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打印

[文化討論] 廣管局不認為「僕街」是粗口!

廣管局不認為「僕街」是粗口!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粗话的禁忌知识     
作者:梁文道
(2008-05-02 11:51:12)
一段日子了,但也正是在那短短的十幾個月裏,我才有機會看到一本一般人看不到的「密典」,嚴格地說,那其實是一本手冊。這本手冊是香港廣播管理局發給各電子傳媒機構的指南,凡是上面列出來的辭彙,都不能在大氣電波里散佈傳播,因為那全是些鄙俗不堪,有乖倫常,傷風敗德的粗話與黑社會背語。真有這麼多的禁忌辭彙,多到足以編成一本手冊嗎?有的,我舉個例子:“柳骨”。“柳骨”就是黑社會成員稱呼牙籤的暗語,太黑了,所以我們電臺主持人當然不能使用。
我敢打賭,今天任何一個自稱黑社會成員的金毛小夥子也不可能知道什麼叫「柳骨」,那它為何還會出現在一本九十年代末期才重新編定的禁語手冊裏呢?沒人知道。不過我們一幫同事又很驚訝地發現,本來人人都以為是粗話的「僕街」居然不在手冊之內
早知如此,當年大家就不必擔心電臺裏的火爆名嘴罵人「僕街」了。彭志銘在他的新書《小狗懶擦鞋》裏就特別替「僕街」平反,指出「僕街」是咒人橫屍路邊,頂多惡毒,卻不是平常那些總要和性事拉上關係的粗話。而且他還更正大家,「僕」字的正寫應為「踣」,同學們要注意。
從魯金數起,經過吳昊,來到彭志銘,他大概算是這一脈香港俗文化掌故書寫傳統的第三代了。正如兩位前輩,他不避俚俗,甚至還有越俗越妙越粗越過癮的一股顛覆氣質。就拿這本《小狗懶擦鞋》來說吧,書名固然是粗話諧音,一開篇更是先聲奪人地教讀者粵語正字,而且字字有出處。
看到這裏,說不定你已經想向淫審處投訴我了(坦白講,我也不敢肯定這篇文章能否順利見報)。所以在書展裏見到這本書時,我也以為影視處一定會把它列為禁書。可是再讀下去,你就會發現它也不盡是由頭髒到尾。例如廣東話常把女人的乳房叫做「lin」,一般以為是有音無字,結果彭志銘查考到《東莞縣誌》去,發現「淰」這個字本義濁水,由於乳汁分泌出來也是混濁的,於是乳汁也叫淰汁,後來才乾脆用「淰」指稱乳房。
《小狗懶擦鞋》很有彭志銘以及他那「次文化堂」出版的一貫風格,總是不辭勞苦地為最粗鄙的小道瑣事發掘出上下千年的文化脈絡,引經據典,為的就是證明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看不起的東西其實是怎麼回事。似乎一個髒字只要在《說文解字》裏出現過,就突然變得不髒了,就變得很有文化,能登大雅之堂了。我一直不大同意彭志銘的這種傾向,因為一個粗話之所以為粗話,並不在於它的歷史有多悠遠,也不在於它的字形和意義是否在歷史的流變中被扭曲變化了,而是它在此時此刻的語意佈局裏占了一個粗鄙的位置。被人用粗話問候,縱使罵你的人搬出《康熙字典》向你指出那個字有出處,也不見得你就會恍然大悟,心情愉快吧?然而我又想起那本電子廣播界的密傳手冊。當時同事慎而重之地把它交到我手上時,一再告誡:「千萬不能給主持人看呀」。為什麼?這本官方精心編制的冊子難道不就是為了給大夥們一個指引,叫大家不要犯忌嗎?不,廣播管理局的態度很清楚,這本手冊只能在管理層間傳閱,我就是能看上它一眼的最低層別的幸運兒了。如此說來,我們也不能照著它指令主持人不准說什麼,只能坐以待斃,等到有人投訴才乖乖受罰!這是什麼道理?直到我離開電臺那一天也解不開這個謎。據說是當局怕主持人看了之後會故意犯禁,又或者拿它出來公開嘲弄!可見我們不但要禁粗言穢語,甚至連關於它們的知識也要禁,這時我就格外能夠體會彭志銘的用心了,他不是要挑戰現存的粗話禁忌,他想挑戰的是種禁忌知識


[ 本帖最後由 turboman2 於 2009-3-27 09:57 PM 編輯 ]




中國人是很容易變成奴隸的,
而且變成了奴隸還萬分喜歡.
魯迅





回覆 引用 TOP

精選樓盤
我從來不認為「扑街」是粗口,它頂多是一個咒駡人的詞語而己,又怎能把它與那些牽涉到性器官的粗口相提並論?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DGMan 於 2009-3-28 12:41 AM 發表

我從來不認為「扑街」是粗口,它頂多是一個咒駡人的詞語而己,又怎能把它與那些牽涉到性器官的粗口相提並論?
電視劇『仆街』屢見不鮮 從來沒有人批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hEKhMl7vtE




中國人是很容易變成奴隸的,
而且變成了奴隸還萬分喜歡.
魯迅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你會投禍港泛民一票嗎?
我就唔會了!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DGMan 於 2009-3-28 12:41 AM 發表

我從來不認為「扑街」是粗口,它頂多是一個咒駡人的詞語而己,又怎能把它與那些牽涉到性器官的粗口相提並論?
曾 鈺 成 建 議 訂 禁 用 詞 彙 清 單

呈送給主席參考制定禁用詞 彙 清 單


粗口母語教學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ZCyx-_AFWk&eurl=http%3A%2F%2Fwww%2Ehkreporter%2Ecom%2Ftalks%2Fthread%2D749741%2D1%2D2%2Ehtml&feature=player_embedded




中國人是很容易變成奴隸的,
而且變成了奴隸還萬分喜歡.
魯迅





回覆 引用 TOP

個主席係民主黨,水平係低d,唔好怪佢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典解粗口要有性器官?

邊個木咀定的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ishi_iketsu 於 2009-3-30 07:07 PM 發表



你咪搞錯!!喺日本含有拍攝女性陰部之電影是觸犯日本法例的。日本明文規定所有電影及公開播放之影音產品是不能包含男女之性器官,閣下平時所看之日本四仔是地下拍攝,於日本是違法的。唔清楚就咪亂咁ਜ ...
日本仔目無法紀,拍咁多四仔post上網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僕街, 似俗語多DD!!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DGMan 於 2009-3-28 12:41 AM 發表

我從來不認為「扑街」是粗口,它頂多是一個咒駡人的詞語而己,又怎能把它與那些牽涉到性器官的粗口相提並論?
彭志銘﹕一個沒仆街的香港——論患上語文恐懼症的傳媒

【明報專訊】兩年前,香港廣管局誤指電影《秋天的童話》有粗口對白後,身為出版、電影、傳媒和語言研究的參與者,我一直呼籲有關當局早日確立粗口的定義,更期望他們準繩地廣列所有粗口詞彙,讓人有所依循,總好過,像那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秘書長甯漢豪,早有謀算的說:「乜№叫粗口,唔需要乜№語言專家,作為有子女鮋媽媽,會唔會教導子女作文及講№時,講頭先梁國雄議員講鮋兩個字(即「仆街」)?如果唔會,呢個係我心目中的尺度。」罔顧法律精神,不尊重法治社會,毫無保留地顯露為官者的人治心態,欠理性的表述:「我話係就係」,高度體驗了回歸後,香港大陸化的寫照。
據知,廣管局遭各方譴責後,去年,透過公關公司,找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做了一個「粗口鑑定」調查研究,但所得的結果報告,卻緊緊鎖落櫃桶底,不敢示人。
如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藉社民連3議員在議事堂內「爆粗」,立即借題發揮,倡議制訂「議會用語」,列出「不適當語言的詞彙字庫」,我舉腳贊成,不知,他能否在曾蔭權特首任內完成這偉大使命?
其實,曾鈺成主席大可毋須操心,爭做醜人,✈起干擾言論自由的罪狀,因在這個充滿驚恐、反智及順從的畸形和諧社會,怎有人不妥協和不自律吖?
「仆街」是咒罵語 而非粗口
我在一份免費報紙專欄,解說「仆街」一詞,原非「粗口」,頂多算是「咒罵語」,卻接獲該報社長來電,指「仆街」兩字,不能出街,理由是他「認為」那是粗口,不管我這個「粗口專家」如何闡釋,絲毫不能改變他的裁決;爭拗中,我說改為「趴街」、「PK」可否嗎?社長答可考慮,那我就更加堅持我的「研究成果」,何解同義的「趴街」、「PK」能登大雅之堂,「仆街」就唔得呢?
及後,我接受用「x街」見報,鮍!我不是妥協,而是讓今天的報紙,紀錄了一次向政府控訴的一個證據:它令人恐慌失常!
最好笑的,另有報章引述長毛的「粗口」,是刊登覑「仆×」這樣的黑材料。
不要以為印刷媒體舉止失措,香港的電子傳媒,統統將「仆街」、「臭四」、「狗唞」和「吊吊揈」視作洪水猛獸,不是有畫面而無聲的「靜音」傳送外,就是在關鍵位DO鰦去。
以敢言著稱的電台節目主持人李慧玲,在其《左右大局》內,引述當日梁國雄和陳偉業的言論時,亦不斷刪掉關鍵詞,用DO音覆蓋她個人認為是粗口的詞彙;在收音機旁的聽眾,聽礙耳的DODO聲不打緊,但傳播信息的把關人,卻身不由己地,一手窒礙呈現新聞的真確性,才是值得咱們日叫夜嗌爭取報道事實真相的新聞工作者深思的課題。
與此同時,李慧玲在節目內大談中國政府打壓言論自由,刪截互聯網上熱爆的「草泥馬」事件,並播放由小孩童合唱的國語歌《草泥馬戈壁》,但分多鐘的歌聲中,「草泥馬」的「草」,和「戈壁」的「壁」,都被DO聲代替,原因,又是「草泥馬」是內地髒話「操你媽」,「戈壁」是「個屄」同音之過也!
23條幽靈在空中飄浮
說畸形現象,就是李慧玲(或其他節目主持人)敢於多番用「廣東話」講「草泥馬」和「戈壁」等字,卻忌諱「母語」正音,這明顯不是「字」出了問題,而是「音」有事啦!按此邏輯而言,「仆街」一詞,用普通話念出,豈不是沒有教壞細路囉!
中文漢字之形成,跳不出「形」、「音」、「義」三個範疇。「仆」是象形的「人之倒下」;「仆街」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俗語,寓意「倒斃街頭」。中國古時習俗,人要臥逝家中,才為「善終」,一旦橫屍路上,即「不得好死」也,所以,「仆街」一詞,只能算咒罵語,而非粗口。
現香港法律,沒有明確訂實「粗口」詞彙的清單,而坊間一般直覺的「粗口」,只是廣州話的、跟性器官和性行為有關的字句,但閩南話之「幹」、北京的「操」,甚或潮州之「陪」,何解無人理會的呢?
世間,悠悠之口,連上帝拆掉巴比塔,也阻截不了人們大嘴巴的弄是說非,何况,地球上一個小島議事堂的一個小人呢?
曾鈺成主席伺機修訂立法會用語,除了是無知和無結果的表現外,更讓人看穿了隱隱作動的23條幽靈在空中飄浮。控制話語權的手段,可分3步驟:首先,不准你講我不愛聽的話,再而,等你講我喜歡聽的話,最後,要你聽我講我要你講的話。今天,我們看到一個特區芝麻官憑個人愛好決定語言的法律定義,明天,我們還能看到這個法治社會的前途嗎?加上,一群不爭氣、方寸大亂的傳媒精英,廁身在這惶恐、無知和自律的浮城上,怎教人不想起「仆街」二字呢?
作者是次文化堂社長




中國人是很容易變成奴隸的,
而且變成了奴隸還萬分喜歡.
魯迅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