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5,759
  • 回覆: 133
我不需要問『點解咁對我』,別人自然有佢的原因。世上真是有雙贏、三贏,個個都贏的決議嗎?
勸解員根本不知道我地是仇人,但又要接job 收錢。



起身食藥。


『無用之用』用來鼓勵我這個自閉症患者都幾有用。
可惜始終是無得醫的症,刻人憎就一定袈啦。



“與神對話”都係自言自語,仲出咗幾本書


引用:
原帖由 籠中笨拙的主角 於 2022-6-23 10:34 發表
“與神對話”都係自言自語,仲出咗幾本書
我好認真自言自語。
尤其曾經被人害過,害到雞毛鴨血般。



『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那怕有一天只你共我』。大概作詞者感心寒、唱歌還是信會有一個"你"在聽。
我心寒、自言自語但沒信有人會聽。
前夫把我狀告香港高等法院,我要打到高等法院上訴庭,我贏,我再到澳洲法院提告前夫,第一仗我贏。
我以後要寸步不讓,不是我尖酸,是我心寒。
何必處處心存動機有 win win solution 。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理路,做人要有扎實的經驗。就係領過人嘢,第一次係蠢,第二次就是低死。
明明歌者係失意而遠走他鄉,為何有名為『海闊天空』呢?



我的心理問題。
第一次在高等法院
(a)  聽到我被喊『被告』,我好氣憤
(b)  預約定一審聆訊日,我知道法官性別和姓氏後,我知我好大機會被佢判輸,我開始驚。
從此心情天翻地覆改變。
(a)  聽取律師專業意見外,我以前用開的律師話我低Q 死,9秒9給我最後單據,話唔做我生意,直接唔再答我。我被律師拋棄。
(b)  連許x 山殺妻案都有律師幫上訴,未到終審前有邊個被告人是出錢都不值辯護?
(c)  佢唔做我生意啫,咪搵第二個律師囉。係,但就要從頭說起準備辯詞和辯證。
(d)  當時內心的信念都只是我推理。精神科醫生問我有否計劃自殺例如時間、地點、自殺方法。我話我有計劃過,但我的是『排除法』。總之精神科醫生就放我走啦。
(e)  內心最痛苦的時候,我打咗一個電話比散瑪麗亞防止自殺會,佢話我因為"唔捨得前夫",所以看似一宗公平的申訴,我還傷心去打。我當時不斷"多謝"回應電話中人。真是有點似見到『懦夫救星』個招牌。



『老細,你搞錯咗(印度神油) 』。
『我感覺似領你嘢喎(著上失戀套餐) 』。
當焦急求助的時候,其實係要咩無咩。



被離婚、被前夫告、被炒魷魚。咁多問題,救得幾多?
始終跟前夫有個兒子。被離婚後兒子心理點搞?
前夫告我,搞咗2 年,我上訴得直。另一單,我要睇緊啲。
被炒魷。。。。。



阿彌陀佛


引用:
原帖由 山中幼稚的美人 於 2022-6-29 08:30 發表
阿彌陀佛
雖然我不知阿彌陀佛點解。
但現今會用『可憐人必有可憐處』。
謝謝。



今早要去覆診精神科,每次都有幻得幻失感覺。因為飯可以唔食,藥唔可以唔食。
最近睇咗『顛佬正傳』,好得人驚。可能幾十年前精神科藥物真係好多副作用。



好笑,我問精神科醫生,我是有精神病嗎?他說『是』但不算嚴重。難怪有人話精神病會『劃花』記錄。
吓!我自己也歧視自己了。



鍵盤翻頁
左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