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打印

[閱讀心得] 大還閣 — 以書會友‧會友以書

大還閣 — 以書會友‧會友以書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萬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曉送流年。
— 陸游


The habit of reading is the only one I know in which there is no alloy. It lasts when all other pleasures fade. It will be there to support you when all other resources are gone. It will be present to you when the energies of your body have fallen away from you. It will make your hours pleasant to you as long as you live.
— Anthony Trollope


愛書人俱是個性孤介,儘管居處陋室,昧燈孤掛,只要一書在手,默念警句,細嚼況味,便已悠然自得。那怕外面世界風雨淒淒,人聲車聲紛喧不已,愛書人的內心,依舊悠悠沉湎於文字背後的形上世界,心靈沒惹起半點漣漪。
「結蘆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既說孤寂,愛書人沒幾個知心友。是孤高?是惰性?是緣份?也許說不清

在無邊無際的虛擬宇宙,說不定,愛書人竟遇上另一愛書人,而終成為摯友?

余衷心寄望「大還閣」匯聚各方書友,不吝賜留高文,砥志礪行。







[ 本帖最後由 風鳴—康格爾 於 2014-4-25 01:12 PM 編輯 ]



「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
— Francis Bacon
精選樓盤

回覆 1# 的帖子

「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
— Francis Bacon



「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
— Francis Bacon

回覆 引用 TOP

Dear Heikangel,

Thank you for laying the foundation stone here.

With every good wish,

Trollope



[ 本帖最後由 Trollope 於 2017-7-9 10:4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Dear Heikangel and Trollope

"When shall we three meet again?
In thunder, lightning, or in rain?"

"When the hurlyburly's done.
When the battle's lost and won."

"That would be ere the set of Sun."

...

Macbeth: Act 1, scene 1
- William Shakespeare



nmc

[ 本帖最後由 notmychartwell 於 2013-9-1 04:5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4# 的帖子

[隱藏]
各位,

仍在學習發帖子中,要點時間。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1# 的帖子

Maggie、Trollope Sir、NMC兄好:

小弟取「大還閣」之書齋名,實以明琴人徐上瀛“兼容並蓄,毫無偏廢”之志。

首文之「陋室」,為唐代大詩人劉禹錫之書齋名也。詩人兼撰「陋室銘」以頌,即抱樸之精神也。


「聊齋」之齋有何聊?

《聊齋志異》,魯迅先生謂:描寫委曲,敘次井然,用傳奇法,而以志怪,變幻之狀,如在目前;(見《中國小說史略》)

然學問淵通的紀昀則有微辭,有“兩未解”:「《聊齋志異》盛行一時,然才子之筆,非著書者之筆也。虞初以下天寶以上古書多佚矣;其可見完帙者,劉敬叔《異苑》,陶潛《續搜神記》,小說類也,《飛燕外傳》,《會真記》,傳記也。《太平廣記》事以類聚,故可並收;今一書兼二體,所未解也。小說既述見聞,即屬敘事,不比戲場關目,隨意裝點;…今燕昵之詞,媟狎之態,細微曲折,摹繪如生,使出之言,似無此理,使出作者之言,則何從而聞見之,又所未解也。」(見盛時彥《姑妄聽之》‧跋,其述紀昀語)

對此“兩未解”,魯迅即解曰:「蓋即訾其有唐人傳奇之詳,又雜以六朝志怪者之簡,既非自敘之文,而盡描寫之致而已。....《閱微草堂筆記》雖「聊以遣日」之書,而立法甚嚴,舉其體要,則在尚質黜華,追蹤晉宋;...其軌範如是,故與《聊齋》之取法傳奇者途徑自殊,然較之以晉宋人書,則《閱微》又過於偏於論議。蓋不安於僅為小說,更欲有益人心,即與晉宋志怪精神,自然違隔;...」

(圖為《中國小說史略‧漢文學史綱要》(新潮社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小倉書房))

愚弟才非魯迅,惟資質魯鈍,有另兩不解:
(一) 妨間《聊齋志異》版本印書殊多,卻喜不收錄蒲松齡之〈序〉文,未解也。弟案頭《新譯聊齋誌異選‧上下冊》,正好不選〈序〉言!如有書友欲補回此悲吒甚深之文,可到維基文庫參看「作者自志」:http://zh.wikisource.org/zh-hant ... B%E5%BF%97%E7%95%B0

(二)「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託如此,亦足悲矣!嗟乎!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弔月秋蟲,偎闌自熱。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其憤悱之切,與志怪之作,初似乖違不合不解。
然此弔詭不解不正好剖明:蒲松齡假借幽冥世界,怒斥現實世界「人比鬼還可怕!」;假憑落拓書生之他人不幸,縷述自己一生不得志?如是,《聊齋》實是傷時譏世之作矣!


圖為《新譯聊齋誌異選‧上下冊》(袁世碩校閱;任篤行、劉淦注譯。三民書局印行)
注釋不是最招積,但睇得肯定舒適!



「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
— Francis Bacon

回覆 引用 TOP

風兄
憤悱之切,與志怪之作,初似乖違不合不解。然此弔詭不解不正好剖明:蒲松齡假借幽冥世界,怒斥現實世界「人比鬼還可怕!」;假憑落拓書生之他人不幸,縷述自己一生不得志?如是,《聊齋》實是傷時譏世之作矣!
紀曉嵐於《聊齋》有二不解,魯迅固解之,然我兄又有二不解,則弟不敢妄言強解,蓋愚弟亦有二不解也:自《六朝志怪》以降,及至《聊齋誌異》,人鬼妖獸,皆善惡有據,賞罰分明,何見現世善者多不得善終,而惡者則每得享高壽、飴養天和?此余未解之一也。人鬼妖獸,皆有相爭,冥判置身事外,至尊至正,一鎚定音,乃天職也,何見現世判者每多自甘墮落、自陷俗世,為保鷹犬,不惜淪落風塵、誣衊忠良?此余未解之二也。有此二不解,愚弟嘗歌於市,風蕭蕭、易水寒,有悲我者,概嘆『寄託如此,亦足悲矣』,至此兩雙陣亡,風流雲散,回顧蒲留仙傷時譏世,我能不嗟乎?

[ 本帖最後由 notmychartwell 於 2013-9-2 02:0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有悲我者,慨嘆『寄託如此,亦足悲矣』,至此兩雙陣亡,風流雲散 ...

-------

NMC 兄:

愁來一日,事去千年。共勉。


[2013-08-10 18:04] #15688




[ 本帖最後由 Trollope 於 2017-7-9 10:5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風鳴—康格爾 於 2013-9-1 12:18 AM 發表
萬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曉送流年。— 陸游The habit of reading is the only one I know in which there is no alloy. It lasts when all other pleasures fade. It will be there to support you when all ot ...
大還閣是1673年蔡毓榮那本?
倒想找[瀟湘水雲]來聽,師兄有嗎?

不過想起附錄的[谿山琴況],古琴十六字訣都未完全理解,無奈…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風兄

首文之「陋室」,為唐代大詩人劉禹錫之書齋名也。詩人兼撰「陋室銘」以頌,即抱樸之精神也。


唐劉禹錫撰【陋室銘】,君子自謙,尚不自薄,大有云:『談笑有鴻儒 往來無白丁』,正合 老夫子曰:『君子居之 何陋之有』。我兄府第風雅,鴻儒往來,「何陋之有」?弟甚羨之,贊曰:『 3 5 A 兮何足道 風兄府容西敏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rollope Sir


愁來一日,事去千年。共勉


想《東邪西毒》戲中黃藥師歐陽鋒於荒漠綠洲對飲一埕「醉生夢死」,千杯不盡,終夜解愁,前塵往事,酒醒相去,實乃人世孟婆湯也!愚弟貪杯,夙夜醺醉,不知酒盡,誤將墨飲,今效劉伶,持壺上山,縱飲狂歌,避世求靜,敢請我師攜鏟相伴,死便埋我,當可盡忘前事,共勉將來 ^^


[#15689] 2013-08-11 00:28,癸巳盂蘭夜讀蒲留仙《聊齋誌異》自誌有感 ~


[ 本帖最後由 notmychartwell 於 2013-9-3 02:40 AM 編輯 ]



持壺上山 醺醉浪遊 有家不歸 喜寄他宅

回覆 引用 TOP

倒想找[瀟湘水雲]來聽
-------

nastyboy9394 君:

〈瀟湘水雲〉一曲,水光雲影,山河飄零,既俊爽又悱惻,十大古琴名曲,穩佔一席。

此曲我擁有而聽過或借回來聽過的 CD,有二十多種,因為以前做過些筆記,現在簡單列出來挺方便的,給你參考。

諸本多採用吳景略 1937 年根據《五知齋琴譜》(1721) 打譜的版本,但也有一些用《自遠堂琴譜》(1802) 版,例如台灣的李孔元教授和本港的謝俊仁醫生,還有上海的廣陵派傳人戴曉蓮女士 (1995) 等。

徐君躍 (1950s) 龍音, 1995
吳景略 (1950s) 龍音, 1998
徐元白 (1956) 龍音, 2000
蔡德允 (1980) 龍音, 2000
成公亮 (1986) 雨果, 1987
戴曉蓮 (1986) 雨果, 1988
吳兆基 (1987) 雨果, 1993
李祥霆 (1990) harmonia mundi France, 1990
李祥霆 (1993) 龍音, 1998
龔一 (1994) 風潮有聲, 1994
唐健垣 (1994) 風潮有聲, 1994
陳長林 (1995) 雨果, 1996
俞伯蓀 (1995) 雨果, 1996
劉楚華 (1995) 龍音, 1996
戴曉蓮 (1995) 雨果, 1996
戴曉蓮 (1996) 雨果, 1996
龔一 / 上海樂團管弦樂隊 / 曹鵬 [指揮] (1996) 馬可勃羅, 1996
李孔元 (1996-1997) 龍音, 1998
謝俊仁 (2001) 龍音, 2001
楊春薇 / 楊秋悅 (2003) 亞洲唱片, 2004
金蔚 (2004) 普羅藝術, 2005

下圖是大概已經不易買到的法國版,李祥霆 1990 年在巴黎 Radio France 的錄音,是 harmonia mundi France 在 1990 年的出品,編號 C 560001。


[ 本帖最後由 Trollope 於 2013-9-4 01:3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nastyboy9394 君:


【瀟湘水雲】一曲我粗有兩本,都在 Trollope 筆記之列:


戴曉蓮 (1986) 雨果, 1988










吳兆基 (1987) 雨果, 1993




兩本都是雨果暢銷之作,時有重印發行,坊間易得。





【大環閣琴譜】載《谿山琴況》訣,清人徐谼有註,見維基文庫http://zh.wikisource.org/zh-hant/谿山琴况




於我而言,琴譜琴訣,都似是古人寫給古人看的祕笈,望之生畏,不敢求解 ^^



持壺上山 醺醉浪遊 有家不歸 喜寄他宅

回覆 引用 TOP

Hi Heikangel (& nastyboy9394),

I have added two more items to my list, one of which is a reading we can ill afford to neglect. It is Madame Tsar Teh-yun’s 1980 recording of the work based on the Ziyuantang edition (1802), released in 2000 by ROI in Hong Kong.






On another note, Dai Xiaolian, who has recorded the work several times for Hugo, is another qin player (like Li Xiangting) with a French release.




[ 本帖最後由 Trollope 於 2013-9-4 11:2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notmychartwell 於 2013-9-4 01:37 AM 發表
nastyboy9394 君:http://i728.photobucket.com/albums/ww287/notmychartwell/DSC_5663_zps3562bd33.jpg【瀟湘水雲】一曲我粗有兩本,都在 Trollope 筆記之列:戴曉蓮 (1986) 雨果, 1988http: ...
謝師兄資料…雨果唱片似乎現在不易買了,是嗎?風潮唱片就更悲哀,開了誠品一心期待的風潮專櫃竟然没有,唉…
嗯…還是去中環寶記看有否遺珠了…


[ 本帖最後由 nastyboy9394 於 2013-9-5 03:09 PM 使用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7# 的帖子

[隱藏]
NMC兄:

《六朝志怪》小弟尚未拜讀,不能搭訕,然《聊齋》所聞所積所筆所編果真賞罰分明耶?愚弟未能盡同。

拿兩則著名故事— 〈聶小倩〉及〈公孫九娘〉來說。前者聶小倩十八歲芳齡早夭,草藏寺院旁,卻常被妖物脅逼,多番幹盡下賤惡務,援以色與金誘奪世人鮮血與心肝。終使倩女「覥顏向人,實非所樂。…妾墮玄海,求岸不得。」

此種凌逼欺侮、苦墮火坑,與人世何異?

雖說最後甯采母,親愛小倩如己出,金華妖被收,而甯采得一男及仕進有聲,屬善局收場。然愚弟獨留心一伏筆:劍客燕赤霞何不早早於居寺時,砍斬諸妖,擺平幽明間不幸,讓倩女得脫鬼爪?

另,〈公孫九娘〉結尾,才貌無雙女學士九娘,懇願萊陽生「念一夕恩義,收兒骨歸葬墓側,使百年得所依棲,死且不朽。」縱然種種往昔足證萊陽生念舊重情,惜臨別一刻,九娘忘說孤墳誌表,生亦忘問,致使「千墳累累,竟迷村路,嘆恨而返。展視羅襪,著風寸斷,腐如灰燼,遂治裝東旋。」如此沒奈何,半載悄悄不能釋懷,萊陽生決意回到昔日舊地,冀有所遇,有所覓。「但見墳兆萬接,迷目榛荒,鬼火狐鳴,駭人心目。驚悼歸舍。失意遨游,返轡遂東。」行里許,遙見九娘立於丘墓上,復追前相見,頻呼九娘,女彷不相識,轉身疾走。又恐斷別,萊陽生輒緊追在後,九娘竟怒容以對,舉袖相隔,當遂永訣。徒呼九娘,也煙然滅矣。

冥界若是懲惡獎善,九娘豈應匿怨?正如蒲語:脾膈間物,不能掬以相示,冤乎哉!

愚弟嘗理《聊齋》微言:雖說人世卑污,不堪言狀,有時「人比鬼還可怕」,然「人鬼路殊,君不宜久滯。」(九娘語),「此非人世,不可久居」(萊陽生甥語)君亦不應寄托六合之外,以為有仙劍能斷一切俗人苦難。
人世儘不完美,人間問題當由人間法作解決。
人世儘不完美,也有甯采住人世。
甯采「性慷爽,廉隅自重」(旁述),「信義剛直」(燕赤霞語),「光明磊落,為天人所欽矚,」(聶小倩語),「郎君義氣干雲,必能拔生救苦。」(聶小倩語)。
甯采者,寧採人間道,信焉?

三閭氏屈原感而為騷.,且滿肚牢騷:
「吾寧悃悃款款,朴以忠乎?將送往勞來,斯無窮乎?寧誅鋤草茅,以力耕乎?將游大人,以成名乎?寧正言不諱,以危身乎?將從俗富貴,以媮生乎?寧超然高舉,以保真乎?將哫訾栗斯,喔咿儒兒,以事婦人乎?寧廉潔正直,以自清乎?將突梯滑稽,如脂如韋,以潔楹乎?寧昂昂若千里之駒乎?將氾氾若水中之鳧乎,與波上下,偷以全吾軀乎?寧與騏驥亢軛乎?將隨駑馬之跡乎?寧與黃鵠比翼乎?將與雞鶩爭食乎?此孰吉孰凶?何去何從?世溷濁而不清,蟬翼為重,千鈞為輕;黃鐘毀棄,瓦釜雷鳴;讒人高張,賢士無名。吁嗟默默兮,誰知吾之廉貞!
詹尹乃釋策而謝,曰:「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數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龜策誠不能知事。」
— 《楚辭》‧〈卜居〉

(《新譯楚辭讀本》傅錫壬註譯/三民書局印行)

用君之心,行君之意,人間道易乎?難乎?
且聽唐君毅先生垂教:

《人生之體驗續編》/學生書局印行)

[ 本帖最後由 風鳴—康格爾 於 2013-9-5 10:03 PM 編輯 ]



「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
— Francis Bacon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