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3
[隱藏]
巔峰時期,共享按摩椅在全國的鋪設量超過100萬臺。如今的共享按摩椅,幾乎全都生鏽起了灰,成功把高鐵站、機場、電影院變成了廢棄椅堆放場,整個行業燒光5億難逃一死。


作者|路老二

編輯|黃曉軍

來源|深氪新消費[ID:xinshangye2016]

封面圖|網路

共享按摩椅涼了。

巔峰時期,這個行業在全國的鋪設量超過100萬臺,擠爆了商場和購物中心等人流量密集的場所,堆滿了機場、電影院和高鐵站。

行業專家一度預測共享按摩椅會率先引爆“宅經濟”,成為共享經濟最先破圈的行業,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嚐鮮後年輕人並沒有欲罷不能,相反都敬而遠之;老年人長期“白嫖蹭睡”,四仰八叉地躺在上面睡大覺、摳腳丫、吃烤腸、嗑瓜子。

如今的共享按摩椅,連白嫖黨都嫌髒,幾乎全都生鏽起了灰,成功把高鐵站、機場、電影院變成了廢棄椅堆放場。

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01

9.9元體驗一次全身SPA

在共享經濟大爆發的那幾年,前後有數千個共享專案湧現。作為市場上最廉價的按摩休閒方式,共享按摩椅被包裝成共享經濟中最好的商業投資機遇之一。

打著共享大旗,做著“分時租賃”生意的共享按摩椅,在2017年如雨後春筍一樣在各類場景中冒出來。

一方面,在共享經濟賽道中,共享按摩椅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唯一一個“躺賺”的品類。

從行業背景看:符合大健康的消費趨勢、符合消費迭代升級;

從經營模式看:不需要押金、低投入高毛利回本快、運維成本低,鋪設場景多元、在等待的特定場景裡也是剛需……

共享按摩椅玩法很簡單:一是直接賣椅子掙差價,二是收服務費提成。



招商說辭非常誘人。

例如你去找一個人均停留時間超過1小時、人流量大的室內商場,以5000-10000元的價格入手一臺按摩椅擺進去,每天3-5個人使用,按照單次消費8—30元計算,這臺椅子每天收入約50元,分給平臺15%,商場15%,剩下35元是每天的淨利潤,每月保底1000元,椅子5-10個月回本。

這還是最保守的演算法,一臺按摩椅有3~5年的更換期,不到一年就能回本,此後就是“躺賺”期了。假如你一次性入手30-50臺呢?

另一方面,按摩市場的教育成本卻極低。

按摩椅一直給人一種奢侈品的固定印象,共享模式的出現,直接把原來要花費上萬元才能享受的高階按摩服務拉低到個位數。

只需花上9.9元,就能買一個機器“技師”給自己上鍾,體驗一次全身SPA。按摩椅擺在那兒,貼上一個二維碼,前來嚐鮮和體驗的人自然絡繹不絕。

據天眼查資料顯示,2017年這個行業新增註冊企業數量,是2016年的5倍。2018年是共享按摩椅資本湧入的高峰期,全世界都在鋪椅子,當年新增註冊企業數量,較2017年幾近翻番。

與之同步上漲的是投資者對共享按摩椅行業的“熱情”——那兩年裡,多家共享按摩椅品牌獲得了融資。



據不完全統計,僅在2018年,共享按摩椅鋪設的數量是爽客12萬臺、摩摩噠10萬臺、樂摩吧11萬臺、民本摩歇座4萬臺、頭等艙互聯2萬臺,加上其他不計其數的科技公司,全國共享按摩椅鋪設量超過100萬臺。



圖源:36氪

然而到了2019年,共享按摩椅行業卻突然集體啞火,不僅行業內再無大額融資,共享按摩椅概念也不再被投資人津津樂道。

進入2020、2021年,資本環境更加嚴峻,共享按摩椅領域更是完全聽不到一絲絲迴響,行業內很多企業的融資進度也都停留在了兩三年前的A輪。

深究其因,共享按摩椅陷入資本冷卻後無法“自動造血”的泥潭。

02

模式很好,體驗很糟

逛街累了按一按,能緩解疲勞;電影開場前按一按,舒服享受;高鐵機場候機空隙按一按,打發無聊時間,還能解乏……

共享按摩椅,嚴格說比共享自行車等更精準地聚焦了一些特定人群的痛點。然而在免費體驗嚐鮮後,一系列的問題也接踵而來。

自尊心的羞辱

大多數人年輕人第一次坐上按摩椅的時候,可能單純只是為了坐一坐歇一歇,並不是為了按摩,但最後卻都“被迫”掃碼進行了消費。

當你屁股才捂熱,冷冰冰的女聲逐客令就像復讀機一樣出現了 :“本按摩椅付費使用,請勿閒坐,影響他人使用。”

你置之不理,語音提醒會越來越大,頻次也會越來越高,眾目睽睽之下,這就像是一場末日審判,大聲呼叫的提示聲音吸引你身邊所有人的目光,像外界控訴又有人想白嫖,你的自尊和麵子頓時碎落一地。

拍屁股走人和極其不爽掏出了手機消費的年輕人,估計永遠都不會再回購。

衛生隱患

2019年12月,深圳一位男士健身之後想用共享按摩椅緩解一下疲勞,結果大腿內側越來越癢,脫下褲子後發現有好幾條白蟲子在腿上,咬了好幾個包。



原來,這是共享按摩椅夾縫密佈小蟲,由於長期沒人打掃,裡面塞滿了頭髮、手腳指甲、食物殘渣……

特別是夏天,皮質的按摩椅上沾滿了汗液和細菌,各種真菌繁殖,面板病容易交叉感染,說有多髒就有多髒。

安全問題

最讓人擔心的是安全隱患。

2018年,杭州火車東站一位女使用者在使用按摩椅時頭部被機器夾住,頭髮被捲進了機器中。最後消防員把按摩椅拆開,把頭髮剪掉,才成功把該女士女解救出來,但是頭皮破了,縫了好幾針。



2018年暑假,68歲的老人和女人逛商場。逛累了覺得共享按摩椅不錯,花了10塊錢按摩了一下,結果第二天開始腰疼,休息兩個多月之後越來越重,最後到醫院檢查,發現腰部脊柱壓縮性骨折。



專業醫生說,不要輕易嘗試電動按摩椅,尤其是頸腰椎病、心臟病、高血壓患者、器質性病變患者和老年人。

白嫖蹭睡

最讓行業飽為詬病的就是大媽大爺的“白嫖蹭睡”了。佔位大軍,整齊劃一,令人怒從心頭起。

不管何時何地,只要某一個商場有按摩椅,大爺大媽都不去宜家蹭空調、蹭床午睡了。全部躺在按摩椅幹坐、聊天、嗑瓜子、蹭睡……



在頭部品牌之間的地盤大戰十分火熱的2017—2018年,全國各大火車戰、高鐵站、機場、電影院都成為巨頭們重點拼搶的位置。

很多原本就有的普通座椅被全部拆除,按摩椅大面積投放下去,甚至醫院也部分換上了付費的共享按摩椅。

態度冷漠拒人千里之外,長期被白嫖蹭睡,衛生條件不堪入目,操作不當還容易引發生命安全,果不其然,當資本的潮水退去後,整個行業一地雞毛迎來終局。

03

一地雞毛外,真的有人“躺賺”

“躺賺”忽悠不了投資人,這些上市企業、知名投資機構入場,肯定是有得賺的,那到底是誰“躺賺”呢?

細研究你會發現,幾乎每一個玩家,背後都與按摩椅製造商關聯,或與按摩椅製造商達成戰略合作,例如,樂金健康、榮泰健康、奧佳華都是上市公司。

炒火“共享”這個風口後,行業製造了大量產能需求,製造商能通過銷售按摩椅大賺一把。不管最後是不是一地雞毛,採用何種經營方式,最起碼裝置是賣出去了。

小平臺在賣椅子的環節也能賺錢,對於散戶或者小代理商想靠按摩椅掙錢,一要手裡有錢,二得找到價效比高的放置點。前期獲益的是他們,最終接盤的也是他們。

在網際網路浪潮下,頂著新概念的騙局也不只出現在共享經濟領域。以“金融互助”、“虛擬貨幣”、“電子商務”、“微信營銷”等各種名目的案件時有發生,受騙者對這些新名詞十分陌生,騙子公司只需簡單包裝,一個騙局就誕生了。

在共享經濟和按摩椅“躺賺”的誘惑下,也可能有一些貪圖高回報的受騙者。

2019年6月,海南的王先生經朋友介紹接觸到了一種叫“共享按摩椅”的投資,只需投資1280元便可加盟認購一臺“共享按摩椅”,認購後便可每天獲得50元收益,成功推薦一名朋友加盟還可得到300元的獎勵。



圖源:掌上陽泉365

投資1280元,一年穩賺18250元,王先生入套了。隨後加入了100人群的投資群,嫌疑人故意營造出產品熱銷、供不應求的假象,並提高“拉人頭”獎勵,讓王先生不斷拉攏更多人入場。

最終,王先生交納76800元認購的60臺“共享按摩椅”,在僅收到幾百元“分紅”後,上家就消失了。報警後才發現,丟擲“高收益”是用來引誘受害人的,營業執照是假的,購買電子合同也是假的。

最讓人吃驚的是,整個群100人,除了王先生,其他的全是騙子。

04

寫在最後

有一種被眾多創投圈大佬奉為圭臬的說法:觀察對比日本的過去和現在,就能發現當前中國消費升級風口所在。

資料顯示,2020年,中國按摩椅市場預計規模為150.3億元,同比增長8.2%。相比日本27%的家庭滲透率,中國的資料僅有1%。

如今,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按摩椅最主要的生產製造中心以及產品研發中心之一,擁有一批大型工廠和許多專利。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達到18.70%,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達到13.50%,按照當前趨勢推測,到2023年左右,我國老齡化水平將超過20%。

人們對養生的需求越來越大,各種腰部和骨骼的慢性疾病也會推動按摩椅需求。

在接受深氪新消費採訪時,一位不願具名的共享按摩椅代理商發出這樣的感嘆:

“我們花了5年的時間,燒光了5個億,買來了一個深刻的教訓:“共享”這種模式,可能真的不適合按摩椅。不過隨著消費升級,老齡化的提前到來,按摩椅肯定會走進千家萬戶,只是目前我們找不到盈利的方式。”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被“白嫖蹭睡”的共享按摩椅,燒光5億難逃一死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血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