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7
[隱藏]
各界:選委會界別調整符港實況 確保立會顧全大局
全國人大常委會3月30日通過了對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訂案,為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藍圖描繪出具體路徑。香港文匯報近日採訪了香港社會各界人士,邀請他們從各自角度分析相關新制度。
他們均表示,中央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時考慮得很細緻,不同界別的調整切合香港實際情況,讓各界別人士日後都能透過制度發聲,而要求所有立法會議員候選人必須獲得選委會內各界別兩名至4名委員提名的要求,更確保了未來的立法會組成,會以香港整體利益為考慮,不會再過分側重某一利益團體的聲音,如此種種均充分體現這個選舉制度的代表性更廣泛、參與性更均衡

新分組多元化 利添治港新血
為具有更廣泛的代表性,選委會增設多個新的界別分組(見表一)。相關界別分組人士指,相關安排體現對他們過往貢獻的認可,亦為更好地反映相關業界的聲音創造了空間,而新制度亦有助有關界別培養骨幹,為治港的愛國群體增添新血。
分析第一界別
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副會長許華傑表示,過往不少商界政策都較偏重大型企業的意見,但事實上,本港中小企業佔全港企業總數98%以上,他們的聲音亦很有代表性。
他表示,中小企業界日後要在數十萬所企業中選舉產生15名代表,相信當選者必定會有充分代表性,並相信選委會日後新增中小企業界後,會令經濟政策更平衡,亦能更均衡地反映社會的聲音。
立法會批發及零售界議員、自由黨副主席邵家輝表示,今次改動更均衡地反映整個工商、金融界的意見。雖然現時選委會的第一界別內很多界別分組都包括中小企,不同中小企也可透過其對應的界別發聲,但這個群體廣泛性高,應該專門開設一個界別分組。
針對有人稱選委會第一界別的改動側重中資企業,邵家輝強調,中資佔港股市值接近七成,對香港貢獻很大,他們的想法值得聆聽。
分析第二界別
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清泉指出,中央在國家「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到要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原本的資訊科技界議席並不能代表科技創新界,而香港要發展創新科技,香港的選委會和立法會就需要這個界別的席位,因此這是一個很及時、重要、英明的決定。
智慧城市聯盟會長楊文銳表示,過去很難界定何為「IT人」、創作人和創科人,日後以科技創新界取代資訊科技界,可讓政府更容易接觸該界別的團體,而以團體方式選出15名選委會委員,相信可提升他們在整個界別內的公認性。
對有15名委員由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中提名產生,他認為這些院士一直專注科研,由他們擔任選委會委員,相信有助推動政府創科政策發展。
分析第三界別
全國政協常委、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榮譽主席吳良好表示,福建社團聯會有逾200個屬會,會員人數接近120萬,其中有不少政治人才,相信將同鄉社團納入選委會後,能有效表達他們的聲音。他並指,中央在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時考慮得很仔細,讓不同界別的代表都能夠在選委會中發聲。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新社聯理事長陳勇指出,過往港英政府經常以「你死你事」的態度對待市民,當時不少市民都是透過團體互相扶持,可見社團在香港一直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每當國家和香港有需要時,社團也會敢於發聲支持。
他表示,不少香港社團連同屬會都有數十萬會員,他們經常參與義務工作,既是民間的力量,也是政府的拍檔,對香港的繁榮穩定作出了很大貢獻,因此應該在選委會內設立相關界別分組,以達至更廣泛、更均衡的社會參與。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島各界聯合會常務副理事長葉建明表示,社團會員愛國愛港愛鄉,長期為香港進步、為加強香港與內地聯繫默默無聞地工作。他們支持政府依法施政,又以不同方式捐助特區弱勢群體,為社會和諧盡力,甚至不顧個人安危和被起底的風險反黑暴、支持警方執法,是為香港發展進步有擔當的群體,有能力參與香港政治。
葉建明認為, 將同鄉社團納入選委會中,是對同鄉社團多年來為香港貢獻的肯定,為他們參與香港政治事務提供了空間,亦有助他們培養骨幹,為治港的愛國群體增添新血。
分析第四界別
民建聯副主席、中西區區議會前副主席陳學鋒指出,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及地區防火委員會一直長期在地區運作,會內有地區人士、法團代表,還有律師、學者等專業人士,可透過聆聽不同界別的聲音完善社區。今次新增有關界別對香港發展有利,且香港是多元社會,今次加入相關界別正能反映香港的多元性。
民建聯深水埗區議員劉佩玉表示,有關的委員會廣納街坊代表、校長、工程界及非牟利機構代表等意見,更一直熱心於特定地區議題,是能夠充分表達地區意見的組織。
分析第五界別
全國政協委員、工聯會理事長黃國表示,選委會新增的第五界別,正好反映「一國兩制」在港正確實施,因為無論是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還是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也都很了解國情國策,他們提出的建議既符合國家,也符合香港發展的方向。
全國青聯副主席、經民聯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梁宏正表示,選委會界別的調整切合時宜,新增的界別讓選委會能夠體現均衡參與及廣泛的代表性。
對新增的第五界別包括全國性團體的香港成員,梁宏正以全國青聯為例說,全國青聯由香港不同階層的青年代表組成,包括商界人士、專業人士和服務社會及基層的青年人,大部分成員都有多年服務香港青年的經歷,對國家發展、香港社會情況,及香港青年的需要都有較深的理解和認識。
他相信當這些全國性組織港區成員加入選委會,可以發揮作為中央和香港之間橋樑與紐帶的作用,將不同階層的聲音帶進選委會。
合併優化界別 無減業界聲音
部分新的選委會界別分組由之前的界別分組合併而成(見表二),包括第二界別的教育界及高等教育界合併為教育界,醫學界和衞生服務界合併為醫學及衞生服務界等,席位亦因而有所減少。有關的業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均認為,這是一種合理優化,合併並不會削弱業界的聲音。
香港教育政策關注社主席張民炳表示,合併後的教育界有16名當然委員,來自不同大學、法定機構和諮詢組織,有助加強業界在香港的管治地位。
他說,過往基礎教育界和高等教育界的從業員人數比例相差數倍,但兩個界別都擁有30席並不合理。目前,不少大學都在深入研發科技,相信有關人士也可在今次新增的科技創新界中發聲。
食物及衞生局前局長、醫生高永文表示,雖然今次部分界別分組人數減少,但新增的界別同時擴大了整個選委會的廣泛代表性。
他說,護理從業員的人數較醫生多很多,隨着醫學界和衞生服務界合併及減少席位,加上有15名來自法定機構、諮詢組織或相關團體的當然委員,醫生日後成為選委的機會必然減少,因此醫學界和護理界日後必須加強溝通,更好地透過合併後的界別發表意見。
理順選委席位 體現均衡代表
隨着選委會的重組,選委會成員由過去的1,200人增加至1,500人,不少界別分組所佔的席位會有所增減(見表三)。多名相關界別的人士認為,有關調整符合香港實際情況,而在整個完善選舉制度的背景下,部分分組未來的代表會比之前的更有質量,更能代表業界聲音。
全國政協委員、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表示,今次選委會既有界別分組的增減,亦有調整部分界別分組內的席位數目,理順了整個選委會,有效反映各個界別的代表性。
他特別提到新增的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界別分組,認為相關人士都是來自香港不同界別、階層的頂尖人物,不但代表性強,更十分熟悉國家和香港的情況,因此今次改動能有效體現選委會廣泛均衡的代表性。
新民黨副主席容海恩表示,今次選委會在增加了委員人數的同時,亦適切調整了部分原有界別分組的席位數目,同時納入中資機構、內地港人團體等界別分組。這些界別的會員數目龐大,因此納入選委會後必定能更全面反映各界別的聲音,還反映了中央充分掌握香港社會的實際情況,每個界別的改動都具科學性。
民建聯前區議員、社工譚榮勳表示,雖然社會福利界的席位減少,但不認為該分組的席位數量與代表性有重要關係,因為即使社會福利界過往在選委會佔60席,也未見相關委員盡力為業界和受惠者發聲,他們亦沒有專注於業界關注的事件。
選委會(1500人)
第一界別(300人):工商、金融界
第二界別(300人):專業界
第三界別(300人):基層、勞工、宗教等界
第四界別(300人):立法會議員、地區組織代表等界
第五界別(300人):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界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