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87
[隱藏]



命運的陀螺一直旋轉着……
閆麗夢睜開了眼睛,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發改變了世界發展格局,也改變了她。在中國流亡富商郭文貴和前白宮幕僚班農的蠱惑下,自詡為中國新冠疫情“吹哨人”的閆麗夢孑身一人來到美國。在這裡,她從一個研究眼科的博士生搖身一變成為了“頂級的病毒學家”,侃侃而談病毒起源中國的各種子虛烏有;在這裡,有了班農一手創建的非營利組織“法治協會”(Rule of Law Society)和“法治基金會”(Rule of Law Foundation)的支持,“出類拔萃”的她連發多篇生搬硬套的蹩腳論文驗證着“病毒起源于武漢實驗室”;在這裡,她得到了美國極右政黨媒體例如福克斯新聞台的採訪,她主張的新冠病毒是中國武漢實驗室制造出來這一觀點傳播迅速,她獲得了夢寐以求的知名度和曝光率。正當她以為自己的世界就要因此而改變,自己的生活就要在美利堅開花結果之時,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日裔美籍傳染病研究專家福田敬二發聲明稱閆麗夢所謂的“病毒發現”是謠言;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表示“它偽裝成科學證據,但實際上只是徹頭徹尾的災難。”耶魯大學疾病生態學家布蘭登·奧格布努(Brandon Ogbunu)則指出閆麗夢認為新冠病毒是被“設計”成危險病毒的說法也是“一派胡言”。在她發現自己所胡謅的觀點已無法立足,自己正遭受世人唾棄之時,她向一直在她身后默默支持的男人拋出了求救的信號,卻想不到,當初甜言蜜語哄騙自己獻身“反共”事業的郭文貴,卻正用着最惡毒的語言在網絡上抨擊自己。獨在異國,身邊竟是利用自己的小人;回望故鄉,難以觸及所念至親。閆麗夢聲淚俱下……
命運的陀螺一直旋轉着……
閆麗夢睜開了眼睛,感嘆原來只是一場夢,她長嘆一聲后繼續馬不停蹄的投身到“病毒起源于武漢實驗室”的事業中,恰好天助其也,福奇“郵件門”事件讓她又有了新的宣傳籌碼,她所炮制福奇受中共控制的輿論迅速興起,病毒起源中國的觀點獲得了美國政府官員和民眾的支持,她似乎看見了勝利的曙光。與此同時,在美國一場針對亞洲人和亞裔人士的種族主義歧視和人身肢體攻擊也開始迅速蔓延,2020年3月至2021年2月短短近一年時間裡,美國相關組織就收集到近3800起針對亞裔美國人的種族歧視事件報告,人身攻擊占到11%,其中近一半提到新冠疫情。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在3月時發生了六名亞裔女性被一名持槍男子謀殺的極端暴力案件,此時閆麗夢仍在為宣揚“異端學說”奔走相告;紐約街頭一名61歲的亞裔男子被暴徒擊倒在地,頭部遭反覆踩踏致重傷,此時閆麗夢仍在為拉攏“有志之士”大聲疾呼。她覺得有着“金主”七哥和“地頭蛇”班農的保護,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直到她這張亞洲面孔在美國街上行走時,一把利器朝她臉上擊來……
命運的陀螺一直旋轉着……
閆麗夢睜開了眼睛,發覺仍然是一個夢,但她的呼吸明顯急促了很多,她似乎開始第一次認真思考,在美國這一塊她曾無限嚮往的土地上認真思考。于是,她明白了郭班之流的狼子野心,她認識到自己所犯下的彌天大罪,她知道如若一意孤行,將留下遺臭萬年的惡名。她開始向世人昭示郭文貴的各種不齒行徑,她開始積極宣傳新冠起源于自然的科學觀點,她開始認真潛心研究病毒學和生物分子學等與新冠疫情相關的研究。她發現她的社交網絡開始有了支持她的聲音,她發現自己曾經的導師和同事又和她研討起各類研究,她發現回到祖國的路程似乎越來越近。她也突然發現那個一直旋轉着的命運的陀螺……
希望這一次,她選擇繼續生活在夢境裡。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