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1
[隱藏]
8月6日到8日,美國超人氣歌手Ariana Grande在全球不同地區,連續舉辦了5場演唱會。與眾不同的是,演出的舉辦地點在遊戲《堡壘之夜》(Fortnite)中。全球上千萬的玩家,使用自己的遊戲角色盛裝出席。演出中,一系列的小遊戲貫穿了主線,最後粉絲在絢麗的場景中和“Ariana”一對一共舞,共同衝向天際。《堡壘之夜》將這次演唱會命名為“穿越之旅”。區別於一般的線上直播體驗,粉絲在“穿越之旅”中能和偶像進行沉浸式互動,並且和遊戲中一樣,是絕對的主角。

這不是第一次。電音歌手Marshmello早在19年2月就在《堡壘之夜》舉辦了類似的虛擬演唱會,而去年4月份說唱歌手Travis Scott的虛擬演唱會吸引了創紀錄的1200萬名玩家同時線上觀看。

一時之間,竟分不清是演唱會開在遊戲裡,還是遊戲裡開了演唱會。我們生活在一個虛擬和現實日漸融合的程序中,生活重心不斷地向虛擬世界轉移。“元宇宙”概念的流行,是對這個趨勢的迴應。

2019年底,《堡壘之夜》母公司Epic Games的CEO Tim Sweeny說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話:“《堡壘之夜》現在仍然是一個遊戲。但請12個月後再來問我一次。”

16個月後,Epic Games宣佈完成10億美元融資,用來支援“元宇宙”的建設。

文 | 牆灰AsHOnthEWaLL

元宇宙是什麼?

正在向元宇宙進發的,不只有Epic Games。日活超過4200萬的遊戲公司Roblox正在這個領域領跑,而日活接近19億的社交巨頭Facebook,已經宣佈5年內將成為一家“元宇宙公司”。

讓巨頭們紛紛上頭的元宇宙,到底是什麼?

元宇宙,按照目前的業界定義和期許,就是下一代網際網路,可以像移動網際網路改變PC網際網路一樣,顛覆現在網際網路的使用方式。

網際網路發展到目前分三個階段。

1989到2005年左右是Web1.0階段,主要的產品就是人們習以為常的郵箱和網頁。那時的網際網路是“靜態”的,“網上衝浪”就是有啥看啥,對大部分人來說差不多就是電子報紙。

2005年之後到現在,我們處於Web2.0階段,智慧移動裝置成了主角。人們各類大平臺上創造了大量內容,大平臺作為資訊分發中心,通過演算法向不同的人推送不同的內容。這時候,使用網際網路的人,就成了不同平臺的使用者,大家的注意力和時間,構成平臺的流量,流量進而變成平臺的而非使用者自己的資產。Web2.0發展至今,網際網路產品已經越來越像“注意力監獄”。


2011年春季Web 2.0博覽會於3月28日至31日在舊金山舉行,全球80多家網路科技開發商展示了建設下一代網路的最新商業模式、開發模式和設計策略等(圖源 視覺中國)

元宇宙建立在Web3.0之上,是“穿越式”和“分散式”的網際網路。在這樣的網際網路中,人們不光可以輸出文字、圖片、2D視訊,還能通過沉浸式影像,完成“面對面"互動體驗,也就是在新的網際網路裡再造一個“真實“的“虛擬世界”。

在這個網路裡,人們通過VR/AR這樣的虛擬現實技術完成生活體驗,進而塑造自己的虛擬身份,虛擬社群,並通過虛擬世界,完成自己的精神生活。甚至,人們還可以通過開發虛擬房產、虛擬藝術品、數字貨幣來構建一整套經濟系統。

在web2.0的世界裡,數字資產以流量的形式歸平臺所有。但在Web3.0的世界,數字資產可以通過諸如區塊鏈這樣的技術完成個人確權,歸自己所有。現實世界裡,私有制的發明帶來了市場經濟的繁榮;誰知道在Web3.0的世界裡,數字資產確權,會不會也帶來一個高度發達的虛擬經濟體系和文明世界呢?到了那時,現實或許不再重要?

數字孿生:元宇宙伸出來的一條觸角

從技術上,元宇宙的雛形,其實已經到來。

前一段時間,知名半導體公司英偉達的CEO黃仁勳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刷屏了一把。有媒體稱,不久前舉行的計算機圖形學頂級學術會議SIGGRAPH 2021上,英偉達通過一部紀錄片自曝了今年4月公司釋出會上,黃仁勳的演講全部為數字替身完成,騙過了全世界。英偉達隨即闢謠稱,整個釋出會只有14秒的片段是由數字替身完成。即便如此,黃仁勳標誌性的皮衣,表情、動作、頭髮均為合成製作,並騙過了幾乎所有人,依然足以震撼業內。這個例子顯示出了作為元宇宙基礎之一的數字孿生技術,已經在高速發展。



2019年10月21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美國世界移動世界大會上,英偉達公司總裁兼執行長黃仁勳在公司活動上發言。(圖源 視覺中國)

另外一個已經在商業上應用的“元宇宙”例子是,世界最大的啤酒釀造企業百威英博(AB InBev)。這家公司在全球有200多個釀造工廠和15萬名員工,通過使用微軟的數字孿生、混合現實和人工智慧技術,百威英博已經建立起了一個小型的“元宇宙”。所有的工廠都有對應的數字工廠,也就是“數字孿生體”。生產、銷售、供應鏈、能源和安全的資訊,都時刻在工廠和數字孿生體之間流動互動。

這家工廠的工作人員可以通過可穿戴裝置,在數字工廠中穿梭,檢查和操作各種機器,接受實時資訊流反饋,並隨時做出決策。未來更完整的場景,就是一個真實的人,通過自己的數字模型,在數字工廠中穿梭,就完成了真實工廠中的生產操作。

作為率先進軍“元宇宙”的網際網路巨頭,微軟目前已經對“商用元宇宙”應用做了詳盡的技術分層,其中最底層就是包括了物聯網和數字孿生。

《黑客帝國》劇照

物聯網需要更快的網路、更小的裝置、更耐用的電池等等,恰如現代社會建立在城市高樓、道路、電力等基礎上,這些都是一個全新的龐大數字世界必不可少的基礎設施。

在基礎設施之上,“數字孿生”就可以搭建起來了,這也是目前人們對元宇宙最具體的認知。通過“數字孿生”模擬出的數字世界,人們只需坐在家裡,就可以觀測和控制千里之外的實物狀態。不光如此,在數字孿生體裡,還能完成一些現實世界裡無法完成的實驗。進而,當數字孿生體被餵養了足夠多的現實資料,又能完成實驗操作以後,就可以模擬執行過去和未來。這樣,數字孿生體通過擁有過去和未來產生了時間和變化兩個維度,也許就能脫離現實而存在了。

當然,“數字孿生”還只是元宇宙從未來伸過來的一根觸角。這根觸角在開放性、容量、相容性、開源共創性等很多方面都非常不足,從一根觸角還原成一條章魚,還需要很多其它條件來實現。

這些條件就包括進入“元宇宙”的其他技術,如人機互動、去中心化系統、空間計算能力。在這些技術的基礎上,人們才能實現新的創造和發現,讓普通人也真的進入“元宇宙”,擁有自己的數字生活體驗。

遊戲、NFT:元宇宙的兩艘接駁船

不過,就在大多數人對元宇宙一頭霧水,甚至聞所未聞的時候,有一些人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登陸元宇宙送來的兩艘接駁船——遊戲和NFT。

如同第一代網際網路的入口是搜尋引擎、第二代網際網路的入口是應用程式一樣,元宇宙的主要入口被普遍認為是遊戲,最先上船的,則是“Z世代”遊戲玩家(1997-2012年出生的人)。

最近幾年,遊戲行業出現了很多趨勢,以美國線上遊戲平臺Roblox為代表的“玩家創造類遊戲”和以Axie Infinity為代表的“去中心化遊戲”快速崛起,被認為是接駁人們進入元宇宙的“五月花號”。

Roblox月活使用者達到2億人,在美國16歲以下人群中,一半以上人口都是它的使用者。目前,在Roblox上有4000萬種以上的遊戲,並在以每天5萬多款遊戲的速度不斷增加。這樣的遊戲數量,甚至超過了歷史上所有遊戲公司開發的遊戲總和,聽起來非常不可思議。

但對Roblox來說,這並不奇怪。Roblox上絕大部分的遊戲都是玩家創造的,Roblox為使用者提供了Roblox Studio開發引擎、Robux平臺貨幣和一套成熟的遊戲交易系統。使用者通過出售自己設計的遊戲和遊戲中的道具,來獲得收入。很多Z世代玩家,通過在平臺上創造遊戲和交易,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收入。

《頭號玩家》劇照

不過,Roblox作為中心化的平臺,每筆交易的獲利,會員需要繳納30%左右的“稅收”,而非會員的“稅率”最高可達70%。而且遊戲賬號和資產仍然歸屬Roblox平臺掌控。

但也有遊戲已經擺脫了大平臺屬性,比如最近幾個月大火的區塊鏈遊戲Axie Infinity,其單日營收接近2000萬美金,超過《王者榮耀》營收兩倍,是目前全世界營收最高的手機遊戲。Axie Infinity採用“去中心化”技術,執行在區塊鏈這樣的分散式儲存網路上,玩家對遊戲賬號和資產有完全的所有權。

Axie Infinity的玩家還成立了一個叫Yield Guild Games(簡稱“YGG”)的工會,通過眾籌、租賃等方式,幫助玩家獲得遊戲中價格不菲的角色,並指導他們在遊戲中更好地發展,並賺取虛擬資產變現。疫情期間,YGG就組織了大量因為失去工作的菲律賓人,進入遊戲,並在遊戲中獲得每個月數百美元的收入。

這樣的組織正在逐漸演變成去中心化組織“DAO”(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分散式自治組織)的形式,也就是元宇宙中主要的社羣組織形態。

作為元宇宙的“五月花號”,Roblox和Axie Infinity的崛起,顯現出元宇宙的很多特徵,比如去中心化、虛擬資產、社羣、玩家創造內容、“邊玩邊賺”、統一身份等。未來每一個遊戲,也許都會如現在的app一樣,承載著不同的使用者群體和社羣文化。而每一個人都可以使用唯一的身份,在不同遊戲間穿梭體驗,彷彿在很多平行的世界間跳躍。

《頭號玩家》劇照

除了遊戲之外,今年以來大火的“NFT”則被視為元宇宙的另一個入口。NFT是區塊鏈上的“所有權證書”,代表著“數字資產”的歸屬權,具有排他性。這些資產可以是虛擬世界的土地,可以是數字藝術品,也可以是一段音樂。

今年3月,數字藝術家Beeple的一件數字作品集以超過6900萬美元的價格在佳士得拍賣行成交,位列在世藝術家拍賣價的第三位。6月份,一張24x24畫素的“加密朋克”(CryptoPunk)主題頭像,以超過1100萬美元的價格在蘇富比拍賣行成交。

在現實世界中,這樣的數字作品或者頭像不具備任何收藏價值,因為人們可以隨意複製黏貼。但在元宇宙世界的場景中,這些通過NFT進行數字化的藝術品,就是數字世界原生的收藏品,具備非常明確且不可篡改的歸屬權,是實打實的資產。

就像現實世界中富豪們樂於展示自己限量版的豪車名錶,稀缺的NFT收藏品同樣可以用來顯示某位“元宇宙居民”的地位和財富。這樣的藏品,越來越多地在cryptovoxels和Decentraland這樣的虛擬空間中展出。類似於電影《頭號玩家》中 “線下掙錢,線上收貨”的場景,已經在發生。

遊戲和NFT這兩艘元宇宙的“五月花號”大船,目前主要的參與者都是Z世代人群。他們是徹底的“數字原住民”,從小的休閒娛樂、社交生活、購物體驗就存在於線上,甚至很多人的自我認知和身份認同感都來源於網路。對他們來說,《頭號玩家》中的場景,或許從一開始就不陌生。

文章開頭的Ariana Grande虛擬演唱會,很多粉絲都表示這是自己看過的最精彩的演出,充滿了驚喜的細節,又可以和偶像零距離接觸。“可惜不能回放”,一位粉絲說。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元宇宙,到哪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