此,女人才能藉著對男人、對孩子的愛,走出自體,否則她無以感受愉悅與愛,也不再做「愛之源始」,世界也將失去那發揮著維繫、延續、安定作用的愛。所以,克瑞絲緹娃讚許女性/母性的愛,她稱之為「異倫理」(herethics),並認為它有極高的意義和極大的力量。 [/font]
[/size]

Kingthief 2007-6-7 23:39

[size=3][b]第六節 當代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和其它流派的關係
[/b][font=新細明體]當代社會主義女性主義(以下以「社會主義女性主義」稱之)是晚近的政治傾向,理論或應用都仍在發展中。它和基進派女性主義一樣,認為古老的政治理論如自由主義或馬克思主義,都無法充分解釋婦女受壓迫的原因,而在發展新的政治經濟理論時,除了受馬克思主義、基進女性主義及精神分析女性主義影響外,也對這些理論有所批判。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壹、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和自由主義女性主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自由主義女性主義要求的平等、平權(例如:職業婦女要求的同工同酬、產假等),不可能資本主義社會中運作,因為這違反資本主義社會的利益和價值,而且自由主義女性主義忽略性別角色分工的現象,亦即忽略婦女在所謂私領域中的日常勞務(例:養育小孩、照顧家庭成員生活的價值)。不同於自由主義女性主義在既定社會體系的改革,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要革命性地,建立一個新的社會體系。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貳、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和馬克思主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一、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對「生產活動」的認定分析不同 [/font]
[font=新細明體]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對「生產活動」的認定分析不同。傳統馬克思主義認定的「生產」是滿足物質需要的食、衣、住等交換價值(exchange value)的生產,而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婦女在家庭所做的「再生產」(reproduction),如:性、孕育、養育等,也是「生產」,絕非傳統馬克思主義認定的只具有使用價值(use value)不具交換價值。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馬克思主義是「性別盲」 [/font]
[font=新細明體]  此外,馬克思主義分析資本主義如何使工作領域和家庭領域分離,及何以家務勞動逐漸失去經濟價值,卻無法解釋為什麼從事家務的是女性,在外工作的是男性,而不是顛倒過來。而且馬克思主義認為,只要讓婦女就業可以解決婦女的問題,可是家務並未社會化,婦女得承受就業與家務的雙重勞務負擔。又婦女除了在家庭內從屬於男性,在工作職場中也是從屬地位,但馬克思主義無法解釋原因。所以,現代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馬克思主義這種男人的世界觀,無視於父權制度對婦女的壓迫,是「性別盲」。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參、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和基進女性主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一、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和基進女性主在「父權社會」的理念不同 [/font]
[font=新細明體]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同意基進女性主義的「父權社會」理念,認為父權社會中,條條權力大道通向男人,女人只能在家中或從事低薪、較無聲望的工作。但是,基進女性主義傾向認為,父權社會是一種普遍、一致的現象,忽略個別文化的差異。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則認為,父權社會是一組男人之間互相依賴和團結的社會關係,這種具階層性的社會關係是可以改變的。基進女性主義認為,女性相對於男性自成一個階級,強調所有女人的共同性──性與生養育是社會基礎。但是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個人生活經驗不只是性與性別形塑,也由階級、種族、國家等塑成,並企圖解釋及解除所有壓迫的關係。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肆、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與精神分析女性主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精神分析女性主義認為,兩性的性別認同和行為模式(如:男性被置於公領域,女性於家庭私領域)根基於潛意識,不受經濟、政治變革的影響,而且認為這是普遍的、一致的,不受時期與地方的影響。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伍、社會主義女性主義的理論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單一的反資本主義或反性別壓迫,都無法達到經濟正義與兩性平等,必須二者並進。所以,社會主義女性主義發展理論策略時,產生兩種取向──雙系統理論與統合系統理論。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雙系統理論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非物質的父權社會分析+物質的資本主義分析 [/font]
[font=新細明體]裘利.米契爾是社會主義女性主義的先鋒,她對家庭的分析大都是非物質的,亦即是精神分析、意識型態的。家庭中非物質的部分由人類深層心理決定,除非深層心理改變,否則婦女追求社會上再多的平等也無法改變婦女處境。這是因為男女在潛意識心理皆深受陽具符號宰制且形成社會對女人的態度,所以這態度要改變並沒有那麼快。米契爾認為,父權社會的意識型態模式和資本主義的經濟模式是兩個領域,應以馬克思主義策略顛覆資本主義,以精神分析策略顛覆父權社會。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物質的資本主義分析+物質的父權社會分析 [/font]
[font=新細明體]  哈特曼的雙系統理論分析是物質的資本主義分析加上物質的父權社會分析。她對父權社會的物質分析,起源於對傳統馬克思主義的不滿,傳統馬克思主義主要以婦女和生產的關係解釋婦女的壓迫,這顯示現在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者傾向於專注勞工婦女的研究,但是,哈特曼指出,並不是所有婦女(如:家庭主婦、退休婦女、非就業婦女、就學婦女等)就是勞工。雖然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者,認為家庭主婦為資本家做了偉大的生產工作,但這只是把女性與男性的關係包含在勞工與資本家的關係中,不僅資本家從婦女參與勞動市場中得利,男性──丈夫、父親在家中也得到個人服務。 [/font]
[font=新細明體]  哈特曼不贊同米契爾以男女受意識型態控制來分析父權社會的運作,她認為男性對女性的控制在於限制女性擁有重要經濟資源,控制女性的性,特別是生殖力(這是社會重要的生產資源之一),控制具體的表現如:一夫一妻異性戀、女性的生養家務工作、女性對男性的經濟依賴、女人討好男人以免被拋棄或解僱。所以父權社會主要在物質領域運作。 [/font]
[font=新細明體]  父權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兩體系交互運作時,會有利益衝突,因為資本家需要女工、童工,而一般男性又希望把自己的妻兒留在家中。為了解決這個衝突的妥協方式,是由資本主義提供男性勞工「家庭薪資」(family wage)。因為「家庭薪資」能使婦女和小孩留在家中,男性勞工可以得到婦女較好的照顧,受教育的小孩也比不受教育的小孩能成為好工人,對資本家或男性勞工,都一舉兩得。今日的婦女為維持充裕生活,不僅擔負勞動市場與家庭的工作雙重負擔,還只能擁有從屬地位。所以,哈特曼說,男性控制女人的欲望至少和資本家控制勞工的欲望一樣強烈。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統合系統理論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愛瑞斯.楊與性別分工(Gender Division of Labor) [/font]
[font=新細明體]  楊強調統合理論要以女性主義的性別分工分析,取代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她認為資本主義是有性別偏見的,它一直是一種父權社會,工人並非男女可以互換,資本主義決定了誰(如男性)是主要勞動力,誰(如女性)是次要勞動力。以性別分工來分析,前資本主義至資本主義經濟時期,婦女地位如何相對降低:前資本主義時期,婚姻是「經濟夥伴」關係,妻子有自己的財產,和丈夫共同經營生意,不期望依賴丈夫,後來資本主義來臨,區分工作和家庭領域,以男性所在的工作場所作為首要勞動力,婦女所在的家中作為次要及後備勞動力,而降低婦女的地位。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愛力生.傑格的異化(Alienation)和再生產 [/font]
[font=新細明體]  愛力生以異化或疏離概念,取代階級概念。婦女從事性、再生產等,並非依婦女需求,而是滿足男性,異化使男人在工作中退化成勞務工具,使女人在家中成為讓男人歡愉的工具。 [/font]
[/size][font=新細明體][size=3]  傑格根據異化觀念的精義,認為每一位婦女在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時,都以一種性別方式與相關的人疏離。例如:婦女聲稱瘦身是為了自己,其實是為了男性,逐漸地,身體成為「東西」或機器,女人和自己疏離,女人的身體對男人或自己而言,都成了客體。因此傑格相信,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婦女的壓迫來自她與每一件事、每一個人,特別是她自己的異化狀態,是資本主義社會下婦女經濟依賴,及人際關係貧乏的產物。[/size] [/font]

Kingthief 2007-6-7 23:40

[size=3][b]第七節 女同志理論
[/b][font=新細明體]  女同志運動多與男同志運動與婦女解放運動有關,以下就70年代、80年代、90年代三個時段分述其發展脈絡: [/font]
[font=新細明體]  70年代的女同志運動,以「女同志女性主義」(lesbian feminism)為主流,一般被視為基進女性主義的主力,強調男/女分離的政治路線。在基進女同性戀者合撰的〈女人認同女人〉,可被視為此時期最具代表性之宣言: [/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新細明體]  何謂女同志?女同志是所有女人憤怒集結的爆發點。她是一個女人,從很小開始就想成為更自由、以自己為主體的、完整的人,那是她的心聲,卻為社會不容。......女同志是一個標籤,喝令女人乖乖留在原地。女人聽到這個字,就知道自己踰越了那可怕的性別界限。......。女同志是男人發明出來的標籤,指向那些膽敢跟他一較長短、挑戰他的特權(包括對女人的性特權),竟敢以自己的需要為優先的女人。 [/font]
[font=新細明體]  我們的新認同必須從女人出發,而不再奠基於與男人的關係。......。女人的解放運動若不正視異性戀結構,只好繼續費心處理與男人的個別關係改善親蜜關係,讓他改邪歸正成為「新男性」,妄想這樣我們就是「新女性」。 [/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新細明體]  80年代的女同志運動是為了反駁70年代「去性慾化的」女同志身分提出的,80年代初以女同志的S/M(Sadomasochism,玩虐/扮虐)為中心所引發的「性論戰」,乃是性自由女性主義者對部分基進女性主義者反色情路線之批判。 [/font]
[font=新細明體]  90年代的同志運動更為多元開放,出現「queer」一詞(酷兒、怪胎或變態),一方面企圖打破「女」同志與「男」同志所預設的性別二元對立,另一方面也質疑女同志與男同志性身份建構中的「異性戀vs.同性戀」之二元對立,企圖開放出更多有志一同的同志集結。 [/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
[size=3][b][font=新細明體][size=16pt]第八節 後殖民女性主義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一九九五年世界婦女大會召開期間,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婦運者之間有很大的歧見,例如:第一世界女性主義運動側重性/性別分析,而第三世界則是重視安全飲用水和健保。這凸顯了後殖民女性觀點與西方女性的關卡重點不同。 [/font]
[font=新細明體]  後殖民女性主義在1980年代之後才蔚為風潮,這並非表示以往無此類的論述,而是反映出非白人女性學者在傳統權力架構中的弱勢地位。後殖民女性主義論述者,並不同意引用「女性主義」一詞,認為這個名詞是源自西方白人婦解運動過於狹隘,忽略女性主義的抗爭不必然是男人與女人的戰爭,也忽略複雜的經濟剝削問題。對許多非白人女性而言,性壓迫的問題核心不在男性對女性的剝削,殖民壓迫才是問題的癥結。性意識的批判不能只放在兩性關係來思考,更與特定女性族群在全球經濟、政治、殖民結構密切關聯。只是女性主義一詞尚無其他較好的名詞替代,仍沿用之。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壹、「女人之間」的權力、殖民關係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後殖民女性主義最重要的主張,是拒絕將女性受壓迫的問題單純視為父權壓迫。許多後殖民女性主義者認為,在西方強勢媒體的推波助瀾下,第一世界白人女性主義者佔全球女性主義牛耳的地位,武斷決定女性主義抗爭重點,不顧其他種族、階級女性與其不同的需求。莫汗娣(C. T. Mohanty)認為,西方女性主義論述者的思維架構中,第三世界女性=保守=傳統=無知,無形中複製了殖民論述的基本理:西方=前進=文明=理智思考,被殖民的非西方=落後=野蠻=黑暗=無知。常見的女性主義訴求:「女人愛女人」、「女人支持女人」,真的是如此嗎?因此,後殖民女性主義強調,女人之間因種族、階級、文化等因素的差異,必須被納入女性議題來探討,不可只強調性別認同,忽視女人認同中的其他組因素:種族歧視、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 [/font]
[b][font=新細明體][size=14pt]貳、女人與國家 [/size][/font][/b]
[font=新細明體]  基本上,後殖民女性主義對「國家」的態度是採取雙向批判:從女性角度批判與後殖民角度批判。 [/font]
[font=新細明體]以女性角度批判來看,女人在國家建立的過程中,擔任生育、文化傳承(例如:母語、飲食文化)、國家的象徵、以「捍衛婦孺」作為說服男人作戰來保家衛國的理由、直接參與國家戰鬥。當國家在抵抗殖民動員時,國家解放運動鼓勵婦女走出傳統私領域,積極投入殖民戰爭,但殖民抗爭結束,婦女仍得回到傳統父權制度。 [/font]
[font=新細明體]以後殖民角度批判,殖民批判與種族批判雖然是後殖民女性主義的重要議題,但是,但男性不必然是女性的敵人,而是必需攜手共事的同志。例如:非洲南部的國家,因種族隔離政策造成男性有色人種必須因工作,與家庭分離,女性必需獨立負擔養家育兒的困境。所以,對這些地區的婦女而言,她們的壓迫剝削問題不能只歸究於性別因素,更與殖民架構的政治、經濟有關。 [/font]
[/size][size=2][font=新細明體]  [/font][/size]
[/size]

Kingthief 2007-6-7 23:41

[size=3][b]第九節 生態女性主義
[/b][font=新細明體]  生態女性主義是一個認同女人的運動,關心「商團戰士對地球及生物的殘害,以及軍方戰士所掌握的核武威脅。」大致來說,生態女性主義不僅關心公害防治與生態保育,更進而探討女性與自然雙重被宰制之間的意識型態關聯性,並企圖解除所有的宰制關係,追求人與自然的永續共存。 [/font]
[font=新細明體]  生態女性主義者並未特別從本質論的觀點強調男女差異或女性特質,由於在西方文明中,女人常與大地、自然相提並論(例如:想像宇宙為一女體,孕育生命,人如同植物,來自母體並回歸母體,循環不已。),受到同等對待,成為控制、占用、分解的對象,類似的處境使女人對自然發展出憂戚與共的認同感。生態女性主義者從事生態保育,不是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不是為了「使地球成為一個安全、適於現在人類,乃至後代子孫居住的理想家園」,而是以己心度物心,尊重萬物原貌,避免破壞天然野趣。 [/font]
[font=新細明體]  生態女性主義者有一些共同信守的通則如下: [/font]
[font=新細明體]一、共生互敬的新社會 [/font]
[font=新細明體]  當前社會需要根本改造,新社會型態的標準包括:互助、關愛、非暴力、多樣性文化、普遍參與、非競爭、非層級化組織、整體性思考,以及自然資源的循環使用與永續保存。部分生態女性主義者甚至反對在當今資本主義父權社會中追求與男性平等分享特權。 [/font]
[font=新細明體]二、敬重自然 [/font]
[font=新細明體]  萬物皆有其內在價值,欲完成社會改造,需先敬重自然與所有生命。 [/font]
[font=新細明體]三、生物中心觀 [/font]
[font=新細明體]  主張以生物中心觀取代人類中心觀點、工具主義價值以及機械論,人不應該設法駕馭或控制自然中之非人部分,反而應當與之互惠、配合。自然資源,如水、空氣、土地等不應私有化,反而應由人類共同維護,使其再生。 [/font]
[font=新細明體]四、公共與個人層面同時改革 [/font]
[font=新細明體]  改革不僅需要在公共政治層面進行,也必須在個人的、人性的層面進行,建立相互尊重的關係,否則改革只能做到權力轉移而已。 [/font]
[font=新細明體]五、揚棄二分法認知 [/font]
[font=新細明體]  二分法不但抹煞差異之間的連續性,更產生層級化、排斥而非包容的效果、宰制與敵對的關係。因此自由主義者及左派皆宣揚理性與進步,視自然為對手,欲以科技技征服自然,為人所用,或以此換取人的解放的態度,生態女性主義者難以苟同。我們揚棄理性與非理性、主體與客體、自然與社會文化的二分法,自然是主體、活生生的物質,而非隨時等待人類取用的原料。 [/font]
[font=新細明體]六、以行動實踐                    [/font]
[b][font=新細明體]  [/font][/b][/size][font=新細明體][size=3]當前社會中充滿了以權力為基礎的關係及過程,這個現象也反映在我們私人關係中,我們必須時時以行動來體現我們的價值觀,不是以加入父權「遊戲」的方式來改變,否則只是推助當權者逕行壓迫他人與破壞環境.。[/size] [/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

假面騎士響鬼 2007-6-7 23:41

中世紀哲學錯綜複雜, 維繫於幾個世紀中的史學傳統, 禁錮於由相互矛盾的激情而做成的沖突, 孤注一擲和分裂之中, 故始終不能擺脫中世紀哲學的維護者所編織的意見和偏見
中世紀, 有人宣稱它是教會精神權威的理想時代, 有人則認為它是漫長的, 痛苦的思想犧牲品的黑暗時代, 有人把它粉飾成永遠閃耀著光輝, 值得追求的曖昧的排場, 有人則痛斥它是蒙昧主義無知的最明顯的表現, 這一千年間的思考, 探索,革新和辛勞沉睡在平靜的王位空缺期, 這一王位空缺期劃分了古代與文藝復興, 宗教改革運動和所謂的古典時期所形成的未必確定的界限, 中世紀的十個世紀或者說十個世紀的過度時期, 是在柏拉圖, 亞里士多德, 彼特拉克, 路德和笛卡兒之間一個無止境的圓括弧, 在這個中間的, 居間的世紀中, 教會聖師的權威佔絕對的優勢, 信仰戰勝了理性, 語言戰勝了經驗, 抽象戰勝了具體, 詞語戰勝了物體
那麼, 中世紀的哲學史佔據了一個什麼位置呢?? 它在這個位置上的時間太長了些, 但已經開始撤離了這一位置, 一本正經的大全制作者在竭盡了全力維護舊事物的同時, 也預見了新事物, 伽利略的先驅者的幫助激進的亞里士多德哲學信徒加入到從過去到現在一直在進行著圓圈舞行列中
在思想觀念的領域裏為另一個中世紀辯護, 為此我們並不自詡做到了客觀和面面俱到, 我們只想對最近的研究作一個總結, 提出一些也許顯得倉促的觀點, 把未知的事實考慮進去, 簡言之, 把各種事物和人物放在其應有的位置上來考慮, 我們所描述的中世紀還不知道的經院哲學, 神秘主義和哲學之間的現代區分, 在中世紀, 思想觀念的評動還沒有與精神生活的結構分離開來, 思想的節奏遵循著翻譯的步伐, 並表演出自身的節律, 中世紀的思想家也是在限定的世界中進行閱讀, 寫作和講授的活生生的人, 這種選擇意味著一種方法, 現在讓我們來描述這種方法
在此, 我們反對把學者放在模糊的世紀或時期之上, 著手的角度是主題的和學科的
這並不是說年代的不重要, 而是應該在整體上考慮年代, 有些年份本身就能說明問題, 年份上的接近決不會令人吃驚, 給人以強烈的印象的是古代的未期和中世紀初期的界限, Augustin在奧林匹克競技會取消(394年)後兩年(396年)寫了懺悔錄, Proclus死於阿提拉在卡搭洛尼平原敗北(451年)後的三十多年齡485年), 也在汪達爾人洗劫羅馬(455年)和廢黜西羅馬最後一個皇帝(476年)之後, 歸之於阿雷奧帕古斯的丟尼修的著作(Corpus, 約500年)在克洛維受洗禮(496年)後幾年寫成的, 波愛修, 哥德, 泰奧多里克神父(524年)死後五年, 及Mont-Cassin修道院創建(530年)的前一年, 東羅馬皇帝Justinien關閉了雅典的最後一個哲學學校(529年), 同樣令中世紀阿拉伯哲學文獻的研究者感到異常驚訝的是:亞里士多德著作的大注釋家法拉比(950年)死於(Hugues Capet)開始統治前的30年, Avicenne(1037年)死後的20年, 東西方基督教教會發生了大分裂, 加札利正好是坎特伯雷的聖安塞姆的同時代的人, 而阿威羅伊比利(1198年)則是菲奧雷的約名希姆(1202年)和布拉諾詩集的同時代人
然而, 我們在比較這些年份的時候, 卻不能有所理解, 所以, 我們最好根據哲學的主題, 難題和問題, 而不是根據人物及其命運來引伸時間的連續感, 並在思想來源的傳播, 推理形式的完善和學問的建立的沿革之中來比較思想的觀念和概念上的連續性和中斷的作用, 這就是我們的引線, 研究創始人的著作, 研究社會環境, 然後根據學科─邏輯學, 物理學, 形而上學, 心理學, 倫理學─來進行哲學的分析, 這種設想受到非議, 但我們希望展開它是能說明理由, 盡管如此, 我們要指出加以說明的地方, 扼要地說明, 首先我們應該摒棄兩種錯誤的論點, 第一個論點我們在Bertrand Russell的著作中讀到的, 認為根本沒有中世紀哲學, 在整個中世紀只有神學, 第二個論點是我們在Martin Heidegger的著作中找到的, 主張中世紀哲學是亞里士多德哲學和源於猶太─基督教的表達方式這兩個合的結果
關於Russell的觀點, 我們可以給出各種各樣比較溫和的表達形式, 比如說, 中世紀哲學並不獨立地存在, 它完全和絕對地屬於神學, 或者, 在中世紀不存在人們在談論希臘哲學家時那種社會和精神意義上的哲學家, 人們也可以說, 哲學只不過是基督徒用來更好地理解基督教自身的特殊性, 或更確切地說, 宣揚基督教神學的一個文化事實, 一個過去的象徵, 在我們看來, 中世紀哲學的特點還不足以說明問題, 至少有一點是錯誤的, 參考時期的長期性, 知識界的
混雜性以及神學觀點的多樣性還不允許談論中世紀哲學的某個問題或某個方面, Heidegger的論點的錯誤也出於同樣的原因, 我們也同樣能加以駁斥, 事實上, 真正地認識亞里士多德是很晚的事情, 大約始於中世紀開始的五個世紀, 拉丁的亞里士多德在構成上不是純粹的, 我們敢說, 逍遙學派的亞里士多德, 阿拉伯的注釋家的亞里士多德限定了, 擴展了或壓縮了拉丁的亞里士多德
因此, 與其重新採納傳統的神學與哲學, 理性與信仰之間的對立, 還不如把研究的主題放在希臘, 猶太, 拉丁, 阿拉伯的多重歷史上和不間斷的相互作用上, 在這段歷史中, 一門學科的進展導致另一門學科的進展, 各種問題相互變換, 重組, 並經常糾纏在一起, 因此當我們援引能揭示在標籤, 約定或標題後面的那個時代的實際特點和科學精神狀態的材料時, 我們就能說明中世紀學問的獨特性, 隱藏在各種各樣的注釋, 文獻和學說之下的潛在預先假設和解決的統一性

假面騎士響鬼 2007-6-7 23:42

分析哲學這一術語通常用來指稱本世紀初以來, 主要在盎格魯─撒克遜國家進行的, 雖然名稱各異, 但都與語言分析有關的哲學研究
當人們考察分析哲學的時侯, 最引人注目的是分析哲學的目標, 觀點和方法的多樣性, 從表面上看來, 羅素的摹狀詞理論和維特根斯坦的語言遊戲理論之間, 卡爾納普的邏輯句法和70年代發展起來的關於自然語言與形式語言學之間, 維也納小組反形而上學的排他性論斷和目前關於必然性和偶然性, 可能的世界, 身心關係等爭論之間毫無共同之處, 特別是嫻熟地操弄奧卡姆剃刀的祖師爺對本體論簡潔性的關注, 和分析哲學新歸依者的至高哲學關於可能性的但非現實的事物, 虛構的物體, 個體的本質可自由進入現實世界之間更無任何共同之處
然而,盡管存在著傾向, 理論和實踐方面的差異, 所有這些研究都夠得上一個共同的名稱, 分析哲學, 從而表明了它們的統一性, 這些研究無一例外地從語言的角度來探討哲學問題, 並通過語言的分析來解決哲學問題,
不過, 這樣說明還不足以把分析哲學的特點顯示出來, 事實上, 在某種意義上說, 自蘇格拉底以來, 哲學家始終努力去把握他們所使用的語言, 總是或多或少地把哲學思考串聯繫於他們所使用的語言, 總是或多或少地把哲學思想聯繫於他們所使用的為數不少地把哲學思考聯繫於他們所使用的為數不少的某些字眼和概念的意義確定方面, 甚至將整個哲學活動放在概念產生的過程中
在分析哲學的信徒看來, 問題不僅僅是在哲學思考的預備階段, 甚至在哲學思考的進行過程中確保某個工具的良好運作, 而且還要把這一工具作為完整地理解現實的手段, 在某種意義上說, 分析哲學具有明顯的新康德主義的特質, 康德在進行批判時, 語言起著感知的形式和知性範疇的作用
語言本身也是一種永複雜的現象, 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 從不同的角度來理解, 根據語言的思維, 世界, 文化等等的關係, 可以將語言看作是一種物理的, 生理的, 社會的, 心理等等現象, 但應該說明, 在何種意義上分析哲學都把語言當作理解現實的手段, 事實上, 值得注意的是, 大多數分析哲學家與語言學家沒有什麼大的聯繫, 分析哲學家既很少佰用語言學術語, 又沒有帶給語言學什麼東西, 實際上, 只是從邏輯的觀點看, 語言才獲得優先的地位
在這種情況下, M.Dummett對分析哲學下了一個完全可以接受的定義, 他認為分析哲學是後弗雷格的哲學, 在這種定義中, 他既強調了弗雷格對分析哲學形成的歷史性貢獻, 又指出了分析哲學自誕生以來, 不管任何都聯繫於弗雷格留傳下來的,現代邏輯
我們打算以探討現代邏輯的發展來作為研究分析哲學的引線,事實上, 弗雷格的邏輯及其變化形式是自本世紀以來分析哲學所經歷的各種發展和變化的背景, 現代邏輯一面發展, 一面產生了多樣化成這可能有損邏輯的統一性), 充實和加深了對語言的邏輯理解
事實上, 人們可以把語言看作是一個三維物體, 它有三個軸心, 句法軸心, 語意軸心和實際使用軸心,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 直至今天, 佔統治地位的觀點是, 只有語言的句法維度才屬於邏輯的範圍, 在很大的程度, 弗雷格, 羅素和維特根斯坦都持有這種觀點, 他們一致認為, 關註解釋語言實際使用的哲學家完全忽視了邏輯, 此外, 現代標準邏輯也不允許解釋語言的實際使用, 雖然羅素遠不是不關心語言與世界的關係, 但數學原理中的邏輯體系實際上排除了一切語意學, 只有當邏輯的發展產生了多樣化, 澄清多種互不相同的邏輯, 才能通過邏輯來照管語言的所有方面:句法的, 語意的和實際使用的方面
人們可以在廣義上(不是在技術性意義上, 與標準邏輯特別有關的句法意義上), 顯示分析哲學關於語言研究的邏輯特點, 同時, 人們也認識到, 只有根據邏輯的發展, 邏輯所帶來的希望和失望, 邏輯所經歷的改進, 變化, 修正和整理.分析哲學才能得到自身的發展
為便於分析, 為使闡述條理清晰, 我們把分析哲學的發展分為三個大階段, 分別於三大分析方法, 三代分析哲學家
實際上, 三代分析哲學家是依次出現的, 第一代邏輯主義哲學家的特長是對語言進行邏輯分析, 並在這方面取得了輝煌成就, 其目的是用形式語言對日常語言的陳述進行治療和重新公式化, 第二代分析哲學家形成於邏輯衰退期, 致力於描述使用語言時的環境, 背景和場合, 第三代分析哲學家利用已經超出標準邏輯框架的邏輯體系結構, 力圖將通常是矯揉造作的理論模型強加給細膩的, 微妙的, 甚至是不精確的日常語言
這樣的概括可能過於粗略, 人們也許會說, 第一代哲學家關注語言的句法方面, 第二代哲學家注重語言的實際使用方面, 而第三代哲學家則注重語言的語意方面, 同樣, 人們也可以說, 第一代哲學家優先考慮邏輯, 忽視自然語言, 第二代哲學家優先考慮日常語言, 不關心邏輯, 而第三代哲學家則準備建立自然語言的邏輯形式化(同時, 冒著有損於邏輯統一性的風險)

bluesix 2007-6-7 23:48

網主仲唔做野....今次真係從精華到精華之上啦....:smile_40:

假面騎士響鬼 2007-6-7 23:50

不知道介唔介意在其他討論區轉貼呢??

Kingthief 2007-6-7 23:57

[b][size=3][color=black]男性運動的類別[/color][/size][/b]

[size=3](1) 女性主義男性運動(Feminist Men's Movement) 立場與較激進的女性主義者相近,較著重以政治手法解決各種不平等的問題。認為性別分野純粹是文化及社會建構,在對傳統的性別定型及分工,認為這不單壓迫女性,亦間接限制了男性的選擇權,男性在被賦予選擇權後,定可承擔更多責任,建立一個新的男性化模式。 [/size]
[size=3][/size]
[size=3](2) 男性解放運動(Men's Liberation)
基本上同意男女平等的原則,但對女性主義的主張採取懷疑態度。認為男性不單受性別定型限制,更受到傷害,形成男性的成長是疏離的,不健康及貧乏的,男性正受到壓迫。雖然出發點是批判性別角色,但在路向上與女性主義者不同,甚至採取對抗性態度。[/size]
[size=3][/size]
[size=3](3) 激進男權/父權運動(Men's Right/Fathers' Right)
立場上這個分支較男性解放運動更激進,現時仍處於小眾狀態,但隨著針對於離婚、撫養權、虐妻、虐兒及性騷擾的訴訟日漸增多,感到不公平的男性會日漸增多,而反對女性主義的呼聲亦會日漸壯大。[/size]

[size=3](4) 男性重塑運動(Spiritual/Mythopoetic)
這方面的運動側重於男性如何於轉變的性別角色、社會結構中,重新尋找及建立一套站得住腳的男性角色、行為、思想及與女性的關係。立場上可以是支持或反對女性主義的主張,擁有較傳統理念的人士,會提出一套「重回舊制」的主張,但亦有一部分男士在尋找一套新理念,重建新男性(New Masculinity)。[/size]

[size=3]男性運動中亦包括持有學術研究態度的學者團體,例如美國的「男性研究協會」(Men's Studies Association),及同性戀者運動,這群男同性戀者主要的爭取目標是消除對男同性戀者的歧視,接受男同性戀者的一套另類「男性化」表達方式[/size]

Kingthief 2007-6-8 00:01

[b][size=3][color=black]什麼是女性詩學?[/color][/size][/b]

 [size=3][color=black] 對1951-1999的台灣現代女詩人的作品與作者做過初步的研究之後,發現女性主義以「性別」或「女性」做為女詩人集體研究的觀點,的確在台灣現代詩學的討論上,有不少新見解,當然亦有其局限。本文以「什麼是女性詩學?」做結,除了歸納研究觀點外,也嚐試與台灣現、當代詩學對話,更願意討論出女詩人未來書寫的策略,使女詩人的創作不止與未來台灣社會、文化的脈動共鳴,也同時能豐富女性複雜的文化面貌。本文從三個論點說明之。

  1、語言體系、文學傳統、女性社會位置交織的書寫情況

  對女詩人( 女作家 )而言,既存的語言體系、文學傳統、女性社會位置,三者初始都對書寫產生不利。先談語言體系,法國精神分析學家拉崗( Jacques Lacan)早說過語言體系( 父的律法 )是以「陽具」( phallus )為優位的意符( signifier ),將女性排除在外或排斥在邊緣,使女人難以藉之來表達自己的慾望。台灣現代女詩人所使用的漢語( 北京話、閩南話、客家話 )皆是父權語言體系,亦是一樣自古深受《易經》乾坤( 陰陽 )的二元等級思想的滲透,同時男人可以陰陽互補,女人卻只能陰不能陽。體現在語言裡,女性的自我認同強調在女性性別本身的認同上,男性的自我認同則不必建立在性別本身上,有較多的社會性、文化性,比較自由、多元,如千金一諾:千金一笑、三妻四妾:三貞九烈、三綱五常:三姑六婆等語詞的對照。男性用語的含意又常代表男人經驗具宇宙性( 普遍性 ),而女性用語則將女性經驗同質化,抹去女人經驗的差異性(Sally Mcconnell-ginet :1985:162 ),如天生我才必有用:天生尤物、允文允武:宜室宜家等語詞的對照。至中國辛亥革命和五四新文化運動後,女人的社會角色增多,因此女作家、女詩人、女教授、女工、女兵、女秘書、女權運動者、、、等冠女字的新詞出現,在社會的一般認知上,這些冠女之詞都有貶意,有較原詞為次等的含意 ,大多數女作家也如此自認。

  文學傳統更不必說是以男作家為主來形成文學史,除了因此消音女作家外,在中國古典詩中,更有胡錦媛所謂的男詩人為女性代言,呈現閨怨的女性(婉約)文風。屈原《楚辭》中以「美人香草」自比,企求得到君王的眷顧寵幸,表達自己追求精神上的純潔與政治上忠誠的熱望。並從古樂府到唐詩,男詩人所代言的閨中少婦對夫君的思念也是如此。胡錦媛以為這種男詩人的「變裝換性」( transvestism ),以女性為代言人的閨怨詩,可以說是佔據了女性的位置,篡奪了女性的語言空間。「女性」因此成為「隱喻」而非指涉物,非具有身份認同( identity )的歷史社會行動主體(文訊雜誌主編:1996台灣現代詩史論:288)。葉嘉瑩在(論詞學中之困惑與《花間》詞之女性敘寫及其影響)中,探討出男性詞人以女性為代言人,反倒豐富男性雙性的寫作潛能,造成詞體「要眇深微的特美」(中外文學:1991:第八期、第九期)。兩者對照之下,男性在陽剛的文學傳統外,轉向婉約( 陰柔 )的書寫,在豐富自己外對女性書寫卻造成局限。從大多數中國女詩( 詞 )人的書寫,均受男詩人所製作的婉約( 女性化 )等於女人的觀念影響可知,雖然女詩人書寫的婉約風格,絕非男詩人僵化的婉約觀念 ,但女人書寫與女性化(feminine)之間的糾纏難解,迄今對女作家都影響深遠 ,因為女人書寫的基礎,必須先向既存的文學傳統學習。

  至於女人的社會位置,迄今仍可用西蒙•波娃的「第二性」觀點來闡釋。在男性為中心的主流社會結構內,女性被視為「他者」,一個被定義的他者,缺乏自我( self )定義的權力與自由。雖然台灣的女權運動在90年代已經破除了父權體制不少的局限,學界與文化界也有女性主義批評與創作的聲音,但根基尚淺,對一般人閱讀的影響也有限。在對50多位台灣現代女詩人的考察發現 ,只有6人是高中左右的學歷,其他皆在大專畢業以上,職業為家庭主婦、中學老師、公務員、大學教授、在商界、藝術界工作等情況,沒有得到農婦、工廠作業員、原住民婦女的作品,頗符合艾斯卡皮( Robert Escarpit )的研究,藝文圈都是朝向社會階層裡一個中庸範疇雲集( 葉淑燕譯:1990文學社會學:54 )。在此中庸範疇裡的成員,除笠詩社、蕃薯詩社、風燈、心臟詩社外,女詩人所參與的現代、藍星、創世紀、葡萄園、秋水、星座、草根、大地、天狼星、草原、漢廣、地平線、象群、曼陀羅、女鯨等都屬北部詩社,中南部詩社也都受台北藝文圈影響。因此台灣現代女詩人的社會位置屬於中庸階層,其心靈( 所思所想 )在基礎上,尤其性別思想,完全符合中產階級出身的波娃的「第二性」觀點對女人的解析。

  在語言體系、文學傳統、女性的社會位置,三者交織一起所形成的女人的書寫經驗裡,其間雖有個別女人遭遇與敏感度的不同而形成不同風格,但完全可以解釋為何絕大多數的女詩人們書寫的題材以愛情為主,以表現情感純潔、企求眷寵的心理為主,這種偏嗜有時形成抒情詩的浮濫,增加閱讀的厭倦。在我的研究中所挑選的愛情詩,已是百裡挑一,並惕除重復、增加多樣性的情況了。更值得討論的是女人為人母、且被社會看重的母親經驗的書寫,不敵愛情詩書寫的份量,令人起疑是受文學傳統男詩人以女性為代言人所形成的婉約抒(愛)情的影響,說明人類經驗的被書寫,會受到文學傳統或風潮影響,浪漫主義所強調的個人創作自由未免天真。我的第三章研究亦發現,女詩人因「第二性」的社會位置的關係,在詩中的「我」的「主體」敘述,常顯露不穩定、不安、不確定的現象,這又是西方女性主義者們發現女詩人比女小說家,因不能逃避在詩中主觀的我的發聲所產生的焦慮狀況 所致。美國19世紀著名女詩人愛彌麗•狄謹遜( Emily Dickinson )便採取「傾斜」的角度,以認同夏娃的角色對亞當的語言中心質疑,從而崩毀整個二元等級制的語言體系( Margaret Homans:1980:165,176,177 )。台灣現代女詩人則從女性經驗的哀歌出發,對被局限的陰柔位置,有意無意的悲嘆甚至抵抗,有不少詩因此新鮮動人。雖然大多數女詩人非常缺乏女人身份的認同,尤缺乏集體女性「我們」的認同,像20世紀中後期美國女詩人芮曲( Adrienne Rich ),隨著美國第二波婦運,寫了很多召喚婦女、深刻解剖父權的好詩,台灣這種情況,在90年代已有少數詩作表現精采,未來在語言體系、文學傳統、女性社會位置 持續的改進下,至少性別問題會交織其他問題成為女性書寫的風潮。[/color][/size]
頁: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 專有名詞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