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1
[隱藏]
文|徐曇

這個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企業是蘋果,但微軟卻被認為是“日不落王國”。蘋果是從衰微走向輝煌,微軟是從一個輝煌走向另一個輝煌,這種正規化太令許多大企業著迷了——當企業發展進入戰略迷惘期,如何重新組織,注入活力從而再次激發生命力呢?

一個在移動互聯時代失去了制動權的企業,在2018年11月25日,市值(8512億美元)竟然超越蘋果(8474億美元)成了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又在2019年4月底,市值超過了1萬億美元。

微軟達到萬億市值用了33年,而從1萬億到2萬億市值僅僅用了兩年時間。截止2021年7月6日,微軟市值達到了2.09萬億美元,僅次於蘋果的2.34萬億美元。

曾被美國知名“天使投資人”保羅·格拉漢姆公然說“微軟已死”,重獲新生的微軟做對了什麼?看準業務方向就意味著成功嗎?

每一個時代,華為、小米、美的等中國企業都會樹立學習的標杆, 工業時代的榜樣是GE——曾是美國工業的代表,美國曆史上第一個市值超過4000億美元的公司,GE的CEO的《傑克·韋爾奇自傳》就像企業家的聖經。而到了2017年,美的董事長方洪波在管理層會議上已經開始反問:“為什麼這個地球上曾經最偉大的企業GE今天也面臨了困境?那我們美的有什麼資格談成功?”以此反面案例保持對現狀的清醒和喚醒危機意識。

GE的衰落在於,面對時代劇烈變化沒能及時進行有效的戰略設計。微軟沒有變成另一個GE,它讓大象重新起舞了。

微軟的電腦作業系統Windows的誕生,帶來了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所以微軟從1986年上市,股價10年間翻了200多倍,到1999年12月30日,微軟的市值就衝上了6000億美元的巔峰,就是一個歷史時刻。

因為此後,在移動互聯時代,微軟的股價一路下挫。

備受指摘的微軟前CEO斯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並非無能之輩,他精力充沛,鐵腕強硬,被認為是比爾·蓋茨“個性中的另一面”。事實上,他在位期間(2000年-2013年),微軟的營業額增長了3倍,淨利潤增長了1倍。

但是,即便微軟仍然是個賺錢的公司,還是被貼上“沒落的巨人”的標籤,因為單純依靠Windows看不到前景和希望。

2013年,鮑爾默黯然離職。雖然他是PC時代的英雄,但是“從0到1”需要一位有革命精神的創業者,“從1到10”需要另一位能規模化的統領者。

2014年微軟新任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繼任,這時候微軟的市值是3000億美元,相比1999年幾近腰斬。

納德拉此時已在微軟服役了22年。與事業相比,他的家庭是不幸的,他的大兒子因為宮內窒息出生時腦部嚴重受損,終身困在輪椅上,他的女兒出生後同樣因為疾病要不斷奔波治療。或許是這樣的人生讓他的公司治理有點哲學的意味,他的一個核心觀點是——同理心(Empathy)。

納德拉的變革首先重塑了文化,其次是業務戰略轉型。戰略可以改變業務方向,文化的改變則釋放潛能,徹底的改變,一定是由表及裡的。

在鮑爾默時期,微軟各個部門甚至同一部門員工之間競爭殘酷,就像相互用槍指著對方的頭,納德拉則使微軟內部更加合作和開放。“同理心”改變了人的思想意識,只有人的思想意識開放之後,文化才能進行轉型。


在比爾·蓋茨時代,微軟的願景是“讓每一個消費者桌上都有一臺電腦”,納德拉確立了微軟的新使命:賦能全球每一個人、每一個組織,幫助他們成就不凡。

他革了Windows的命,微軟不再把Windows作為公司的主營業務。而把微軟打造成一個“移動為先,云為先”的生產力平臺公司。微軟事實上從一個2C的公司轉變為了一個2B的公司。

納德拉讓技術和公司更加開放,否則,微軟就沒法成為一家賦能型的平臺公司。之前,微軟把與消費者連線的科技公司都當做敵人,鮑爾默稱linux為癌,把蘋果手機摔在地上……在某一屆微軟全球銷售大會上,開場都是行刑式的——用粉碎機當眾粉碎了一臺sun的電腦,以激發員工的鬥志。

納德拉則要把競爭關係變為了合作模式。2015年9月15日,在舊金山Salesforce的科技盛會Dreamforce(全球企業級科技大會)上,納德拉當眾拿出了一部iPhone:“這是一部比較特別的iPhone,因為它安裝了微軟所有的軟體和應用。”公開展示競爭對手的產品在之前的微軟是不可想象的。這更像一個象徵——微軟在打破自己的邊界,從一個碾壓一切競爭對手的公司變得更加包容、開放。這樣才能把微軟的技術嵌入到對方的產品和服務中,這個前提是合作和信任。

可以說,納德拉對微軟使命、願景、價值觀的一系列調整,就像在一架高速行駛的飛機上換了發動機,短短几年內讓微軟重新煥發了生命力,並外顯在了業績上。

2019年-2021年微軟市值從1萬億激增到2萬億,第一取決於業績斐然:以微軟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為例,二季度公司收入為430.8億美元。營業收入、營業利潤和淨利潤分別增長17%,29%和33%,調整後每股收益增長34%。微軟三大細分業務均高速增長,如智慧雲Azure營收增長達50%;其次為個人計算,營收增長14%,Xbox遊戲營收增長40%。第二則這讓投資者看到了以云為核心的業務產生了強勁的內生動力,堅定了對未來的期待。

未來,微軟是否能攀上3萬億美元的市值高峰?仍然取決於“唯物”(業績)和“唯心”(未來期待)兩樣東西的驅動。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Allied Market Research的資料,2020年至2027年期間,全球雲服務市場仍將以16.4%的年均複合增長率增長。當年,納德拉最初確定雲服務是微軟的業務方向時,亞馬遜雲服務AWS已經處於市場優勢地位,微軟雲服務Azure才剛剛起步。所以讓董事會接納這樣的決策並不容易,只有判斷市場遠未飽和,仍然有巨大的空間才會堅定新的業務方向。

據上海第一證券的一份分析報告預測,2021年-2023財年微軟的收入分別為1646億,1861億,2097億,CAGR為13.6%。對應GAAP淨利潤分別為574億、626億和722億美元,CAGR為17.7%。關於股價,公司長期增長率會維持高於GDP的增長率,長期增長率為3%,獲得目標價290美元,對應2021/2022/2023年收入的38.5/35.0/30.5倍P/E。

或許一個企業領導者的使命就是能激發起員工、合作夥伴和投資者對企業的信心。

亞馬遜的創始人傑夫·貝索斯曾說“亞馬遜有一天也會倒下。大公司的壽命一般只有30年而不是100年。”微軟在10年前貌似已經進入了30歲魔咒,納德拉對業務層面的戰略調整讓微軟最終放棄了對存量市場的執念,重新定義了企業的願景。而這些都取決於微軟始終有革新自己的基因。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奔向3萬億市值的微軟,看準業務方向就意味著成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