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142
[隱藏]

大公報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第二版
歷史的裁判必將是嚴峻的
龔耀文

  北京天安門廣場昨晚終於響起了槍聲。這槍,是戒嚴部隊開的,是號稱「人民的軍隊」開的,初步消息、已有數十人在槍聲下死亡,其中有學生、有市民。鐵的事實是:天安門廣場的中國人民流了血,那是無情的子彈射穿學生、市民的血肉之軀。悲夫!事態惡化至此,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可以說是全國同胞為天安門的悲劇同聲一哭的日子。這一天必將載入中國的歷史。誰犯錯誤,將受歷史的裁斷。
  槍聲已經響了,警棍、催淚彈、裝甲車也都使用上了。可以想像,那是一個甚麼樣的局面!
  不顧客觀事實,不看到北京上百萬市民激於義憤連夜出動,拚著性命也要保護學生的實情,而硬說是「極少數人蓄意製造事端,擴大動亂」,甚至說「極少數人的這種嚴重的違法行為,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准此,戒嚴部隊昨天發佈的緊急通告就充滿了凌厲的殺氣:「任何人不得以任何藉口非法攔截軍車、阻攔、圍攻解放軍,妨礙戒嚴部隊執行勤務……如果有人不聽勸告,一意孤行,以身試法,戒嚴部隊、公安幹警和武警部隊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處置,一切後果由組織者、肇事者負責。」一句話,就是「格殺無論!」
  稍為客觀一點了解北京事態的人,會質問出動戒嚴部隊是真有必要嗎?這是誰對誰專政!幾天來,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大多數已經撤離,只剩下約三千名外地來的學生,而且外地學生也在陸續撤離之中。北京的交通秩序已經復常,一些大專院校已開始復課,教師及各界呼籲學生盡快撤離廣場,事態顯然是在趨向平息之中。六月二日晚上,上萬戒嚴部隊突然從東西兩面開入廣場,激起了北京廣大市民的義憤,當晚就有一百萬人民羣眾聞訊,立即自動上街,設置路障,阻止軍隊,迫使他們不能前進,甚至許多老大娘、主婦也忍不住與士兵理論,指出他們來鎮壓學生是受蒙蔽了。一些年輕士兵抵受不住內心的矛盾,哭了出來,從新聞記者在現場拍攝的照片來看,執行戒嚴勤務的士兵面部都毫無表情,其實難掩內心痛苦,學生從載着士兵的巴士上發現了衝鋒槍,機關槍,子彈,匕首……這些武器的矛頭又是對著誰?
  北京的官方媒介在封鎖其他新聞下作報道,一個多月來他們將北京上百萬市民及全國各地聲援學生的公眾說成是「極少數」,他們更誣指學生再一次發動「文革」。可是北京市民用正義的聲音和行動答覆了他們,誰是這一事件背後的「極少數」、「一小撮」,公眾是了解的。今天誰要把黨內鬥爭引伸到羣眾之間,怕是再也不易「隻手遮天」了。
  迷信武力,迷信槍桿子,在今天已經不合適了。以今天世界的巨大潮流,以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改革潮流,都說明只有順應民主改革政制的民意才有出路,利用戒嚴令,大搜捕,大暗殺,只能激起更多的人起來反對自己。波蘭的例子說明,在戒嚴令之下,鎮壓學生工人,鎮壓市民,濫捕政治犯,最後還是得承認人民的力量,與人民對話。再以亞洲的事例來說,全斗煥在光州屠殺學生,馬科斯出動軍警鎮壓羣眾,結果連政權也丟失了,保不住他們自己「一小撮」。
  今天,海內外的中國同胞,不得不發出最有力的呼喚,要求北京當局用理性和良知代替激動的情緒,立即停止軍事鎮壓!
  上百萬市民和學生和全國人民的聲援,決不是「極少數」。戒嚴部隊開槍肯定是不可饒恕的錯誤。
  中國不幸,在建國四十年之際又將被迫停滯甚至倒退。「六‧三」的槍聲等於宣告十年改革和開放的成就受到無可彌補的損害。苦苦經營,付出多年努力的「一國兩制」、「兩岸統一」的事功可能報廢。外商的投資及洽談也將擱置。一句話:誰尸其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北京市民學生連日面對軍事強暴的大無畏表現充分說明了這一點,這次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已激起海內外所有炎黃子孫的支持,得到全國知識分子、工人、市民的支援。北京當局再不懸崖勒馬,誰也不知道明天的事態發展會怎樣。一場熊熊的民憤之火一旦燃燒,就不知誰是最後的勝利者。
  得民者昌,失民者亡,古今中外任何執政者都應記取這個真理。北京當局,其三思之!
  (又本港的一些報紙,已發出緊急呼籲,要求北京當局尊重新聞自由,保障在天安門流血事件中冒生命危險進行採訪的新聞記者同業們的安全,對此謹表示支持。)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