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打印

[原創] 嗚吧!駕駛日記

嗚吧!駕駛日記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一)新的一天

2019年1月1日

除夕過後,迎來全新的一天。昨夜鬧市中的歡騰氣氛,伴隨緩緩的日出,一躍而散。香港地的一年之始,是法定假日,但作為一位專業的共享車司機,手停便是口停,口停便有機會乞食,放假原是奢侈,奴性重是無法避免的原罪,而我選擇默默接受。

時間:04:00

跟一班老友燒烤倒數後便各散東西,全身濃濃的炭火味,令我的佬「徐」更添層次感,那股張力足以令到排在我身後的MK妹妹退避三尺。

轉動老麥早餐光筒牌的是一位老鬼員工,短頭毛矮子小,但年青且非常勤奮,差不多做了十年,特別愛做通宵更,估算是比法定最低工資再多五斗米吧。由我考A-Level到升讀U,畢業後開OT再轉全職司機,都伴隨著我的成長。有人會恥笑他的卑微,老實說,我卻欣賞他的踏實。

利申:非gay

毫不猶豫點了精選,十年如一。又有人說這分明是拆散了的豬柳強,我說非也,不論包的質地,蛋的煮法截然不同,是滑蛋來的好不好。我會將一塊頗油的豬柳及半塊滑蛋置於二分之一的包上高,附送的黑椒撒在強仔上,幼鹽在滑蛋上,餘少量鹽於重頭戲薯餅。米芝蓮式吃老麥,是港人典型的苦中作樂風格,但我enjoy。

時間:0428

吃罷已經收到柯打,在隔離兩個街口,緩緩走到老麥門口,駕上違泊數十分鐘的白色二手房車,我沒有擔心抄牌與否,因既是紅日,又不在圍村。

清晨的天氣有點微涼,我撻著了愛驅,轟轟聲響,打關了兩側的窗門,在五分鐘的buffer 之間緩緩駛過去。微風輕吹,讓我有點醉,醉在搵食的路途上,我不太想醒,醒來又不知是那種西客上車。

時間:0435

完美主義的我,帶點缺陷,竟忘我地遲到了兩分鐘,幸好自駕自受,不用拍卡,但總要受點氣。車內遠眺,一個個子不高,目測約165cm的女性,微曲棕髮,深橫眼線,女神妝容,夾克低胸,短裙黑絲,典型節日去蒲的港女風。

她雖有西臉,但我仍帶好客遺風,噓寒問暖,並提示A小姐繫好安全帶。

目的地:大埔墟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精選樓盤
(二)

駕車途中,少不免開點bgm來避免過份的dead air,有人會說共享車司機的chitchat太多。有時做人就是有這種不上不下的難度,你以為我很喜歡傾閒計?太年輕了,我只是為了儲五星好評而已。

車內讓彼此聽音樂也是一門學問,在這個晨曦時分,盡量不要將聲量調得太高,也不能播放一些節奏很快,旋律雜亂的曲目。

「我來到你的城市,走過你來時的路」陳奕迅的聲樂底蘊還真是強,輕柔而帶感染力,似是細說悲傷的故事。

果然,我對這位男歌手的評價是十分貼地,聽見後座有幾聲微微啜泣,我試圖在彈指之間再聽清楚這種聲線,多麼希望是A小姐的寒抖之意。

望向倒後鏡,光線不足之下,除了A小姐的迷幻三角外,眼角邊陲流下了淺淺的兩行淚。我很刻意地再扭細音量,只因我對Eason有信心,再聽下去只會更摧她的淚。

「喂,車裡面有冇紙巾可以借俾我?」她毫不避諱問道。

「你要等等我,我泊埋一邊拎俾你。」車內唯一的紙巾在我的Levi’s 501的褲袋內,我不記得是維達還是Tempo,仲有點「巢」,反正她現在也看不清吧。

臨急臨忘,總有錯亂,又藍又紅的燈光閃過,是奶野的預警。咚咚兩下叩車窗的聲響,我無奈地回應。

「先生,你知唔知呢到雙黃唔泊得?麻煩你車牌同身份證。」一位穿著螢光黃的交通警義正詞嚴喝道。

「唔L係呀,新年流流都抄牌,你冇嘢呀?我有納稅架,叫你上頭黎見我。」此番狗口長不出象牙的心底話,作為懦夫型港男,我當然冇勇氣衝口而出。

「後面位小姐,麻煩你身份證。」阿sir亦不忘向後座的A小姐提出要求。此時,我不禁嚥了一口,事關共享車在本地不算是合法的事,默禱著A小姐不要胡亂說話,否則新年一身蟻絕不是夢。

「阿sir,我唔係咁舒服,所以先叫我朋友停一停俾我抖抖,唔好意思,通融一下。」A小姐答道。

「先生、小姐,由於我地有operation ,今次需要抄牌,呢到係張罰款單,唔該跟番指示交罰款,同埋駛走架車。」交警有點鐵面無私,在美女與紅日面前,有如包青天再世。

擾釀一輪之後,A小姐由悲轉憂,一臉老尷,我亦只有輕嘆一句,怎會在一年之始就收「牛肉乾」。

「er...唔好意思呀,累你抄牌。」A小姐表示歉意道。

「算啦!當我唔好彩。係喎,搞咩新年流流流馬尿呀?」眼見氣氛有突破,我立刻一記回馬槍,加上好奇心切,馬上捉緊機會,了解她的流淚故事。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三)

人失意都都不外乎失戀、失業,不是金錢便是愛情,估算A小姐有幾分姿色,大多與感情之事有關。

「我有咗...,但我唔知經手人係邊個。」她很輕沉地回應。

天呀,為何會是這種百萬分之一的答案,當下彷如晴天霹靂。這種情況之下,我也不好意思繼續追問,恨不得快快完成這張柯打,逃離這個尷尬局面。

「哦...」我十分自然地哦了一聲,這一聲背後似乎是看透了世事般,然後我選擇了沉默,這是港人熟能生巧的技倆吧。

A小姐見狀深知有點不妙,明明陰差陽錯打開了心扉,試著與一個陌生人訴說心底話,怎料話題夾子一開,便迅即被關上,顯然有點失望。但失望背後,A小姐更是憂心忡忡。

她的洋名是Percy,家住大埔某高尚豪宅,丈夫是一名生意人,長年四處遊走,在港的時間比我以前的annual leave還要少。

利申:14日AL

Percy正值盛放年華,青春而嬌美,在屋村土生土長,機緣巧合下,迅速被有錢人的豪氣俘虜,或許當中是有愛情故事,但我較相信這是向上流的機會。

她已經做好覺悟,將餘下青春奉獻給這名上流人士,相夫教子,做好少奶奶的角色,將自己歸類為後天的人生勝利組,這或許是不少港女們的美夢。

夢,始終有醒來的一天。Percy在某天晚上,獨個兒飲悶酒,也記不清多少杯了,有意識張開眼時已是某間知名時鐘酒店裡頭。她有點悔意,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快快穿上衣冠,快快逃離現場,也沒有心情追究春宵者是何許人。

幾個月後,來到了除夕天,Percy沒有什麼朋友,只能回到娘家跟家人一起過。吃晚飯前,她感到有點心悸,並在廁所吐了三數次,意識到不安感的她衝到樓下萬寧,買到驗孕棒後便衝到洗手間進行驗孕。

「 | | 」略帶紫紅的兩條線,配以少許尿壓味道,Percy這刻的心情很矛盾,事關有錢人家庭多半都是靠生育獲得更好的待遇與地位,然而,這個來歷不明的bb,尚未出生已面臨一大難關了。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真。小小水樽 於 2019-1-14 07:3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四)

「Hey,到咗啦。Um...雖然萍水相逢,但冇嘢解決唔到嘅。Anyway, happy new year!」正在發呆的A小姐被我的分貝帶到現實。

「多謝你,係呢,我可唔可以抄你牌?」A小姐回應到。

「呀!?一張夠啦...」我一臉茫然,無他,做了多年宅男,跟不上城市上的節奏,潮語庫空空如也也不為過。

A小姐一手搶了我的手提電話,輕輕篤了幾下,然後說:「傻瓜,呢個係我電話number,我叫Percy,搵日約你飲嘢賠罪。」

我聽到了兩個不太令人回味的用語,一是「傻瓜」,多半是調情的用語;二是「搵日」,多半都沒有下文的前奏。「傻啦,我幾時都得閒,再約。」

望著Percy的背影,我心情甚為複雜,既有點擔心她的胎兒續集,又有點興奮,皆因生平首次被女性「抄牌」,還要是女神級數。然而,我知道「共你到最遠也只是友情」。

「喂喂,搞到你俾人抄兩次牌,唔好ec🥺」Percy傳來了whatsapp,我只能輕嘆一口氣,搖了搖頭,便駕車向下張柯打進發。

此刻,太陽緩緩昇起,我感到有點溫暖呢。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五)偷食男女

2019年1月4日(五)

時間:1912

自從被抄了兩次牌之後,犯賤的我竟然對Percy有點念念不忘呢。不知道她過得還好嗎,我有點想約她出來,奈何我的勇氣卻遺留在媽媽的腹中。

星期五晚上,是一眾打工仔望穿秋水的日子,有的與三五知己狂歡一番,有的喜歡獨個兒少酌數杯,有的則挑戰人與人之間的道德底線。

傳來了柯打的聲響,我駛到了柯士甸站的A出口,接應了這位米飯班主。上車的是一位風韻猶存的人妻,左手無名指戴著一戒指,我不太懂得分什麼卡數,又或是多少個「D」,從她身上名牌數量來看,估計也是一位有錢太太。

「衰衰,我過緊黎接你...耶,好衰架,有咩留番去到「安全屋」再講,再講就要拖地啦,衰衰豬...」我聽了這番話兒後,不禁打了數下「冷震」,就像平時小完便後,體溫降低了,然後要顫抖數下,才能拉上褲鏈。

來到中途站,這是某大學的宿舍,上車的竟是一位小伙子,年約二十出頭,鏟了個skinny head,背著有點泛濫的G字頭背囊,穿著一條破了幾個洞口的牛仔褲,上身是一件印有a字頭運動品牌的hoodie。

「豬豬,係咪等咗我好耐!」

「等咗陣啦,不過我驚你等唔切喎。」那男邊說邊做出色迷迷的表情。

這樣旁若無人地興興我我,我以為我是在搭台呢。途經歌和老街駛到九龍塘站附近,這裡精品酒店林立,部分外牆佈置設置了霓虹燈光,頗具玩味,爆房味濃。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真。小小水樽 於 2019-1-17 05:4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六)

「司機哥哥,你再駛前少少停係果間屋嘅大閘門口。」

望去她指的那處,是一間九龍塘區典型豪宅,樓高三層,天台還有鍋蓋那種,從大閘到獨立屋的目測距離,不是有花園,就是有泳池,又或許兩樣都齊全。

我對豪宅的概念基本上是零,除了有天台、花園、泳池、升降機、車房、地庫、管家,還有不為人知的僭建圖則,除非有誰掌握那誰的黑材料,不然在地少人多的香港地,who cares?

想不到她雖是貴婦,但竟然是這間「安全屋」的主人。我粗略算過,我需要三生三世不吃不喝不生育,才能付得起這裡的首期。

大閘門口有一更亭,裡頭是一位私人看更,五十出頭,一頭銀髮,帶著金絲眼鏡,車門未開,那看更已十分醒目,急步走來說:「太太,入面已經clear,你可以放心入去。」

「王仔,你去放個break再番黎。」

似乎主僕之間十分熟悉,我開始有點懷疑她是一名寡婦,修了數百世的福氣,才能繼承城裡某富翁的遺產。但這只是我的推斷,或許,那王仔是她的親信吧了。

「B小姐,請問需唔需要預約定我架車,因為我陣間會過又一食飯。」

「都好喎,就佢啦,手車唔錯又好禮。」

「豬豬話好就冇問題,哥仔你大概十一點半到過番黎。你可以泊架車入我停車場。」

就這樣,我將車輛合法泊在這「安全屋」內,我沒有絲毫八掛的心,留了個電話給那對男女後,我便一個箭步奔到又一城。

為了趕上2010的水行俠場次,我決定偷運老麥入場。香港人很有趣,明文規定不能做的事,我們都會盡踩底線,一嘗刺激的感覺,例如偷搭火車頭等,又或是幫襯我,看看會否有一天被斷正罰款。

金錢本無質,有錢人能行善積德,有錢人能挑戰底線;無錢人能捐錢買旗,無錢人能容忍難堪。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真。小小水樽 於 2019-1-18 03:0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