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9,167
  • 回覆: 67
  • 追帖: 1
[隱藏]
講下那個時代的色情事業,因為題材敏感,有些談及到的話題,會儘量避重就輕來談論,並在此希望將那個時代的記憶能具體地記錄。在此欄目更新,會在標題列出和在#2作為目錄,希望能有條理地還原當時那個社會的真實一面,在此聲明一下,這些記錄是本人的親身記憶及朋友間的耳傳,如有失實不足之處,煩請有關人士指正。
這次續談及(女子理髮廳的內容),上段連結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 ... page=3#pid295442889
入正題:女子理髮廳的收費大概如上文,這類理髮廳其實和音樂廳有共同點和不同點,但性質差不多,但又並不完全相同!
女子理髮廳是時間性固定,一般以半小時作計算單位,小姐不會過台,一般這類場所均設在唐樓,在樓梯間會發現大量紙錢,耳邊傳來麗莎的粵語流行曲,在梯間邊偶爾發現大量花牌,寫明那位小姐登場,廣告牌亦會簡單列明某號碼之小姐的特質:如
大波少婦(一般理解是年紀比較大)。純情玉女(一般理解為穿著比較老套,面貌比較平凡),有一些比較另類,如:大肚kit妹,這個kit字其實是中文,但我找不到這個字,當時kit妹是形容比較時尚的年青女子,而大肚指懷孕(這是當時社會的悲哀)。
一走進大門口,內裡會有一個類似睇場的人士,大聲高叫,老細請入黎,幾多位之類,場內環境幽暗,除卡式或唱片音樂外,就有一種花露水的氣味,而轉角處就是一排用板間的小房,外有珠廉,小房內有床一張、牆上大鐘一個、廁紙一卷、訊問過叫幾號小姐後,會奉上汽水或茶一杯、毛巾一條,瓜子一碟。這樣如小姐滿意,就起鐘,不滿意就換到滿意為止(其實一般換兩三次,不然會搞出事)。
那杯飲品記得不是用來飲的!在這房間發生的事情,請自行理解,而店方沒有保證客人會有什麼回報,的確很多客人都是在這裡純是和小姐談心,甚至找三個在大廳打麻雀都有,所以女子理髮廳裡面發生的事情,因人而已,店家亦是以時間來穩定收入的來源,所以在當時這行業上,女子理髮不算是搵到錢的色情行業
,而接近這行業的算是音樂廳,亦是所謂黑廳的前身。
下次講一下音樂廳~



回覆 引用 TOP

1.女子理髮廳             1#
2.音樂廳                   12#
3.續音樂廳                17#
4.日式夜總會的誕生   26#
5.續上                      33#
6.廟街小電影            37#

[ 本帖最後由 kallan 於 2013-8-28 02:5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kallan 於 2011-7-13 03:18 AM 發表

講下那個時代的色情事業,因為題材敏感,有些談及到的話題,會儘量避重就輕來談論,並在此希望將那個時代的記憶能具體地記錄。在此欄目更新,會在標題列出和在#2作為目錄,希望能有條理地還原當時那個社會的真實一面 ...
女子理髮廳 - 即係有冇炸家衣做個樣幫你搞吓 d 頭髮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yu1an 於 2011-7-13 03:25 AM 發表



女子理髮廳 - 即係有冇炸家衣做個樣幫你搞吓 d 頭髮 ?
附帶服務多啲



     我非生而知之者  占得人間一味愚
         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香港女子理髮,基本上是沒有!但台灣的所謂理容院就樓下飛髮,樓上就.......(不過這裡講緊香港掌故,台灣就唔講咁多住
)



回覆 引用 TOP

一 街 15 鋪   情 色 髮 廊 攻 入 香 港

detail : 壹週刊    2008年04月10日

http://hk.next.nextmedia.com/template/next/art_main.php?iss_id=944&sec_id=1000853&art_id=10967585

人 口 嚴 重 老 化 和 貧 窮 的 深 水  區 , 古 靈 精 怪 的 色 情 事 業 卻 異 常 蓬 勃 。

近 年 深 水  街 頭 興 起 另 類 情 色 髮 廊 , 一 批 內 地 女 移 民 , 將 東 莞 髮 廊 街 概 念 帶 入 香 港 , 店 內 表 面 上 提 供 洗 頭 剪 髮 服 務 , 暗 中 卻 附 帶 性 交 易 。

為 掩 人 耳 目 , 情 色 髮 廊 更 自 建 木 梯 暗 道 , 輾 轉 在 空 中 秘 室 內 為 嫖 客 洩 慾 , 普 通 客 人 發 夢 也 想 不 到 , 自 己 洗 頭 之 際 , 一 板 之 隔 卻 正 在 進 行 肉 體 買 賣 。

由 於 其 經 營 模 式 方 便 「 住 家 男 」 偷 食 , 情 色 髮 廊 愈 來 愈 受 歡 迎 , 開 滿 了 整 條 街 。



情 色 髮 廊 全 女 班 髮 型 師 外 , 店 內 也 掛 滿 心 形 飾 物 盡 顯 姣 味 , 且 洗 頭 只 是 前 奏 曲 , 進 一 步 性 交 易 則 要 經 木 梯 爬 上 閣 樓。



髮 花 替 客 人 按 摩 時 , 愛 用 胸 部 挨 貼 客 人 「 頂 頭 鎚 」 。



洗 頭 剪 髮 後 , 髮 花 即 寬 衣 解 帶 進 行 不 道 德 交 易 。


最 近 深 水 的 女 街 坊 都 很 憤 怒 , 原 因 是 家 中 男 人 都 迷 上 了 「 洗 頭 」 , 就 算 頭 上 只 剩 幾 條 毛 也 要每 星 期 幫 襯 髮 廊 。 而 這 些 髮 廊 亦 愈 開 愈 多 , 單 單 一 條 醫 局 街 及 附 近 地 帶 就 有 十 五 家之 多 , 觸 目 所 及 , 髮 廊 內 的 理 髮 師 全 是 艷 女 , 看 樣 子 已 覺 古 怪 。

該 區 的 衞 煥 南 區 議 員 承 認 , 最 近 收 到 很 多 街 坊 投 訴 和 查 詢 , 表 示 深 水  已 變 成 東 莞 髮 廊 街 , 家 中 男 人 都 愛 去 鬼 混 。

髮 花 常 企 在 門 外 , 主 動 撩 經 過 的 途 人 , 冇 及 甚 至 拉 客 人 入 內 幫 襯 。







髮 花 的 理 髮 技 術 相 當 差 , 但 客 人 還 是 很 受 落 , 反 正 大 家 志 不 在 此 。


淫 賤 洗 剪 吹

記者 根 據 消 息 前 往 觀 察 , 果 然 醫 局 街 一 帶 髮 廊 五 步 一 崗 十 步 一 哨 。 這 裡 過 往 並 不 熱 鬧, 街 尾 尚 有 一 間 美 沙 酮 中 心 , 有 不 少 道 友 出 沒 。 如 今 卻 換 了 一 番 面 貌 , 一 間 間 髮 廊散 布 街 頭 巷 尾 , 而 且 裝 修 擺 設 與 一 般 髮 廊 無 異 , 除 了 數 目 多 得 誇 張 及 全 女 班 髮 型 師外 , 外 表 倒 看 不 出 店 內 是 否 別 有 洞 天 。

住 在 附 近 的 李 伯 爆 料 , 這 些 髮 廊 不 單春 色 無 邊 , 而 且 還 內 有 乾 坤 , 表 面 上 是 一 間 髮 廊 , 但 當 熟 客 光 臨 時 , 店 內 艷 女 就 會拉 下 木 梯 , 爬 上 秘 密 用 木 板 間 成 的 空 中 閣 樓 , 於 是 乎 樓 下 繼 續 洗 頭 , 閣 樓 內 卻 進 行性 交 易 , 這 種 暗 度 陳 倉 的 尋 樂 秘 室 , 就 算 家 中 女 人 找 上 髮 廊 也 看 不 出 破 綻 。 「 真 係好 絕 , 咁 都 諗 到 , 直 頭 去 番 七 十 年 代 城 寨 咁 玩 法 。 」 李 伯 慨 嘆 , 雖 然 在 木 梯 上 爬 上爬 落 好 辛 苦 , 但 深 水  一 帶 「 色 鬼 」 卻 愛 上 這 種 秘 道 戰 。

李 伯 表 示 , 色 情 髮 廊 的 熟 客 都 是 上 了 年 紀 的 阿 叔 , 洗 頭 剪 髮 按 摩 加 手 淫 全 套 才 二 百 六 十 元 , 十 分 適 合 他 們 的 消 費 能 力 , 而 且 夠 就 腳 。 「 深 水  人 口 老 化 , 你 叫  阿 伯 專 登 騰 出 去 旺 角 叫 雞 , 又 辛 苦 又 唔 劃 算 , 而 且 公 園 北 姑 始 終 人 來 人 往 唔 方 便 , 呢 類 色 情 髮 廊 就  晒 我 。 」 李 伯 還 透 露 , 他 們 可 以 假 稱 落 街 買 菜 , 不 到 一 小 時 就 神 不 知 鬼 不 覺 回 來 , 家 人都 蒙 在 鼓 裡 , 就 算 有 人 看 見 他 們 進 髮 廊 , 也 可 理 直 氣 壯 說 : 「 洗 個 頭 唔 得  ! 」

為 了 考 證 李 伯 所 言 非 虛 , 記 者 於 是 要 求 他 帶 路 視 察 。

上 週 一 中 午 , 記 者 跟 李 伯 在 醫 局 街 閒 逛 , 每 當 經 過 髮 廊 時 , 站 在 門 口 招 客 的 卅 餘 歲 髮 花 , 均 風 騷 非 常 地 主 動 勾 引 路 過 行 人 , 「 靚 仔 入  洗 個 頭 … … 」 、 「 老 細 按 唔 按 摩 呀 ? 」 、 「 入  坐  , 你 鬍 鬚 好 長 , 要 剃   啦 … … 」




情 色 髮 廊 遍 布 深 水 埗


主 動 拉 客 入 鋪


當步 行 到 醫 局 街 近 桂 林 街 口 的 愛 麗 美 容 髮 廊 門 前 , 記 者 駐 足 察 看 收 費 表 時 , 染 了 一 頭金 髮 的 髮 花 立 即 撲 出 , 以 半 鹹 淡 的 廣 東 話 說 : 「 洗 頭 剪 髮 都 係 四 十 蚊  , 包 保 你 舒 服 滿 意 , 我  仲 有 按 摩 服 務 , 一 小 時 都 係 收 八 十 蚊 , 行 勻 全 條 街 都 無 我  咁 平 … … 」 金 髮 的 髮 花 邊 說 邊 強 行 扯 記 者 入 髮 廊 內 , 待 坐 下 來 後 她 又 以 胸 部 頂  記 者 的 後 腦 , 才 開 始 自 我 介 紹 , 「 我 叫 蕭 容 , 你 叫 我 容 容 就 得 啦 , 你 想 洗 頭 定 剪 髮 ? 嘻 嘻 。 」

不足 百 多 呎 的 髮 廊 內 , 放 了 四 張 理 髮 椅 , 從 外 表 看 , 這 間 髮 廊 與 一 般 理 髮 店 沒 兩 樣 ,各 種 洗 頭 水 和 剪 髮 器 具 也 齊 備 , 唯 獨 店 內 的 擺 設 卻 異 常 擠 逼 , 臥 式 的 洗 頭 椅 旁 又 放了 一 台 家 用 的 雪 櫃 , 雪 櫃 上 尚 有 電 飯 煲 及 碗 筷 等 , 空 氣 中 還 瀰 漫  剛 吃 完 飯 的 氣 味 。

而 店 內 候 駐 的 髮 型 師 全 是 中 女 , 她 們 皆 濃 妝 抹 艷 , 部 分 穿 得 頗 誘 人 , 貼 身 單 薄 的 上 衣 , 把 自 己 豐 滿 的 身 段 顯 露 無 遺 。

客 人 和 髮 花 透 過 木 梯 爬 上 爬 落 , 在 密 室 內 進 行 性 交 易 。










閣 樓 內 除 昏 暗 一 片 , 還 有 陣 陣 腥 臭 味 。




在 逼 狹 的 閣 樓 內 , 站 立 都 非 常 辛 苦 , 但 髮 花 仍 脫 光 衣 服 , 讓 人 客 上 下 其 手 。


爬 梯 上 閣 樓


雜 物 四 陳 的 髮 廊 內 , 其 餘 三 位 髮 花 也 各 自 有 客 , 大 家 都 表 面 理 髮 實 則 調 笑 , 容 容 此 時 再 度 開 聲 , 「 唔 飛 髮 洗 頭 , 按 摩 都 得  … … 」 她 未 待 記 者 同 意 , 雙 手 已 開 始 按 摩 。

由於 店 內 全 是 男 客 , 眾 髮 花 毫 不 避 忌 地 , 頻 頻 將 人 客 的 頭 按 往 她 們 的 胸 部 上 , 容 容 笑稱 這 叫 「 頂 頭 鎚 」 。 按 了 不 久 後 , 容 容 又 再 嗲 聲 嗲 氣 地 說 : 「 呢 度 按 得 唔 方 便 , 不如 上 樓 上 , 有 按 摩 床 , 可 以 慢 慢 按 … … 」

原 來 容 容 口 中 的 樓 上 , 是 髮 廊 加 建 的 簡 陋 閣 樓 , 木 梯 設 在 髮 廊 最 盡 頭 的  廁 旁 , 經 狹 窄 又 垂 直 的 木 梯 爬 上 去 , 就 是 閣 樓 , 「  , 好 似 好 危 險 , 個 梯 搖  搖  咁 喎 。 」 記 者 雖 然 戰 戰 兢 兢 , 但 心 急 的 容 容 像 聽 不 到 似 的 , 不 斷 在 後 面 催 促 。

上了 閣 樓 後 , 才 發 現 別 有 洞 天 , 原 來 狹 窄 的 閣 樓 上 竟 放 了 四 張 按 摩 床 , 旁 邊 還 有 一 個洗 手 盤 , 由 於 閣 樓 高 度 有 限 , 髮 花 和 人 客 都 不 能 企 直 身 子 來 行 走 , 當 行 到 最 盡 頭 的按 摩 床 時 , 由 於 頭 頂 有 石 屎 橫 樑 阻 隔 , 於 是 大 家 又 要 像 鴨 子 般 進 一 步 蹲 下 身 , 才 能慢 慢 爬 行 至 盡 頭 處 的 按 摩 床 。

「 呢 度 好 黑 , 開 燈 啦 … … 」 此 時 另 一 人 客 爬 上閣 樓 , 不 滿 現 場 只 有 一 盞 昏 黃 的 電 燈 泡 作 照 明 , 跟 隨 而 上 的 髮 花 不 但 沒 去 開 燈 , 反而 大 聲 反 駁 : 「 咪 嘈 啦 , 黑 黑  咪 好  … … 」



回覆 引用 TOP



情 色 髮 廊 秘 道 解 構


經 營 成 本 輕


閣樓 內 鬼 影 幢 幢 , 調 笑 聲 此 起 彼 落 之 際 , 突 然 間 「 啪 」 一 聲 漆 黑 一 片 , 原 來 微 弱 的 電燈 泡 也 給 人 關 掉 , 後 來 聽 見 樓 下 的 廁 所 沖 水 聲 響 起 , 未 幾 燈 光 又 再 亮 回 , 記 者 驚 魂甫 定 後 , 容 容 才 解 釋 是 甚 麼 一 回 事 , 「 唔 使 驚 , 係 老 闆 娘 去 廁 所 , 怕 俾 人 客 由 閣 樓偷 望 落 去 , 咪 熄 晒 廁 所 同 閣 樓  燈 … … 」

搖搖 欲 墜 的 木 梯 , 是 閣 樓 的 唯 一 出 入 口 , 萬 一 發 生 火 警 燒 燃 木 梯 時 , 閣 樓 內 的 人 看 來只 有 死 路 一 條 。 據 李 伯 表 示 , 這 些 髮 廊 裝 修 時 間 很 短 , 一 般 四 、 五 日 就 開 工 營 業 。「 搭 木 梯 同 閣 樓 好 求 其  , 間 髮 廊 又 冇 其 他 裝 修 , 店 內 用 品 都 係 二 手 執 番 來 , 開 業 成 本 好 平 。 」

據 美 聯 深 水  工 商 鋪 代 理 李 生 表 示 , 醫 局 街 一 帶 約 二 至 三 百 呎 的 鋪 仔 , 月 租 五 至 六 千 元 , 「 不 過 依 家 好 少 鋪 仔 放 租 , 因 一 放 租 就 好 快 俾 人 租  , 想 買 就 更 加 難 , 因 鋪 仔 全 部 係 由 大 鋪 間 細 及 再 分 契 來 賣 , 如 果 以 一 個 近 千 呎 的 正 常 鋪 位 要 五 至 六 百 萬 , 咁 估 計 醫 局 街 鋪 仔 大 約 賣 三 百 萬 啦 ! 」

據知 , 醫 局 街 一 帶 向 來 商 業 活 動 並 不 旺 盛 , 故 鋪 面 業 主 也 樂 於 以 五 千 元 月 租 租 給 髮 廊, 加 上 每 月 向 黑 社 會 支 付 約 二 千 元 保 護 費 , 每 月 基 本 開 支 不 過 七 千 多 元 。 「 一 個 客洗 頭 按 摩 全 套 二 百 六 十 蚊 , 一 日 廿 個 客 經 已 五 千 幾 , 聽  髮 花 講 , 佢  冇 底 薪 , 收 入 一 半 拆 俾 老 闆 娘 , 老 闆 娘 一 個 月 搵 六 、 七 萬 好 閒 。 」 李 伯 表 示 , 由 於 收 入 頗 豐 , 故 色 情 髮 廊 愈 開 愈 多 。

穿  迷 你 裙 的 容 容 , 正 以 五 十 年 代 的 風 筒 替 人 客 吹 頭 , 而 人 客 雙 眼 則 一 直 注 視 容 容 雙 腿 , 未 有 留 意 自 己 髮 型 變 化 。





老 闆 娘 阿 萍 剛 在 閣 樓 與 男 客 做 完 色 情 按 摩 後 , 便 返 回 地 下 與 男 童 理 髮 , 而 男 童 身 後 的 媽 媽 卻 完 全 不 知 情 。




深 水 埗 色 情 髮 廊 , 生 意 不 俗 , 幫 襯 的 多 是 區 內 中 年 漢 或 者 阿 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yu1an 於 2011-7-14 04:25 AM 發表



情 色 髮 廊 秘 道 解 構


經 營 成 本 輕


閣樓 內 鬼 影 幢 幢 , 調 笑 聲 此 起 彼  ...
大嬸,以為你做左導遊添  



     我非生而知之者  占得人間一味愚
         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







回覆 引用 TOP

依家真係明白晒,但的髮型師真係麻麻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驀然回首 於 2011-7-14 02:09 PM 發表

大嬸,以為你做左導遊添  
舊時香港都好似有伴遊呢一行.
引用:
原帖由 小狗bibi 於 2011-7-14 10:51 PM 發表

依家真係明白晒,但的髮型師真係麻麻
大佬呀....一分錢、一分貨.

你搵番樓主提供過 , 以前理髮廳嘅收費係點計...



回覆 引用 TOP

今時今日香港色情行業已被澳門及大陸取代了!

[ 本帖最後由 kallan 於 2011-7-18 01:4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現在講下當年音樂廳流行的大概情況,音樂廳某程度上是女子理髮的變身,先從經營角度去探討兩者的分別:
音樂廳的格局是一進門口,烏燈黑火不在話下,而間隔亦自由得多,全是pvc高背黑沙發,連茶几都靠奉,只在牆邊或前沙發後加一托板,入門除了必然有的神台外,就有一個收銀處,此行業叫作鐘房,而收銀大多是檔主親信和比較懂計算的人,因為此類音樂廳賺不賺錢,這個mark鐘員起到很大作用!
假設女子髮廳和音樂廳的面積相約,音樂廳可營業地方就比女子理髮大一倍以上的營業空間,而一個場,這行業稱作場,靈魂當然是女,而理髮廳的女子幾乎要長駐,這除了影響新血補充外,收入亦幾乎在可計算之內,重點是當時的女,大部份是年青,甚至相當部份是未成年少女,而這類人多半背後有男朋友(在這欄目我儘量講得文雅一些),而返工時間亦不會穩定,但好處是貨源多,新鮮感大,亦可同時作走場。
音樂廳運作亦是靠時間來收費,亦分早,茶、晚場,早上大概11時營業到午夜4時左右,每一小時開14或16,即是當時宣傳廣告如:每票2.5、一開14,即是一個小時收費35元,感覺非常抵,但有時可能一個小時都未必要35元,所以當時這種場所火速取代女子理髮。一開14,是以每一首歌來計算,即是一小時放14首歌,而每位小姐在音樂完的時候會過一過台,而大班就會問客人要不要複台或介紹另一個坐,而精明的mark鐘員會在這種頻繁的過台期間會重複計多一票,如果一個小姐同時有兩個客開名,就會每坐一支歌就過台一次,這樣兩個客都無癮,這樣就觸發有孖鐘的情況,即是這個小姐不能過台,某方客人願意付雙倍的鐘錢,這樣就可以長坐,而另一方只可放棄而另找其他小姐,但凡事有例外,這個客亦可以用三鐘來將這小姐過台長坐,而音樂廳當時這種雙鐘,三鐘非常普遍。
音樂廳的流行啟發了當時三流舞廳的轉形,亦孕育了黑廳的流行,而當時所謂黑廳是一些經營不善的舞廳轉手或自我轉形,而音樂廳當時的別名是叫作魚蛋檔,而去這場所就稱作打魚蛋,而在這類場所工作的女性就叫做魚蛋妹。
而音樂廳之所以盛行,是場所內沒有性行為和經營者有直接關系,如果客人和小姐兩情相悅,一就是等放工,這會引起另外的爭女事端,一就是買鐘,買鐘又比舞廳相宜,有些買48票就可出外1小時,但一般都有上限,行內是全鐘,即是當天出街後小姐不用回公司再上班,而全鐘都是買百多票,是比較大眾化的色情場所消費。

[ 本帖最後由 kallan 於 2011-7-18 01:45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嘩!好祥細喎,咁平又咁短時間做得乜呀?


回覆 引用 TOP

其實那時這個消費層面是很廣的,一般去這類色情場所我個人認為有一種挑戰性,因為請老實,這類消費,場所只是提供一個場所和一個小姐和你談心(當然可以雙飛或三飛)。所以消費者心態只見是過一過手足之慾(這並不保證),又可以有一種溝女的感覺、亦可能會有性交易,這要看個別例子了!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樓主, 你所講的音樂廰即是以前的酒簾. 而你所形容的地方叫做中式夜總會或康樂中心(香港區-多位於灣仔至銅鑼灣..九龍區-由佐敦到太子). 在裏邊岩價錢一樣可以就地正法, 除衫性交, 除褲吹吹,一樣得..有d進取形的檔口, 囡囡係有制服著的, 大多都是網球裝,最大好處係就手, 囡囡內裏真空. 有時每個月又會攪下d沙灘之夜, 囡囡當然係著泳衣喇! 到後期,仲係銅鑼灣避風塘攪咗檔鳯艇添,運作就好似依家d賭船咁. 哈哈!真係好回味...

對吾住!樓主, 多口問句, 其實你有無真係去過呢d地方. 你似係睇電影睇返嚟ka.

[ 本帖最後由 新兵 於 2011-8-29 05:18 AM 編輯 ]



[img][][/url]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