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2
+8
[隱藏]
2022年1月17日刊|總第2755期

來源 | 娛樂硬糖

作者|魏妮卡

澤東電影最近出了一個30分鐘短片《零點零一公分的距離》,影迷圈直接高潮了。

短片集齊了王家衛所有經典電影未公映的刪減片段,王家衛稱它們離正片只有“0.01公分的距離”。而現在,觀眾只需“付費6元”就能在視頻網站上觀看。八年沒上片的王家衛(上一部正八經兒的導演作品還是2013年上映的《一代宗師》),突如其來的這頓操作,被網友調侃為找到了“養老保險”的門道。

然而,這份“養老保險”卻難解飯圈的愁。胡歌、唐嫣粉絲每日孜孜不倦地詢問王家衛:距離《繁花》殺青還要多久?


《繁花》自2020年9月爆出開機消息以來,已經過去了一年零三個月。一部電視劇正常拍攝週期3-5個月,一部電影正常拍攝週期1-3個月。即便是電視劇、電影一起套拍,也應該拍完了。現在王家衛突然忙活起剪自己的老片子素材,不免讓外界擔心項目是否沒拍完,就擱置了。

無獨有偶,烏爾善《異人之下》(原名一人之下)電影項目發佈選角組訊,讓不少網友關心起電影《封神》的進度。2016年招募演員,2018年開機,耗資30億的《封神》因主控公司北京文化的財務危機而命運多舛,一度傳聞無人接盤而被擱置了。

其實,每年被擱置的“爛尾”影視項目比比皆是。豆瓣的慣例是把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上映的項目,都統一標註為2025年上映。仔細瞅瞅,2025年上映的項目還不少呢,演員、導演班底陣容豪華的項目不在少數。念及當前影視行業又一輪寒冬已至,這次會有誰來接盤呢?

爛尾原因,各不相同

燒香拜佛,一直是影視項目開機必不可少的儀式。畢竟一個影視項目,從開機到上映、播出的過程,會遇到太多自然、人為、資金等等不可控因素。即使再成熟、再有名的製片公司,也會遇上爛尾命的項目。就像李安所說,每個電影都有每個電影的命。

歸結起來,“爛尾”無非三種情況。

一種是“處女座”導演問題。比如《繁花》薛定諤的殺青,大概率出在王家衛的“慢活”拖延症上。據說編劇秦雯在寫《流金歲月》的時候,就被叫去寫《繁花》了。然而,《流金歲月》都已經播出一年多了,《繁花》還沒有殺青。


王家衛是出身在香港流水線商業片體系下的一個異類,拍片拖沓、無限期超期超支是他的“慣常操作”了。

回顧他的上一部片子《一代宗師》,2009年11月開機後,何時殺青也一直處於撲朔迷離的狀態。傳聞三年間,王家衛一直在拍,女主角章子怡、張震、梁朝偉屢次“返場”拍攝。

最出名的是《2046》耗了5年時間。1999年開拍後,梁朝偉、章子怡、王菲、木村拓哉、鞏俐、劉嘉玲、張曼玉這組夢幻演員陣容同樣“返場”不斷。期間木村拓哉還抽空結了婚、生了兩個娃,最後耗了5年時間,電影裡只呈現了他7分鐘的戲。


最近港媒爆出《風林火山》項目也是如此,問題出在富二代導演麥浚龍身上。

作為香港有名富商大鱷麥紹棠的幼子,麥浚龍一直比較“任性”。父親麥紹棠曾擲巨資捧麥浚龍做歌手,現在又投巨資支持他做電影。麥浚龍處女作《殭屍》獲得金馬金像獎雙提名後,原本被業界寄予厚望。新片《風林火山》於2016年就已開機,吸引了邵氏、銀都、耳東和嘉映投資,金城武 、梁家輝、劉青雲、古天樂、高圓圓主演。據稱2019年進入後期,但至今沒有上映消息。

港媒稱,《風林火山》項目從2億預算超支到4億港幣,相當於3.2億人民幣,至少要10億回本的體量。投資方都不肯再繼續,以致項目後期因資金問題而停擺。監製禤嘉珍委婉地承認超期超支,也坦誠是因為導演有才華,要求高,追求完美。


第二種“爛尾”情況,問題出在製片公司身上。比如《封神》,就是典型受北京文化爆雷拖累的項目。

過去一年,北京文化財務危機、內鬥不斷,諸多項目因資金問題上映無期,包括徐浩峰的《詩眼倦天涯》、陸川的《749局》等。《封神》被北京文化6億轉讓25%投資份額給西藏慧普華後,便沒了後續。傳聞《封神》一直在找能夠接盤的資方。但現在高價格的《封神》完全是燙手山芋,想要找接盤俠太難了。

就像劉慈欣的《球狀閃電》項目,因為2016年北文財務造假,子公司左手倒右手,版權費抬高到3000萬。想要接盤的人,得能接受3000萬天價。好在等了4年,陳思誠接手了。

最後一類情況是影片本身出了問題。有的是因內容質量的問題,片方為及時止損,不願再投注更多資金進行後續後期工作。科幻片是被放棄的重災區,比如影版《三體》《拓星者》《明日戰記》等。

有的是因內容審查的問題,比如《英格力士》《鳥鳴嚶嚶》等。某製片公司曾透露,這些影片能不能上,主要看導演最後要什麼,要不要妥協。眾說紛紜。

好飯也怕晚,資本等不起

可能對觀眾來說,王家衛慢工出細活,等就等了,他值得等。但對資本來說,卻是做賠本買賣賺吆喝,所以賠本也得適度,不能無節制。

銀都機構當年拍《一代宗師》,面臨不斷超期超支的投資壓力,使出趕鴨子上架這一招——單方面向媒體宣佈12月18日的上映檔期,反向給王家衛施壓。雖然最終也沒能趕上這個檔期,但好在只差了半月多,1月8日上映的。


果然,deadline才是第一生產力,和寫稿的碼字工一個道理。通常來說,一個成熟的商業操盤項目,時間是分秒必爭的。不僅是因為時間代表著多少工期,多少工期代表著多少投資金額。還因為一個項目也有它的創作黃金時期,以及上映黃金時期,錯過便有很多不可控因素。

2018年川航發生緊急備降事件,機長劉傳建的處理方式受到輿論普遍稱讚,但具體事故的調查結果還沒出來定調。博納緊急找來劉偉強籌備改編自該事件的《中國機長》,2019年1月開機,3月殺青,有條不紊地趕上國慶大檔期上映,最終拿下29億票房。影迷需要王家衛導演,但行業更需要劉偉強這樣按時交工的“行活”導演。

這次成功的商業操盤,趕上了實時熱點事件關注的黃金時期。而且如果拖得時間越久,等待調查結果出來,輿論可能會導向其他方向,成為不可控的風險。

剛空降春節檔的《長津湖》第二部《長津湖之水門橋》,操盤也是雷厲風行。去年12月補拍12天殺青,如此龐大後期製作量的電影,不到一個月就完成後期。但對博納來說,趁著第一部上映的熱乎勁,春節上映第二部無疑是最佳選擇,能實現票房利益的最大化。


任何一個項目擱置太久,不僅是資方承受現金流壓力,長時間難以回收的困局,項目本身面臨的不可控因素也越來越多。因為隨著時間推移,輿論、政策等變化的風險會越來越多。比如去年上映的電影、播出的電視劇裡還能呈現培訓機構上網課的畫面,但接下來可能就沒了;還有某部電影撤檔,據說是因為對某國家不友好,不適合在冬奧會這樣的國際友好大環境上映。

每部電影是有每部電影的命,但在時間的控制上,片方、創作者還是有主觀能動性的。拖久了,被扣上“積壓片”的帽子,總歸是個不好的標籤。

當然,不排除積壓片裡也有成功的意外。比如積壓了六年上映的《無問西東》,就意外拿下7.5億票房。

寒冬下,誰會來接盤?

2011年,清華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決定推出一部校慶電影,片名《無問西東》就取自清華校歌中的“立德立言,無問西東”。2012年底電影就殺青了,然後一等,等了6年。

出品公司太合娛樂接受採訪說,堅持下來是出於一種情懷。期間無數聲音勸說,放棄《無問西東》這樣的項目,也是資本的理性選擇。好在2014年騰訊找到這部電影,並從參投逐漸成為第一齣品方。等到2018年,中國電影票房突飛猛進達到峰值,上映時的大環境也對其加成不少。但想想也後怕:如果影片再拖兩年,沒準又因為王力宏的問題再次擱置呢。


互聯網金主救了《無問西東》,他們經常扮演早年積壓片的救世主。而現在,互聯網金主雖受監管等政策影響,對影視圈資金的投注有所謹慎,但仍然是影視圈的最大金主爸爸。諸多被擱置的項目,能指望的接盤俠也只有互聯網了。

接盤接得多了,難免踩雷。對互聯網資方來說,豪華明星陣容項目是很誘人的大餅,但畢竟擱置久了,風險也會相應增加。郭敬明的《爵跡2》項目,騰訊接盤後便直接放棄掉院線上映,改為網絡上映。花大價錢,做拉新的事,也不失為一種補救的划算買賣。


通常來說,“爛尾”項目的接盤價都很高,接盤的人很容易成為冤大頭。但新晉資本闖蕩影視圈為了一戰成名,願意不顧風險地賭一把,也是個千金買骨、高舉高打的意思。

此前傳聞某短視頻平臺,就曾拿數億的價格,向王家衛拋了橄欖枝。雖然現在《繁花》是其長視頻對家騰訊視頻的項目,但也不排除“影視新人”短視頻資本有成為接盤俠的可能。

據某影視公司透露,最近影視行業正值寒冬、很多項目頻繁被斃之際,抖音正拿著億級資金來和正規影視公司探討拍大體量短視頻短劇的可能。雖然資金的誘惑力不如長視頻當年給的待遇,但寒冬之下,能賺一點是一點,不少影視公司心動了。

而像《封神》這樣的超大項目,想要回收票房,只能等每年的春節檔、暑期檔,看有沒有互聯網資本想接盤賭一把。據說今年春節檔因為各家互聯網都有自己押注電影,便不再考慮《封神》。《封神》只能輪空,等到今年暑期檔或是明年春節檔,《封神》又會被拿出來兜售一圈。

想看《封神》《繁花》的觀眾,再等等吧。真有品相的擱置項目,自會等到願者上鉤,不期而遇。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那些-“影視爛尾樓”,現在都怎麼樣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