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世界著名經濟學家

lob_9 2008-2-10 10:06 PM

世界著名經濟學家

[size=5][color=#ff0000]本帖內所有資料由愛國愛黨版友提供[/color][/size]

經濟學家、是指從事經濟學理論研究及其應用工作的人。有時針對不同的研究領域或者流派,通過添加定語而有不同的稱呼。譬如,主要研究西方經濟學的經濟學家被稱為「西方經濟學家」,而研究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經濟學家則被稱之為「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在各自的領域中也可以按照學科分支來稱呼。例如,從事計量經濟學的經濟學家就被稱之爲計量經濟學家。

在中國大陸

意識形態與經濟學家

在中國大陸,經濟學和一部分其他學科一樣,由於各種原因受到了來自官方意識形態的影響,經濟學體系與國際上的主流有所不同。在較長的一段時間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被長期認定為主流經濟學,國際上通行的主流經濟學被狹義地認爲是「資產階級的經濟理論」,僅作爲前者的一個分支進行研究。這樣重前者而輕後者的結果導致了整個經濟學的研究工作與國際脫軌。

近年來,在國際交流增多的情況下國內的學術環境有所寬鬆,意識形態決定經濟學研究的情況也有所改變。眾多從國外學成回國的經濟學家進入高等學府以及研究機構成為研究主力,影響並引導著整個經濟學界。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可以説是其中的典型例子。

事實上、西方的經濟學界對經濟學研究持有這樣的看法,研究不應局限於意識形態,而應該通過研究成果進行學術上的深入探討、乃至爭論。這樣的觀點也在中國大陸逐漸增多。有經濟學家就認為,不管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還是近代西方主流經濟學,在學術上不應有孰輕孰重的問題,更不能接受來自官方意識形態的影響,而應百花齊放,通過自己的研究成果來證明自己的觀點,並在此基礎上來探討實際的經濟問題。

經濟學家與經濟學者

在中文的語境中,經濟學家和經濟學者的區別,正如數學家和數學學者、管理學家和管理學者、法學家和法學學者的不同,「家」有「資深」的含義。

對此,也有這樣的一部分不同意見,就是在「經濟學家」的權威性尚還根深蒂固的情況下,很多經濟學領域的所謂專家都將經濟學家的名稱冠之於自己頭上,導致經濟學家這個高尚的名稱被濫用。不可否認,一般大眾對於「經濟學家」這個名稱的認識還停留在語境上,不僅在媒體的宣傳下盲目跟從,而且事實上也很少有人真正地去認真辨別。這樣的結果導致了一批經濟學家對於自己名稱的反思,特別是那些研究上偏重於理論的人。他們為了保持自己與那些理論上沒什麼建樹卻喜歡對市場上各類現象進行評頭論足的經濟學家的距離、不再願意被人冠之以經濟學家的稱呼,而更情願被稱為聽上去似乎很低調的「經濟學者」。因為他們認為,那些處在「臺面上風光著」的一部分經濟學家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理論建樹,其中的一個指標就是沒有在國際上公認的學術期刊上發表過任何的研究成果。

lob_9 2008-2-10 10:06 PM

[size=3][color=#0000ff]中國大陸

[/color]董輔礽[/size]
[size=3]朱鎔基
郎咸平
林毅夫
[/size][size=3]何廉
馬寅初
孫冶方[/size]
[size=3][/size]

[size=3][color=#0000ff]中華台北[/color][/size]

[size=3]李國鼎
徐柏園[/size]


[size=3][color=blue]中國香港[/color][/size]

[size=3]張五常 [/size]

lob_9 2008-2-10 10:07 PM

[size=3][color=#0000ff]英國

[/color]亞當·斯密[/size]
[size=3]羅納德·哈利·高斯
大衛·李嘉圖
威廉姆·斯坦利·傑文斯
約翰·梅納德·凱恩斯
阿爾弗萊德·馬歇爾
弗里德里克·哈耶克


[color=blue]德國[/color][/size]

[size=3]卡爾·馬克思
弗里得里希·恩格斯
路德維希·拉赫曼
漢斯-赫爾曼·霍普

[/size]
[size=3][color=blue]奧地利[/color][/size]

[size=3]約瑟夫·熊彼特
弗里德里克·馮·維塞爾
歐根·博姆-巴維克
路德維希·馮·米塞斯 [/size]


[size=3][color=blue]法國[/color][/size]

[size=3]弗雷德里克·巴斯夏
古斯塔夫·德·莫利納里

[/size]
[size=3][color=blue]意大利[/color][/size]

[size=3]帕累托[/size]


[size=3][color=blue]以色列[/color][/size]

[size=3]羅伯特·約翰·奧曼[/size]


[size=3][color=blue]波蘭[/color][/size]

[size=3]卡爾·門格爾[/size]

[[i] 本帖最後由 lob_9 於 2008-4-23 08:31 AM 編輯 [/i]]

lob_9 2008-2-10 10:07 PM

[size=3][color=#0000ff]美國

[/color]米爾頓·佛利民
羅伯特·索洛
穆瑞·羅斯巴德
西蒙·史密斯·庫茲涅茨
小羅伯特·盧卡斯
阿倫·格林斯潘
保羅·薩繆爾森
埃德蒙·費爾普斯
亨利·赫茲利特
[/size]
[size=3]
[/size][size=3][color=blue]澳洲[/color][/size]

[size=3]楊小凱 [/size]


[size=3][color=blue]日本[/color][/size]

[size=3]伊藤秀史
植草一秀
置鹽信雄
水田洋[/size]

lob_9 2008-2-10 10:07 PM

英國著名經濟學家

[size=12px][size=4][color=blue]亞當·斯密[/color][/size]
[size=4][color=#0000ff][/color][/size]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AdamSmith.jpg&variant=zh-hk][img=200,298]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0/0a/AdamSmith.jpg/200px-AdamSmith.jpg[/img][/url]


[size=3]亞當·斯密(Adam Smith,1723年6月5日—1790年7月17日),蘇格蘭籍英國哲學家和經濟學家。他所著的《國富論》成為了第一本試圖闡述歐洲產業和商業發展歷史的著作。這本書發展出了現代的經濟學學科,也提供了現代自由貿易、資本主義和自由意志主義的理論基礎。

斯密生於蘇格蘭伐夫郡的可可卡地(Kirkcaldy),確切的出生日期並不清楚,他在1723年6月5日於可可卡地受洗,擔任關稅查帳員的父親在他出生前6個月便已去世。在大約4歲時,斯密曾被一群吉普賽人誘拐,不過很快便被他的叔叔救回。

在大約14歲時,斯密進入了格拉斯哥大學,在「永恆的」(斯密如此稱呼他)哈奇森的教導下研讀道德哲學。斯密在這個時期發展出他對自由、理性、和言論自由的熱情。在1740年他進入了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但他後來說「在牛津的時期對他後來的畢生事業沒有多少影響」,他在1746年離開了牛津大學。1748年他在亨利·霍姆·卡姆斯(Henry Home)的贊助下開始於愛丁堡演講授課。最初是針對修辭學和純文學,但後來他開始研究「財富的發展」,到了他年近30歲時,他第一次闡述了經濟哲學的「明確而簡易的天賦自由制度」,他後來將這些理論寫入被簡稱為國富論的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一書裡。在大約1750年時他認識了大衛·休謨,兩人成為親密的好友。他也認識了一些在後來成為蘇格蘭啟蒙運動推手的人物。

斯密的父親對於基督教有強烈興趣並且加入了溫和派的蘇格蘭長老教會(Scottish Presbyterianism, 自從1690年以來的蘇格蘭國教)。斯密可能曾經前往英格蘭尋求英格蘭教會的職業生涯:但這件事的真實性仍具爭議。為何他放棄信仰並回到蘇格蘭的原因仍然未知,但能肯定的是這時斯密已經成為自然神論者了。


亞當·斯密在1751年斯密被任命為格拉斯哥大學的邏輯學教授,並在1752年改任道德哲學的教授。他的講課內容包括了倫理學、修辭學、法學、政治經濟學、以及「治安和稅收」的領域。在1759年他出版了《道德情操論》(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一書,具體化了一部分他在格拉斯哥的講課內容。在當時這些研究的發表使斯密獲得了廣泛名聲,這些研究主要是針對人類如何透過仲介者和旁觀者之間的感情互動來進行溝通(亦即,個人與社會其他成員的互動)。他對於語言發展的研究則較為粗淺。斯密流暢的、深具說服力的、甚至華麗的論述相當突出,他的論述基礎既不是像沙夫茨伯里和哈奇森一般根基於特殊「良知」,也不是像休謨一般根基於功利主義,而是根基在同情上的。

斯密的授課逐漸遠離道德的理論,而改專注於法律學和經濟學上。他在這段時間的思想發展可以由他的一名學生在1763年所抄錄的授課筆記得知[3]。到了1763年底,政治家查理·湯孫德(Charles Townshend,也就是引薦斯密認識了大衛·休謨的人)提供斯密一份收入更為豐厚的工作機會,擔任他的兒子—也就是後來的布魯斯公爵的私人家教。斯密辭去了在大學的教授職位,並在1764年至1766年間和他的弟子一同遊覽歐洲,大多是在法國,在那裡斯密也認識了許多知識份子的精英,例如雅克·杜爾哥(Jacques Turgot)和達朗貝爾,尤其重要的是弗朗索瓦·魁奈(François Quesnay)—重農主義學派的領導人,斯密極為尊重他的理論。在回到可可卡地後,斯密在接下來10年時間裡專注於撰寫他的巨作——《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又稱為《國富論》,在1776年出版。這本書備受推崇並且被普遍流傳,斯密也隨之聲名大噪。1778年他獲得了一份在蘇格蘭的關稅部長職位,得以和他的母親一同居住在愛丁堡。他在1790年7月17日於愛丁堡去世。在死後清點遺產時,人們發現他顯然秘密貢獻了相當大一部分的收入用作慈善用途。

斯密的遺囑執行人是他在蘇格蘭學界的兩名好友—物理學家和化學家約瑟夫·佈雷克(Joseph Black)以及地質學家詹姆斯·赫頓(James Hutton)。斯密留下了許多未發表的著作,遺囑聲明要銷毀其中一部分斯密認為不適合發表的著作,其餘的著作則在後來陸續發布,包括在1795年出版的《天文學歷史》(History of Astronomy),以及《哲學論文集》(Essays on Philosophical Subjects)。[/size][/size]

lob_9 2008-2-10 10:08 PM

[size=3][color=#0000ff]著作

[/color]在斯密死後不久,他遺留的手稿幾乎全都銷毀了。在他生前最後一年裡他似乎計劃撰寫兩篇主要的論文,一篇是有關法律的理論和歷史,一篇則是和藝術與科學有關。在死後才出版的《哲學論文集》所收錄的可能是後一篇論文的部分。

《國富論》一書是斯密最具影響力的著作,這本書對於經濟學領域的創立有極大貢獻,使經濟學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在西方世界,這本書甚至可以說是經濟學所發行過最具影響力的著作。國富論一書成為針對重商主義(認為大量儲備貴金屬是經濟成功所不可獲缺的理論)最經典的反駁,在這本書於1776年出版後,英國和美國都出現了許多要求自由貿易的聲浪。這些聲浪還認為當時經濟的艱難和貧窮是因為美國獨立戰爭所造成的。不過,並非所有人都被說服相信了自由貿易的優點:英國政府和議會依然繼續維持重商主義多年。

國富論一書也否定了重農主義學派對於土地的重視,相反的,斯密認為勞動才是最重要的,而勞動分工將能大量的提升生產效率。國富論一書非常成功,事實上還導致許多早期學派的理論被拋棄,而後來的經濟學家如托馬斯·羅伯特·馬爾薩斯和大衛·李嘉圖則專注於將斯密的理論整合為現在所稱的古典經濟學(現代經濟學由此衍生)。馬爾薩斯將斯密的理論進一步延伸至人口過剩上,而李嘉圖則提出了工資鐵律(Iron law of wages)—認為人口過剩將導致工資連勉強餬口的層次都無法達成。斯密假設工資的增長會伴隨著生產的增長,這個觀點在今天看來則較為準確。

國富論一書的重點之一便是自由市場,自由市場表面看似混亂而毫無拘束,實際上卻是由一雙被稱為「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所指引,將會引導市場生產出正確的產品數量和種類。舉例而言,如果產品發生短缺,產品的價格便會高漲,生產這種產品所能得到的利潤便會刺激其他人也加入生產,最後便消除了短缺。如果許多產品進入了市場,生產者之間的競爭將會增加,供給的增加會將產品的價格降低至接近產品的生產成本。即使產品的利潤接近於零,生產產品和服務的利潤刺激也不會消失,因為產品的所有成本也包括了生產者的薪水在內。如果價格降低至零利潤後仍繼續下跌,生產者將會脫離市場;如果價格高於零利潤,生產者將會進入市場。斯密認為人的動機都是自私而貪婪的,自由市場的競爭將能利用這樣的人性來降低價格,進而造福整個社會,而提供更多產品和服務仍具有利潤的刺激。不過,斯密也對商人保持戒心,並且反對壟斷的形成。

斯密也大力批評過時的政府管制,他認為那些管制將會阻撓產業的擴展。事實上,斯密反對絕大多數政府管制經濟的行為,包括關稅在內,他認為關稅最終將導致長期的效率低落以及價格的居高不下。這個理論在今天被稱為「自由放任」,代表「讓他做、讓他去、讓他走」,這個理論後來影響了政府的立法,尤其是在19世紀裡。在國富論一書裡最知名也最常被後人引用的兩句話是:

我們不能藉著向肉販、啤酒商、或麵包師傅訴諸兄弟之情而獲得免費的晚餐,相反的我們必須訴諸於他們自身的利益。我們填飽肚子的方式,並非訴諸於他們的慈善之心,而是訴諸於他們的自私。我們不會向他們訴諸我們的處境為何,相反的我們會訴諸於他們的獲利。  [/size]
[size=3]
因此,由於每個個人都會盡力把他的資本用以支持並管理國內的產業,這些產業的生產於是便能達到最大的價值;每個個人也必然竭力的使社會的年收入盡量擴大。確實,他通常並沒有打算要促進公共的利益,也不知道他自己促進了這種利益至何種程度。由於寧願支持國內的產業而非國外的產業,他只是盤算著他自己的安全;他管理產業的方式在於使其生產的價值能夠最大化,他所盤算的也只是他自己的利益。在這些常見的情況下,經過一雙看不見的手的引導,他也同時促進了他原先無意達成的目標。並非出自本意並不代表就對社會有害。藉由追求他個人的利益,往往也使他更為有效地促進了這個社會的利益,而超出他原先的意料之外。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多少好事是由那些佯裝增進公共利益而干預貿易的人所達成的。[/size]
[size=3][/size]
[size=3][color=#0000ff]影響

[/color]國富論一書成為了第一本試圖闡述歐洲產業增長和商業發展歷史的著作,也成為了開展現代經濟學科的先驅。它也提供了資本主義和自由貿易最為重要的論述基礎之一,極大的影響了後代的經濟學家。

國富論一書的原始版本則存在一些爭議,一些人主張書中的內容曾被竄改的較為溫和,以符合當時某些思想家如大衛·休謨和孟德斯鳩的既定理論。的確,許多斯密的理論都只簡單地描述歷史的走向將會遠離重商主義並朝向自由貿易,而當時這種走向早已發展了數十年,並且已對政府政策有極大影響。無論如何,斯密的作品廣泛地組織了他們的理論,因此至今仍是經濟學界最為重要而最具影響力的書籍之一。


[color=blue]亞當·斯密問題[/color][/size]

[size=3]亞當·斯密問題,指19世紀末期在德國提出的以下問題,即亞當·斯密在《道德情操論》中提出的同感(sympathy)原理與在《國富論》中提出的利己心原理相互矛盾。因此認為斯密是受了法國唯物論的影響導致了從前者到後者的思想上的轉變。「亞當·斯密問題」(das 'Adam Smith-Problem')這個稱呼,是熊彼特用德語首先給出的。

但是,問題的提出者忽視了《道德情操論》在《國富論》出版後還在改訂的事實,並且將同感與利他心的概念混淆等同,這樣的誤解導致了該問題的提出。

雖然如此,該問題的提出以及隨後《法學講義》的發現,成為了加深研究亞當·斯密的思想體系中倫理學和經濟學、以及法學之間關係的契機。

對於亞當斯密在強調同情的道德情操論與強調私利的國富論兩書間是否存在矛盾一直有很大爭論。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稱這為「亞當斯密問題」(das 'Adam Smith-Problem)。在道德情操論一書裡,斯密似乎強調人類在慈善動機下的意圖與行為的同步性,而在國富論裡這則被分裂為「看不見的手」,亞當斯密宣稱,在資本主義體制裡,個人依照他們自己的利益行動時也會提升共同體的利益。於是這便解除了私利的矛盾,他也多次指出對於利己和人類動機的狹窄定義所可能引發的矛盾。不過這並不表示斯密的道德情操論一書否定了私利的重要性,他寫道:[/size]
[size=3][/size]
[size=3][color=blue]因此,物種自我保衛和繁殖的機能架構,似乎是自然界給予所有動物的既定目標。人類具有嚮往這些目標的天性,而且也厭惡相反的東西;人類喜愛生命、恐懼死亡、盼望物種的延續和永恆、恐懼其物種的完全滅絕。雖然我們是如此強烈的嚮往這些目標,但它並沒有被交給我們那遲緩而不可靠的理性來決定,相反的,自然界指導我們運用原始而迅速的天性來決定實現這些目標的方式。飢餓、口渴、尋求異性的情慾、愛情的快樂、和對於痛苦的恐懼,都促使我們運用這些手段來達成其本身的目的,這些行動都將實現我們原先所未料想到的結果—偉大的自然界所設定的善良目標。[/color][/size]

[size=3]亞當斯密本人並不認為這兩者存在矛盾,在國富論一書出版後,他又發行了經過稍微修正的道德情操論版本。他或許認為道德情操和私利最終都將達成相同的目標。[/size]

[[i] 本帖最後由 lob_9 於 2008-4-23 08:24 AM 編輯 [/i]]

lob_9 2008-2-10 10:08 PM

[size=3][color=#0000ff][size=4][color=black][size=2]英國著名經濟學家

[/size][/color][color=blue][size=12px][b][size=4]羅納德·哈利·高斯[/size][/b]
[/size][/color][/size][/color][/size]
[size=3][color=#0000ff][size=4][color=black][/color][/size][/color][/size]
[size=3][color=#0000ff][size=4][color=black][b]羅納德·哈利·高斯[/b]([b]Ronald Harry Coase[/b],[/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10%E5%B9%B4&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1910年[/color][/size][/url][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2%E6%9C%8829%E6%97%A5&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12月29日[/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8B%B1%E5%9B%BD&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英國[/color][/size][/url][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BB%8F%E6%B5%8E%E5%AD%A6%E5%AE%B6&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經濟學家[/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交易成本理論及[/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A7%91%E6%96%AF%E5%AE%9A%E7%90%86&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高斯定理[/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的提出者,對產權理論、[/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B3%95%E5%BE%8B%E7%BB%8F%E6%B5%8E%E5%AD%A6&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法律經濟學[/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與[/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6%B0%E5%88%B6%E5%BA%A6%E7%B6%93%E6%BF%9F%E5%AD%B8&action=edit&redlink=1][size=4][color=black]新制度經濟學[/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有極大貢獻,[/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91%E5%B9%B4&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1991年[/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獲得[/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AF%BA%E8%B4%9D%E5%B0%94%E7%BB%8F%E6%B5%8E%E5%AD%A6%E5%A5%96&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諾貝爾經濟學獎[/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高斯獲英國[/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C%A6%E6%95%A6%E7%BB%8F%E6%B5%8E%E5%AD%A6%E9%99%A2&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倫敦經濟學院[/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博士學位,移居[/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BE%8E%E5%9C%8B&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美國[/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後主要任教於[/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8A%9D%E5%8A%A0%E5%93%A5%E5%A4%A7%E5%AD%B8&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芝加哥大學[/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有兩篇著名的論文:[/color][/size]

[list][*][size=4][color=black]《[/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C%81%E4%B8%9A%E7%9A%84%E6%80%A7%E8%B4%A8&action=edit&redlink=1][size=4][color=black]企業的性質[/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i]The Nature of the Firm[/i]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37%E5%B9%B4&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1937[/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該文通過[/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A%A4%E6%98%93%E6%88%90%E6%9C%AC&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交易成本[/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的概念來解釋企業的規模。 [/color][/size][*][size=4][color=black]《[/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A4%BE%E4%BC%9A%E6%88%90%E6%9C%AC%E9%97%AE%E9%A2%98&action=edit&redlink=1][size=4][color=black]社會成本問題[/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i]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i]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60%E5%B9%B4&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1960[/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認為完善的[/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A%A7%E6%9D%83&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產權[/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界定可以解決[/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4%96%E9%83%A8%E6%80%A7&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外部性[/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問題。(參見[/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A7%91%E6%96%AF%E5%AE%9A%E7%90%86&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高斯定理[/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 [/color][/size][/list][size=4][color=black]高斯的[/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A%A4%E6%98%93%E6%88%90%E6%9C%AC&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交易成本[/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學說被威廉姆森(Oliver E. Williamson)引入到現代組織理論中而且現在十分有影響力。[/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也因其在《聯邦通訊委員會》([i]Th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i]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59%E5%B9%B4&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1959[/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一文中批評了頻率執照制度,並提出財產權作為更有效率的頻率分配方案而被稱為頻率政策改革之父[/color][/size]
[size=4][color=#000000][/color][/size]
[color=black][size=4][b]高斯定理[/b],由[/size][/color][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AF%BA%E8%B4%9D%E5%B0%94%E7%BB%8F%E6%B5%8E%E5%AD%A6%E5%A5%96&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諾貝爾經濟學獎[/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得主[/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BD%97%E7%BA%B3%E5%BE%B7%C2%B7%E9%AB%98%E6%96%AF&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羅納德·高斯[/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命名。其核心思想是[/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A%A4%E6%98%93%E8%B4%B9%E7%94%A8&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交易費用[/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 《新帕爾格雷夫經濟學詞典》中由羅伯特·D.庫特對「高斯定理」的解釋。他寫道:「從強調交易成本解釋的角度說,高斯定理可以描述如下:只要交易成本等於零,法定權利(即產權)的初始配置並不影響效率。」[/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定理(Coase Theorem) by Robert Cooter,[/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給從未涉及過高斯定理的學生上高斯定理課的教師,都親身感受了高斯定理所引起的驚嘆和佩服,但高斯本人卻從未將定理寫成文字,而其他人如果試圖將高斯定理寫成文字,那很有可能是走了樣的,或成了同義反覆。被稱作高斯定理的命題或命題組,源於一系列案例。高斯像法官一樣一直拒絕把他初始論文中的論點加以廣泛地推廣。正如法官的言論一樣,對於他論文中的每一個解釋,都有另外一種似乎說得通的看法。我不想得出最終結論,但我願談談幾種對高斯定理的傳統解釋,並用高斯的幾個例子之一來加以闡明。經過20多年的爭論,傳統的解釋似乎已經窮盡了高斯定理含義。[/color][/size]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E%AE%E8%A7%82%E7%BB%8F%E6%B5%8E%E5%AD%A6&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微觀經濟學[/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的一個中心思想是,自由交換往往使資源得到最充分的利用,在這種情況下,資源配置被認為是[/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8%95%E7%B4%AF%E6%89%98&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帕累托[/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Pareto)有效的。除了資源所有權外,法律還規定了其他許多權利,諸如以某種形式使用其土地的權利、免於騷擾權、意外事故要求賠償權或合同履行權。可以這樣認為,高斯概括的關於資源交換的一些論點適用於關於法定權利交換的種種論點。根據這種看法,高斯定理認為,法定權利的最初分配從效率角度上看是無關緊要的,只要這些權利能自由交換。換句話說就是,由法律所規定的法定權利分配不當,會在市場上通過自由交換得到校正。[/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這種觀點認為:保障法律的效率,就是消除對法定權利自由交換的障礙。含糊不清常常損害法定權利,使其難於得到正確估價。此外,法庭也並非總是願意強制履行法定權利的交易合同。因此,根據「自由交換論」,法律的效力是由明確法定權利並強制履行私人法定權力交換合同而得以保障的。[/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經濟學家們認為,除了交換自由之外,還必須具備一些其他條件,才能使市場有效地配置資源。條件之一是關於交易成本的含糊但不可或缺的概念。狹義上看,交易成本指的是一項交易所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有時這種成本會很高,比如當一項交易涉及處於不同地點的幾個交易參與者時。高交易成本會妨礙市場的運行,否則市場是會有效運行的。廣義上看,交易成本指的是協商談判和履行協議所需的各種資源的使用,包括制定談判策略所需信息的成本,談判所花的時間,以及防止談判各方欺騙行為的成本。由於強調了「交易成本論」, 高斯定理可以被認為說的是:法定權利的最初分配從效率角度看是無關緊要的,只要交換的交易成本為零。[/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正如物理學中的無摩擦平面,無成本交易只是一種邏輯推理的結果,在現實生活中是不存在的。注意到這一點後,根據高斯定理的交易成本論所引伸的政策結論是:要利用法律最大程度地降低交易成本,而不是消除這些成本。根據這種思路,而不是首先追求有效地分配法定權利,立法者更傾向於通過促進這種交易而取得效率。旨在通過鼓勵人們達成涉及法定權利交換的私人協議而避免訴訟的法律程序是很多的。[/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交易成本論」把注意力集中在對法定權利交換的某些障礙上,特別是談判和履行私人協議的成本。當人們給「交易成本論」下一個相當謹慎的定義時,除了交易成本外,還存在著對私人交易的其他一些障礙。調節理論根據對完全競爭的不同偏差,建立了一種更為精確、詳盡的分類方法。比如某壟斷者通過提供比競爭數量少的商品,提高這種商品的價格,從而增加利潤。因此,壟斷是市場機制失靈的一種形式,通常將其同交易成本加以區分。高斯定理強調這種「市場機制失靈論」,因而可以被認為說的是:「法定權利的最初分配從效率角度來看是無關緊要的,只要這些權利能夠在完全競爭的市場進行交換。」這種觀點認為:保證法律的效率,就是保證有一個法定權利交換的完全競爭市場。完全競爭的條件包括。要存在許多買主和賣主,沒有外來影響,市場參與者們有關於價格和質量的充分信息,以及沒有交易成本。[/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提到的一個著名的歷史例子可以說明這三種看法。蒸汽機火車燒煤常常會濺出火星,在豐收時節容易引燃鐵路旁農田裡的莊稼。每一方都可採取防備措施以減少火災的損失。要說明這點,農民可以停止在鐵軌邊種植和堆積農作物,而鐵路部門可裝置防火星設施或減少火車出車次數。[/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初看上去,似乎是法律控制了各方採取防備措施的動力,因此,法律決定了火災引起損失的次數。要知道,禁令是財產法中制止妨害行為發生的傳統手段。如果農民有權指揮鐵路部門,直到不濺火星才允許鐵路通車,那麼,火星就幾乎不會引起什麼火災損失。反過來,如果鐵路部門不受懲罰地營運,那麼,就會引起大量的火災損失。根據高斯定理,這些現象會把人引人歧途,因為雖然法律規定了權利的最初分配,而市場卻決定著最終分配。須知,如果農民有權禁止鐵路部門運營,那麼,他們就可以出售這一權利。具體說就是,鐵路部門支付一筆錢給農民,以換取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承諾一一不禁止鐵路運營。反過來說,如果鐵路部門有權不受懲罰地濺出火星,那麼,它就可以出售這一權利。具體說就是,農民可以支付一筆錢給鐵路部門,以換取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承諾——減少火星的濺出。[/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無論權利最初分配如何,農民和鐵路部門都樂於繼續權利交換,只要這種交易有利可圖。正如普通商品一樣,法定權利交易的好處只有等到每種權利由認為其價值最大的一方得到時才會喪失。所以,如果農民有權免於火星之苦,而有權濺出火星對鐵路部門比有權免於火星之苦的農民更加重要的話,那麼,農民向鐵路部門出售權利會使雙方得益。當權利得到有效分配時,那麼,交易的潛在好處也就喪失殆盡。因此,當市場正常發揮作用時,法定權利的均衡分配是有效率的。[/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對高斯定理的這三種說明,對於市場發揮正常作用所需條件的要求程度是不同的。[/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根據「自由交換論」,如果法定權利是明確規定的,並且交換法定權利的合同能夠強制履行,則法定權利的均衡分配就是有效率的。在上述例子中,當農民具有禁止妨害行為的權利,或當鐵路部門具有不受懲罰地濺出火星的權利時,「自由交換論」的條件顯然就得到滿足了。因此,根據高斯定理的自由交換論,農民是否有權禁止鐵路部門或鐵路部門是否有不受懲罰而污染環境的權利,從效率角度來看是無關緊要的。[/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交易成本論」所得出的效率結論就不同了。如有許多農民,那麼,同他們進行談判和履行協議的成本很高,當個別的農民堅持多占利益時尤其如此,所以,權利最初分配的低效率可能會長期存在,儘管有達成一些私下協議的機會。另一方面,如果農民很少,鐵路部門同他們進行談判和履行協議的成本會很低,高斯定理預言,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定權利的均衡分配將是有效率的。[/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再來看看第三個說明。根據「完全競爭論」,如果法定權利交易市場上完全競爭這一條件得到滿足,那麼,法定權利的均衡分配就將是有效率的。在鐵路部門和農民這個例子中,只存在著一條鐵路,所以市場的特點是壟斷,而不是完全競爭。此外,不具備完全競爭的條件還有其他表現形式。比如農民對火星造成損失的情況可能會比鐵路部門了解得多,而鐵路部門對減少火星的技術要比農民了解得多。鑒於這些事實,農民和鐵路部門之間的法定權利交換將遠不是完全競爭條件下的交換,因此,市場可能無法糾正法定權利最初分配中的低效率。[/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當然從收入分配的角度來看,權利的最初分配一直是舉足輕重的。因為,如果效率要求鐵路部門不受禁令約束,那麼,要給予農民放棄這種禁止的權利以補償,這會促使鐵路部門購買這種權利。這項交易是鐵路部門的支出和農民的收入。反過來說,給予鐵路部門不受懲罰的權利,將會使其節省了這種購買權利的支出,而剝奪了農民出售這種權利的收入。正如稀有資源一樣,稀有的立法權利也是值錢的。[/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定理是真理還是謬誤?在經濟學中,一個證明是從一些普遍接受的行為假設派生的。正如我要說明的,以高斯定理的這三條說明中任何一條來確定高斯定理,都會碰到障礙,這些障礙表明,高斯定理有可能是錯誤的或僅僅是同義反覆。[/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最脆弱的定理形式聲稱:法定權利在完全競爭的情況下得到有效分配。當[/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98%BF%E7%BD%97&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阿羅[/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Arrow)研究了與高斯討論過的那些外在性相似的外在性時,他表明,效率條件可以被看作是外在性權利交換的一個競爭市場中的均衡條件。但是,正如阿羅以及其他人(斯塔雷特(Starrett))所指出的那樣,這種正規聲明毫無實際價值,因為就本質來說,種種外在性具有阻礙競爭市場形成的特點。[/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為說明這一點,我們可以假設,除了持有政府發行的可買賣的允許污染票券持有者之外,污染行為是完全禁止的。每一個持有這種票券的受污染者要阻止污染行為,而每個獲得了這種票券的污染者則要利用它去增加污染。顯而易見,被污染者個人持有這種票券的社會利益大於他的個人利益,因此他們會大量拋售這種票券。同樣地,污染者獲得這種票券的社會成本高於其個人成本,因此,他們會大量收購這種票券。個人和社會成本之間的差異本身就是一個外在性。所以,試圖通過建立污染票券交易市場來消除外在性,只能產生新的外在性。事實上並不存在高斯討論過的這種外在性的完全競爭市場,並且,這種市場似乎也不可能通過私人協議而自發地產生。政府可能有辦法建立一個虛假的市場,但沒有一個市場真正建立起來。[/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從高斯定理中的完全競爭市場論轉到交易成本論,我們觀察到,當受影響的只有少數幾方時,比如說當相鄰的土地所有者就他們其中之一所引起的妨害行為進行談判時,私下解決可能會是有效率的。如果只涉及少數幾方,那麼,法定權利價格將由他們談判決定,而不是他們成了價格的接受者。這樣的話就違反了完全競爭的假設,但這種談判往往獲得成功。根據高斯定理的交易成本論,影響少數人的外在性問題會有一些有效的解決方法。[/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雖然交易成本論作為一種粗估法是準確的,但它並不十分符合實際。它有賴於這樣的命題:談判和履行協議的成本為零時,談判才能取得有效的結果。在實際中,少數人之間的談判有時以失敗而告終,如工會罷工、劫機者殺死人質、房地產經紀人由於價格上不能達成一致意見而蝕本和訴之法庭,等等。與通訊和履行協議費用無關的基本障礙,在於談判策略的性質。就其定義而言,一項談判具有達成協議可產生利益的特點,但怎樣分配利益卻無協商一致的辦法。自私自利的談判者在不破壞合作基礎的前提下盡全力要求得到盡可能大的利益份額。用經濟術語來說就是,理性的談判者要求獲得每一個額外的美元,只要由此而引起的不合作可能性所產生的損失小於一美元。當談判者過低估計對手的決心,他們就會施加過大的壓力,談判也就無法達成協議,談判具有內在的不穩定性。[/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本著這種看法,高斯定理的交易成本論犯了方向性錯誤,即過於樂觀地假設:只要談判無成本,合作就會誕生。 與其背道而馳的「[/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9C%8D%E5%B8%83%E6%96%AF&variant=zh-hk][size=4][color=black]霍布斯[/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Hobbes)定理」也犯了方向性錯誤,即過於悲觀地假設:分配利益的問題只能通過威脅,而不能通過合作來解決。現實是介於過於樂觀和過於悲觀之間,因為策略行為在有的情況下導致談判失敗,但不是所有的情況下都是如此。[/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定理的這一說明對理論和經驗研究提出的挑戰,是要預計法定權利何時才能通過私下協議進行有效率的分配。為進一步展開辯論,要撇開廣義的「交易成本」和「自由交換」這類標籤,而代之以實在與詳細的對條件的描述,是這些條件使得有關法定權利的談判得以成功。幸運的是,近年來已出現了一種較令人滿意和較切合實際的談判理論。根據這種理論,談判在部分情況下可能由於策略原因而失敗。但在均衡條件下,沒有人對失敗發生的頻率感到驚奇(主要概念是貝葉斯一納什(Bayes-Nash)均衡。[/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在經濟學中,「經驗主義的驗證」就是預測和事實之間的比較。近來有些人試圖證明高斯定理,比如確定一些小集團通過談判達成有效協議所需的條件。對策論的一些新發展連同相關的經驗主義研究,使人們有希望最終對這些條件做出科學的闡述。如果具備這些條件,就能通過私下協議糾正法定權利的低效率分配狀況。[/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定理具有什麼意義?[/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A%87%E5%8F%A4&action=edit&redlink=1][size=4][color=black]庇古[/color][/size][/url][size=4][color=black](Pigou)運用經濟學理論來捍衛如下習慣法原則:造成某種損害的一方應受指責,或被要求賠償損失。根據庇古的論點,習慣法的這種規則通過社會成本內在化來促進經濟效益。在有些情況下,他發現習慣法中存在著種種缺口,這就需要補充立法,諸如對污染者徵收與污染的社會成本相等的稅款。[/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高斯的論文被認為是對庇古的損害法分析的一種進攻。高斯不同意這種結論:通過損害法或征稅,政府的行動一般對實現效率是必需的。高斯定理認為,損害所代表的外在性有時,或可能常常會自我糾正。我認為,市場機制失靈的形式多種多樣,無法根據某種相當謹慎的交易成本概念對之加以總結。因此,高斯定理的交易成本論應被看作是謬誤或一種同義反覆,其實外在性通過擴大交易成本的定義而獲得。雖然自發和私下解決種種外在性問題的障礙要比高斯定理所提到的更多,但政府在促進私人達成協議方面的作用(而不是發佈命令),符合當代經濟學對政府調節作用的理解。[/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在政府必須採取行動糾正某種損害的情況下,高斯否定了庇方的如下看法:習慣法因果關係概念對確定責任是有用的指南。高斯認為,按習慣法原則判定的某人造成了某種損害,這一事實並不意味著能有效地使其受罰或指責他。在高斯看來,效率問題是由成本與效益相抵的差額來決定的,在這方面,因果關係的作用並非是決定性的。高斯認為,因果關係與跟無數法庭判決相矛盾的法律責任無關,並且它對法律的現實或理論顯然沒什麼影響。[/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不管高斯理論功過如何,反正他對人們普遍接受的財政觀點提出了挑戰。在他的論文問世以前,很少有人注意到外在性通過私人協議加以解決的可能性。因此,高斯的主張觸及了經濟學的一個重大爭論的核心。此外,高斯論文的出版可以被看作是後來被稱作為「法律和經濟學」的這個課題的一次突破。在高斯論文出版以前,經濟學分析——相對經濟學思想而言——並未應用於習慣法,而在法律院校的教學中,習慣法處於法律理論和方法的中心。高斯以法學家的態度分析財產法案例,但又以微觀經濟學理論來指導這一分析,他的研究證明,習慣法的經濟學分析取得了豐碩成果。雖然他未使用數學這一工具(20年後,使用這一工具成為研究這一課題的特點),但卻鼓舞了成為法律經濟學分析開拓者的一代學者。[/color][/size]
[size=4][color=black]參考資料:摘自約翰·伊特韋爾等編,1992,《新帕爾格雷夫經濟學大辭典》,經濟科學出版社出版發行[/color][/size]
[/color][/size]

[[i] 本帖最後由 lob_9 於 2008-4-23 08:30 AM 編輯 [/i]]

lob_9 2008-2-10 10:08 PM

[size=3][color=#0000ff]大衛 .李嘉圖

[img=156,180]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8/8d/David_ricardo.jpg/156px-David_ricardo.jpg[/img]



[/color]大衛·李嘉圖(David Ricardo,1772年4月18日—1823年9月11日),英國政治經濟學家,對經濟學作出了系統的貢獻,被認為是最有影響力的古典經濟學家。他也是成功的商人,金融和投機專家,並且積累了大量財產。

李嘉圖出生於倫敦的一個猶太移民家庭,在十七個孩子中排行第三。14歲時,他跟隨父親進入倫敦證券交易所學習金融運作,為將來在股票和房地產市場的成功奠定了基礎。

21歲時,李嘉圖拒絕了家庭的正統猶太教信仰,與貴格會信徒普麗拉·安妮·威爾金森私奔,導致他與近親疏遠。很可能他的母親從此再沒有與他交談過。差不多同時,他成為了一神論派信徒。

1799年的一次鄉村度假裡,他閱讀了亞當·斯密的《原富》,這是他第一次接觸經濟學,由此對這個學科產生了興趣。37歲的時候他完成了第一篇經濟學論文,10年後他在這一領域獲得了極高的聲譽。

李嘉圖在證券交易所的工作使他非常富有,1814年42歲時便退休了。

1819年,李嘉圖在英國議會上院購買了一個代表愛爾蘭的席位。他佔據這個席位直到去世。作為議員,李嘉圖支持自由貿易和廢除旨在保護英國國內農業的《穀物法》。

李嘉圖的密友詹姆斯·穆勒對其政治雄心和經濟學論文寫作多加鼓勵。其他知名友人包括馬爾薩斯,他們常在協會裡辯論諸如地主的社會角色之類的問題。他也是倫敦知識分子圈子裡的成員,後來成為馬爾薩斯政治經濟學俱樂部和國王俱樂部會員。

51歲那一年他在自己的莊園里去世。[/size]

[size=3][color=blue]學術思想[/color][/size]

[size=3]李嘉圖最著名的著作是《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在第一章闡述了勞動價值論,然後論證了價格不反映價值。直到去世前,李嘉圖對價值論進行了持續的研究。

這本書引入了比較優勢理論。根據李嘉圖的理論,即使一個國家在所有製造業中比其他國家更加高效,它也能夠通過專注於其最擅長領域、與其他國家的進行貿易交往而獲取利益。李嘉圖認為,工資應該自由競爭,同理也不應限制從國外進口農產品。

比較優勢的好處體現在分配和增加實際收入。在李嘉圖的理論中,分配體系包括了對外貿易的影響,外貿並不直接影響利潤,因為利潤只隨工資水準變動。它對收入的影響是良性的,因為外貿不改變商品價值。

比較優勢學說構成了現代貿易理論的基石。

與亞當·斯密所見略同,李嘉圖也反對國家經濟中的貿易保護主義,特別是對農業。他相信《穀物法》--向農產品徵收關稅--會降低國內土地的產出並且使地租升高。這樣一來,大量的補貼會轉移到封建地主手裡,而遠離工業資本。因為地主傾向於將財富浪費在奢侈品上,而不是進行投資,李嘉圖相信《穀物法》會導致英國經濟停滯。1846年,英國國會廢除了該法。

另外一個與李嘉圖有關的思想是「李嘉圖等式」:在某種情況下一個政府應該如何支付其開銷(即稅收,發行債券或財政赤字)的選擇對於經濟沒有影響。諷刺的是,儘管這個思想被冠以其大名,他本人似乎並不相信這個理論。

李嘉圖發展了有關地租、工資和利潤的理論。[/size]

[size=3][color=blue]工資理論 :[/color][size=3]李嘉圖認為,從長期來看,價格反映了生產成本,可稱之為「自然價格」。自然價格中的人力成本,是勞動者維生所需的花費。如果工資反映人力成本的話,那麼工資必須保持在可以維生的水準。然而,由於經濟的發展,工資水準會高於勉強維生的水準。[/size]

[size=3][color=blue]利潤理論 :[/color][/size][size=3]李嘉圖認為,實際工資的增加會導致實際利潤的降低,因為貨物銷售的毛利可分為工資和淨利兩個部分。在論文《論利潤》中他寫道:「利潤取決於工資的高低,工資取決於生活必需品的價格,生活必需品的價格取決於食品的價格。」[/size][/size]

lob_9 2008-2-10 10:09 PM

[size=3][color=#0000ff]威廉姆·斯坦利·傑文斯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Jevons.jpg&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200,235]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thumb/2/25/Jevons.jpg/200px-Jevons.jpg[/img][/color][/size][/url]


[size=3]威廉姆·斯坦利·傑文斯(1835年9月1日--1882年8月13日),生於利物浦,英國著名的經濟學家和邏輯學家。他在著作《政治經濟學理論》(1871年)中提出了價值的邊際效用理論。傑文斯同奧地利的卡爾·門格爾(1871年)、瑞士的利昂·瓦爾拉斯(1874年)共同開創了經濟學思想的新時代。

1854年,正在學習自然科學的傑文斯窮困潦倒地離開了倫敦,去雪梨作了一個分析員,在那裡他迷上了政治經濟學。1859年他回到了英格蘭,於1862年發表了《政治經濟學數學理論通論》,概括出了價值的邊際效用理論。1863年發表了《黃金價值暴跌》。傑文斯以為,消費者從最後一單位產品得到的效用或者價值與他所擁有的產品數量有關,這個數量也許會有一個臨界值。

他在1865年的《煤炭問題》中提醒英國煤炭逐漸枯竭,受到了社會的贊譽。他最重要的邏輯學和科學方法論著作是1874年的《科學原理》、1871年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和1882年的《勞工問題介紹》。

他的父親是托馬斯·傑文斯,是一個對科學十分感興趣,擅長寫法律和經濟學文章的販鐵商人。他的母親是威廉姆·羅斯科的女兒。傑文斯15歲的時候,去倫敦大學學院學習,那時他就有信心成為一個有成就的思想家,這個信心在他以後的歲月里多次對他的前途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在大學學院學習,他最喜歡的課程是化學和植物學,兩年後,也就是1853年,他無意中收到了澳洲一家新建薄荷糖廠的分析員聘書。他不太願意離開英格蘭,但是由於1847年他父親的企業倒閉了,薪金變得很重要,所以他接受了這份邀請。

1854年6月他離開了倫敦,在雪梨待了五年,1859年的秋天,他按照自己的安排,再次來到倫敦大學學院,繼續他的農學學士和文學學士學位的學習。從那時起,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倫理學上,但是他對自然科學的興趣絲毫不受影響,終其一生,他總是定期寫一些科學方面的論文,而且他在物理學上的知識對他的邏輯學的著作《科學原理》的成功很有幫助。在他得到他得到文學學士學位不久,他收到了曼徹斯特的歐文學院(即曼徹斯特大學)的助教聘書。

1866年,傑文斯成為歐文學院的邏輯學、精神和倫理哲學、和科布登(Cobden)政治經濟學教授。次年他娶了Harriet Ann Taylor,她的父親是曼徹斯特護理學校的建立者和經營者。傑文斯飽受疾病和失眠的困擾,發現教授如此寬泛領域內的課程實在很繁重。1876年他很高興地用歐文學院的教授職位換到了倫敦大學學院的政治經濟學教授職位。旅行和音樂成為他主要的消遣方式,但是他的身體依舊很差,還受到抑鬱症的困擾。他越發覺得教授的任務很厭煩,而且寫作讓他精疲力竭,於是於1880年他辭去了職務。 1882年8月13日,傑文斯在黑斯廷斯城附近洗海水澡時溺水身亡。

傑文斯一生以極大的熱情和勤奮投入他所選擇的領域,他的日記和信件表明生活簡樸,為人正直。傑文斯著作很多,就在他死時,他還是英格蘭著名的邏輯學家和經濟學家。阿爾弗萊德·馬歇爾(Alfred Marshall)稱讚他對經濟學「除了李嘉圖,他比其他任何人都具有建設性的推動作用」。他死之前所進行的經濟學著作絲毫不比他所承擔的其他領域的著作差。毫不誇張地說,他的英年早逝對邏輯學和政治經濟學的發展是重大的損失。[/size]

lob_9 2008-2-10 10:09 PM

[size=3][color=#0000ff]效用理論

[/color]傑文斯很早就在他的學說中對經濟學和邏輯學展現他特有的開創性作用。效用理論是他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通論》的基調,最早出現在1860年的一封書信中。而他的邏輯相似代入原理(logical principles of the substitution of similars)可以在他1861年的另一封信中發現,也就是「哲學存在於發現事物的相似性」。

上面提到的效用理論,指的是商品的效用的度量是商品數量的連續函數,也就是表達出經濟學也是一門數學科學的觀點,他的論文《政治經濟學數學理論通論》中有更加形式化的表達,這篇論文是1862年寫給英國(經濟學?)協會的,那時並不受人重視,就算四年後發表於社會統計學月刊仍是如此,直到1871年,傑文斯在他的《政治經濟學理論》中進一步發展了他的學說,這時受到了人們的關注。

直到這部書的發表,傑文斯才被那些早期的應用數學來研究政治經濟學問題的作家們所注意,特別是安東尼·奧古斯丁·庫爾諾(Antoine Augustin Cournot )和戈森(HH Gossen)。相似的效用理論在1870年左右,由奧地利的卡爾·門格爾、瑞士的利昂·瓦爾拉斯獨立發展出來。由於戈森發現了交換價值和邊際效用的關係,所以應該算是戈森最先發現了邊際效用理論。但是這絲毫不減低傑文斯在英國帶來新思想並廣為傳播的貢獻。基於對主流思想的回應,他有時候忽略一些條件,比如《政治經濟學理論》的前言就說價值完全基於的是效用,這樣他的理論就被曲解了。但是為了引起大家的關注而誇大重點地方法是可以被原諒的。就在這以後,新古典主義革命開始了。[/size]


[size=3][color=blue]煤炭問題[/color][/size]

[size=3]傑文斯是處理經濟理論基本數據的理論家,但是他成名於對實際經濟問題的評論。因為《黃金價格暴跌》(1863年)和《煤炭問題》(1865年)兩篇文章,他被劃到了實用經濟學和統計學領域內的作家,就算他沒有寫出《政治經濟學理論》,他也算是19世紀的最著名經濟學家之一。他的經濟學著作了足可稱道的有:1875年的《貨幣與交換機制》(Money and the Mechanism of Exchange),此書是用通俗語言寫成,不太像理論著作,充滿了原創性和啟發性;1878年的《政治經濟學初級讀本》和1882年的《勞工問題介紹》,這兩部著作是在他逝去後出版的,也就是《社會改革方法和貨幣金融研究》,這部書包含了他生前創作的論文。此書的最後一卷是傑文斯對於太陽黑子和商業危機的關係研究。在他去世之前,傑文斯在準備一部大部頭的經濟學論文,列出了一個提綱,而且完成了其中幾章或者部分內容。這些碎片發表於1905年,起名叫《經濟學原理:社會工業結構論文殘頁及其他論文》。[/size]
[size=3][/size]

[size=3][color=blue]邏輯學[/color][/size]

[size=3]傑文斯在邏輯學上的成就和他在政治經濟學學不相上下(pan passu)。1864年他出版了一本小書,名字是《純邏輯,或數與量之間的邏輯》,其基礎是喬治·布爾的邏輯體系,但摒除了他認為錯誤的數學外衣。隨後幾年他致力於研究邏輯機器,而英國皇家學會在1870年才開始。正是這個研究,他知道給定邏輯前提,可以用機械模擬出來。1866年他發現了偉大且普遍的推理法則,並於1869年以《同類替代》(The Substitution of Similars)為題描述了這個學說,最簡單的格式是:「同類必有同質」(Whatever is true of a thing is true of its like.),他還有其他的各樣表達。

他在隨後發表的《邏輯學初級教程》很快成為英語世界裡最為流行的邏輯學基礎教科書。那時他還寫了很多邏輯學論文,1874年以《科學原理》為題發表,這部書里他對早期的純邏輯和同類替代作了具體的表述,還發展了歸納是演繹的簡單反轉的觀點。另外,他還對機率的一般原理和機率與歸納之間的關係作了出色的改造。他在各種自然科學上的造詣此時發揮了巨大作用,使他可以利用圖形來處理抽象的邏輯學概念,從而獲得了成功。

傑文斯的歸納準則是對威廉·惠威爾理論的回歸,恰是此理論受到了穆勒的批評。當然傑文斯用了新的表達,摒棄了受人批評的一些不必要的附屬條件。這份努力可以算是19世紀英國最可大書一筆的邏輯學貢獻之一。1880年,他出版了《演繹邏輯研究》,主要部分是他給學生使用的練習題。

1877年及隨後幾年,他努力在《同時代人回顧》中對穆勒作出一個補充說明,最終出版時只有一卷,是他對穆勒哲學的批判,還有一卷本的《純邏輯及小論文》,收集了他早期的邏輯學論文,都發表於他逝世後。這些批評不可不謂有所創見和說服力,但是不能和他其他的作品同日而語。

傑文斯的長處在於開創性的思考,而不是批判;他將以一個勤勉的邏輯學家、經濟學家和統計學家聞名後世。[/size]

lob_9 2008-2-10 10:10 PM

[size=3][color=#0000ff]阿爾弗萊德·馬歇爾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Marshall.gif&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137,236]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c/cd/Marshall.gif[/img][/color][/size][/url]


[size=3]阿爾弗萊德·馬歇爾 (Alfred Marshall,1842年 7月26日 - 1924年 7月13日),英國經濟學家。

他出生在英國倫敦南岸的柏孟塞(Bermondsey)。他的著作《政治經濟學原理》(1890 的) 集中了供求理論、邊際效用理論和生產成本,形成了一個邏輯的整體。這部著作使他成為當時的最顯赫的經濟學家之一,並在很長時間里是英國大學科堂的經濟學課本。

馬歇爾曾任劍橋大學教授,凱恩斯是他的學生之一。[/size]

lob_9 2008-2-10 10:10 PM

[size=3][color=#0000ff]約翰·梅納德·凱恩斯


[img=113,145]http://mud.mm-a3.yimg.com/image/2513650412[/img]


[/color]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1883年6月5日 - 1946年4月21日),英國經濟學家。

凱恩斯出生於一個大學教授的家庭。他的父親約翰內維爾·凱恩斯曾在劍橋大學任哲學和政治經濟學講師,母親弗洛朗斯阿達·布朗是一位成功的作家和社會改革的先驅之一。

他7歲進入波斯學校,2年後進入聖菲斯學院的預科班。幾年以後他的天才漸漸顯露,於1894年以全班第一的優異成績畢業,並獲得第一個數學獎。 一年後,他考取伊頓公學,並於1899和1900年連續兩次獲數學大獎。他以數學,歷史和英語三項第一的成績畢業。1902年,他成功考取劍橋國王學院(劍橋大學)的獎學金。

凱恩斯可謂經濟學界最具影響的人物之一。他的發表於1936年的主要作品《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引起了經濟學的革命。這部作品對人們對經濟學和政權在社會生活中作用的看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凱恩斯發展了關於生產和就業水準的一般理論。其具有革命性的理論主要是:

關於存在非自願失業條件下的均衡:在有效需求處於一定水準上的時候,失業是可能的。與古典經濟學派相反,他認為單純的價格機制無法解決失業問題。 [/size]
[size=3]
引入不穩定和預期性,建立了流動性偏好傾向基礎上的貨幣理論:投資邊際效應概念的引入推翻了薩伊定律和存款與投資之間的因果關係。

他的這些思想為政府幹涉經濟以擺脫經濟蕭條和防止經濟過熱提供了理論依據,創立了宏觀經濟學的基本思想。凱恩斯一生對經濟學作出了極大的貢獻,曾被譽為資本主義的「救星」、「戰後繁榮之父」。

凱恩斯不但是一個理論家,而且是一個實踐家。他曾經在英國財政部印度事物部工作,任劍橋大學皇家學院的經濟學講師,創立政治經濟學俱樂部並因其最初著作《指數編製方法》而獲「亞當·斯密獎」,任《經濟學雜誌》主編,任皇家印度通貨與財政委員會委員,兼任皇家經濟學會秘書,英國財政部巴黎和會代表,主持英國財政經濟顧問委員會工作,出席布雷頓森林聯合國貨幣金融會議,並擔任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國際復興開發銀行的董事。[/size]

lob_9 2008-2-10 10:10 PM

[size=3][color=#0000ff]凱恩斯主義

[/color]凱恩斯主義經濟學(或凱恩斯主義)是根據凱恩斯的著作《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凱恩斯,1936)的思想基礎上的經濟理論,主張國家採用擴張性的經濟政策,通過增加需求促進經濟增長。

凱恩斯的經濟理論認為,宏觀的經濟趨向會制約個人的特定行為。18世紀晚期以來的「政治經濟學」或者「經濟學」建立在不斷發展生產從而增加經濟產出,而凱恩斯則認為對商品總需求的減少是經濟衰退的主要原因。由此出發,他認為維持整體經濟活動數據平衡的措施可以在宏觀上平衡供給和需求。因此,凱恩斯的和其他建立在凱恩斯理論基礎上的經濟學理論被稱為宏觀經濟學,以與注重研究個人行為的微觀經濟學相區別。

凱恩斯經濟理論的主要結論是經濟中不存在生產和就業向完全就業方向發展的強大的自動機制。這與新古典主義經濟學所謂的薩伊法則相對,後者認為價格和利息率的自動調整會趨向於創造完全就業。試圖將宏觀經濟學和微觀經濟學聯繫起來的努力成了凱恩斯《通論》以後經濟學研究中最富有成果的領域,一方面微觀經濟學家試圖找他他們思想的宏觀表達,另一方面,例如貨幣主義和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家試圖為凱恩斯經濟理論找到紮實的微觀基礎。二戰以後,這一趨勢發展成為新古典主義綜合。[/size]


[size=3][color=blue]歷史背景[/color][/size]

[size=3]當時占統治地位的經濟假設和理論中的問題日益明顯,約翰·梅納德·凱恩斯是較早察覺到這些問題的思想家之一。當物理學開始質疑絕對時間的必要性,作家們開始質疑敘事結構,作曲家開始質疑調性的和諧是否必須的時候,凱恩斯開始質疑當時經濟學上的兩大支柱:首先是貨幣是否必須要有一個牢固的基礎,一般用的是金本位,其次就是薩伊法則所認定的,如果需求減少,則供給或者價格也會相應減少,從而重新達到平衡。

凱恩斯自己與倫敦的布盧姆茨伯里區有著緊密的聯繫,而且陶醉於改變人們思想的氛圍。正是這一經歷和凡爾賽條約的簽訂使他最終決定於傳統理論決裂。1920年他寫出了《和平的經濟後果》這篇文章,文中他不光闡述了他認為的凡爾賽條約的整體經濟後果,而且確立了他作為一個有可以影響國家決策的實際從政經驗的經濟學家的地位。

20世紀30年代,凱恩斯發表了一系列關於國家權力和整體經濟趨勢的效果的文章,發展了貨幣政策不僅僅是一個固定的參照物的理論,他越來越相信經濟系統不會自動地沿著一個曲線即經濟學叫所謂的最優生產水準前進。可是他既沒有找到證據,也沒有找到一個形式來表達這些思想。

30年代晚期,全球化的經濟系統開始衝擊英國——當時居於中心地位的國家。為了利用競爭優勢,英國按照自由貿易政策,從其它地方進口食品和其他低價值商品,並用節約出來的勞動製造高價值的商品用於出口。這一李嘉圖的比較優勢理論的應用使英國達到了帝國的顛峰,並控制了包括印度、埃及和廣闊的殖民地以及其經濟和軍事上不同英國的盟國如加拿大和澳洲。

隨著德國經濟的崩潰和超通貨膨脹的來臨以及後來被稱為大蕭條的全球生產衰退的到來,對金本位,經濟自動調整的特性以及以生產帶動經濟的模式的批評開始浮出水面。數十個不同的學派爭奇斗艷。凱恩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傳播著一個簡單的觀點:大蕭條之所以產生是因為三十年代的時候在生產和投資領域有一股投機的風潮——當時的工廠和運輸網路遠遠超出了當時個人的支付能力。對「需求不足」的重視和他創造的允許政府能夠調控經濟中的關鍵組成部分的形式使當時的眾多年輕經濟學家接受他的理論和方法。

也有眾多的經濟學家反對他的理論,認為導致蕭條的根源不是需求的缺乏,而是對商業的信心;所以正確的方法應該是削減政府開支,從而恢復對重返金本位的信心。[/size]


[size=3][color=blue]凱恩斯的理論[/color][/size]

[size=3]凱恩斯認為生產和就業的水準決定於總需求的水準。總需求是整個經濟系統里對商品和服務的需求的總量。在微觀經濟理論中,價格、工資和利息率的自動調整會自動地使總需求趨向於充分就業的水準。凱恩斯指出當時生產和就業情況迅速惡化的現實,指出理論說得再好,事實上這個自動調節機制沒有起作用。問題的關鍵在於「需求不足」是否存在。根據古典主義經濟理論——《通論》以前實踐中常用的說法——需求不足只是衰退和經濟混亂的癥狀而不是原因,因而在一個正常運行的市場中是不會出現的。

古典經濟學理論認為在一個經濟體系中達到充分就業的關鍵是兩點:一是供給和需求的相互作用決定商品的價格,價格的不斷變動反過來導致供給和需求的平衡;二是這個系統創造的新的財富可能會被保存起來用於將來消費或者用於投資將來的生產,同樣有一個供求機制決定著這個選擇。存款的利息率遵循同價格一樣的機制,即它是貨幣的價格。

即使是在「大蕭條」最嚴重的年份,這一理論仍然把經濟的崩潰解釋為缺乏有力的刺激生產的機制。所以合適的辦法是將勞動的價格降低到維持生存的水準,導致價格下降,從而購買力(就業)就會回升。沒有作為工資付出的資金將會轉化為投資,也許是在其它的產業。關閉工廠和解僱工人也是必須採取的辦法。其它關鍵的政策措施就是平衡國家預算,或者通過增加稅率,或者通過削減財政支出。[/size]

lob_9 2008-2-10 10:11 PM

[size=3][color=#0000ff]弗里德里克·哈耶克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FvonHayek.jpg&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200,263]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2/2a/FvonHayek.jpg/200px-FvonHayek.jpg[/img][/color][/size][/url]


[size=3]弗里德里希·奧古斯特·馮·哈耶克(又譯為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899年5月8日—1992年3月23日)是奧地利出生的英國知名經濟學家和政治哲學家。以堅持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反對社會主義、凱恩斯主義和集體主義而著稱。他被廣泛視為是奧地利經濟學派最重要的成員之一,他對於法學和認知科學領域也有相當重要的貢獻。哈耶克在1974年和他理論的對手綱納· 繆達爾(Gunnar Myrdal)一同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以「表揚他們在貨幣政策和商業週期上的開創性研究,以及他們對於經濟、社會和制度互動影響的敏銳分析。」在1991年,哈耶克獲頒美國總統自由勛章,以表揚他「終身的高瞻遠矚」。

哈耶克生於奧地利維也納一個傑出知識份子家庭。他的父親在政府的社會福利系統裡擔任醫生,還發表過植物學論文。此外他還是哲學家路德維希·維根斯坦的表弟。他分別在1921年和1923年於維也納大學取得了法律和政治學的博士學位,同時也對學習心理學和經濟學有極大興趣。最初哈耶克相當同情社會主義,但在他參加了路德維希·馮·米塞斯的授課之後,經濟思想開始逐漸轉變。

哈耶克在1923年至1924年之間,擔任紐約大學教授耶利米·精其(Jeremiah Jenks)的研究助理。接著他回到奧地利,協助政府處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留下的,國際條約上有關法律和經濟的問題。接著哈耶克創辦了奧地利商業週期研究中心並擔任所長,並在1931年應邀前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任教。在奧地利被納粹德國侵吞後,哈耶克不願意再返回母國。他在1938年成為了英國公民,並終身使用這個公民籍。

在1930年代,哈耶克被廣泛認為是最主要的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之一,但他的經濟理論卻和當時新崛起的凱恩斯學派格格不入。兩個經濟學派之間的爭論一直持續至今日。哈耶克的理論在1970年代後期,開始於美國和英國獲得重視,支持哈耶克的政治家們開始在這些國家浮上枱面(例如美國的隆納·雷根和英國的瑪格利特·柴契爾)。在1950年哈耶克離開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前往美國的芝加哥大學擔任社會思想委員會(Committee on Social Thought)的教授(由於他的奧地利經濟學派觀點,他被當時經濟學系裡的某個人所阻撓而無法加入)。他在芝加哥也認識了其他突出的經濟學家,如米爾頓·佛利民。不過,從那時開始,哈耶克的興趣逐漸轉向政治哲學和心理學——雖然他也持續撰寫經濟學有關的著作,而且即使到這時,他的主要經濟學理論也尚未完全發表。哈耶克在1962年前往德國擔任弗萊堡大學(University of Freiburg)的教授,直到他在1968年退休為止。

在1974年他取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這成為了奧地利經濟學派的理論開始獲得重視的主因之一。1984年,在英國首相瑪格利特·柴契爾的推薦下,他獲得伊莉莎白二世授與名譽勳位(Order of the Companions of Honour),以表揚他對於經濟學研究的貢獻。之後哈耶克又擔任了薩爾斯堡大學(University of Salzburg)的客座教授。哈耶克在1992年於德國的弗萊堡去世,享年93歲。[/size]

lob_9 2008-2-10 10:11 PM

[size=3][color=#0000ff]經濟計算問題

[/color]哈耶克是20世紀學術界對於集體主義的主要批評者之一。哈耶克相信所有形式的集體主義(即使是那些在理論上根基於自願合作的集體主義形式亦然)最終都只有可能以中央集權的機構加以維持。在他的著名著作《通向奴役之路》(1944)和其他作品裡,他主張社會主義必須要有一個中央的經濟計劃,而這種計劃經濟最終將會導致極權主義,因為被賦予了強大經濟控制權力的政府也必然會擁有控制個人社會生活的權力。

根基於早期米塞斯和其他人的著作,哈耶克主張道:在中央計劃經濟裡,某個特定的個人或團體必須決定資源的分配,但這些計劃者永遠都不會獲取足夠的資訊以正確的分配資源,這種問題又被稱為經濟計算問題(economic calculation problem)。哈耶克認為有效的資源交換和使用只有可能經由自由市場上的價格機制加以維持。而在1945年的《知識在社會中的運用》(The Use of Knowledge in Society)一書中哈耶克主張價格機制可以用以交流和協調個人的知識,使社會的成員能夠達成多樣化,藉由自發性的自我組織原則來解決複雜的難題。他創造了交易經濟學一詞來稱呼「自我組織的自願合作制度」。

在哈耶克的觀點來看,國家的主要角色應該是維持法治,並且應該盡可能的避免介入其他領域。在《通往奴役之路》一書中他主張極權主義獨裁者的崛起是由於政府對市場進行了太多干預和管制,造成政治和公民自由的喪失而導致的。哈耶克也對英國和美國因為受到凱恩斯學派影響而建立的經濟控制制度提出警告,認為那將會導致相同的極權主義政府產生—而這正是凱恩斯學派所極力避免的。哈耶克認為極權主義政權如法西斯、納粹、和共產主義都是同樣的極權主義流派;因為這些政權都試著抹滅經濟的自由。對哈耶克而言他認為抹滅經濟的自由即代表抹滅政治的自由,因此他相信納粹和共產主義間的差別僅僅是名稱上的不同罷了。

哈耶克主張經濟上的自由是公民和政治自由所不可或缺的要件。哈耶克認為,只要政府試著以政策來控制個人的自由(如凱恩斯和羅斯福主張的新政),相同的極權主義後果也可能發生在英國(或任何其他地方)。[/size]


[size=3][color=blue]自願秩序[/color][/size]

[size=3]哈耶克認為自由價格機制並不是經過刻意介入產生的(亦即事先由人們刻意加以設計),而是由自願性的秩序—或者稱之為「由人類行為而非人類設計」產生的秩序所領導。也因此,哈耶克將價格機制的重要性提升至和語言同等重要。這樣的思考使他開始推測人類的腦袋如何容納這些行為。在1952年的The Sensory Order中,他主張是聯結主義的假設形成了神經網路和許多現代神經生理學的基礎。

哈耶克在The Fatal Conceit(1988)一書中主張人類文明的誕生是起源於私人財產的制度。依據他的說法,價格是唯一一種能使經濟決策者們透過隱性知識和分散知識互相溝通的方式,如此一來才能解決經濟計算問題。[/size]

lob_9 2008-2-10 10:12 PM

[size=3][color=#0000ff]商業週期

[/color]哈耶克對於資本、貨幣、和商業週期的著作被廣泛視為是他對經濟學最重要的貢獻。路德維希·馮·米塞斯在更早時的Theory of Money and Credit(1912)一書裡已解釋了貨幣和銀行業務的理論,將邊際效益的貨幣價值原則套用至新的產業波動理論上。哈耶克以這本書為基礎進一步的解釋商業週期,這個理論在後來被稱為「奧地利學派商業週期理論」。在他的Prices and Production(1931)和The Pure Theory of Capital (1941)中,他解釋商業週期的起源是政府中央銀行在信用擴張的過程中刻意壓低利率導致資本被錯誤分配而造成的。

「奧地利學派商業週期理論」被許多理性預期理論的支持者和新古典主義經濟學家所批評。哈耶克在1939年的Profits, Interest and Investment一書中將他的理論與其他奧地利學派的理論家如米塞斯和羅斯巴德等人作出區隔,首先他避免以貨幣理論作為商業週期的全盤解釋,並提出一個根基於利潤而非利息上的特殊解釋方式。哈耶克明確指出大多數正確的商業週期解釋方式都是注重於現實上,而非數據上的波動。他也注意到這種特殊的商業週期解釋方式無法和其他奧地利學派的理論完全吻合。[/size]


[size=3][color=blue]哈耶克與保守主義[/color][/size]

[size=3]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美國(雷根)和英國(戴卓爾夫人)的保守派政府崛起後,哈耶克的理論獲得了更多注意力。在1979年至1990年間擔任英國保守派首相的戴卓爾夫人便是哈耶克理論的著名支持者。在戴卓爾夫人得知自己成為保守黨領袖後不久,她「從她的公事包裡取出一本書。那是弗里德里克·哈耶克所著的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她打斷了臺上演講者的演講,高舉這本書讓大家看見。『這本書』她堅定的說道『就是我們所相信的。』並且重重的將書敲擊講桌上。」在贏得1979年的大選後,戴卓爾夫人指派了哈耶克派的基思·約瑟夫(Keith Joseph)擔任貿易及工業大臣,以矯正長期以來低迷不振的英國經濟政策。同樣的,許多隆納·雷根的經濟顧問也都是哈耶克的朋友。

不過,哈耶克寫下了一篇名為「為什麼我不是保守派」(Why I Am Not a Conservative)的論文,在文中他批評保守主義無能面對人類不斷改變的現實、而且無法提出積極性的政策計劃。他的批評首先是針對歐洲風格的保守主義,也就是長期以來基於社會穩定和傳統價值理由而反對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哈耶克自認為是古典自由主義者,但他也注意到他在美國幾乎不可能以「自由派」一詞自稱,因為這一詞在美國早已因羅斯福的新政而被大眾與社會自由主義混淆。因此,在美國哈耶克通常被描述為「自由意志主義者」,不過他自己則傾向於自稱為「老輝格」(Old Whig)。[/size]


[size=3][color=blue]影響[/color][/size]

[size=3]在1947年,哈耶克和其他人一同創辦了培勒林山學會(Mont Pelerin Society),由一群在各種學術領域反對社會主義的學者所組成。在他於1974年獲頒諾貝爾獎的演講上,哈耶克指出人類知識在經濟和社會制度上的出錯性之高,並稱他對於經濟學經常被誤導為是和物理學、化學、和醫學一般的精密科學感到憂慮,因為強加精密科學的研究方式在經濟學上將會導致不可收拾的災難性結果。

儘管對於這段關係至今仍存在許多爭議,哈耶克一生中與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爾保持了長期的友誼關係,兩人也都是來自維也納。在一封寫給哈耶克的信中,波普爾寫道:「我想我從你身上學到的東西可能超過所有其他在世的思想家。」(Hacohen, 2000)波普爾將他的Conjectures and Refutations獻給哈耶克,而哈耶克也將他的論文集Studies in 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獻給波普爾,並在1982年說道:「…自從他的Logik der Forschung在1934年出版以來,我徹底成為他的方法論理論的支持者。」(Weimer and Palermo, 1982)波普爾也參加了培勒林山學會的開幕集會。儘管他們之間的友誼和互相賞識,但並沒有改變他們兩人在理論上的重大差異(Birner, 2001)。

除了深刻影響戴卓爾夫人的經濟政策、以及隆納·雷根的經濟顧問之外,哈耶克在1990年代於東歐成為最受敬重的經濟學家之一。哈耶克對於社會主義和非社會主義的預測在蘇聯解體的過程中完全獲得證實,他也因此在前共產政權的東歐國家大為出名。

哈耶克的著作影響相當廣泛,包含了經濟學、政治學、哲學、社會學、心理學、和人類學。舉例而言,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一書中對於極權主義制度的真相和謬誤的討論也影響了後來對後現代主義的批評者(Wolin 2004)。

即使是在他死後,哈耶克的理論依然持續發揮影響力,尤其是在那些他曾經任教的大學裡: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芝加哥大學、以及弗萊堡大學。許多在他去世後才發表的著作也進一步發揮影響力。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一個由學生組織的團體哈耶克社會便以他為名。在牛津大學也有哈耶克社會組織。而美國華盛頓特區影響力最大的智囊團之一的卡托研究所則將所內的一個演講廳以哈耶克為名。[/size]

lob_9 2008-2-10 10:12 PM

德國著名經濟學家

[size=12px][size=3][color=blue]卡爾 . 馬克思[/color][/size]
[size=3][color=#0000ff][/color][/size]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Karl_Marx.jpg&variant=zh-hk][img=180,211]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f/fc/Karl_Marx.jpg/180px-Karl_Marx.jpg[/img][/url]


[size=3]卡爾·亨利希·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 猶太人, 政治家、哲學家、經濟學家, 革命理論家, 與弗里得里希·恩格斯被視為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 主要著作有 《資本論 》, 《共產黨宣言》等. 他是無產階級的精神領袖, 是近代共產主義運動的弄潮兒. 支持他理論的人被視為馬克思主義者. 馬克思最廣為人知的哲學理論是他對於人類歷史進程中階級鬥爭的分析. 他認為這幾千年來, 人類發展史上最大矛盾與問題就在於不同階級的利益掠奪與鬥爭. 依據歷史唯物論, 他大膽的假設, 資本主義終將被有特色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取代.

一般認為, 馬克思的哲學在他的時代沒有絕對的影響力.但就在他過世幾年後的十九世紀末, 馬克思的哲學迅速的傳遍各地. 社會主義成為歐洲先進國家政經改革的趨勢. 之後, 馬克思主義也派分成為非革命派與革命派. 非革命派學說, 又稱修正主義派, 以伯恩斯坦 (Edward Bernstein) 為中心, 主張漸進式的社會主義發展, 視馬克思主義為一種道德標準. 而革命派學說則以列寧最為著名, 強調激進強製革命的重要性. 革命派視馬克思主義為一種歷史科學理論, 認為這種理論是絕對正確的預言. 兩邊派系皆認為自方學說為馬克思主義的正統, 但事實上, 馬克思主義在今天, 仍是理論性的學說.

馬克思主義在二十世紀初到二十世紀中葉, 藉由列寧和他一手創辦的蘇聯的大力提倡達到了巔峰。值得注意的是, 在這段期間, 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的解釋似乎受到許多學者的疑問與爭議. 隨著蘇維埃聯盟的式微與解體, 馬克思主義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也逐漸衰退. 但不可否認的, 馬克思主義是近代最著名也是影響最深遠的哲學理論之一. 馬克思的學說仍然活躍在學術界的各領域, 學說的精神也不時的被運用在各政府的施政方向. 而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世界上仍有許多國家將馬克思主義視為國家或政黨的基本主義與基本方針,如中華人民共和國、越南、寮國、朝鮮、古巴、尼泊爾共產黨等等。[/size][/size]

lob_9 2008-2-10 10:12 PM

[size=3]1818年5月5日,馬克思生於德國萊茵省(現屬於聯邦州萊茵蘭-普法爾茨)特里爾一個律師家庭。他的祖父馬克思·列維是一名猶太人律法學家,他的父親希爾舍·卡爾·馬克思,後改名亨利希·馬克思(改信基督教),生於1782年,同荷蘭女子罕麗·普列斯堡結婚,行爲放蕩,生育多名子女和私生子,但從一確定繼承人的文件中發現,只有卡爾·馬克思和三個女兒索非亞、愛米爾、路易莎存活。

1830年10月,馬克思進入特里爾中學。中學畢業後,進入波恩大學,後轉學到柏林大學學習,並於1841年完成大學學業,同年另以論文《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和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之區別》申請獲得耶拿大學博士。畢業後擔任萊茵報主編,後辭職。期間認識了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他學識淵博,精通哲學、歷史、政治經濟學、占星學,數學。

1843年6月19日,馬克思與苦等了他7年之久的生於1814年的小姐燕妮結婚。

1844年1月,與燕尼一起踏上流放的征途。去到巴黎。同年完成<<哲學經濟學手稿>>,這份手稿直到1933年才被發現並發表,被稱為1844年哲學經濟學手稿。

1845年秋,被法國政府派流氓毆打,驅逐出境。去到比利時布魯塞爾。

1845年12月宣佈脫離普魯士國籍。其後和恩格斯一起完成了《德意志意識形態》。書中批判了黑格爾的唯心主義,費爾巴哈唯物主義的不徹底。第一次有系統地闡述了他們所創立的歷史唯物主義,明確提出無產階級奪取政權的歷史任務,為社會主義由空想到科學奠定了初步理論基礎。後來才誕生了《共產黨宣言》。

隨後不久遭到比利時當局的迫害。和妻子一起回到德國。

1846年初 ,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布魯塞爾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1847年初,馬克思和恩格斯應邀參加正義者同盟。1847年6月同盟更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並且起草了同盟的綱領《共產黨宣言》。

1848年4月,和恩格斯在德國一起創辦了《新萊茵報》。

後被驅逐,去了巴黎。在被要求離開巴黎,去了英國倫敦。在倫敦,他們度過了一生中最困難的日子。在5年時間里,馬克思因為經濟和債務問題, 精神焦慮, 情緒失常, 四個孩子中的三個慘死。但在這期間,馬克思寫出了他最重要的著作——《資本論》。

1864年9月28日馬克思參加了第一國際成立大會,被選入領導委員會。他為國際起草《成立宣言》、《臨時章程》和其他重要文件。

1867年9月14日,《資本論》第一卷出版。

1870年10月與移居倫敦的恩格斯再度相聚。由於被許多國家驅逐,到處流亡,他曾自稱是「世界公民」。

1883年3月14日,馬克思在倫敦寓所去世,葬於倫敦北郊的海格特公墓內。

《資本論》後兩卷為恩格斯整理馬克思的遺稿後出版,分別在1885年、1894年相繼出版。[/size]

lob_9 2008-2-10 10:13 PM

[size=3][color=#0000ff]經濟

[/color]一個國家社會的經濟, 代表著一個國家社會的勞動力. 但馬克思認為此一觀點似乎被資本主義給扭曲. 他認為在資本主義的架構下, 勞動力已經成為一種消耗性的日用品. 傳統的商人, 藉由轉手買賣賺取商品的差價. 而資本家卻是靠壓榨勞工的方式, 降低製造成本來賺取利潤, 勞工的成本越便宜, 資本家的利潤也就越高. 資本家為了賺取更大的利潤, 將不用其極的降低勞工成本來博取更大的利益. 因此, 根據馬克思的想法, 資本家唯一關心就是如何用最低成本養活勞工來幫他勞動生產, 勞工的待遇自然也就不是資本家所會關心的事了. 馬克思也不外乎的承認, 資本主義是歷史上最具生產力的社會結構. 但他認為資本主義最大的缺陷在於資本家為了更大化的生產力與利潤, 勢必投資更多的金錢與資援在於科技的研發, 而勞工的利益也將因為科技的進步而貶低. 日後, 勞工勢必日用品化, 進而異化了無產階級勞工本身的人類特質, 成為資本家的人肉機器. 根據馬可克斯的歷史唯物論, 他意識到此一現象是一種階段性的演變, 資本主義將物極必反, 無產階級必將因為思想的解放, 逐漸取代資產階級. 就有如當初在封建時代末期, 資產階級推翻王室貴族階級一般. 而勞動人口也將成為主角, 帶動國家經濟的發展.[/size]


[size=3][color=blue]批評[/color][/size]

[size=3]很多資本主義制度的支持者已經論證過,與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制度相比,資本主義制度能夠更加有效的生產和分配財富;同時馬克思和黑格爾關心的貧富差距也只是一個暫時的現象。有人認為,自私和對財富的追求是人性的內在本質,它們並不是因為採取了資本主義制度或者某種其他的經濟制度,不同的經濟制度對這個事實反應不同。澳洲經濟學院曾批評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同時在實踐上,特別是柏林圍牆倒塌和蘇聯崩潰以來,一些共產主義國家的政治壓制和經濟問題也大大破壞了馬克思在西方國家的形象,因為蘇聯官僚常常在宣傳中引用馬克思的理論。雖然一些其他的人認為蘇聯不過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國家資本主義,它的崩潰不會影響馬克思主義的準確性,相反的,只是再次驗證了它。

馬克思同時也受到來自左派人士的批評。有人聲稱階級並非歷史上最根本的不平等,而馬克思認為依賴於階級不平等的父權或種族問題實際上是獨立存在的,並呼籲對這些問題給予關注。另一方面,無政府主義者一貫反對馬克思主義,即便是自由傾向最顯著的馬克思主義流派。無政府主義者認為馬克思主義太過專制,而且過於關注經濟問題,缺乏對於國家力量不可缺少的基本反抗。[/size]


[size=3][color=blue]影響[/color][/size]

[size=3]2005年7月14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廣播四頻道「在我們這個時代」欄目公佈了「誰是現今英國人心目中最偉大的哲學家」的調查結果,馬克思以27.93%的得票率榮登榜首。[/size]

lob_9 2008-2-10 10:13 PM

[size=3][color=#0000ff]弗里得里希·恩格斯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Engels.jpg&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120,169]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7/71/Engels.jpg/120px-Engels.jpg[/img][/color][/size][/url]


[size=3]弗里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 1820年11月28日—1895年8月5日)馬克思主義者。是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卡爾·馬克思的摯友,被譽為「第二提琴手」。恩格斯為馬克思創立馬克思主義提供了大量經濟上的支持,在馬克思逝世後,幫助馬克思完成了未完成的《資本論》等著作,並且領導國際工人運動。

1820年初冬,誕生於德國(普魯士王國)萊茵省巴門市(今伍珀塔爾)。先祖是猶太人。父親老弗里得里希是工廠主,虔誠的基督徒。母親心地善良,遵守禮教,喜愛文學和歷史。1837年,被父親命令從中學輟學,到營業所學習其厭惡的經商。

1838年8月,在父親的安排下去不萊梅當辦事員。在這個自由和民主思潮彭湃的城市,成為一個民主主義者。並以弗·奧斯沃特為筆名寫下許多激情詩篇。其中1839年發表的《烏培河谷來信》為代表作。1841年9月,他為了服兵役而來到柏林。業餘時間就到柏林大學聽哲學講課。很快成為了「黑格爾青年派」中積極的一份子。

1842年深秋,恩格斯告別家人,來到英國曼徹斯特的歐門——恩格斯紡織廠當總經理。曼徹斯特是英國憲章運動中心。在那裡他開始真正深入工人階級的生活。並且在這段時間,認識了還是萊茵報主編的馬克思。1843年冬天,恩格斯認識了愛爾蘭工人姑娘瑪麗·伯恩斯。不久後,兩人開始同居。1844年8月,恩格斯返回德國巴門老家,途中經過巴黎。和馬克思見面。1845年2月,馬克思舉家遷往布魯塞爾。幾個月後,恩格斯同樣遷到布魯塞爾幫助困境中的馬克思。

1846年8月,和馬克思共同完成了《德意志意識形態》。1847年6月,起草《共產主義信條草案》,後來進一步完善成《共產主義原理》。在第二次代表大會以此為基礎,與馬克思合作擬定《共產黨宣言》。1848年4月,和馬克思一起創辦了《新萊茵報》。1850年前後,民主革命失敗。恩格斯和馬克思被普魯士政府壓迫。經濟拮据,恩格斯決定暫時回曼徹斯特紡織廠工作。以便繼續資助馬克思,一待就是20年。期間他和馬克思以書信來往,並在多份報紙上發表評論。並且進行涉及各個方面的研究,主要包括自然科學和軍事。在未署名發表的軍事評論《戰爭短評》中,他被公推為軍事權威。此時他的語言才能也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可以閱讀運用12種不同的語言文字。

1869年7月,恩格斯終於從商人生涯中擺脫。1870年10月,移居倫敦,與馬克思再度相聚。1878年,《反杜林論》這部馬克思主義百科全書式的著作問世。

1883年,馬克思去世。《資本論》只出了第一卷,剩下的只是一些字跡潦草的手稿。此時恩格斯正在整理其持續10年來累積的有關自然辨證法的研究記錄,但他馬上停下手中的工作,整理資本論剩下的手稿。在他的努力下,憑藉12年的努力。資本論二、三卷分別在1885年和1894年出版。1895年8月6日,患有晚期食道癌的恩格斯在泰晤士河邊的住所中長眠。三周後,他的骨灰被撒在伊斯勃恩海灣。

恩格斯除了是一個文學鬥士、哲學家、軍事家以外。還是一個強大的戰士,幾次大革命的成果保衛戰上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在柏林做志願兵的一年,培養了他無畏的勇氣和軍事才幹。以致革命失敗多年後,曾與他並肩作戰的人們對他表現出來的「非凡的鎮靜和漠視一切危險的氣魄」記憶猶新。[/size]

lob_9 2008-2-10 10:14 PM

[size=3][color=#0000ff]路德維希·拉赫曼

[img=194,250]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4/4a/Ludwig_lachman.jpg[/img]


[/color]路德維希·拉赫曼(Ludwig Lachmann,1906年—1990年)是德國經濟學家,也是奧地利經濟學派的重要成員和理論貢獻者。

拉赫曼在1924年至1933年就讀於柏林大學,並且從那裡取得了他的博士學位。拉赫曼在1926年的夏天於蘇黎世大學首次接觸到奧地利經濟學派的理論。他在1933年從德國遷往英國以就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在那裡他成為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的學生,這進一步增加了他對奧地利學派的興趣。在1948年他遷往南非的約翰尼斯堡,在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獲得了教授職位,並且一直任教直到退休為止。

拉赫曼認為奧地利經濟學派的理論源自於卡爾·門格爾所提出的主觀主義經濟學。對拉赫曼而言,奧地利學派的理論特徵在於其「進化性」,重視邏輯的因果關係的研究方式,這也是奧地利學派與主流的新古典派經濟學所重視的均衡和完美的知識理論所不同的地方。

拉赫曼自稱為「激進派奧地利學派」的立場相當少見,很少有其他奧地利學派學者會承認自己的理論是與主流經濟學完全劃分開來的。他指出他與主流經濟學所不同的地方:經濟主觀主義、不完美的知識(imperfect knowledge)、商業週期理論、方法論的個人主義、機會成本、以及「市場的程序」。

在拉赫曼死後,他的妻子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哲學系創立了一個「路德維希·拉赫曼研究獎學金」以紀念他。[/size]

lob_9 2008-2-10 10:14 PM

[size=3][color=#0000ff]漢斯-赫爾曼·霍普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Hans-Hermann-Hoppe.jpg&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200,267]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a/a3/Hans-Hermann-Hoppe.jpg/200px-Hans-Hermann-Hoppe.jpg[/img][/color][/size][/url]


[size=3]漢斯-赫爾曼·霍普(Hans-Hermann Hoppe, 1949年9月2日生)是奧地利經濟學派經濟學家,自由意志主義哲學家,以及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的教授。他被許多人認為是目前在世的最知名而又最重要的無政府資本主義哲學家。

霍普生於西德下薩克森的佩納鎮(Peine),他曾就讀於薩爾布呂肯的薩爾蘭德大學(Saarland University)、和法蘭克福的法蘭克福大學,學習包括哲學、社會學、歷史學、和經濟學。並在法蘭克福大學獲得了他的哲學博士學位(1974)和他的大學任教資格(社會學和經濟學,1981)。在1976年至1978年間他也曾擔任安娜堡的密西根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

他曾在數間德國的大學任教,也包括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在1986年他從德國遷徙至美國,在穆瑞·羅斯巴德教導下學習。師徒兩人的情誼一直維持至羅斯巴德於1995年去世為止。

霍普目前在內華達大學的拉斯維加斯分校擔任經濟學教授,並且也是路德維希·馮·米塞斯研究所的主要研究員。他也曾是Journal of Libertarian Studies(自由意志主義的主要學術期刊)的編輯者,直到2004年底為止。他曾出版數本銷售極佳、並且引發廣泛討論的書籍和文章。他根據尤爾根·哈貝馬斯(霍普攻讀博士時的指導教授)的論述倫理學(discourse ethics),創造出了一套獨特的「立論倫理學」(argumentation ethics),並以此替自由意志主義的理念辯護。[/size]


[size=3][color=blue]理論[/color][/size]

[size=3]遵循著穆瑞·羅斯巴德的理論,霍普以經濟學作為手段深刻分析了政府的行徑,這成為了霍普最為重要的貢獻之一。霍普將政府定義為「在某個區域裡的司法和課稅服務的壟斷者」,他主張由於政府的本質,政府官僚唯一會做出的事就是追求其自身的私利。他認為這些政府會運用他們的壟斷特權以增加並鞏固他們自己的財富和權力。霍普並提出了大量歷史證據和資料來佐證他的理論。

在Democracy: The God That Failed一書中,霍普對照了世襲的君主政體與民主的共和政體。霍普主張,一個世襲的君主政權(國王)就如同國家的「擁有人」,因為在世襲制裡王位可以一代傳一代。相反的,民主共和政體裡的總統僅擔任「暫時管理人」、「房客」的角色。國王和總統都有動機會去剝削國家以追求自己的利益。不過,國王也有著維持國家長期資本價值的動機,以維護自身長期的利益,就如同屋主有動機去維持房子的資本價值一樣(而不像房客)。相反的,由於民主制度裡任期都只是暫時的,民主選出的官員反倒會更急於搶奪人民生產的財富。

依據霍普的理論,壟斷並不一定與市場佔有率有任何關聯,而是與「能否自由進入市場」參與生產特定產品或服務的競爭有關。霍普主張,壟斷者並不可能在一個自由市場裡浮現。相反的,壟斷現象一直都是政府政策干預所造成的。以消費者的觀點而言壟斷是非常不利的,因為壟斷會造成價格高漲而效率和質量低落,因為這種強迫壟斷無需面對競爭的壓力。一般「主流」的經濟學家會同意讓鞋子或理髮業交由自由市場競爭,然而霍普則會更進一步主張所有的生產和服務—包括了保安服務和司法在內—都不應該讓政府插手。他在這方面寫下了大量著作、同時也四處演講授課,主張在一個自由市場裡,互相競爭的私營保安和保險機構將能提供更好的保護服務和爭議調解服務,而無需如同現今絕大多數國家一般讓政府壟斷這些服務。[/size]


[size=3][color=blue]爭議[/color][/size]

[size=3]奧地利經濟學派裡有一項名為「時間偏好」(Time preference)的理論,分析一個人偏好消費高於儲蓄的程度多寡。霍普有一次在內華達大學的拉斯維加斯分校講課時指出,他認為同性戀可能會有更高程度的時間偏好,因為同性戀者通常不會有小孩的負擔。在講課後一名同性戀學生對他提出了申訴,引發一場針對霍普的學術調查,最後調查會在2005年2月9日發布了一封「非學術」的判決信(pdf),命令他「停止將錯誤的刻板印象當成客觀的事實」。許多人挺身而出替霍普辯護—超過1,700名學界人員和其他人簽下了請願簽名[1],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也決定替他背書。

最後,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的校長Carol Harter在一封2005年2月18日發表的公開信上宣佈停止這個調查,在信中說道「教學行為在其本質和起源上都是刺激性的。挑戰學生本來就是教職人員的責任,以促使學生了解更多更廣、並鼓勵他們質疑現有的知識、以及創造新的知識…而在自由與責任兩者之間,學術自由必須是被放在最前頭的…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決定停止這一調查」。對霍普不利的「非學術」信函最後終於被刪除,爭議也因此告一段落。

在2005年6月霍普接受了德國報紙Junge Freiheit的採訪,在採訪中他宣稱民主政體甚至比君主政體還要邪惡,他並稱民主政體為暴民政治,他對此強調道:「我們要的是自由,而不是民主!!!」在採訪中霍普譴責法國大革命是屬於「和布爾什維克革命及國家社會主義(納粹)革命一樣的邪惡革命」因為法國大革命導致了「弒君、平等主義、民主、社會主義、仇恨宗教、恐怖屠殺、大規模掠奪、強暴和謀殺、強迫徵兵,以及總體來說,一場由意識形態主導的戰爭。」[/size]

lob_9 2008-2-10 10:14 PM

奧地利著名經濟學家

[size=12px][size=3][color=blue]約瑟夫·熊彼特[/color][/size]
[size=3][color=#0000ff][/color][/size]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1schumpeter.jpg&variant=zh-hk][img=180,254]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7/7e/1schumpeter.jpg/180px-1schumpeter.jpg[/img][/url]


[size=3]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在繁體中文界譯為熊彼得 1883年2月8日-1950年1月8日是一位有深遠影響的奧地利經濟學家(但並不是一位「奧地利學派」的成員),其後移居美國,一直任教於哈佛大學。其終生與凱恩斯間的瑜亮情結是經濟學研究者中的一個熱門討論題目,雖然他的經濟學說並不如凱因斯在生前就獲得很大的迴響,但研究者咸認為他對於經濟學科的思想史有著很大的貢獻。[/size]


[size=3][color=blue]重要學說主張[/color][/size]

[size=3]「景氣循環」 - 也稱「商業週期」(Business cycle)這是熊彼得最常為後人引用的經濟學主張。根據其說法,類似「景氣循環」的主張早在19世紀的1830年代就被英國經濟學家圖克(Thomas Tooke)採用其時代的經濟學術語提出過了,後來在重要的經濟學家著作中也都約略地提到過這個概念,比如在李嘉圖、馬歇爾、龐巴維克跟馬克思....等人的著作中。熊彼得認為自己只不過是將景氣循環的定義與作用給明確地展示出來之人而已。

「創新」(Innovation) 與資本主義的創造性破壞(The creative destruction of capitalism)- 將原始生產要素重新排列組合為新的生產方式,以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一個經濟過程。在熊彼得的經濟模型中,能夠成功「創新」的人便能夠擺脫利潤遞減的困境而生存下來,那些不能夠成功地重新組合生產要素之人會最先被市場淘汰。

「資本主義的創造性破壞」(The creative destruction of capitalism) - 當景氣循環到谷底的同時,也是某些企業家不得不考慮退出市場或是另一些企業家必須要「創新」以求生存的時候。只要將多餘的競爭者篩除或是有一些成功的「創新」產生,便會使景氣提升、生產效率提高,但是當某一產業又重新是有利可圖的時候,它又會吸引新的競爭者投入,然後又是一次利潤遞減的過程,回到之前的狀態....。所以說每一次的蕭條都包括著一次技術革新的可能,這句話也可以反過來陳述為:技術革新的結果便是可預期的下一次蕭條。在熊彼得看來,資本主義的創造性與毀滅性因此是同源的。但熊彼得並不認為資本主義的優越性便是由於其自己產生的動力將而不停地推動自身發展,他相信資本主義經濟最終將因為無法承受其快速膨脹帶來的能量而崩潰於其自身的規模。

「菁英民主理論」- 或稱為「菁英競爭式民主理論」。在其代表作《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一書中,熊彼得採用他那德國歷史學派的老成語調提出了他對於民主理論的觀察。他主張:西方兩百年間主要的民主理論皆建立在不真實的前題之上,比如說這些民主理論不經考察投票人是否具有對投票內容的專業認識便以為多數的意見優於少數的意見。他認為這樣的民主學說僅僅是空想,與事實完全脫節,更沒有真實地闡述政府權力的來源。熊彼得認為他的看法才是符合人類歷史經驗的:民主僅是產生治理者的一個過程,而且還不是一個必要過程,無論人民參與民主的程度有多少,政治權力始終都是在菁英階層當中轉讓。與其主張資本主義即將崩塌時一樣,這兩個主張都被認為是歷史主義者的悲觀論點。無論如何,熊彼得的「菁英競爭式民主理論」引起了政治學者的觀注,其中以反駁者居多,另外有人將熊彼得的學說與意大利社會學家巴烈圖的「菁英循環」說並列為菁英政治學說的兩大經典。 [/size]


[size=3][color=blue]身後影響[/color][/size]

[size=3]被譽為「現代企業管理學之父」的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一向承認其深受熊彼得的影響。他與熊彼得同樣強調企業家在「繁榮」這個目的上所扮演的角色比資本家更為關鍵,並且改良了熊彼得對於菁英的看法,更多於強調菁英份子的社會責任。另外他也同意「創新」便是生產要素的重新排列,且更深入的剖析了創新的價值。此外在他對於「泡沫經濟」的觀察中也可看出很明顯的熊彼得學說影響。 [/size]
[size=3]
1931年熊彼得訪問日本並做了三場對經濟系學生的演說,此行後對日本文明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這三場演說後來證實為熊彼得在日本青年經濟學者心中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有幾位當時坐在臺下的學生後來成為熊彼淂學說在日本的宣傳人。回到美國後的熊彼得也對於哈佛大學經濟學系中幾位來自日本的留學生特別關愛。其終生都很欣賞日本文化。就是因為其對日本文化的友善態度並這幾位學生畢生對老師的推崇,使得熊彼得在日本的知名度高過其在亞洲其他國家。這幾位熊彼得在日本的推崇者是中山伊知郎(波昂大學時期學生)、東畑精一 (同前)、都留重人(哈佛大學時期學生)、高田保馬(聽講時已是經濟學者)。這些人又影響了後一代的經濟學家如塩野谷祐一與根井雅弘,其中塩野谷祐一是目前日本公認的熊彼得研究權威。[/size][/size]

lob_9 2008-2-10 10:15 PM

[size=3][color=#0000ff]弗里德里克·馮·維塞爾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1wieser.jpg&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130,164]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5/54/1wieser.jpg[/img][/color][/size][/url]


[size=3]弗里德里克·馮·維塞爾(Friedrich von Wieser, 1851年7月10日-1926年7月22日)是奧地利經濟學派早期的經濟學家。

維塞爾生於維也納,父親是奧地利國防部的高階官員。他最初學習的是社會學和法律學。他也是另一位知名的奧地利經濟學派學者歐根·博姆-巴維克的大伯。維塞爾畢生在維也納大學和布拉格大學任教,直到1903年由卡爾·門格爾接替,門格爾和博姆-巴維克一同開創了奧地利經濟學派,並教導出了許多下一代的奧地利經濟學家包括了路德維希·馮·米塞斯、弗里德里克·哈耶克和約瑟夫·熊彼特。他在1917年成為了奧地利的財政部長。

維塞爾對經濟學的兩大貢獻之一是「歸屬」(imputation)理論,主張產品的要素價格是由生產價格加上機會成本所決定的,這個理論成為了奧地利經濟學派價值的主觀理論的基礎,也成為了新古典派經濟學的基礎之一。

在這些理論的發展中,維塞爾使新古典派經濟學改以邊際效用為基礎來研究稀缺性和資源的分配,亦即在資源有限而慾望無限的情況下,邊際效用決定了產品的價值。維塞爾的歸屬理論使得這個原則能夠被套用至任何經濟學理論中。

維塞爾最知名的兩本著作分別是詳細解釋了機會成本和歸屬理論的Natural Value (1889)、以及試著將其理論套用至現實世界的Social Economics(1914)。

經濟計算問題的爭論便是開始於維塞爾所主張的:沒有了準確的經濟計算,經濟效率將會低落無比甚至無法運行。對他而言,價格就代表了市場狀況的指示燈,反應了市場的各種資訊,也因此是任何經濟活動都不可或缺的。因此一個社會主義的經濟體制將無法計算複雜的經濟問題,除非他們採取價格機制才有可能運行。

他也強調企業家在經濟轉變上的重要,他認為企業家是「英雄式的個人,領導經濟邁向新的世界」。這種企業家領導者的概念後來也被約瑟夫·熊彼特採納,用於研究經濟的變革。
[/size]

lob_9 2008-2-10 10:15 PM

[size=3][color=#0000ff]歐根·博姆-巴維克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1Bawerk.gif&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250,307]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f/fa/1Bawerk.gif/250px-1Bawerk.gif[/img][/color][/size][/url]


[size=3]歐根·博姆-巴維克(Eugen von Böhm-Bawerk, 1851年2月12日-1914年8月27日)是奧地利的經濟學家,他對奧地利經濟學派有著重要的貢獻。博姆-巴維克前往維也納大學就讀法律學,在那裡他閱讀了卡爾·門格爾所著的《經濟學原理》(Principles of Economics)一書,雖然他從不曾親自被門格爾教導過,但他很快便成為了門格爾理論的忠實支持者。約瑟夫·熊彼特描述博姆-巴維克「徹底熱衷於門格爾的理論,以致於他根本不需要研究其他的理論家。」在維也納大學就讀的歲月裡,他結識了另一名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弗里德里克·馮·維塞爾,兩人後來還結為襟兄弟。

在完成學業後博姆-巴維克進入了奧地利政府的財政部門任職。他在1880年代於茵斯布魯克大學(University of Innsbruck)擔任教職,也是在這段時間他發表了他的巨作Capital and Interest。

在1889年他受命前往維也納的財政部,以起早一份直接稅稅制的改革計劃。當時奧地利的稅賦體制對於經濟生產課與重稅,尤其是在戰時,這對奧地利經濟的投資活動造成極大障礙。博姆-巴維克的提議為設立現代的所得稅制,這項改革很快被通過,並在接下來幾年裡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博姆-巴維克在1895年成為了奧地利的財政部長。他斷斷續續的擔任了幾屆財政部長,最長的是第三次—從1900年直至1904年。在財政部長任內他嚴格的保持穩定的金本位以及預算的平衡。在1902年他取消了政府對製糖業的補貼—儘管製糖業在兩個世紀以來一直是奧地利的經濟特色。他最後在1904年辭職,因為當時奧地利軍方的開支不斷增加,造成他無法在平衡預算了。經濟歷史學家Alexander Gerschenkron曾批評博姆-巴維克奉行的「一便士也不多花」的政策,並批評當時奧地利的經濟發展遲緩便是因為博姆-巴維克不願在公共建設計劃上投入大量開支所造成的。不過,約瑟夫·熊彼特則讚美博姆-巴維克在任內對於奧地利財政穩定的貢獻。博姆-巴維克的肖像曾在1984年至2002年間出現於一百元的先令鈔票上,直到被歐元取代為止。

博姆-巴維克在1904年重掌教職,擔任維也納大學的教授。他教授過的學生包括了約瑟夫·熊彼特、路德維希·馮·米塞斯。他在1914年去世。

雖然博姆-巴維克是一名自由主義者,但他卻不是當代激進的自由意志主義者,儘管奧地利經濟學派的聲名經常讓這兩者互相連結。他擔心毫無約束的自由競爭會導致「無政府的生產和消費」。他在1880年代和1890年代寫下了大量批判卡爾·馬克思經濟學的著作,不過幾名突出的馬克思主義者也在1905年-1906年之間參加了巴維克主持的大學研討班。
[/size]

lob_9 2008-2-10 10:16 PM

[size=3][color=#0000ff]著作

[/color]Capital and Interest的第一卷被路德維希·馮·米塞斯稱為是「現代經濟學理論最突出的貢獻」,在這卷標題為History and Critique of Interest Theories(1884)的書中博姆-巴維克完整闡述了對於利率的理論:包括使用理論、生產理論、節制理論等等。

博姆-巴維克也對馬克思的剝削理論提出強烈批評。博姆-巴維克主張資本家並不會剝削他們的勞工,相反的,由於資本家必須將總收入的一部分作為薪資發放給員工,他們在賺取利潤的同時也造福了勞工,博姆-巴維克主張「勞工不能為了增加其自身的生產佔有率而犧牲了資本」。他主張馬克思的剝削理論忽略了生產過程中的時間因素,而且對於利潤重新分配的理論也與資本主義經濟裡利率的重要性有著完全的衝突,而利潤則是貨幣制度所不可或缺的要件。順著這樣的批評思路,博姆-巴維克主張一個產品的整體價值並非是由勞工們所生產的,相反的,資本家付給勞工們的新酬僅僅是針對他們最初可預見的勞動價值,而非產品最後的價值。博姆-巴維克並且主張,資本家給予勞工的薪資事實上是高於勞工在生產過程中的勞動價值的。

Karl Marx and the Close of His System(1896)一書中則詳細檢驗了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博姆-巴維克認為馬克思對於價值和勞動的定義是自相矛盾的。他指出馬克思在《資本論》的第三卷中對於生產的利潤和價值所提出的理論,會與他在資本論第一卷裡對於價值的定義產生矛盾。他也批評馬克思忽略了供給和需求對於價格的影響,並質疑馬克思對這方面概念的解釋一向模稜兩可。

Positive Theory of Capital(1889)則是Capital and Interest的第二卷,博姆-巴維克在這一書中闡述了經濟生產過程中所需的大量時間和步驟、以及這些過程所不可或缺的利益報酬。而在第三卷書Value and Price中博姆-巴維克則進一步闡述了門格爾的邊際效益理論,將價值的主觀理論與邊際主義相連結。價值的主觀理論主張,任何東西都只有在有人需要它時才會有價值出現:[/size]

[size=3][color=blue]一個農民開拓者擁有五大袋的穀物,但他不能將其賣掉,也不能買進更多。這時他有五個可能的選擇: 做主食、或長力氣、或餵養小雞來獲取肉食、或釀造威士忌、或餵養鸚鵡以逗樂他。如果他此時失去了一袋穀物,他不會減少前四種用途的量,而是會選擇讓鸚鵡挨餓,因為他認為餵養鸚鵡所得的效益比前四種選擇都要來的少。換句話說,餵養鸚鵡的選擇便是一種邊際。人們作出經濟決策時也正是根基於這種邊際原理,而非其他什麼理想崇高的東西。[/color][/size]


[size=3]原本計劃作為全書附錄的Further Essays on Capital and Interest(1921)最後則成為了全書的第三卷。[/size]

lob_9 2008-2-10 10:16 PM

[size=3][color=#0000ff]路德維希·馮·米塞斯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MisesLibrary.jpg&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193,150]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5/56/MisesLibrary.jpg[/img][/color][/size][/url]


[size=3]路德維希·馮·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年9月29日—1973年10月10日),知名的經濟學家,現代自由意志主義運動的主要影響人,也是促長古典自由主義復甦的學者。他還被譽為是「奧地利經濟學派的院長」。他的理論也影響了之後的經濟學家如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穆瑞·羅斯巴德等人。

路德維希·馮·米塞斯生於奧匈帝國的蘭堡,也就是現在的利沃夫。他的父親在那裡擔任建築工程師。後來成為物理學家的理察·馮·米塞斯(Richard von Mises)也是路德維希的弟弟。另一名弟弟則死於嬰兒時期。當路德維希和理察還小的時候,全家搬回了他們原先的祖居地維也納。

在1900年他就讀了維也納大學,在那裡他受到了卡爾·門格爾(Carl Menger)的大量影響。米塞斯的父親死於1903年。他在1906年取得了博士學位。

在1904年至1914年間,米塞斯參加了奧地利經濟學派學者歐根·博姆-巴維克(Eugen von Böhm-Bawerk)的授課。米塞斯本人則在1913年至1934年之間於維也納大學授課,同時他也擔任了奧地利政府的經濟顧問。為了躲避國家社會主義對奧地利的威脅,米塞斯在1934年逃往瑞士的日內瓦,並在那裡擔任國際研究學院(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教授直到1940年。他在1940年移居美國的紐約市。他從1945年開始一直擔任紐約大學的客座教授直到1969年退休為止,不過他始終沒有從大學領取薪資,他的生計是由一些賞識他的商人所資助的。儘管他的名望日漸增長,但他仍直接將自家通訊地址列於電話簿上,並且歡迎所有學生前來拜訪。米塞斯在1973年於紐約市去世,享年92歲。[/size]


[size=3][color=blue]對經濟學的貢獻[/color][/size]

[size=3]米塞斯以古典自由主義者自居,撰寫了大量的作品、也進行了許多的授課,他也被視為是奧地利經濟學派的領導人之一。他在經濟學領域撰寫了很多有關以下兩種問題的著作:

貨幣經濟和通貨膨脹 [/size]
[size=3]
政府控制的經濟體制和自由貿易之間的差異

米塞斯主張對於貨幣的需求純粹是出自於它能用以購買其他貨物的功能而產生的,而非為了貨幣本身的目的,也因此任何在沒有黃金支撐下對於貨幣供給的擴張都會導致商業週期(Business cycle)。他另一項突出的理論是主張社會主義在經濟上必然會失敗,因為經濟計算問題(economic calculation problem)註定了社會主義的政府永遠無法正確的計算複雜萬分的經濟體系,由於失去了價格機制,社會主義政府根本無從得知市場需求的情報,而隨之而來的必然是計劃的失敗和經濟的徹底崩潰。這個理論也被許多奧地利經濟學派的學者(如哈耶克)進一步闡述。

在Interventionism, An Economic Analysis(1940年)一書裡米塞斯寫道:[/size]

[size=3][color=blue]一般人對於政治術語的使用是相當無知的。什麼叫做「左派」而什麼又是「右派」?為什麼希特拉會是「右」,而史達林會是「左」?誰是「反動派」和誰是「革新派」?對抗一個愚蠢的政策絕不應該被譴責,而推行會導致大混亂的「革新」絕非可取的行為。任何東西並不會因為它是新出現的、激進的、和時尚的就會被接受。「正統」的原則如果真的正統那也絕非邪惡。究竟是誰在反對勞工?是美國的那些資本家嗎?還是那些企圖將勞工地位降至和俄國一樣水準的人?誰才是「民族主義」?是那些希望保持國家獨立的人?還是那些企圖將自己國家置於納粹魔爪之下的人? [/color][/size]


[size=3]米塞斯其他的著作還包括了《人類行為》、Socialism, Liberalism、The Theory of Money and Credit、Bureaucracy、The Anti-Capitalistic' Mentality。[/size]

lob_9 2008-2-10 10:16 PM

法國著名經濟學家

[size=12px][size=3][color=blue]弗雷德里克·巴斯夏[/color][/size]
[size=3][color=#0000ff][/color][/size]
[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Bastiat.jpg&variant=zh-hk][img=170,200]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e/e6/Bastiat.jpg[/img][/url]



[size=3]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 1801年6月30日-1850年12月24日)是19世紀法國的古典自由主義理論家、政治經濟學家、以及法國立法議會的議員。

巴斯夏生於法國阿基坦的巴約訥(Bayonne)。當他年僅九歲時便成為了孤兒,被交由他父親的雙親所扶養。當他十七歲時便離開了學校,繼承家族的出口商貿易事業。這段期間的工作經驗使得巴斯夏逐漸領悟了貿易及市場管制的影響等知識[1]。巴斯夏年輕時正值拿破崙戰爭時期,也讓他目睹了當時政府大量干預經濟領域的後果[2]。

當巴斯夏25歲時,他的祖父和捐助人也去世了,家族留下的遺產使得年輕的巴斯夏得以進一步拓展他的理論研究。他的研究領域相當廣泛,包括了「哲學、歷史、政治、宗教、旅行、詩歌、政治經濟學、和傳記。」[1]

巴斯夏一直要到1844年才開始擔任公共職位以實現他的經濟理念,並且在6年後的1850年他便去世了。或許是在早年巴斯夏遊遍法國以宣傳自由意志主義理念時,巴斯夏染上了肺結核,嚴重的病況最後使得他無法再進行演講(尤其是在他於1848年和1849年選上立法議會議員之後),最後也因此死去。巴斯夏在1850年12月24日死於意大利的羅馬。臨死前他宣佈了他的好友古斯塔夫·德·莫利納里為他的思想繼承人。[/size]


[size=3][color=blue]理論[/color][/size]

[size=3]巴斯夏可以被視為是早期的自由意志主義者,他認為功利主義和自然法是兩種可以互補的論述。不過巴斯夏並沒有參與後來無政府主義-小政府主義之間的爭論(他在那個年代來臨前便已去世),巴斯夏認為國家的存在有時候是不可避免的—因為有時候可能會發生一些需要國家才能處理的大事。不過,如同所有古典自由主義者一般,巴斯夏對於所有形式的政府都保持高度質疑的態度,同時他在一生中都不斷主張政府對於個人和私人財產及產業的控制會造成多麼嚴重的效率低落、經濟負面影響、以及道德上的非法性。

在經濟學上,由於巴斯夏強調消費者的需求乃是所有經濟活動的開端,他被許多經濟學家稱為是奧地利經濟學派的先驅。在Economic Harmonies一書裡巴斯夏指出:[/size]

[size=3][color=blue]毫無疑問的,對於私利的追求是人類本性的主要動力。要知道的是私利這一詞在這裡表示的是一種普遍的、無可爭議的事實,私利是人類的本質,而非一般用於貶抑的用詞—例如自私。 [/color][/size]


[size=3]巴斯夏對於經濟學發展最重要的貢獻之一,便是他提出了經濟決策只有在考慮到「全盤結果」時才會產生良好的結果,亦即對於經濟決策的評估應該觀察其長遠的影響、而非短期的成果,除了檢驗經濟決策直接帶來的利益或缺點之外,也應該檢驗其長期的影響。除此之外,檢驗決策的影響時不能只觀察特定的群體(例如蠟燭製造工匠)或產業(例如蠟燭製造業),而是應該考慮到其對所有人和整個社會的影響。如同巴斯夏的名言:一個經濟學家應該同時考慮「什麼是可以觀察到的、而什麼又是不可以觀察到的」。巴斯夏的定理後來又被奧地利經濟學派的經濟學家亨利·赫茲利特進一步的闡述,並且將其用於檢驗許許多多的經濟謬誤理論。[/size][/size]

lob_9 2008-2-10 10:17 PM

[size=3][color=#0000ff]著作

[/color]巴斯夏寫下了許多有關經濟學和政治經濟學的著作,他的寫作特色為條理分明、論述有力、而且夾帶著有點刻薄的機智諷刺。他最為人所知的作品之一是Economic Fallacies(經濟謬誤),在書中他強烈的批判中央集權主義(亦即「大政府」)的政策。巴斯夏在居住英國時寫下這本書,以此勸戒英國人不要掉入法國大革命的中央集權陷阱。

Economic Fallacies裡還收錄了一篇著名的諷刺章節,這個寓言後來被人稱為「蠟燭製造工匠的請願書」(PDF檔),巴斯夏虛構了一名法國的蠟燭製造工匠,要求政府封閉太陽以避免陽光傷害到蠟燭製造業的市場競爭力。如同同時期的喬納森·斯威夫特或班傑明·富蘭克林的反奴隸著作一般,巴斯夏的諷刺故事顯示了政府施加貿易壁壘或關稅以支持國內產業的荒謬,清楚證明了貿易保護主義在邏輯上有著如何的謬誤。

不過,巴斯夏最著名的著作毫無疑問是在1850年發行的小冊子—The Law。小冊子裡詳細闡述了一個正義而自由的司法體制應該如何發展,以及這樣的法律如何套用至一個自由的社會上。[/size]


[size=3][color=blue]無效鐵路理論[/color][/size]

[size=3]Economic Fallacies當中知名的段落之一,是證明了關稅為何註定會造成不良的後果。巴斯夏假定有一條介於西班牙和法國之間的鐵路,鐵路建設的目的是為了減少兩國進行貿易的成本。鐵路最初的目的達成了,產品能夠比以前更快而更方便的穿梭兩地,緊接著巴斯夏證明了這種情況能夠造福兩國的消費者,因為它能夠減少原先運輸的成本、也因此能進一步降低市場上其他產品的價格,如此一來兩國都能因此而得利。

然而,兩國的某些生產者都開始抱怨他們的政府,因為鐵路使得另一國的生產者可以向國內進口一些價格更低而質量更高的產品,而原本生產這些產品的國內生產者開始擔心他們無法與國外生產者競爭。因此,這些國內的生產者開始遊說政府對進口貨物施加關稅,故意增加外國生產者必須付出的成本,以使他們能夠避免與之競爭。

巴斯夏在這裡提出了兩個尖銳的論點:

即使一個社會裡的生產者能夠因為這些關稅而得利(巴斯夏接著便證明這是不可能的),很明顯這個社會裡的消費者將會蒙受關稅之害,因為他們現在不得不以更高的價格來購買原先價格低廉的外國產品。 [/size]
[size=3]
關稅完全抵銷了任何由鐵路帶來的利益,也因此在本質上是毫無意義的。

為了進一步闡述他的觀點,巴斯夏諷刺的建議政府根本不需要大費周章制定關稅,只需要將鐵路毀掉就行了,這樣便能阻止外國產品超越本地產品。因為既然鐵路只會帶來麻煩,政府乾脆打從一開始就建造「壞掉的」無效鐵路,如此便不需浪費時間頒布關稅和建造鐵路。巴斯夏在這個例子上也證明了他巧妙的歸謬法技巧。的確,如果讀者依照巴斯夏的論述進一步推論,以所有生產者的角度來看,國家乾脆將所有人打回穴居時代、物質文明匱乏至無法想像的「自然狀態」最好,這樣人們就能各自生活、而無須面臨外界的競爭了。

簡而言之,巴斯夏證明了兩個要點:

所有的經濟決策都必須要以消費者的角度來衡量 (這是巴斯夏的中心思想、也是所有自由放任思想的共通點)

關稅不會有任何正面作用,而只會抵銷一切因為科技、勞動、創意、果決和進步所帶來的利益。[/size]

lob_9 2008-2-10 10:17 PM

[size=3][color=#0000ff]古斯塔夫·德·莫利納里

[/color][/size][url=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Molinari.jpg&variant=zh-hk][size=3][color=#0000ff][img=180,214]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b/b9/Molinari.jpg/180px-Molinari.jpg[/img][/color][/size][/url]

[size=3]古斯塔夫·德·莫利納里(Gustave de Molinari, 1819年3月3日-1912年1月28日)是比利時裔的法國經濟學家,屬於自由主義的自由放任學派。

在莫利納里一生中,他和其他自由主義的經濟學家聯合起來,替和平、自由貿易、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包括自願的工會)和所有形式的自由辯護,反對奴隸制度、重商主義、貿易保護主義、帝國主義、民族主義、社團主義、和政府對教育及藝術的控制,以及所有在他看來限制了自由的事物。在定居巴黎時,他於1840年代參與了由著名的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弗雷德里克·巴斯夏領導的「Ligue pour la Liberté des Échanges」(自由貿易聯盟),巴斯夏在死前曾稱莫利納里為他的思想繼承人。

在1849年莫利納里發表了他的兩篇作品:一篇名為The Production of Security的論文、以及一本名為Les Soirées de la Rue Saint-Lazare的書,描述自由市場的機能如何取代國家、連司法和防衛的機能也能取代。在Les Soirées中他說道:[/size]

[size=3][color=blue]沒有任何東西會比政府的壟斷更糟糕的了。當一個統治者剝奪了被統治者自由選擇統治者的權利時,由於他無需面對競爭,他的統治效率便自然低落無比、價格也不便宜。如果你允許一家雜貨店在某地擁有獨占的經營權、禁止當地居民向其他地區的雜貨店購買產品、甚至是禁止他們經營自己的雜貨店,那麼你將會看到那間擁有特權的雜貨店會變的多麼效率低落、多麼的霸道可惡,最後他將能隨意調漲價格,全憑他的喜好!你將會看到他會變的如此富裕、犧牲的卻是廣大的消費者,同時你還會看到他是如何的炫燿他的財富。顯然的,較低等的服務會發生的現象也會發生在較高等的服務上,由政府壟斷的情況並不會比小雜貨店的壟斷好到哪去,最後,由政府壟斷的保安服務會變的昂貴而效率低落。可怕的戰爭也正是因為這種政府對保安服務的壟斷而產生的。[/color][/size]


[size=3]穆瑞·羅斯巴德在1977年翻譯的The Production of Security一書的序言中稱呼這本書為「人類史上第一本闡述了無政府資本主義的書」,不過他也承認「莫利納里並沒有使用過這樣的稱呼,而且或許會反對這個稱呼」。

在1850年代莫利納里逃亡至比利時以避免法國皇帝拿破崙三世的迫害。他在1860年代返回巴黎並替一家相當知名的報紙Le Journal des Debats工作,從1871年擔任編輯直至1876年為止。接著莫利納里開始編輯Journal des Économistes雜誌,編輯許多有關法國政治經濟和社會的文章,從1881年直到1909年為止。在他於1899年所著的The Society of the Future一書中,他提倡一種聯邦體制的集體安全制度,並強調他對於私營保安機構的支持。

莫利納里於1912年去世,享年93歲,被埋葬於巴黎的拉雪茲神父墓園(Père Lachaise)。[/size]
頁: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世界著名經濟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