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成就山法精華

mo mo 2009-6-22 02:22 AM

成就山法精華

[size=3][b]轉貼(修持山上閉關法,易成就之明顯教授及所採取精華)[/b]
敦珠仁波且開示
第一  前行
第二  正行
第三  持續修行

第一 前行
恭敬頂禮最高榮耀及仁慈無比上師尊足前以歸依。
求加持我及我的眷屬弟子們,令內心很快生起覺悟!無有顛倒,在這一生得持勝地。

對這些幸運的人,因他們過去曾發十分清淨心,具足善業,對殊勝佛法,甚深密義的大圓滿,及上師開示具足信心,發願修行直至究竟。現在因緣成熟,乃示這個講解,以便作為在山閉關的入門方法!對於修大圓滿滿非常重要。


教導分三:
第一前行:先斷除慾念及執著,以求法之念,淨化自心。
第二正行:先除去關於見、修、行各種錯誤的觀念,然後實踐修行。
第三持續修行:嚴守三昧耶戒律及誓句,完成今生修行應做的事。

  很奇怪?我們的意識有時能明顯察覺一切!但有時卻非常蒙昧混亂。意識與本覺,原本是同一體,本覺能破除無明,及解除束縛。一切有情,以不知本來面目,流轉在無量輪回之中,如是無數次在六道中投生,所經歷過的生生死死,皆是無意義的。

  經過百千次流轉生死,現幸得生人身,除非我們有辦法避免再轉生惡越,不然的話,死後就很難確定去處,不過無論生在六道中任何一道,都離不開痛苦的。即使得生為人亦不應滿足,因死亡是無常的,故現在開始就要真實地去修行。當死時來臨,更應學習至尊密勒日巴,心裏不會後悔或自我責備,他曾說道:“我的傳統教義,就是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於心無愧!”佛道不能憑外表以修!首先要與物慾斷除關係,否則很難專心。如對自己家園、親友等,仍複存心不舍。此執著的心就會成為主因!而一切被貪戀之境,則成為助緣,再加上中斷魔,將形成我們修行的障礙。且與世俗事情連結起來。正業就會退轉的。

  因此,對衣食不要重視,不說無意義之語,不為八風所動,一心一意嚮往佛法。並應學習世尊楊貢巴所云:“在獨居處.死亡之念常系在心中,修行者僧厭一切執著心,閉關時更禁止作一切世間想,更不與世俗人及八風接觸。”

  修行正法,決不容許世間八法滲入,否則非常危險;有如食物加進毒藥。世間八法,總結起來,就是有所求及疑惑,基本就是愛執與憎恨。內心有了愛執與憎恨,外在則顯現為魔鬼羅剎之表相,若你不斷除愛執與憎恨,就不能擺脫魔障,因此應常常檢討自己,內心是否隱藏著愛執,有無為八風所動。利用外表,假作修行以欺騙去取得名利,是不正當的行為。
  故說:“一個人能放棄自己家園,便等於成就了一半。”所以應出離你的家園,到各處地方流浪,與你的親友告別,不要為他人所勸止。
  放棄你的財物,只依賴別人給你的任何供養,要明白一切所喜愛的東西,均會阻礙你之修行,並會令你養成壞習慣!故對於所喜愛的東西!應生起遠離心。

  物慾是很難滿足的,得一便會想二,到後來很容易受到魔鬼所控制。
  別人所說的是非,不要理會,不要起分別心或參加意見。任由他們說甚麼,如像聽到他們在講!某人已經死去,並已埋葬了。

  除了有資格上師之外,沒有其他人,甚至你父母,能給你正確教導的。因此小心不要將扣在鼻子上的繩,交給別人。

  做人應有禮貌,與他人交往,要和好相處,不要燒人家的鼻子。

  任何人無論比你優勝或差劣,前來阻礙你的修行,你不要動搖,好像以一條絲巾去拉動一個大鐵磨一樣,不要做一個被動之弱者,好比山上的草,被風吹動便作曲屈。

  修行期間,就算雷電從上降,湖水在下湧,或大石從各方飛來,因你曾發誓永不中斷,所以就算犧牲性命,亦應維持到底。開始時應制定一個時間表去修行,睡眠進食與休息,不許存有壞習慣。不管你所修之法,是詳細抑或筒單、最緊要依時修習,不能時修時停。在修法時,不能受普通事的打擾。

  在閉關地方入口處,應用泥封閉;若做不到,你應禁止講話,或觀察外界,或與外人接觸。待你能達到將散亂之心加以控制時,口吐濁氣,然後作跏趺坐。意識保持在覺醒之上,就算一彈指之間,亦不能動搖,好像堅實地上,重重地打下一口釘。若嚴格以修持,則外、內密之閉關法!很快便得相應。

  假如以特殊理由,與外人會談。心裏在想:我以後再可重新守戒,可惜因已犯了戒,修持即時退轉,一切都懶散起來。若你從開始時,立定意志,堅決不離開座位,嚴守戒條,如此修行便很順利。

  閉關地方,要有適合的地理環境。一般來說,一個地方會得到蓮師或其他大成就者之加持,而現在又不為破戒者所佔有的即可。或以個人之愛好選擇一清靜之處,具備圓滿環境如食物及其它必需品,都能容易齊備。若行者能降服屍陀林之內外魔境,及怖畏之地神後,其定境必有所進展,否則上述便成為障礙。當行者之證量加虛空之廣大,一切逆境皆變成助緣時,行者最好便選擇在屍陀林等地,修持秘密瑜伽。

但必須同時牢記,要摒棄內外之享樂受用,及一切事業與行動,住于無為之境界!才是真正之獨處。

  至於除障之法!除共有之“四念往”外,不共者則為皈依,發菩提心,百字明除障法,及積聚福慧二資糧。當行者依據論釋而精進修持,及親證之後,當修殊勝不共之上師瑜伽,而努力不懈,並視之為一切修持之最根本。否則,定境之證量必定緩慢及遭大障礙,而真正的定境,必不能生起。

  如行者以精進及真切之心發願及祈禱,並通過上師心意之相應後,一種離戲論之悟性會從自心生起。一如喇嘛靜寧波車所雲:“培養靜慮、經驗、及專注皆屬平常。最稀有者,莫如上師加持後,從自心出生之證量;而這種證量之出生,必有賴於對上師的大恭敬,及最熱誠之信心。”
因此,行者不依上述之根本修持去做.就不能生起真正的大圓滿勝解。這正如至尊節剛所解釋:“其他教法以正行之法為主,但這裏我們卻以根本之基礎為最重。”


第二 正行
    先除去關於見、修、行各種錯誤的觀念,然後實踐修行。
  首先,所謂了知勝義自性之“見”者:以心之本體與勝義自性,本無二致。把心內之一切人為及有限制性之相摒除後,自性自然顯現,就有如赤裸裸的自生根木智。這種智慧非文字或譬喻所可描述;而且在輪回不滅,在涅盤不增;不生不滅;不解脫亦不混淆,非有亦非非有,離邊而平等持。簡單來說,這種智慧無生及無相,其本性是空的,清淨的,廣大的及無處不遍的。因為空性本身之光明遍照,使輪回涅盤之境,同時顯現,就好像太陽及其光線一般;然其本質乃根本智,並非空而無物,廣大而又自然完成也。

  故這覺性之顯體與空性,本是不可分割,亦為三身之主體,和原始之本性;故洞察這覺性乃大圓滿見之入門。正如蓮花生大士所云:“

遠離一切理解的法身,即為一切法之自性”,這正如握持普賢王如來之心要於掌中。

  這乃是六百四十萬大圓滿績的心要,亦為釋迦佛八萬四千法門之精義所在,更無過此而尋他法之可言。一切決定成就之法乃係於此。
  故把一切內心之錯誤見解及懷疑斷除後,而真實地去體會此種內心的“見”便是“修”。除此以外,一切有目的之修,乃思維造作之妄相!我們都應斷除。

  但不要對這種覺性執著,而要舒徐地任由五識活動,聽其白然。不要對某一事物或題目,作妄想而入定,因為如此乃是人為的觀想而已。自己的注意力.不能一刻分散。如你對這種覺性,刻意地去思維,亦只不過成為妄念而已,故心不要散亂。


  意念起時,任由其生滅,不要試圖去阻礙或追隨之。你也許會問:“那麼我們應怎辦才對?”——答案是無論意念怎樣生起,你必須要住于自然,有如嬰兒觀佛殿一般。蓋如此去做的話,一切意境會停住不變,顏色亦不更改。雖然一切意境出現,如你能住于任運中而不執著,則一切顯現及思念,皆變成光明空性之根本智。思想淺薄的人.定會對深奧的學說,生出迷惑。所以當我們了知那些出生勝義諦理的思維時,我們只能說:“當過去的思維停止,而將來之思維又未生起時,在這段空間之中,不是有一種“當下”的感覺,一種清澈,赤稞稞而覺悟的本性出現嗎?這種信性又何嘗有絲毫之改變?這不就是悟之本性嗎?”

  但沒有人會永遠停留在這階段裏的。我們不是察覺到一個思維突然的湧現嗎?這便是覺性的顯現了。但若你不能在這個思維湧現時,立刻了別其本性,則這思維將會流為一般的妄念,這乃所謂“幻覺的流轉”也,亦為生死流轉之本。如當思維生起之時.了別其意義,而不加作意的話,一切生起的思維!皆可同時從法性中解脫。這本身便是“且卻”見修合一的主要部份。
  如嘉饒多傑所說:“在清淨信念,及心境中生起的覺性,其立刻的了悟,便有如從大海中。找到一顆珍珠一樣;這乃是沒有經過人工修飾的法身。”你應精進地晝夜不忘去了別觀察這種覺性,不要任由虛無的空性,停留在意念之內,而須把一切帶回入覺性之中才對。


  如何把“修”配合於“行”、及如何去了別修持:
  正如上文所述,行者必須視上師與佛無二無別,而剎那不離以請求加持。這是宇宙間唯一最高之除障,及前進之法門。

  修定時之過患:定中昏沉時,必須把覺性提起:定中感到散亂時,則要放寬一切意識.但上述所說的不能作意強行去做。最重要時,則要放寬一切意說。但上述所說的不能作意強行去做。最重要的乃清楚了別心智的體性。無論在何時何地——如食、睡、行、坐、入定及出定;所有何種意念生起時——無論是快樂的、痛苦的、抑或是染汙的,對自己的心智體性不要存有希望或疑問,拒絕或接受等,亦不要試圖去降服它。就算快樂的或痛苦的感受生起時,你亦要了別它們的本體;乃赤裸裸、清新、清楚、廣大及透徹的!並聽其自然,故其重點乃行者不要被思考所擾亂,亦不要著意去觀想空性以為對治,而與妄念及障礙有別。如你能了別妄念的本體,亦即是覺性的話!在這一剎那間,它們自然地得到解脫,有若蛇從蛇盤中,自己解脫一樣。

  差不多每人都知道怎樣去解釋這最終隱蔽的光明!如金剛堅固之本源,但並非每個人都懂得如何去實踐!這就好象鸚鵡念禱願文一樣而已。所以說我們有此機緣去真正實踐,乃是多麼的幸福啊。


  我們必需明瞭使我們從無始直至現在,還繼續生死流轉之死敵——能執與所執。現在我們因為得到上師之大恩加持,使法身之本性住於自性中,而令這兩名死敵,有如羽毛之入火中,不留一絲痕跡,這不是多麼令人歡愉的嗎!
  既然我們這麼幸福,能得傳授無上的勝義,如我們不好好地去實踐,這就好比將一顆摩尼寶珠放入一具死屍之口中,而失去其用矣!不要令你的心(寶)萎縮,去努力實吧!

  初學行人,會發覺心意,全被惡念所控制,而注意力因此會被分散,但更微細的念頭,會在不被注意之情形下生起,直至一個清晰的念頭告訴你:“我又徘徊在妄念中了。”在這一剎那間,千萬不要打斷這念頭,亦不要後悔徘徊在妄想中等等;你所需的乃是住於此清晰的念頭裏,而繼續去了別此自然的境界,這就本身而言,是足夠的了。

  諺語有云:“不要摒棄思維!而應將之視為法身之本性。”但除了你能清澈地了別到較高的境界,則隨便去思維,“這便是法身了。”

及住於一片空白的寧靜境界中,會流於不定形的惡取空境。故此意念最初生起時!只須對之加以注視,而不須分辨及思考,實應不加以理會,而住于自覺為意念之“了知者”上,有如老年人看著小孩玩耍一漾。

  在這境界中繼續下去,則你會達到一個空無一物的境界,而停滯下來。當這境界突然被破壞時,一剎那間!一個超越意識的,赤裸裸的、新鮮的、活潑潑的、高超的智慧,便自然生起。

  在修行定境中,你也許會經歷到樂、明及無念的境界。但你一定不能有絲毫的自滿、執著、希望或懷疑;否則,這樣一定會對修行有障礙。其最重要的仍是一心不亂的修持。

  如果你迷失于間斷的修行及教理當中,你會感到自傲于虛幻的寧靜之定境,同時因為你沒有透徹地了別本身的體驗,故只會流於言語上的優越;而這對你是毫無益處的。正如大圓滿中有云:“理論會好像斑點般的消失”及“體會有如霧般之逝去。”這解釋了大多數的行者,被好與惡的細微情形,迷失去了方向的原因。就算定境已滲入了你的意識中,你亦必須好好地加以栽培,否則那些精要的指示及口訣,便會流於空談;而你的意境,你之法及修持,都會變成障礙,而使真實的定境,不能生起。你們那些雖然已經“修”定很久之行者,但在“行”的階段,你們卻仍是初學而已。故此,你們必須注意,因為若你們不了知這種保持證量的方法(持明),便猶如有可能會死於頭部被鹽所包裹著一樣,毫無價值的。

  當你不斷修行至相當時候,以精進及熱誠信心之故,經驗會轉變為證悟,而覺性便能赤裸裸地顯現。這就好像把蓋頭之布除下一般的感到舒暢。這種見性之境界,非為肉眼所能見的。此後一切意念都成定境,一切所能動與靜皆能同時解脫。

  最初,由於了別意念之本性而解脫,有如遇到相熟朋友。進一步的話,意念的自然解脫,便若蛇自己從蛇盤中解脫。最後就意念的解脫,而不著善或惡的話,有如盜賊進入一所空屋。這三個階段,都是循序漸進的。對於“一切唯心造”之見解,有著真正信念的話,則覺性便會從內心自然生起。繼而出生如波浪般的空悲不二之心,對於生死涅盤,等同視之;佛與眾生、亦無所謂善惡之別。無論你在晝夜裏所做甚麼,都不會一刻離開勝義的本性。正如大圓滿中所記載:“證量不變如虛空。”
  雖然一個“契合本性”的修行人在外表看來,與普通人無有分別,但可知他的心意,實在于自然的法性中(常在定中),他不需任何做作,亦可超越一切階段及途徑。最後,他的見解及現象之觀念,皆全部消失,就好像打破了花瓶裏的空氣,與大自然融合一樣。其本身與自性的細份融會,而其意則與勝義本體融合為一,這就是住於原始虛空中,即所謂“內在光明童瓶身”也。
  這就是“見”、“修”及“行”之終點——就是把“果”加以實現出來。於其體驗及證量也許會循序漸進,也許不依階段,也許在一剎那間顯現。這一切都是依據各人之根器及能力而有所分別的。但在其結“果”之時,則絕無分別了!

第三 持續修行
嚴守三昧耶戒律及誓句,完成今生修行應做的事。  
雖若你能恆常及精進地在“見”、“修”、“行”處體驗佛法,但由於你不能如實地在行之道上做出種種的方便,致使你的三昧耶戒律及誓句退失,在現世修行道上會有種種中斷及障礙,而在未來將會決定墮落“無間地獄”。故此,重要的是要小心翼翼及謹慎,決不能把應守及應捨棄的混淆起來。猶如密宗大師蓮花生大士所說:“雖然我的見地,猶如上天之高,但在行為的因果關係上,卻要比大麥麵粉還要細微。

”故不可粗心大意,而應要小心地從因果規律,做出行動。更要嚴守甚至最微細的三昧耶戒及誓句,如此將會令你不受污染及墮落。所有密咒乘(金剛乘)的三昧耶戒,都被納入于上師身、語、意之三昧耶戒中。如果當你在利那間,只想到上師是一個普通人,則你的成就便會遙遙無期了。你當然會問為甚麼?正如古人所云:“所有修持金剛乘的行者,成就是由上師而來的。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故此首先,無論你是何人,若你不能與上師聯繫在一起,你便要依靠自己。但當你接受上師的灌頂及指示,與上師聯繫在一起之時,你便應該依止上師了。從那時起!在接受四級灌頂之後,你便在壇城中央之上師面前頂禮,並謂:“從今開始,我會獻上自己,作為上師之僕人。請接受我為您的弟子,並儘量驅使我。”無論你自己如何偉大及有力量,當你請求時,你不是已經全心全意地依止了上師嗎?你亦說過:“上師無論有如何需要,弟子一定會去做的。”故當你曾一次發出此誓願,你還有能力不理會上師的需要嗎?當你不能完成自己發出的誓願,則無論怎樣說,只可說是破壞了三昧耶戒。

  那裏曾經說過,你只要為那些有錢財,有權力及有威嚴而又有很多僕從的重要上師,而守護三昧耶戒,卻不需要為那些很謙虛的上師,如叫化子般的修行者一樣,來守護三昧耶戒呢?無論如何,你一定要瞭解那些利害的重點,因為只是呆著不做事,是於事無補的。那麼,這些守護三昧耶戒,是為了上師,抑或為了你自己的利益呢?如此.你應三思:如果只是為了上師的利益!則你可以立即忘了它吧;但若是為了你自己,則不守護戒律,便猶如把火灰向自己頭上撒去一樣。

  一般而言,守護三昧耶的作用,就是把你們的一切佛法兄弟,維繫于佛陀的教理上,而處於高尚境地!並且亦能訓練你自己對一切事情,皆能見到清淨的本體。你應摒棄一切批評及不同派別間的岐見!特別而言!所有接受同一上師及同一壇城的人,皆為金剛兄弟。故此將所有誹謗,仇敵、妒嫉及欺騙,加以排除並從你心底裏真誠地接受他們為知己。
  所有一切有情,皆曾為我們的父母。看啊!他們所有皆受輪回之火海所煎熬,而無從解脫。如我不前去加以保護,則誰會去呢???從這種心出發,去鍛練自己的慈悲心。無論你三門所作的一切,只做那些真實能幫助一切有清,並把所有功德,回向一切有情。

  無論在任何時候皆要記著三件事情:佛法、上師及一切有情。因此你不要在思想上,與行為上互相矛盾。不要與那些瑜伽行者或僧伽競爭。守口如瓶、控制思想,此是最重要的。否則你便是作繭自縛了。

  如果你真實為了自己的利益著想,則很明顯地你自己便要實際修行。你或者希望你死後,親人會為你舉行那些度亡功德,但很可能你很難會得到任何利益。故此,你要將自己的思念轉而向內;並對世俗的事情,作出厭惡之想,及決心地將自己的一生與修行配合為一。經過完全實際修習甚深的見地及靜慮!你能建立起穩固的基礎。完成之後,你便能在運用三昧耶、戒律及誓句時,了知取捨之道。如此則內在的功德,便悠然而生。故此,大圓滿教法便是能使罪人迅速成道之道路。

  這種教法的甚深教義,其中當然會有障礙,正如要得大的利潤,必是要從大風險中來的道理一樣。這原因是你過去生中所積的一切罪業!由於修持的力量,把它們引發出來,而顯示為障礙及大自在天的幻化身。在你修習的地方,鬼神會用不同形式來對你加以阻礙。甚至於以上師的姿態顯現,來欺世盜名。各種不同的可怕之幻象,便會呈現於你的內心境界,思想及夢境裏。而在實際環境中,你甚或會被侵害、捶打、財物損失、疾病及其它的阻障。又或無緣無故令你內心會感覺痛苦及失望,使你想到要痛哭起來。在這個時候,很強烈的不淨之思想,便會出現;而相對地,那些熱誠及嚮往於悟道之心及慈悲心便會下降。任何時候及地點,你都會感覺到敵對的思想在作祟,而且迫得你就快要發狂,而忠言則會逆耳及被誤解。你不想再閉關,而且會被誘惑不再履行你曾作過的誓言。對上師不恭敬的見解,便會滋生,而你會開始對佛法產生懷疑的態度,你會被別人誣告,雖然你是無辜的!你甚至會到達身敗名裂的地步。以往親密的朋友會可能成為你的敵人等等。你應知道,無論內在或外在,都會有很多逆境在打擾你的。

  小心啊!!!這些便是最重要的時候啊!你要知道清楚,這裏便是功德與危險的分界線。如果你能用善巧方便去處理這些障礙,則它們便會成為成就之助緣;但若你被它們所征服,則便會成為了障礙。因此,你應堅決守護你的三昧耶及決不退轉的信心,並對你的上師付出全心全意的信任,祈求他能給與你支持。若你能了知此等逆境實為好處,並能堅持修習過了一段時間,這些逆境便會自然而然地消滅,而你的修習則會繼續前進的。那時,你對上師及他的教誨之信心,將會進展到從未有過之階段。甚至,當這些逆境再次發生時,你會很堅決地想著“這是逆緣加持吧!”看啊!這便是解決困境的最重點,倘能夠把生活的困難,帶領到修行道上,則所有修行問題便會迎刃而解的,對了!

這正是我等父老們所需要你們弟子輩去瞭解的道理。故此,不要像一隻老鷹,看見死屍時的樣子,一方面想吃掉它,但另一方面卻猶豫及恐懼那具屍體。你應發起堅決的心!所有那些積聚資糧不多之人,其三昧耶戒律及誓句很少護持,其顛倒思想很大、其疑惑心很重,而言過其行者!所有這些人,只會把上師之教誠,放於書架上,而不會實際付諸行動。由於他們執著這些逆境,因而被它們所牽引!因他們的弱點被妖魔所洞悉,故能令他們墮於三惡趣。小心啊!!!並祈求上師加持,不要使自己墮於此網之中。
  在修行道上,若逆境是相對地容易處理的話,則順境便會相對地難以引發,有一個意念是很危險:當你自以為已有很高深的證量,因而使自己在此一生為著要達到“偉大”之目標,而淪為天子魔所困擾。你要慎重了知!此時此地,正是十字街頭,你既可前進亦可後退.亦是對修行人最大考驗之時也。除非你自心內在的證量,已達到圓滿境界,否則的話,對別人宣示證量,便是一大過失;最好還是守口如瓶。更其次,不要自誇曾閉關多少年月,而應該老實修行!直至了結此生為止。不要輕視世俗諦因果關係上所得的資糧;相反地,若只是如口頭禪地說“一切皆空”!則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  

  在那些鄉村裏所舉行驅邪及其它儀式,只不過是為了糊口的工具而已。故此你應儘快離開人多的地方、無意義的行為、無謂的言語、及無義利的思想,所有這一切皆應儘量減少。不應以違背佛法的行徑去欺騙別人。不要為了生活,而不擇手段。不要與那些罪惡的人,及那些與自己的見解和行為相反的人來往。只可傾吐自己的過失,但卻不能說他人的不是。(切記之!!!)

  所有不同種類的抽煙,皆被認為是破戒魔的鬼計,故此!你應從心中摒棄之。酒雖然是被視為三昧耶的證物,但決不能無控制地酗酒。

  你應把所有的人緣都納入于你的修行道上,無論那些對你好的或那些對你不好的人,你應用純淨及好意的心,平等觀之。無論何時,你應從內在喚起精神,而不要退失勇氣。

  而在外在的修行道上,則應謙虛恭敬接受一切。穿著破舊的衣服,並對任何人,無論好與壞,皆應視作比自己更高尚的。在深山岩洞內過著樸素的生活;把你一切的野心,轉向於叫化式的生活裏。(按:即所謂“生依於法,法依於窮,窮依於死,死依於岩”的教授)。

  學習以往那些成就大德們的生活及修行榜樣。不要對自己多生以來所作的業,自怨自艾,而應專心致志地修行佛法。更不要說自己命苦或遭遇困境,而應努力不懈地修行。簡單地說,以自己的思維作為見證,把自己此一生命奉獻給佛法。在臨死之時,不要存有還沒完成事情的想法,更不要感到內疚。這是所有修行中最重要的要點之所在!

  當死到臨頭之時,你應該把你所擁有的一切,加以佈施,不能執著,(甚至於小如一支針的財物)。在將死之剎那,大修行者會感覺愉快,中等的修行者亦不會有疑慮,而普通的修行者也不會覺得後悔。
  當你了悟死時的光明,能不斷照耀晝夜,則決不會有中陰的出現;死亡只不過是把這個色身加以破壞而已。不然的話,如果你自己認為有把握在中陰境界中獲得解脫,則你所做的任河事情都無所謂,再不然的話,根據你在生前修習有數及純熟的遷識法(頗哇)在那時加以實行,則你自然便能到達你所選擇的佛國士去。而在那裏,只要你仍不斷專心修行的話,你便決定可以成佛的!  


  在我們現在的傳承中.這些教法不是只有那些古老的故事,才是事實。在現今的時間空間裏,經過且卻及妥噶的修行方法,同樣的情況一樣可以達到。而證悟到最後的終極,便是把這個粗的色身,化為虹光身。

  如果你要放棄這粒珍貴的寶珠的話,則不要再去找尋別的了。我們真是有很幸運的福報,才能遇到這些甚深的教誨,猶如空行母們的心血一樣,那麼稀有難得!因此,你應喚起精神,並精進修行。弟子們,你們應謹記於心及珍惜我在這裏所作的啟示,則重大利益便會生起。

  為了“奧明蓮花光洲諸修行成就者”在閉關中的利益,並為了精進修行者羅登多傑的懇請,這是從我“智者移喜多傑”(無畏金剛智)心底流露出來的赤裸裸之口授。  

  願所有有緣者皆能無礙證得後得智!!![/size]

wingkyhoohoo 2009-6-22 06:29 AM

:loveliness: thank!!!!!

何濟公 2012-7-26 12:51 PM

功德無量
善哉
善哉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成就山法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